由新到舊 由舊到新 日期篩選

・2021/07/19
臺灣即將在接下來的疫苗接種計劃中,開始接種第九類接種對象,其中包含了愛滋病患者。愛滋病患者的染疫風險與一般人有差嗎?HIV會影響疫苗效力嗎?
・2019/03/26
日前,英國科學家宣佈一位 HIV 感染者在接受造血幹細胞移植後,血液中 HIV 病毒感染跡象完全消失,目前已經停藥 18 個月。患者都通過骨髓造血幹細胞移植獲得了攜帶 CCR5 突變基因的免疫細胞,這種方式是否能讓治癒 HIV 成為可能?或者說,CCR5 會成為人類戰勝 HIV 的突破口嗎?
・2019/02/04
如果 CRISPR 只能改變原本的 DNA 序列,不能送進外源基因,它怎麼可能這麼萬用?如上文所提,CRISPR 有兩種改造策略,一種是直接改變,另一種是插入外來序列。一個很簡單的概念,在各國大量文字記錄中,一般提到 CRISPR,不管哪種作法,都是以編輯描述。假如基因編輯的定義,僅限制是不能插入外來基因,現已發表的眾多論文、新聞都要更正用詞,或是全世界各科學家要召集會議,重新定義了。
・2018/12/01
台灣的愛滋患者新增個案逐年攀升,我們從數據裡面發現,25-34 歲年輕人的新增個案,相較於其他年齡層的人數明顯地逐年遞增。年輕及適婚年齡的愛滋新增患者越來越多,這代表疫情失控了嗎?
・2018/11/28
引發軒然大波的賀建奎出席了在香港舉辦的第二屆國際人類基因組編輯峰會,他表示經過基因編輯的雙胞胎──露露和娜娜已經平安出生,根據出生後的定序,並沒有發現脫靶造成的突變。不過,相關研究倫理的問題他則含糊帶過。
・2018/08/03
過去幾十年來,從能抵抗細菌感染的抗生素,到不須動刀就能檢查患者體內的影像技術,醫學已為不少棘手病症提供了出色的解決之道。雖然我們難以預測接下來的醫學發展,但科學近來已為醫療的未來開啟了不少振奮人心的可能性。
・2016/10/09
日前(2016/10/2)的英國《泰晤士報》(The Times)報導:「英國科學家有望根治愛滋病!(British scientists hopeful for HIV cure):一名 44 歲的愛滋患者,在接受了由英國五所頂尖大學主持的臨床試驗後,血液中已完全測不到愛滋病毒!!」。蛤?這意思是說我們已經可以治好愛滋病了嗎?
・2016/09/12
茲卡病毒肆虐中南美洲,在巴西已傳出超過四千例的新生兒小頭略形病例。前不久西非伊波拉疫情的慘烈,令不少衛生狀況已堪慮的非洲國家大受打擊;從駱駝傳染人的中東呼吸症候群(MERS)也一度令許多國家提高防疫警戒;更早之前的 H1N1,在台灣也造成疫情,以上種種令人聞風喪膽的病毒傳染病有一個共同點:它們都是人畜共通傳染病。在《下一場人類大瘟疫》中,作者大衛.逵曼對人畜共通疾病肆虐人間的過程,有如推理小說般精彩絕倫的描寫。從這過程中讓我們不斷去思考,我們應該怎麼面對這些來勢洶洶的疾病?
・2016/05/20
由於肛門癌和HPV 密切相關,HPV 和HIV 又都是透過性行為傳播的病毒,因此HIV感染者比非感染者更常出現肛門癌。雞尾酒療法延長了HIV感染者的壽命,對於感染者發生子宮頸癌、肛門癌,卻沒有改善。事實上,許多的研究發現,在雞尾酒療法時代,HIV 感染者發生肛門癌的比率反而增加,主要是感染者壽命延長後,讓HPV 感染進展成癌症的慢性過程,在許多患者有足夠的時間發展完成,因此,肛門癌漸漸變為HIV感染者需要提防的病因之一。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