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同婚周年】長輩願意來參加同志婚禮嗎?該如何「出櫃」?同志與家人的互動樣貌研究

雞湯來了
・2020/05/22 ・2688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 文/雞湯來了蕭子喬
    校稿/雞湯來了陳世芃、張芷晴
    特約諮詢/夫夫之道母母女子
    製圖/雞湯來了黃珮甄
    編輯/雞湯來了蕭子喬

2019 年 5 月同婚法案通過了,至今同性伴侶可以結婚一周年了,他們的婚禮長什麼樣子呢?

其實,他們的婚禮和過往常見的樣子很像,一樣會穿著美麗的華服,一樣有眾多親友祝福……。

不過,「爸媽是否到場祝福」這點可能是最大的變數 或許受時代與價值觀影響,至今仍有許多長輩無法完全接受同性戀,尤其「自己的孩子要跟同性結婚」,「積極同意/祝福」孩子對許多長輩而言仍非常困難。許多長輩會選擇以「消極同意」的方式面對,雖不激烈阻止孩子,可是也不願正面回應或給予祝福。

久而久之,親子關係就越來越疏離,「冷淡不討論」成了假性和諧。但在人生大事的婚禮現場,哪個孩子不希望自己最親的家長能來見證與祝福,哪個家長又真的不想出席孩子這麼重要的日子?

沒有真的不愛家長的孩子,也沒有不愛孩子的家長,同婚親子該如何跨過心裡的坎?該如何在出櫃後、在結婚時,再次走入彼此的心,互相擁抱?

非異性戀者與上一代的溝通掙扎

為了更了解台灣同性戀者和家人出櫃後,到底家人關係的日常長什麼樣子?運用哪些關係維繫策略、如何重建家庭關係的認同?學者訪談 16 位已出櫃成年人(生理男女各半, 20-40 歲)及其家人。

華人不喜歡起衝突的特性,使得同志常面臨家人「溫和型恐同」,「默言寬容」或「略過」的策略。不能談論、不被看見、不被認可藉由這種消音、沉默容忍,為家庭蒙上一股強烈而不可言說的壓迫與抑鬱,迫使同志即使已經出櫃,仍為了保護家人與親友的面子,而努力在家庭中表現得「正常」。

但這樣的氛圍,使得同志的家庭日常變得非常辛苦,同志出櫃成為關係重整的「歷程」,而非「一次性的事件」。也就是說,出櫃不是一場事件,是一次次經由生活中不同的時間、不同的瑣事所累積的考驗。

出櫃同志與父母、手足、親友該呈現什麼樣的互動呢?

此研究歸納 16 組同志與其原生家庭的訪談內容,發現家中成員的溝通策略有不同特性(詳見上圖不同箭頭)。其中值得注意的是,在溝通的「方式」,及經過誰來溝通的「途徑」上,「間接」都是相當重要的特性。

如果我有一個同志的子女……

如何愛你?上一代和同志子女「間接隱晦」的支持與同理

「你的『朋友』呢?怎麼沒有跟你一起回家吃飯?」

或許是因為華人較傾向群體主義,且重視「面子」,同志的家長和手足常「嘴巴不說,但透過行動支持」。因此,在理解上一代對於同志子女的情感時,不只要看顯而易見的言語表達,更要留心行動與氛圍中隱晦的支持。

而同志面對上一代難以快速全然接納自己,之所以能同理長輩,並非因為強迫自己孝順,而是因為自身經歷與社會期待交戰掙扎的經驗,看見一個「人」在社會結構之下面對的挑戰,更能體會長輩何以成為現在的模樣,及他們所承擔的社會期待重量。

同志與父母之間應選擇對彼此最舒適的間接溝通方式,逐漸互相體諒與包容。圖\pexels

如果我的兄弟姊妹是同志……

誰來溝通?手足是同志親子溝通時重要的「中間人」

「對那我的角色就變成是,一邊在安撫我哥就是(同志),你要知道媽媽的壓力,然後再跟我媽講話就是,我知道妳很辛苦,可是哥哥也很辛苦,就是我的角色」

華人習慣較為隱誨、檯面下的溝通方式,「第三方」擔任重要的協調與溝通角色,具備「衝突改造」的效果,成為上一代和同志子女之間的橋樑,避免彼此正面衝突,穿針引線傳達兩者心意、蒐集同志相關資源給上一代,同時也與同志手足傳達上一代默默的愛。

例如上述研究中,同志手足經常性地透過鼓勵家長參與同志活動、教育家長同志相關知識、及互相分擔等策略,改變家長原先對於同志的傳統認知。

同志手足扮演同志與父母之間感情重要的「潤滑劑」,手足們可帶父母參加同志活動,讓父母們漸漸理解並接受。圖\pixabay

如何與上一代和解?同志親子的務實策略

如果我,就是同志……

這篇研究訪談中有一段節錄:「我花了半輩子的時間去觀察我自己是同性戀這件事實,可是我花一分鐘時間跟爸爸說我是個同性戀。」

或許,在過往性/性別教育不普及的情況下,我們辛苦花了許多時間探索自己性傾向,但要上一代一夕之間接受的確有難度,藉由這篇研究的發現,以下提供幾個同志年輕人和上一代的務實溝通策略。

  • 給同志的建議

嘗試間接的出櫃方式:

直接出櫃在華人家庭中,不一定是必要、適當的方式,透過間接、非語言溝通的方式,例如帶伴侶回家、邀請家人參與同志相關活動,多用心照不宣、顧及雙方面子的默契傳達資訊,或許對於家人的衝擊不會那麼大,也比較能讓家人每次適應一點點,越來越接受。

關愛接納從自己開始:

除了期待上一代接納自己,不妨也看看自己是否對上一代「真正關心與接受對方的不同」,研究發現即使是從日常關心、生活瑣事開始,當親子間親密程度提升,上一代也多半能因為距離拉近,而逐漸接受孩子的性別認同。

  • 給家長

主動尋找理解同性戀的資源:

藉由閱讀相關書籍、看電影,參與團體或相關講座,或接觸諮詢熱線等,多多接觸相關議題,真實理解就能慢慢消減心中的焦慮,或因為不理解而來的害怕。

給自己時間、回到愛孩子的心:

並不一定要逼自己立刻「接受」,而是和孩子透過討論、互相認識,與孩子保有生活中彼此都能接受的平衡」。

  • 給家有同志的家人、手足

善用「中間人」穿針引線、善意傳話作用:

正視華人文化的隱誨、檯面下進行特性,發揮中間人傳達雙方立場,促進彼此在冷靜、不失面子的情況下相互理解,彼此正面衝突來得有用、和平許多。

延伸推薦

  1. 『誰說的幸福美滿?多元成家』 – 木擊者
  2. 多元成家啟示錄:打破「正常家庭」迷思

參考資料

  1. 李佩雯 (2018) 。當「他們」也是「我們」:已出櫃同志與原生家庭之跨群體溝通關係維繫研究。傳播研究與實踐,8(1) , 65-101 。
  2. Hammarén, Nils, 2007, “Gender Order or Disorder?” Pp. 39–48 in The Transformation of Sexuality:Gender and Identity in Contemporary Youth Culture, edited by Thomas Johansson.Burlington, VT: Ashgate.

本文與雞湯來了同步刊登,原文為 【同婚一周年】同性伴侶:我的婚禮爸媽願不願意來?

文章難易度
雞湯來了
39 篇文章 ・ 454 位粉絲
幸福,如何選擇?雞湯來了相信我們值得擁有更優質的家人關係。致力提供科學研究證實的家庭知識,讓您在家庭生活的日常、人生選擇的關卡,找到適合的方向。雞湯來了官網、雞湯來了FB

1

6
1

文字

分享

1
6
1

陸上生命的根源:菌根菌——《真菌微宇宙》

azothbooks_96
・2021/09/26 ・1538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 作者 / 梅林.謝德瑞克
  • 譯者 / 周沛郁

我們目前還不清楚菌根關係最初是怎麼形成的。有些人大膽提出,最初的相遇溼黏而沒有條理──藻類被沖上泥濘的湖岸和河岸,而真菌在這些藻類體內尋找食物和庇護。有些則主張,藻類來到陸地時,體內已經帶著真菌夥伴了。里茲大學(University of Leeds)教授凱蒂.菲爾德(Katie Field)解釋,不論如何,「它們很快就變得依賴彼此」。

常出現於兒童繪本的毒蠅傘,就是一種能與植物共生的菌根真菌。圖/WIKIPEDIA by R Henrik Nilsson

菲爾德是一位傑出的實驗者,投入多年的時間研究現存最古老的植物支系。菲爾德用生長箱模擬遠古的氣候,並用放射性示蹤劑,測量生長箱裡真菌和植物之間的交換作用。真菌與植物的共生方式提供了線索,讓我們了解植物和真菌遷移到陸地的最早階段是怎麼互動的。化石也讓我們一瞥這些早期的聯盟。最精細的樣本來自大約四億年前,含有明確的菌根菌痕跡──羽狀瓣和今日一模一樣。菲爾德讚歎道:「你可看到真菌居然就長在植物細胞裡。」

最早的植物幾乎只是一坨綠色組織,沒有根或其他特化的結構。而這些植物逐漸演化出粗糙的肉質器官來容納真菌同伴,真菌則搜尋土壤中的養分和水。最初的根演化出來時,菌根關係已經存在五千萬年了。菌根菌是陸地上後續所有生命的根源。菌根(mycorrhiza)這個詞真是取得好。根(rhiza)隨著真菌(mykes)存在於世。

數億年後的今天,植物演化出更細、生長更快、更能見機行事的根,這些根表現更像真菌。不過即使是這些根,探索土壤的表現也無法超越真菌。菌根的菌絲比最細的根細了五十倍,長度可以超越植物根部達一百倍,比植物根部更早出現在植物上,延伸到根系之外。有些研究者更進一步。我的一位大學教授向一班吃驚的學生吐露:「植物其實沒有根,只有真菌根,也就是菌根。」

毒蠅傘在樹的細根上形成的外生菌根。圖/WIKIPEDIA by Ellen Larsson

菌根菌太多產,菌絲體占土壤中活生物量的二分之一到三分之一。根本是天文數字。全球土壤表層十公分之中,菌根菌絲的總長度大約是我們銀河系寬度的一半(菌絲長 4.5 × 1017 公里,銀河系寬度 9.5 × 1017 公里)。如果把這些菌絲熨成一片,總表面積是地球上乾燥土地面積的二點五倍。然而,真菌不會停滯不動。菌根菌絲迅速死去、再度生長(一年十到六十次),一百萬年後,累積的長度會超過已知宇宙的直徑(菌絲長 4.8 × 1010 光年,已知宇宙直徑是 9.1 × 109 光年)。菌根菌已經存在了大約五億年之久,而且不限於土壤表層十公分的地方,所以這些數字顯然低估了。

植物和菌根菌在彼此的關係中產生一種極化現象──植物的莖處理光與空氣,真菌和植物的根則處理周圍的土壤。植物把光和二氧化碳打包成醣類和脂質。菌根菌則把固著在岩石裡的養分拆開,分解物質。這些是真菌在雙重棲位下的情況──真菌一部分的生命發生在植物體內,一部分在土壤中。菌根菌駐紮在碳進入陸生生命循環的入口,牽起大氣和土地的關係。時至今日,菌根菌就像擠進植物葉和莖裡的共生真菌,會幫助植物應付乾旱、炎熱和其他許多陸地生命一開始就有的逆境。我們稱為「植物」的,其實是演化成來栽培藻類的真菌,以及也演化來栽培真菌的藻類。

——本文摘自《真菌微宇宙:看生態煉金師如何驅動世界、推展生命,連結地球萬物》,2021 年 8 月,果力文化

所有討論 1
azothbooks_96
9 篇文章 ・ 2 位粉絲
漫遊也許有原因,卻沒有目的。 漫遊者的原因就是自由。文學、人文、藝術、商業、學習、生活雜學,以及問題解決的實用學,這些都是「漫遊者」的範疇,「漫遊者」希望在其中找到未來的閱讀形式,尋找新的面貌,為出版文化找尋新風景。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