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要不要生孩子,我決定!從生育看女性權利展現

雞湯來了
・2020/03/07 ・2411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87 ・九年級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 作者/楊宜臻

從婚前的「什麼時候要結婚?」,到辦婚禮時被祝福「早生貴子」,再到婚後的「什麼時候要生小孩?」、生完第一個就被問「什麼時候要生第二個?」以此類推,難免讓人覺得結婚、生育計畫好像是一套被規定好的生活模式、是固定關卡的遊戲地圖。

由於過去社會對性別角色期待,和生理性別男女的器官有別,生育和女性產生強烈掛勾。但當生育不是女性的義務,是一項「選擇」時,會經歷哪些自我覺察階段,進而發展到生育自主意識呢?

新婚女性逢人就被問「什麼時候生小孩」,彷彿生小孩是人生中必經的關卡與責任之一。圖片來源/pixabay

這個議題,我們可以從「女性自主意識發展的五階段」來看,藉以反思自身或身邊的女性處於哪一個階段?也就是說,思考「要不要生小孩」這個問題時,是如何得到回答的?

不是回答「一定要生」就是傳統八股,也不是回答「我才不生」就是新潮進步,重點是「如何得出要不要生的結論」的思考方式與歷程。試著從下圖來檢視過往的思考模式,無論處在哪一個階段,都可以試著練習下一個階段的思維。

我的人生真的我決定嗎?女性自主意識的發展五階段

從性別覺察與反思來看,台灣學者以深度訪問分析,研究女性生命中的角色與其觀察,並將女性性別自我認同,分為五階段:混沌期、初醒期、衝突與驗證期、豁朗期與統整平穩期

臺灣學者將女性自我認同的過程分為五個階段。製圖/雞湯來了黃珮甄

1. 混沌期-女性尚未意識到可以有自己的空間和生命,只被動接受社會既定的角色。

像是女性應該要成為家庭照顧者、承擔生育子女的責任,對自己有傳統女性期許,遵從典型女性行為。

2. 初醒期-初醒期如名,開始覺察到自己身為女性的不平。

可能是觀察母親因為育兒放棄工作升遷機會,或是因生活圈擴展,慢慢拓展視野到不同人物,開始對於自己角色與社會要求有了初步的矛盾感與覺察。

3. 衝突與驗證期-在實際接觸到更多典型及非典型的社會性別角色後,會出現一些批判眼光,內心衝突來到最大,還沒找到內心一致標準。

例如有時認為當一位母親是女人必經歷程,有時卻又想先評估能力、家庭支持狀況後再做決定。

4. 豁朗期-明白想要擔任的角色與實現方向,從小心翼翼到勇敢面對。

像是了解為甚麼選擇生育,更堅定自己期待的角色,此時期也會主動批判性別在社會的不公平、女性自身對於女性同儕的不支持。

5. 統整平穩期-體認到社會期待對女性的框定與限制,能理解不同性別都各有辛酸和痛苦,並期待彼此都可以堅持做自己、有做自己的自由。

像是女性發現到部分男性也受社會框架限制,如男性普遍不被接受,可以自由的表達脆弱情緒,進而更能互相同理。

女性如何看待社會角色與性別對自己帶來的影響,需要透過不斷的自我覺察、自我反思,而每位女性都能在上述自我覺察的歷程中找到自己所處的位置,也可以重新思考自己嚮往處在和樣的階段狀態中?

不僅僅生育自主,在日常生活的其他選擇中,我們若能開始反省過去抉擇的緣由,以及重視每個選擇背後的矛盾衝突,那都能引領我們釐清自我、了解自我。

為何「不生」?當生育成為一種「選擇」

當自我覺察的歷程轉變,生育對女性來說也就不是必然的人生選項。

根據兒童福利聯盟 2019 年調查 9,706 位 20-44 歲(含未生育、已生育者)的女性,有將近一半(46.4%)認為沒有一定要生小孩。再將年齡範圍縮小,其 20-29 歲未生育女性中,高達 62.4%表態,人的一生中,不生孩子也沒關係。

臺灣 20-29 歲的未生育女子中,超過半數認為一生中不生育也沒關係。製圖/雞湯來了黃珮甄

在探討少子化原因的研究中,也獲得相應觀點的證實:台灣過去幾年有研究訪談數位已婚女性,發現生育意願低落的因素,有現實經濟考量、家庭分工不均、托育政策與制度不夠完善、教育程度提高等等眾多因素,不過值得注意的是,最主要原因是女性生育自主意志的崛起。

研究中有女性表示雖然會被家族及其觀念影響生育意願,但多數女性則將生育動機——「為什麼要生育」回歸到自主意識。

「其實現在的養兒育女不是說真的是要防老,而是說我們那種會有長輩的壓力,我們還是有那種傳宗接代的那種責任。」
「我主要是考量適不適合生小孩,跟先生的感情及家庭狀況。」
「我認為生兒育女是自己的事,還是以自己為主。」

從生育意願低落、生育自主意識提高,我們得以進一步推論:現在女性生育動機受傳宗接代、養兒防老的傳統觀念影響程度逐漸式微,轉向自我和家庭狀況為考量重點,將生育自主權,回歸到女性自己身上。

2020 年國際婦女日主題是「我是世代平等:實現婦女的權利」 ( “I am Generation Equality: Realizing Women’s Rights”) ,而如何實現女性的權利?我們認為核心理念可以看成「自我抉擇」,如果女性在公領域職場工作上,或是私領域婚姻、家庭裡,面臨任何選擇時,都能展現個人意志與個人風格,且能為彼此架出空間,讓對話和支持湧進,就可以使女性的權利,實現於日常生活之中。

  • 文/雞湯來了楊宜臻
  • 校稿/雞湯來了張芷晴、陳世芃
  • 製圖/雞湯來了黃珮甄
  • 編輯/雞湯來了蕭子喬

參考資料

  1. 兒童福利聯盟(2019)。2019年台灣女性生育意願和育兒現況調查報告
  2. 林梅君(2008)。台灣地區生育意願之研究:以超低生育率為例。
  3. 邱珍琬(2008)。大女人的故事—一位女性的性別自我與覺察。逢甲人文社會學報, 16,251-281。
  4. 行政院性別平等雲端資料庫
  5. UN Women:International Women’s Day 2020 theme— “I am Generation Equality: Realizing Women’s Rights”

本文同步刊登於雞湯來了:要不要生孩子,我自己決定!從生育看女性權利展現

文章難易度
雞湯來了
49 篇文章 ・ 461 位粉絲
幸福,如何選擇?雞湯來了相信我們值得擁有更優質的家人關係。致力提供科學研究證實的家庭知識,讓您在家庭生活的日常、人生選擇的關卡,找到適合的方向。雞湯來了官網、雞湯來了FB

0

2
0

文字

分享

0
2
0
閨蜜怎麼會決裂?——透視《華燈初上》影響蘇媽媽與蘿絲媽媽友情的因素
雞湯來了
・2022/04/05 ・2555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 文/雞湯來了特約作者吳心予
  • 校稿/雞湯來了張芷晴、陳世芃
  • 製圖/雞湯來了實習生翁欣容
  • 編輯/雞湯來了蕭子喬

電視劇《華燈初上》以日式酒店為背景,描述劇中人物的愛恨情仇。其中最受到關注的是劇中兩位女主角:蘿絲跟蘇之間發生的故事。蘿絲和蘇在高中時期成為好姐妹,一路以來發生了蘿絲離家出走、蘇未婚懷孕、蘿絲因為前夫的債務坐牢、兩人共同經營「光」酒店、各自面對不同的愛情煩惱等等人生轉折的時候,蘿絲跟蘇都一直陪伴在彼此身邊、不離不棄。

「就像我和蘇一樣,有人在背後支撐妳,不管發生什麼事,只要有她在就心安」
-《華燈初上》蘿絲

然而,在第二季的劇情裡,蘇跟蘿絲親密的情感卻出現裂痕,發生激烈的爭吵。在爭吵之中,蘇頻頻說出傷人的話,甚至讓蘿絲拿起煙灰缸想要砸向蘇。是什麼原因讓原本要好的閨蜜決裂?原生家庭的溝通模式,如何影響她們的相處?

「同情就像一把刀子,一刀刺死我,這種你最擅長,

又假裝一副清高溫柔、與世無爭的樣子,妳就是要證明妳是最優秀、贏的那個。」
-《華燈初上》蘇

圖/《華燈初上》

女生的感情為什麼這麼好?獨特性的閨蜜情感

從蘿絲跟蘇的感情互動中,可以看到女性親密情感關係的獨特性,它自成一格,獨立於女同志以及異性戀關係框架之外。相較常見女性的人生規劃以原生家庭或另一半為主,劇中蘇跟與蘿絲都把對方當作人生規劃的重心,事業跟養育子女的計畫都與彼此相關。不論是生活安排或者情緒感受,蘇跟蘿絲的狀態緊緊相連,除了考慮對方的感受與處境,也將對方視為生命中重要的夥伴。

甚至當蘿絲跟蘇兩人在面對「情人跟閨蜜」二選一的情境時,都選擇了彼此。蘿絲跟江瀚在一起之後,蘇選擇隱忍自己對江瀚的情愫,支持好姊妹的感情。蘿絲與江瀚分手後,蘇與江瀚無縫接軌的戀情曝光,一開始蘿絲非常憤怒,但是蘿絲在蘇與他人衝突或遇到人生困境的時候,都站在蘇的立場處理事情,可見閨蜜情感對蘇跟蘿絲來說都勝過愛情。 

《華燈初上》的劇情,讓我們不只看見愛情如何影響閨蜜情感,而是兩個原生家庭及婚姻破裂的異性戀女生,如何成為互相支持的角色,以及緊密的關係如何受到兩人的自我價值感、成長背景以及戀愛經驗影響,發生劇烈的爭吵與誤會。

閨蜜情感總是脆弱?3大因素影響友情

蘇跟蘿絲在學生時期跟成年後曾經歷強烈的爭吵,在吵架的過程中,可以看到兩人面對衝突時的不知所措。她們看待友誼跟處理衝突的方式,都受到家庭關係、自我價值感跟戀愛經驗的影響。

因素1|家庭關係影響溝通習慣

原生家庭的互動方式,大幅影響蘇跟蘿絲看待自我與人際關係的角度。蘇的媽媽與蘇之前沒有良好的溝通與照顧關係,導致蘇缺乏與親近的人溝通的能力。蘿絲的爸爸用權威的方式教育子女,所以蘿絲沒有機會跟父母表達內心想法,也無法被父母理解,年少的時候就離家出走。

因為兩人都生在缺乏良好溝通的家庭,每當蘇跟蘿絲的關係出現矛盾,都是用大聲爭吵的方式跟對方互動,無法順暢面對衝突。不管青少年時期或者成年後的蘿絲跟蘇,對於關係都缺乏安全感與溝通能力,無法坦誠對人際關係中的對象說出自己的感受與期望,只會習慣性地用傷害對方或自己的形式,期望情感關係朝向理想的方向發展。

因素2|自我價值影響自尊與安全感

青少年時期形塑的自我價值,也進一步影響蘇與蘿絲的閨蜜感情。當青少年的自我價值感低落,認為自己不值得獲得友情支持,就不容易感受到身邊朋友的情感支持。

蘇從小被母親拋棄,在學校除了蘿絲沒有其他朋友,在戀愛關係中用激烈的手段離開或者挽留關係,對於人際關係有著強烈的不安全感與不自信,認為自己不值得被愛。低落的自我價值感影響蘇從蘿絲身上感受到的支持,讓蘇認為「蘿絲跟其他人一樣可能會背叛自己」,難以獲得關係中的安全感。

因素3|戀愛經驗影響自我覺察深度

戀愛關係的結束,可能引爆原本隱藏的感受,以及對閨蜜情感進一步的覺察,也可能因此動搖原本的姐妹情誼。蘿絲因為跟江瀚分手,發現堅強的內心也有脆弱的地方;蘇也在跟江瀚分手之後,發現自己面對感情沒有想像中理性,一旦面對破裂的關係,沒有復原的能力與勇氣。

蘇與蘿絲激烈爭吵後,無法面對蘿絲可能傷心的情緒,同時出於對於現有生活的逃避,離開與蘿絲共同經營的日式酒店,連股份也劃分得一乾二凈。

閨蜜吵架怎麼辦?2個方法梳理過去、尋找關係共識

蘿絲跟蘇因為長期在生活上跟情感上互相扶持,累積了深厚的情誼,但感情在突發事件爆發後,引爆過去的家庭、自尊與戀愛經驗議題帶來的影響,尤其兩人跟原生家庭成員溝通不良的經驗,持續影響她們的友情發展,難以維持像是學生時期一樣的單純互動。

面對閨蜜情感中的爭吵,可以透過自我覺察與表達感受兩個方式,找到能夠一起長期經營閨蜜關係的模式。

  • 自我覺察|
    回顧過往的家庭關係與人際關係(戀愛經驗),思考過去與家人溝通的方式,能不能對家人說出內心的想法?心裡的想法有沒有被聆聽?跟家人互動的時候,能不能感受到愛和支持的正向感受?
  • 表達感受|
    從過去的人際互動經驗中,找到順利溝通的方式,用來與閨蜜表達內心想法。或者從過去不愉快人際經驗中,反思自己不適應的互動模式,以及期望的互動方式,並嘗試與閨密討論兩人對關係的期待,一起尋找共識。

參考資料

張晏榛(2011)。「非標準親密關係」的女性友「情」:以異性戀女性為例。高雄醫學大學性別研究所碩士論文,未出版。

許皓宜(2004)。姊妹情誼的舊曲與新調~戀愛經驗對成年前期女性友誼影響之探究。國立台灣師範學院教育心理與輔導學系碩士論文,未出版。

Niobe Way & Melissa L. Greene(2006)。Trajectories of Perceived Friendship Quality During

Adolescence: The Patterns and Contextual Predictors。JOURNAL OF RESEARCH ON ADOLESCENCE,16(2),293–320。

雞湯來了
49 篇文章 ・ 461 位粉絲
幸福,如何選擇?雞湯來了相信我們值得擁有更優質的家人關係。致力提供科學研究證實的家庭知識,讓您在家庭生活的日常、人生選擇的關卡,找到適合的方向。雞湯來了官網、雞湯來了FB

1

12
5

文字

分享

1
12
5
半夜睡不著覺,沒心情哼成歌?——淺談「半夜醒來就睡不著」的生理機制
Bonnie_96
・2021/11/14 ・2687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怎麼辦,我又在這個奇怪的時間點醒來,」翻來覆去的你,開始想著死定了,明天還要上學上班。明明就很累,但為什麼會在凌晨 3 點多醒來,結果現在還睡不回去啊啊……

這還不是更糟的,睡不回去的你,像是掉入「煩惱黑洞」一樣。開始挑剔自己的一舉一動,或是想到今天早上和別人的應對,會不會讓對方感受不好,還是換個方式說好像會更禮貌一點等的煩惱。

你也有以上的症頭嗎?其實,你不孤單。

半夜中突然醒來,是都市人常見的睡眠問題。圖/Pexels

凌晨 3 點,為什麼會睡不著?

「半夜掉入『煩惱黑洞』的狀況,其實很常見,」澳洲斯威本理工大學心理學教授莫瑞(Greg Murray)表示。要解釋為什麼我們會有這種狀況,就得從我們的睡覺的時候到底發生什麼事開始說起。

在我們的生物機制中,有兩股力量決定我們何時清醒、何時想睡,這就和「晝夜節律」(circadian rhythm)和「腺苷」(adenosine)有關。

「晝夜節律」就像我們內建的生物時鐘,規律地讓人們會在白天醒來、晚上想睡。但是這個時鐘的長度,大約落在 24 小時又 15 分鐘。一窺它的原文,就會比較好理解為什麼不是剛好 24 小時。因為晝夜節律是由 circa(近似)、dian(一日)所組成的,合起就是接近一天的長度。

我們內建的生理時鐘就位在腦中的視交叉上核(suprachiasmatic nucleus, SCN),它會接收多種環境改變的訊息,像是光線、溫度等,將這些訊息整合後,傳到全身讓我們的生理現象產生規律性變化。

視交叉上核會接收光線、溫度等環境訊號, 將資訊整合進我們內建的生理時鐘。圖/WIKIPEDIA

人的核心體溫變化,其實就是晝夜節律的典型例子。當我們在中午 12 點左右核心體溫會開始上升。到下午、接近傍晚時刻,體溫會到高峰。接著體溫開始下降,到準備上床睡覺的時間,會到最低點。

但大約在凌晨 3-4 點時,我們的核心體溫開始慢慢上升,這也部分解答了為什麼我們會在半夜醒過來的原因。

但讓你在凌晨醒來,不只是因為體溫升高,還有另一個原因。接著,就來談談讓我們無法抵擋睏意來襲,一不小心就會睡著的化學物質「腺苷」。當我們清醒時,腦內的腺苷濃度會不斷累積和持續上升,達到最高峰時,腺苷形成睡眠壓力,讓人無法抵擋睏意地乖乖去睡覺。

早上醒來後,腺苷濃度處於最低點、這時的睡眠驅力(sleep drive)也是最小的。隨著你清醒的時間越久,腺苷濃度會越來越高,接近晚上 11 點時,睡眠驅力會達到最高點。在沒有咖啡因等的幫助下,通常來說我們只能在清醒 12-16 小時後,就會非常想睡。

當開始睡著後,腺苷濃度、睡眠驅力也開始下降。同樣地,到了凌晨 3-4 點時,睡眠驅力已經下降非常多,再加上褪黑激素的分泌已越過頂峰、壓力荷爾蒙皮質醇(cortisol,又稱可體松)增加,身體正準備好展開新的一天。

松果體(Pineal gland)能分泌褪黑激素,與人體的睡意有關。圖/WIKIPEDIA

疫情成為壓力源,其實也讓我們睡不好

「當壓力很大時,人更容易處在『自我覺察』(self-aware)的狀態,」莫瑞提到。所以,當屬於淺眠的你,剛好在凌晨醒來,就容易掉入「煩惱黑洞」中。然而,疫情其實也成為大家睡不好的壓力源之一。

一項追蹤 400 多名瑞士、德國等地民眾的睡眠相關研究(Blume,2020)就發現,受到疫情封城的這段時間,人們的睡眠時間不僅大幅改變,而且還睡得比以前更多。

會有這樣的改變,其實和在家工作上學有關。回想今年 5 月台灣宣布三級警戒時,你暫時不用像平日一樣早起,是不是也開始睡得更晚。而這樣的作息,是不是和假日變得很像?

當平日為了上班上學需要早起,多少都會有些睡眠不足的狀況;所以,一到了周末我們睡得更晚來「報復性補眠」。這之間產生的時差,就叫做「社交時差」(social jetlag)。其實,和一般我們常聽到的時差一樣,都會讓人感到疲倦、疲勞。所以,在居家防疫期間,少了社交時差的我們,也讓作息變得不規律。

簡單來說,當不用像以前通勤趕車,多出時間可以睡更晚時,卻也讓我們的作息更不規律。很多人可能在半夜追劇「報復性熬夜」,把原本該上床入睡的時間往後推遲,睡眠長度也拉長。

「報復性熬夜」會大大影響就寢的時間與睡眠時常。圖/Pexels

但是,睡得更久,卻不代表我們睡得更好。去年一項義大利的睡眠研究(Barrea,2020)就發現,當人們在封城時間睡得更多時,睡眠品質其實會變得更差。包含發現入睡的時間變得更長、在夜間醒來的次數變多,以及起床的感覺仍然疲憊等,都是睡眠品質變差的指標。

而英國倫敦國王學院的調查,支持這樣的發現。在 2000 多名參與者的回饋裡,發現有將近 63% 的人表示,他們的睡眠受到更多的干擾,像是經濟壓力、疫情之下的焦慮。雖然睡得更長,但睡眠狀況卻不是很好。

該怎麼做,才可以不再凌晨醒來呢?

有發現嗎?在半夜,失眠的你很容易出現許多有關自己的負面想法。一下想著過去的自己在學業工作或人際關係好像不是很好,信手拈來幾個例子,有好多地方可以挑毛病。一下又開始擔心起未來還沒發生的事情,莫名感受到一股恐懼襲來。

不妨試著在白天花 10–15 分鐘來寫下自己的想法。為了避免負面的自我想法、靈感或代辦事項等壓力,多到干擾你的睡眠,可以試著將這些內容先在白天寫下來,也能夠減輕自身壓力。

另外,睡前也能做些放鬆的活動。睡前泡個熱水澡後體溫會降低,也會幫助我們更好入睡。在準備入睡前也可以看點書,幫助自己培養睡意。如果上床睡覺 30 分鐘後,都睡不太著,也可以起床做些放鬆的活動,幫助自己減緩入睡的焦慮。

睡前泡個熱水澡或是做些放鬆的活動,也許有助於入眠。圖/Pexels

參考資料:

  • Blume, C., Schmidt, M. H., & Cajochen, C. (2020). Effects of the COVID-19 lockdown on human sleep and rest-activity rhythms. Current biology : CB, 30(14), R795–R797.
  • Barrea, L., Pugliese, G., Framondi, L., Di Matteo, R., Laudisio, D., Savastano, S., Colao, A., & Muscogiuri, G. (2020). Does Sars-Cov-2 threaten our dreams? Effect of quarantine on sleep quality and body mass index. Journal of translational medicine, 18(1), 318.
  • Matthew Walker(2019)。《為什麼要睡覺?:睡出健康與學習力、夢出創意的新科學》。台北市:天下文化 。
所有討論 1
Bonnie_96
20 篇文章 ・ 27 位粉絲
喜歡以科普的方式,帶大家認識心理學,原來醬子可愛。歡迎來信✉️ lin.bonny@gmail.com

0

0
1

文字

分享

0
0
1
從《她們》思考婚姻這檔事:每個女性,都有權成為自己
雞湯來了
・2020/03/07 ・3075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602 ・九年級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 作者/蕭子喬

一年一度國際婦女節又到了,在倡導性別平權的今日,2020 年度國際上倡議的主題為「An equal world is an enabled world」,不脫「平等」的概念。細緻來看今年的主題,其實有「equal(平等)」和「enabled(賦權)」兩個關鍵詞。

什麼是真正的「平等」和真正的「賦權」呢?在婦女節這個時節,我們認為是一種「創造實質的平等,讓每一個女性(或無論什麼性別的人)都有權成為自己」。那麼身為一位女性,如何在婚姻這件事情上,離實質平等更近一些呢?這篇文章就讓我們從電影《她們》來窺視婚姻對女性的影響,以及現今女性在婚與不婚中如何自我賦權。

越來越不想結婚?女性認為婚後難保有「自我」

近 30 年來,越來越多人晚婚甚至不婚。製圖/雞湯來了黃珮甄

近30年來,越來越晚婚甚至不婚的現代人,內心到底在想什麼?研究中發現現代女性在婚姻上有更多與「自我」拔河的糾結。入圍六項奧斯卡的電影《她們》中,可以一窺婚姻對女性的影響,初步了解女性在婚與不婚中關於「保有自我」的掙扎。

「如果主角是女生,結局一定要安排她結婚」-《她們》出版社老闆
「我想要走自己的路」「我厭倦聽到大家說,愛情是女人的全部」-《她們》喬

現今社會中,仍還有許多人像出版社老闆,認為女人的 Happy Ending 就是結婚;也有越來越多女性像電影中的喬一樣,奮力想擁有自己的成就與夢想,不甘為了婚姻而失去自己。

台灣學者在 2010 年的研究中訪談 19 位 30-50 歲未婚的女性:「婚姻」對她們而言是什麼?發現她們並非討厭婚姻,甚至也期待與心靈契合的伴侶共度人生,但卻擔心進入婚姻後會喪失自我,需要犧牲自己來照顧家人,也因此有部分受訪者提到考慮以非婚姻的方式維持另類親密關係。

許多女性其實期待和另一半共度一生,卻又擔心結婚後會失去自我。圖片來源/pixabay

究竟是什麼原因,讓現今有越來越多女性開始重視「自我」更甚於婚姻,而這樣的覺知與改變對於女性而言又有什麼意義呢?

我們從另外一個維度來看這件事:另一項台灣學者在 2011 年推出的研究中剖析 3 位女性如何形成「女性意識」(女性對自我處境的覺察,及相信自己能改變的信心),藉由分析這幾位女性主義者的生命故事,發現背景因素主要有原生家庭背景、父母性別角色觀念、教育程度、是否接觸女性自覺的資訊;而在意識發展的過程中通常歷經「知覺到不平等、努力生存並超越現況、使用資源與助力、克服困難與阻力」的過程。

值得注意的是,該研究發現歷經「女性意識」發展的女性,能夠更有自主性,獨立的同時也不害怕與人擁有親密感,而且對於肯定自我等重要全人身心發展都有更正面的改變。

也就是說,現今越來越多女性對婚姻遲疑,看似顛覆了過往「女大當婚」的傳統,其實正是現今女性越來越具備「女性意識」的展現,開始會有意識地發覺自身處境,也有更多勇氣堅持自身夢想。這樣的變化,對於女性和女性身邊的人們來說,都是一種進步,使得整體人類朝向身心發展更和諧的狀態邁進。

婚 or 不婚我決定!培養女性意識、自我賦權

女性的 Happy Ending 該是什麼樣子,應由本人定義與決定。圖片來源/pexels

「進步」,意味著「改變」,也通常伴隨著對於變動的「不安」。因此,若我們能進一步理解當代人們對於婚戀觀念的轉變,就能更篤定地看待這「正常的混亂」狀態;若我們能從當事人的角色中先抽離一下,用旁觀者的角度理解「女性意識的發展歷程」,那麼我們也能在猶疑、糾結的每一個當下,理解這些痛苦的必然,及所處階段狀態的意義,或許就更能直視痛苦並具備持續反思和覺察的勇氣。

更多樣的婚戀型態,親密關係意義轉變

英國社會學家 Giddens 認為親密關係的發展將朝向平等、自覺、溝通,更重視彼此雙向交流、真實情感的「純粹關係」,也就是說親密伴侶之間越來越單純看重「我和你在一起,我們如何互動、感受為何」,而不願受到過多「兩人」以外的因素(例如社會期待、其他家人想法等)框限。

現代人更在意和伴侶之間的「純粹關係」,期待擺脫他人的眼光、社會的框架。圖片來源/pexels

這種改變將使個人、家庭、社會獲得鬆動,不過也有其他學者認為這樣的改變,雖然每個人將變得比較自由,但勢必也造成親密關係的「正常混亂」。這樣的解說,或許可以解釋當今社會「看似失序」的晚婚、不婚與另類親密關係頻繁的現象。

在眾多女性追尋自我的歷程中,也將帶來社會的變動,面對這樣的不穩定,若我們能看見其中的意義,與必經歷程,那或許就更能在這樣革新的不安中,換得一份內心的篤定。

撕掉「敗犬、剩女」標籤,活得更自在

台灣學者在 2012 年提出要拋開「女大當嫁」的單一定義,撕掉「敗犬」、「剩女」的標籤,發展出「女性自我認同」是關鍵,此發現也與上述建立「女性意識」的概念不謀而合。這常會歷經以下四階段歷程,也可以搭配《她們》電影中喬的角色心聲來理解。

女性發展自我認同通常會經歷四階段:遭遇前、遭遇、沉浸——再出發、內化。製圖/雞湯來了黃珮甄

1. 遭遇前(pre-encounter):接受傳統的性別角色

2. 遭遇(encounter):對女性角色產生質疑與困擾,經驗到角色兩難的衝突

「我只是認為女人,有自主思考能力,有靈魂也有感情,女人有野心、天賦、也有美貌。我厭倦大家說愛情就是女人的全部,我聽得很厭煩…但我好寂寞」-《她們》喬

既想與青梅竹馬親近友好,但抗拒兩人發展成婚姻伴侶關係,歷經糾結混亂心靈陣痛期。

3. 沉浸—再出發(immersion-emersion):拒絕男性觀點的女性特質,尋找方向與自我的肯定,並發展與其他女性的人際關係

4. 內化(internalization):完成一個內在的定義與較整合的認同

「我想走我自己的路」-《她們》喬

想要寫書,創造出版社老闆期待方向不同的作品,成為一位名字會被記住的作家。

《她們》中的喬最後擁抱了與自己和教授的感情,放開心胸接受自己想與對方一起生活的嚮往,同時也能持續做自己,寫自己想寫的故事、出版作品,經營事業。

女性若能經歷此四階段,等同於走過意識覺醒的過程,使自己跳脫既定性別角色的框架,也能產生自主選擇的行動力。我們不妨想想看,自己傾向從什麼角度來決定婚或不婚等人生規劃,是出於自己的想法及綜整資訊、還是逃避問題擱置不處理、又或者是跟著他人期待、社會規範走?

一起嘗試藉由反思與覺察,擁有更多自由自決的能力。真正的平等,是每個人都能成為自己,身為女性,從自己給予自己權力做選擇開始!

  • 文/雞湯來了蕭子喬
  • 校稿/雞湯來了張芷晴、陳世芃
  • 製圖/雞湯來了黃珮甄
  • 編輯/雞湯來了蕭子喬

參考資料

  1. 趙淑珠(2010)。未婚單身女性生活經驗之研究:婚姻意義的反思。教育心理學報,34(2),221-246。
  2. 朱嘉琦、鄔佩麗(2011)。台灣婦女女性意識發展歷程之研究—以三位女性主義者的生命故事為例。教育心理學報,30(1),51-71。
  3. 姚蘊慧(2005)。「第二現代」社會觀點下的親密關係。通識研究集刊,8,149-169。
  4. 邱郁茹、高淑芳(2012)。高齡未婚女性汙名化與去汙名化之探討。諮商與輔導,320,16-19。
  5. An equal world is an enabled world. https://www.internationalwomensday.com/

本文同步刊登於雞湯來了,相關連結:每個女性,都有權成為自己-看《她們》思考婚姻

雞湯來了
49 篇文章 ・ 461 位粉絲
幸福,如何選擇?雞湯來了相信我們值得擁有更優質的家人關係。致力提供科學研究證實的家庭知識,讓您在家庭生活的日常、人生選擇的關卡,找到適合的方向。雞湯來了官網、雞湯來了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