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傳統都不傳統了?看傳統醫療的現代演化史——《醫療與帝國》

傳統醫療的現代演化史

殖民社會並非只是被動地接受現代醫學。

亞洲、南美洲與非洲的本土醫師、醫療助手與病人以具有創造力的方式因應現代醫學,經常以獨特的方式來界定其應用,在這個過程中也改變了他們原有的療法。殖民地的傳統醫療和現代醫學進行協商,在二十世紀以另類醫療的樣貌登場。

圖/wikipedia

歐洲商業與文化的主導地位,導致歐洲醫學自十八世紀末以來在殖民地一枝獨秀。歐洲的醫療傳統和實作是殖民體制的一部分。隨著殖民影響力和權力的擴散,取得主導地位的是歐洲式的醫院、疫苗、奎寧這類的藥物,以及只提供西方醫學學位而且只認可西方醫學的歐洲醫學院。歐洲人從十七世紀開始就在熱帶蒐集醫藥樣本,他們經常從當地藥物萃取材料用在自己的醫藥當中,卻阻撓使用當地傳統醫療。

相反地,他們引進自己的藥物並且鼓勵歐洲人和當地人使用歐洲醫藥。歐洲殖民當局也以法律禁止奧比(obeah)與伏都教(voodoo)等傳統做法,認為這類醫療和巫術及魔法有關。除此之外,歐洲殖民當局還控制了大學醫學教育、醫學學位和證照制度。這些做法經常導致傳統形式醫療的邊緣化。

然而,這只是故事的一半。儘管遭到邊緣化,當地醫療形式仍然存活於被殖民的人口當中,甚至欣欣向榮。傳統醫療的現代演化史,必須檢視兩個重要的歷史過程。

首先是發明傳統(invention of tradition),其次是當地人行動力所發揮的作用。

圖/pxhere

歐洲人將當地醫療傳統視為郎中伎倆,但同時他們也對當地藥物成分、藥用植物或藥材具有很高的興趣。他們出於對自然史和異國藥物的興趣而記錄、分類與編纂這些物質與植物。印度與北非的本土醫學有著豐富的文本基礎,歐洲人閱讀與翻譯(以梵文或阿拉伯文寫下的)這些古典醫學文獻,以了解這些醫療傳統的古典根源。當時歐洲人也在古希臘文與拉丁文裡搜尋自身醫學的文獻根源,對自我的重新認識和對印度和北非醫學文獻之翻譯與閱讀合而為一。

殖民地的本土醫療工作者對於西方醫學的引進與主導地位也有所回應,他們編纂與標準化自己的醫學,從中選擇某些與現代做法和處方相對應的藥物與做法,引進疫苗以及來自生物醫學的新醫療物質與技術,並且製作當地藥物的藥典。透過這樣的在地行動,亞洲、南美洲與非洲的本土醫療被「發明」為新型態的傳統醫學。史學方法研究各領域如何「發明傳統」,有助於了解這個複雜的歷史過程。

為何傳統都不傳統了?

霍布斯邦(Eric Hobsbawm)與蘭傑(Terence Ranger)編輯的《被發明的傳統》 (The Invention of Tradition,一九八三),引進了新的方式來對傳統進行歷史理解。此書指出許多貌似傳統而咸認有古老傳承的做法,往往是晚近的發明,是刻意建構出來的,原因是為了服務特定的意識形態與政治目的。

該書主張傳統是後來在不同的脈絡下發明出來的,其所服膺的目的也和過去不一樣。之所以要為相對現代的做法發明出古老的傳承,是因為如此可為這些做法提供純正性。在社會與經濟快速變遷時,當「舊的」傳統似乎正在消失時,發明出來的傳統就更頻繁出現。被發明出來的傳統試圖和合時宜的歷史說法建立延續性,並且斷言某些原則、做法、建築與服飾是亙古不變的。

圖/pixabay

這樣的事情不只發生在過去,而且持續出現在當代世界的不同領域。該書舉出的例子包括十九世紀英國國會重建採取哥德式的建築風格(這是一種中世紀的建築,起源於十二世紀的法國,被視為是屬於文藝復興時代的)。這有助於賦予該建築一種歷史外觀。同樣地,英國皇室有好幾種儀式似乎有著相當古老的傳統,但其實是相對晚近才塑造出來的。採取這種研究方法的主要重點是傳統儘管有著古老的表現、形式與外觀,其實經常有著相當現代的起源。

表面看似傳統,實際上卻相當現代的高級偽裝術

「發明傳統」此一取徑對於理解醫學史和科學史也很有用,能看出一些表面似乎古老或永恆的科學觀念與傳統,其實往往是晚近的發明,而且是有意讓它們看似古典而恆久。醫師畢業典禮的希波克拉底誓言就是這樣的例子,這是二十世紀中葉才創造出來,為現代的目的和倫理關切服務,而和任何古希臘的傳統相似之處甚少。然而,採取這樣的宣誓行動強調了這個場合有著鮮明的傳統和莊嚴的感受。

歷史學者指出,古希臘科學這個最為古典的知識傳統之一,實際上是在複雜的歷史過程被「發明」了好幾次,使得古希臘科學看似永恆。十二世紀,地中海世界的文化和經濟都很昌盛,從伊斯蘭世界和古希臘傳遞而來的科學知識對歐洲變得很重要。這段時間義大利的經濟繁榮,雖然十字軍正全面展開,但歐洲與阿拉伯世界的接觸仍透過地中海而持續進行。這段時期的歐洲哲學家在推演出新的自然觀時,吸收了各種影響。

圖/pxhere

正如安伯托.艾可(Umberto Eco)所說,歐洲那時在尋找一個能反映其政治與經濟多樣性的文化。此一多樣性必須以對自然、對具體現實以及對人類個體性的新感受為中心,而非以教會為中心。發明歐洲的希臘遺產,造就了歐洲文藝復興的誕生。

理解「發明出來的傳統」的重要性在於讓我們能理解傳統並非永恆不變的,而事實上是歷史過程的產物。傳統常被塑造成看似恆久不變。這有助於我們了解到「傳統」與「現代」的差異常常不是那麼明確。

表面看似傳統,實際上可能相當現代。

這樣的取徑可幫助我們理解世界各地傳統醫學的歷史正是現代殖民主義的產物;也有助於我們了解學者、商人與一般人如何積極參與這個發明過程。

我們就能看到人們在發明傳統醫學的過程中發揮的行動力。

 

 

 

 

 

——本文摘自《醫療與帝國:從全球史看現代醫學的誕生》,2019 年 2 月,左岸文化出版。

 

 

不論是即將進入高中、剛脫離高中、脫離高中很久的你;說到物理課,是否只有無奈跟眼神死?!

本月 PanSciTALK 跟天下文化合作,邀你一起用全新的視角來看物理課以及我們所生活的這個世界!

馬上點我免費報名

關於作者

左岸文化

左岸不是一個地理方位,而是一種觀看世界的態度。我們想要研究現象以及現象底下的結構;想要觀察變動以及變動中的矛盾與衝突;想要了解人類心智以及影響人類心智的環境因素。想要一直探索下去,直到世界盡頭。 http://www.bookrep.com.tw/publisher/527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