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瘦肉精:健康、自由貿易、食品權利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http://0rz.tw/x8Apu)

文/梁欣伶(德國緬因茲大學化學所博士生)

自從台美重啓美國牛進口談判之後,這議題充斥了許多我發現尚未清楚釐清的問題。我想從最近大家關心的「學術自由」開始談起。學術自由的爭議從未停過,包含最近柏克萊大學 John Yoo 教授過去任布希政府司法部官員時寫出針對恐怖份子刑求合理化的「酷刑手冊(Torture memos)」的適宜性 [1],以及今年初關於當美國歐巴馬政府降低政府科學家對外發言的限制,而鄰居加拿大政府卻提高此限制的新聞 [2]。對於美國牛議題,我想提的是關於後者的例子,是否我們的政府也在限制了專業人士的發言?而專業人士是否提供足夠的專業發言?以下我想以就我所知的範圍來針對美牛議題裡健康、自由貿易與食品權利進行討論,其中的爭議性將會集中於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

1. 健康

放眼學者針對健康議題的討論,無論支持與不支持使用與食用瘦肉精,多引用美國 FDA 的研究結果:支持者引用美國 FDA 表明需過量食用瘦肉精肉品才可能對人體有害,反對者引用美國 FDA  說明動物對瘦肉精反應不良,以及施與瘦肉精時工作人員必須有適當保護。在這些文章裡,見不到的是本國自己的研究結果。當新聞陸續出現本土肉品也檢驗出瘦肉精時,不見關於本國政府單位或本國學者提供針對本國案例的相關報告或啓動追蹤研究,尤其瘦肉精議題不是今年才發生的事。行政院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官方網頁提供的全是各國風險評估報告 [3],令人懷疑的是,無論進行國際貿易與否,瘦肉精立法屬於本國的主權,為何參考基準沒有本國的研究參與。

2. 自由貿易

貿易最基本的驅動力,是我買進我缺乏的,我賣出我能生產有餘的。然而美牛既然貿易問題,不見政府或學者提供說服性的支持進口美國牛肉的確是因本國肉品價格不合理(求過於供以致要進口),卻只見猛然將問題提升至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議題。以我有限的知識,我想補充對於這項貿易的觀點。

我們常常誤以為「便宜的物品會將貴的物品踢出市場」,這也是農民所抗議的,尤其豬農比牛農更強烈抗議美牛進口,認為消費者將傾向買便宜牛肉而影響豬肉市場。價格低的物品固然有吸引力,但若給出「在市場上會勝利」的結論是錯誤的,否則我們在超市不會看到同樣類型的商品有如此多的品牌與價格,尤其牛肉和豬肉是不同的消費品,被替代的嚴重性是事實或是觀感?回到為何使用瘦肉精可以使肉品價格減低,我們都知道使用瘦肉精可以增加瘦肉(等同增加銷售量)的同時降低飼養成本,這是針對集中式飼養的牛豬隻。放牧的牛隻不需要使用瘦肉精(肥肉含量本身就比集中式飼養的牛隻少),也不適合使用瘦肉精(瘦肉精施用量必須精準計算,這只有集中式飼養的情況下較能掌握牛豬隻的平均體質狀況),若想對放牧的牛隻施加瘦肉精,反而會大量提高成本。

為何我們的牛農反應沒有豬農強烈?可能因為台灣擁有採放牧飼養的牛隻,而在市場對於瘦肉精疑慮的作用下,「天然」牛肉的價格反而提高,而這是對牛農有利的 [4]。然而豬隻通常不以放牧飼養,若不使用瘦肉精而又想提高瘦肉產量,相對高成本下必然無法競爭過使用瘦肉精的美國豬隻。然而,在「天然、本土」的品牌吸引下,仍然是豬農的有利之處。但是,如果台灣本身也提供瘦肉精肉品,便會失去競爭優勢(即使飼養成本減少,台灣的屠宰業少,經過屠宰業這一層,總體成本仍無法有效降低),更重要的是,如果私下使用,是侵害了消費者權益。貿易競爭上,我們害怕的都是生產同類產品的對手,如果,台灣豬農並未使用瘦肉精,其實本身已不用害怕與瘦肉精肉品競爭,反而還能得到益處。

另外我們必須注意的是,肉品進口業也必須依照市場需求量進口肉品,如果業者發現消費者並不傾向選擇瘦肉精肉品,那麼他也不願過多進口。而那些標示使用「天然肉品」的食品業者也會有其商機。至於「強制標示」(無論標示「天然」或是「瘦肉精添加值」)所增加的成本,必須要經過計算。至於食品添加劑的危險以及動物福利議題,社會雖對於其他食品添加劑以及採動物實驗的保養品化妝品反應顯然無瘦肉精強烈,仍必須要討論到消費者權益。

3. 食品權利

進口瘦肉精肉品,是否真侵害了消費者、甚至是窮者的權益?是否讓他們更負擔不了被抬價的天然肉品?是否他們被迫接受了不健康的瘦肉精肉品?這時可以以一個大家所熟知的食品添加劑—防腐劑—來做參考。

反對瘦肉精的林杰樑醫師曾撰文呼籲理性看待防腐劑 [5]。防腐劑同樣也有機會傷害健康,然而理性看待防腐劑則顯示它對消費者的正面影響:它相對使食品價格低廉(讓食物儲存較久,保存食物較多的供給量),而也讓消費者在不食用過量影響健康下受益(不用急著食用完食物,相對減低消費量),而我們並不能說,窮者被迫選擇添加防腐劑的食品,因為我們自己本身也是受益者。如果我們反對防腐劑,多是因為自己不想要,而不是窮者發聲。那麼為什麼瘦肉精無法解決廣大人民對於健康的疑慮?我認為,如第 1 點說的,缺乏本國自己的研究,缺乏本國基於科學研究而提出正反的聲音。再者是美國 FDA 過大的權利,而我們推崇它的結果(引用它的數據)只能更加擴張它的權利,尤其支持自由貿易者,更需小心看待美國 FDA 所提出的保證。

撰述自由市場的美國經濟學家米爾頓.佛利曼(Milton Friedman,1976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曾多次指出美國 FDA 過大的權利將導致錯誤無法停止 [6]。從擁有大量基因改造種子及特製農藥專利的「孟山都」公司顯示的「旋轉門」事件(孟山都高層成為美國 FDA 官員,或相反)[7] 可知道,若美國 FDA 可以「保證」藥物的功效,很難不產生錯誤的藥物因權利勾結而持續在市場流通,然而受害者通常將矛頭指向藥物公司而非政府機構,因為普遍認為一個「保護」消費者的政府機構不能不存在。針對此,佛利曼指出其中的矛盾點:「當然,如果沒有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會出現各種差錯和事故……區別在於犯嚴重錯誤的私人企業可能垮台,而犯嚴重錯誤的政府機構則很可能因此而得到更多的預算。」[8] 之所以我認為若美國 FDA 沒有為瘦肉精或為基改種子這些爭議性的物品背書,它具有的好處也不至如此強烈被反彈,而它具有的壞處將會提早使它消失。美國以自由貿易之名促使台灣打開市場,然而自己本身卻並不是自由市場執行者,並且時常違規 [9],可惜我們卻無能反抗。

至於消費者害怕權益被侵犯而要求(或給予)政府控管食品安全的權利,美國 FDA 最近在一例生牛奶的官司明確闡明的立基點 [10],可以提供我們反向思考:

美國人民現在知道 FDA 對於「食品自由」的觀點:「不存在選擇餵養孩子食物的絕對權利;不存在決定自身身體健康的基本權利;人沒有取得任何他想要的食物的基本權利。」

Americans now know FDA’s views on food freedom. In the course of the lawsuit, FDA made the following assertions:

  • There is no absolute right to consume or feed children any particular food.
  • There is no fundamental right to one’s “own bodily and physical health.
  • People “do not have a fundamental right to obtain any food they wish.

同意政府禁止瘦肉精的人也許不會同意自己沒有選擇食品的基本權利,然而為什麼我們會對基本權利和個別論點會有如此的差別呢?佛利曼舉例言論自由有這樣的解釋 [11]:

「一個人想站在街角拐彎處提倡節制生育,另一個想提倡共產主義,第三個想提倡素食主義等等,直至無窮。為什麼不對每一個人制訂一個法律來肯定或否定他散播特殊觀點的權利呢?或者,為什麼不選擇其他辦法,把裁決問題的權力給予一個行政機構呢?顯而易見,假使我們根據每一個事例的情況加以處理,大多數人幾乎肯定會在大多數情況下投票來否定言論自由,甚至於或許在個別地處理時去否定每一個事例。對 X 先生是否應該傳播節育的投票幾乎肯定會造成大多數的反對票,而對宣傳共產主義的投票也會如此。素食主義或許能夠通過,雖然這一結果並不肯定。但是現在,設想把所有這些情況合併在一起,並且要求公眾對合併在一起的情況投票,要求對言論自由是否應該在所有情況下子以否定,還是肯定。完全可以設想而我認為有很大可能的是:絕大多數人會投票贊成言論自由,而對合併起來的情況,人們會投下對單個情況投票方式截然相反的票。為什麼?原因之一在於:當一個人處於少數派時,他對被剝奪掉他言論自由權的感受大於他處於多數派時剝奪掉其他人的言論自由權的感受。由於這個原因,當他對合併在一起的情況進行投票時,他對在他處於少數派時少量的被剝奪掉言論自由的情況所感到的重要性遠遠大於他經常剝奪掉別人言論自由的情況所感到的重要性。

我是一個素食者,我必定不希望對肉品投下贊成票,但當我試想若自己不是素食者我對於不完美的現況我仍不知如何選擇。所以我寫出這篇文章,希望提供額外的思考,讓任何領域的專家糾正我的討論。

參考資料

[1] U.S. Appeals Court Clears Torture Memo Author
[2] Canada’s Restrictions on Scientists’ Speech Raise Concerns
[3] 行政院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
[4] 健康放牧牛 每公斤漲到115元
[5] 食品中防腐劑的毒
[6] Milton Friedman – Government Regulation
[7] 孟山都的基因改造世界
[8] 米爾頓.佛利曼《自由選擇》(Milton Friedman 《Free to choose》)
[9] 參考 WTO 判例 強制標示非萬靈丹
[10] Judge Asked to Reconsider Dismissal of FDA Raw Milk Lawsuit
[11] 米爾頓.佛利曼 《資本主義與自由》(Milton Friedman 《Capitalism and Freedom》)

「空虛寂寞覺得冷會傳染嗎?」「為什麼人看到可愛的東西就想捏?」「為什麼蚊子喜歡叮穿深色衣服的人?」

科學從不只是冷冰冰的文字,而是存在世界各個角落熱騰騰的知識!不論是天馬行空的想像或日常生活的疑問,都可能從科學的角度來解釋。

本月的泛科選書 《不腦殘科學2》是泛科學作者編輯團隊嘔心瀝血的超級鉅獻!不只能滿足大人與小孩的好奇心,更將拓展你的視野,帶領大家發現一個嶄新的世界!

泛科限時優惠79折(含運),現在就帶一本回家

關於作者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