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油品檢驗,誰說了算?

miss9_96
・2015/11/28 ・3045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556 ・八年級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source:Kevin Vertucio
source:Kevin Vertucio

「食用油裡有可怕的有機溶劑!」;「大學教授教你用嗅覺分辨有機蔬菜!」;「輕鬆驗出水中的氯分子」,似真似假的言論在網路上源源不絕,如果能夠集結這些謠言的力量,恐怕足以讓一架空中巴士A380升空。讓我們暫時將那些娛樂性十足的偽科學放下。究竟,食品和藥品產業界中的「檢驗」,是怎麼一回事呢?

怎麼知道要驗些什麼?

我們總認為,橄欖油或胃藥等商品上市之前,都應該經過層層的檢視,驗過所有的有毒物質後才能上市。可惜的是,政府和科學家都不是神,無法未卜先知地算出有不肖廠商用棉籽油混充橄欖油,或是百年前開發的氫化油脂技術,所帶來的副產品-反式脂肪,其實會引發心臟病。在真實的世界裡,通常是發生公衛事件後,才了解到需要監控某些物質(如:多氯聯苯/polychlorinated biphenyls),以食品和藥品為例,會受到檢測的物質略分為三種:

  • 製程中添加的物質(如:正己烷/hexane;乙醇/ethanol)
  • 自然產生的物質(如:游離脂肪酸;細菌內毒素)
  • 特定事件而受到關注的物質(如:銅綠葉素;反式脂肪)

已經現身的敵人總是比較好對付。上述前兩類都已被各國列管成冊,所以我國政府會參考他國的規定,「擇優採納」地決定那些物質需要被監控。以藥品為例,食品藥物管理署(以下簡稱「食藥署」)會參照醫藥先進國的藥典(如:美國藥典/United States Pharmacopeia/USP),制訂國內的法規,而食品方面也會參考美國或歐盟等地的規定,制訂適合國內的數值和管理辦法。

那麼不禁要問,如果是連科學家都不清楚的物質呢?

最近在美國引起關注的「反式脂肪」就是很好的例子,一百多年前,油脂的氫化技術由德國研發成功,氫化的油脂能有更久的保存期限,因此被使用在人造奶油的產品中,然而,氫化後的油脂會產生少量的反式脂肪,在發展之初並沒有人知道反式脂肪對人體的影響。

而隨著科學的發展,研究指出反式脂肪的攝取會引發心血管疾病,因此美國食品藥物管理署(Food and Drug Administration/FDA)在2015年7月宣布,將在3年內禁止在食品內添加人工的反式脂肪。而既然都是人類,台灣人的抵抗力應該不會比美國人強大,因此我國也隨著美國的規定,今年7月開始對反式脂肪提出更嚴格的管制措施(強制標示,尚未全面禁止)。

怎麼知道標準該是多少?

有許多的無毒專家,努力不懈地說明食品裡的有機溶劑和農藥是多麼的恐怖,彷彿他們有著超能力,能一眼看穿各種化學物質。但科學檢驗不是作出充滿靈氣的精美蓮花圖,再搭配「無毒專家」四字就能通過食藥署的把關,科學檢驗還要能回答一個很重要的問題--「濃度是多少?」。

以油品謠言中常見的主角-有機溶劑:正己烷作為範例。在大豆、棉籽及亞麻子等種子油的製程中會加入正己烷,把躲藏在種籽內的油滴趕出來,以達到徹底利用食材的目的。而後續的煉製中會進行加熱(220-250˚C),低沸點(69˚C)的正己烷會揮發殆盡,最終的食用油產品裡並不會殘留正己烷

Q:「不會殘留」是指多少?

A:在我國的「食品添加物使用範圍及限量暨規格標準」中的規定,正己烷可用於食用油之萃取,但最終產品中不得殘留。而美國FDA的規定,在除去魚類蛋白質食品中的脂肪時,可用正己烷帶走脂肪,但成品需去除殘留溶劑。(FDA,21CFR Sec.172.340)

Q:「不得殘留」就是完全沒有嗎?

A:「不得殘留」或「零檢出」的意思是「以規定的儀器和方法量測,獲得的數值為零」。要檢測食用油中的正己烷,並不是請無毒專家用鼻子一聞就能知道正己烷的濃度,根據食藥署公布的文件,必須要用氣相層析質譜儀(gas chromatograph/mass spectrometer, GC/MS)檢測,而文件也詳載了實驗方法及計算公式等,以確保任何合格的實驗室都能以相同的方式進行檢測。(文件名稱:食用油中正己烷殘留之檢驗方法;文件編號:TFDAO0014.01)而在國家認可的實驗室中,以規定的文件進行檢測後,所得的數值為零,就可被視為「零檢出」。

而文件的目的是為了讓檢驗結果具備公信力和代表性,換句話說,文件內會規定採樣的方式、取樣的時機、檢驗的儀器、環境,甚至連儀器的廠牌型號都會被明白地寫於文件當中。以取樣的時機為例子,若是要從10萬瓶藥中取樣3000瓶,文件中會規定採樣需要在出貨前、中、後段各取1000瓶,如此的檢驗結果才會具有公信力和代表性。

Q:「檢測值為零」聽起來好不親近,不能保證完全沒有嗎?

A:檢驗報告並不是政治家的選前支票啊。即便科技再怎麼精進,檢驗報告只能記載「檢測值為零」,拍胸脯保證以博得消費者的信賴反而是不負責任的作法。

Q:有使用一定會有殘留!完全不使用化學溶劑的油品才是好棒棒!

A:那就改用豬油吧!如同上文所述,萃取是因為油滴會殘留在植物種子中,如果非常擔心有機溶劑的問題,可以使用動物性油脂。而目前有實驗室在研究利用超流體二氧化碳取代正己烷(原因是正己烷可能會加重溫室效應,而非殘留的問題),也許數十年後,應用此技術的油品將有機會出現在市場上。

當然,如果對任何化學物質和農藥都非常恐懼,那除了要自行熬製豬油和種植蔬果之外,可能還要加蓋巨大的無塵室來避免外界的汙染,但如果要這麼作才能安心的吃上一餐的話,那就已經不是科學技術所能解決的問題了。

超能力嗅覺?綠光雷射筆?論檢驗技術的特性

爆發食安事件後,食品的檢驗技術在媒體上也被熱烈報導,從極為荒謬的用嗅覺聞出農藥,到小學生利用雷射筆檢測橄欖油的真偽,似乎在媒體的標準中,任何檢驗技術,都是再簡單也不過了。

現今在產業界的檢驗實驗室中,每項檢驗技術都具備了「可被追蹤」和「全球適用」的特性。合格的實驗室必須符合Good laboratory practice(GLP)的規範,意即每一個步驟都有詳實的記錄,嚴謹的程度到甚至連取用一瓶水都需要記錄時間、容量和使用人。而儀器也經過設計,使實驗數據無法被竄改或覆蓋,如此嚴謹的GLP實驗室規定,也代表著產出的每項實驗數據,能夠被追蹤和調查。

而「全球適用」的內涵代表的是任何人、任何地點,只要參照規定的儀器和方法,都能夠得到相同的實驗值。這特性突顯了標準文件的重要性,文件內會詳細規範採樣方式、儀器種類、檢驗環境細節(如:溫度、pH值等)等,白紙黑字的規範避免了採樣過程或人為操作疏失,減少A實驗室說:「不合格!」,B實驗室卻說:「鬼扯,我家的檢驗方法才是有公信力的!」這種誤會,同時也說明了任何的檢驗雖然都會發展出快篩產品(如:油品酸價試紙),最終仍需要將樣品送到合格的實驗室進行檢驗,得到的數值才有公信力。

source:cjsydk.buyshop.jp

科學檢驗無法解決的事

藥廠的前輩說:「在廠房裡,研發和檢驗的比重大概是1比4」。研發追求創意,而檢驗著重在穩定性,即使重複了百萬次,還是能獲得相同的實驗數值。在消費市場上,必須要「每次」都做出相同的產品,讓消費者在何時、何地都能購買到相同的產品,這就是檢驗人員所追求的最高目標。

科學檢驗發展至今,已經是很成熟的領域,即便是面對未曾處理過的物質,都能在短時間內開發出檢驗方法。但檢驗最大的障礙並不是科學本身,而是不肖的廠商及自我宣稱的無毒專家。在政府的介入和民心撻伐之下,不肖業者也許已經漸漸減少了;但無毒專家們跟著食安風暴興起,卻是越來越多。要如何挽回民眾對食品的信心,避免偽科學的介入,就只能靠教育界和媒體人一起努力了。

參考文獻

  • 中華民國食品藥物管理署
  • 美國食品藥物管理署
  • Riya Ganguly, Grant N. Pierce (2015) The toxicity of dietary trans fats. Food and Chemical Toxicology, 78, 170-176
  • Beatrice Alexandra Golomb, Alexis K. Bui (2015) A Fat to Forget: Trans Fat Consumption and Memory, PLoS ONE, DOI: 10.1371/journal.pone.0128129
文章難易度
miss9_96
170 篇文章 ・ 727 位粉絲
蔣維倫。很喜歡貓貓。曾意外地收集到台、清、交三間學校的畢業證書。泛科學作家、科學月刊作家、故事作家、udn鳴人堂作家、前國衛院衛生福利政策研究學者。 商業邀稿:miss9ch@gmail.com 文章作品:http://pansci.asia/archives/author/miss9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用這劑補好新冠預防保護力!防疫新解方:長效型單株抗體適用於「免疫低下族群預防」及「高風險族群輕症治療」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3/01/19 ・2874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本文由 台灣感染症醫學會 合作,泛科學企劃執行。

  • 審稿醫生/ 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 王復德

「好想飛出國~」這句話在長達近 3 年的「鎖國」後終於實現,然而隨著各國陸續解封、確診消息頻傳,讓民眾再度興起可能染疫的恐慌,特別是一群本身自體免疫力就比正常人差的病友。

全球約有 2% 的免疫功能低下病友,包括血癌、接受化放療、器官移植、接受免疫抑制劑治療、HIV 及先天性免疫不全的患者…等,由於自身免疫問題,即便施打新冠疫苗,所產生的抗體和保護力仍比一般人低。即使施打疫苗,這群病人一旦確診,因免疫力低難清除病毒,重症與死亡風險較高,加護病房 (ICU) 使用率是 1.5 倍,死亡率則是 2 倍。

進一步來看,部分免疫低下病患因服用免疫抑制劑,使得免疫功能與疫苗保護力下降,這些藥物包括高劑量類固醇、特定免疫抑制之生物製劑,或器官移植後預防免疫排斥的藥物。國外臨床研究顯示,部分病友打完疫苗後的抗體生成情況遠低於常人,以器官移植病患來說,僅有31%能產生抗體反應。

疫苗保護力較一般人低,靠「被動免疫」補充抗新冠保護力

為什麼免疫低下族群打疫苗無法產生足夠的抗體?主因為疫苗抗體產生的機轉,是仰賴身體正常免疫功能、自行激化主動產生抗體,這即為「主動免疫」,一般民眾接種新冠疫苗即屬於此。相比之下,免疫低下病患因自身免疫功能不足,難以經由疫苗主動激化免疫功能來保護自身,因此可採「被動免疫」方式,藉由外界輔助直接投以免疫低下病患抗體,給予保護力。

外力介入能達到「被動免疫」的有長效型單株抗體,可改善免疫低下病患因原有治療而無法接種疫苗,或接種疫苗後保護力較差的困境,有效降低確診後的重症風險,保護力可持續長達 6 個月。另須注意,單株抗體不可取代疫苗接種,完成單株抗體注射後仍需維持其他防疫措施。

長效型單株抗體緊急授權予免疫低下患者使用 有望降低感染與重症風險

2022年歐盟、英、法、澳等多國緊急使用授權用於 COVID-19 免疫低下族群暴露前預防,台灣也在去年 9 月通過緊急授權,免疫低下患者專用的單株抗體,在接種疫苗以外多一層保護,能降低感染、重症與死亡風險。

從臨床數據來看,長效型單株抗體對免疫功能嚴重不足的族群,接種後六個月內可降低 83% 感染風險,效力與安全性已通過臨床試驗證實,證據也顯示針對台灣主流病毒株 BA.5 及 BA.2.75 具保護力。

六大類人可公費施打 醫界呼籲民眾積極防禦

台灣提供對 COVID-19 疫苗接種反應不佳之免疫功能低下者以降低其染疫風險,根據 2022 年 11 月疾管署公布的最新領用方案,符合施打的條件包含:

一、成人或 ≥ 12 歲且體重 ≥ 40 公斤,且;
二、六個月內無感染 SARS-CoV-2,且;
三、一周內與 SARS-CoV-2 感染者無已知的接觸史,且;
四、且符合下列條件任一者:

(一)曾在一年內接受實體器官或血液幹細胞移植
(二)接受實體器官或血液幹細胞移植後任何時間有急性排斥現象
(三)曾在一年內接受 CAR-T 治療或 B 細胞清除治療 (B cell depletion therapy)
(四)具有效重大傷病卡之嚴重先天性免疫不全病患
(五)具有效重大傷病卡之血液腫瘤病患(淋巴肉瘤、何杰金氏、淋巴及組織其他惡性瘤、白血病)
(六)感染HIV且最近一次 CD4 < 200 cells/mm3 者 。

符合上述條件之病友,可主動諮詢醫師。多數病友施打後沒有特別的不適感,少數病友會有些微噁心或疲倦感,為即時處理發生率極低的過敏性休克或輸注反應,需於輸注時持續監測並於輸注後於醫療單位觀察至少 1 小時。

目前藥品存放醫療院所部分如下,完整名單請見公費COVID-19複合式單株抗體領用方案

  • 北部

台大醫院(含台大癌症醫院)、台北榮總、三軍總醫院、振興醫院、馬偕醫院、萬芳醫院、雙和醫院、和信治癌醫院、亞東醫院、台北慈濟醫院、耕莘醫院、陽明交通大學附設醫院、林口長庚醫院、新竹馬偕醫院

  • 中部

         大千醫院、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台中榮總、彰化基督教醫療財團法人彰化基督教醫院

  • 南部/東部

台大雲林醫院、成功大學附設醫院、奇美醫院、高雄長庚醫院、高雄榮總、義大醫院、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花蓮慈濟

除了預防 也可用於治療確診者

長效型單株抗體不但可以增加免疫低下者的保護力,還可以用來治療「具重症風險因子且不需用氧」的輕症病患。根據臨床數據顯示,只要在出現症狀後的 5 天內投藥,可有效降低近七成 (67%) 的住院或死亡風險;如果是3天內投藥,則可大幅減少到近九成 (88%) 的住院或死亡風險,所以把握黃金時間盡早治療是關鍵。

  • 新冠治療藥物比較表:
藥名Evusheld
長效型單株抗體
Molnupiravir
莫納皮拉韋
Paxlovid
倍拉維
Remdesivir
瑞德西韋
作用原理結合至病毒的棘蛋白受體結合區域,抑制病毒進入人體細胞干擾病毒的基因序列,導致複製錯亂突變蛋白酵素抑制劑,阻斷病毒繁殖抑制病毒複製所需之酵素的活性,從而抑制病毒增生
治療方式單次肌肉注射(施打後留觀1小時)口服5天口服5天靜脈注射3天
適用對象發病5天內、具有重症風險因子、未使用氧氣之成人與兒童(12歲以上且體重至少40公斤)的輕症病患。發病5天內、具有重症風險因子、未使用氧氣之成人與兒童(12歲以上且體重至少40公斤)的輕症病患。發病5天內、具有重症風險因子、未使用氧氣之成人(18歲以上)的輕症病患。發病7天內、具有重症風險因子、未使用氧氣之成人與孩童(年齡大於28天且體重3公斤以上)的輕症病患。
*Remdesivir用於重症之適用條件和使用天數有所不同
注意事項病毒變異株藥物交互作用孕婦哺乳禁用輸注反應

免疫低下病友需有更多重的防疫保護,除了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勤洗手、減少到公共場所等非藥物性防護措施外,按時接種COVID-19疫苗,仍是最具效益之傳染病預防介入措施。若有符合施打長效型單株抗體資格的病患,應主動諮詢醫師,經醫師評估用藥效益與施打必要性。

文章難易度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160 篇文章 ・ 270 位粉絲
充滿能量的泛科學品牌合作帳號!相關行銷合作請洽:contact@pansci.asia

1

3
0

文字

分享

1
3
0
陳建仁的經驗:做研究與做官,看問題有差別?
寒波_96
・2022/03/22 ・1709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陳建仁是公衛專家,意外成為中華民國副總統,2020 年卸任後又回到學術界,不過在此之前已經有多次當官的紀錄。身為應用科學的學者,又有擔任政府高官的經驗,切換於研究和公僕之間,讓他思索學到的事。

第一課:用受過的科學訓練,尋找影響系統的變量。

學者和官員,要考慮的層面很不一樣。研究者主要在意疾病有多嚴重,如何治療患者。部長則關心在什麼時候,如何投入資源治療,必需顧及公平、可能選項、可行性、財政預算。

陳建仁以台灣的肝炎舉例。住在偏遠地區的人,很難常常前往醫學中心,所以要設置基層小單位。針對特定疾病編列獨立的固定預算,並不明智;治療上,反病毒療程很貴,但是肝臟移植和癌症治療更是如此。另外也調整政府的決策結構,如建立長期的國際合作,來針對棘手的關鍵議題。

第二課:科學從來不足以帶來昌盛的社會,這需要的是信任、堅強的機構、社會凝聚力。

不能團結一致,便無法實施邊境管制、隔離、追蹤等有效的防疫手段。政府必需提供支持,例如補助低收入的人打疫苗、經濟支援餐廳、計程車司機等有需要的人。

第三課:傳染病和汙染,影響可以持續幾十年,長期投資能獲得回報,不過當下行動必需迅速。

2003 年 SARS 入侵,台灣剛開始沒有做好準備,損失慘重。此時於主要醫學中心訓練一批人,再分別前往各地培訓基層,各自建立組織,2 週後便讓全台灣都採用同樣的標準。以同一套標準追蹤傳染源、尋找誰到過熱點很重要。由此建立的基礎,對台灣隨後出現的流行病也頗有貢獻。

每次當官結束回到學術,陳建仁的政府經驗都使他更關注疾病的早期階段:更多的預防、更快的檢驗、更少的治療時間。通常這意味著,快速而實用的診斷,以及疫苗。

要達到目標,需要考慮公衛計畫中的經濟和政治因素。若希望讓患者有效接受治療,必需注意執行治療的地點,患者需要支付的費用,以及令患者感到不方便和不舒服的原因。

1990 年代陳建仁還是台大的年輕教授,在對抗砷汙染時,首度學到這些教訓。當時他發現飲用水中有愈多砷,癌症與心血管疾病的發病率便會愈高。

陳建仁和環境健康專家、土木工程師、地理學家、經濟學家、律師等不同專家合作,根據資訊設定管制標準,降低飲用水中許可的砷含量。他原本想的很直接,許可含量當然是愈低愈好。接著他意識到,更貴的水費,也會對健康造成影響。

這次經驗令陳建仁見識到,科學和技術在促進人類福祉上的侷限,以及跨領域合作與共同創造的必要。他感覺幸運,有這麼多機會將經驗應用於服務同胞。

我們也感覺幸運。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本文亦刊載於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暨其 facebook 同名專頁

所有討論 1
寒波_96
178 篇文章 ・ 708 位粉絲
生命科學碩士、文學與電影愛好者、戳樂黨員,主要興趣為演化,希望把好東西介紹給大家。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同名粉絲團《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

1

6
2

文字

分享

1
6
2
死亡率,不是「死亡人數/感染人數」這麼簡單
寒波_96
・2021/06/18 ・4541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隨著 COVID-19(武漢肺炎、新冠肺炎)在台灣肆虐,死亡率的問題引起重視。死亡率的計算,直覺想來就是「死掉人數/感染人數」這麼簡單,但是在不同族群的感染者死亡人數差異很大的疾病裡,事情沒有這麼單純。

瘟疫肆虐,對老人極不友善。圖/Screen Machine

同一個狀況,三種死亡率:感染、確診、全體死亡率

通常我們希望得知的死亡率,叫作「感染死亡率(infection fatality rate)」,也就是死亡人數占所有感染者的比例。例如 10 萬人感染,1 萬死亡,感染死亡率為 10%。

但是感染者未必都能確診,因此實際上得知的是「確診死亡率(case fatality rate)」。10 萬人感染,1 萬人死亡之下,如果只有 5 萬人確診,帳面上確診死亡率便是 20%。

不論多高比例的感染者確診,都不影響死亡人數,因此死亡數占整體人群的比例,亦即「全體死亡率(crude mortality rate)」將不受影響。全體 100 萬人,死亡 1 萬人,不論 10 萬或 5 萬人確診,全體死亡率都是 1%。

非常明顯,感染過卻沒有計入感染人數,會高估真實的死亡率。而死亡數如果沒有被計算到,則會低估死亡率。另外,進行中的傳染病,感染與死亡人數仍不斷變化,死亡率也會持續變動。

人、醫療、病毒,都會影響死亡率

上述是死亡率的通則,導致 COVID-19 的 SARS 二世冠狀病毒(SARS-CoV-2)更加複雜。感染這種病毒後不同人差異很大,未成年人死亡率極低,但高齡卻高風險;不同組成的族群直接比較,意義不大。

臨床試驗發現,類固醇 Dexamethasone 能降低重症者的死亡率。圖/Dr P. Marazzi/Science Photo Library

人的風險高低之外,治療與病毒本身也會造成影響。

治療有兩方面可以影響死亡率:一方面,短期內重症患者太多,超過當時的醫療負荷,無法妥善治療患者,死亡率便會增加;另一方面,找到合適的療法則能降低死亡率——如臨床試驗發現,類固醇 Dexamethasone 能降低重症者的死亡率。

病毒本身,殺傷力也有強弱之別。而即使拿到同一份病毒導致的死亡數據,不同人計算的死亡率也可能不同。

例如目前在台灣廣傳,源自英國的 B.1.1.7 新型病毒(WHO 稱為 Alpha),和近親相比配備許多變異,可謂迅速累積突變的總加速師。公認它的傳染力增加,但是不同研究估計的死亡率不一樣,有些認為更高,也有人不以為然。

一部分原因是因為,每次取樣的感染族群不一致。而死亡率本來就會因族群而異,因此需要經過校正;而校正的設定不同,算出來的死亡率也就會不一樣。

了解上述死亡率的各種考慮,再來檢視台灣的數據,能看出哪些端倪?

低風險群重症率增加,是真的嗎?

台灣在 2021 年 5 月初開始爆發社區感染,累積確診超過一萬人。陳建仁臉書 6 月 16 日早上列出各年齡層的確診、重症、死亡數。這些悲傷的數字後面,可以發掘許多線索。

4 月 20 日以前,台灣只有非常少量的 77 位本土病例,之後累積 11636 人確診,所幸趨勢正在下降中。新一波社區傳播尚未結束,至今感染者狀況沒有意外:

重症率、死亡率都和年齡正相關,愈老的人機率愈高,又在超過 60 歲後大增。

不過新一波疫情的帳面數字和過去比較,至少有兩項值得注意的觀察:第一,未滿 50 歲組的重症率上升。第二,50 到 69 歲組、70 歲以上組的死亡率大幅下降。

根據各國經驗,因 SARS 二世冠狀病毒死亡的患者主要有兩群:一群會住院很久,重症後死亡;另一群根本來不及住院,甚至沒什麼明顯的症狀就猝死,非常難以預防。

出於疾病性質,有些不在醫院去世的感染者會被統計遺漏,因而低估死亡率;相比之下,重症者必需長期住院,幾乎不可能被忽視。有些時候用重症率來估計疫情規模,也許比確診死亡率更合適,至少也能提供另一個視角。

所以未滿 50 歲組,4 月 20 日之前的重症率 2.3%,這波增加為 5.2% 是怎麼回事?我想至少有 4 個因素可能產生影響:

  • 第一,取樣因素。這波社區感染規模較大,相對也有較多潛在感染者沒有被納入分母,所以高估重症率。
  • 第二,機率因素。之前樣本數小,隨機誤差大,才顯得數字比較低(不過也可能更高)。
  • 第三,病毒因素。英國總加速師的殺傷力比較強,增加重症率。
  • 第四,醫療因素。住院人數大增,醫療品質降低,增加重症率。
檢測,永遠不足!圖/pharmatimes

新一波疫情檢驗不足,高估重症比例?

這 4 個因素中,醫療品質降低非常不可能,因為若是如此,更高齡組也應該有一樣的改變,可是他們的死亡率反而降低。

病毒的殺傷力有沒有增加不清楚,但是更高齡組的重症率、死亡率沒有增加這件事,也不支持病毒本身的影響有多大。

機率因素的背景是,「樣本愈大,受到隨機影響愈小,愈符合實際的風貌」。之前未滿 50 歲,多數為低風險群的本土感染人數非常少,44 人的隨機誤差會比 5000 多人更大。不過 2.3% 要誤差到超過 5.2% ,機率也不是那麼大;這波的重症率,似乎真的變高一些。

法國在 2020 年 5 月中到 6 月底,確診數與可能的實際感染數落差。在檢驗不足的階段,未知感染者的比例可能達到 87%,甚至更多。圖/An estimation of undetected COVID cases in France

這麼一來,就是「取樣」的影響最大。

不論檢驗多發達,實際上的感染人數,一定超過已知的確診數,也就是本文開頭提及,感染死亡率與確診死亡率的落差。愈多感染者未知,確診者的重症率、死亡率也會愈高。

與之前零星的本土感染相比,這波社區傳播的規模是很多多多倍,輕微症狀者被遺漏的相對比例多半更高,使得重症率受到高估。至於高估多少,很難判斷,影響因素實在太多。此一問題只能由事後的血液抗體檢驗回答。

常理來說,年紀愈大的族群也許高估愈少,因為風險愈高的族群,症狀明顯的機率更大,容易接受檢驗而確診,比較不容易被忽略。

圖/imdb

高風險群的重症率、死亡率降低?

順著上述假設推論,4 月 20 日前後的數字都有高估,只是之前高估較少,之後高估較多。這樣再來看「50 到 69 歲組、70 歲以上組的死亡率大幅下降」該如何解釋?

這兒比較以前要先注意,4 月 20 日之前的確診人數很少,死亡數更少,差一個人就會影響很大。50 到 69 歲組 26 人,重症率 38.5%(10 人),死亡率 11.5%(3 人)。70 歲以上組只有 7 人,重症率 42.9%(3 人),死亡率 28.6%(2 人)。

這波社區感染的樣本數大得多,50 到 69 歲組 4749 人,重症率 22.7%,死亡率 3.1%。70 歲以上組 1661 人,重症率 42.7%,死亡率 16.1%。

一個解釋是,樣本小的時候誤差大,4 月 20 日以前的重症率、死亡率其實沒有那麼高。

不過如果把兩組合併,稍微加大一點樣本,比較 50 歲以上確診者的重症率(39% vs 27.88%)和死亡率(15% vs 6.46%),再考慮到新一波感染的比例被高估,實際上更低,那麼似乎能推論:

這次的感染規模大很多倍,重症與死亡的機率卻都降低。

我想至少有 2 個可能,第一,這波疫情仍在進行中,有些重症的感染者尚未死亡,目前的死亡率仍為低估。第二,和過去相比,台灣的治療能力明顯提升,從而降低重症與死亡的機率。

本次社區感染到 6 月 16 日的狀況。圖/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

台灣醫療表現比你以為的更好

不可否認,疫情尚未結束以前,死亡人數仍會增加。比較符合真實狀況的數字,至少等到確診後一個月才比較清楚。但是假如上述思考方向正確,

這波大規模社區感染之下,台灣不但沒有醫療崩潰,重症率、死亡率反而還比前一年醫療充裕時更低,至少能夠斷定,這次住院患者的醫療品質,不會比以前更差。

台灣和之前相比,不但重症率、死亡率都有減少,重症者死亡的機率也有降低,我認為應該不可能完全是運氣,無關治療能力的提升。

另外也不要忘記,目前廣傳的英國總加速師病毒,有些分析認為殺傷力有所提升,尤其是高齡族群(也有人認為不變,反正沒有下降)。若真是如此,即使只是維持原本的重症率、死亡率,也是成功抵銷病毒增加的殺傷力,可謂醫療的進步。

台灣這波社區感染,有些人認為死亡率偏高,懷疑是否治療能力不足。可是根據已知資訊,真實狀況搞不好完全顛倒,台灣的醫療表現比乍看更加優秀。

這波社區感染照著目前趨勢下去,死亡率或許會再高一些,但是和其他地區相比,台灣並沒有比較差,可能還比之前的自己進步。過去一年來,台灣大部分醫療人員缺乏直接對付 SARS 二世冠狀病毒的經驗,不過實際面對大量病患的考驗時,表現可謂出色。

延伸閱讀

參考資料

本文亦刊載於作者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匠》暨其 facebook 同名專頁

所有討論 1
寒波_96
178 篇文章 ・ 708 位粉絲
生命科學碩士、文學與電影愛好者、戳樂黨員,主要興趣為演化,希望把好東西介紹給大家。部落格《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同名粉絲團《盲眼的尼安德塔石器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