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要保護我們的小孩,就開放吃人肉吧?

謝伯讓
・2015/11/04 ・1736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chains-19176_640

文/謝伯讓的腦科學世界

昨天朱家安在鳴人堂提出一個論證,主張「要保護我們的毛小孩,就開放吃狗肉吧!」

我對這個主張不盡認同。

朱家安基本上認為,如果我們認同動保團體所主張的「尊重生命是普世價值」訴求,那麼我們就應該讓狗貓和牛雞豬羊有同樣的法律地位。這樣的結果,自然會讓狗肉貓肉到處都可買到,獵殺貓狗的情況就會消失。

朱家安這個說法的主要瑕疵,在於沒有把「尊重生命是普世價值」的原則完全展開。朱家安的想法應該是:既然是尊重生命,那狗貓牛雞豬羊都是生命,所以要一起尊重牠們、讓牠們也有同樣的法律地位。這個想法看似合理,但是其中的關鍵就在於,此原則沒有被完全推展到極致。

如果我們把「尊重(動物)生命是普世價值」的原則完全延伸開來,我們應該要主張:既然是尊重生命,那人和狗貓牛雞豬羊都是生命,所以我們應該讓人和狗貓牛雞豬羊都有同樣的法律地位。

如果這麼主張,就會產生兩種可能的結果。

第一種結果,所有動物都獲得與人相同的特殊法律地位,一律不得宰殺。 

第二種結果,人的特殊法律地位消失,變成與其他所有動物一樣可被宰來吃。

看到這邊,很多原本覺得朱家安論證沒有謬誤、但是卻又吞不下其推論結果的人,大概可以找到一個出路了:你可以接受上述第一種結果,讓所有動物都獲得與人一樣不得被宰殺的特殊法律地位。也就是說,朱家安的「合法宰殺販賣貓狗肉來防止私下獵殺貓狗」結果,只是沒有完全推論開來的其中一個結果(只是上述第二種結果的一個弱化版本),如果完全推論開之後,其實你還有第一種結果可以選擇。

替貓狗解套的方式?

還有一個值得思考的地方是:如果你原本是對著朱家安論證結果拍手叫好的人,那你可能得想一想,你吞不吞得下朱家安論證結果的強化版(上述第二種結果)。(如果把上述第二種結果以類似朱家安論證中的語言重述,那就是「透過合法宰殺販賣小孩肉來防止私下獵食小孩(的人魔行為)」。)

如果吞的下,那很好,你是一個思想原則十分融貫的人。

不過我相信有不少人無法接受「透過合法宰殺販賣小孩肉來防止私下獵食小孩」,但卻可以接受朱家安的「合法宰殺販賣貓狗肉來防止私下獵食貓狗」說法。若真如此,那我們就要問一問,你的理由究竟為何?

大部份的人可能會說,這是因為人類有別於動物,所以應該享有特殊的人權與法律地位。朱家安的文章中雖沒有明講,但可以看得出他似乎也主張人應該擁有最高的道德地位,而其他動物則擁有較低的道德地位。

不過,從生物學的角度來說,人類和其他動物其實相去無幾。如果仔細分析背後的真正原因,我們就會發現人類之所以享有特殊的人權與法律地位,很有可能是因為在群擇的壓力下,我們已經演化出一種對同伴(其他人類)的「非理性偏愛」[1] 、或者說是一種「團體感」[2] 。而我們賦予人類人權與特殊法律地位,只不過是我們在試著「合理化」心中的這種非理性情感而已[3]

但若真是如此,那我們大可大方宣稱我們對貓狗也有類似的「非理性偏愛」,並且可以進一步去合理化、法制化這種「非理性偏愛」,讓貓狗也享有較高的道德地位。如此一來,貓狗就可以像人類一樣享有不同於牛雞豬羊的法律地位;如此一來,貓狗就可以輕易解套,不用依照朱家安的推論結果被合法宰殺販賣。

但是話說回來,如果你真的同意這是一種「非理性的偏愛」,那我們還應該把它合理化、法制化嗎?如果不應該,那是不是也要把對我們同類(人類)的「非理性偏愛」一併抹去?如果真的抹去了這種「非理性偏愛」,而你又認同「尊重(動物)生命是普世價值」,那我們就又回到上述可供選擇的兩種結果。

你,會選擇哪一種呢?

文/謝伯讓的腦科學世界 (《都是大腦搞的鬼》作者)

延伸閱讀:

  1. 達爾文《人類的由來。Darwin, C. (1871). The Descent of Man, and Selection in Relation to Sex. London: John Murray.
  2. 道金斯《自私的基因》。Dawkins, R. (1976). The Selfish Gene. Oxford: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3. 海德特好人總是自以為是。Haidt, J. (2012). The Righteous Mind: Why Good People are Divided by Politics and Religion.

相關標籤: 心理 演化
文章難易度
謝伯讓
25 篇文章 ・ 2 位粉絲
美國達特茅斯學院認知神經科學博士,麻省理工學院腦與認知科學系博士後研究員。現為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研究院助理教授、腦與意識實驗室主任,研究主題為人腦如何感知世界。 部落格:The Cry of All。 微博:http://www.weibo.com/brainscience。新書:《都是大腦搞的鬼》《大腦簡史》

1

8
1

文字

分享

1
8
1

素養不是知識,是讓孩子像科學家一樣思考——LIS 創辦人嚴天浩專訪

PanSci_96
・2021/09/24 ・2101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近年來,在新課綱推行之下,「素養」這個詞成為熱門關鍵字,「對我來說,素養就是面對世界的行為模式,在面臨問題時,一個人會抱著什麼樣的態度去解決問題。而科學素養就是『像科學家一樣思考』」LIS 科學情境教材(台灣線上教育發展協會)創辦人嚴天浩這麼說。

嚴天浩在大學時開始製作教學影片,最初的動機來自上大學後體會到城鄉差距、資源落差,想藉由線上教材擴大影響力,然而觀看次數卻不如預期。

2013 年起,嚴天浩和夥伴到台東,向「孩子的書屋」負責人陳爸(陳俊朗)請益,並長期蹲點接觸孩子,發現學生們面臨最大的問題不在於「學什麼」,而在於「為什麼要學」,因此意識到若要改變孩子的學習狀態,不能只是單方面灌輸「老師想教的」,而要從學生的需求出發,了解「孩子想學什麼」。

七年來,LIS 拍攝超過 100 支線上科學影片,包括將科學家的思想歷程、時代背景融入角色劇情的科學史,以及結合時事、生活情境的科學實驗,目前已經超過 250 萬觀看人次,也成為全台許多中小學的教材。

這次,LIS 歷時三年研發出一套科學實境解謎遊戲,不只在玩遊戲的過程中學科學,也引導孩子練習「像科學家一樣思考」。

什麼是「像科學家一樣思考」?

過去,我們在國中課本裡學到的科學方法「觀察、提出假說、進行實驗、得到結論」,然而許多學生能對步驟琅琅上口,卻不見得理解背後的邏輯。LIS 分析百位科學家的思考歷程以及參考教育學者的理論,設計出適合培養國小學生科學思維的「科學推理階梯」,共有四個步驟,包括「發現問題」、「聯想原因」、「大膽假設」、「實際驗證」。

嚴天浩坦言,對於國小的孩子來說,他認為最難的在於——第一步「發現問題」,這取決於孩子過去是否累積足夠的觀察經驗,因此,如何訓練孩子觀察是培養探究學習的重點。然而,在沒有老師的引導下,要怎麼讓孩子能聚焦在實驗的現象上,成為開發遊戲過程中的一大考驗,後來,團隊想出了運用 RPG 中的角色對話,設計句子讓玩家將注意力集中在現象上的差異,「當孩子觀察到的與他原本的認知有所不同,產生衝突時才會進而發現問題。」嚴天浩說。

有適當的引導,才能從問題中學習

在發現問題之後,還須激發玩家思索問題的意願,因此在遊戲中便成為一個個解謎關卡,玩家為了破關、練等會主動尋找答案,在玩完遊戲後得到的成就感,會讓孩子對科學產生動機,在未來有自信用這樣的方式去思考、面對問題。

嚴天浩說:「大學時我修過教育學的課,設計課程的第一步往往是『引起動機』,但我們認為應該從遊戲開始到結束的每一個動作,都需要一個『引起動機』,目前玩過這套遊戲的孩子有持續玩過兩個小時以上,玩得越久代表引起的學習動機越強烈。」

了解背後的意義才是學科學

然而,有時在做完實驗後,學生只會記得當時看到的實驗結果或現象,卻沒有把背後的邏輯和原理帶走,關於這部分,嚴天浩分享,「玩實驗」和「學科學」最大的差別在於,是否了解每個步驟的意義,如同以往「食譜式實驗」,照著課本一步一步做,卻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做。

因此,他們把演示型實驗設計成遊戲,將探究歷程拆分成關卡,透過與 NPC 對話帶領玩家思考,並預想玩家可能卡關的地方,就像是在蓋房子時的鷹架,一層層建構、支持,逐漸將學習的責任放回孩子身上,傳統課堂中搭鷹架的角色可能是老師,而在這個遊戲裡,是精心設計過的關卡提示。

讀到這裡,或許你會想問,在探究式的學習中,真的能夠學會「像科學家一樣思考」嗎?

「我認為探究學習中,知識其實只是附帶的。」嚴天浩解釋:「我們想告訴孩子的是,科學家最厲害的並不是他成功發現了什麼,而是他在失敗了那麼多次之後,還是願意繼續努力。」

如果現在的台灣是二十年前教育的結果,那麼 LIS 正在改變的是二十年後的台灣,那時的每個人在面對問題時都能有邏輯地看待、抱著自信的態度去解決,這是 LIS 的憧憬,也是我們對於台灣未來世代的期盼。


所有討論 1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