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1

文字

分享

0
1
1

少年f的網海漂流:孩子要的,究竟是什麼?

海苔熊
・2015/07/25 ・3187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503 ・六年級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fba

「我家那小的,最近手機費爆貴,我問她是不是交男朋友了,她都不承認。都已經九年級了,都沒看到她在緊張。我實在想把她手機停掉。」

「但不是說現在免基測嗎?競爭應該沒之前這麼激烈吧?哎呀,這個年代的小孩,要是戀愛越禁止、反而會越想談……」

「可是你知道她多誇張嗎,半夜三更都在滑手機。導師也跟我說她在課堂上都在睡覺耶。你要我怎麼不擔心?」

家長問我,我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

霎時,腦袋中突然(名偵探柯南式地)想起和一個孩子曾聊到他的網路成癮。

「聽起來你的手機遊戲都玩不久,那為什麼還要下載來玩呢?反正馬上就會刪掉了不是嗎?」我問孩子。

「因為無聊。」他無感地說,繼續低頭滑著他的臉書。有時候「無聊」這兩個字,背後其實藏著很多意義。或者說,當孩子不想再感受自己的時候,無聊的感覺就會產生。

無法下線的世界

臉書(Facebook)與智慧型手機的興起,讓我們的孩子活在一個無法下線的世界。這些「少年f」們,已經不再像過去的我們,靠電話、寫信來維繫感情,而是用FB、Line、RC語音來建立關係、經營人際。當網路變成戀愛重要的媒介,孩子的戀情就不再單純了:他們可能會花很多時間在臉書上,瀏覽其他人的感情動態、玩著永遠無法破關的遊戲、回應朋友的訊息。一眨眼,大把時間消失,作業卻一題也沒寫。眼看段考、會考一天一天逼近,孩子卻一點警覺都沒有,到底該怎麼辦?

3019629093_1058158f9a_b
(Credit: Federico Morando)

很多時候我們的恐懼是源自於未知,當我們逐漸清楚孩子到底在著迷什麼、熱衷什麼,或許問題就沒有想像中那麼令人擔憂。一般來說,「滑世代」的戀情,有幾種典型的現象:

1.當愛上癮,伴隨網路成癮

網路成癮最早由葛爾・柏格(Ivan Goldberg)所提出[1],指一個人花費大多數時間在網路上,而忽略了真實世界的社交。但在臉書興起的今天,這樣的現象也有一些改變了——孩子的朋友或男/女朋友,將不再只是虛擬世界中的夥伴,大部分是同班、同校的朋友。

這樣的改變有好有壞,好處是現在大部分的孩子不太可能「只把頭塞在螢幕前」,因為他們還是得和學校的朋友一起打卡、分享生活點滴;但壞處是,他們還是可能藉由臉書上面的按讚、分享、粉絲團,去瀏覽其他人的頁面、塗鴉牆等等,用這樣的方式認識一些「路人」。而且,孩子常用照片、留言、按讚的粉絲團來「認識」這個人,並不經太多審核就把對方加為好友。

常見的情形是,小彤的朋友的朋友,小兵,被小彤的大頭貼照片吸引、丟她訊息,然後藉由塗鴉牆上的幾則留言搭話題、跟她聊上幾句。小彤可能會因此覺得對方很了解她、願意聽她說話、接著互留手機、Line(孩子通常會戲稱「賴」)、RC語音(線上語音聊天系統)等等。一段曖昧的戀曲,通常就此萌生,在你看不見的雲端——她甚至不知道小兵讀哪裡、幾歲、家庭狀況等等,就貿然當對方的「乾妹妹」或女朋友。

2已讀不回,情緒糾結不完

如果一段戀情能穩定發展也就算了,當兩人交換Line、頻繁交談之後,常常是惡夢的開始。你的孩子開始花很多時間聊天、等待對方回傳訊息。如果對方一段時間沒有回,一整個心就會糾結地想著:「他到底在做什麼?為什麼要『已讀』我?為什麼都不回我訊息?」[2

於是,他會花很多時間在等待、掛在網路上、重複刷新頁面、有時候只是等對方的讚或是回應。有時候對方的一則貼圖、一個表情,就可能讓孩子想很久。於是,他們不是在傳訊息,就是在等待訊息回傳的路上。

3.愛與不愛,能見度高

掛在臉書上的時間,孩子還會做一件重要的事情:去按別人的讚、更新別人的友情與感情狀態,甚至看前任情人現在跟誰要好。一些研究顯示,重複看舊情人的臉書動態、關注他們當前喜歡誰、和誰比較親近,反而會讓自己的情緒受到影響。

他們會在塗鴉牆上說這樣的話:

「傷夠了,還是會痛的……」──與太難過等48人在中山927~YA

「你不知道我把你看得多重要嗎?」──與好想哭寂寞是什麼可以吃嗎

他們藉由這種「公開情緒表達」(Public Disclosure of Affection,PDA),討朋友的關懷和安慰。當然,有些朋友會給予支持、或是私下丟訊息給說這些話的人,你的孩子可能透過這些留言認識更多其他的人(比方說將滑鼠移到「等48人」上面看是哪48人)、重新從網友的安慰中開啟一段新的戀情,才剛從情傷中走出來,卻又跌入另一個感情漩渦裡。

「滑世代」的家長,該怎麼辦?

知道這些,並不是要我們與臉書為敵。因為很多時候,臉書提供孩子一個認識世界的機會,比方說核四議題、大埔案、洪仲丘案,甚至一些科學、健康粉絲團的分享等等,都增廣孩子對社會議題與生活常識的了解,這是過去不看新聞、不看書的孩子們,很難涉略的範圍。我們應該做的,是陪伴孩子在滑世代當中,用健康的方法經營自己的課業與人際關係[3]。

下面提供兩個因應方式給大家參考:

1.有限的上網的時間

盡量不要讓孩子能夠「隨時隨地」的上網,因為重複暴露在網路的環境中,會讓孩子也來越難離開。一般來說,14~16歲上臉書的尖峰時間大約在晚間10點前後,如果你希望不打擾孩子的人際圈,又希望他能多花一點時間在課業,首先不要讓孩子有3G行動網路,並限制他在家中一週只能有固定的上網時間(例如每一、三、五晚上的10:00~11:00),如果延遲一分鐘,便扣除下次的使用時間。但需要注意的是,這些必須在給他行動裝置「之前」就先約法三章,如果是「事後諸葛」,恐怕會造成反效果[4]!

2.了解孩子的人際圈

如果你擔心孩子的交友狀況,一味的阻擋或阻止是沒有用的[4]。其實,反過來把臉書當作陪伴工具也是一個方法。你可以創立一個臉書的帳號,換上紀卜心、江佩諭、或在不瘋狂就等死(新生代「網紅」)或卡通圖案(如海賊王魯夫、暗殺教室「殺」老師)的大頭貼,「神祕地」觀察孩子的臉書狀態、甚至跟他成為臉書好友。當你漸漸清楚他的網路生活,了解他最近的感情狀態,或許下次他發布「我好無奈、好寂寞」動態的時候,適時地提供關心安慰,拉近你與他之間的距離。

看見「無聊」背後的需求

孩子的「網海漂流」,有時候只是一種紓解寂寞與自我探索的過程,或者是透過和其他人建立連結,斷開與自己議題的連結(課業的壓力、父母的叨唸、青春期的各種矛盾、家中的爭吵紛擾等等)。我們真正該思考的不是如何切斷孩子的網路,而是如何增加他真實生活中的「拉力」,找回他對現實人生的成就感(柯慧貞老師的4fu是一個很好的反省開端,請參考此篇《神在創造你的時候加了什麼?四個構成人生的重要感受》)。你可以回頭想想,孩子要的是什麼?又是什麼樣的童年經驗,讓他跟你變得遙遠?

對家長來說,青少年時期的人際關係與交友,往往是捉摸不定又難以靠近的。但這並不代表你的孩子不需要關心,只是我們必須用溫和的方式陪伴他們,看見他們的傷口,與他們一起走過,而不是逼問或是強迫限制他們的戀情。適時提供規範,用心觀察孩子的交友圈,或許臉書成癮與網路戀情就不會那麼棘手、難為。

文首圖合成自這裡這裡

延伸閱讀

  1. Goldberg, I., 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 Retrieved November, 1996. 24: p. 2004.
  2. 程威銓與龔佑霖, 當愛,已讀:從「回應性」角度看已讀不回效應, 2014.
  3. 王智弘, 網路成癮的成因分析與輔導策略. 輔導季刊, 2008. 44(1): p. 1-12.
  4. 吳瓈安, 翁翠吟, and 柯慧貞, 父母長輩反對網路使用與同儕網路使用支持性交互作用影響國中生網路成癮. 臨床心理學刊, 2012. 6(1): p. 15-15.

本文文獻由Airiti Library華藝線上圖書館贊助提供。

來7/29 PanSci Talk:青春,海苔熊不只和你談青春,更要你看見叛逆背後的勇敢與傷痛。

67b6836799a747a8ac3e3768a4bbc310 (1)

文章難易度
海苔熊
70 篇文章 ・ 454 位粉絲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 P.s.照片中是我的設計師好友Joy et Joséphine

0

2
0

文字

分享

0
2
0
「溫度」改變別人的看法?拿著一杯熱飲就能讓人覺得自己好相處──《做個有溫度的人》
時報出版_96
・2022/09/09 ・3087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謝爾頓(宅男行不行的主角之一)走進自家公寓的客廳,看到好友李奧納德與霍華德窩在那裡,現場氣氛緊繃。

宅男行不行(The Big Bang Theory)描述一群科研理工男的感情與生活,是美國知名喜劇。 圖/IMDb

「怎麼了?」他問道。

「霍華德今晚要睡這裡,他跟老媽吵架。」李奧納德解釋。

「你幫他倒一杯熱飲了嗎?」

李奧納德一臉不解地瞪著謝爾頓看,霍華德則是癱坐在沙發上,不發一語。

「李奧納德!這是社交禮儀,朋友鬱卒時,你應該幫他倒杯熱飲,比如熱茶之類的。」

「來杯茶確實不錯。」霍華德坦言。

謝爾頓是美劇《宅男行不行》(The Big Bang Theory)的主角之一,網路迷因「以熱飲安撫朋友」可能就是源自於他。不過,認為身體溫暖與精神支持是相通的人,肯定不只他一個。幾個世紀以來,詞曲家與詩人把愛與關懷跟暖心的溫度連結在一起,孤獨與背叛則令人心寒。

叫朋友喝熱水沒關係,但千萬別叫女朋友喝,後果不堪設想。圖/envatoelements

溫度可以改變看法

我們的日常用語也充滿類似的譬喻。我們以「溫暖、熱情」(warm)來形容有愛心、反應熱烈的人。我們作客時,可能獲得「熱情接待」或「冷眼對待」。波蘭人可能 mówi ciepło(熱情地談論)某人;在法國,大家有時會用 battre froid a quelqu’un 的說法(字面意思是「冷對某人」),意思是「故意冷落某人」。

早在 1946 年,現代社會心理學之父阿希(Solomon Asch)的實驗就發現,描述一個人時,加入「熱情」或「冷淡」等字眼,會明顯改變別人對那個人的看法。別人可能認為你很聰明、技巧高超、很堅毅,但那不重要,重要的是你究竟是熱情還是冷漠。

阿希發現,一般人認為熱情的人是慷慨大方、善於社交、溫厚良善的。冷漠不僅表示你缺乏上述特質,大家也會覺得你展現出相反的特質:小氣、疏離、刻薄。阿希認為,冷熱之別是社會觀感的基礎。

然而,科學研究經過多年才揭開一個事實:這種根本特質不是簡單的語言學或人為譬喻的產物。我們是在「生理上」,真實感受到人際關係中的「冷暖」。

在「生理上」,我們也可以真實感受到人際關係中的「冷暖」。 圖/GIPHY

現在把時間快轉到二十一世紀。2008 年,研究人員在耶魯大學的宏偉建築中做了一項簡單的實驗。一位自願參與的大學生走進心理系大廳,她在那裡遇到一名女性研究助理,說要帶她去四樓的實驗室做實驗。那位助理的手上拿了很多東西:一杯咖啡、一個寫字板、兩本課本。她們兩人一起走向電梯。

在電梯裡,研究助理請那個學生暫時幫她拿著杯子,好讓她在寫字板上隨手記下一些東西。不久,電梯門打開,她們一起走了出來。那位學生不知道的是,實驗的第一部分已經結束了。

一旦進入實驗室,研究人員會請她讀一段文字,那段文字是描述一個虛構的人「某甲」,某甲是聰明、熟練、勤奮、堅定、務實、謹慎的。學生的任務是針對十種性格特徵,為某甲打分數,其中五種性格特徵在語義上與「熱情」或「冷淡」有關。

這項實驗總共有四十一位大學生參與,他們不知道的是,研究人員已經把他們分成兩組。電梯裡,其中一半人被要求拿著的,是從當地咖啡館買來的熱咖啡;另一半的人是拿冰咖啡。這個小差別就足以影響學生對某甲的觀感,相較於拿著冰咖啡的人,拿著熱咖啡的人明顯覺得某甲比較「熱情」。

沒想到搭電梯時,實驗已經不知不覺開始。 圖/envatoelements

對心理學家來說,這種發現是突破性的。那表示,身體實際感受到溫暖,確實可能增加心理或社交上的溫暖印象。

這個實驗就此敞開了研究的閘門(包括我自己的研究):研究溫度與社交性之間的關聯。如果暫時拿著一杯熱飲,就足以讓我們覺得某人比較善於交際、值得信賴,那是否也能讓我們覺得自己跟他比較親近呢?

不是身體上的親近,而是心理上與社交上的親密──就像我們說「親近的朋友」或「親近的家人」那種親近?我決心找出答案。

溫暖確實可以拉近關係

電梯裡拿咖啡的實驗做完一年後,我和荷蘭烏特勒支大學(Utrecht University)的指導教授一起發表了我們的變化版本。我們設計了一個實驗室的研究,當實驗人員忙著在筆電上安裝問卷時,她會請參與者幫忙拿著一個杯子。半數參與者是握著裝熱茶的杯子,另一半是握著裝冰茶的杯子。無論是在電梯裡、還是在實驗室裡,讓人拿著一杯熱飲或冷飲,都會影響參與者對他人的看法。

接下來,是我們實驗的下一步。我們請參與者看一份基本的評估量表,那是畫在一張紙上的幾個簡單的文氏圖(Venn diagram)。每個文氏圖是由兩個圓圈組成。

實驗的下一步。是請參與者看幾個簡單的文氏圖。 圖/wikipedia

在量表的左端,兩個圓圈幾乎沒有接觸;在量表的右端,兩個圓圈幾乎完全重疊。在這兩個極端之間,兩個圓圈的重疊面積持續增加。

我們請參與者假設其中一個圓圈代表他本人,另一個圓圈代表實驗人員。我們想知道參與者畫出的兩個圓圈是否有重疊;如果有重疊,重疊比例是多少?我們已經知道,人際關係更好(更投入、更忠誠、更融洽)的人,通常會把圓圈畫得比較重疊。

在我們的實驗中,拿過熱飲的人所畫的圓圈,比拿過冷飲的人所畫的重疊更多。我們因此推論,熱飲組覺得他們自己與實驗人員的自我更融合。簡言之,他們感覺自己與實驗人員更親近了,只因為實驗人員給了他一杯熱飲,而且不用喝下肚,只要拿著就好。

後來,我們又繼續做相關的實驗,結果發現,參與者甚至會開始使用更多的詞彙來描述自己與他人的親近感。這項研究是這樣運作的:在烏特勒支大學,我們不是請參與者握住熱杯或冷杯,而是請他們待在一個暖氣房(攝氏二十二至二十四度)或冷氣房(攝氏十四至十八度)裡。接著,讓他們觀看一段西洋棋的紅棋與白棋移動的影片。

我們請參與者描述他們看到的情況時,一位待在暖氣房的參與者提到:「我看到一個紅棋跟在其他棋子後面,後來吃掉那些棋子。她先吃下左邊的第二棋子,然後吃掉右邊的棋子。接著,她往後移動,又吃下一個棋子。之後,她往前移動,又吃下一個棋子。」

一個待在冷氣房的參與者說:「小兵與皇后去冒險,但皇后不喜歡他,自己走了。這對白方不利,她的行為引發了衝突與問題。小兵只是個蠢蛋,他放任皇后消失,後來大家都很不滿,連驕傲的國王與小兵都很不滿。」

不管是待在冷氣房還是暖氣房,參與者都很容易採用擬人化的敘述。不過,待在暖氣房的參與者使用較多的動詞來描述看到的情況,待在冷氣房的參與者比較喜歡用形容詞。

——本文摘自《做個有溫度的人:溫度如何影響我們的生活、行為、健康與人際關係》,2022 年 9 月,時報出版,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時報出版_96
148 篇文章 ・ 27 位粉絲
出版品包括文學、人文社科、商業、生活、科普、漫畫、趨勢、心理勵志等,活躍於書市中,累積出版品五千多種,獲得國內外專家讀者、各種獎項的肯定,打造出無數的暢銷傳奇及和重量級作者,在台灣引爆一波波的閱讀議題及風潮。

0

4
2

文字

分享

0
4
2
台灣即將進入 MIS-C 高峰期?帶你了解MIS-C的症狀與可能病因
Karel Chen
・2022/07/01 ・2417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國小高年級科普文,素養閱讀就從今天就開始!!

隨著疫情逐漸擴散,台灣染疫的兒童數量跟著上升。倘若兒童未打滿 2 劑疫苗,染疫後就有可能會暴露在併發 MIS-C 的高風險之下。但 MIS-C 究竟是什麼?它和新冠重症又有什麼差別?怎樣才能提早察覺 MIS-C 呢?

1. MIS-C 是什麼?

MIS-C 是 Multisystem inflammatory syndrome in children 的縮寫,翻譯為「兒童多系統發炎症候群」。

根據美國疾病管制及預防中心報告指出,感染新冠肺炎後,有少數人會併發嚴重的「多系統發炎症候群」(MIS),會在身體的多個器官觀察到嚴重發炎,包含心臟、肺、腎臟、大腦、皮膚、眼睛或胃腸等,而MIS又分為成人(Adults)罹患的 MIS-A 和兒童(Children)發生的 MIS-C。

美國疾病控制及預防中心(CDC)的 MIS-A 病例定義。 圖/中央疫情指揮中心

在國內 COVID-19 高峰剛過去的此時,專家預測接下來的一個月, MIS-C 案例反倒會逆勢成長,還會有更多的孩子生病住院。

2. MIS-C 的發生原因

從2020年到今天的2年半以來,多個國家都發現 MIS-C 案例,從印尼、印度、臺灣到歐洲、美國,綜合目前研究,可以得到 2 個暫時的結論:

  • COVID-19 和 MIS-C 的關係還不清楚,目前有力的假設之一是跟身體對病毒過度反應導致的「細胞激素風暴」有關。
    細胞激素風暴是免疫系統在短時間內釋出大量的發炎因子,使體內處在高發炎狀態,導致器官、血管遭受破壞的一種異常免疫反應。免疫系統還沒完全成熟穩定的兒童和青少年,比成年人更容易發生這種體內風暴。
  • 黑人、拉丁美洲人和亞洲人的MIS-C發生率可能比白人更高,原因同樣還不明朗。

換句話說,我們現階段可以把 MIS-C 看成是免疫系統攻擊 SARS-CoV-2 病毒後,在體內炸開的一陣陣餘震。這些震盪會發生在孩子確診後 2 到 4 週,有時會長到 6 週,這就是為什麼接下來 MIS-C 兒童人數反而會上升的緣故。

這也是 MIS-C 和 COVID-19 重症有明確差別的地方,重症是在 COVID-19 症狀還沒好的時候就惡化的狀態,MIS-C 則是 COVID-19 症狀已經痊癒了,孩子卻又開始不舒服。

3. MIS-C 的症狀會有哪些

MIS-C 幾乎 100% 會發燒,這是身體發炎的典型症狀,再來也很常見的是急性腸胃道症狀,包括腹瀉、肚子痛或嘔吐,以及孩子的眼睛因結膜充血而發紅、皮膚長出紅色疹子,或是因血壓降低而頭暈。

部分兒童會出現草莓舌,舌頭變色且微微凸起一粒粒疙瘩,很像草莓表面。少數嚴重情況下還會發生脖子僵硬、幻覺和異常行為。

MIS-C 還有許多疑團未解,美國疾病管制及預防中心在官網的 MIS-C 專頁說得很坦白:「我們不知道為什麼有些孩子得 MIS-C 而其他孩子沒有。」

和其他國家相比,臺灣抵達流行高峰的時間晚了一年半左右,因此有個小優勢是可以借鑑其他國家的 MIS-C 經驗。

以美國為例,截至 2022 年 5 月 31 號,該國已有 8525 個 MIS-C 個案,其中 69 例不幸死亡。如果以人口比例換算,粗略推估臺灣可能會有約 609 個孩子發生 MIS-C ──人數其實不算少!

另外根據《JAMA》的一份報告,統計 2020 年 4 到 6 月在美國新澤西、密西根、賓州等 7 個州級行政區 21 歲以下的 SARS-CoV-2 確診個案,計算出 MIS-C 發生率為每百萬人有 316 人罹病。

按照這比率,臺灣 2022 年 5 月 20 號到 6 月 16 號之間,20 歲以下約 39.9 萬人確診,這樣推算起來未來一個月裡,可能還會出現 120 個以上的 MIS-C 病例,當然這樣的估算還必須考量現在流行的是 Omicron 、我們人在台灣而非美國……等等不同條件,病例數字雖然有差異,但是這也提醒我們不能輕忽。

4. 要如何察覺 MIS-C ?

美國疾病管制及預防中心給出的建議是,如果孩子持續發燒,並且在過去 6 週內確診 COVID-19 或是曾經和患者密切接觸,如果有以下 6 項症狀的 1 項以上,趕快聯絡醫生:

  • 肚子痛
  • 眼睛布滿血絲
  • 腹瀉
  • 頭暈或感覺頭重腳輕(低血壓的徵兆)
  • 皮膚出現疹子
  • 嘔吐

臺灣衛福部疾病管制署的建議也與美國一致。

有以下 6 項症狀的 1 項以上,請盡快就醫。 圖/中央流行疫情指揮中心

另外,美國疾病管制及預防中心在 2022 年 1 月公布的報告指出,根據 12 ~18 歲族群的調查數據,發現接種 2 劑疫苗比起未接種的青少年,估計能降低 91% 的 MIS-C 發生機率,並且狀況惡化到需要使用生命維持系統的嚴重 MIS-C 患者,都是未接種疫苗的孩子。

從全球經驗來看, MIS-C 也勢必會是我們無可迴避的問題。如何預先準備好孩子的保護網,以及讓更多人清楚知道這個病程變化,才能料敵機先,尤其當孩子的 COVID-19 症狀已經緩解,卻又開始不舒服的時候,正是我們最需要提高警覺的時刻。小心防範 MIS-C ,絕對不能再延遲。

參考資料:

Karel Chen
3 篇文章 ・ 4 位粉絲
本行是研究蛋白質3D結構及蛋白質間交互作用的分子生物學家,先後在國立交通大學生物資訊研究所、衛福部疾病管制署及臺北醫學大學醫學資訊研究所擔任博士後研究員。 後來,一咬牙換了跑道,在醫療健康媒體一待7年,從菜鳥編輯和記者做起,現在在自行創業之餘,想盡辦法擠出時間投入最愛的科普。

0

1
1

文字

分享

0
1
1
少年f的網海漂流:孩子要的,究竟是什麼?
海苔熊
・2015/07/25 ・3187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SR值 503 ・六年級

fba

「我家那小的,最近手機費爆貴,我問她是不是交男朋友了,她都不承認。都已經九年級了,都沒看到她在緊張。我實在想把她手機停掉。」

「但不是說現在免基測嗎?競爭應該沒之前這麼激烈吧?哎呀,這個年代的小孩,要是戀愛越禁止、反而會越想談……」

「可是你知道她多誇張嗎,半夜三更都在滑手機。導師也跟我說她在課堂上都在睡覺耶。你要我怎麼不擔心?」

家長問我,我一時不知道怎麼回答。

霎時,腦袋中突然(名偵探柯南式地)想起和一個孩子曾聊到他的網路成癮。

「聽起來你的手機遊戲都玩不久,那為什麼還要下載來玩呢?反正馬上就會刪掉了不是嗎?」我問孩子。

「因為無聊。」他無感地說,繼續低頭滑著他的臉書。有時候「無聊」這兩個字,背後其實藏著很多意義。或者說,當孩子不想再感受自己的時候,無聊的感覺就會產生。

無法下線的世界

臉書(Facebook)與智慧型手機的興起,讓我們的孩子活在一個無法下線的世界。這些「少年f」們,已經不再像過去的我們,靠電話、寫信來維繫感情,而是用FB、Line、RC語音來建立關係、經營人際。當網路變成戀愛重要的媒介,孩子的戀情就不再單純了:他們可能會花很多時間在臉書上,瀏覽其他人的感情動態、玩著永遠無法破關的遊戲、回應朋友的訊息。一眨眼,大把時間消失,作業卻一題也沒寫。眼看段考、會考一天一天逼近,孩子卻一點警覺都沒有,到底該怎麼辦?

3019629093_1058158f9a_b
(Credit: Federico Morando)

很多時候我們的恐懼是源自於未知,當我們逐漸清楚孩子到底在著迷什麼、熱衷什麼,或許問題就沒有想像中那麼令人擔憂。一般來說,「滑世代」的戀情,有幾種典型的現象:

1.當愛上癮,伴隨網路成癮

網路成癮最早由葛爾・柏格(Ivan Goldberg)所提出[1],指一個人花費大多數時間在網路上,而忽略了真實世界的社交。但在臉書興起的今天,這樣的現象也有一些改變了——孩子的朋友或男/女朋友,將不再只是虛擬世界中的夥伴,大部分是同班、同校的朋友。

這樣的改變有好有壞,好處是現在大部分的孩子不太可能「只把頭塞在螢幕前」,因為他們還是得和學校的朋友一起打卡、分享生活點滴;但壞處是,他們還是可能藉由臉書上面的按讚、分享、粉絲團,去瀏覽其他人的頁面、塗鴉牆等等,用這樣的方式認識一些「路人」。而且,孩子常用照片、留言、按讚的粉絲團來「認識」這個人,並不經太多審核就把對方加為好友。

常見的情形是,小彤的朋友的朋友,小兵,被小彤的大頭貼照片吸引、丟她訊息,然後藉由塗鴉牆上的幾則留言搭話題、跟她聊上幾句。小彤可能會因此覺得對方很了解她、願意聽她說話、接著互留手機、Line(孩子通常會戲稱「賴」)、RC語音(線上語音聊天系統)等等。一段曖昧的戀曲,通常就此萌生,在你看不見的雲端——她甚至不知道小兵讀哪裡、幾歲、家庭狀況等等,就貿然當對方的「乾妹妹」或女朋友。

2已讀不回,情緒糾結不完

如果一段戀情能穩定發展也就算了,當兩人交換Line、頻繁交談之後,常常是惡夢的開始。你的孩子開始花很多時間聊天、等待對方回傳訊息。如果對方一段時間沒有回,一整個心就會糾結地想著:「他到底在做什麼?為什麼要『已讀』我?為什麼都不回我訊息?」[2

於是,他會花很多時間在等待、掛在網路上、重複刷新頁面、有時候只是等對方的讚或是回應。有時候對方的一則貼圖、一個表情,就可能讓孩子想很久。於是,他們不是在傳訊息,就是在等待訊息回傳的路上。

3.愛與不愛,能見度高

掛在臉書上的時間,孩子還會做一件重要的事情:去按別人的讚、更新別人的友情與感情狀態,甚至看前任情人現在跟誰要好。一些研究顯示,重複看舊情人的臉書動態、關注他們當前喜歡誰、和誰比較親近,反而會讓自己的情緒受到影響。

他們會在塗鴉牆上說這樣的話:

「傷夠了,還是會痛的……」──與太難過等48人在中山927~YA

「你不知道我把你看得多重要嗎?」──與好想哭寂寞是什麼可以吃嗎

他們藉由這種「公開情緒表達」(Public Disclosure of Affection,PDA),討朋友的關懷和安慰。當然,有些朋友會給予支持、或是私下丟訊息給說這些話的人,你的孩子可能透過這些留言認識更多其他的人(比方說將滑鼠移到「等48人」上面看是哪48人)、重新從網友的安慰中開啟一段新的戀情,才剛從情傷中走出來,卻又跌入另一個感情漩渦裡。

「滑世代」的家長,該怎麼辦?

知道這些,並不是要我們與臉書為敵。因為很多時候,臉書提供孩子一個認識世界的機會,比方說核四議題、大埔案、洪仲丘案,甚至一些科學、健康粉絲團的分享等等,都增廣孩子對社會議題與生活常識的了解,這是過去不看新聞、不看書的孩子們,很難涉略的範圍。我們應該做的,是陪伴孩子在滑世代當中,用健康的方法經營自己的課業與人際關係[3]。

下面提供兩個因應方式給大家參考:

1.有限的上網的時間

盡量不要讓孩子能夠「隨時隨地」的上網,因為重複暴露在網路的環境中,會讓孩子也來越難離開。一般來說,14~16歲上臉書的尖峰時間大約在晚間10點前後,如果你希望不打擾孩子的人際圈,又希望他能多花一點時間在課業,首先不要讓孩子有3G行動網路,並限制他在家中一週只能有固定的上網時間(例如每一、三、五晚上的10:00~11:00),如果延遲一分鐘,便扣除下次的使用時間。但需要注意的是,這些必須在給他行動裝置「之前」就先約法三章,如果是「事後諸葛」,恐怕會造成反效果[4]!

2.了解孩子的人際圈

如果你擔心孩子的交友狀況,一味的阻擋或阻止是沒有用的[4]。其實,反過來把臉書當作陪伴工具也是一個方法。你可以創立一個臉書的帳號,換上紀卜心、江佩諭、或在不瘋狂就等死(新生代「網紅」)或卡通圖案(如海賊王魯夫、暗殺教室「殺」老師)的大頭貼,「神祕地」觀察孩子的臉書狀態、甚至跟他成為臉書好友。當你漸漸清楚他的網路生活,了解他最近的感情狀態,或許下次他發布「我好無奈、好寂寞」動態的時候,適時地提供關心安慰,拉近你與他之間的距離。

看見「無聊」背後的需求

孩子的「網海漂流」,有時候只是一種紓解寂寞與自我探索的過程,或者是透過和其他人建立連結,斷開與自己議題的連結(課業的壓力、父母的叨唸、青春期的各種矛盾、家中的爭吵紛擾等等)。我們真正該思考的不是如何切斷孩子的網路,而是如何增加他真實生活中的「拉力」,找回他對現實人生的成就感(柯慧貞老師的4fu是一個很好的反省開端,請參考此篇《神在創造你的時候加了什麼?四個構成人生的重要感受》)。你可以回頭想想,孩子要的是什麼?又是什麼樣的童年經驗,讓他跟你變得遙遠?

對家長來說,青少年時期的人際關係與交友,往往是捉摸不定又難以靠近的。但這並不代表你的孩子不需要關心,只是我們必須用溫和的方式陪伴他們,看見他們的傷口,與他們一起走過,而不是逼問或是強迫限制他們的戀情。適時提供規範,用心觀察孩子的交友圈,或許臉書成癮與網路戀情就不會那麼棘手、難為。

文首圖合成自這裡這裡

延伸閱讀

  1. Goldberg, I., 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 Retrieved November, 1996. 24: p. 2004.
  2. 程威銓與龔佑霖, 當愛,已讀:從「回應性」角度看已讀不回效應, 2014.
  3. 王智弘, 網路成癮的成因分析與輔導策略. 輔導季刊, 2008. 44(1): p. 1-12.
  4. 吳瓈安, 翁翠吟, and 柯慧貞, 父母長輩反對網路使用與同儕網路使用支持性交互作用影響國中生網路成癮. 臨床心理學刊, 2012. 6(1): p. 15-15.

本文文獻由Airiti Library華藝線上圖書館贊助提供。

來7/29 PanSci Talk:青春,海苔熊不只和你談青春,更要你看見叛逆背後的勇敢與傷痛。

67b6836799a747a8ac3e3768a4bbc310 (1)

文章難易度
海苔熊
70 篇文章 ・ 454 位粉絲
在多次受傷之後,我們數度懷疑自己是否失去了愛人的能力,殊不知我們真正失去的,是重新認識與接納自己的勇氣。 經歷了幾段感情,念了一些書籍,發現了解與頓悟總在分手後,希望藉由這個平台分享一些自己的想法與閱讀心得整理,幫助(?)一些跟我一樣曾經或正在感情世界迷網的夥伴,用更健康的觀點看待愛情,學著從喜歡自己開始,到敏感於周遭的重要他人,最後能用自己的雙手溫暖世界。 研究領域主要在親密關係,包括愛情風格相似性,遠距離戀愛的可能性,與不安全依戀者在網誌或書寫中所透露出的訊息。 P.s.照片中是我的設計師好友Joy et Joséphine

1

6
0

文字

分享

1
6
0
兒童打 BNT 疫苗安全嗎?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_96
・2022/02/18 ・2516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圖/envato elements

新冠肺炎最新的 Omicron 變種病毒,感染的年齡層包含 5 至 11 歲的孩童,然而因為對兒童的研究數據還未完備,因此年紀較小的兒童目前並沒有疫苗可接種,許多人擔心兒童可能成為較易感染的族群,甚至造成傳染源以及醞釀新變種病毒的溫床。

在眾多疫苗中,BNT 疫苗在 2020 年 12 月取得美國 FDA 16 歲以上的緊急授權,2021 年 5 月許可 12-15 歲青少年接種,2021 年 10 月更擴展到 5-11 歲。但是仍須有完整的完整三期人體臨床試驗,才能取得正式藥證。

今年 1 月 6 日,《英格蘭醫學雜誌》(NEJM)發表研究,展示 BNT 疫苗在 6 個月至 11 歲兒童的三期臨床試驗結果,探討讓他們間隔 21 天施打兩劑 BNT 疫苗的安全性、免疫原性和有效性。研究結論支持讓 5 至 11 歲兒童接種兩劑(劑量 10μg)的 BNT 疫苗。

兒童施打疫苗安全嗎?保護力有多少?

研究找來了 1517 位,5 至 11 歲受試兒童。示意圖/envato elements

馬偕兒童醫院兒童感染科主治醫師 黃瑽寧 說明,Walter 醫師等人收集了 1517 位,5 至 11 歲受試兒童,接種三分之一低劑量(10μg)的 BNT162b2 疫苗,與安慰劑相互比較,讓讀者能初步認識此疫苗的安全性與疫苗保護力。

針對安全性的部分,副作用大多是局部疼痛與疲倦,而民眾所關心的嚴重副作用如心肌炎等,並沒有在這 1517 名受試者中出現。至於疫苗保護力的部分,Walter 等人是以免疫橋接的方式,與另一項針對 16-25 歲,接種 BNT162b2 疫苗正常劑量(30μg)的研究做比較,認為這兩個研究的受試者產生的中和抗體效價相當,也代表著 5-11 歲兒童的疫苗保護力應該足夠。

林口長庚醫院兒童過敏氣喘風濕科主治醫師 葉國偉 補充,與對照組比較,疫苗組接種後有 3 位感染 COVID-19,對照組則有 16 位,可見施打 BNT 疫苗可明顯漸少 COVID-19 感染,有效性達 90.7%。此篇研究也發現,施打 BNT 疫苗,無論兒童過去有無得過新冠肺炎,保護力是一樣的,也未發現有嚴重的兒童多系統發炎症候群或心肌炎。但副作用仍需長期大數據的收集分析。至於 6 個月至 5 歲幼兒族群的研究則仍在進行中。

這個研究結果,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許多人擔心兒童施打疫苗的副作用。圖/envato elements

針對上述的研究結果,以色列巴伊蘭大學的 Mintzker 醫師提出適當的疑問:由於當初 16-25 歲的疫苗研究,也是用免疫橋接的方式與成年人的中和抗體效價做比較,因此他認為既然要用免疫橋接,應該要有 16-25 歲的真實世界疫苗保護力來佐證,才能大膽的宣稱 5-11 歲兒童也可以受到疫苗的保護。

針對 Mintzker 醫師的質疑,Walter 醫師也親自上線回覆,提出 Thomas 醫師等人的研究,證明 16-25 歲的疫苗接種者,疫苗保護力是很不錯的 91-100%。但仔細看 Thomas 醫師這篇研究,其實追蹤的年輕人也僅數百位。

不過,這些研究都已經是 2021 年 11 月之前的舊文了。在美國過去兩個月真槍實彈的上陣後,大數據顯示 5-11 歲的兒童接種低劑量(10μg)的 BNT162b2 疫苗在安全性上,其實是沒有什麼問題。美國疾管署 2021 年 12 月 31 日於 MMWR 的報告[1] 顯示,被動監測系統 VAERS 所收到 5-11 歲的不良事件中,97% 都是輕微的事件。至於大家所擔心的心肌炎副作用,共八百萬劑的疫苗接種後,通報系統僅收到 11 例疑似案件,根據有限資料顯示,大部分也都是輕微症狀的心肌炎。

要讓兒童施打疫苗嗎?醫師這麼說:

圖/envato elements

台灣兒童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 邱南昌認為,罕見不良反應以及孩童的有效抗體的濃度會持續多久,在研究中仍未得知;對於新變種病毒的保護力也未知。疫苗的效果和安全性通常需要大規模的使用並經過一段時間才能較清楚,但在疫情快速蔓延情況下,只能就依據有限的證據,決定是否使用。

因為兒童得到新冠肺炎感染,一般而言症狀輕微或無症狀,僅有少數產生較嚴重併發症或兒童多系統發炎症候群,所以評估是否建議兒童施打疫苗時,其利弊比較,與成年人尤其老年人有很大的不同。若當地個案數少,大規模感染風險較低,就會比較偏向不急著建議施打。反之,在嚴重流行地區,較可能會考慮給兒童施打。

黃瑽寧醫師認為,由於 Omicron 變異株的入侵,造成過去研究所顯示的中和抗體效價,已經不具代表性,並不是中和抗體效價這個指標不好,而是免疫橋接的標準要再重新訂立。加上兒童感染新冠病毒的重症死亡率極低,要證明疫苗能減少重症或死亡,恐怕只有大規模接種後才能做出有效的統計。至於新冠病毒的長期併發症,與兒童多系統發炎症候群,在 5-11 歲兒童是否能藉由疫苗接種來預防,恐怕目前都沒有答案。

但在安全性沒有顧慮的前提下,以兒科醫師的角度而言,5-11 歲兒童接種低劑量 BNT162b2 疫苗,依然是利大於弊。

葉國偉醫師則表示,疫苗實際上市後,仍需收集廣泛施打後的真實世界的數據,才能更清楚副作用或長期的影響,此研究將來預計要追蹤 2 年,或許會有更清楚的數據分析。不過病毒一直變種,本篇並無分析對各種變種新冠病毒的保護力。再者研究時間觀察不夠久,也無法得知免疫保護效果能持續多久,以及 mRNA 疫苗對人體基因是否真的沒有影響。

另外本研究只測中和抗體,並無探討疫苗可引起的細胞免疫反應。不過,臨床顯示兒童若感染後症狀輕微,在長期安全性還未建立之前,是否需全面開放接種,仍有討論空間。

參考文獻

研究文獻

所有討論 1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_96
46 篇文章 ・ 324 位粉絲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希望架構一個具跨領域溝通性質的科學新聞平台,提供正確的科學新聞素材與科學新聞專題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