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9
4

文字

分享

1
9
4

組員怎麼那麼難搞?人的個性太百變,那就來研究一下蛋白質吧!(2)——《人類使用說明書》

PanSci_96
・2021/01/16 ・2205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53 ・八年級

上一篇內容傳送門:組員怎麼那麼難搞?人的個性太百變,那就來研究一下蛋白質吧!(1)——《人類使用說明書》

蛋白激酶

一旦訊號來到蛋白激酶(protein kinase,即酵素)這兒,一切就真的開始運轉了。蛋白激酶是生物化學領域的行動家。簡單來說,蛋白激酶會發揮催化作用,促使化學能轉移至下游的受動器及相互作用因子,啟動細胞所有因應變化的必要功能。

我有次對朋友說:「你有點像激酶,對吧?」我盛讚她,是想肯定對方,卻沒得到預期中的正面反應,就算隨後補上一句我覺得大有幫助的解釋:「激酶是細胞中最隨和、最受歡迎的蛋白質。」但她的反應還是沒有很好。

非要說術語的話,就是「功能特異性」(functional promiscuity),意指蛋白質除了有能力催化主反應,也有利於副反應。當然也有不是術語的定義:姑且讓你自行想像怎麼將這些定義應用在激酶型的人身上了……

酵素作用的普遍策略。圖/Wikipedia

激酶型的人是火力全開的外向人:是團體裡的開心果、靈魂人物,認真與人交流,與人互動頻繁,握手啦,擁抱啦,拍拍肩啦,親吻臉頰啦,樣樣都來,樂此不疲(抖)。

他們是社交中心,帶來充沛能量:喜愛群眾,喜歡受矚目。激酶型的人依 MBTI 分類,為 ENTP 型:「反應迅速,靈巧,活力十足,警覺性高,直率……對於規律感到無趣」;或為 ESTP 型:「專注於當下,隨性,享受可以與其他人相處的時時刻刻」;抑或為 ENTJ 型:「坦白、果斷,欣然接下領導權」。

激酶型的人是社交圈的主導人物,未必是我的愛。我的感覺處理功能無法破解那些表現方式和精力,我通常會刻意避開他們。不過如果你在的派對場面還沒熱絡起來,很可能就是激酶型人物還沒到場。

核蛋白

有的蛋白質會傳遞訊息、負責催化,只有核蛋白(nuclear protein)可將接受到的訊號化為細胞性反應。我先前所述的所有活化作用都是一路直往細胞核中的蛋白質去,細胞核即類似細胞的「大腦」,負責協調所有活動,決定細胞如何反應以及後續事務。

舉例來說,如果因割傷開始流血,身體就知道該修復受損的血管,受體會感應到問題,透過一系列激酶傳遞給核蛋白;核蛋白在這種情況下稱為「缺氧誘導因子」(HIF)。接著,缺氧誘導因子的反應創造了蛋白質,增加血管生成,確保更多血流至受損細胞。抱歉,容我驚呼一下,真他 X 的太神奇啦。

HIF-1a-pVHL-ElonginB-ElonginC 複合體 的結構之一。圖/Wikipedia

核蛋白就是掌握全局的船長:多虧冰山瞭望員在上游勤勉不懈,盡忠職守,讓船長知曉該按下哪個按鈕應付特定情況,確保依據受體蒐集而得、由激酶傳遞的資訊而採取行動。

每個細胞都有細胞核,每支足球隊都有隊長,同樣地,每個社交圈也都有一個人負責發號施令,其他人聽令行事。他們通常不會像激酶型的人那麼活潑外放、熱情參與事務,比較會是在一旁觀察全局。

核蛋白型的人超級專心,也有所專精,通常比預期的還內向。

依 MBTI 分類,可能會是 INFJ 型:「清楚制定最能促進大眾利益的方法,實踐願景時井井有條,決策果斷。」或分類為 INTJ 型:「具原創力,動力十足,確實將構想付諸實行,達成目標。迅即釐清外在事件的模式,發展出深遠的觀點。」

「核心」型的人不會一直都是團體中的焦點,或該說通常不是焦點,但人人都會認定他們是老大。而且他們的意見通常代表定案。

核蛋白型人士就像是團隊裡的決策核心。圖/Pexels

如你所見,蛋白質在團隊合作、組織效率方面堪稱模範。不同類型的蛋白質,角色各異,符合自身個性:身體運作要有效率,得仰賴所有蛋白質。他們不會嫉妒別人,也不會奢望擔任其他角色,創造出低自我、高生產力的環境。要是每個工作場所或朋友圈都能這樣就好了。

蛋白質是高生產力的模範生,各方面都可以當作楷模。對我來說,研究蛋白質有助於我形塑建立關係、處理社會情境的方式。了解自己的蛋白質與個性類型幫助我摸清人類,破譯出介入並達成理想結果的最佳溝通方式。

意思是,我知道如果對象是「受體」,最容易打開話匣子,受體型人物最有可能與我聊天,也最適合協助傳遞訊息。或者,我發現最終決定未必來自說話最大聲的激酶型人物,反而可能是核蛋白型的,他們或許看起來沉浸在自己的思緒之中,實際上卻掌握真正的權力。

我們這些人無法憑本能掌握人類與社交行為,甚至自以為能理解人類與社交行為的人,都可能無法參透,但我逐漸會安慰自己,一定有模式可以破譯、通竅,眼前有時候看起來、感覺起來隨意的舉動,歸根究柢,通常是因為團體成員不同的個性、彼此互動的本質以及各成員所回應的外在因素。

如果知道自己屬於哪種蛋白質,就表示已更進一步了解別人思考、行動與決策的方式。

——本文摘自 2021 年 1 月泛科精選《人類使用說明書:關於生活與人際難題,科學教我們的事》,網路與書出版,2020年11月26日。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
PanSci_96
989 篇文章 ・ 684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2

5
2

文字

分享

2
5
2

「你不要過來啊!」蜘蛛為了在交配中保命,竟然把自己給射出去了!

Peggy Sha
・2022/05/18 ・1686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自然界中,充滿了不少為了交配而「慷慨赴義」的勇者,像是:螳螂、蜘蛛等等,在激戰中或激戰後,雄性會變成配偶的盤中飧,如此一來,不僅可以延長交配時間、增加受精機率,還能為雌性提供養分,讓後代更有機會健康快樂地成長!(讓我們感謝飛天小爸爸的努力!)

「性食同類」不僅可以延長交配時間、增加受精機率,還能為雌性提供養分,讓後代更有機會健康快樂地成長!圖/Pixabay

這種現象呢,被稱之為「性食同類」(sexual cannibalism),通常是雌性吃掉雄性的比例稍微高一些。

但正如俗話所說,「生命會自己找到出口」,竟然有雄性蜘蛛靠著把自己「射」出去來保下一命!今天,就要來為你講述,隆背菲蛛(Philoponella prominens)的噴射故事。

交配到一半就彈出去了?超離奇高速彈射之謎!

這次的主角隆背菲蛛呢,是一種原產於日本、韓國等地的社會性動物,過去驚人的成就包括:能夠一次聚集 300 多隻同伴,共同編織出一片大網。

至於牠們超強的彈射能力又是如何被發現的?原先,來自湖北大學的張士昶副教授與團隊正在研究隆背菲蛛的性行為,卻忽然發現了一個超離奇現象:完成交配之後,雄蛛居然會猛然彈開,「biu」地一下就飛得老遠!

這驚人的過程可說是快到不可思議,最高紀錄達到一秒 88.2 公分,別說是肉眼,就連普通相機都沒辦法正確紀錄下細節。

這個現象立刻引發了研究團隊的好奇心,那麼接下來該怎麼辦呢?當然是:交配大戰看起來!

射,還是不射?這是個攸關性命的問題!

為了進行研究,團隊總共觀察了 155 次交配行為,並在其中 152 次中觀察到了這種超高速的彈射情形。你可能會很好奇,那剩下的 3 次呢?嗯……那 3 隻隆背菲蛛沒有成功彈射出去,交配後就成了配偶的大餐了。

什麼?沒彈掉就會被吃掉?這究竟是巧合還是命運的安排?

研究人員決定出手人為干預一下,他們選了 30 隻隆背菲蛛,然後想辦法阻止牠們彈射,結果發現:「彈射=保命」,要是你射不出去,那你就逃不過配偶的大口,注定要變成人家的晚餐。

要是隆背菲蛛彈射失敗,那就逃不過配偶的大口,注定要變成人家的營養來源。圖/Pixabay

相反地,如果成功彈出去了,那麼,你不但可以保命,也多了再次交配的機會。嘿,沒錯,牠們彈出去後還會再爬回來交配,再彈、再爬、再交配,就如此反反覆覆。(當然啦,有時也會在過程中不小心弄掉一些身體部位,比如一兩支步足。)

想要成功噴射,你需要一對強壯的步足!

至於為何隆背菲蛛能變成這樣的飛天小蜘蛛呢?秘密就藏在牠們的步足中。研究團隊發現,雄蛛們會將第一對步足抵在雌蛛身上,一旦交配完成,就用力蹬腳彈射出去。

根據實驗,科學家們發現這對步足可說是噴射與交配關鍵,少了一支都不行,只要沒有這對秘密武器,雄蛛只會停留在求偶階段,但不會真的跟雌蛛交配。但如果掉的是其他幾支腳,那可完全不會影響交配過程,還是能順利完成生育大計。

而這對秘密武器最強大的地方,其實是來自液壓;只要蜘蛛擠壓胸部的肌肉,便可以將其中的體液注入特定關節(tibia–metatarsus joint),透過液壓來伸直步足、產生彈力。

沒想到吧?為了在交配中保命,隆背菲蛛還得運用到流體力學,是不是很有趣呢?

參考資料:

Male spiders avoid sexual cannibalism with a catapult mechanism: Current Biology
These male spiders catapult away to avoid being cannibalized after sex
Watch These Male Spiders Jump Like Hell to Avoid Being Eaten After Sex
This Male Spider Catapults Itself Into the Air to Avoid Sexual Cannibalism | Science| Smithsonian Magazine
台灣物種名錄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所有討論 2
Peggy Sha
9 篇文章 ・ 7 位粉絲
曾經是泛科的 S 編,來自可愛的教育系,是一位正努力成為科青的女子,永遠都想要知道更多新的事情,好奇心怎樣都不嫌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