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興大研究證實 檜木精油助減壓放鬆

活躍星系核_96
・2015/04/15 ・1368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SR值 621 ・十年級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房間裡放個薰香燈,點上幾滴精油,讓香味漫布在整個房裡,不外乎是一種生活情趣阿~身心靈彷彿都輕鬆許多。然而這樣的身心舒暢到底是一種自得其樂,還是真的是精油的功勞呢?國立中興大學研究證實,檜木精油對人體的療育功能確有其事!

credit:Shipher (士緯) Wu (吳)/Flickr
credit:Shipher (士緯) Wu (吳)/Flickr

國立中興大學森林學系王升陽特聘教授與其博士生陳啟榮,於《天然物通訊》(Natural Products Communication)發表了一篇有趣的研究論文(已被接受,未刊登),發現成年人吸入紅檜精油5分鐘後有助放鬆,而扁柏精油則有助於專注。

王升陽指出,學術上被稱為檜木的樹種其實是指扁柏屬的針葉樹,全世界目前存在有六種。檜木類木材具有濃鬱香氣、耐久性優異,因此深受喜愛並具有極高的經濟價值。台灣就擁有了兩種檜木,即是大家所熟悉的台灣扁柏(Hinoki)和紅檜(Meniki),這兩種木材更是檜木中材質最佳並具有特殊香味的檜木品種。

該研究以18 – 24歲的成年人為試驗對象,分別讓受測者吸入一定濃度紅檜與扁柏精油的精油,並以儀器量測受測者之血壓、心跳與正、副交感神經之活性,並計算自律神經總活性。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結果發現,成年人在吸收兩種檜木精油5分鐘後,對兩種檜木氣味呈現了不同的反應,無論男女在吸收紅檜精油後表現出收縮壓下降、舒張壓上升以及心跳下降;交感神經活性下降、副交感神經活性上升,而在自律神經總活性方面則提升。但在吸收扁柏精油後,無論收縮壓、舒張壓與心跳均下降;但在交感神經活性上升,副交感神經活性下降;且自律神經總活性方面則提升。

王升陽指出,一般而言當我們感受壓力、危險時,身體就會啟動相關必要的機能,例如:心跳及血壓上升、呼吸變快、體溫增高,讓人體保持警覺、提高專注力,達到可以積極應變的狀態,此時則是交感神經起動。而副交感神經是抑制性的,負責讓人體鬆弛休息、保存體力、促進消化、睡眠啟動等。由上述之結果顯示,經吸入紅檜精油5分鐘後,可使壓力解除。而扁柏可讓人交感神經活性上升、副交感神經活性下降,換言之可使人精神集中,提高專注力

此外,研究團隊並利用盤斯心情量表(Profile of Mood Stat, POMS)來評估成人吸收林木揮發性成分後的情緒反應,分析結果發現,當人體接受了紅檜或是扁柏的精油,於緊張、沮喪、憤怒、疲卷與困惑等構面,使用精油後緊張感顯著下降。

在森林中,人們感受到的清新氣息大多來自芬多精。根據王升陽的分析,扁柏具有多樣化的成分組成,其中含量較豐的成分,包括欖香烯,杜松烷,松烯和檸檬烷;同為檜木類的紅檜之香味成分則與扁柏差異甚大,主要的香味成分則為桃金孃烯醇、桃金孃烯醛和杜松烯。事實上,若直接利用嗅覺感覺扁柏與紅檜的氣味,是可以明顯區分紅檜與扁柏的木材,我們認為紅檜中較甜的味道應該是桃金孃烯醇及桃金孃烯醛所貢獻;而扁柏的辛辣味,則應是大量的單萜類,如松烯,檸檬烷,異松油烯,松油烯所共同形成。經人體吸收後,對於人類的生理,具有正面的效益,它可以降低人體交感神經系統的活動,增強副交感神經系統的作用,達到平靜寧和的效果,若結合森林環境中的景觀與自然的聲響,效果將更為明顯。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博士生陳啟榮
博士生陳啟榮

資料來源:中興大學新聞稿

文章難易度
活躍星系核_96
752 篇文章 ・ 122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0

7
4

文字

分享

0
7
4
氣味幽暗又肉慾的廣藿香,香氣強到可以掩蓋大麻味——《香氣採集者》
積木文化
・2021/11/07 ・1624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 作者 / 多明尼克.侯柯  (Dominique Roques)
  • 譯者 / 韓書妍

「我從來搞不懂,這麼小小一片葉子,竟然可以產生如此強勁深濃的氣味。」奧利維耶 (Olivier) 驚嘆,他是我公司中的另一位香水大師。

這位業界之星憶道:「十八歲時,我經過坎城安提柏路 (rue d’Antibes) 上剛開幕的 Réminiscene 店面,因此認識了廣藿香。香氣飄到路的遠處,而且據說廣藿香可以掩蓋大麻的氣味,帶有悖德的感覺,因此更加誘人。他們的香水配方有一半都是廣藿香精油,從來沒有人能做到這種程度!」

奧利維耶是一九九二年發售的 Thierry Mugler 「天使」(Angel ) 香水的創作者,這款香水無疑獨具一格,廣受歡迎,被香水界視為革命性的作品。

這款作品源自對美食香調的狂戀,始終是全球最暢銷的香水之一。因為我們談到廣藿香,奧利維耶告訴我這件創作的起源:「品牌的香水負責人叫做薇拉,她想要一款充滿濃濃女人味的香水。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以一件私人創作「帕楚」(Patchou) 為出發點,其中含有一半廣藿香和香草。我好愛這個香調,因此想方設法運用它。」奧利維耶了整整兩年的時間,每天努力將「帕楚」化為「天使」。他透過這款香水,描述提耶里.穆格勒 (Thierry Mugler) 在阿爾薩斯的童年回憶,加入帕林內、咖啡、蜂蜜香調,再加上香草,突顯黑醋栗和葡萄柚的香氣。「我選擇不要使用花香搭配廣藿香,而是透過美食香調為其增添難以抗拒的魅力。」

哥廷根植物園中的廣藿香。圖/WIKIPEDIA by Valérie75

「天使」的配方最後維持單純,只有二十六種原料,一半是經典成分,並且保留四分之一的廣藿香,是相當可觀的劑量。奧利維耶分享他對精油的感受。

廣藿香帶有發霉、皮革、辛香料、菸草和腐植質氣味,幽暗肉慾的特質,能與任何木質調完美結合,男香女香皆適用,不分性別、超越香氛、撩人銷魂。

在辦公室裡,奧利維耶無法抗拒地拿出幾瓶廣藿香,浸潤試香紙。從第一張試香紙開始,印尼的田野回憶一口氣湧上我的心頭。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調香師表示暫停片刻,我們便開始嗅聞其他不同的部份,都是他正在創作的配方香調。他近乎低語地繼續說道:「森林地面、腐植質和氣味,也跟色彩有關。我一直覺得『天使』是藍色和黑色的。對我而言,廣藿香是黑色的。如果我想要在香水中加入黑色,就會使用廣藿香。」他的肺腑之言令我再度響起墨汁中的廣藿香。我喜歡調香師的觀點與黑色帶香氣墨汁的碰撞,墨汁會在紙上留下若有似無的氣息。

一如所有香水界人士,奧利維耶仍清楚記得最近一次發生在二〇〇八年的廣藿香危機。自從一九七六年的事件後,印尼生產組織的脆弱,導致多起重大危機發生,同樣令業界餘悸猶存。

移居者手工蒸餾葉片是以數萬名小農為基礎,總是會經過一連串收購人才到達出口商手中。在葉片價格長期過低的情況下,只要遇到其他獲利更高的機會,農民就放棄種植廣藿香。再加上惡劣的天候條件,這番處境引發了一九九八年和二〇〇八年的嚴重危機。相隔十年,由於兩年之間太晚發現精油短缺和飆高的天價,導致相同局面再度重演。

各種配方中,廣藿香無所不在,卻是眾人關心的焦點。買家們總會開玩笑說:「香水界只要廣藿香順利,一切就順利!」很不幸地,二〇〇八年由於幾週內價格翻了數倍,廣藿香再也不順利了。香水業界深受其苦,震驚於業界竟然再一次受農夫心情、投機商人的長期惡習以及印尼氣候的左右。業界下定決心要由內而外重新整頓策略。對買家來說,再也無需及時生產,所有大型用戶都有足量庫存,再也不愁沒有廣藿香精油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文摘自《香氣採集者:從薰衣草、香草到澳洲檀香與孟加拉沉香,法國香氛原料供應商走遍全球,發掘品牌背後成就迷人氣息的勞動者與風土面貌。》,2021 年 10 月,積木文化

0

7
1

文字

分享

0
7
1
假手術比真的更有效?什麼是「安慰劑效應」? ——《醫學的張力》
左岸文化_96
・2021/10/29 ・2654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 作者 / 哈利・柯林斯, 崔佛・平區(Harry Collins, Trevor Pinch)
  • 譯者 / 李尚仁

至少從一九五○年代起,現代醫學就認為安慰劑效應在科學上已經成立。研究顯示如果施予安慰劑的話,大約有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七十不等的病人似乎可以由此受益。

其中或許最讓人驚訝的是安慰劑外科手術:適當地麻醉病人、切開皮膚,但實際上卻沒有接受有意義的手術;根據報導這樣的手術高度有效。

有時候假的手術甚至似乎比真的手術還更有效。例如,它似乎對某些種類的胸痛和背痛有效。一九九○年代中期的研究顯示,這對膝關節炎有效;只把病人的膝蓋切開,其治療效果和那些對膝關節進行刮搔沖洗的效果一樣好;而一般認為後者是膝關節炎高度有效的標準療法。

不幸的是,這些看來很簡潔明瞭的發現還是引起爭論。現在我們必須穿越另一個更為扭曲的哈哈鏡廳堂:身體不適的人即便沒有接受任何治療也有可能痊癒,而接受安慰劑治療的病人和接受大量醫學介入的病人,同樣可能都是以大略相同的速率自行痊癒。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換句話說,接受安慰劑治療的病人,可能不是由於安慰劑效應而有所改善,而是自行痊癒的;而醫學治療也同樣無效,接受外科治療的病人其實也是自行痊癒的。

在這樣的情況下,並不是安慰劑效應和真正的外科手術一樣好,而是安慰劑效應並不比真正的外科手術好,兩者同樣都是無效的。

用實驗證實「安慰劑效應」

要了解是否真的有安慰劑效應,必須做另外一種實驗:把接受安慰劑的一組,和完全沒有接受安慰劑的另一組拿來做比較。在這種情況下,如果有安慰劑效應的話,接受安慰劑的病人的治療狀況,必須要比沒有接受治療的病人好。

兩位丹麥醫師(Hrobjartsson and Gotzsche)蒐集對接受安慰劑治療與沒有接受治療之病人進行比較的研究論文,並在二○○一年進行分析。在這一百一十四個試驗當中,只有少數實驗是直接設計來測試安慰劑;其餘大多數狀況是醫生檢查了三組病人:接受醫學治療的病人、接受安慰劑治療的病人,以及完全沒有接受治療的病人。他們發現就治療狀況的改善而言,接受安慰劑的病人和沒有接受治療的病人,兩組並沒有顯著的差別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這聽起來像是個決定性的研究,丹麥醫師的報告乍看之下很有說服力。他們分析的研究數量以及病人數目都很大。此一研究似乎推翻了一個重大的成見。但如果仔細檢視論文最後謹慎的但書的話,就會發現其結論並不是那麼地牢不可破

首先,資料顯示安慰劑對於疼痛的經驗有小的效應,此外安慰劑有可能對一小部分病人或某些疾病有相當大的效應,雖然並非對所有病人或所有疾病都有效應。丹麥研究者所使用的統計分析方法,很容易掩蓋掉這些輕微的效應和少數的疾病與病人。更讓人憂心的是下面所要討論的複雜邏輯,要說明此一邏輯,在句子結尾必須使用越來越多的驚嘆號。

不管是安慰劑或其他的療法,是無法以盲目的方式和沒有治療的狀況做比較!病人和治療者都會知道誰沒有接受治療;事實上,沒有接受治療這件事情是無法隱瞞的,否則這就不是「沒有接受治療」,而是接受安慰劑。

現在,事情變得更複雜

如果醫師和病人知道誰沒有接受治療,我們會預期這將帶來期待效應以及報告效應;如果安慰劑有作用,我們會預期安慰劑組病人和未受治療組病人的差異會更加顯著!換句話說,沒有接受治療的病人應該會對自己的前景感到悲觀,而執行治療的人應該會預期該組病人不會有什麼改善;因此我們會認為,不論施行治療者或接受治療者,都會有很強的報告效應,而且期待效應還會強化這兩者。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總而言之,即便沒有安慰劑效應,在這些非盲目的實驗中,由於沒有治療那一組的負面報告偏差和期待效應,實驗結果應該會看到有安慰劑效應。在這個愛麗絲夢遊的仙境中,這應該是種永遠不會失敗的實驗!不管有沒有安慰劑效應,結果應該總是看起來會有安慰劑效應的!!

現在這些實驗的結果卻是沒有顯著的安慰劑效應,那麼意味著沒有任何的期待效應與報告效應出現在這些實驗中,這顯示這些實驗一定有什麼問題!!!就像孟德爾關於遺傳性徵的著名實驗一樣,實驗結果太漂亮了,使它看來好像一定是造假!

丹麥研究者在回應這些質疑時論稱,由於大多數的實驗有三組病人,而非兩組,因此病人和分析師所在意的都不是安慰劑組和未受治療組的差異,而這點或許減低了報告效應與期待效應。然而這樣的論點看起來仍是很薄弱的。

無論如何,缺乏期待效應和報告效應即便不是決定性因素,也有其他理由讓我們不信任這個研究的結論。正如前面所說,沒有接受治療的那一組病人,無可避免地會知道他們並沒有接受治療。如果他們的疾病很嚴重的話,那麼他們可能會覺得既然在這個研究當中沒有接受任何治療,便會自行決定以和此一研究無關的方式尋求其他的治療(參見第四章有關維他命 C 試驗的類似主張)。這點並不適用於安慰劑組,因為這一組的病人以為他們正在接受治療。結果就是,有無自行治療所帶來的差異,可能導致不同組別的成功率沒有太大的差別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無法執行的雙盲實驗

考量上述兩種反對丹麥研究人員結論的論點,讓我們不知道該採取什麼樣的立場,這種情況經常出現在困難的統計科學中,我們只知道不能像過去那樣把安慰劑效應視為理所當然,但我們仍舊很難確定它並不存在。要解決這個問題,必須在安慰劑組和沒有接受治療組之間進行一場雙盲實驗,然而這在定義上就是不可能的(在這個句子最後不得不加上一個驚嘆號)!

儘管有這些學術爭論,製藥公司與藥物試驗的執行者乃至製藥公司的批評者,都認為安慰劑效應是真實的。批評者指出,所謂的雙盲通常無法執行,因為如果藥物有昏眩或口乾等副作用的話,病人經常能因此猜出他們吃的是真藥或是安慰劑。這意味著即便藥物在隨機對照試驗中勝過了安慰劑效應,但也可能只是因為由於藥物有副作用,而有了更強的安慰劑效應!

製藥公司和為其執行試驗的單位非常重視安慰劑效應的真實性,它們實際上甚至還評估接受試驗的病人對於安慰劑效應的敏感程度,試圖排除掉那些容易受到暗示的病人(隱藏式的心理治療)等等。我們可以這樣說:就安慰劑效應如何影響我們對醫學的思考而言,它是真實的。

——本文摘自《醫學的張力》,2021 年 9 月,左岸文化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左岸文化_96
36 篇文章 ・ 11 位粉絲
左岸的出版旨趣側重歷史(文明史、政治史、戰爭史、人物史、物質史、醫療史、科學史)、政治時事(中國因素及其周邊,以及左岸專長的獨裁者)、社會學與人類學田野(大賣場、國會、工廠、清潔隊、農漁村、部落、精神病院,哪裡都可以去)、科學普通讀物(數學和演化生物學在這裡,心理諮商和精神分析也在這裡)。

2

8
2

文字

分享

2
8
2
【2021 年搞笑諾貝爾:醫學獎】呼吸不順免驚!實驗證實:愛愛可以治鼻塞
miss9_96
・2021/09/13 ・1646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鼻塞時,多數人會用鼻腔黏膜收縮噴劑(常見藥名:歐治鼻)來暢通呼吸,But 如果沒有藥呢?為了廣大的需求,德國科學家開始研究,「來一炮」能否也能緩解鼻塞? ( 噢噢噢~ ≧▽≦ ) [1]

高潮後請立刻填問卷,麻煩了~

科學家徵招了 18 對(皆為1男1女)、共 36 名願意獻身的夫妻,進行「性高潮,是否能舒緩鼻塞?」的實驗。平均年齡為 32.9 歲 (26-42),皆為鼻塞患者且未經手術治療。

科學家拿了問卷(十分制自我評量,0 分:用鼻子呼吸毫無阻礙、10 分:完全無法用鼻子呼吸)、便攜式鼻孔通氣測量儀(portable rhinometric device)給受試者回家。要求他們在平時、性行為且兩人同時達到高潮後當下(1分鐘內)、高潮後 30 分鐘、1 小時和 3 小時填寫問卷,並將測量儀插入鼻孔、量測通氣量和呼吸阻力 [註1]。而對照組是鼻腔黏膜收縮噴劑(0.1% xylometazoline),受試者也會在其他時間裡用藥、量測數據。時間點為:平時、使用噴劑後當下、用藥後 30 分鐘、1 小時和 3 小時。

經實驗證實:性交緩解鼻塞,療效長達 1 小時!

數據如圖 1。自評感受方面(實線),相較於日常鼻塞的痛苦,高潮後「立刻」就能感到鼻塞解除、非常暢通!而且改善的幅度上,性行為(淺藍色實線)和使用藥物(深藍色實線)相同、療效長達 1 小時;唯高潮後 3 小時,受試者再次感受鼻子塞住(所以應該再高潮一次)

而客觀數據上(虛線),鼻子的通氣功能在高潮後立刻、顯著的提升,從原始的 480 mL/秒、上揚到 694 mL/s(+214 mL/s),性行為的療效(淺藍色虛線)和藥物(深藍色虛線)相近。且性高潮改善鼻孔呼吸的時間,至少維持 1 小時。唯性行為的效果持續時間僅 1 小時,呼吸能力在高潮後 3 小時、將恢復到日常狀態,而鼻噴劑紓緩至少可維持 3 小時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科學家從結果發現,性交的高潮可以顯著舒緩鼻塞、大幅提升鼻腔呼吸能力!並且在 1 小時內,療效和用藥相似;不論是主觀認知、或客觀數據都有相同的結論。而在療效維持方面,性交高潮在 3 小時後,會回到原始鼻塞的狀態,若使用藥物,暢通的時間較持久。

圖 1:性行為高潮、使用鼻噴劑後,自評和儀器量測鼻孔呼吸能力的變化。圖/參考文獻1

多次高潮能更久嗎?不同姿勢能更暢通嗎?

而他們也發現,性交高潮、提升鼻子呼吸功能的現象,只發生在鼻塞患者身上,若平常就沒有鼻塞困擾的人,性高潮不會改善吸氣的能力(圖 2)。

論文敘及,過往的文獻已發現,運動可以降低鼻腔阻力、改善鼻塞症狀,可能是透過改變交感、副交感神經的活躍度所致。當交感神經活躍,會收縮血管、降低鼻腔黏膜充血程度;而副交感神經活躍,會舒張血管並促進黏液分泌,可能加重鼻塞症狀。因此和運動類似的性交,可能也是透過影響神經來改善鼻塞症狀。有趣的是,運動改善鼻塞的效果,都不到 30 分鐘,但性交高潮卻能維持療效長達 1 小時!顯然性高潮和鼻黏膜的關係,比科學家想得更複雜!

團隊最後也談到了延伸實驗。他們對「不同體位」、「單次或多次高潮」等變因,對改善鼻塞的影響感到興趣,未來希望能持續深入研究。這群德國人在 COVID-19 疫情期間,完成觸動人心、拯救蒼生的研究,不僅刊登在《耳鼻喉期刊 / Ear, Nose & Throat Journal 》上,更榮獲 2021 年搞笑諾貝爾醫學獎(Ig Nobel Prizes)的肯定 [2]。期許他們有更深入的研究,也許在未來,鼻塞症狀的處方簽不再是歐治鼻,而是「來一炮」吧〜 ≧▽≦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圖 2:鼻塞和非鼻塞患者,在性行為高潮後,自評鼻孔呼吸能力的變化。圖/ 參考文獻 1

註解

註 1:剃除無法使用的數據後,有 8 對、16 人的測量儀數據可使用;18 對、36 人的自評問卷數據可使用。

參考文獻

1. Olcay Cem Bulut, MD, Dare Oladokun, MBChB, Burkard M. Lippert, MD, Ralph Hohenberger, MD (2021) Can Sex Improve Nasal Function?—An Exploration of the Link Between Sex and Nasal Function. Ear, Nose & Throat Journal.

2. The 2021 Ig Nobel Prize Winners.

所有討論 2
miss9_96
170 篇文章 ・ 1014 位粉絲
蔣維倫。很喜歡貓貓。曾意外地收集到台、清、交三間學校的畢業證書。泛科學作家、科學月刊作家、故事作家、udn鳴人堂作家、前國衛院衛生福利政策研究學者。 商業邀稿:miss9ch@gmail.com 文章作品:http://pansci.asia/archives/author/miss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