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1

文字

分享

0
0
1

「黑暗三性格」和詹姆斯.龐德-《非典型力量》

PanSci_96
・2015/02/11 ・1741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72 ・九年級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httpwww.books.com.twimg001066080010660879.jpg「黑暗三性格」和詹姆斯.龐德

強尼在生活每個轉折點都有辦法,讓自己不論在什麼處境下能善用情勢,最後處於有利的一方。後來,他順利進入情報機構工作。

「凱文,出人頭地的不只是能人志士,」他說,「卑賤的人也行,你知道嗎? 我兩者都是,好人或壞蛋就看我喜歡哪個。」要從強尼如此出眾的精闢見解中挑毛病可真不容易。

後來,強尼在英國軍情五處(MI5)[1]—類似美國聯邦調查局—找到一份工作,我們當然一點也不意外。而且從各方面來說,不管強尼在泰晤士大樓[2]裡面做什麼工作,他一定都能勝任。在某次聚會上,強尼的一位同事就跟我說,強尼冷靜、魅力非凡,而且說服力十足,就算他用電話線套在你的脖子上,你還是會被他迷得神魂顛倒,任其擺佈。

「他會用魅力掐死你,然後把一切恢復原狀,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那傢伙這麼說。這一點我十分清楚。

講到這裡,可能讓你想起鼎鼎大名的詹姆斯.龐德,這可不是巧合。我們不難想像,這位在女王陛下情報部門裡任職的知名探員,可能也是人格病態者。在四周都是密探、反偵察員和間諜的黑暗世界裡,他隨時可能跟來自世界各地作風低調神祕的連環殺手正面交鋒,他獲得授權可以除掉任何妨礙他行動的人。如果我們讓喜歡拿著華特手槍(Walther PPK)的探員龐德進行《病態人格量表》測驗,他的分數可能相當高。但是,這種推測有什麼依據呢?相信刻板的推測是一回事,看到想像在現實世界中成真又是另一回事。強尼也是人格病態者,剛好又在軍情單位工作,這難道純屬巧合嗎?

二○一○年,當時在美國新墨西哥州立大學任教的心理學家彼得.喬納森(Peter Jonason),跟同事共同發表一篇名為〈詹姆斯.龐德何許人也?間諜社交風格中的「黑暗三性格」〉(Who Is James Bond? The Dark Triad as an Agentic Social Style)的論文。當中提出具有下列三種特別人格特質的男人,能在某種社會階層中如魚得水:高度自信、自戀;人格病態式的無畏、冷酷、衝動和尋求刺激;為達目的不擇手段的欺詐和利用。不僅如此,這種人跟表現較差的男人相比,他們可能擁有更多性伴侶,有過更多萍水相逢的風流韻事。他堅信,「黑暗三性格」在處理性關係時不但沒有障礙,反而更可能讓女性怦然心動,因此提高基因繁殖的可能性,其實這代表的就是一種成功的繁衍策略。

只要很快看一眼小報標題和八卦專欄,就會讓你以為這個理論或許站得住腳。事實上,這種說法很可信。不過根據喬納森表示,龐德就是最佳詮釋之一。

「他確實自大到令人討厭,又十分外向,喜歡嘗試新事物,」喬納森這麼說,「包括殺人和不斷尋求新的異性關係。」

喬納森找來二百名大學生進行研究,請他們填寫特別為評量「黑暗三性格」特徵而設計的人格問卷。這些學生也被問到對兩性關係,包括對逢場作戲和一夜情的態度。結果,跟得分較低者相比,那些在「黑暗三性格」方面得分較高者通常性行為更頻繁、性伴侶更多。這表示自戀、人格病態和為達目的不擇手段這三種人格要素,加速凡事都想當老大那種「阿爾法男」[3](alpha male)的雙流程交配策略,目的就是把本身的生殖潛能最大化:

  • 盡可能讓更多女性懷孕;
  • 在有人喊你爸爸前逃之夭夭。

多年來,這種策略似乎進展得相當順利。不然的話,像喬納森說的,為什麼我們到處都看得見有這些特徵的人呢[4]

 

[1] 原名為英國安全局(Security Service),是英國的情報及國家安全機關。

[2] 軍情五處總部,位於倫敦。

[3] 指在群體裡最有風采,最具特色的強勢人物。

[4] 雖然喬納森也發現壞女孩更受異性喜愛,但是「黑暗三性格」特質跟短暫戀情數量的關係,男性比女性在這方面的表現更為強烈。當然,壞男孩更能擄獲女孩芳心的原因就另當別論。人格病態跟神經質和焦慮的缺失有關,或許就是因為這類缺失,把因為拒絕而產生的恐懼給抵銷掉,投射出一種控制的氛圍。自戀跟自我推銷和炫耀自身成功有關,而為達目的不擇手段則跟社交中的操縱有關。在短期內,這三種特質巧妙結合在一起,給人一種冷靜、自信又魅力十足的印象,讓人覺得這個人很好相處也「很有作為」。然而,長久下來,情況通常不是這樣。

本文摘錄自《非典型力量:瘋癲的智慧、偏執的專注、冷酷的堅毅,暗黑人格的正向發揮》,大牌出版

文章難易度
PanSci_96
1011 篇文章 ・ 1113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0

4
0

文字

分享

0
4
0
當虛榮成為主流,自戀程度也能評比——《墮落的人腦》
臉譜出版_96
・2021/08/05 ・2169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 作者: 傑克.路易斯(Jack Lewis)
  • 譯者: 鄧子衿

你實在太虛榮了,我敢說你認為這本書是為了你而寫的

八卦雜誌和追蹤名流的部落格,經常會計算每個明星利用自己各式各樣的社群平台帳號所放上網的自拍照總數。2013年在IG中放最多自拍照的是凱莉.詹娜(Kylie Jenner),好姊妹坎達兒(Kendall)和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只稍微落後,分別名列第四與第五。

光憑自拍的數量當然不能用來判斷虛榮程度高低,但這種自我推銷的社群媒體機器,影響力非常廣泛。卡戴珊三姊妹和詹娜兩姊妹的追蹤人數,加總起來有一億五千萬,有數百萬人每週觀賞他們的電視節目《與卡戴珊一家同行》(Keeping Up with the Kardashians),好密切追蹤她們一連串的攝影工作、購物行程,以及家庭爭端。這種社交媒體的流行,讓愈來愈多人能夠接受極端現象:人們把自己對外貌之美的講究推到極限。極度虛榮並不會直接導致自戀(見四十八頁),那只是形成自戀的七個因素之一,但大眾把虛榮當成正常社會現象而接受它,卻會讓自戀的情況惡化。

Pay Me Kim Kardashian GIF by GQ
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在Instagram上坐擁超過兩億的粉絲,一家人時常傳出八卦、霸佔新聞版面,飽受批評但人氣和話題依舊居高不下。圖/GIPHY

從前從前,但不是太久之前,大家認為男性如果太注重自己的外貌是沒有氣概的事情。當然在特殊的場合會打理外貌,但是一般男性在打理時會盡量注意要把招搖的程度降到最低,但是現在不一樣了。同樣的,在幾十年前,女性如果動刀整容,通常會好好保守祕密,可能只會讓最信賴的密友知道。如果在公開場合問她「是否進廠修了一下」,大多女性都會否認。而今,女性往往會大方承認隆乳,受到稱讚之後還會對朋友說:「如果想,可以試試看。」時至今日沒有人覺得過度虛榮有什麼好害羞的。牙齒美白到整容手術等,現在都已經太普遍了,甚至已不值一提。

如果在街上有人拿著針要對你的臉部進行皮下注射,你可能會叫警察。不過現在每年有許多人接受肉毒桿菌注射,拉平皺紋,好隱藏年歲的痕跡。英國整容外科醫生協會公布的資料指出,二○○三年到二○一三年這十年間,在英國進行整容手術的人數增加了五倍。以往是有錢人和名人才進行隆鼻、臉部拉皮和隆乳等手術,現在這些則已成為十六歲女孩的生日禮物。

animation domination plastic surgery GIF by gifnews
整容手術的人數在十年裡增加了五倍,已不再是富人的專利。圖/GIPHY

在名人的社群帳號中找尋虛榮的蛛絲馬跡實在是輕而易舉。例如IG上的火紅人物庫特.寇曼(Kurt Coleman),他自稱是澳洲男版的派瑞絲.希爾頓(Paris Hilton)。問他為什麼要照那麼多的自拍,他的各種回答包括了「我喜歡相機裡那些畫面」、「我很性感而且我愛我自己」、「其他人只是嫉妒我,這我懂,我不會為了任何人而改變,因為我愛我自己」之類的。對於這類毫無一絲謙虛的超高自我評價,絕大多數人都會考慮再三才說出口,但是在網路上,大家完全可以接受這樣的虛榮、浮誇與自我膨脹。

我們也來看看唐.比瑟瑞恩(Dan Bilzerian)的例子。他是億萬富翁的兒子,喜歡玩槍、開坦克,在IG上有兩千萬人追蹤。在訪問中他提到,自己經歷過兩次古柯鹼引起的心臟病突發,他經常把數不盡的照片放在網路上,讓粉絲知道他目前開的跑車、射擊的致命武器,以及養著玩的大型貓科動物有哪些。網路上有一支影片,內容是他把未滿二十歲的色情影片演員從屋頂往花園中的游泳池丟下去(她掉到了游泳池邊)。這個超級不尊重女性的行為非但沒有引起大眾反感,反而讓他更受歡迎。看來這個世界並不只愈加能夠忍受這種自溺的表現主義,而是希望多來一點。

Make-Up Beauty GIF by Ilka & Franz
虛榮、浮誇與自我膨脹的行為,在社交媒體上獲得大量關注。圖/GIPHY

意料中事

說名人大多愛慕虛榮,只是在陳述再明顯也不過的事情,但是誰是最佳負面教材?你認為哪個類型的名人最自戀?流行音樂巨星瑪丹娜、賈斯汀.提姆布萊克(Justin Timberlake)與麥莉.希拉(Miley Cyrus)?或是頂級紅星,例如從以前的瑪莉蓮.夢露(Marilyn Monroe)、詹姆士.狄恩(James Dean),到梅莉.史翠普(Meryl Streep)與吉維.蔡斯(ChevyChase)。還是尤塞恩.博爾特(Usain Bolt)、麥克.喬登(Michael Jordan)與C羅(CristianoRonaldo)等身價億萬的運動員?這裡我們不用靠猜的,在《鏡像效應》(The Mirror Effect)這本書中,作者德魯.平斯基(Drew Pinsky)博士和馬克.楊(S. Mark Young)提供了「自戀性格量表」(Narcissistic Personality Inventory, NPI),他們測試了許多有錢人和知名人士,好依據自戀情形加以分類並比較自戀程度的高低。出人意料之外、也令許多人半信半疑的結果:「世界上最自戀的」其實不是音樂人、不是電影明星,更不是運動員。這類自戀到令人反感的名人類型,一直到近期才出現。

——本文摘自《墮落的人腦》,2021 年 6 月,

臉譜出版_96
67 篇文章 ・ 244 位粉絲
臉譜出版有著多種樣貌—商業。文學。人文。科普。藝術。生活。希望每個人都能找到他要的書,每本書都能找到讀它的人,讀書可以僅是一種樂趣,甚或一個最尋常的生活習慣。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無畏-《非典型力量》
PanSci_96
・2015/02/11 ・1668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480 ・五年級

httpwww.books.com.twimg001066080010660879.jpg無畏

傑米和他的同伴並不是最早把無畏和堅毅二種特質聯繫在一起的人。

舉例來說,根據英國林肯大學(University of Lincoln)李.克拉斯特(Lee Crust)和理查.季根(Richard Keegan)的研究顯示,有冒險精神的人在「堅毅」這項目的得分,比討厭冒險者要高。在測試中,「挑戰和願意體驗新事物」的得分,是決定個人有沒有冒險精神的最主要指標;而信心指數的高低,則是決定冒險精神程度的最主要因素。人格病態者的二種特質都比一般人強很多。

還記得前一章提到安迪講的話嗎?你知道自己很可能在執行任務時被殺,你知道自己很可能被敵軍俘虜,你知道自己高空跳傘時很可能被異國的滔天巨浪吞沒。但是,「管他的」,你繼續做你該做的事。當特種兵就是這樣。

毫無疑問,特種部隊的成員既無畏又堅毅(我測試過他們,許多人的結果都跟人格病態者差不多)。其實,英國皇家特種空勤隊篩選新兵的過程相當殘酷,通常持續長達九個月,並且只有幾人能過關。教官利用這種嚴格篩選,從中找出能忍受這種惡夢般的折磨、具備無畏和堅毅等特質的人。

舉例來說,我在採訪過程中,有一位從特種兵篩選中拔得頭籌的士兵,讓我明白是哪種堅毅特質區別大丈夫和小男孩,也讓我們知道最後通過嚴格考驗的入選者,究竟具備怎樣的心態和心理結構。

「真正擊垮你的不是暴力,」他跟我說明,「而是暴力的威脅。這讓你覺得即將發生什麼可怕的事,讓你隨時戰戰兢兢。結果就被這種思維過程擊垮。」

接著,他詳述篩選過程中的一個特殊場景,嚇得我再也不敢自己修理汽車排氣管。

「通常到了這個階段,候選人已經筋疲力盡。我們把他的頭罩上頭套,他最後看到的景象是一輛兩噸重的卡車。我們讓他躺在地上,聽著卡車聲音漸漸逼近。大約三十秒後,卡車開到他的正上方,卡車引擎距離他的耳朵只有幾英吋。我們請司機突然猛踩油門,然後跳出車外,砰一聲把門關上就走開。這時卡車引擎還繼續運轉。過一會兒,遠處有人問手煞車有沒有拉起來。這時,我們會派人把備用輪胎輕輕推到地上那傢伙的太陽穴,然後用手逐漸增加壓力,而另一個人讓卡車稍微加速,讓地上那傢伙覺得卡車好像馬上要開動。這樣折騰幾秒後,我們把輪胎拿開,把地上那傢伙的頭套拿掉,然後把他痛毆一頓……通常,很多人在這個時候都會認輸。」

我談起某次參加電視試播特種兵選拔的體驗,讓丹尼、拉里、傑米和萊斯利笑笑。當時我被綁著,躺在陰暗倉庫冰冷的地板上。無法動彈的我,驚恐地看著一輛堆高機,把裝有水泥的拖板懸吊在離頭上幾碼高的地方。拖板慢慢降下來,我可以感覺到拖板底部尖銳不平的表面輕壓我的胸口。大概過了十幾秒後,我聽到堆高機操作員在嘈雜噪音聲中抱怨說:「真該死,機器壞了,沒辦法發動了……」

回想起來,那天我在洗完熱水澡後,整個人好好的,好像什麼事都沒發生過。其實堆高機上的「水泥」根本不是真的,而是上過色的聚苯乙烯,而且堆高機也正常運轉。只不過堆高機下的我,就跟經歷特種兵嚴格篩選的候選人一樣,都被矇在鼓裡。在那一刻,如同我在《瞬間說服》(Split-Second Persuasion)這本書裡談到,情況逼真到嚇人。

然而,這種驚險場面根本嚇唬不了傑米。「就算機器真的故障,」他說,「也不表示拖板一定會壓到你身上,不是嗎?只是你必須在機器下面多待一會兒,但那又怎樣呢? 你知道嗎,這件事我已經想通了。人們都說勇敢是一種美德,對吧?

「但是,如果你根本就不需要勇氣呢?那又怎麼說?如果你打從一開始就不害怕呢?如果你一開始就不害怕,你就不需要勇氣戰勝恐懼,不是嗎?老兄,那種水泥和卡車輪胎的驚險動作根本嚇唬不了我,那只不過是心理遊戲罷了。但是那種遊戲無法讓我更勇敢,要是我一開始就什麼也不在乎,這樣做怎麼可能讓我更勇敢?

「所以,你知道我不認同這種說法。在我看來,你一直提到勇氣,那是因為人們覺得自己需要勇氣,但我天生就有這種勇氣。或許你認為勇氣是一種美德,但我認為勇氣只是一種天賦,是讓人情緒高昂的興奮劑。」

本文摘錄自《非典型力量:瘋癲的智慧、偏執的專注、冷酷的堅毅,暗黑人格的正向發揮》,大牌出版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人格病態雷達-《非典型力量》
PanSci_96
・2015/02/11 ・2193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61 ・九年級

 

httpwww.books.com.twimg001066080010660879.jpg人格病態雷達

二○○三年,美國加州大學聖地牙哥分校醫學院的精神病學教授里德.梅洛伊(Reid Meloy),曾進行一項實驗,瞭解人們如何辨識人格病態者。我們都知道,不折不扣的人格病態者,向來懂得找出人們的弱點,但是他們也給人一種毛骨悚然的感覺。每天我們從臨床實務和新聞報導的故事中得知,跟這些冷酷無情的社會掠食者接觸過的人,就會這樣形容他們:「神祕兮兮」、「毛骨悚然」、「寒毛直豎」。但是,這些評語真的能反映人格病態者的情況嗎?我們的直覺經得起推敲嗎?我們能跟人格病態者迅速識別標的物那樣,把他們找出來嗎?

為了解答這個問題,梅洛伊詢問四百五十名刑事司法人員和心理健康專業人員,瞭解他們在跟人格病態者交談時,是否也經歷過這種奇怪的生理反應。他們接觸的人格病態者都是暴力犯罪分子,其「混音台」上的所有旋轉鈕都調到最大。結果再清楚不過,超過七五%的受訪者有過類似的感覺,女性受訪者的比例更高過男性(分別為八四%和七一%),碩士和學士學位的臨床醫生有此感受的比例,高過博士學位臨床醫生和非專業執法人員(分別為八四%、七八%和六一%)。這些感受包括:「我覺得自己可能會被當成午餐吃掉」、「噁心……厭惡……出神」和「邪惡到讓人不寒而慄」。

但是,我們究竟從這些感受中知道什麼?

為了回答這個問題,梅洛伊從人類演化下手,追溯到混沌神祕的史前時代。人格病態究竟是怎樣發展出來的,目前有一些理論可供參考,這部分我們稍後再做探討。不過,跟整個龐大病理學說機制有關的問題是,我們要先知道自己應該從什麼角度進行檢視:是從臨床角度,把人格病態當成一種人格障礙?還是從賽局理論的角度,把人格病態看成合乎生物演化的生存策略,是早期原始環境中的一種重要生存優勢?

美國維吉尼亞聯邦大學臨床心理學榮譽教授肯特.貝利(Kent Bailey),支持人格病態是生存策略這種說法,他還針對這個理論做更進一步的研究。他認為人類祖先在群體內部和群體之間的暴力競爭,就是人格病態最初的演化先驅。(以貝利的說法就是:「戰鷹」(warrior hawk)思維。)

貝利表示:「在原始社會裡,人們在追捕獵殺大型動物時,勢必需要具備某種程度的掠食暴力。所以,人類祖先有必要挑選一群驍勇善戰的『戰鷹』,專門負責此事,同時也可抵抗附近其他部落入侵。」

不過,問題當然出在人們在和平時期,要如何信任這群逞勇好鬥的戰鷹?

英國牛津大學演化人類學教授羅賓.鄧巴(Robin Dunbar)也支持貝利的說法。鄧巴回溯到西元九世紀到十二世紀的諾爾斯人(Norseman)時代,並以「狂戰士」的例子證明這個觀點:根據傳說、詩歌和歷史的記載,他們在部落交戰時,會異常殘暴野蠻。但深入研究文獻後,卻發現一個更讓人不寒而慄的景象:原來,對敵人造成威脅的戰士,也會對其誓死保護的部落同胞,做出同樣冷血的事。

梅洛伊為這個謎題做出解答:人的「人格病態雷達」經過長期演化,練就出看到人格病態行為就會毛骨悚然的生理反應。貝利認為,具有殘暴掠奪本性的原始人類確實具有病態特徵,所以從物競天擇的角度來看,病態特徵應該是雙方作用下的結果,不可能是單方面形成的。群體中那些性情較溫和的成員,會聯手形成一種機制,像某種隱性的神經監視系統,若某位成員感知到危險出現,就會發出信號並示警。部落便利用這種模式,巧妙避開危險和威脅。

從布克對挑選受害者的研究,和我個人的紅手帕實驗來看,這種機制看似合理,能說明梅洛伊實驗結果中透露的性別及身分差異。人格病態者就像狡猾陰險的情緒識別師,特別擅長看穿受害者的弱點。根據達爾文演化論的觀點,女性由於生理上的脆弱性,在面臨危險時就會更加緊張,更快更頻繁地做出反應。同樣地,層級較低的心理健康從業人員也是如此。這種假設當然有效,試想,你越覺得遭遇威脅,就越可能遇到危險,越有必要加強安全措施。

當然,在我們祖先所處的混沌時代,冷酷無情的獵人要更懂得在黑暗中殘殺獵捕之道,這一點毋庸置疑。但是那些具有預警能力的獵人,是否能跟我們今天所說的人格病態者劃上等號,這一點就有待商榷。要判斷這一點,會遇到的問題就是:同理心。

在原始時代,最會狩獵且成果豐碩的獵人,並不是大家所想的那種最嗜血和會蠻幹到底的人,反而是最冷靜、心思最敏銳的那群人。他們有很強的同理心,能夠感受獵物的心思,從眼神看透獵物在想什麼,所以能準確預測獵物依據本能採取的躲避路線和逃脫策略。

我們只要觀察嬰兒學步就能明白箇中道理。學習步行讓原始人類進入全新的紀元。直立行走預示出,人類的移動將更有效率,也使我們的祖先擺脫四肢爬行的限制,能夠更長時間地進行捕獵活動。

但是從人類學的觀點來看,「窮追不捨的狩獵」本身就有問題,比方說:羚牛和羚羊輕輕鬆鬆就能跑贏人類,在地平線上消失無蹤。但如果你能透過觀察牠們逃跑時留下的線索,或猜測牠們的心思,準確預測最後落腳處,那你就可以搶得先機,也能把自己的存活率稍微提高一些。

所以,如果「掠食者」展現同理心,甚至在某些情況下很有同理心,他們怎麼可能是人格病態者呢?然而大多數人都認同:人格病態者對別人的感受無動於衷,也相當欠缺對他人的理解。那麼我們該如何解決這兩個看似矛盾的問題?其實,只需要認知神經科學,再加上一些倫理學知識,就能協助我們解決這個問題。

本文摘錄自《非典型力量:瘋癲的智慧、偏執的專注、冷酷的堅毅,暗黑人格的正向發揮》,大牌出版

PanSci_96
1011 篇文章 ・ 1113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