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尋找靈魂伴侶」是個壞主意?

活躍星系核_96
・2014/08/26 ・1739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53 ・八年級
Credit: andre hermann
Credit: andre hermann

文/李覓農

「我將在茫茫人海中去尋找那唯一的靈魂伴侶,得之我幸;不得我命。」民初詩人徐志摩曾經這樣說。其實,不獨浪漫才子有這樣的想法,放眼古今中外,對愛情懷抱同樣心態的人,委實不在少數。

英文「靈魂伴侶」soulmate一詞,最早是由十九世紀英國浪漫主義詩人柯立芝在1822年創造出來的,但是這個概念源頭可以向上再追溯到希臘神話。受到人類的挑戰,天帝宙斯怒將原有兩張臉、四條手臂、四條腿,和兩套生殖器的古人類用閃電劈成兩半,自此以後,只剩一半身體的人們必須設法找回被拆開的另一半,靈魂才得以完整。

時至今日,這個「找到另一半,讓靈魂得以完整」的浪漫概念,已普遍存在我們社會的通俗文化中:不僅夫妻間習稱彼此為「另一半」,我們更不難在小說、戲劇、流行歌詞中發現這一類對愛情的描述:「我倆是天造地設的一對」、「終於遇到真命天子/女」、「雙人枕頭倘無你……你是我靈魂的一半」。彷彿單身是缺陷,唯有找尋到自己的「靈魂伴侶」,人們才覺得感情與生命趨於完整。

根據梅瑞斯特民意調查機構 (MIPO) [1]2011年一項名為「命中注定!大多數美國人相信靈魂伴侶」的民調[2]顯示,在美國,大約有四分之三的人相信世上有某個人為他們而存在,找到那個人,會讓生命充實完整。這種想法在年紀愈輕的人當中比例愈高,三十歲以下主要擇偶年紀的民眾,有百分之八十抱持這種愛情觀。台灣雖然沒有類似的民調,但是從民間的盛行的「緣份天定」「月下老人繫紅線」等觀念來推想,可能懷抱這種浪漫愛情觀的人,比例也頗高。

然而,最新的一項科學研究顯示,也許這整個「靈魂伴侶」的想法,是個壞主意!

發表在最新一期實驗社會心理學期刊的一篇論文:「構築愛情:『天生一對』很傷感情」[3],研究兩種不同的愛情觀對親密關係的影響:一種將愛情視為「與靈魂伴侶的緊密結合」,另一種則將愛情喻為「在一段旅程中攜手相伴」。

Credit: Dr. Wendy Longo
Credit: Dr. Wendy Longo

研究人員發現,那些形容他們之間的關係是靈魂伴侶的人,感情有較多令人沮喪的結局。研究人員要求參與者比較他們在和諧相處時,以及在有衝突產生時對感情的滿意度。研究人員發現,「靈魂伴侶組」在發生衝突時,比「旅程攜手組」更顯著感到痛苦。研究也顯示,當「靈魂伴侶組」找到感覺上是另一半的人時,往往有較短暫、但更激情的關係。關係短暫是因為一旦有衝突產生,他們較無法應付、較不能努力想辦法解決衝突,反而認為衝突意味著彼此並非真的天作之合;既然對方不是命定之人,顯然這份感情是個錯誤,分手也罷。

相形之下,「旅程攜手組」一開始便傾向尋找能夠與他們一同成長,而不是立刻就能夠產生強烈激情的伴侶。當雙方有衝突發生時,他們會將衝突視為旅程中難免的跌宕起伏,較能彼此合作化解歧異,因此整體而言,這一組有滿意度較高的親密關係。

研究顯示,人們看待感情的方式,會大大地影響他們在親密關係上的成功和滿意度。這個研究的寓意是,如果太認真對待尋找靈魂伴侶的想法,冀求伴侶和自己達到百分百完美的契合,反而可能危及親密關係。

再回頭來看浪漫詩人徐志摩,不惜先後拋妻棄子、奪人之妻,在短暫的34歲生命中經歷了張幼儀、林徽音、陸小曼等三段感情,最終尋得了他完美的靈魂伴侶嗎?將徐志摩的愛情故事,拿來對照如今的這一篇心理學研究,顯露出的反倒是梁啟超規勸他的話中蘊含的人生經驗與智慧:「……多情多感之人,其幻象起落鶻突,而得滿足得寧帖也極難。所夢想之神聖境界恐不可得,徒以煩惱終其身已耳。……嗚呼!志摩!天下豈有圓滿之宇宙?……當知吾儕以不求圓滿為生活態度,斯可以領略生活的妙味矣。」

參考資料

  1. 梅瑞斯特民調」是一項由美國梅瑞斯特民意調查機構 (MIPO)所進行的全美民意調查,該機構位於紐約州坡奇埔西市的梅瑞斯特學院校園中,創立於1978年,是全美最早以大學院校為基地創立的民調機構之一。該機構定期測量民意,無論是在紐約州或是全美各地。梅瑞斯特民調備受推崇,並經常被世界各地的記者和專家採用。
  2. “It’s Destiny!” Most Americans Believe in Soul Mates. Marist Poll [Febuary 10 ,2011]
  3. Spike W.S. Lee et al. Framing love: When it hurts to think we were made for each other.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Social Psychology. Volume 54, September 2014, Pages 61–67. DOI: 10.1016/j.jesp.2014.04.007

文章難易度
活躍星系核_96
752 篇文章 ・ 79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血液病理診斷」導入 AI 應用,輔助醫師快速精準判讀、減輕負荷量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2/01/17 ・2491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本文由 台灣諾華 協助刊登,審定編號 TW2201057472。

  • 作者/許君咏

我們想讓你知道:

被喻為困難診斷疾病的骨髓增生性腫瘤,難在哪裡?由於「病理切片判讀」很難找出「兇手」,因此,林口長庚醫院與台灣諾華及雲象科技合作,將 AI 運用於血液病理診斷,有望幫助醫生進行快狠準的判讀,可以減少經驗多寡限制,以及減輕醫生的判讀的負荷量,更重要的是,為病患做出正確的診斷,幫助及早進行治療。

在血液癌症的診斷中,病理切片是必要條件之一,例如骨髓增生性腫瘤(myeloproliferative neoplasm,簡稱 MPN),因為種類繁多,臨床症狀、病理變化及突變特徵重疊性高,過去需仰賴經驗豐富的臨床血液科及血液病理科醫師人工鑑定,然而對抗血液腫瘤就如同與時間賽跑,若無法立即提供判讀結果,延誤了治療時機,將影響病患存活率。

「骨髓增生性腫瘤」到底是什麼?

骨髓增生性腫瘤(MPN),以前稱為骨髓增生性疾病,是一組以一個或多個血細胞(白細胞,紅細胞,血小板和/或纖維細胞)過量產生為特徵的疾病。

首先,骨髓是人類的造血器官,它的重要功能就是產生造血幹細胞,之後這些造血幹細胞透過分化再生成不同的血細胞,例如紅血球、血小板、顆粒球、單核球等。而骨髓增生性腫瘤是一組罕見的血液癌症,會導致骨髓中產生過多的紅血球、白血球、血小板,根據 2016 世界衛生組織的分類,這組疾病中較常見有四類,各有不同的預後及治療方式,包括原發性血小板增多症(ET)、真性紅血球增多症(PV)、原發性骨髓纖維化(PMF),原發性骨髓纖維化又有兩種亞型:早期骨髓纖維化(pre PMF)及顯著骨髓纖維化(overt PMF)。

骨髓增生性腫瘤種類

至於確切的罹病原因目前並不清楚,科學家尚在研究中。林口長庚醫院血液科郭明宗醫師說:「骨髓增生性腫瘤臨床上常見有 3 種基因突變,分別是 JAK2V617,CALR,MPL。不論是後天的基因變異,或是環境因素等皆為可能致病因子,目前在臨床上面臨的最大挑戰不僅是治療,其實從診斷程序挑戰就已經開始。」

難如登天的「病理切片判讀」,究竟要如何找出「兇手」呢?

被喻為困難診斷疾病的骨髓性增生腫瘤,難在哪裡?

郭明宗醫師進一步說明,因骨髓性增生腫瘤屬於血液增生性疾病,和其他實體腫瘤不同的是,病患沒有明顯可觸及的腫塊,通常是因為出血、中風、脾腫大等併發症而求診,無法直接看出病因是什麼。這時醫生就像偵探一樣,必須從其他類似的症狀、血液檢查數值等尋找線索,列出可能的疾病名單,而最關鍵的證據除了基因變異之外就是「病理切片判讀」。因此, 2016 年世界衛生組織也將「骨髓切片」列為骨髓增生性腫瘤診斷的必要條件之一。

但最難的部分就在於「病理切片判讀」,林口長庚紀念醫院解剖病理部莊文郁副主任說:「骨髓切片主要是由血液病理次專科醫師進行判讀,而骨髓增生性腫瘤判讀的複雜度遠超乎一般人所能想像,病理醫師必須仔細評估各種造血細胞在顯微鏡下的數量及形態,特別是巨核細胞的形態特徵、數量及空間分布,才能得到精準的診斷。」

莊文郁主任實施病理切片判讀

也就是說,傳統的病理切片裡的血球型態與其他疾病極為相似,需由經驗豐富的醫生判讀,並進行診斷,然而人工判讀的缺點在於,難以取得客觀量化的數據,並且可能會有人為誤差。如前段提及骨髓增生性腫瘤有不同種類,預後和病程進展有極大差異,需要不同的治療策略。郭明宗醫師分享:「早期世界衛生組織尚未明確分類時為例,曾有 20% 的患者原先被診斷為原發性血小板增多症(ET),後續分類後重新診斷為早期骨髓纖維化(pre PMF)。」說明病理切片判讀在診斷上有一定的困難及複雜性。

病理切片耗人又講求經驗怎麼辦?AI 來幫忙!

莊文郁副主任說:「林口長庚每月有近萬個案例、高達上萬筆的病理玻片需要判讀,病理團隊每日皆須面臨龐大且急迫的病例,為了能及早且精準幫助病患確診,已全面將病理玻片數位化,為全台少數完成跨院區病理科數位化的醫療院所,可大大提升判讀方便性。」

這次合作跨界三方,結合不同優勢,林口長庚龐大的病理資料庫,雲象科技的 AI 技術,加上台灣諾華長期投入血液腫瘤研發治療的經驗,共同提升台灣血液腫瘤篩檢量能,幫助病患在進入急性期或惡化前獲得及時診斷及擬定適合的治療策略,延續病患生命並提升生活品質。

血液疾病的診斷與治療相當困難,然而因病患數不如其他器官癌症,故新技術如 AI 較不會第一時間應用在血液疾病上;不過,對血液疾病來說,以形態學為基礎的病理診斷扮演關鍵角色,而型形態辨識正是 AI 在醫療上能有最大發揮空間的面向。

這個概念就像是平常大家將合照上傳社群軟體,平台會透過自動人臉辨識系統,標記照片裡的朋友人名。運用 AI 進行深度學習,辨識骨髓玻片裡的細胞型態、特徵和空間分佈的情形,能夠提供量化且客觀的數據。

莊文郁副主任打趣地說,隨著時代與醫療的進步,AI 技術不僅可以認臉,也可以辨別極度困難與複雜的細胞了!

雲象科技骨髓切片判讀

而台灣諾華在癌症治療領域耕耘已久,諾華腫瘤(台灣)總經理陳喬松說:「身為全球製藥領導者,從第一代標靶治療到目前最新的細基因療法,建立了許多治療創新里程碑。」目前除了利用資料科學發展新興藥品外,諾華爲重新改善患者生活品質,並延長其存活期,亦發展大數據分析及 AI 技術,希冀幫助更多血液腫瘤病患及早診斷、治療,讓血液腫瘤的早期診斷向前邁出一大步。在 AI 的加持下,未來血液病理的發展,或許能夠和近年備受重視的分子和基因診斷攜手合作,更進一步加強疾病診斷與治療品質。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84 篇文章 ・ 331 位粉絲
充滿能量的泛科學品牌合作帳號!相關行銷合作請洽:contact@pansci.asia