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

1

3
3

文字

分享

1
3
3

研究資料亂到不行?你需要的是「資料管理方案」——淺談什麼是「開放科學」

研究資料寄存所 (depositar)_96
・2021/12/22 ・3081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什麼是「開放科學」?

大體而言,開放科學是關於「有品質、完整、平等與利益共享的科學環境」的一套構想 [1],它希望能移除知識藩籬,激發研究創意。為了達成這些核心價值,不同的科學社群衍生了不同實務作法,也造就了過往「開放科學」紛雜的內涵。

儘管如此,一般在討論「開放科學」時,仍認為其有幾個核心的關注面向,如開放近用科學成果(如論文)、開放研究資料、研究過程中使用科技工具進行開放協作等。歐盟OECD聯合國等國際組織在近年來亦紛紛制定相關政策、白皮書,並投入經費致力於開放科學的推展。

脈絡不同,資料管理方式也不同

「我知道開放科學很好,我也有滿手的資料,但是……」,在資料科學盛行的時代,幾乎所有研究者在處理資料時,都會遭遇各種「但是」的問題:但是資料很亂不知從何著手、但是不曉得要釋出哪些資料、但是沒有心力…。

在這樣的脈落下,中央研究院資訊科學研究所等 5 個單位,在今年 10 月 7 日舉辦了 2021 研究資料管理工作坊。工作坊共概分成 5 個資料管理的主題,分別涉及「生物多樣性」、「多面向資料管理」、「氣候、海洋及空氣資料」、「研究團隊經驗分享」、「個人資料管理」等面向,邀請近 20 位來自不同領域、單位的講者,分享他們在研究資料管理 (Research Data Management, RDM)上的經驗。

在資料管理實務上,各研究單位因資源配置、研究領域、研究方法、研究文化等差異,所遭遇的問題及可能的解方亦各不相同。聆聽彼此經驗,了解對方解決問題的脈絡,是找尋自身合適的資料管理方式的有效途徑之一。

以本次工作坊為例,我們即觀察到,同是為了提昇資料的利用價值,有的單位選擇將資源優先配置在蒐集更多資料;有的則是積極建立、宣導資料處理的 SOP;另外也有強調個別資料集的品質控管與說明。

圖為「台灣生物多樣性網絡」在回應資料價值時,將重點放置於增加資料量的成果圖。
圖/柯智仁 - 讓資料的價值被看見能否鼓勵資料的管理與開放?

我們也發現,有關資料即時利用的需求,時常不在研究團隊最初的預期中,且需求亦可能來自團隊內部或外部。而為了回應需求,有的研究單位選擇投入心力在軟硬體上,打造自動化流程,以應付外部大量的資料索取要求;有的研究單位,則優先建立單位內部的即時資料分享環境,再適度滿足外部需求。

以上各種應對方式間的差異,多半是因各單位在處理同一問題時,身處不同的脈絡所致。

逐漸上軌道的研究工具:資料管理方案

在本次工作坊中,亦有關於「資料管理方案」(Data Management Plan, DMP)的場次。DMP 是一份描述研究資料如何被蒐集、使用、管理、保存、分享等歷程的文件。通常是在研究開始前撰寫,在研究中隨時修正,藉此研究者能更有效地管理資料。

近年來,DMP 已逐漸成為計畫申請者被要求檢附的文件。目前在網路上也能找到各式的 DMP 範本,協助研究者撰寫 DMP。例如研究資料寄存所(depositar)翻譯的 Science Europe 研究資料管理指南,就提供了一份 DMP 的範本。

在工作坊中,科技部永續學門指出,資料管理是開放科學的一部分,因此永續學門自 2020 年 8 月開始推動資料管理方案試辦計畫,透過經費補助的方式,鼓勵整合型計畫提出 DMP。本次工作坊亦有兩個參與試辦計畫的研究團隊,分享他們在撰寫及執行 DMP 的歷程。在研究資料管理概論這個場次,亦仔細介紹了 DMP 可能包含的內容。

科技部永續學門自 2020 年 8 月開始試辦資料管理方案。
圖/李明旭 - 永續學門DMP試辦計畫

但鑒於 DMP 在國際上逐漸成為「要求」,亦不乏質疑認為,撰寫 DMP 可能僅是加重研究者行政負擔;對此,一份 2021 年 4 月有關歐盟推行 DMP 的實證研究指出,超過 80% 的研究者認為 DMP 對他們的研究有幫助,這或可有效緩解相關的疑慮。

超過八成的研究者認為 DMP 帶來了比行政負擔更多的正面效益。
圖/Open Research Europe

研究資料管理與開放科學

2021 研究資料管理工作坊的簡報及錄影,已在 11 月中悉數公開在工作坊網站。而工作坊後不久,在 2021 年 11 月底,我們見到聯合國教科文組織(UNESCO)通過了一份開放科學建議書(UNESCO Recommendation on Open Science)。這份文件共獲得 193 個與會國支持。UNESCO 表示,與會國們的共同支持,使向來意義紛雜的「開放科學」首次取得了全球性的定義。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於 2021 年 11 月底通過的開放科學建議書。圖/UNESCO

UNESCO 針對開放科學的定義與說明很長(參見建議書第 7 頁至第 16 頁),我們無意在最後的篇幅中細說。但很清楚的一點是,「開放研究資料」(open research data)是構成 UNESCO「開放科學」定義的一部分。

身為國際社群的一員,台灣有許多的跨國研究計畫,過去兩年的防疫,亦受益於國際的開放研究資料許多(如使用 GISAID 資料庫進行研究)。

國內研究社群與開放研究資料或開放科學的國際標準接軌,既是必須,亦是互惠,而研究資料管理將是達成此目標不可免的基本功。在「開放科學」取得重大國際進展的此時,再次回顧本次工作坊的內容,應是一件更饒富意義的事。

開放科學建議書:開放科學的定義 – 包含「開放研究資料」。
圖/ UNESCO

註釋:

  1. Why the world needs to embrace open science? https://www.weforum.org/agenda/2021/10/why-open-science-is-the-cornerstone-of-sustainable-development/

參考文獻: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
研究資料寄存所 (depositar)_96
1 篇文章 ・ 1 位粉絲
研究資料寄存所 (depositar) 是由研究人員建立的線上資料儲存庫。所有人都能使用這個平台,自由地儲存、尋找、再次使用研究資料。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防酒駕肇事,只能靠重罰?|知識長專欄 ep.2

鄭國威 Portnoy_96
・2022/01/25 ・2625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酒後駕駛肇事,並不是最多人傷亡的交通事故,雖然相關宣導與罰則一直有在加強,但由於「隨機」、「難以預防」、「應報正義難尋」等特性,只要相關消息傳出,總會令人特別難受。新聞媒體也很清楚,為了建構新聞價值,報導通常會極盡所能把肇事者描述成糟糕、邪惡之人。

但事實上,在意外發生的前一秒,這位酒駕者就跟你我一樣,只是個一般人,可能特別失意,或是非常快活,但他並不想傷害誰;可也正因為這樣,不只受害者,乃至於整個社會的合理怒氣,都無處安放。

(延伸閱讀:演員吳慷仁針對酒駕罰則臉書貼文下,Leon Huang 黃致豪 律師的回應、以及李俊宏醫師的文章

酒駕意外發生的前一秒,肇事者就和你我一樣,可能特別失意,或者非常快活,他並不想傷害誰。圖/Pexels

想改變行為,不能只改變行為

我認為要消除酒駕,不能只針對行為本身,因為提高罰則跟事故下降不完全是線性關係。心理學上有一比喻:象、騎象人,以及路徑。象代表我們的直覺衝動,騎象人代表我們的邏輯判斷,路徑則代表行為實現的方向,大部分的時候,我們都任由力大無窮的大象決定要做什麼跟怎麼做。

舉例來說,早上很冷,你心中的大象想繼續睡,但騎象人說得趕快起床上班。若大象贏了,騎象人還會幫忙解釋,例如「還有特休可以請」,「有人可以代班」,「若上班時想睡效率也不彰,不如繼續睡」等等。若對此主題感興趣,請參考《學會改變》一書。

如果你不想當每天早上都遲到或請假的人,就得讓心中的騎象人更有方法地引領跟訓練大象,例如利用《原子習慣》、《彈性習慣》裡的建議,這就不多談了,歡迎大家找書來參考。

讓心中的大象順著路走

我們都知道,大象力量很強。如果你也有在下著冷雨的週一早上賴床遲到,或找藉口請假的經驗,那就不要質疑會有人喝酒開車、打瞌睡開車、吸毒開車……無論我們怎麼針對個人宣導告誡都一樣。

因此在個人層次之外,想解決整個社會的問題,政策制定者需要打造一條好走的路徑,創造一個環境,讓聽話的大象或頑皮的大象,都往這條路走。不是因為被鞭斥或威嚇,而是讓人們心中那組騎象人跟大象都覺得,這條路徑很自然、很正常、很好走。

打造一條好走的路徑,讓人們心中的騎象人和大象都覺得,這條路走得很自然。圖/GIPHY

讓販賣者跟製造者負責

在酒駕這個題目上,路徑不外乎「酒」、「車」。就跟美國的槍枝問題一樣,他們沒有辦法禁槍,所以只能強化溯源,讓槍枝販賣者跟製造者負起責任。

同樣的,如果我們沒有打算禁酒跟禁止人類駕駛,那就要溯源,讓酒類製造者跟販賣者,以及車輛製造者跟販賣者,為其產品造成的社會負面外部性負起責任。

社會要有共識,來要求酒跟車的販賣與製造者負起連帶責任。有共識,才有可能立法。這像是現在人們對於排碳跟氣候變遷之間的因果關係有了理解、對於減碳有了共識,立法要求排碳大戶負起責任、用綠電、付碳稅,才言之成理、得到民意支持。而排碳大戶也會為了避免成本不斷提高,積極改良製程、節水節電,做循環經濟。

想像一下:如果我們現在可以接受,為了避免病毒傳播開來,到任何一個地點,都要用手機掃描 QRcode,便於溯源跟控制擴散,那能不能也要求每一個飲酒的人在喝酒之前掃描酒瓶跟場所?

每次查獲酒駕,不管有沒有意外,都要公佈酒駕者喝的酒是哪個牌子的酒、販賣的場所是哪一間、哪個廠牌的車輛、哪家公司賣的車。

然後這些企業才會開始感受到「酒駕造成的外部性」被內部化了,變成自己肩膀上的事情了。企業會比政府更能想出聰明的辦法,讓酒駕數字下降,同時維護自己的營收。

公佈酒駕者喝的酒是哪個牌子的酒、販賣的場所是哪一間,讓販賣者跟製造者負責,使企業感受到「酒駕造成的外部性」被內部化,變成自己肩膀上的事。圖/Pexels

期待企業主動扛責、定規則

其實為了防酒駕,政策已經很多,例如讓指定代駕變成文化、讓計程車業者提供代駕便利服務、鼓勵或要求提供飲酒的場所負起勸導責任、在從小到大的教育場景中不斷灌輸、提高肇事者刑責嚇阻等等……就在本文發布的今天(2022.1.24)立院三讀刑法及道路交通管理處罰條例修正,「再次加重酒駕刑度、增訂併科罰金最高三百萬元。初犯肇事致人重傷或死亡,就沒入車輛。同車共責罰鍰增加、酒駕累犯的年限從五年延長為十年, 酒駕累犯公布姓名照片。」

圖片取自行政院臉書

然而這些措施過去到底有沒有效,以後會不會有效,其實需要研究。例如全球已開發國家都有飲酒吸菸比例下降的情形,主要的原因可能是人們有了更上癮的手機跟遊戲,而且缺乏社交。但同時,新的車禍肇事原因也隨之誕生:邊開車邊用手機。

不同於酒駕,手機跟汽車製造商已經提出許多方式來減少人們開車時用手機而分神的情況,例如你的手機上應該就有「開車模式」。(我的 iPhone 有)我很期待有企業率先提出作為,在被規定限制前,成為規定制定者。

最後,雖然我期望自己理智看待酒駕議題,但身為一個小學生女兒的父親,每次看到肇事新聞,心臟其實跳得特別快。

走在路上提心吊膽,擔憂每一台馬路上的車,是不是由某個神智不清的人在駕駛?因為沒有人行道而被迫走在馬路上的我們,會不會在下一秒就遭殃?想到自己可能永遠沒辦法放心讓她自己上下學,也會笑自己是不是保護過度;但住在台中,只要出門就必然看到好幾起交通事故,也坐實了我的擔憂。

圖/GIPHY

如果我們能夠用集體的智慧跟合作,把這個擁擠且跟疫區比鄰的國家,變成世界上應對疫情最好的國家,我們當然也能夠成為大幅減少酒駕或其他危險駕駛,乃至於把整體交通安全,做得比現在更好許多的國家。我是這樣想啦。

 

鄭國威 Portnoy_96
141 篇文章 ・ 21 位粉絲
是那種小時候很喜歡看科學讀物,以為自己會成為科學家,但是長大之後因為數理太爛,所以早早放棄科學夢的無數人其中之一。怎知長大後竟然因為諸般因由而重拾科學,與夥伴共同創立泛科學。現為泛科知識公司的知識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