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15
5

文字

分享

5
15
5

「貴古賤今」不是病,只是大腦美化記憶的濾鏡——為何我們需要「懷舊」的心理機制?

異吐司想Toasty Thoughts_96
・2021/08/30 ・3400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編按:你曾經因為在臉書河道上,看到某張老照片或影片,而驟然陷入回憶構築的時光長廊中嗎?在那個瞬間,好像穿越了時空、變回了年幼的自己,並重新體驗了當時在那個情節中所經驗過的感覺。別擔心!這只是一種「急性懷舊」的情感衝擊。不是你有病,只是因為你老到有足夠的記憶可以觸發大腦中的「懷舊」機制,畢竟社會也對你挺殘酷的…不是嗎?

《咒術迴戰》中的七海健人有云:「枕邊掉的頭髮越來越多,喜歡的夾菜麵包從便利商店消失,這些微小的絕望不斷積累,才會使人長大。」——泛科《童年崩壞》專題邀請各位讀者重新檢視童年時期的產物,讓你的童年持續崩壞不停歇 ψ(`∇´)ψ。

你自認是個「念舊的人」嗎?

不管這個答案是肯定或否定,我們多少都曾在人生的某些時刻經驗到「懷舊」的情緒。特別是童年的種種,總會在奇特的時刻跳出來、用回憶跑馬燈提醒自己已經長大的事實。

這也使得懷舊成為十分複雜的情緒,在快樂、溫暖中還會帶上些微感傷與空虛,因為我們知道「往日不再」,只能下意識地追逐只存在於腦海中的幻影。

但是人為什麼會感到「懷舊」?我們常常看到老一輩的人在緬懷過去的美好,甚至推崇讓新生代匪夷所思的價值觀,又或者過度美化某些灰暗的歷史片段,讓人不禁懷疑這些長輩是不是來自某個平行宇宙。

不過先別急著批判這些長者,好好回想一下自己的人生。你是否有「童年的最愛」?它可能是一道菜、一個糖果的品牌、一部卡通,甚至是一位朋友,是在你記憶深處佔據特殊地位的存在。你或許不記得太多細節了,只知道每次想到它(或是他)心中都會浮現幸福的暖意,不由自主地重溫你們一起度過的美好時光。

然而在某個契機下,你們重逢了。但是說也奇怪,明明是一樣的東西,但感覺起來就是少了些什麼。

你沒辦法在食物中嚐到那像是施了魔法的美味,或者難以從古早卡通的粗糙線條中獲得感動,甚至是在面對老朋友時感受到疏遠與尷尬。

「童年」破碎了,你覺得受騙,肯定是哪裡出了問題!或許是食品配方改了,卡通失真了,人心也跟著變了。

但很遺憾地,我得在這裡告訴你一個壞消息:變得不是那些東西,而是你的記憶。

「懷舊」是一種溫暖中夾帶些許感傷的情懷,有時候重溫了兒時的美味,卻覺得無法與當年的感動相提並論。

無法客觀的「情節記憶」

懷舊(nostalgic)是心理學常見的研究題材。因為相較於一些比較單純的喜怒哀樂,懷舊是個非常複雜、甚至可以說「並不單純」的情緒反應。因為就本質來說,外界刺激僅是懷舊感的引子,它仍是以回憶為基礎的心理活動,也給了它與眾不同的可能性。

人的記憶大多都不是準確的。這不是在說大家都該去吃銀杏,而是記憶機制本就複雜,除了日常生活與工作會用到的「程序記憶」(procedural memory)以及「語意記憶」(semantic memory),還有以情節與情感為主的「情節記憶」(episodic memory)。

舉例來說,今天你因為在開會時講錯話,被上司狠狠教育了一番。你所學到的「教訓」,以及下次遇到同樣情境時該如何應對的反思,會被大腦歸類為語意記憶存起來,以備不時之需;而被罵時心裡感受到的不悅、上司的嘴臉、背景裡對著你指指點點的同事,以及當下你胃痛的生理不適,這些則會被存放在情節記憶當中。

發現關鍵了嗎?情節記憶,是跟「情緒」綁在一起的。這也表示情節記憶很難做到完全客觀,多少會受到當下情緒的影響。情緒越是強烈,情節記憶在腦迴路的刻痕就越深、被主觀判斷扭曲的程度也越強。這也是為什麼現代提倡「愛的教育」、「零體罰」,避免小孩子在還不懂事時就因為體罰產生心理創傷,造成往後親子、師生關係出現無法彌補的裂痕。

不愉快的回憶中的情緒,會被大腦歸類為「情節記憶」,情緒越是強烈,情節記憶在腦迴路的刻痕就越深。

這樣把情節記憶跟情感綁在一起,有壞處當然也有好處。在心理治療中我們常說:「幸運的人用童年治癒一生,不幸的人用一生治癒童年」,人雖然會因為負面經驗產生心理創傷,但也同樣能受惠於正向經驗,讓這些愉快的記憶成為往後人生重要的抗壓資本。

而這份來自過往美好的療癒效果,正是源自於「懷舊」最核心的機制。

無限美好的懷舊濾鏡

根據近年來心理學與神經科學的研究結果,「懷舊」情緒其實跟我們大腦的獎勵迴路(reward system)有關。單純啟動某些記憶就只是在「回憶」,必須要同時活化獎勵迴路、為這份記憶增添額外的「意義」,我們才能經驗到那份既複雜又美好的懷舊感。

換言之,就算是再平淡的早年記憶,在獎勵系統渲染下都能引發懷舊感的正向回饋。這可是比任何濾鏡都還要厲害的特效,直接從認知層面美化記憶。

雖然我們還沒辦法真正釐清獎勵系統與懷舊感之間的因果關係,卻可以從實徵研究中摸索出這類情緒的「存在意義」。雖然可能不太直觀,但「懷舊」其實是大腦的自保機制,特別是在認知到重大威脅、感到徬徨時,適時的懷舊感能幫助我們減輕壓力,甚至是降低當下經驗到的焦慮感。

適時的懷舊感,可幫助人減輕壓力。圖/Pixabay

特別是在面對重大轉變,如學校畢業、公司離職、情侶分手,或甚至是生離死別的時候,因為我們對於不可逆的新生活感到不安,大腦會將相關回憶提取出來、搭配獎賞系統的正向情緒來安撫心緒。這些跑馬燈能提醒我們「自己並不孤單」、「人生還是有很多值得開心的事」,最終起到定心凝神、自我培力的功效。

——不過,並不是每次都能達到預期的效果。

例如在數百年前的三十年戰爭中,這份懷舊的「療效」便被視為好發於戰場的精神疾病。起因是有許多瑞士士兵在戰場上聽到家鄉歌曲後戰意全失,逼得指揮官不得不把這些毫無鬥志的累贅送離前線,或是動用暴力脅迫他們拿起槍繼續衝鋒。

然而,這些士兵並不是真的生病,只是遇上「急性懷舊」的情感衝擊。他們沒有被壓力擊垮、失去活下去的動力,事實恰好相反:正因為回想起生命能有多麽美好,才更不願意在這毫無意義的戰爭中平白死去。這顯示,懷舊感也有幫助我們「否定現實」的效果。不是否定它的存在,而是否定當前這個現實的「價值」,維護記憶中那些美好的「正當性」。

家鄉歌曲引起的「懷舊」情感衝擊,曾被認為是好發於戰場的精神疾病。圖/Pexels

恐怕舊愛不是最美,只是現實太不友善…

當你看到有人在感慨「以前還是比較好」,要記得這份評價除了不客觀,它更是展現了這個人「適應不良」的事實。或許並不是客觀環境變差,而是他主觀的經驗不斷在惡化,讓這些人在面對現實世界時需要仰賴懷舊情緒的止痛效果度日。

懷舊作為大腦的自保機制,它本身的存在是中性的。用在適當的地方可以救人一命,依賴過度也可能造成人生停滯、難以成長。這其中的取捨,到頭來還是要回到我們對待「改變」的態度上。

改變代表離開舒適圈,駛向充滿不確定性與機緣的汪洋。在航行的過程中,懷舊感就像是身後的燈塔,雖然不一定能照亮前路,卻可以成為重要的錨點、為我們指出家的方向。但若過度依賴燈塔,不敢走出它燈火照耀的範圍,那我們終究哪裡都不去了,只能在有限的範圍內打轉。

所以說,該懷舊時就盡量懷舊,但也別忘了我們回首,是為了讓腳下踩得更穩、走得更遠。

參考資料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5
異吐司想Toasty Thoughts_96
28 篇文章 ・ 121 位粉絲
最初是想用心理學剖析日常事物,一方面「一吐思想」,另一方面借用吐司百變百搭的形象,讓心理學成為無處不在的有趣事物。基於本人雜食屬性,最後什麼都寫、什麼都分享。歡迎至臉書搜尋「異吐司想」。

0

5
2

文字

分享

0
5
2
用黑白相機拍出色彩繽紛的宇宙
全國大學天文社聯盟
・2022/04/30 ・2550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 文/邵思齊,現就讀臺大地質科學系,著迷於大自然的鬼斧神工。

現代的人們生活在充滿明亮人造光源的城鎮中,難以想像純粹的夜空是什麼樣子。對宇宙中天體的印象,多半來自各地天文台與太空望遠鏡所捕捉的絢麗星雲、星團、星系。但這些影像中的顏色是真實的嗎?如果我們能夠用肉眼看到這些天體,它們的顏色真能如影像中如此的五彩繽紛嗎?

色彩的起源:為什麼人眼能看到顏色?

電磁波跨越各種尺度的波段,有波長遠小於 1 奈米的伽瑪射線,也有波長數百公里長的無線電波。但人類眼睛中的的感光細胞僅能感測到波長介於 400-700 奈米之間的電磁波,也就是僅有這段電磁波能夠以紅到紫的色彩出現在人類的視野當中,所以我們對外界的認知就受限於這小一段稱為可見光(Visible Light)的視窗。人之所以能夠辨識不同的顏色,靠的是人眼中的視錐細胞。視錐細胞分成 S、M、L 三種,分別代表 short, medium, long,其感測到的不同波長的光,大致可對應到藍色、綠色、紅色。

S、M、L 三種視錐細胞可以感測不同的顏色,後來的相機設計也以此為基礎。圖/Wikipedia

肉眼可以,那相機呢?

在還沒有電子感光元件的時代,紀錄影像的方法是透過讓底片中的銀離子曝光、沖洗後,變成不透光的金屬銀(負片),但這樣只能呈現出黑白影像。於是,歷經長時間的研究與測試,有著三層感光層的彩色底片誕生了。它的原理是在不同感光層之間加上遮色片,讓三層感光片能夠分別接收到各自顏色的光線。最常使用的遮色片是藍、綠、紅三色。進入數位時代,電子感光元件同樣遇到了只有明暗黑白、無法分辨色彩的問題,但這次,因為感光元件無法透光,不能像底片一樣分層感光,工程師們只好另闢蹊徑。

於是專為相機感光元件量身打造的拜爾濾色鏡(Bayer Filter)誕生了,也就是由紅色、綠色、藍色三種方形濾光片相間排列成的馬賽克狀濾鏡,每一格只會讓一種顏色通過,如此一來,底下的感光元件就只會接收到一種顏色的光。接著,再把相鄰的像素數值相互內插計算,就可以得到一張彩色影像。由於人的視錐細胞對綠色特別敏感,因此拜爾濾色鏡的設計中,綠色濾光片的數量是其他顏色的兩倍。

這種讓各個像素接收不同顏色資訊的做法,雖然方便快速,卻需要好幾個像素才能還原一個區塊的顏色,因此會大幅降低影像解析度。這對寸解析度寸金的天文研究來說,非常划不來,畢竟我們既想得知每個像素接收到的原始顏色,又想獲得以像素為解析單位的最佳畫質,盡可能不要損失任何資訊。

藍綠紅相間的拜爾綠色鏡,廣泛用於日常使用的彩色感光元件,例如手機鏡頭、單眼相機等裝置。圖/Wikipedia

要怎麼讓每個像素都能獨立呈現接收到的光子,而且還能夠完整得到顏色的資訊呢?最好的方法就是在整塊感光元件前加上一塊單色的濾色鏡,然後輪流更換不同的濾色鏡,一次只記錄一種顏色的強度。然後,依照濾鏡的波段賦予影像顏色,進行疊合,得到一張還原真實顏色的照片。如此一來,我們就能用較長的拍攝時間,來換取最完整的資訊量。以天文研究來說,這種做法更加划算。

另外,由於視錐細胞並不是只對單一波長的光敏感,而是能夠接收波長範圍大約數百奈米寬的光,因此若是要還原真實顏色的影像,人們通常會使用寬頻濾鏡(Broadband filter),也就是波段跨足數百奈米的濾鏡進行拍攝。

美麗之外?濾鏡的科學妙用

雖然還原天體的真實顏色是個相當直覺的作法,但既然我們有能力分開不同的顏色,當然就有各式各樣的應用方法。當電子從高能階躍遷回到低能階,就會釋放能量,也就是放出固定波長的電磁波。若是受到激發的元素不同,電子躍遷時放出的電磁波波長也會隨之改變,呈現出不同顏色的光。

如果我們在拍攝時,可以只捕捉這些特定波長的光,那我們拍出的照片,就代表著該元素在宇宙中的分佈位置。對天文學家來說,這是相當重要的資訊。因此,我們也常使用所謂的窄頻濾鏡(Narrowband filter),只接收目標波段周圍數十甚至數個奈米寬的波長範圍。常見的窄頻濾鏡有氫(H)、氦(He)、氮(N)、氧(O)、硫(S)等等。

有時候,按照原本的顏色疊合一組元素影像並不是那麼妥當,例如 H-alpha(氫原子)和 N II(氮離子)這兩條譜線,同樣都是波長 600 多奈米的紅色光,但如果按照它們原本的波長,在合成影像時都用紅色表示,就很難分辨氫和氮的分布狀態。這時候,天文學家們會按照各個元素之間的相對波長來配製顏色。

以底下的氣泡星雲(Bubble Nebula, NGC7635)為例,波長比較長的 N II 會被調成紅色,相對短一點的 H-alpha 就會調成綠色,而原本是綠色的 O III 氧離子則會被調成藍色。如此一來,我們就可以相對輕鬆地在畫面中分辨各個元素出現的位置。缺點是,如果我們真的用肉眼觀測這些天體,看到的顏色就會跟圖中大不相同。

由哈伯太空望遠鏡拍攝的氣泡星雲,使用了三種波段的窄頻濾鏡。圖/NASA

當然,這種人工配製顏色的方法也可以用來呈現可見光以外的電磁波,例如紅外線、紫外線等。舉哈伯太空望遠鏡的代表作「創生之柱」為例,他們使用了兩個近紅外線波段,比較長波的 F160W 在 1400~1700nm,比較短的 F110W在900~1400nm,分別就被調成了黃色和藍色。星點發出的紅外光穿越了創生之柱的塵埃,與可見光疊合的影像比較,各有各的獨特之處。

三窄頻濾鏡疊合的可見光影像與兩近紅外線波段疊合的影像對比。圖/NASA

望遠鏡接收來自千萬光年外的天體光線,一顆一顆的光子累積成影像上的點點像素,經過科學家們的巧手,成為烙印在人們記憶中的壯麗影像。有些天體按照他們原始的顏色重組,讓我們有如身歷其境,親眼見證它們的存在;有些影像雖然經過調製,並非原汁原味,卻調和了肉眼所不能見的波段,讓我們得以一窺它們背後的故事。

全國大學天文社聯盟
7 篇文章 ・ 14 位粉絲

1

6
0

文字

分享

1
6
0
風靡世界!全台百萬人已下載「小白濾鏡」,這眼疾年輕人也要注意
careonline_96
・2021/10/26 ・1279字 ・閱讀時間約 2 分鐘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風靡世界!全台百萬人已下載「小白濾鏡」,這疾病年輕人也要注意

你可能幫相機安裝過濾鏡,讓相片呈現出各式各樣的風貌,但是有一款「小白濾鏡」卻會不請自來,讓影像變得昏暗、模糊,更麻煩的是這款濾鏡裝在眼睛裡,不是想移除就能輕易移除!

這款風靡世界,全台已有百萬人安裝的「小白濾鏡」,便是白內障。白內障是因為眼睛中原本清澈透明的水晶體病變、混濁,所以看東西時會越來越模糊。根據世界衛生組織的統計,白內障是全世界導致失明的主要原因。

白內障逐漸年輕化,並非老年人的專利!

近年來白內障有年輕化趨勢,30-50 歲民眾罹患比例增加,研判可能與高度近視、長期用眼過度、戶外活動紫外線過量等原因有關。

白內障往往是在不知不覺中發生,並漸漸惡化,患者大多沒有明顯的感覺,建議大家養成定期檢查的習慣,才能及早發現白內障。

安裝小白濾鏡,模擬白內障看世界

為提醒年輕族群重視眼睛健康,嬌生眼力健以現代人拍照打卡必備的「濾鏡」為主題,推出疾病衛教影片,用濾鏡的效果比喻白內障可能會有的症狀,如色彩失真、視線模糊、莫名光暈等等。

安裝小白濾鏡,模擬白內障看世界

由於大家對於白內障的症狀較陌生,所以同步推出「小白濾鏡」,濾鏡效果可模擬白內障患者所看到的影像,包括視線障礙、彩度降低、視覺模糊等。如果發現自己或家人出現類似狀況,務必立刻就醫。趕快點擊試用「小白濾鏡」。

要治療白內障可透過手術更換人工水晶體,目前人工水晶體的種類、功能眾多,建議可以與醫師討論,選擇最符合個人需求的人工水晶體,以重拾生活品質,恢復睛彩視力。

嬌生眼力健長期深耕於視力照護,協助眼科專業人士提供符合病患需求的治療,包括白內障及角膜健康護理等,也特別呼籲年輕族群,別忽略視線不良帶來的影響及可能造成的傷害,應養成良好的用眼習慣、保護眼睛,並多多關注眼睛的健康狀況!


觀看完整影片:https://youtu.be/SNruNgYejaw

2

6
1

文字

分享

2
6
1
消失的飲料大解密!Qoo真的含有果汁嗎?你認識要爆搖 33 下才能喝的魔性飲料嗎?
PanSci_96
・2021/08/20 ・4217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編按:在 Y 編、A 編跟 C 編都還在「馬麻砸摳」的時候,去一趟雜貨店或超商買飲料是童年一大樂事,雖然那些當年讓我們癡狂的暢銷飲料已漸漸消失……但不要緊的!因為甜到爆的懷舊飲料可能現在連臺南的朋友都招架不了,否則還沒實現夢想的我們,大概只能安慰自己「我還有(糖尿)病」了(哭)。

《咒術迴戰》中的七海健人有云:「枕邊掉的頭髮越來越多,喜歡的夾菜麵包從便利商店消失,這些微小的絕望不斷積累,才會使人長大。」——泛科《童年崩壞》專題邀請各位讀者重新檢視童年時期的產物,讓你的童年持續崩壞不停歇 ψ(`∇´)ψ。

從小就把含糖飲料當水喝的 A 編,最喜歡的飲料是「舊版雀巢檸檬茶」。在2015年可口可樂與雀巢分手後,可口可樂順勢推出繼承「舊版雀巢檸檬茶」配方的「飛想茶」,而雀巢公司也修改了配方,推出「新版雀巢檸檬茶」。但無論是「新版雀巢檸檬茶」還是「飛想茶」,跟舊版比起來味道還是有些差距。

無法再現的味道只能夢裡相會(哭),今天就讓我們一起聊聊那些消失的飲料吧!

那些年,我們一起搖過的飲料

搖晃,是 A 編童年的一部分,從皮卡丘計步器到怪獸對打機,我日以繼夜拿著計步器晃動手臂,用搖晃行萬里路。

除了搖晃對打機,當時也有許多需要搖晃的飲料問世,像是黑松的「搖果凍」,是一款加了果凍的汽水,標榜要搖 12 下才能把果凍跟汽水均勻混合(註:真的要搖,不然就要把整塊果凍擠出來吃),外包裝還特別註明「不會噴出來」。富有實驗精神(手賤)的我,喝之前都會超大力搖超過 12 下!但從來都沒噴出來過。

黑松「搖果凍」當年的廣告:貓迷搖搖~

雖然搖果凍停產了,但日購網站上還是能買到芬達出的果凍汽水,記得當年這款汽水與搖果凍近乎同時出現,同樣要搖過才能喝,不過芬達的果凍汽水只要搖 10 下就好。(到底是誰訂要搖幾下的?有什麼標準嗎?)

同樣,富有實驗精神(手賤)的我,也大力搖過芬達果凍汽水,卻也沒有看到它噴發過。時至今日,我仍沒想透果凍汽水為什麼不會噴?(大概是原本灌入的二氧化碳就比較少?)

說到要搖的飲料,雪克 33 的「要搖 33 下」也是許多人的童年首選,雖然我是沒有喝過(真的),但不少人都分享「搖過之後綿密的泡沫很好喝」。不過,雪克 33 就算沒搖也是可以喝啦,以目前能找到的資料,內容物其實就是一般的調味乳,搖 33 下應該只是噱頭。

但如果你相信搖過比較好喝,也可以把雪克 33 當作奶昔(Milkshake)。奶昔的經典作法,正是將冰淇淋與牛奶,加入調味劑後再透過手搖或調理機均勻混和,這內容物跟把雪克 33 有 87 分像,而且也的確需要手搖混和!

雪克 33 當年推出時與丘丘合唱團合作廣告主題曲「搖搖搖」,當年創下飲品與唱片業合作行銷的創舉。

融化後甜爆!臺北僅 6 家 7-11 有賣的思樂冰

還記得小時候放學回家前,特別走遠路到 7-11 買杯冰涼凍腦思樂冰的回憶嗎?有沒有跟C編以前一樣不學好,拿著思樂冰邊吸邊跟同學互射可樂泥漿,把學校附近的人行道弄的濕濕黏黏的呢(邪笑)?

思樂冰(Slurpee)是一種由全球連鎖超商品牌 7-11 所研發的冰沙飲料,它在製作上是直接將汽水(糖漿+碳酸水)冷凍成冰沙狀,因此同時混合了碳酸及冰沙的爽快刺激感,造就其腦凍大開的獨特口感(大口吸頭爆痛)。

事實上,思樂冰的誕生地就在國際知名的連鎖冰淇店Dairy Queen,但卻與冰淇淋無關,完全是器材故障的意外產物!

1959年時,位於美國堪薩斯州一家 DQ 冰淇淋店的老闆,因為汽水機故障而不得不將汽水拿到冷凍庫保存,但汽水冷凍過後的冰沙狀刺激口感,意外受到顧客好評,因此進一步與廠商合作開發將碳酸飲料冷凍成冰沙的機器( icee機[註1]);而美國 7-11 在注意到這種汽水冰沙飲品的商業潛力後,於1965年收購了icee機,並於 1967 年將其製作出的冰沙飲品取名為「Slurpee」,命名由來據說是取自於用吸管喝思樂冰時所發出的聲音。

在美國 7-11 推出「Slurpee」後,順利地成為品牌旗下最具代表性的飲品!而隨 7-11 全球化版圖的拓展,「Slurpee」也逐漸引入海外市場,當然也包括 1986 年(民國 75 年)由統一集團引進台灣 7-11 的「思樂冰」。由於當時是市場上唯一的超商冰沙飲品,且具多種口味及顏色(香蕉、奇異果、芒果、可樂…etc),成為五、六、七年級生難忘的集體回憶。

1986年時思樂冰初登臺的廣告CF。

根據台北市食材登錄平台的揭露資訊,當前的沙士口味思樂冰糖漿(10L包)成分包括:高果糖糖漿、水、糖、檸檬酸、沙士香料、焦糖色素、果樹皮萃取物及防腐劑(已二烯酸甲+苯甲酸鈣)等,水與糖漿的建議混合比例為 1:5,若以大杯 660 ml來算熱量約為 185 大卡。換句話說,就是一大杯糖漿水唷(^.<)。

7-11 產品推陳出新,讓思樂冰成為網友們口中的童年飲品,但其實!!思樂冰並未停產,只是統一集團近年較少針對思樂冰推出行銷活動;根據 7-11 官網,六都中有賣思樂冰的 7-11 門市包括台北市 6 間、新北市 27 間、桃園市 45 間、台中市 21 間、台南市 20 間、高雄市 5 間,還不來查查家附近哪裡有賣,快買來爆喝一波啊!

Qoo——只在回憶中出現的神秘藍色生物?

說到懷念的飲料,如果你跟y編是同個年齡帶的(不好說得更仔細惹XD),那記憶裡不可能沒有這首歌:「Q-o-o,有種果汁真好喝。喝的時候Qoo,喝完臉紅紅~」,你還記得那個去麥當勞吵著要喝 Q-o-o ,背包上掛著Qoo吊飾、跟同學嘴裡不段重複唱著這首洗腦歌的童年時光嗎?

Qoo果汁當年的廣告CF洗腦效果相當卓越,不輸當今的全聯福利熊。

這隻誕生於 1999 年的神秘藍色生物,雖然在臺灣活躍的時間僅有短短的 2001 年至 2005 年左右,但有去過日本的人們都會好吃驚地發現,尋常的販賣機、便利商店還是能常看到他的身影;兩年前他還風光的跟 TWICE 做了連動,同時也度過了 20 歲的生日(有沒有人來擬人個,這孩子也應當是個20幾歲的美少年了(不准貼道蓮的圖片交差!)。

Qoo 從日本可口可樂公司的手下誕生,就官方說法這個品牌目標群眾是孩童,角色由博報堂設計,Qoo 一詞的由來是因為大人喝啤酒的時候會發出「クーッ!(音似 酷 / ku)」的聲音,希望有款飲料可以讓小孩也可以好喝到覺得「Qoo」。其主打群眾也可以從廣告宣傳上看出端倪:目前日本的版本強調其由純水製成、不使用任何防腐劑和人工色素。如果你記性很好的話,2000 年代在臺灣上市的版本,還主打添加了維他命C+鈣,從這點就可以感受得到它與「快樂肥宅水」的巨大差異 XD。

如果你手邊還有舊版的Qoo(到底誰有!),可以看到上面寫著「符合 CNS2377 清淡果汁標準」,並標示著果汁成分為12%。CNS2377 是水果及蔬菜汁飲料的國家標準規範,要符合規範才能說自己是「果汁」!而當初規範中的「清淡果汁」指的是果汁成分大於等於 10% 或小於等於 30%,而現行 98 年修訂版本的 CNS2377 已經沒有「清淡果汁」這個項目。之前在臺灣,可口可樂的果汁品牌「美粒果」也有出 Qoo 的限定包裝,這源於2012年日本可口可樂公司將 Qoo 這個 IP 併到了美粒果這個子牌裡。

在 PTT、Dcard 上還是會看到各種人問卦,想知道 Qoo 去了哪裡。雖然日本、韓國、香港都還有這是神祕生物的身影,不只有果汁,還有乳酸飲、果凍飲等等;但也有許多人表示,喝起來就是沒有小時候的那味兒了。是因為現在 Qoo 的果汁含量都在 20% 以上嗎?還是因為迷迷糊糊的童年已被似流水的光陰帶走了呢?

童年時的瓊漿玉露,終成時代的眼淚

本文中提到的飲料,除了思樂冰仍在市面上販售外,目前都已經停產,除非鄉民們敲碗敲到爆、敲到廠商願意以過去的配方重新生產,否則恐怕難以得償所望。

但回過頭來說,相較於當前的超商飲料樣貌,為何當年的超商飲料企劃如此創意蓬勃,不禁讓人興起一股貴古賤今之感呢?比較有說服力的說法是,台灣自 1980 年代興起的泡沫紅潮店風潮,先帶動了泡沫紅茶及粉圓茶飲文化的成長。而這股潮流,又為了 90 年代蓬勃發展的珍珠奶茶連鎖店創造了可收割的市場需求。

而又經過了約莫 30 年的現在,手搖飲料店已形成非常成熟的加盟體系,導致當今手搖飲料店林立的狀況——而這一系列的進展,徹底的改變了台灣人喝飲料的口味、習慣與需求。跟過去相比,現在我們走進超商的飲料區時,更期待的是喝到低糖清爽的瓶裝飲料,而非甜到爆的汽水茶飲,這不是說高糖飲料失去了價值,而是手搖飲料滿足了這一塊的市場需求。

看完今天介紹的懷舊飲料,不知是否讓你心中模糊的童年記憶變得清晰起來?在感傷童年逝去之餘,可千萬不要衝動去網路上下單來路不明、過期N年的庫存飲料來喝!擺著當裝飾可能還不錯,喝下去可就不只是「童年崩壞」,而是「身體整組崩壞」了!

註解

  1. Icee 飲料的發明者為 Omar Knedlik(就是文內提到的DQ店老闆)。最初的 Icee 機由他與廠商合作開發而成,而在 1965 年 7-11 收購了 Icee 公司生產的數台機器後,它成為了思樂冰和其他碳酸冰沙飲料的原型。

參考資料

所有討論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