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為何男女的性伴侶數量總是對不上?

科學松鼠會_96
・2012/10/26 ・2505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2007年美國政府公佈的研究認為,男人性伴侶數目平均是7個,女人平均是4個。英國學者的一項研究稱,男人一生共有12.7名異性性伴侶,女人的 異性性伴侶為6.5個。而根據杜蕾斯公司的調查,香港男性平均有14.2個女性伴侶,女性平均只有4.1個男性伴侶;中國大陸男性平均有3.5個女性伴 侶,女性平均只有2.3個男性伴侶。

看來天下男人都一樣花心和放蕩呀……稍等,你有沒有發現這裡面有些不對勁呢?性伴侶應該是一對一對的,而世界各個國家男性和女性數量都接近1:1,那麼下面的公式應該是成立的:

男性的人口數×男性每人平均性伴侶數量=女性的人口數×女性每人平均性伴侶數量=人群中一共有多少對性伴侶

也就是說男性和女性的平均性伴侶個數應該是比較接近的才對,至少,這兩個數不應該差的過大,否則一定是數據統計中某個部分出了什麼問題。對了,有一條忘說了,上面說的都是異性性伴侶,同性性伴侶數量問題不在本文考慮之列

對於各種調查中,男女性伴侶個數總是對不上號,男性平均性伴侶個數總是比女性高出幾十個百分點甚至幾倍的奇怪現象,數學家、統計學家、經濟學家、社會學家都提出了各自的看法,但是並沒有一個被人們廣泛接受的解釋。

解釋1:男人女人都在說謊?

從直覺上講,一種可能性是,在各類調查中,男性往往喜歡誇大自己的性伴侶數量,女性則會懷著比較害羞的心理,把自己的性伴侶數量儘量往少了說。這種解釋聽起來似乎很有道理,但是卻沒有多少證據支持。

不少心理學家做過實驗,讓一組測試者在正常情況下填完問卷,另外一組被測試者身體連上了插滿線的假測謊儀,要求他們「如實招供」。不過比較起兩組結果,往往相差不是很大,調查中撒謊的人只是少數,而且未必「男性誇大、女性隱瞞」。一些害羞的男生開始的時候說了個比較小的數字,當研究人員說「接下來, 我們將會使用測謊儀,大家有一次更改答案的機會」,他們會在「驚恐之下」把答案改大,同時也有一些女生虛誇自己的性伴侶個數。

解釋2:妓女是元兇?

2005年《美國自然科學院學報》(PNAS)上的一篇報告認為妓女是造成數據不靠譜的罪魁禍首。華盛頓大學社會學家布魯爾覺著此類調查大多數在普 通社區中進行,較少觸及妓女聚集之處,受訪對象中的妓女比例,遠低於她們在總人口中的比例。即使受訪者中妓女的比例比實際人口中妓女的比例只是低了零點幾個百分點,但是每個妓女的性伴侶個數比普通女性高很多很多,忽略的這些妓女的巨額性伴侶個數會使得女性的平均值拉低不少。

妓女真的應該對於數據失真負全部責任嗎?不少研究者並不認同。

在1997年《性研究期刊》(The Journal of Sex Research)上的一篇論文中,研究者對性伴侶數量進行調查時,在問卷中增加了一條問題「你是否參與過有償性行為?」,統計數據的時候把回答「是」的 被調查者的數據第一次保留、第二次去掉,兩次男性和女性的平均性伴侶數量比例分別為2.96:1和2.38:1,顯示妓女賣淫的因素對於調查結果有影響, 但不應該是全部。

而英國的一位心理學家查閱了倫敦警察局紅燈區「掃黃」的記錄和對妓女們的調查數據,對於妓女數量進行了估算,發現如果妓女真的為平均性伴侶數量貢獻如此之多,讓每個倫敦男性平均比女性多7個性伴侶,那麼,要是500個女性中有一個是職業妓女,每個妓女需要有3500個不同客人;要是1000個女性中有一個是職業妓女,每個妓女需要有7000個不同客人。可現實中,妓女兼職的和只工作幾年的居多,他們的性伴侶個數遠遠沒有那麼多,而全職的、每個星期堅持接客幾十人、十年如一日「兢兢業業」工作的妓女數量有限,對於嫖客數量的調查數據同樣表明似乎沒有那麼多的客戶提供給妓女們,最後算來算去,妓女讓男性增加的性伴侶個數怎麼也達不到期望的數值。

解釋3:失憶的老男人

劍橋大學的一位數學家莫里斯(Morris)認為數據的漏洞不是出自良家婦女和蕩婦,也不是出自良家男子,而是出自淫蕩的老男人們。

在一些調查結果的男性和女性性伴侶數量的分佈圖中,莫里斯發現男性和女性的分佈曲線形狀比較接近,不過在性伴侶數量最多的10%的區域,男性的分佈圖上多出來一塊。

莫里斯認為正是因為這一塊擁有超過20個性伴侶、年齡比較大的男性受訪者,他們在回憶一生中一共有過多少個性伴侶的時候因為時間太長、數量太多而記憶不清,在問捲上會「湊個整」,隨意填上一個像50或者100的數字,他們在更多時候是五入而不是四捨,於是這些老男人讓男性的平均伴侶數膨脹起來。如果只考慮性伴侶數在20個以下的人士的數據,男女的平均數就可以基本平衡了。

不過莫里斯的解釋版本可能只適用於他研究的那次性伴侶調查,對於其他調查結果是否應驗,恐怕就難說了。

五花八門的其他解釋

還有人覺得,以下這些因素也可以一定程度上造成了男女性伴侶數量失調:

蘿莉控的大叔:一般此類調查只會給18歲以上的男性和女性發放問卷,但是一些蘿莉控的大叔喜歡和未成年的女性建立性伴侶關係,這會使得調查結果中男性的平均性伴侶數量更高

男性女性對於性伴侶定義不同:調查中,男性往往會把發生過所有種類性接觸的人都作為性伴侶,包括口交、肛交,但是女生往往只把發生過「標準」的陰道性行為的異性算作性伴侶

性幻想:男人相比於女人更喜歡性幻想,男人平均比女人多出的性夥伴數量有可能出於幻想,男性或許會想像自己與第三者發生性關係。

找個外國女友:一些發達國家或者地區的男性會到鄰近落後國家去「勾女」,這樣針對一個國家內部的調查就會出現男性平均性伴侶數量多出來一截的情形。

看來對於這個傷腦筋的學術難題,科學界也是眾說紛紜,莫衷一是。各位性情中人,對於男性女性的性伴侶平均數總是對不上號的「神秘現象」,你又是怎麼看的呢?

PS:所以說,性伴侶這事吧,水深了去了,既犯不著說什麼「我有罪,我拉低了平均水平」,也犯不著誇耀自己達到了世界先進水平,別人有100個也是別人的,守住適合自己的蘿蔔或坑天長地久才是王道啊。

參考資料

  • The Truth Must Be in Here Somewhere: Examining the Gender Discrepancy in Self-Reported Lifetime Number of Sex Partners. Michael W. Wiederman
  • Are Men More Promiscuous Than Women? Dorothy Einon; University College, London
  • Telling tails explain the discrepancy in sexual partner reports;M.Morris
  • A Model for Understanding Gender Discrepancies in Sexual Behavior Reports;Taryn Dinkelman Princeton University;David Lam,University of Michigan

作者:Albert_JIAO

轉載自科學松鼠會。本文原發於果殼網(guokr.com)「性情主題站」《為何男女的性伴侶數量總是對不上?

文章難易度
科學松鼠會_96
112 篇文章 ・ 3 位粉絲
科學松鼠會是中國一個致力於在大眾文化層面傳播科學的非營利機構,成立於2008年4月。松鼠會匯聚了當代最優秀的一批華語青年科學傳播者,旨在「剝開科學的堅果,幫助人們領略科學之美妙」。願景:讓科學流行起來;價值觀:嚴謹有容,獨立客觀

1

9
2

文字

分享

1
9
2

素養不是知識,是讓孩子像科學家一樣思考——LIS 創辦人嚴天浩專訪

PanSci_96
・2021/09/24 ・2101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近年來,在新課綱推行之下,「素養」這個詞成為熱門關鍵字,「對我來說,素養就是面對世界的行為模式,在面臨問題時,一個人會抱著什麼樣的態度去解決問題。而科學素養就是『像科學家一樣思考』」LIS 科學情境教材(台灣線上教育發展協會)創辦人嚴天浩這麼說。

嚴天浩在大學時開始製作教學影片,最初的動機來自上大學後體會到城鄉差距、資源落差,想藉由線上教材擴大影響力,然而觀看次數卻不如預期。

2013 年起,嚴天浩和夥伴到台東,向「孩子的書屋」負責人陳爸(陳俊朗)請益,並長期蹲點接觸孩子,發現學生們面臨最大的問題不在於「學什麼」,而在於「為什麼要學」,因此意識到若要改變孩子的學習狀態,不能只是單方面灌輸「老師想教的」,而要從學生的需求出發,了解「孩子想學什麼」。

七年來,LIS 拍攝超過 100 支線上科學影片,包括將科學家的思想歷程、時代背景融入角色劇情的科學史,以及結合時事、生活情境的科學實驗,目前已經超過 250 萬觀看人次,也成為全台許多中小學的教材。

這次,LIS 歷時三年研發出一套科學實境解謎遊戲,不只在玩遊戲的過程中學科學,也引導孩子練習「像科學家一樣思考」。

什麼是「像科學家一樣思考」?

過去,我們在國中課本裡學到的科學方法「觀察、提出假說、進行實驗、得到結論」,然而許多學生能對步驟琅琅上口,卻不見得理解背後的邏輯。LIS 分析百位科學家的思考歷程以及參考教育學者的理論,設計出適合培養國小學生科學思維的「科學推理階梯」,共有四個步驟,包括「發現問題」、「聯想原因」、「大膽假設」、「實際驗證」。

嚴天浩坦言,對於國小的孩子來說,他認為最難的在於——第一步「發現問題」,這取決於孩子過去是否累積足夠的觀察經驗,因此,如何訓練孩子觀察是培養探究學習的重點。然而,在沒有老師的引導下,要怎麼讓孩子能聚焦在實驗的現象上,成為開發遊戲過程中的一大考驗,後來,團隊想出了運用 RPG 中的角色對話,設計句子讓玩家將注意力集中在現象上的差異,「當孩子觀察到的與他原本的認知有所不同,產生衝突時才會進而發現問題。」嚴天浩說。

有適當的引導,才能從問題中學習

在發現問題之後,還須激發玩家思索問題的意願,因此在遊戲中便成為一個個解謎關卡,玩家為了破關、練等會主動尋找答案,在玩完遊戲後得到的成就感,會讓孩子對科學產生動機,在未來有自信用這樣的方式去思考、面對問題。

嚴天浩說:「大學時我修過教育學的課,設計課程的第一步往往是『引起動機』,但我們認為應該從遊戲開始到結束的每一個動作,都需要一個『引起動機』,目前玩過這套遊戲的孩子有持續玩過兩個小時以上,玩得越久代表引起的學習動機越強烈。」

了解背後的意義才是學科學

然而,有時在做完實驗後,學生只會記得當時看到的實驗結果或現象,卻沒有把背後的邏輯和原理帶走,關於這部分,嚴天浩分享,「玩實驗」和「學科學」最大的差別在於,是否了解每個步驟的意義,如同以往「食譜式實驗」,照著課本一步一步做,卻不知道為什麼這麼做。

因此,他們把演示型實驗設計成遊戲,將探究歷程拆分成關卡,透過與 NPC 對話帶領玩家思考,並預想玩家可能卡關的地方,就像是在蓋房子時的鷹架,一層層建構、支持,逐漸將學習的責任放回孩子身上,傳統課堂中搭鷹架的角色可能是老師,而在這個遊戲裡,是精心設計過的關卡提示。

讀到這裡,或許你會想問,在探究式的學習中,真的能夠學會「像科學家一樣思考」嗎?

「我認為探究學習中,知識其實只是附帶的。」嚴天浩解釋:「我們想告訴孩子的是,科學家最厲害的並不是他成功發現了什麼,而是他在失敗了那麼多次之後,還是願意繼續努力。」

如果現在的台灣是二十年前教育的結果,那麼 LIS 正在改變的是二十年後的台灣,那時的每個人在面對問題時都能有邏輯地看待、抱著自信的態度去解決,這是 LIS 的憧憬,也是我們對於台灣未來世代的期盼。


所有討論 1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