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4
0

文字

分享

2
4
0

學測數學怎麼考?分程度測驗或許是正解——《科學月刊》

科學月刊_96
・2021/03/05 ・2863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今(2021)年的學測數學科被評為「史上最難」。事實上,數學科每年的難易度呈現出週期性震盪,一下容易一下難的考試,不只出題者傷透腦筋,考生更是無所適從。張鎮華認為,學測作為「基本學科能力測驗」,考題不能太過艱澀;而學測也是各大學校系初步篩選的門檻,因此各校學系更不該害怕超額篩選。不同學生對於數學的學習差異不小,只用同一份試卷進行測驗可能出現各種問題,若使用分程度測驗的方式,設計 A、B 兩卷,或許能有效解決每年難易不均的問題。

108 年與 109 年的大學學科能力測驗(以下簡稱學測),數學科滿級分人數連續兩年暴增,109 年更高達 1.4 萬人,大考中心前主任張茂桂因此下台。在下台事件過後,各界猜想今年 110 學測數學科將增加難度。果不其然,今年學測數學科被高中及補教老師評為「史上最難」,預估滿級分人數將大幅下降,五標也會比去年下修 2~5 級分左右。而讓人擔心的是,今年的考題將會打擊社會組考生。

圖/Pixabay

週期震盪一年簡單一年難,考生心累累

根據歷年的學測數學科滿級分人數百分比,其中 102 年的 1.95% 與 106 年的1.41% 都是數學科困難的年度,再加上本次 110 年的難度,可以發現學測數學科的難易度呈現週期性震盪,容易之後轉難,難了之後又變容易。

一般對於以上現象的解讀是,考題容易的結果引發滿級分人數太多,造成前面志願學系的超額篩選,因此大考中心思考下次提升考題難度;反之,考題困難將使大量考生受挫,為了安定人心,大考中心思考下次降低考題難度。但考題難易並不容易掌控,出題團隊更是年年不同,單憑「比去年難」或「比去年簡單」的理念,無法掌控社會上對於難易度的期望。

從最根本來看,大考中心因應社會輿論(正確來說其實是少數人的看法),讓數學科考題在難易之間反覆,是因為他們忽略了學測的目標。根據大考中心網站所示:「學科能力測驗包括國文、英文、數學、社會、自然五考科,旨在測驗考生是否具有接受大學教育的基本學科能力,是大學校系初步篩選學生的門檻。」定位在「基本學科能力」,考題就不應該太難;「初步篩選門檻」就代表各學系不要怕超額篩選。

圖/Imgflip

大學入學考前世今生說給你聽

要討論上述的現象,需要了解現行的大學入學選才制度。大學聯合招生從民國 43 年起至 72 年期間,大學聯招採「先填志願、後考試、再分發」的辦法,報考科系分為甲(理工)、乙(文)、丙(醫農)及丁(法商)四組。到了民國 73 年,大學聯招制度做了重大改革,其一是填志願的方式改為「先考試再填志願」,再則允許跨組選考,並將乙、丁組合併為第一類組。

第二次較重大改革是從民國 83 年開始試辦,到 91 年全面正式實施的多元入學制度。除了保留傳統的考試分發(指定科目考試,簡稱指考),83 年開始試辦「推薦甄選」入學,87 年試辦「個人申請」入學。前者由學校推薦,後者由學生自行決定,但都有推薦與申請學校數額的限制。

民國 95 年,清華大學有感於學生集中來自少數高中,向教育部提出「發掘人才、縮短城鄉差距」的繁星計畫單獨招生;從 96 年實施以來,越來越多大學加入,繁星計畫遂從試辦轉為正式的入學方式;民國 100 年以後,因為推薦甄選與繁星計畫近似,遂合併為繁星推薦。隨著歷年來制度上的演變,臺灣目前的大學多元入學包括繁星推薦、個人申請與考試分發三種主要管道。最近還有一種由 104 年臺大數學系提出的「火星人計畫」所發展出來的「特殊選才」。

圖/Pixabay

數學就數學,又不是走迷宮

大家都說 109 學測的數學考題容易,筆者也花時間做了一遍,發現並不如想像中容易,還是需要用心作答才能完卷,只是大多不需要拐彎抹角,算是基本的題目。讀者可參閱 109 學測各科級分人數的百分比分布圖,會發現這份試卷是可以把學生區分開來的。

學測採用 15 級分制,平均來說每一級分應有 6~7% 人數,數學的分布大致如此,只是 15 級分的人略多,可以解讀為我國學生的數學程度不錯。套用筆者女兒的疑問:

「學生考好了老師為何要不高興?」

反觀國文科的級分百分比分布,有六成的人集中在 10~13 級分,這樣擁擠的程度,在許多學系應該更造成超額篩選的現象,不知為何大家並不關心。

109 學測數學科若造成超額篩選,也只是對前面志願的學系影響,對大部分其他學系的影響不如國文科嚴重。學測不光只是服務前面志願的學系,不能只在乎前面志願學系的抱怨,忽略其他學系的影響。

事實上,超額篩選並不是一個嚴重的問題。申請入學制度實施多年,各學系早就有一套選才機制,以學測成績為門檻的候選人進來之後,各學系應當以自己的特色機制篩選,候選人多反而是選擇增多,對學系只有好處沒有壞處。基於此觀點,我認為 109 學測數學科能真正忠實反應學測的目標,應該嘉許,前中心主任根本不應該為此下台,做正確的事情反而獲罪,並不公道。

另外我也做了 110 學測的數學題目,整體來說,算是一份靈活的好題目。但是其中有許多問題需要多方轉折,並不算基本的題目,已經超出學測設定「基本學科能力」的目標。這樣的題目相信能解除前面志願學系的超額篩選現象,但相對要付出的代價太高。對於數學能力超群的學生必然能如魚得水;不過對於大多數的學生來說,這是一份令人感到挫敗的考題,可能成為他們日後害怕數學的原因之一。

數學是一個密度極高的學科,縱使是一個簡單的式子,也代表極多的內涵,需要多方解讀才能通曉,不同的人對其吸收能力也有極大差異。為此,數學是在中學教育中,唯一從高二就要分流教學的科目。目前學測數學科用同一份試卷測驗差異性很大的一群人,本來就會造成種種問題。出得容易,分辨不出最好的那些人;出得難,則會打擊眾多學生。希望這樣的困難,在 108 課綱後,學測改考數學A、B兩卷後能得到適當的紓解。

順帶一提,與此類似的是指考的數學。現階段數學分為數學甲、乙,分程度測驗,是正確的分流測驗。可是,不知以何根據,111 年後的指考只有數學甲,沒有數學乙。這種開倒車的作法,可以預見將產生許多後遺症。據一些朋友告知,商管學群的學系現在為了設定考科,逐漸發現問題。數學甲太難不適合他們要的學生,但是又沒有數學乙,選來選去都不合適,最後只好含淚選了公民科。

在此呼籲,招聯會和教育部應該及時修正指考的數學考科,才不會釀成大錯。

延伸閱讀

  1. 109學年度學科能力測驗統計圖表
  2. 學科能力測驗統計資料
  • 〈本文選自《科學月刊》2021 年 3 月號〉
  • 科學月刊/在一個資訊不值錢的時代中,試圖緊握那知識餘溫外,也不忘科學事實和自由價值至上的科普雜誌。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2

0

3
0

文字

分享

0
3
0

《月薪嬌妻》和平匡一起擺脫「新好爸爸」人設:不用撐起一片天,也不是做後盾,而是伴侶攜手學習

雞湯來了
・2021/02/01 ・2543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 文/雞湯來了 蕭子喬
  • 校稿/雞湯來了 韓文起、張芷晴

你心目中的「好爸爸」長什麼樣子?什麼是「理想爸爸」的樣子?

《月薪嬌妻》特別篇中,新手爸爸平匡說著「我要做我心目中的『理想父親』」。但究竟什麼樣才是「理想」,才夠好?

日本2010開始,為了鼓勵生育並維持勞動力,希望女性願意生育且不會因為生育而大量離開職場,開始推動ikumen育兒帥爸計畫,在各種媒體形象及影劇中打造男性自主願意育兒、且與妻小歡樂相處的景象,此一現象還上了BBC專題報導。然而,2015有研究進行家庭訪談,發現許多爸爸認為要成為媒體影像上那樣的爸爸,有許多困難與挑戰,大家想得太容易了。

類似的情形也在台灣上演,在google上搜尋爸爸,映入眼簾的是一連串「神隊友養成班」、「你是豬隊友嗎?」的標題,甚至還有模範父親與新好爸爸的表揚大會……,媒體報導更是充滿著一個個「既視感」很強的「很會賺錢、會做家事、疼愛妻子、和孩子玩耍嘻笑」好爸爸形象。但,好爸爸真的只能是這樣嗎?

跳脫媒體單一「新好爸爸」形象

學者分析眾多報章雜誌後發現,1990年代後至今,「好爸爸」的情感性角色被放大與強調,而過往的工具性角色依然存在,也就是說在現今的大眾媒體,好爸爸應該具備相當的賺錢養家能力,同時也要和另一半及孩子創造甜蜜的互動。受訪的爸爸說:

男性應該意識到雙生涯(工作和家庭)是男人的新角色,否則追不上時代的腳步」

在現今的大眾媒體,好爸爸應賺錢養家同時也要兼顧家庭。圖/轉自鷄湯來了

然而,不斷被強調的好爸爸形象:要與家人感情好,又要扛起賺錢養家職責,其實在執行上有一定程度的矛盾!當男性開始願意多投入家庭,但又苦於須在經濟方面有所成就,忙於工作的父親開始產生愧疚感。(媽媽其實也是,當女性開始重視工作,卻有苦於須完成許多育兒家務,常常壓得媽媽們喘不過氣 )

當男性開始願意多投入家庭,但又苦於須在經濟方面有所成就,忙於工作的父親開始產生愧疚感。圖/轉自鷄湯來了
女性開始重視工作,卻有苦於須完成許多育兒家務,常常壓得媽媽們喘不過氣。圖/轉自鷄湯來了

看見爸爸心中最軟的一塊

從男主外女主內的分工,到男女皆想兼顧工作與家庭,做得「好」的定義變得越來越高,彷彿超人才能完美KO這雙重的高標準壓力。我們試著問問自己與身邊的隊友,我們是不是期待自己完成「不可能的任務」?

其實,生活中的「父職」是豐富多樣的。讓我們試著把「好爸爸」的樣貌再擴大一些,也試著放下「他人」不合理的「神」期待,轉而好好看看自己與另一半,從日常小事開始,做彼此的好隊友。

這樣做!你我都可以成為「好隊友」

或許,就如《月薪嬌妻》好老公、好爸爸不需要平匡爸爸說的「男人撐起一片天」,也如同美栗說的「不是要你做我的後盾,而是我們一起學習」!一起把家事按照專長與時間作息分工合作完成家事,一起坦誠面對彼此、把心事情緒吐露出來,一起擁抱彼此的辛勞和不確定性、不安全感!誰也不用一肩挑起重擔,而是我們一起面對與學習,練習「共親職」,就能成為彼此的「神隊友」!

想像你是平匡,遇到以下情境,可以怎麼扭轉乾坤?

圖/轉自雞湯來了

試著用以下這四個方式來解決吧!好隊友沒有標準解答,但可以從國內外倡議的「共親職」做法中,找到可行且適合自己的做法:

圖/轉自雞湯來了
圖/《月薪嬌妻》劇照。

我們都是很有心、愛家人,才會努力地想要做的「新好爸爸」,但人生有點難、工作有點難,家家也有本難念的經,不妨伸展一下筋骨,從他人為你寫好的「新好爸爸」人設劇本中出來,專注於身旁隊友的心情與需要,在日常中牽手「共親職」,用我們的方式做彼此的好隊友!

延伸閲讀

參考資料

  1. 趙蕙鈴(2011)。平面媒體之「新好爸爸」論述及其父職政治的分析。通識教育學報,16, 73-106。
  2. 王大維(2000)。「父職參與」或「參與親職的父親」? 應用心理研究,7,12-18。

本文轉載 雞湯來了 了,原文連結:《月薪嬌妻》和平匡一起擺脫「新好爸爸」人設:不用撐起一片天,也不是做後盾,而是伴侶攜手學習歡迎去 雞湯來了 繞繞玩玩喔!

相關標籤: 月薪嬌妻 溝通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