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麻的麻煩有哪些?幾個關於大麻的研究整理

人類用麻史非常久。圖/pisels

人類使用大麻的歷史相當早,最早可以追溯到新石器時代1。過去五千年來,人類一直認為大麻具有鎮靜、興奮、致幻等效果,在許多宗教與傳統儀式上,作為助興物質使用。一直到現代社會,也有許多倡議團體,開始要求各國政府基於藥用和娛樂用途,討論大麻合法化的議題。但到底就科學證據上來說,目前我們又對大麻了解多少呢?

大麻主要的成分和作用原理是甚麼?

大麻二酚的化學結構。圖/wikimedia

與大麻相關的成分將近五百多種,可能影響大腦的成分就將近 70 種以上,被統稱為大麻素,其中最主要的成分是四氫大麻酚(Tetrahydrocannabinol,THC)與大麻二酚(Cannabidiol,CBD)。使用四氫大麻酚可能會出現幻覺等精神症狀,而大麻二酚則不會造成精神症狀。大麻二酚可能具有潛在藥用價值,許多人認為大麻二酚能夠用於止痛、青光眼、焦慮症等。

目前發現的大麻素受體有兩種,分別為 CB1 和 CB2,CB1主要位於人體的神經系統,CB2則主要位於免疫系統。但大麻素也會結合到身體許多其他的受體,因此有非常複雜的藥理作用。人體內原本就會生成內源性大麻素(Endocannabinoid),例如花生四烯酸乙醇胺和 2-花生四烯酸甘油酯等分子。以 CB1 為例,突觸後神經元會分泌內源性大麻素,與突觸前神經元上的 CB1 受體結合。結合後會減緩訊號傳送的速度,抑制突觸前神經元分泌神經傳導物質,弱化突觸後神經元的作用。

但截自 2018 年六月,美國食品藥物管理局僅僅批准了一款大麻純化衍生物,作為藥物使用。這款藥物,Epidiolex ,目前的適應症也只用於兩歲以上的雷葛氏症候群Lennox-Gastaut Syndrome)和卓飛症候群(Dravet Syndrome)患者,治療罕見的小兒癲癇用,其餘的功用都未獲批准。

為什麼沒有批准其他的適應症呢?

醫學界對於大麻的質疑主要有兩點:高度純化不易與藥理作用複雜。

目前要從大麻葉高度純化出大麻二酚藥物,技術上並不容易。即便是合法販售的大麻二酚類相關產品,品質也參差不齊,甚至有許多產品還殘留不少四氫大麻酚。因為年齡和基因的不同,難以定義安全劑量,這些產品很有可能會引起某些人的精神症狀。

另外,外部服用的大麻素會作用在全身各種受器,和內源性大麻素只作用在特定區域不同,安全劑量和效果都難以掌握。多數可能的治療目的,也都沒有足夠的應用經驗。止痛、抗焦慮等宣稱的療效,也都已經有相關可取代的藥物,導致研究人員過去對大麻,並不特別積極研究,所以也很難解釋大麻對人體的各種效應。

大麻幫助了不少人,但重度使用會衍生相關適應症。圖/imdb 影集《單身毒媽》(Weeds 2005-2012)

統計看來,青少年使用者和大麻重度使用者,較容易罹患大麻症候群(Marijuana use disorder),使用的年紀越輕,症狀也嚴重。對青少年來說,越早使用大麻,會有程度不一的心理依賴、失眠、食慾改變和情緒起伏。統計上而言,較早使用大麻的族群,未來濫用酒精和其他藥物的機率也較高。動物實驗也證實,暴露在四氫大麻酚後的大鼠,會有明顯的學習和記憶障礙。也有研究在積極釐清大麻和思覺失調症間的關係。雖然大麻也有耐受性的現象,劑量需求似乎會越用越強,但目前普遍認為大麻並不會導致長期成癮,也沒有因為吸食大麻,導致死亡的案例。

除大麻本身的影響之外,多數大麻使用者,取得大麻的管道往往缺乏品管,也會順道吸入大量的殺蟲劑、重金屬等汙染物。這些汙染物本身就具有致癌性,對生殖系統也會造成影響。

目前加拿大與歐洲對大麻的態度較為開放,也已核准 Sativex 這種噴劑用在頑固型的多發性硬化症。未來等待累積更多使用大麻素的經驗後,才能釐清大麻是否會致癌、是否會影響長期認知功能等相關長期安全性與療效的問題。

參考文獻

  1. Richard Rudgley. The Lost Civilizations of the Stone Age. 1999.
  2. Bostwick JM. Blurred boundaries: the therapeutics and politics of medical marijuana. Mayo Clin Proc. 2012;87(2):172–186. doi:10.1016/j.mayocp.2011.10.003
  3. Cannabis contaminants: sources, distribution, human toxicity and pharmacologic effects. Published online 2018 Aug 1. doi: 10.1111/bcp.13695
  4. NIDA. (2019, September 20). Marijuana. Retrieved on 2019, December 20
  5. Verrico CD, Gu H, Peterson ML, Sampson AR, Lewis DA. Repeated Δ9-tetrahydrocannabinol exposure in adolescent monkeys: persistent effects selective for spatial working memory. Am J Psychiatry. 2014;171(4):416–425. doi:10.1176/appi.ajp.2013.13030335

該怎麼幫助學生擁有「科學思辨力」?

全台最大科學知識社群精心打造,專屬於教師的科普閱讀基礎課《用科普閱讀打造科學思辨力

 

關於作者

黃馨弘

非典型醫學人,既寫作也翻譯,長期沉迷醫療與科技領域,難以自拔。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