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需要保育的不只是石虎,是整個生態環境:「石虎米」的保育經濟共存之路

valerie hung
・2019/07/22 ・3726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37 ・八年級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當代的動物保育議題,無論是棲地保育或是野生動物復育,都與人類的行為選擇息息相關。本次《我們與野生動物的距離》專題,希望初窺這個龐大題目的一角:生而為人,遇上野生動物,我們可以做什麼?我們該怎麼做?

說到野生動物的生活,只想到人跡罕至的深山野林嗎?事實上,即使是最多人生活的都市地帶,也有野生動物在不起眼的地方活動著。而在人類多用以種植農作物、養殖家禽的「淺山」地區,既是原始環境與人類活動的接壤地帶,也是許多野生動物賴以為生的棲地。

實際上,近年來最受關注的保育物種如石虎、食蛇龜、穿山甲等,就生活在無法擺脫人類活動的淺山地區。以石虎為例,目前確定苗栗、南投與台中的淺山地區有較穩定的石虎族群;全台灣究竟有多少隻石虎,還需要更多研究釐清。

想要拯救石虎,究竟該由哪裡做起?圖/ourskyuamlea@Pixabay

需要保育的不是石虎,是整個生態環境

近年全台對於石虎保育議題的關注度增加,卻也讓石虎成為開發及保育議題的箭靶,形成在地居民VS石虎或 在地VS外界民眾 的衝突印象。

長期研究石虎,並於 2017 年成立台灣石虎保育協會陳美汀博士觀察,對立的印象源自對生態保育的單一認知或可以說是誤解。有些環評開發案看似是在地人利益與石虎的衝突,實質上應該要理解為部分人的利益與公眾利益(良好的淺山環境)的平衡妥協。只要妥善規劃,應可讓商業利益與自然生態不需互相犧牲,進而站上在同一陣線。

不只石虎的棲地該被保育,而是整個自然環境。作者攝影

石虎保育並非少數縣市民眾的責任,並不是「只要當地人這樣做」就能解決;而應該被保育的也不只是石虎,而是整個自然環境。

淺山地區的豐富生態是大眾所共享的,全台灣每個人都應為其盡一份心力。除了人類開發的議題,淺山地區的保育還存在許多複雜的問題要梳理,例如都市無力收容的流浪犬貓進入淺山地帶,對當地居民與生物造成威脅,該如何管理或隔離;希望於淺山耕地推行環境友善耕作,卻由於此法相較於慣行農法的成本明顯較高,推廣困難、耕作面積難以持續擴增,該如何跟市場溝通。這些都需要政府機關、民眾及科學研究者共同努力參與。

石虎米:把生態保育變成實質行動

珍古德(Jane Goodall)曾說:「唯有了解,才會關心,唯有關心,才會採取行動,唯有行動,生命才有希望」

為了讓更多人了解、關心石虎的生存困境,人稱石虎媽媽的陳美汀博士與林務局技正余建勳除了舉辦活動、講座外,也長期投入社區營造,輔導在地社群,讓當地人有機會參與生態保育工作,進而改變淺山居民與石虎長期因家畜損失等問題累積的敵對關係。而「石虎米」就是一個兼顧生態保育與農民生計的計畫。

以友善農法耕種的石虎米相當於農民透過保育石虎獲取經濟利益。作者攝影

以石虎米的所在地苗栗楓樹窩為例,當地本來就種植水稻,當消費者購買以環境友善農法耕種的石虎米,就等於農民透過保育石虎獲取額外的經濟利益。而且石虎捕獵家禽被當作害獸的形象,在稻田間則轉為抓老鼠麻雀成為農夫的好夥伴,可以軟化居民對石虎的刻板印象、更樂意營造共存的環境。

此外,石虎米銷售額中會提撥一部分成為石虎保育基金,讓養雞民眾即使跟石虎發生衝突,也能獲得補償或改建資金,形成在地社區內互相幫助的循環。一旦石虎米品牌產銷越來越成熟穩定,政府的補助就可以逐漸退場。

參加石虎米的楓樹窩農友阮長明分享,目前石虎田一年可收成兩次,與傳統的農法相比,友善農法不噴灑除草劑與殺福壽螺的藥,需要靠人力花更多時間除草跟撿福壽螺,傳統灑福壽螺的藥可一次搞定。但如果使用苦茶粕除福壽螺,成效好壞還要看天氣狀況,耕作上比起慣行農作更加辛苦,但當大家在農田裡找到疑似石虎的腳印,還是感覺很振奮。

不只石虎,楓樹社區農地裡的自動相機也曾經捕捉到其他珍稀動物的倩影。作者攝影

用消費選擇把自然生態帶回來!

近幾年市面上出現各式各樣的有機與友善農產品,但臺灣藍鵲茶品牌創辦人,目前負責石虎米品牌經營的黃柏鈞指出,台灣的有機產品認證很嚴格,反而對小農不太友善,讓想投入有機或友善農法的農友面臨幾個困境:

一、水源頭要配合,如果上游農田維持慣行農法,下游就容易還是有農藥殘留。

二、部分支持有機食品的消費者只買有有機標章的商品,讓農友在有機轉型期面臨生計困難。

三、獲得有機標章後成本、價格變高反而失去原本的通路商,需要另尋通路販售。

黃柏鈞從藍鵲茶開始,嘗試在農產品的產製銷加上「生態保育」的概念。

首先由科學團隊調查找到重要的生態棲地,接著與當地農民簽約合作以對環境友善的方式耕作,希望讓消費者不只關注在有機商品,也能關心農產品背後的「產地(生物棲地)」,進而感受到「選擇這樣的農產品,不只家人吃得健康,還能讓生態環境改善」的願景。

由小農集結建立共同品牌

黃柏鈞表示,「石虎米」採流域收復的作法,對內將小農結合成與生態連結的品牌,通過較高收購價的實質經濟回饋,以及鄰里間宣導「整個石虎廊道就缺你家這塊田」的認同榮譽感等誘因,吸引一位又一位農民加入友善農法的行列。而對外將建立統一的銷售窗口和品牌形象,提高產品辨識度。

目前石虎米預計由社會企業八百金向農民收濕穀(從田裡割下還未經過曬穀的稻穀),統一以機具烘乾,並依各農家田地分開送驗,合格的田才確認收購進入後端包裝出貨,確保各家的稻米不混雜。通過標準化管理,每個環節都可以被檢驗追蹤,維持合作農民的稻米品質,也保障消費者的權益。

有人可能會問,「為什麼不能(由客戶端)直接跟農友買米?」其實農家光是日常耕作就忙不完,額外的經營粉絲團、接單包裝及擔任客服都會造成負擔。採商農並進,前端與後端專業分工,品牌比較可能長久經營。而且集合成品牌後更有談判力、也能夠穩定品質,較容易說服不只在乎「價格」也在乎「價值」的通路商與消費者,進而願意採購價格較高的友善農產品。

淺山的生態旅遊:經濟價值與其他附加影響力

除了以友善生態的農法耕種,生態旅遊也是淺山地區推動環境保育、文化傳承的方法。例如屏科大陳美惠副教授在墾丁將保育與社區營造結合的深度生態旅遊,就是值得學習的範例。

但余建勳指出,要推動生態旅遊,除了法規要跟上,導覽人員訓練、活動流程規劃、成本預算控管、行銷推廣等前期建置與培訓都需要大量的努力。此外偏鄉農村地區人口老化,如果能鼓勵擅長使用新科技的年輕人回流,從社區內部推動在地商業模式的運轉,讓政府補助慢慢退場,社區發展才容易成功。

為了推廣石虎米及友善農作,楓樹里社區與在地協會共同舉辦農村體驗活動,促進交流。作者攝影。

陳美汀分享,一開始居民不太理解「石虎米」想做什麼,但通過一次次的活動,居民有機會和全台關心生態的人士交流,收到大家對楓樹窩環境的讚揚以及對石虎保育的感謝後,連還沒加入石虎米計畫的農民態度都開始軟化,覺得「保育石虎是一件好事」。

因應石虎與養雞戶衝突的「雞舍改建計畫」也是,過去與石虎發生雞舍衝突,受損失的農民只能自己想辦法,但是當台灣石虎保育協會引入改建的資金及志工人力,農友了解到原來外界人士並非都站在指責的對立面,還有許多人跟他站在同一陣線時,就更願意配合保育。

余建勳也指出,經過近年的大力宣導與社區接觸,越來越多農友對石虎態度變得友善,即使發生家禽損失或意外抓到石虎也願意跟政府通報處理。

每個人都可以為生態保育做些事!

下一次當你或親友因為路殺、環評等新聞感覺憤怒又無力時,可以從這些方法開始:

通過購買全台各地友善農業的農產品,參與當地居民舉辦的生態旅行,成為當地生態保育行動的一環。也可成為各縣市生態保育組織的志工,例如石虎保育協會目前有召募擺攤志工及雞舍改建志工。期待更多人的加入,協助擴散正確的生態觀念,以及通過參與在地事務,成為當地居民與外界民眾互相認識、溝通與合作的橋梁。

陳美汀期許更多人從石虎開始,逐步關心到更大的動保、淺山生態以及國土開發等公共環境議題。由於大眾新聞有時觀點較單一或標題太聳動,余建勳建議民眾從自然生態保育相關的社群媒體獲得較多元且全面性的資訊;也可以適時透過首長信箱及向自己選區的議員、立委表達訴求,持續但穩定地將保育意識注入政府內部。

短時間的憤怒與無力感可以是加入保育議題的起點,而持續的關心與參與,才能帶著我們真正走向與眾生共存共榮的未來。

工商服務時間:2019 石虎米第一期穀東預購開跑中,有興趣可洽 2019年第1期 石虎米穀東預購,盈餘提撥 15% 予石虎保育相關協會。

文章難易度
valerie hung
39 篇文章 ・ 2 位粉絲
興趣多多,書籍雜食者,喜歡問為什麼,偶爾也愛動手嘗試。

1

2
1

文字

分享

1
2
1
來趟蕉心之旅?購買有產地履歷的香蕉好安心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2/06/02 ・2160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本文由 家樂福食物轉型計畫 委託,泛科學企劃執行。

  • 文/陳彥諺

你喜歡吃香蕉嗎?香蕉是台灣人從小到大非常熟悉的水果,不僅方便攜帶、營養價值豐富,更符合現代的養生概念,很適合健身者、節食者。不過,你是從哪裡買到香蕉的呢?
你知道現在已經有專屬香蕉的「驗證」了嗎?

從以前到現在的台灣「蕉傲」

為什麼香蕉也有驗證?在談到驗證之前,首先讓我們聊聊過去。

作為常見的、隨手可得的水果,香蕉不只是台灣重要的水果產業之一,也是全球重要的經濟果樹及糧食作物。在巔峰時候,香蕉曾經是全球產量最多的水果,經濟價值非常高,僅次於蘋果、柑橘及葡萄,而糧食重要性也僅次於小麥、稻米和玉米。

而我們的台灣,曾經有「香蕉王國」美名,當時因爲產量大,加上風土及氣候適合栽種,台灣種植出來的香蕉特別好吃,價格和出口銷量的成績都非常亮眼。在香蕉的黃金年代中,台灣東西南北都有種植。

只是,雖然台灣是香蕉王國,外銷成績乍看亮眼,但蕉農的辛苦卻很少人知道。行話裡有種說法是「種蕉如賭」,因為種植香蕉必須靠天吃飯,將蕉苗種下之後,接著蕉農便得對賭著天氣氣候環境市場狀況——如果自然條件不佳,會導致收成慘澹,不過,若整體銷量過剩,也將造成價格大跌。又如果非常好運,成功撐過上述的局面,最終在進入市場銷售前,還將面臨到中盤、行口(台語)的層層轉手。作為一個蕉農,有太多變數不能掌控,收入也因此起伏不定。

吃好蕉!守護蕉農大行動!

台灣香蕉,從過去的出口黃金年代,邁入今天的另一個美好時代。如今,香甜軟糯的台灣香蕉,仍然是我們生活中的重要存在。

今天的台灣,因為經歷了多次爆發的食安問題,消費者越來越注重食品安全。與此同時,農民們仍然有收入穩定的需求。要如何平衡這兩點呢?

家樂福認為,比起讓蕉農單打獨鬥,有另一個能兼顧農民與消費者雙方利益的方法,那就是以賣場的力量,支持小農。家樂福賣場內,只販售通過驗證的香蕉,藉由驗證,不僅可以做到產地溯源、驗證履歷,鼓勵且支持小農轉型,讓蕉農可以專注栽種,不需擔心後端銷售問題,同時,顧客也能藉由驗證得知透明資訊,進而安心選購。

四大金蕉:履歷蕉、有機蕉、金蕉伯、石虎香蕉

家樂福的香蕉驗證共有四大種。家樂福的「履歷蕉」,是從雲林屏東產區中挑選出來當季的、品質最優良的香蕉,並且全產品都需具備「產銷履歷(TAP)標章」,也需要遵循「家樂福農藥規範」,履歷蕉的每一根香蕉,都有其栽種來源用藥是否符合歐盟標準的紀錄,且只有在經過政府委託的第三方驗證機構定期抽檢合格後才能販售。

家樂福 BIO 有機香蕉」則是來自全台最大的「有機驗證(Organic)」香蕉農園,位於屏東。「有機」的標章並不好取得,蕉農必須以全天然農法栽種,不施化肥不催生催熟,以人工除草代替除草劑,讓土壤是自然健康的狀態,健康的土壤所種植出來的香蕉,除了來源健康,口感香氣也特別好。

金蕉伯履歷香蕉」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10 多年前,家樂福已開始在全台各地找尋志同道合的農友,終於在雲林遇到願意為食品安全環境永續共同努力的蕉農,後來更成為長期契作的對象。他們以友善農法耕種,呵護土地,種出好蕉。

石虎山蕉」則是南投中寮的一群農友。他們為了保育瀕臨絕種的台灣保育類動物石虎,不擴大農地面積、不使用化學肥料及除草劑,保留給石虎一塊乾淨安全友善的棲息地。

家樂福的 Act For Food 食物轉型計畫

家樂福與民生息息相關,通路可以單純只是販售點,也可以帶來改變、產生力量。因此,家樂福推動食物轉型計畫,希望建立起與農民、農民團體相互信賴的合作連結,藉由大量計畫性種植、保證收購降低平均成本,一來讓農民能獲得合理的農務所得,二來讓消費者能以合理價格買到安全的食物,三來,通路能成為穩定供貨的角色。

買香蕉選擇家樂福香蕉驗證,不僅食得安心,更是以行動支持在地農民。家樂福相信每個人都值得最好的,以家樂福 AFF 食物轉型作為領航,一同創造友善農民、土地、消費者的共好模式。

家樂福以行動,開創對所有人與土地共生共好的食物轉型模式,也邀請大家一同參與支持。

所有討論 1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155 篇文章 ・ 268 位粉絲
充滿能量的泛科學品牌合作帳號!相關行銷合作請洽:contact@pansci.asia

4

22
1

文字

分享

4
22
1
福島核災十年後,當地的野生動物還健在嗎?
羅夏_96
・2021/11/09 ・3255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2011 年 3 月,一場大地震和隨之而來的海嘯,對日本東北部造成巨大的損害,但災難可遠遠不僅如此。地震與海嘯也侵襲了福島第一核電站,在各種天災與人禍下,最終發展成近年來最大的核事故。為了避免民眾受到核輻射的傷害,日本政府撤離了約 15 萬居民。雖然在後續幾年,部分地區因輻射量大幅降低,已陸續有民眾返回,但不少區域至今仍無人居住。人們撤離是要免受輻射的傷害,不過野生動物可無法撤離,因此這就讓科學家們好奇,這些核輻射究竟對牠們有怎樣的影響。由美國科羅拉多州立大學、喬治亞大學和日本的福島大學所組成的國際聯合團隊,近期發表在 Environment International 上的研究顯示,這些野生動物在核災後,長期暴露在輻射環境中,並沒有出現任何明顯的不良健康影響[1]

核電廠周邊地區的輻射影響和核廢料污染,是不少科學家和民眾長期關注的話題。圖/Pixabay

輻射究竟是什麼?

在福島核災之後,大眾普遍對「輻射」一詞充滿恐懼。但在我們害怕輻射以前,勢必得先了解輻射是甚麼,這樣才不會陷入不必要的恐懼之中。

輻射其實是很常見的現象。輻射是一種從中心點將能量向四面八方送出的方式,而這種方式可透過粒子或電磁波的形式。舉例來說,太陽所發出的太陽光是一種輻射、蠟燭的火光所發出的光與熱也是輻射,甚至手機與電腦螢幕發出的光也是輻射,因此講到這邊你應該就知道,輻射是稀鬆平常的事。

不是所有輻射都會造成危害

既然輻射很常見,那麼為何有些輻射對人體會有危害?這就與輻射的能量有關了。

前面提到,輻射是能量傳送的方式。若今天發出的輻射能量不高,那自然對人體不會有甚麼傷害。但如果發出的輻射能量極高,能改變甚至破壞如蛋白質和 DNA 等生物分子,這就會傷害人體了。在科學上,這種高能量且會傷害生物體的輻射被稱為「游離輻射」,而那些低能量也不會傷害生物體的輻射,則被稱為「非游離輻射」。因此輻射並非都是不好的,首先要明確知道所談的輻射種類為何,而我們在報章雜誌、社群媒體和科學文獻中看到,會傷害人體的輻射,指的都是游離輻射。在後面的文章中,我會用輻射一詞替代游離輻射,以方便閱讀。

輻射種類。圖/行政院原子能委員會

輻射會改變與破壞生物分子,若輻射強度夠高,是能直接讓細胞死亡的。就算輻射強度沒那麼高,也足以改變細胞內部的構造,使其突變與癌化的機率大幅提高。而人們所懼怕的輻射傷害,很大程度就是後者的狀況。

輻射傷害可分為污染和暴露兩種。輻射暴露指身體直接受到外在輻射線之照射,會傷害人體但不會傳染影響他人;輻射污染是指身體內外留有會發出輻射之物質(又稱放射性物質),不僅會持續危害自身健康,也會導致接觸者被輻射污染物所傷害。而在福島第一核電廠發生爆炸後,大量的放射性物質便隨著爆炸散佈到空氣中。這些在空氣中的放射性物質,會隨著重力沉降或降雨等方式回到地表,沉降累積在土壤、河川或海洋中,讓環境被放射性物質所污染。

當生物處在被放射性物質所污染的環境中,就會持續被輻射所傷害。這也是為什麼在福島第一核電廠爆炸後,日本政府會撤離大量的居民。人類雖然撤離了,但許多野生動物仍繼續在輻射污染區生活,而這就讓科學家們好奇,在這樣的環境中,持續接收輻射是否會對這些動物們產生不良的影響?

野豬與鼠蛇作為觀察指標

由美國科羅拉多州立大學、喬治亞大學和日本的福島大學所組成的國際聯合團隊,於 2016 年至 2018 年研究福島的野豬和鼠蛇在一系列輻射暴露中的生理情況。以往用來模擬輻射傷害的生物是小鼠,為何研究團隊會選擇這兩個物種做為觀察對象呢?

首先是在生理上,野豬比起小鼠更接近人類,因此是更適合研究輻射傷害的動物。選擇鼠蛇的原因在於,它們的生活型態是貼近地面的。而地面累積不少放射性物質,這使牠們會長期接觸到大量的輻射,受到輻射的傷害也更明顯。而研究團隊選定的觀察生理指標為端粒的長短壓力賀爾蒙的量

端粒是位於染色體兩側的保護性結構,當生物體的 DNA 有損傷或受到持續的壓力,端粒的長度會縮短。研究團隊本來猜測,這些長期生活在輻射污染區的野豬和鼠蛇,會因 DNA 損傷而有端粒縮短的現象。但研究結果顯示,這些生活在污染區的動物,其端粒長度與生活在非污染區的動物沒有區別,另外,端粒的長度與動物生存環境中的輻射量高低沒有關聯。研究團隊也檢測部分與 DNA 損傷相關的指標,但結果和端粒的長度類似。也就是說,環境中的輻射並不會對野生動物的 DNA 造成危害性損傷。

雖然輻射對野生動物所造成的 DNA 損傷影響不大,但在壓力賀爾蒙上卻有所影響。研究顯示,野豬體內的壓力賀爾蒙的量,會隨著環境中的輻射量升高而降低。研究團隊認為持續的輻射傷害,會干擾動物體內壓力賀爾蒙的分泌,進而使壓力賀爾蒙的量降低。

正常來說,若遇高壓環境(此研究中為輻射傷害),動物會分泌更多壓力賀爾蒙來維持體內平衡,然而壓力賀爾蒙對身體是種負擔,為了讓身體適應高壓環境,壓力荷爾蒙的分泌量反而會減少,這在生理學上稱為「負回饋機制」,當壓力賀爾蒙分泌量減少後,也可能會出現一系列不良的生理反應。(想想那些長期處在高壓環境且賀爾蒙失調的人)

不過雖然壓力賀爾蒙的量有下降,但動物們卻沒有出現任何不良的生理反應。而且野生動物群的數量在這些年來是越來越多。

綜合以上的結果,研究團隊認為目前在輻射污染區中的輻射量,不會對生活在此的野生動物群造成不良的健康影響。

動物沒事,代表人類也能沒事嗎?

看到這兒,想必一些讀者會想:既然野生動物們在輻射污染區中,不僅沒受到致命影響,還欣欣向榮,是否表示人在這些污染區中也沒事呢?答案是不知道。

首先,不同物種對於輻射的耐受度都不盡相同,例如人類能承受的最高輻射量,對於野豬而言,可能只是低劑量。另外,目前生活在污染區的動物們都受到輻射的長年洗禮,或許已發展出應對輻射的生理能力,而這些能力可能是人類不具有的。因此,野豬和鼠蛇在這樣的環境雖沒受到影響,但該環境對人體可能仍有一定的影響。

其二是在測量環境輻射量上的困難。目前我們對於輻射對生物體的傷害,絕大多數是在實驗以定量的放射性物質進行的研究。在實驗環境中,我們能清楚地控制與計算動物究竟會接受到多少的輻射。但在自然環境中,輻射量會隨著環境的改變而有所變動,因此我們無法知道野生動物所接受的確切輻射量。事實上,我們對於放射性物質在自然環境中會如何改變,是不清楚的。因此,在實驗室中會對動物產生不良影響的輻射劑量,在自然環境中可能不會產生問題。

雖然這篇研究的結果顯示在福島核災後,野生動物在污染區內沒有產生不良影響。但這個結果,長期來看是否仍是如此,仍有待持續觀察(雖然車諾比核災的案例已告訴我們:野生動物長期在污染區內生活,反而欣欣向榮)。當然,我不認為這個研究是要說輻射污染已不是問題,而是提出一個較為客觀的觀察。福島核災後,社會對於輻射的恐懼已到不理性的地步。輻射使用不當確實很可怕,但我們生活中的很多方面,其實都受益於輻射。與其一股腦地恐懼輻射,不如好好地認識輻射,或許才是面對輻射更好的態度。

車諾比核災於 1986 年發生於烏克蘭境內,是人類史上最嚴重的核電廠事故。圖/Pexels

參考資料

  1. Cunningham K et al. Evaluation of DNA damage and stress in wildlife chronically exposed to low-dose, low-dose rate radiation from the Fukushima Dai-ichi Nuclear Power Plant accident. Environ Int. 2021 Oct; 155:106675. 
  2. Radiation: Effects and Sources
所有討論 4
羅夏_96
52 篇文章 ・ 484 位粉絲
同樣的墨跡,每個人都看到不同的意象,也都呈現不同心理狀態。人生也是如此,沒有一人會體驗和看到一樣的事物。因此分享我認為有趣、有價值的科學文章也許能給他人新的靈感和體悟

0

14
2

文字

分享

0
14
2
野生動物捕食不會造成物種滅絕,人類才會——《滅絕生物學》
PanSci_96
・2021/02/04 ・2064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499 ・六年級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 作者/池田清彥,本文摘自《滅絕生物學》,世茂出版,2020 年 11 月 04 日

物種間捕食的「滅絕壓力」,最大來源就是人類

人類遷移至北美洲時,北美洲的大型哺乳類出現了大量滅絕的現象。這是更新世(約二五八萬年前~一萬年前)末期時發生的事。也就是說,這些哺乳類的滅絕很可能是人類造成的。

就連哥倫比亞猛瑪這個世界最大的猛瑪象,也在人類遷入北美的二千年後滅絕。雖然這段時期曾出現過大規模的氣候變遷,但人類的狩獵應該才是猛瑪象滅絕的主因。

復原的哥倫比亞猛瑪。圖/Wikipedia

乳齒象出現於四千萬年前,這些原始的象類曾在歐洲大陸、亞洲大陸、非洲大陸、北美大陸、南美大陸棲息了很長一段時間,卻在約一萬一千年前時滅絕。

地棲型的巨大樹懶大地懶的體長為六~八公尺,體重可達到三公噸。曾棲息於南美洲,一直到一萬年前。或許是因為牠們的生態地位與人類相近,當人類進入南美洲,大地懶便滅絕了。原本北美洲亦棲息著同科、大小幾乎相同的泛美地懶(Eremotherium)。一般認為,這些生物也是因為人類的狩獵而滅絕。

綜上所述,有些物種是因為其他物種的因素而滅絕,而人類便具有這種壓倒性的「滅絕壓力」。在許多例子中,野生生物之間確實會因為競爭、捕食、被捕食等關係,使個體數量減少。但大多數的野生生物並不會因為競爭或被捕食而滅絕。

野生生物間會因為捕食與被捕食等關係,使個體數量減少,但大多數的野生生物並不會因此而滅絕。圖/pixabay

舉例來說,獅子與獵豹會捕食斑馬與羚羊,但如果做為食物的斑馬與羚羊全被捕食光、滅絕,獅子與獵豹也會因為缺乏食物而無法生存,進而滅絕。為不致演變成這樣的情況,自然界的捕食成功率多僅為三成左右。

當然,也是有某些動物在非人類動物的捕獵下滅絕,但若說到藉由捕獵滅絕其他物種的能力,毫無疑問地,人類遠勝過任何動物。

為什麼尼安德塔人會在競爭中輸給智人?

不同種的人類之間也會競爭。一般認為,尼安德塔人(Homo neanderthalensis)之所以會滅絕,就是因為他們曾與智人競爭,卻輸給了智人。

那麼,為什麼尼安德塔人會輸給智人?其實直到現在仍沒有一個確定的答案。但最近有人提出一種說法,認為原因出在尼安德塔人與智人的社會性有很大的不同。簡單來說,智人個體間容易建立起密切的人際關係,傾向於互相協助,使智人勝過了尼安德塔人。

智人個體間容易建立起密切的人際關係,傾向於互相協助,使其勝過了尼安德塔人。圖/pixabay

比較兩種人類的腦,會發現尼安德塔人的腦容量比智人還要大。智人的腦容量平均約為一三五○ CC,尼安德塔人則是一四五○ CC。換言之,尼安德塔人比智人大了一百 CC。不過,智人的額葉比較大一些。

過去認為,尼安德塔人沒有語言能力,也就是不會說話。不過尼安德塔人具有 FOXP2 這個和語言有關的基因,鹼基序列也與智人完全相同。所以現在學界傾向於認為尼安德塔人具有語言能力。

不過,尼安德塔人的喉嚨構造與智人不同,喉嚨位置比較高,可能沒辦法大聲說話。將空氣從肺部送至口部再送出體外時,較低的喉嚨較容易使聲帶震動,發出聲音。喉嚨偏高,空氣會從鼻子漏出,所以有人認為,尼安德塔人沒辦法順暢地發出聲音。不過,尼安德塔人的舌骨(人體在頸部以上的骨頭中,唯一固定在肌肉上,不與其他骨頭連接的骨頭。其他骨頭皆會與別的骨頭連接形成關節)與智人相同,所以尼安德塔人應該也能夠靈活地控制舌頭。

或許,尼安德塔人可以用很小的聲音說悄悄話。若尼安德塔人只能發出這種聲量的聲音,那麼在他們與智人競爭時,這顯然會成為很大的不利因素。例如,遠方有敵人衝過來時,若能發出很大的聲音,便可迅速通知族群裡的其他個體。尼安德塔人的說話方式或許有利於傾訴愛意,卻不利於傳達訊息給其他夥伴。

尼安德塔人的喉嚨位置比較高,可能只能說悄悄話。圖/pixabay

現代人的 DNA 中,帶有百分之幾的尼安德塔人 DNA。換言之,尼安德塔人曾與現代人的智人祖先雜交。而智人與尼安德塔人雜交後獲得的基因中,可能有耐寒基因,這或許幫助了智人撐過末次冰期。另外,近年來也有人提出,智人可能從尼安德塔人那裡獲得了抵抗流感的基因。

——本文摘自《滅絕生物學》,世茂出版,2020 年 11 月 04 日
PanSci_96
1011 篇文章 ・ 1110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