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瘦肉精:健康、自由貿易、食品權利

活躍星系核_96
・2012/05/18 ・3677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46 ・八年級

圖片來源:維基百科(http://0rz.tw/x8Apu)

文/梁欣伶(德國緬因茲大學化學所博士生)

自從台美重啓美國牛進口談判之後,這議題充斥了許多我發現尚未清楚釐清的問題。我想從最近大家關心的「學術自由」開始談起。學術自由的爭議從未停過,包含最近柏克萊大學 John Yoo 教授過去任布希政府司法部官員時寫出針對恐怖份子刑求合理化的「酷刑手冊(Torture memos)」的適宜性 [1],以及今年初關於當美國歐巴馬政府降低政府科學家對外發言的限制,而鄰居加拿大政府卻提高此限制的新聞 [2]。對於美國牛議題,我想提的是關於後者的例子,是否我們的政府也在限制了專業人士的發言?而專業人士是否提供足夠的專業發言?以下我想以就我所知的範圍來針對美牛議題裡健康、自由貿易與食品權利進行討論,其中的爭議性將會集中於美國食品暨藥物管理局(FDA)。

1. 健康

放眼學者針對健康議題的討論,無論支持與不支持使用與食用瘦肉精,多引用美國 FDA 的研究結果:支持者引用美國 FDA 表明需過量食用瘦肉精肉品才可能對人體有害,反對者引用美國 FDA  說明動物對瘦肉精反應不良,以及施與瘦肉精時工作人員必須有適當保護。在這些文章裡,見不到的是本國自己的研究結果。當新聞陸續出現本土肉品也檢驗出瘦肉精時,不見關於本國政府單位或本國學者提供針對本國案例的相關報告或啓動追蹤研究,尤其瘦肉精議題不是今年才發生的事。行政院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官方網頁提供的全是各國風險評估報告 [3],令人懷疑的是,無論進行國際貿易與否,瘦肉精立法屬於本國的主權,為何參考基準沒有本國的研究參與。

2. 自由貿易

貿易最基本的驅動力,是我買進我缺乏的,我賣出我能生產有餘的。然而美牛既然貿易問題,不見政府或學者提供說服性的支持進口美國牛肉的確是因本國肉品價格不合理(求過於供以致要進口),卻只見猛然將問題提升至台美貿易暨投資架構協定(TIFA)議題。以我有限的知識,我想補充對於這項貿易的觀點。

我們常常誤以為「便宜的物品會將貴的物品踢出市場」,這也是農民所抗議的,尤其豬農比牛農更強烈抗議美牛進口,認為消費者將傾向買便宜牛肉而影響豬肉市場。價格低的物品固然有吸引力,但若給出「在市場上會勝利」的結論是錯誤的,否則我們在超市不會看到同樣類型的商品有如此多的品牌與價格,尤其牛肉和豬肉是不同的消費品,被替代的嚴重性是事實或是觀感?回到為何使用瘦肉精可以使肉品價格減低,我們都知道使用瘦肉精可以增加瘦肉(等同增加銷售量)的同時降低飼養成本,這是針對集中式飼養的牛豬隻。放牧的牛隻不需要使用瘦肉精(肥肉含量本身就比集中式飼養的牛隻少),也不適合使用瘦肉精(瘦肉精施用量必須精準計算,這只有集中式飼養的情況下較能掌握牛豬隻的平均體質狀況),若想對放牧的牛隻施加瘦肉精,反而會大量提高成本。

為何我們的牛農反應沒有豬農強烈?可能因為台灣擁有採放牧飼養的牛隻,而在市場對於瘦肉精疑慮的作用下,「天然」牛肉的價格反而提高,而這是對牛農有利的 [4]。然而豬隻通常不以放牧飼養,若不使用瘦肉精而又想提高瘦肉產量,相對高成本下必然無法競爭過使用瘦肉精的美國豬隻。然而,在「天然、本土」的品牌吸引下,仍然是豬農的有利之處。但是,如果台灣本身也提供瘦肉精肉品,便會失去競爭優勢(即使飼養成本減少,台灣的屠宰業少,經過屠宰業這一層,總體成本仍無法有效降低),更重要的是,如果私下使用,是侵害了消費者權益。貿易競爭上,我們害怕的都是生產同類產品的對手,如果,台灣豬農並未使用瘦肉精,其實本身已不用害怕與瘦肉精肉品競爭,反而還能得到益處。

另外我們必須注意的是,肉品進口業也必須依照市場需求量進口肉品,如果業者發現消費者並不傾向選擇瘦肉精肉品,那麼他也不願過多進口。而那些標示使用「天然肉品」的食品業者也會有其商機。至於「強制標示」(無論標示「天然」或是「瘦肉精添加值」)所增加的成本,必須要經過計算。至於食品添加劑的危險以及動物福利議題,社會雖對於其他食品添加劑以及採動物實驗的保養品化妝品反應顯然無瘦肉精強烈,仍必須要討論到消費者權益。

3. 食品權利

進口瘦肉精肉品,是否真侵害了消費者、甚至是窮者的權益?是否讓他們更負擔不了被抬價的天然肉品?是否他們被迫接受了不健康的瘦肉精肉品?這時可以以一個大家所熟知的食品添加劑—防腐劑—來做參考。

反對瘦肉精的林杰樑醫師曾撰文呼籲理性看待防腐劑 [5]。防腐劑同樣也有機會傷害健康,然而理性看待防腐劑則顯示它對消費者的正面影響:它相對使食品價格低廉(讓食物儲存較久,保存食物較多的供給量),而也讓消費者在不食用過量影響健康下受益(不用急著食用完食物,相對減低消費量),而我們並不能說,窮者被迫選擇添加防腐劑的食品,因為我們自己本身也是受益者。如果我們反對防腐劑,多是因為自己不想要,而不是窮者發聲。那麼為什麼瘦肉精無法解決廣大人民對於健康的疑慮?我認為,如第 1 點說的,缺乏本國自己的研究,缺乏本國基於科學研究而提出正反的聲音。再者是美國 FDA 過大的權利,而我們推崇它的結果(引用它的數據)只能更加擴張它的權利,尤其支持自由貿易者,更需小心看待美國 FDA 所提出的保證。

撰述自由市場的美國經濟學家米爾頓.佛利曼(Milton Friedman,1976 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曾多次指出美國 FDA 過大的權利將導致錯誤無法停止 [6]。從擁有大量基因改造種子及特製農藥專利的「孟山都」公司顯示的「旋轉門」事件(孟山都高層成為美國 FDA 官員,或相反)[7] 可知道,若美國 FDA 可以「保證」藥物的功效,很難不產生錯誤的藥物因權利勾結而持續在市場流通,然而受害者通常將矛頭指向藥物公司而非政府機構,因為普遍認為一個「保護」消費者的政府機構不能不存在。針對此,佛利曼指出其中的矛盾點:「當然,如果沒有食品和藥物管理局,會出現各種差錯和事故……區別在於犯嚴重錯誤的私人企業可能垮台,而犯嚴重錯誤的政府機構則很可能因此而得到更多的預算。」[8] 之所以我認為若美國 FDA 沒有為瘦肉精或為基改種子這些爭議性的物品背書,它具有的好處也不至如此強烈被反彈,而它具有的壞處將會提早使它消失。美國以自由貿易之名促使台灣打開市場,然而自己本身卻並不是自由市場執行者,並且時常違規 [9],可惜我們卻無能反抗。

至於消費者害怕權益被侵犯而要求(或給予)政府控管食品安全的權利,美國 FDA 最近在一例生牛奶的官司明確闡明的立基點 [10],可以提供我們反向思考:

美國人民現在知道 FDA 對於「食品自由」的觀點:「不存在選擇餵養孩子食物的絕對權利;不存在決定自身身體健康的基本權利;人沒有取得任何他想要的食物的基本權利。」

Americans now know FDA’s views on food freedom. In the course of the lawsuit, FDA made the following assertions:

  • There is no absolute right to consume or feed children any particular food.
  • There is no fundamental right to one’s “own bodily and physical health.
  • People “do not have a fundamental right to obtain any food they wish.

同意政府禁止瘦肉精的人也許不會同意自己沒有選擇食品的基本權利,然而為什麼我們會對基本權利和個別論點會有如此的差別呢?佛利曼舉例言論自由有這樣的解釋 [11]:

「一個人想站在街角拐彎處提倡節制生育,另一個想提倡共產主義,第三個想提倡素食主義等等,直至無窮。為什麼不對每一個人制訂一個法律來肯定或否定他散播特殊觀點的權利呢?或者,為什麼不選擇其他辦法,把裁決問題的權力給予一個行政機構呢?顯而易見,假使我們根據每一個事例的情況加以處理,大多數人幾乎肯定會在大多數情況下投票來否定言論自由,甚至於或許在個別地處理時去否定每一個事例。對 X 先生是否應該傳播節育的投票幾乎肯定會造成大多數的反對票,而對宣傳共產主義的投票也會如此。素食主義或許能夠通過,雖然這一結果並不肯定。但是現在,設想把所有這些情況合併在一起,並且要求公眾對合併在一起的情況投票,要求對言論自由是否應該在所有情況下子以否定,還是肯定。完全可以設想而我認為有很大可能的是:絕大多數人會投票贊成言論自由,而對合併起來的情況,人們會投下對單個情況投票方式截然相反的票。為什麼?原因之一在於:當一個人處於少數派時,他對被剝奪掉他言論自由權的感受大於他處於多數派時剝奪掉其他人的言論自由權的感受。由於這個原因,當他對合併在一起的情況進行投票時,他對在他處於少數派時少量的被剝奪掉言論自由的情況所感到的重要性遠遠大於他經常剝奪掉別人言論自由的情況所感到的重要性。

我是一個素食者,我必定不希望對肉品投下贊成票,但當我試想若自己不是素食者我對於不完美的現況我仍不知如何選擇。所以我寫出這篇文章,希望提供額外的思考,讓任何領域的專家糾正我的討論。

參考資料

[1] U.S. Appeals Court Clears Torture Memo Author
[2] Canada’s Restrictions on Scientists’ Speech Raise Concerns
[3] 行政院衛生署食品藥物管理局
[4] 健康放牧牛 每公斤漲到115元
[5] 食品中防腐劑的毒
[6] Milton Friedman – Government Regulation
[7] 孟山都的基因改造世界
[8] 米爾頓.佛利曼《自由選擇》(Milton Friedman 《Free to choose》)
[9] 參考 WTO 判例 強制標示非萬靈丹
[10] Judge Asked to Reconsider Dismissal of FDA Raw Milk Lawsuit
[11] 米爾頓.佛利曼 《資本主義與自由》(Milton Friedman 《Capitalism and Freedom》)

文章難易度
活躍星系核_96
752 篇文章 ・ 95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1

2
1

文字

分享

1
2
1
來趟蕉心之旅?購買有產地履歷的香蕉好安心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2/06/02 ・2160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本文由 家樂福食物轉型計畫 委託,泛科學企劃執行。

  • 文/陳彥諺

你喜歡吃香蕉嗎?香蕉是台灣人從小到大非常熟悉的水果,不僅方便攜帶、營養價值豐富,更符合現代的養生概念,很適合健身者、節食者。不過,你是從哪裡買到香蕉的呢?
你知道現在已經有專屬香蕉的「驗證」了嗎?

從以前到現在的台灣「蕉傲」

為什麼香蕉也有驗證?在談到驗證之前,首先讓我們聊聊過去。

作為常見的、隨手可得的水果,香蕉不只是台灣重要的水果產業之一,也是全球重要的經濟果樹及糧食作物。在巔峰時候,香蕉曾經是全球產量最多的水果,經濟價值非常高,僅次於蘋果、柑橘及葡萄,而糧食重要性也僅次於小麥、稻米和玉米。

而我們的台灣,曾經有「香蕉王國」美名,當時因爲產量大,加上風土及氣候適合栽種,台灣種植出來的香蕉特別好吃,價格和出口銷量的成績都非常亮眼。在香蕉的黃金年代中,台灣東西南北都有種植。

只是,雖然台灣是香蕉王國,外銷成績乍看亮眼,但蕉農的辛苦卻很少人知道。行話裡有種說法是「種蕉如賭」,因為種植香蕉必須靠天吃飯,將蕉苗種下之後,接著蕉農便得對賭著天氣氣候環境市場狀況——如果自然條件不佳,會導致收成慘澹,不過,若整體銷量過剩,也將造成價格大跌。又如果非常好運,成功撐過上述的局面,最終在進入市場銷售前,還將面臨到中盤、行口(台語)的層層轉手。作為一個蕉農,有太多變數不能掌控,收入也因此起伏不定。

吃好蕉!守護蕉農大行動!

台灣香蕉,從過去的出口黃金年代,邁入今天的另一個美好時代。如今,香甜軟糯的台灣香蕉,仍然是我們生活中的重要存在。

今天的台灣,因為經歷了多次爆發的食安問題,消費者越來越注重食品安全。與此同時,農民們仍然有收入穩定的需求。要如何平衡這兩點呢?

家樂福認為,比起讓蕉農單打獨鬥,有另一個能兼顧農民與消費者雙方利益的方法,那就是以賣場的力量,支持小農。家樂福賣場內,只販售通過驗證的香蕉,藉由驗證,不僅可以做到產地溯源、驗證履歷,鼓勵且支持小農轉型,讓蕉農可以專注栽種,不需擔心後端銷售問題,同時,顧客也能藉由驗證得知透明資訊,進而安心選購。

四大金蕉:履歷蕉、有機蕉、金蕉伯、石虎香蕉

家樂福的香蕉驗證共有四大種。家樂福的「履歷蕉」,是從雲林屏東產區中挑選出來當季的、品質最優良的香蕉,並且全產品都需具備「產銷履歷(TAP)標章」,也需要遵循「家樂福農藥規範」,履歷蕉的每一根香蕉,都有其栽種來源用藥是否符合歐盟標準的紀錄,且只有在經過政府委託的第三方驗證機構定期抽檢合格後才能販售。

家樂福 BIO 有機香蕉」則是來自全台最大的「有機驗證(Organic)」香蕉農園,位於屏東。「有機」的標章並不好取得,蕉農必須以全天然農法栽種,不施化肥不催生催熟,以人工除草代替除草劑,讓土壤是自然健康的狀態,健康的土壤所種植出來的香蕉,除了來源健康,口感香氣也特別好。

金蕉伯履歷香蕉」不是一個人,而是一群人!10 多年前,家樂福已開始在全台各地找尋志同道合的農友,終於在雲林遇到願意為食品安全環境永續共同努力的蕉農,後來更成為長期契作的對象。他們以友善農法耕種,呵護土地,種出好蕉。

石虎山蕉」則是南投中寮的一群農友。他們為了保育瀕臨絕種的台灣保育類動物石虎,不擴大農地面積、不使用化學肥料及除草劑,保留給石虎一塊乾淨安全友善的棲息地。

家樂福的 Act For Food 食物轉型計畫

家樂福與民生息息相關,通路可以單純只是販售點,也可以帶來改變、產生力量。因此,家樂福推動食物轉型計畫,希望建立起與農民、農民團體相互信賴的合作連結,藉由大量計畫性種植、保證收購降低平均成本,一來讓農民能獲得合理的農務所得,二來讓消費者能以合理價格買到安全的食物,三來,通路能成為穩定供貨的角色。

買香蕉選擇家樂福香蕉驗證,不僅食得安心,更是以行動支持在地農民。家樂福相信每個人都值得最好的,以家樂福 AFF 食物轉型作為領航,一同創造友善農民、土地、消費者的共好模式。

家樂福以行動,開創對所有人與土地共生共好的食物轉型模式,也邀請大家一同參與支持。

所有討論 1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155 篇文章 ・ 268 位粉絲
充滿能量的泛科學品牌合作帳號!相關行銷合作請洽:contact@pansci.asia

0

2
1

文字

分享

0
2
1
奠下製冷技術基礎的功臣——瑪麗.恩格爾.彭寧頓的生平
椀濘_96
・2022/03/10 ・2583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做測驗,就有機會獲得免費特製手搖飲品,現場還有大獎等你抽!

被《紐約客》(The New Yorker)稱為「冰女」(Ice Woman)的科學家——瑪麗.恩格爾.彭寧頓(Mary Engle Pennington;1872-1952),是美國著名的細菌化學家,同時也是一名製冷工程師。

Mary Engle Pennington(1872-1952)。圖/wikipedia

出生於田納西州的彭寧頓,出生後不久便舉家搬往賓州費城生活。彭寧頓的童年生活很豐富,她的父親熱衷於園藝,也鼓勵她一起協助栽種、熟悉各類植物;除植物外,周末彭寧頓會和母親逛市場,有時還會去農場挑選肉品,她便會在一旁觀察,也是在這時她注意到了,夏天滿是農產品的攤位,一到冬天卻什麼都沒有。

「女性」在化學這條路上受到的阻礙

十二歲時的小彭寧頓在圖書館找到了一本醫學化學教材,身為一個對書籍狂熱的閱讀者,努力吞下了對當時的她而言是非常艱澀的內容,她便察覺到,是那些肉眼看不到的化學元素構成了周遭的一切,甚至維持生命所需。

「突然,有一天,我意識到,儘管我無法觸摸、品嚐或聞到它們,但它們確實存在。這是一個里程碑,」彭寧頓說,「我領悟到了世界的真實性。」

這引起了彭寧頓的興趣,她便向私立女子學校的校長詢問,是否願意提供化學講座。由於當時科學被認定不是適合年輕女性的學科,因此校長感到震驚並拒絕了。不過高興的是,彭寧頓的家人非常支持她的新興趣。

十八歲的彭寧頓找到了賓州大學的科學學院院長,詢問是否能能提供就讀名額,在當時的院長與化學系教授支持男女同校下,她順利取得了入學允許。

1890 年,彭寧頓進入賓夕法尼亞大學攻讀化學,同時也輔修了植物與動物學,彭寧頓在短短兩年內完成了學士的學位要求,包括化學、植物學、動物學、細菌學。畢業時,彭寧頓是班上唯一的女性,但礙於當時賓大沒有授予女性學位,因此她僅能獲得修業證書,而不是像她的男性同學那樣獲得學位。

當時賓大沒有授予女性學位,因此彭寧頓僅能獲得修業證書,無法像男性一樣取得學位。圖/Pexels

不過這並未澆熄彭寧頓的熱忱,彭寧頓無視所有對她的歧視,並繼續埋首於化學研究生涯,具有天賦的她,在短短三年內發表了一篇關於化學元素鈮(columbium)和鉭(Tantalum)的衍生物論文,靠著這份成就,也讓彭寧頓在 1895 年時,取得賓大的化學博士學位,這件事對當時(對現在應該也是 XD)而言堪稱壯舉,沒有學士學位,卻擁有了博士學位。

然而,對她,對一位女性科學家的偏見與歧視並未因此消失。

隨後彭寧頓很快就察覺,化學專業對女性從業者的偏見與在學術界時是相同的,儘管彭寧頓已經是加入美國化學學會的第三位女性,但大多數化學家,包括女性化學家,都認為應將她們的知識和技能應用於當時被認為更「女性化」的領域。

但彭寧頓堅持選擇純科學。

從純科學走向社會

之後,彭寧頓陸續在賓大擔任研究員,又在耶魯大學攻讀了生理化學,但她也不斷意識到,社會對於受過良好教育的女科學家認可及需求並不高,並開始思考著如何推廣她的科學工作。為此,她在費城創立了臨床實驗室,為醫生提供良好的實驗室資源,以利於進行準確的細菌學分析,而後也在賓夕法尼亞女子醫學院任教,教授生理化學,並指導該校的化學實驗室。

1906 年,彭寧頓被任命為新成立的費城衛生和細菌學實驗室主任。此時的彭寧頓也修改了目標,她希望能用科學來改善社會,而不是在只在實驗室裡專注於純科學。她任職後的第一份工作是:根除可能傳播致命疾病的不純牛奶。然而當時還沒有相關法規或標準,她考量到公眾對食品加工廠不衛生條件的擔憂,及製作過程中是否受到汙染,並建立起第一個全國通用的牛奶和乳製品檢驗及保存標準。

彭寧頓建立了制定全國採用的牛奶和乳製品檢驗及保存標準的第一個系統。圖/Pexels

而後,彭寧頓成功地改善了食安問題,並在教育公眾了解食品中污染物的危害方面發揮了關鍵作用,與此同時也為她之後的製冷研究埋下了種子。

為製冷技術和食品保存奠下基礎

1907 年美國農業部(USDA)化學局(即為食品和藥物管理局 FDA 的前身)局長哈維·威利(Harvey W. Wiley)鼓勵她為政府研究食品冷藏保存的方法。

隔年威利任命彭寧頓擔任美國農業部化學局食品研究實驗室的負責人,這也讓她成為了化學局裡第一位女性實驗室負責人。

彭寧頓帶領研究員設計了食品工業的各個方面技術,如倉儲、包裝和配送等,該實驗室成為了食品處理及儲存研究的核心,特別是在防止雞蛋、家禽和魚類腐敗方面。

彭寧頓在參與冷藏車運輸研究的期間,開始對製冷機械產生興趣,並開始改良冷藏倉儲與推廣食物保存的相關知識。她對冷藏倉儲的改良十分出色,許多食品經銷商向她尋求建議,以製定完善的衛生程序,為她的專業知識贏得了尊重。

事蹟

彭寧頓於 1908 年作為美國官方代表,參加在巴黎舉行的第一屆國際製冷大會(她終生參與此會議)。作為唯一的女性代表,雖然她沒有發明製冷,但開發了確保冷藏食品保持新鮮和可食用的程序,並幫助建立了製冷行業,製冷也成了她的主要研究重點。

彭寧頓為許多科學和醫學期刊做出了貢獻,不僅是美國科學促進會、美國化學學會和生物化學家協會的成員,也是費城病理學會等多個學術學會的成員之一。

1920 年,她成為美國製冷工程師學會第一位女性會員,她積極參與了該組織的計劃、教育和出版委員會,1923 年彭寧頓被美國暖冷氣空調工程師學會(ASHRAE)認可為美國最重要的食品冷藏及家用製冷權威,1947 年成為美國製冷工程師協會的會員。

參考資料:

椀濘_96
11 篇文章 ・ 19 位粉絲
喜歡探索浪漫的事物; 比如宇宙、生命、文字, 還有你。(嘿嘿 _ 每天都過著甜甜的小日子♡(*’ー’*)

1

4
0

文字

分享

1
4
0
考慮輻射粉塵飄落,福島五縣食品改為「品項限制」是較有保障的作法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_96
・2022/02/18 ・1636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行政院於今(111)年 2 月 8 日宣布取消日本福島地區食品進口禁令,以「回歸科學檢驗、比國際標準更嚴格、為食安把關」 等三原則調整管制措施,其中包括從「禁止特定地區進口」改為「禁止特定品項進口」、風險品項需提供雙證(輻射檢測證明及產地證明),以及福島等五縣食品必須逐批檢驗才能進口等三項配套措施。

由於目前大眾仍未能有機會看見和理解「日本進口食品」相關的科學證據,常出現因政治而失焦的非理性討論,台灣科技媒體中心於 2 月 17 日召開記者會,邀請慈濟大學公共衛生學系謝婉華副教授與清華大學原子科學技術發展中心許芳裕教授,分別說明輻射食品的科學證據,以及目前制訂福島食品進口的規範時,如何評估對人體健康的影響。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邀請許芳裕教授、謝婉華副教授一同召開記者會。圖/台灣科技媒體中心提供

許芳裕表示,目前世界上很多國家都遵循國際放射防護委員會(ICRP)的建議,制定與核輻射有關的法規。ICRP 將輻射的危害分為「確定效應」和「機率效應」,前者是指過量輻射對人體的損害會隨著劑量提高而加深,後者則與癌症發生的機率有關。從 1945 年開始的輻射效應數據研究顯示,只要劑量低於每年 1 毫西弗(mSv),對人體的影響都是可以忽略的。

目前國際標準指出,若是單次或年累積曝露的劑量低於 100 毫西弗,都可以忽略,若超過 100 毫西弗,可能會有健康影響。研究證據也說明 100 毫西弗對人體沒有確定效應(損害),機率效應(癌症發生率)的影響則可以忽略。因此目前各國法規均訂有人員劑量限值:輻射工作人員職業曝露每年不得超過 50 毫西弗,一般人則不得超過 1 毫西弗——只要符合法規劑量限值內,健康效應的風險應可忽略。

至於國際是如何換算「食品檢驗」到「人體接受的安全劑量」。許芳裕說明,國際上是透過國際食品法典委員會(Codex)的規範,假定成人每年攝取 550 公斤的食物量、嬰幼兒的每年攝取 200 公斤的食物量,再參照各國進口日本食品的比例,來制訂食品輻射限量標準。假設日本食品佔所有飲食的十分之一,納入放射性元素和劑量的影響後,就可換算出各國成人和嬰幼兒的食品輻射限量標準。

日本在制訂國內標準與估算安全劑量時,是以銫-134 和銫-137 為準,假定每人 100% 會攝入輻射食品。

以衛福部的資料為例,台灣目前是參照日本較嚴格的數值,相對其他國家來說較為嚴格。

謝婉華依據其在 2017 年的研究結果表示,大部分的檢測結果都顯示「若台灣民眾因進口食品產生額外的輻射曝露,健康危害應是可被忽略的」。在計算這些額外的輻射總曝露風險時,0-3 歲兒童的額外輻射曝露總量為每年 0.000147 毫西弗,相比照一張胸部 X 光片的 0.02-0.05 毫西弗,風險極低,但和攝入的曝露風險無法類比。

澳洲官方報告也指出,日本福島事件帶給澳洲居民的風險低於 1 毫西弗的輻射曝露量,對人體的機率效應影響可以忽略。另外,在去(2021)年 9 月,美國也解除日本食品輸入的「進口警示」,並且分析 1,749 筆資料,發現僅有 3 筆(2 筆綠茶、1 筆薑粉)檢出輻射量,但遠低於標準。

綜上所述,現今開放日本福島五縣市食品,對國人的健康風險應該可被忽略。

許芳裕和謝婉華都同意,因台灣對福島地區食品的檢驗標準比國際嚴格,在符合檢驗標準下,進口該地區食品的健康風險極低。至於法規將原先的「地區限制」修訂為「品項限制」,確實是更安全的方法,因為輻射粉塵可能會飄落其他縣市,使得鄰近福島 5 縣的地區也有風險,所以改為品項限制更能安全把關,也更符合科學做法。

延伸閱讀

所有討論 1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_96
46 篇文章 ・ 325 位粉絲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希望架構一個具跨領域溝通性質的科學新聞平台,提供正確的科學新聞素材與科學新聞專題探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