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4
0

文字

分享

0
4
0

我念地政系,但我現在在做銀行行員──「不務正業」徵文

活躍星系核_96
・2019/06/08 ・2093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53 ・八年級

在這世界好快心好累的時代,我們大學修的很多學分都很難學以致用,「不務正業」、做著跟大學主修乍看沒什麼關係的工作,可能才是常態。五月的專題徵文,就讓我們來看看「職涯」能有哪些變化!

圖/wikimedia

大學學測放榜後,如何選填適合自己的科系是每個高中生必定面對的難題,臺灣高中生階段的學生大多都不太知道自己的興趣是什麼?自己適合什麼?

所以在選填志願時往往就依據自己的成績、科系熱門程度和師長的意見去選填。舉我個人的例子來說,受限於繁星計畫只能選校,科系幾乎是依據分數高低來決定落點,由於商學院的所有科系都落榜,最後就到了這個和商科有點相關,卻又比較接近法律系的科系。

儘管自己並不排斥自己在學校所學的專業科目,但我仍是希望自己的職涯可以有不同的可能性,而非侷限在公務員或是不動產相關產業。

最初也沒有多想,只覺得銀行行員似乎是個不錯的職業就著手投了履歷,經過了筆試和面試,最後毫無任何經驗的我,錄取成為一間北部某銀行的存匯行員。

新鮮人進入職場往往都是從零開始,即使你是相關科系出身,仍然需要了解公司文化、系統、組織架構以及工作如何實際操作。通常銀行都會對新人安排一定時間的教育訓練,在經過約三週的訓練後,我被發派到台北信義區的銀行就任櫃員。

銀行的業務大概分三類:存匯、放款和理財業務。一般新人到分行都會先做存匯的工作,之後再依分行的需求由單位主管派任其他職位,而存匯的工作和我大學所受的訓練大多無關,因為我們所使用的系統和知識都不是學校會教的。存匯櫃員的工作大概有:一般收付〈存款、提款和匯款〉、外匯、基金、開戶、支票存款。除了上述的項目外,還有一些工作是依據分行業務和主管而產生的工作,例如:基金和保險的行銷、保險公司保費代扣……..等等。

由於我們公司採全功能櫃台制,所以每個櫃員都要學會辦所有的業務,每次叫號的時候就像是在玩抽鬼牌,因為除了熟識的客戶外,你不會知道客戶要請你辦什麼樣的業務。這對於新人來說是一直是很大的考驗,因為上述的那些工作,大部分是到了分行才開始學習,教育訓練時並沒有教導,所以能不能在這個職場生存取決於你是否能在短時間熟悉各種業務工作,以及你身邊的主管和同事是否願意協助你。

雖然我的職業並不會運用到我大學所學的專業知識,但這也不表示大學的訓練和職場工作毫無關係。

除了表訂的工作外,有時我們還會遇到主管交辦事項,而這時就需要自行去思考該如何完成。例如:公司某高階主管曾經要求分行,去估算自己分行每月的損益,當時我運用了公司的日報表、同事提供的資料,搭配學校所學的會計學理論和Excel軟體,計算出主管所要求的數字。

由此可知,雖然我在學校所學的專業知識不會應用在主要的工作上,但它卻能在處理某些事件上有用武之地。

對於銀行相關工作,不少人常有一個迷思:總行待遇比分行好。

根據我的經驗:不一定。我在分行任職不到一年的時間就被調至總行會計部,這也許是因為畢業於國立政治大學這個名校,也可能是在教育訓練時人資部的主管對我留下深刻的印象,總之,這個經驗也讓我對於銀行業有更深一層認識。

即使在同一個公司下,分行和總行的工作內容差異甚大。分行主要負責業務面,所以工作大多為招攬業務和服務客戶,對於市場、客戶有較多的接觸與認識;總行主要負責管理面,因此工作大多為制定政策、監督分行行為以及應付主管機關,對於法律和各項政策有一定的敏感度。從這裡可以看出,分行需要的是能招攬業務和開發新客戶的人,或是只能依照制式規則完成工作的人;總行需要的是能獨立作業、主動發現問題並解決問題的人,或是能從無到有,制訂出適合公司的系統或企劃的人。

我在這個公司年資約2年半,比較多的時間在總行服務,我清楚了解即使在同一個公司內,不同的職位,不同的部門,所需要的人才自然是不同的。學校所教導我的是獨立思考的能力,以及如何透過團隊合作找出最適合的策略,因此我會適合總行的環境。在我任職期間,人資部也曾陸陸續續調過不少櫃員到總行任職,然而這些人的離職比率可說是頗高,原因出在他們大多出身於科技大學,而技職體系的學校比較少訓練學生獨立思考,或是讓學生去獨立完成一項專案,當他們在總行面對無標準答案的問題時,往往無法處理。

其實有很多事情唯有你自己親自去體會,你才能真正了解它的內涵,而他人的意見仍舊只能參考用。

人們在選擇自己就讀的科系和職業時,最重要的還是要先對自己有一定程度了解。先知道自己的人格特質和能力,從而去選擇符合你自己條件的職業才是正確的。

銀行業在台灣算是一份穩定、有機會領高薪的工作,然而,現在年輕人滿多都因害怕業績壓力,而盼望能有機會轉調管理單位,雖然管理單位無業績壓力,但是主管給的壓力其實也不算小,而且每天面對一樣的人、事、物,倦怠感很容易產生。總行也好,分行也罷,不管他人說什麼,認清自己,找到最適合自己的位置才是對自己最好的選擇。

更多「不務正業」的相關文章,請見 特輯:我念XX系,但我現在在做OO

文章難易度
活躍星系核_96
752 篇文章 ・ 100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0

27
0

文字

分享

0
27
0
大科學人專訪|職業棋士黑嘉嘉:台語課我考了一百分,事實上我一句台語都不會講
LIS_96
・2023/01/01 ・2006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自己可以選擇想做的事是很棒的事

Q:黑嘉嘉在國小、國中、高中分別遇過什麼「有成就感」或是「特別挫折」的經驗

我的媽媽是數學和英文老師,因為姊姊國中要開始自學,我就跟著姐姐自學,後來國中就到美國讀書,小時候媽媽給了我很多的學習資源,比方說圍棋。

我在美國念中學是兩點半就下課,學業滿輕鬆的,每週五學校規定老師不可以給學生出作業,週末要好好去玩,禮拜一會比較晚上課,整個設計都是非常人性化。我們有一堂課,是可以自己選擇要上什麼,像是電腦、合唱團唱歌、美術。這三堂課是妳可已自己選擇要上哪一堂課,這樣可以自己選擇是很棒的事情!

整個求學過程算是滿快樂的,應該算是滿順利的。

沒有環境就自己創造

Q:你覺得什麼是學習過程中最重要的關鍵?

我覺得有興趣是最重要的,我到美國之後,是完全沒有圍棋的環境,在美國找不到圍棋老師,也找不到會下棋的任何人,我有點靠著自學,在網路上自己找對手下棋,自己看棋譜,自己覆盤。因為我對圍棋很有興趣和熱情,所以我願意花很多間,哪怕我沒有環境,我也自己創造環境給自己。

黑嘉嘉憑著對圍棋的熱情,創造學習的環境給自己。圖/Envato Elements

除了學習動機獨立思考和勇於嘗試同等重要

Q:自學的過程中是否遇到挫折和挑戰?又如何解決困難和挑戰?

我覺得當我在台灣我有圍棋老師的時候,我發現老師說什麼,我就聽什麼,沒有真的理解。比方老師說要下這裡好,我不知道為什麼,我下次就下這裡,但我沒有真的就理解為什麼要下這裡,到美國沒有老師,我就必須全部自己思考,那為什麼下這裡呢?到底好在那裡?我就開始不下這裡,看看會發生什麼事,在這一次次的失敗中學習,自學的過程當中會發現很多過去沒有想過的問題。

除了動機之外「獨立思考的能力」、「嘗試」也同等重要,得自己思考和理解過後才會變成你自己的,如果硬背可能很快就忘記了!

培養獨立思考的能力,並且從嘗試中學習。圖/Envato Elements

小朋友能夠擁有選擇的權利

Q:給台灣教育的建議?

就我過去在台灣唸小學的經驗,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就是我會被強迫去背很多東西,這些東西考完試之後就忘光了,之後也是完全不會用到,還有一次台語課我考了一百分,事實上我一句台語都不會講,我就覺得很離譜,一句都不會講怎麼會考到一百分,這個情況是不正常的,不應該出現這樣的情況,運用應該是最重要的,不應該是我考了一百分覺得自己很棒,但那應該是要有慚愧的心情,我考了一百分但我一句台語都不會講。應用才是我覺得更重要的事情!

我會希望小朋以能夠有更多選擇的權利,他們可以選擇喜歡什麼,自己想要學習什麼,也喜望他們能夠有更多獨立思考的能力,這也是需要老師去帶領他們,學習獨立思考。

需由老師帶領孩子,學習如何獨立思考。圖/Envato Elements

響應本次「LIS 第二季大科學計劃」, 黑嘉嘉分享給我們的大科學人宣言:

❛❛ 人生如棋,在 19 X 19 的棋盤宇宙中,學習處事真理;落子無悔,每個選擇都牽動著下一個結果。  ❜❜  ——黑嘉嘉

人生如棋,落子無悔,是黑嘉嘉喜歡的圍棋格言,棋盤上的道理都是可以運用到科學和生活當中。在這邊也跟大家分享「黑嘉嘉的圍棋線上教室」最近剛好滿一週年,科學是生活,生活是科學,如果你對棋盤中的思考模式想進一步了解,歡迎大家報名體驗,有成人和小朋友的課程可以試上哦。

邀請您一同成為各行各業中的大科學人,您的捐款將支持「科學公益教材」的穩定開發,一起 支持台灣科學教育,讓孩子從小開始像「科學家一樣思考」,帶著自信長大成為各行各業中「 永保好奇」、「邏輯思辨」的大科學人!

【LIS 大科學計畫 ✦ 第二季】|暖心上線 ▸▸▸▸▸▸▸
❛ 教育不只是老師的事,這是我們的任務,下一個世代的科學史,現在就得開始寫起! ❜
募資倒數 30 天,尚缺 60 萬元定期定額製作啟動金
每月 523 小額捐款,支持全台十萬名孩子都期待的科學教材 http://bit.ly/3joDOC7
#參與募資成為大科學人,#解鎖泛科學贈送的神祕好禮關注 LIS 最新消息歡迎加入 FB 社團「LIS大科學人製造所

LIS_96
22 篇文章 ・ 6 位粉絲
LIS ( Learning in Science )情境科學教材,成立於2013年7月,是一個非營利組織,致力於為國中小自然教師及學生,設計有別於填鴨教育的科學教材,協助教師進行STEAM和科學素養導向的教學,讓教師更簡單地進行教學創新,幫助更多孩子找回對科學的學習動機,並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 在 Youtube 頻道【LIS情境科學教材】上,我們會即時更新所有LIS教材的影片,而完整的教案、學習單,亦同步上傳於【LIS教材平台網】歡迎您前往瀏覽完整內容。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大科學人專訪 | 江振誠:當問題的答案是向內挖,孩子才真正啟動思考
LIS_96
・2022/12/07 ・1924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他是江振誠 Chef Andre,「全台最難訂位餐廳」 RAW 的創辦人,也是史上唯一橫跨米其林、世界50大及全球百大名廚榜的華人名廚。

在旅居國外多年後,2014 年他回到故鄉,以餐廳作為媒介,讓世界看見台灣。這些年 Chef Andre 也投身教育,回台傳承所學,培育更多世界級華人廚師是他在料理之外的職志。關於主廚的成長故事與教育觀點,邀請你一起往下閱讀>>>

學習的動機是有著想要到達的遠方

「十三歲的我,認為全世界最頂尖的料理是中餐、日本料理、法鍋料理」,亦為料理家的母親會做中餐,在日本也有著自己的餐廳,因此「法國料理」成為 Chef Andre 心中最遙不可及、最難觸碰到的殿堂。

因為有著「想要到達的遠方」, 主廚在「到達的過程」中默默撿起了許多能力,比方精通法語、英語…等多國語言,這些學習的初衷都很單純,可能是為了看懂各國食譜、撰寫一份投遞法國高檔餐廳的工作履歷、順暢地和廚房同事溝通,而這些不同面向的學習都是幫助主廚完成心之所向的工具。

一位從來沒有遇過挫折的主廚

問起 Chef Andre 的成長和主廚養成過程是否遇過挫折,主廚想了一下,堅定的回答:「沒有」。

他進一步說明,沒有的原因是想要確認「我們對挫折的定義是什麼?」

Chef Andre 分享在他的團隊裡面有個不成文的文化,「我們從不說 problem,problem 這個詞彙意味著這件事沒辦法解解決,我們會說:Chef we have a challenge,以挑戰來看待每一個迎來的困難和不如意。

語言的使用巧妙的反應著 Chef Andre 的人生觀,藉由有意識的揀選語言,潛移默化團隊看待挫折的心態。「當我們有個一定要到達的方向,有著要把事情解決的共識,這些困難都只是過程中的一部分,而挑戰帶我們觸碰從未有過的高度,也代表著我們正在升級!」主廚分享。

從廚房走進學校,養成台灣需要的料理人

旅居國外 20 多年的 Chef Andre ,回台後看見家鄉對「新世代料理人」養成的缺乏,開始從廚房走進校園。主廚提到開始教學的這七年來,他從未在課堂上拿過一鍋一鏟,「我想要教的是新一代料理人需要具備的能力,我教的是顏色、是創意、是計算、是邏輯」,現在的料理產業已異於過往,在越來越多微型創業興起的年代,餐飲教育有沒有讓著些年輕人具備面對現實環境中帶得走且用得上的能力?是 Chef Andre 想帶進台灣餐飲教育的反思,也想藉此提醒所有的教育系統「我們的教育是否貼近環境」,「以終為始」的看待學生缺乏和需要的是什麼。

新一代料理人需要具備的能力,需要的顏色、創意、計算、邏輯。圖/envato.elements

我們希望孩子學會思考,卻未留有讓他們有思考的空間

這些年 Chef Andre 成為食育傳道者,他回憶曾在一場演講遇上滿場來自全台餐飲教育的老師,老師們好奇地問「該如何做到改變餐飲教育的第一步」。

我的建議會是:「讓學生學會『定義』這件事!我們不是教學生做出最好吃料理的完美答案,而是讓他們自由定義什麼才是好吃。」主廚以更具體的方式解釋:當我們教小朋友做肉丸,不是去找業界得過最多獎的肉丸達人,告訴大家最好吃的肉丸應該怎麼做,而是讓每一個人去自由定義「我的好吃該是什麼樣子」,是蒸的、炸的,是加香菜、還是加蒜頭。

「這個答案應該是向內挖,而不是硬塞的」,當學生開始用不一樣的角度去問問題,思考就會隨之啟動。我們常常希望孩子們具備獨立思考的能力,但在教育中往往忘了保留任由孩子自由定義答案的空間。

讓孩子培養自由思考的料理能力。圖/圖/envato.elements

響應本次「LIS第二季大科學計劃」, Chef Andre 分享給我們的大科學人宣言:

❛❛ 科學的精神在於「沒有不可能」,當想法尚未被推翻前,所有都是可能的  ❜❜  ── Chef Andre Chiang

這句話同時體現了 Chef Andre 的處事哲學,當我們有著想要前進的方向,所有遇上的難題都只會是 Challenge 而非 Problem !

邀請您一同成為各行各業中的大科學人,您的捐款將支持「科學公益教材」的穩定開發,一起支持台灣科學教育,讓孩子從小開始像「科學家一樣思考」,帶著自信長大成為各行各業中「永保好奇」、「邏輯思辨」的大科學人!

【LIS 大科學計畫 ✦ 第二季】|

❛ 教育不只是老師的事,這是我們的任務,下一個世代的科學史,現在就得開始寫起! ❜

每月小額捐款,就能支持全台十萬名孩子都期待的科學教材:https://bit.ly/3f1W42s

LIS_96
22 篇文章 ・ 6 位粉絲
LIS ( Learning in Science )情境科學教材,成立於2013年7月,是一個非營利組織,致力於為國中小自然教師及學生,設計有別於填鴨教育的科學教材,協助教師進行STEAM和科學素養導向的教學,讓教師更簡單地進行教學創新,幫助更多孩子找回對科學的學習動機,並培養解決問題的能力。 在 Youtube 頻道【LIS情境科學教材】上,我們會即時更新所有LIS教材的影片,而完整的教案、學習單,亦同步上傳於【LIS教材平台網】歡迎您前往瀏覽完整內容。

0

8
2

文字

分享

0
8
2
「恐懼」如何影響經濟?金融危機十年之後——《故事經濟學》
天下雜誌出版_96
・2020/12/26 ・2271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76 ・九年級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人們對引起恐懼的故事有何反應

長期以來,新聞媒體和公眾討論一直將金融危機說成是人們在經濟風險控管方面過度自滿一段時間之後,一連串的經濟失靈驟然發生所造成的恐慌。使用具強烈感情色彩的字詞如「恐慌」和「自滿」,可能顯得像媒體炒作:恐慌令人想起失序的民眾試圖避開突然出現的人身危險,自滿則暗示一種洋洋自得的昏沉狀態。

但是,在這種金融事件中,人們多數似乎完全理性;這些事件發生在人們大致正常生活的幾個月或幾年裡,而人們期間往往表現得像是在梳理事實。即使在金融「恐慌」期間,多數人看來很正常和放鬆,不時說笑。

圖/Pexels

但是,使用恐慌和自滿這兩個詞真的離譜嗎?這兩個詞都描述必須靠神經結構支持的精神狀態。我們必須研究這些結構,以確定金融恐慌與其他恐慌、金融自滿與其他類型的自滿在神經學上是否有共同之處。

金融危機十年之後,銀行該怎麼辦?

我們來看本書撰寫期間出現的一個例子:在 2007~2009 年全球金融危機十週年將至之際,銀行業者承擔愈來愈多風險。2017 年,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 (FDIC) 發表報告指出,美國銀行業者為了取得較高的資產收益,藉由延長投資期限承擔了過高的風險,情況令人擔憂。在金融危機爆發後近十年裡,利率一直非常低,雖然較長期的利率高一些。

藉由延長投資期限取得較高的收益,對銀行來說風險相當高,因為如果利率突然上升,它們必須提高存款利率以留住存戶,因此多付的利息可能超過較長期限投資帶來的額外收益,進而造成銀行極大的麻煩。

在金融危機爆發後近十年裡,利率一直非常低。圖/Pixabay

銀行最終決定承擔風險,但它們如何形成對未來利率的預期?

世上沒有任何一名專家已證實能夠可靠地預測未來幾年的利率。沒有人能告訴銀行業者眼下的低利率時期多久之後結束,也沒有人能保證低利率將永遠持續下去。

銀行業者掌握的只是對某些敘事逐漸淡化的記憶,它們是關於發生在其他歷史時期的事:利率大幅上升,導致大量存戶跑到銀行提走存款。在利率已處於低位十年之久的情況下,這些故事看來比較不相關,但我們沒有辦法量化相關程度降低了多少。

銀行業者在這種情況下的行為,或許最好視為受原始的神經系統模式驅動,也就是經歷數百萬年的達爾文式演化、流傳至今的那些大腦結構模式。

這也許與「恐懼」的演化有關

現今的狗和齧齒動物擁有一些相同的負責管理恐懼的大腦結構,此一事實是它們具有共同的中生代1起源的證據。恐懼是所有哺乳動物和較高等動物的一種正常情緒,由大腦結構支援。恐懼的消除是一個必須隨著時間的推移發生的過程,以便在危險過去之後解除恐懼。

科學家最初是間接觀察到這些大腦結構的活動。1927 年,俄羅斯生理學家巴夫洛夫 (Ivan P. Pavlov) 報告了他對狗的研究。如果在節拍器滴答作響的情況下在狗的舌頭上給它一劑酸液,重複很多次之後,只要有節拍器的聲音,不加酸液也能引起與加酸液一樣的不由自主反應。

巴夫洛夫的實驗在心理學上十分著名。圖/Wikimedia common

在實驗的隨後階段,巴夫洛夫反復打開節拍器,但不使用酸液,狗的厭惡反應逐漸消失。後來研究者發現了這些反應涉及的大腦結構。

在老鼠中,側杏仁核2的神經元在恐懼產生階段和恐懼消退階段都發揮重要作用:神經元在恐懼產生階段增加發射訊號,在恐懼消退階段減少發射訊號。並不是所有神經元都減少發射訊號,恐懼因此仍有殘留。神經學家得出以下結論:

總而言之,有很多證據顯示,杏仁核、腹內側前額葉和海馬體之間的互動形成了一種獨特的神經迴路;該迴路是消除恐懼的能力之基礎,在演化過程中留傳了下來。

老鼠的這種神經迴路,以及不由自主的恐懼觸發表現,與人類十分相似。就人類而言,腹內側前額葉皮質的厚度與消除恐懼的成效有關。

人類不由自主地觸發表現,與老鼠的神經迴路相似。圖/Pexels

人類的某些神經障礙,例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PTSD),代表恐懼無法消除,研究這些神經障礙可以揭露恐懼管理的基本結構。我們似乎可以合理地假定,人類管理恐懼的神經迴路尚未演化至理想的狀態,因為人類文明只有數千年的歷史。

註解

  1. 約 2.52 億年前~6,600 萬年前的地質年代
  2. 一個杏仁狀的大腦區域
天下雜誌出版_96
21 篇文章 ・ 16 位粉絲
天下雜誌出版持續製作與出版國內外好書,引進新趨勢、新做法,期盼能透過閱讀與活動實做,分享創新觀點、開拓視野、促進管理、領導、職場能力、教養教育、同時促進身心靈的美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