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3
1

文字

分享

0
3
1

「恐懼」如何影響經濟?金融危機十年之後——《故事經濟學》

天下雜誌_96
・2020/12/26 ・2270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人們對引起恐懼的故事有何反應

長期以來,新聞媒體和公眾討論一直將金融危機說成是人們在經濟風險控管方面過度自滿一段時間之後,一連串的經濟失靈驟然發生所造成的恐慌。使用具強烈感情色彩的字詞如「恐慌」和「自滿」,可能顯得像媒體炒作:恐慌令人想起失序的民眾試圖避開突然出現的人身危險,自滿則暗示一種洋洋自得的昏沉狀態。

但是,在這種金融事件中,人們多數似乎完全理性;這些事件發生在人們大致正常生活的幾個月或幾年裡,而人們期間往往表現得像是在梳理事實。即使在金融「恐慌」期間,多數人看來很正常和放鬆,不時說笑。

圖/Pexels

但是,使用恐慌和自滿這兩個詞真的離譜嗎?這兩個詞都描述必須靠神經結構支持的精神狀態。我們必須研究這些結構,以確定金融恐慌與其他恐慌、金融自滿與其他類型的自滿在神經學上是否有共同之處。

金融危機十年之後,銀行該怎麼辦?

我們來看本書撰寫期間出現的一個例子:在 2007~2009 年全球金融危機十週年將至之際,銀行業者承擔愈來愈多風險。2017 年,美國聯邦存款保險公司 (FDIC) 發表報告指出,美國銀行業者為了取得較高的資產收益,藉由延長投資期限承擔了過高的風險,情況令人擔憂。在金融危機爆發後近十年裡,利率一直非常低,雖然較長期的利率高一些。

藉由延長投資期限取得較高的收益,對銀行來說風險相當高,因為如果利率突然上升,它們必須提高存款利率以留住存戶,因此多付的利息可能超過較長期限投資帶來的額外收益,進而造成銀行極大的麻煩。

在金融危機爆發後近十年裡,利率一直非常低。圖/Pixabay

銀行最終決定承擔風險,但它們如何形成對未來利率的預期?

世上沒有任何一名專家已證實能夠可靠地預測未來幾年的利率。沒有人能告訴銀行業者眼下的低利率時期多久之後結束,也沒有人能保證低利率將永遠持續下去。

銀行業者掌握的只是對某些敘事逐漸淡化的記憶,它們是關於發生在其他歷史時期的事:利率大幅上升,導致大量存戶跑到銀行提走存款。在利率已處於低位十年之久的情況下,這些故事看來比較不相關,但我們沒有辦法量化相關程度降低了多少。

銀行業者在這種情況下的行為,或許最好視為受原始的神經系統模式驅動,也就是經歷數百萬年的達爾文式演化、流傳至今的那些大腦結構模式。

這也許與「恐懼」的演化有關

現今的狗和齧齒動物擁有一些相同的負責管理恐懼的大腦結構,此一事實是它們具有共同的中生代1起源的證據。恐懼是所有哺乳動物和較高等動物的一種正常情緒,由大腦結構支援。恐懼的消除是一個必須隨著時間的推移發生的過程,以便在危險過去之後解除恐懼。

科學家最初是間接觀察到這些大腦結構的活動。1927 年,俄羅斯生理學家巴夫洛夫 (Ivan P. Pavlov) 報告了他對狗的研究。如果在節拍器滴答作響的情況下在狗的舌頭上給它一劑酸液,重複很多次之後,只要有節拍器的聲音,不加酸液也能引起與加酸液一樣的不由自主反應。

巴夫洛夫的實驗在心理學上十分著名。圖/Wikimedia common

在實驗的隨後階段,巴夫洛夫反復打開節拍器,但不使用酸液,狗的厭惡反應逐漸消失。後來研究者發現了這些反應涉及的大腦結構。

在老鼠中,側杏仁核2的神經元在恐懼產生階段和恐懼消退階段都發揮重要作用:神經元在恐懼產生階段增加發射訊號,在恐懼消退階段減少發射訊號。並不是所有神經元都減少發射訊號,恐懼因此仍有殘留。神經學家得出以下結論:

總而言之,有很多證據顯示,杏仁核、腹內側前額葉和海馬體之間的互動形成了一種獨特的神經迴路;該迴路是消除恐懼的能力之基礎,在演化過程中留傳了下來。

老鼠的這種神經迴路,以及不由自主的恐懼觸發表現,與人類十分相似。就人類而言,腹內側前額葉皮質的厚度與消除恐懼的成效有關。

人類不由自主地觸發表現,與老鼠的神經迴路相似。圖/Pexels

人類的某些神經障礙,例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PTSD),代表恐懼無法消除,研究這些神經障礙可以揭露恐懼管理的基本結構。我們似乎可以合理地假定,人類管理恐懼的神經迴路尚未演化至理想的狀態,因為人類文明只有數千年的歷史。

註解

  1. 約 2.52 億年前~6,600 萬年前的地質年代
  2. 一個杏仁狀的大腦區域

文章難易度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