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華生生日|科學史上的今天:4/6

DNA發現者之一的華生,他的一生就跟雙螺旋的發現過程一樣,充滿曲折與爭議。圖/wikimedia

今日我們都已知道發現 DNA 構造在人類歷史上是多麼重要的里程碑,從生物到人類學的研究、從基因醫療到基改作物、從追溯過往到改變未來,各種無限可能正是從 1953 年 4 月 25 日這一天,美國分子生物學家華生與英國物理學家克里克共同發表 DNA 的雙螺旋結構開始。不過很多人可能不曉得,發現者之一的華生,他的一生就跟雙螺旋的發現過程一樣,充滿曲折與爭議。

據華生自述,他是在大三時讀了薛丁格的《生命是什麼?》這本書,興趣才從動物學轉往遺傳學。然而無論他在攻讀博士時或到哥本哈根作博士後研究,都未涉及遺傳物質的化學結構問題,直到他在 1951 年偶然在義大利參加了一場 X 光繞射的研討會,聽到來自倫敦國王學院的威爾金斯(Maurice Wilkins, 此人日後將扮演關鍵角色)發表實驗結果,證實 DNA 是有規則的結晶體,才改變他原本以為 DNA 分子太複雜,不可能靠 X 光繞射揭開神秘面紗的認知。於是他轉往英國劍橋大學的卡文迪什實驗室,恰好分配到與有物理背景、又與威爾金斯熟識的克里克同一個研究室,開啟了兩人的發現之旅。

此時對化學鍵瞭若指掌的大師鮑林已經找出蛋白質中氨基酸的 α 螺旋結構,開始往 DNA 進攻。國王學院的威爾金斯與羅莎琳・弗蘭克林(Rosalind Franklin)則在 X 光繞射實驗上遙遙領先。華生與克里克只能參考他人研究資料,擺弄原子模型,在三組團隊中最為落後。

事情的轉折發生在 1953 年 1 月 30 日這一天,華生帶著鮑林最新發表的 DNA 三螺旋模型論文衝到國王學院,告訴威爾金斯與弗蘭克林他發現鮑林犯了一個初級錯誤,但他們必須彼此合作、加緊腳步,才能搶在鮑林發現錯誤之前找出 DNA 的正確結構。與弗蘭克林素來不合的威爾金斯見她不為所動,竟然未經她同意就將她所拍攝的一張清楚的 X 光繞射相片給華生看。於是有了這張著名的《第 51 號相片》,華生與克里克清楚知道如何建構 DNA 的雙螺旋模型,反而成為最先摘得桂冠的發現者。

1962 年,他們與威爾金斯共同獲頒諾貝爾醫學獎;弗蘭克林四年前已因卵巢癌過世,自是無緣獲獎,但華生不但未在致辭時感謝弗蘭克林,甚至在之後的自傳中還給予男性沙文主義式的批評。華生後來仍不改本色批評肥胖者、外貌不佳的女性與愚笨的人。2007 年 10 月更聲稱:「我們的社會政策,根據的事實是,他們(非洲人)的智商跟我們相同,然而種種測試證明,事實並非如此。」

雖然華生已在輿論壓力下隨即辭去於「冷泉港實驗室」任職 40 年的主管職務(不知這是否導致他在 2014 年底必須將諾貝爾獎章拿出來拍賣?),然一個發現 DNA 結構並領導小組繪製人類基因圖譜的科學家都會有此歧視心態了,我們豈能不對於科學家在其專業以外的言論謹慎看待呢?

本文同時收錄於《科學史上的今天:歷史的瞬間,改變世界的起點》,由究竟出版社出版。

 

 

不論是即將進入高中、剛脫離高中、脫離高中很久的你;說到物理課,是否只有無奈跟眼神死?!

本月 PanSciTALK 跟天下文化合作,邀你一起用全新的視角來看物理課以及我們所生活的這個世界!

馬上點我免費報名

關於作者

張瑞棋

1987年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畢業,1992年取得美國西北大學工業工程碩士。自小喜愛科學新知,浮沉科技業近二十載後,退休賦閒在家,更成為重度閱讀者。當了中年大叔才成為泛科學專欄作者,著有《科學史上的今天》一書,如今又因翻譯《解事者》,而多了個譯者的身分。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