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中藥「水蛭」的意外旅程(中):市上假貨知多少?到中藥店舖暗訪偽品水蛭

在寫作調查的過程中,意外發現了中藥材中水蛭偽品的存在。進行網路問卷調查了解一般人與中醫相關業者對中藥「水蛭」的認知之外,我也很想知道到底「水蛭」偽品有多常見,於是我走訪全台多處的中藥房/行/店/商,包含台北市(中正、文山、大安、信義、大同、北投六區)、新北市(新店、三重、樹林三區)、台中市(西區、南屯區、太平區)、彰化縣(田中鎮、溪州鄉、員林鎮、社頭鄉)、雲林縣(斗南鎮&虎尾鎮)、高雄市(三民、前鎮、鳳山三區)、屏東縣(屏東市)、還有花蓮縣(花蓮市),目前共訪問了 201 間中藥店舖;未計入專賣蔘鮑翅等昂貴藥材的蔘藥行。

市上假貨知多少

在這 201 間中藥販賣或批發的店舖中,只有 76 間(約38%)有中藥「水蛭」的飲片現貨,顯示了中藥「水蛭」在台灣真的不是個常用的一味藥;許多中藥店的老闆也的確表示這味藥很少用到所以沒有貨。從我的中醫朋友們口中得知,台灣的中醫現在都傾向以植物性藥材為主,少用動物性和礦物性藥材;再加上中藥「水蛭」屬於破血化瘀功效裡的強力藥材,藥性上又被《神農本草經》歸類為有毒的下品;是以在破血化瘀的治療上中醫師通常會先使用植物性且較溫和的藥材,視情況使用進階的白殭蠶地龍,最後才會用上「水蛭」。據此,中藥店舖裡只有近四成有「水蛭」的飲片現貨,也不是很意外了。

寬體金線蛭乾燥而成的中藥「水蛭」,背面和腹面的花紋不用泡水就很明顯

在這四成不到的中藥店舖裡,最常出現的中藥「水蛭」品項就是一開始最早買到的那種由某種牛蛭/擬醫蛭製成的真品,出現的機率有五成以上(54%)。不久後我也看到了心心念念的寬體金線蛭乾燥而成的中藥「水蛭」,在店舖出現的機率為兩成(22%),實在算不上常見。另外,我也意外發現居然還有其他非吸血的捕食性蛭類(某種石蛭)製成的中藥「水蛭」在市面上流通,不過只有鳳毛麟角的 3%不到,少到可以忽略不計。

至於中藥「水蛭」偽品出現的機率,則是不可忽略的近三成(28%),僅次於牛蛭/擬醫蛭真品出現的機率。

順帶一提,現在很多中藥店舖賣的是科學中藥,也就是已經磨成粉末的藥材,或是更進一步已經調配好的方劑。這其中也包括了磨成粉的整罐「水蛭」,或是內含中藥「水蛭」的粉末方劑如抵當湯大黃蟅蟲丸。既然已經磨成粉那就死無對證,根本不可能判斷所用的「水蛭」是真品還是偽品,所以這些當然不算在上述有賣「水蛭」飲片的那四成裡頭。另外,眼尖的讀者可能已經發現上面的牛蛭/擬醫蛭、寬體金線蛭、某石蛭、加上偽品的出現機率超過 100%,這是因為有些中藥店舖的中藥「水蛭」是兩三種混在一起放,於是造成這樣的破表結果。

混在一起賣的金線蛭跟偽品,乍看之下真的很像,店家也完全沒有覺得有什麼不對,看來偽品是為了冒充金線蛭而來的

陌生人問的陌生「水蛭」

另外,在訪查過程中有個觀察,許多中藥店老闆對「水蛭」這個藥材真的不太熟悉,不時有翻找半天、忘記放哪、或是忘記價錢(?)的狀況;甚至有老闆從來沒聽過「水蛭」這一味藥的窘況。還有,中藥店老闆們多半不覺得「水蛭」偽品有什麼古怪,頂多認為黑色的牛蛭/擬醫蛭跟黃褐色的偽品同樣是中藥水蛭,只不過由不同種類的水蛭製成;或是認為因為產地不同或炮制方法不同造成的外觀差異。總之,可能是對「水蛭」這一味藥真的很少用不熟悉,大多數中藥店於是基於上游廠商的包裝,就相信真的是水蛭。甚至在調查過程中,還有店舖老闆振振有詞的告訴我要相信上游廠商的專業跟信譽、而且人家是老字號絕對不會騙人云云,面對如此信任上游廠商的鐵粉老闆,我也只能笑著點頭稱是然後鞠躬道謝離去。

在這麼多中藥店老闆中,只有寥寥幾位中藥店老闆認出「水蛭」偽品有蹊蹺、鐵定是假的。該店家的藥材也的確是「水蛭」真品無誤。但是,由於中藥市場品項龐雜,又缺乏強而有力的認證,指正別人的藥材是假可能會被誤會成要誆人買藥或引發紛爭,所以老闆即使知道是假,也不一定會說。這個決定可以理解,但對中藥市場和消費者來說真是不妙。

平心而論,「水蛭」偽品在市場上魚目混珠也不完全是中藥商們或中藥行老闆們的責任,畢竟就連我這個做蛭類研究十幾年的人,都沒有辦法在中藥店裡第一次看見「水蛭」偽品的時候就察覺這根本不是蛭類。「水蛭」偽品清了肚子又乾燥扭曲,要能夠發現沒有環節和缺少尾吸盤,也不是隨便一眼就可以看穿的事情。更何況,在中藥店和中藥上下游廠商可能合作許久、又彼此信任的脈絡底下;主動去懷疑手上藥品真偽,需要強大的心理素質和機車性格外加明確知道蛭類的特徵為何,這從來都不是容易的事。

偽品出現的理由

最後,我們來談談「水蛭」的價錢。一般而言,中藥「水蛭」的價錢是一錢 10-20 元、一兩 150-200 元、也就是一斤要價兩三千的高價藥材,而這是牛蛭/擬醫蛭跟「水蛭」偽品的價錢。有幾間中藥店舖明白指出寬體金線蛭的產地來自中國而且據說效果較好,跟來自泰國的牛蛭/擬醫蛭和來自印尼的「水蛭」偽品有所差別,因此寬體金線蛭的價錢更是到了一錢 30-50 元、一兩要三五百元的高價。

所以,這樣訪查下來,我認為中藥「水蛭」偽品的出現,可能是因為「水蛭」在台灣很少用所以大家都不熟,再加上「水蛭」的高價,讓不肖廠商趁機以根本不是蛭類的便宜偽品來狸貓換太子。從我問到的幾間中藥進口商的對話和表現來看,從最上游的進口商一直到中藥行的零售端,可能絕大部多數的台灣中藥商們,都是對中藥「水蛭」不熟、也不知道蛭類的重要特徵,所以被更上游廠商矇騙的受害者。

至於到底是從哪個環節的廠商開始騙人/被騙,顯然暫時不是我的能力範圍能解答的問題了。

下一篇:中藥「水蛭」的意外旅程(下):偽品的身份解謎–不是水蛭,那是什麼?

特別致謝

感謝洪筱婷、張喬雅、莊棨州、魏英富、王盈涵(王蟲子)、陳俊堯這幾位家人與朋友的協助,我才得以迅速收集到這麼多間中藥店鋪販賣「水蛭」飲片及種類的資訊;也要感謝在生意百忙之中願意讓我看貨並且分享資訊的各地中藥店老闆們,特此獻上我最誠摯的謝意。

__________

中藥「水蛭」的意外旅程系列:





關於作者

也許永遠無法自稱學者,但總是一直努力學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