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4
1

文字

分享

1
4
1

中藥「清冠一號」包治 COVID-19?中醫師怎麼看?

楊鈞皓_96
・2021/06/01 ・3331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今年國內確診案例在 5 月 15 日後陡然暴增,再加上全聯會及台北市中醫師公會相繼發布新聞稿,因而導致坊間對於清冠一號詢問度增加。

但到底什麼是清冠一號?誰適合使用它?就讓我們透過這篇文章來說分明!

「清冠一號」是什麼?又是怎麼誕生的?

新冠肺炎病毒自 2019 年 12 月底爆發以後,在當時對於病毒不明白也缺乏有效控制藥物的情況下,台灣有中西醫學部門的醫院從確診個案中,在「中西合作照護、中醫會診」的方式下將中醫介入治療的方針。

疫情爆發後,台灣嘗試以中醫介入治療。圖/envato elements

2020 年 1 月 31 日,衛生福利部中醫藥研究所發布了《新型冠狀病毒病中醫臨床分期治療指引》,並依據隔離病房收治的 COVID-19 患者中,有中醫會診的個案的診治經驗,研發「清冠一號」處方 [1]。

不過實際上,根據最終發表的研究資料,此研究內容以「細胞研究」為主,其次為其中一段載錄了 12 位病人的病例報告,收案時約是已住院 21 天(0-33 天,中位數 21 天)的病患。

所獲致的結果顯示,這 12 人服用中藥後約 9 天後(4-18 天,中位數 9 天),可以三採陰出院(住院 8-44 天,中位數 33.5 天)。相對之下,未服用藥物的 21 人三採陰的天數約為 22 天(住院 9-51 天,中位數 22 天)。

從細胞實驗中看來,清冠一號對於「對抗冠狀病毒在人體內複製繁殖」有一定的效力;而從為數不多的臨床資料來看,也能夠協助已康復的病人加快排出體內的殘存病毒量,解除後續的疑慮。

清冠一號。圖/中央社

誰適合使用「清冠一號」?

清冠一號目前已知的重點,是用於對抗病毒在人體內複製繁殖,對象應該是證實體內有病毒的確診者,而並非健康人用於「預防」之用。

衛生福利部國家中醫藥研究所所長蘇奕彰也指出,「清冠一號」並非「保健」茶飲;此處方藥對體質偏虛寒的民眾、兒童、老年人,以及腸胃比較敏感的人,可能造成輕度胃悶、腹瀉、乏力的現象 [2]。

對於健康的患者,仍建議「戴口罩、勤洗手、勿碰眼鼻口」,預防重於治療!

清冠一號並不是保健茶,無法用來預防新冠肺炎。圖/envato elements

現代醫學對於清冠一號的想法?

不過,「清冠一號」的核發流程也激發出了一些討論。中醫藥劑的核發藥證合法與一般西醫藥品的三階段測試畢竟不同,「清冠一號」禁得起考驗嗎?

首先我們可以參考一下,由翁啟惠院長掛名的研究證實:RF3, 靈芝萃取物、紫蘇與薄荷,可能可以降低冠狀病毒量 [3]。參考此類研究,可知清冠一號處方中的薄荷,是一個有治療潛能的關鍵藥物。

清冠一號中的薄荷,是有治療潛能的關鍵藥物。圖/envato elements

其次,就是前述總和中榮的臨床數據,用藥組有 12 人,雖非實證醫學種證據力最高的嚴格隨機雙盲試驗,但也是證據力第四等級的病例報告。(已詳述於第一大段)。

最後,關於國外對於中藥材相關產品,一直以來幾乎都是使用膳食補充劑 (dietary supplement.),而非藥物的方式上市 [4]。

綜合上述,雖然在我國法規上,中藥新藥臨床試驗時,可因收載固有典籍中而直接施用於臨床 [5]。但在缺乏嚴謹隨機對照試驗下,仍無法排除安慰劑、儀器測量偏差或人為選擇偏誤 (bias) 的可能性。

因此在現代醫學的西醫師眼中,此一處方在缺乏實證上的證據力下、也沒有第二三期臨床試驗。僅能說是一個有治療潛能 (potential) 的處方。

基層中醫診所的喜憂參半

「清冠一號」受到注目,讓中醫詢問大增後電話響不停,自然是會創造更多的就診量。但做為基層中醫診所,實在是如履薄冰喜憂參半。

出現出如清冠一號此類的藥方、治療藥物,並不代表中醫治療此一疾患僅會或僅能使用此一方藥。中醫用藥仍會因應不同的病程、不同體質與病情轉變而加減藥味。

況且,清冠一號本就為廓清病毒而設,非為預防或調節免疫而來,所以在其成名之後,也開始擔憂不明所以的國人,若因適應症不相符,導致服藥後療效不佳或仍染疫,將會對中醫更加不信任。而且坊間與清冠一號相關性最高的搜尋的其實是「清冠一號 + 股票」,而不是中醫。

坊間與清冠一號相關性最高的搜尋的其實是「清冠一號 + 股票」,而不是中醫。圖/作者截圖

而更令人憂心的,則是網路「冥」醫各種奇思妙想亂處方,像是有心人士散播含有腐蝕性生石灰「冠清一號」,或是網路上盛傳各種版本的「防疫茶」。臨床已有很多病人,依網路介紹而任意嘗試,結果腹瀉不止,反而容易造成免疫力降低、增加感染風險。

中藥藥方仍是用藥,仍需經醫師診斷、依個人需求調整後使用。

對於清冠一號的期許與展望:更多更完整的研究

在台灣病例激增的現在,我們已相對去年更能夠進行隨機分派試驗。希望在醫院的中醫部門能在臨時藥證授權下,進行合法介入,並統計相關數據,證實其有效性。

其次,未來如果能透過中醫的學理與現代生物技術交互探討,激發出各種可能的有效機轉的猜測,進而解密中醫古籍上的記載。讓傳承多年的先賢紀錄,或能為後來的生命創造更多更好的治療方法與研究契機。

作為一個臨床的門診醫師,當然希望未來能有嚴謹數據說服同儕,也希望中醫傳承多年的古本醫書,記載成千上萬的病例都是很珍貴的資料。

近日疫情嚴峻,協助改善醫療量能緊繃,中醫師除了治療新冠肺炎的居家輕症,也可以透過針灸與視訊看診來滿足病患其他就醫需求,包含姿勢不良的痠痛、對疫情焦慮緊繃的身心症狀等。中華民國中醫師公會全國聯合會也於於5/31日緊急動員全國中醫資源,成立「台灣中醫防疫醫療國家隊」,投入防疫醫療的前線。

若能透過與現代科技的交融激發出全新的面貌,從而帶給人們更多醫學上的幫助,就是我們中醫師最大的願望。畢竟聖人孔子至今也才傳到第八十代,累積的基因突變有限,反而讓這些古代人體的生理病理觀察記錄,變得更加有醫學上的意義。

註解

[1] Tsai, K. C., Huang, Y. C., Liaw, C. C., Tsai, C. I., Chiou, C. T., Lin, C. J., … & Su, Y. C. (2021). A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formula NRICM101 to target COVID-19 through multiple pathways: A bedside-to-bench study. Biomedicine & Pharmacotherapy, 133, 111037.

[2] 【錯誤】網傳「清冠一號…一小包用熱水泡…一天300c.c慢慢喝」?

[3] Jan, J. T., Cheng, T. J. R., Juang, Y. P., Ma, H. H., Wu, Y. T., Yang, W. B., … & Wong, C. H. (2021). Identification of existing pharmaceuticals and herbal medicines as inhibitors of SARS-CoV-2 infection. 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118(5). 

其中的描述「Overall, in the in vivo assay, mefloquine and nelfinavir were identified as potential drug-repurposing agents and extracts of M. haplocalyx, P. frutescens, and RF3 showed potential as anti–SARS-CoV-2 herbal candidates.」 代表研究者認可其具有做為臨床試驗藥物的潛力。

[4] 國外狀況參考:(1) The Outcomes of NRICM101 on SARS-COV-2 (COVID-19) Infection – Full Text View – ClinicalTrials.gov 蘇教授募集國外受試者的網站 。(2) RespireAid (NRICM101).荷蘭的sonopharm藥局(備註:sono-是漢的字首,所以可能是中國人賣中藥的地方)販賣網址

[5] 中藥新藥研發環境與現況第20頁:「如已具備廣泛人體使用經驗,則可直接進行療效探索之臨床試驗 ,以決定中藥是否具有療效或其他可能之適應症。所謂適當人體使用經驗,包括:(1) 市場經驗;(2) 發表於有審查機制之科學期刊;(3)  固有典籍收載,包括中央衛生主管機關認定之 醫宗金鑑、醫方集解、本草綱目、本草拾遺、 本草備要、中國醫學大辭典、中國藥學大辭典 ;(4) 其他傳統古籍記載、臨床觀察報告或中醫專家之經驗相關資料等。」

參考資料

  • Tsai, K. C., Huang, Y. C., Liaw, C. C., Tsai, C. I., Chiou, C. T., Lin, C. J., … & Su, Y. C. (2021). A traditional Chinese medicine formula NRICM101 to target COVID-19 through multiple pathways: A bedside-to-bench study. Biomedicine & Pharmacotherapy, 133, 111037.
  • 「冠清一號」的錯誤訊息釐清:網路「冠清一號」惡意錯誤訊息,嚴重影響民眾健康

延伸閱讀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在家防疫很疲勞?還想堅持下去能怎麼做?

林希陶_96
・2021/06/23 ・2973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台灣正面臨 COVID-19 的襲擊,全國上下還處於三級警戒之中。看目前疾病的趨勢,可能相關的限制依舊會持續下去。如何在疫情之下,仍讓社會大眾願意配合相關保護措施變得至關重要。

6/23 指揮中心再次延長全國三級警戒維持至7/12。 圖 / 疫情指揮中心

但是,當時間一拉長,對於嚴格的防疫作為可能會覺得是否有必要,甚至在情緒上會有所反彈,也不願意配合政府相關限制或措施,這就是所謂的「防疫疲勞」(pandemic fatigue)[註1]。

而要特別說明的是,這裡所稱的防疫疲勞,並不是醫學上的正式診斷。此處的疲勞是指筋疲力竭、疲倦、氣力放盡,與一般日常用語相同。從 2019 年至今,COVID-19 在全球各地引發大流行,各國也頒布各種不同程度的封城、隔離、限制命令。防疫疲勞導因於動機降低,消極應對各項指示,甚至不遵守相關指引。根據 WHO 的調查,高達60%的人會出現「防疫疲勞」1

嗚嗚⋯⋯疫情到底哪時能結束?圖/GIPHY

世界各國對於此現象也有所警覺,但如何再次重振國民的動機都有手足無措之感。

疫情在全世界已經延燒超過一年的時間,台灣在第一年並未明顯感受到防疫的不便。但隨著疫情增溫,不便的程度越來越大。吃飯只能外帶,出外就必須戴口罩。所有的公營場所、娛樂活動全部都被限制,不能隨心所欲地出門逛街、散步、運動。

台灣眼前所面臨的一切,一年前世界各國都已經示範給我們看過了。當時,WHO 歐洲分部也知道防疫疲勞正在削減各國的防疫能量,如何重新提振社會大眾的動機與信心變成首要任務。因此他們發佈了「防疫疲勞指引」1,協助政府調整作法,以利民眾配合整體抗疫行為。

這個指引說穿了並不是多麼偉大的創見,就是從民眾的角度出發,以同理的方式去瞭解老百姓需要什麼東西,而不只是單純地關閉所有地方,叫大家待在家裡就好。

「防疫疲勞指引」裡有四個部分,非常值得好好深思一番,讓政府單位更深刻的理解何謂民眾內心真正需求,唯有如此,動機才可能再次被增強,防疫疲勞的狀況才能真的減少。

如何繼續防疫?「防疫疲勞指引」

了解民眾:溝通資訊準確,少即是多

在疫情之下,民眾已經接收過多資訊,並對於這些資訊會多所質疑。因此與民眾溝通,最好是使用高品質、有證據、量身訂做的資料,並遵守「少即是多」的原則。像是法國衛生部從民眾的經驗中學習,針對特殊族群,每周以問卷方式得知對抗疫情有無創意性做法。而德國對於限制區域如何制定,除了徵詢病毒學家、醫學專家之外,對於進一步考慮限制自由的合法性,也會請教哲學家、歷史學家、科學家、神學家、教學專家等不同專家的意見。

讓人民自己成為解決問題的一部分

人類感覺活著的一個基本需求,就是可以自己控制自己的生活,如果自主能力受到威脅,動機很容易消失。從心理學的角度可知,改變想法就可以改變心情,面對疫情不停地侵蝕我們的生活,我們可以轉念,從「疫情控制了我們的生活」,改變成「我們改變自己的行為進而控制疫情」。主導權回歸到我們身上,自我效能的感覺自然就會增加。

大家要好好把握現在!待在家也能成為英雄,控制疫情!圖/GIPHY

而媒體不是只能報導一些雞毛蒜皮的行車紀錄器或是負面取向的新聞,而是可以從社區中收集正向、有希望、有趣的故事,進而啟發自己。像是BBC就報導了百歲老兵湯姆‧摩爾的故事。一開始他的心願很小,他只是希望繞自家花園一百圈,每一圈募得10英鎊,一共是1000英鎊,然後將這些錢捐給英國全民醫療服務系統(NHS)。他的善心感動了英國及世界各地的人,短短時間之內捐款即突破百萬英鎊,在他百歲生日時,捐款已經超過3000萬英鎊2

見賢思齊,我們在疫情之下,是不是也有自己可以辦到的事?

讓人民過自己的生活,但想辦法降低危機

雖在疫情之下,讓民眾還是可以想辦法過自己想要的生活,但盡量減少不當行為。這裡所採用的是「危害減低策略」。既然我們無法完全停止不當行為,但盡量讓行為相關的危害盡可能減到最低。

在三級警戒的現在,除了WFH,透過網路線上與朋友相聚也是不錯的社交方式。圖/GIPHY

有的人天性就是喜歡社交,既然舉辦派對是危險的,但就允許他們從事小團體社交,也可以減低大規模群聚的現象。政府要想辦法發展各種防疫指引,如安全的晚宴如何舉辦;小孩如何遊玩互動;工作場所如何防疫;約會、喪禮、婚禮、旅行如何進行。而多數人最在乎的戶外活動與運動,如何在保持安全的社交距離之下,從事這些活動。

而不是一味的禁止有風險的活動,應當站在民眾的角度,好好想想如何在疫情之下好好生活。政府也可以試著以科學的角度去檢驗什麼方式可以避免被傳染,像英國在五月時就舉辦實驗性質的演唱會,參加民眾只要篩檢陰性,進場既不用戴口罩,也不用保持社交距離。但五天之後,需要接受第二次篩檢。由此得到的數據來研究群聚與感染之間的關係3

反覆的感謝人民艱難的配合

因為防疫而隨之而來的限制,可能會讓許多人遭受各式各樣的損失,有的人可能丟了工作;有的人可能經濟上陷入困境;有的人家人過世卻無法舉辦喪禮;有的人婚期訂了卻無法舉辦婚禮;有的人撐到畢業,典禮卻取消了。

在這些過程中,大家遭逢各式各樣的損耗,心裡也承受或多或少的壓力,這樣的經歷對於心理健康而言是相當不利的,甚至在未來有不良影響。

防疫不出門,在家也能看展覽!圖片截自/線上故宮

政府在這方面可以做得事情非常多,而不是只會頒布限制令,只叫全民在家就好,其他公共服務完全停擺。除了發錢紓困之外,其他相關服務可做得更加細膩。如心理支持方面,可轉而提供線上諮詢,對於個案的心理困境即時給予簡單的支持。再者所有公家機關都可以強化線上服務能力,像是博物館可以舉辦線上展覽[註2]*,圖書館可以宅配圖書至家裡。最不好的,就是採用中世紀的做法,鐵門一拉,雙手一攤,全部都覺得防疫或是想辦法度過難關,都是民眾自動自發要做好的事。

總而言之,從民眾的角度出發,理解對抗疫情大流行是相當不容易的事,如何將不便減低,才有可能讓防疫疲勞消散,進而使全民都順利度過此疾病。

  • 註1:pandemic fatigue 可翻成防疫疲勞、抗疫疲勞或者直譯為大流行疲勞。個人覺得抗疫疲勞較為傳神,既有抵抗又有抗議的雙關意味,但本文沿用台灣常用的防疫疲勞。
  • 註2*故宮的網站「線上故宮」做得很棒,線上策展也很值得一看。

參考資料:

  1. 世界衛生組織歐洲分部所提供的關於防疫疲勞之指引。
  2. 肺炎疫情正能量 盤點五大溫暖人心的抗疫故事。
  3. 英國舉辦5000人無口罩演唱會 藉此研究群聚與傳染關係。

林希陶_96
7 篇文章 ・ 1 位粉絲
作者為臨床心理師,專長為臨床兒童心理病理、臨床兒童心理衡鑑、臨床兒童心理治療與親子教養諮詢。近來因生養雙胞胎,致力於嬰幼兒相關教養研究,並將科學育兒的經驗,集結為《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與許正典醫師合著有《125遊戲,提升孩子專注力》(1)~(6)、《99連連看遊戲,把專心變有趣》、《99迷宮遊戲,把專心變有趣》。並主持FB專頁:林希陶臨床心理師及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