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發現台南門神之旅

文/黃秀美〈健康專欄作家〉

由藝術修復師蔡舜任先生的TSJ藝術修復工作室,修復的潘麗水所繪門神。

由藝術修復師蔡舜任先生的TSJ藝術修復工作室,修復的潘麗水所繪門神。

以往到台南,總是吃好住好,捧著撐得不能再撐的肚皮上高鐵。這是第一次完全沒有安排必吃傳統美食的台南之旅。

看到這裡,大家一定會很懷疑,到台南居然不是為了吃美食,那到台南,還能幹麼?答案是到台南,看看傳統藝術的「門神」是也!

這次由「智活聯盟」所安排的「古畫重生X樂高門神:台南廟宇文化二日遊」,看行程時,最吸引我的是藝術修復師蔡舜任先生的TSJ藝術修復工作室,在門神修復方面的參訪行程,最吸引同行兒子的,則是他一直很著迷的樂高,所延伸出來的樂高門神機器人DIY。

我們一早從台北啟程搭上07:36的高鐵在09:18到達台南站,再轉乘9:30的台鐵,在9:53左右抵達台鐵台南站報到,到飯店放好隨身行李,便前往台南近年相當熱門景點的IORI 〈庵〉Tea House集合,由改造台南謝宅的謝文侃先生〈小五〉,帶我們到有老味道新靈魂,以文化創意產業知名的正興街掃街。

IORI Tea House是個「老屋欣力」的代表,把老房子根據當年興建的年代,重新修建、改造。舉例來說:吃鬆餅用的奶盅,僅有一般咖啡廳的三分之一左右,據小五先生說,當時是受到日本昭和時代的影響,以「幼秀」的姿態喝茶,相當有趣,這種和洋融和的風格,在同一時期的林百貨,也得以窺見。

IORI Tea House隔壁的小滿食堂,是網路上相當有人氣的小館,賣的是媽媽味的簡餐,店址是位於非常狹窄的巷弄之內。當然,這條巷子,還是比台南圓環附近的窄門咖啡寬二倍以上,台南還真是個轉角處處有驚奇的古老城市。

走出IORI Tea House,斜對面是近二年的排隊名店蜷尾家冰淇淋,這天剛開張還沒太多人排隊,兒子對鐵觀音口味大為激賞,我的豆乳口味,也蠻特別。在酷熱的台南,吃蜷尾家冰淇淋的重點,就是絕不能幼秀,要快速舔完,因為,一下就融化成軟趴趴的乳狀了。

若說此行,有什麼出乎意料的亮點,我個人會認為是文化部文化資產局周明志先生,所導覽的永華宮「門神彩繪」跟總趕宮「溼壁畫」。

永華宮的門神彩繪是由台灣三大門神藝術家潘麗水老師的弟子王妙舜所繪製的。怎麼看門神是文神,還是武將?手裡或身上有「鐧」、「鞭」、「箭」,這些古代武器的,不一定就是武將,因為很多門神,都是文武雙全,文神也會配戴武器。原來分辨門神,可以看眼神,文神大多是慈眉善目,武將就是瞠目怒視。

然後,門神彩繪上的朝官、宮女手裡有石榴,就是有「多子多孫」的意涵,有「酒瓶」,意思是「平平安安」,有「壽桃」是求「長壽」,是不是很有趣呢?下次去廟宇,不妨欣賞一下,門神彩繪裡潛藏的祈福之意。

聽周明志先生說,廟宇裡的門神彩繪跟雕刻的比例,其實是相當考驗藝術家功力的,主要原因是要考慮到「觀者的視角」。

藝術修復師蔡舜任先生,也說,「門神通常很大片,信眾通常是以仰角在看門神。所以,門神頭的比例,會畫稍微大一點點,身體慢慢縮小,這種透視的畫法跟國外宮廷的溼壁畫是類似的,這樣畫作,才會有立體感,能讓信徒從下往仰望時,覺得門神的比例佳又雄偉。」

據蔡舜任先生說,門神彩繪大師潘麗水老師,在日治時代,曾為生活所逼,畫過一段時間的電影看板,從中學到西方的透視法。因此,他所畫的門神比例特別好,有非常特別精準的掌握度,這也算是失之桑榆,收之東隅的代表吧!

三級古蹟裡的總趕宮裡,也用了「溼壁畫」,這是趁灰壁,塗好尚未全乾前,上墨線,讓墨水可以吃進灰壁裡。這種「溼壁畫」,需把握時間,直接懸腕繪製,沒辦法悠哉悠哉慢慢畫,直接很考驗畫師的功力。「溼壁畫」因為沒辦法上保護層,所以,在保存上比門神更困難些。

傳統灰壁的材料,是把牡礪殼,先燒成灰來塗牆壁。那灰壁跟現在建築裡常用到的水泥,最大的不同點,又是什麼?水泥的強度,有時限,約二十八年後,會慢慢下滑,開始有壁癌的困擾。而灰壁含氫氧化鈣,當氫氧化鈣吸收空氣中的二氧化碳會形成穩定、強硬的碳酸鈣,而且強度會越來越強,像北京的紫禁城的地基,還有台灣安平古堡、赤崁樓的磚牆,都是把牡礪殼,燒成灰來使用,強度一直在增加。看來傳統的工藝,雖然是從自然中取材,還是有其強悍,難以取代之處。

看完了廟宇裡的門神,就到了本次旅程,我個人最期待之處。藝術修復師蔡舜任先生比我想像中更年輕,聽他講門神修護,真是種享受。他剛剛完成的是兩扇潘麗水老師的門神修復。

蔡舜任先生聊到,每一扇門神,有每一扇門神的狀態,在修復時,沒有SOP。在著手修復之前,要先了解的是門神繪製的過程。舉例來說,門神最後一道工序是貼金箔,並在金箔上墨線,所以,最容易被毀壞的,也是金箔的墨線。

以武將的五官來說,一般是畫完基本的臉部輪廓後,再開始「種鬚」,一根一根把鬍鬚畫上去。而潘麗水老師的門神,飄逸的鬍鬚是非常大的特色,也是修護時,非常艱難的部份。

門神在畫完後,為了避免被氣候、香火破壞,都會在彩繪上,上厚厚的保護層,而這些劣化的保護層,才是讓門神彩繪失去風采的主因。怎麼在除去歪化的保護層時,不傷害到原本的門神彩繪,是第一道考驗。必須像現代醫學一樣,先用高階的光源,作完整的分析,才能開始動手修復。

TSJ的團隊是用10號的手術刀,配合適當的溶劑,一點一點、一區一區,把這些保護層刮除,角度跟力道,都很重要。蔡舜任笑著說,「只要是醒著,不管是站著、坐著、趴著、躺著,都在作這件事。用自己的青春來換門神的青春。」。

等到把劣化的保護層,仔細去除後,會先上新的保護層。之後,才在新的保護層上,開始補綴破損的畫作,補筆絕不直接去接觸原本的畫作,採用的標準是「近看十公分內,肉眼不能看出補綴的痕跡。」。

藝術的修復,不是把舊的變成新的,而是「復新如新,復舊如舊。」。優秀的藝術修復師,必須能夠像個隱形的守護者,來去不留痕跡。只把藝術家原本精彩的畫作,從劣化的狀態中,好好提取出來,保存給後代欣賞。這是個非常需要低調內斂的專業工作,不夠內收惜才的人,我想是沒辦法勝任的。

經過周志明先生跟藝術修復師蔡舜任老師的解說,我也才注意到潘麗水老師的門神作品,那撚鬚的姿態跟服飾上的游魚,還真是優美動人,也讓我跟小毛,對本土廟宇裡門神,開始有些微的了解,好後悔沒找老爸一起來,他肯定也很有興趣的啊!這次的門神之旅,非常回值票價,台南對我來說,不再只是個美食之都而已。

關於作者

PanSci

PanSci的管理者通用帳號,也會用來發表投稿文章跟活動訊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