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1

文字

分享

0
1
1

如何讓你的諮商費用不會白花?──來自16位心理師的建言

莊博安
・2016/03/25 ・4862字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SR值 518 ・六年級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如果你正考慮去心理諮商,或正在諮商中的人,也許常常對於這個行業有些困惑,不太曉得去那邊要做什麼、能做什麼。本篇文章結合16位美國諮商學會(American Counseling Association)會員的觀點,從專業心理師的角度,告訴各位在諮商當中可以期待哪些事情、以及給予想進入心理諮商者一些建議。[1]

寫字
圖片來源:pixabay

(以下16位成員職業不盡相同,但都是心理治療、諮商領域內的專家,由於名稱不一、且制度與臺灣不盡相同,因此本篇文章統一稱作「心理師」,並在引用後方標注姓名與職業以供參考。)

心理師想對你說……

1.「邁開你的步伐。如果你不想一開始就告訴心理師所有事情,那沒關係。你的心理師是很想了解你的,不用僅限於你帶來諮商中的主要議題。」— Kim Slater, M.S. Ed., L.C.P.C.s。

  • 作者注:我們本來就不可能在一開始就向心理師透漏所有重要的事,很多時候因為不熟悉、不信任、或是不曉得要說哪個。不管為何,如果你願意,你想分享任何事情都是可以的。

2.「諮商時,若身體有些緊繃、焦躁不安的感覺,這是完全正常的,尤其當你不確定「諮商」要做什麼的時候;若要減緩這種不確定感,你可以在見心理師前,先寫下你對於諮商過程中的所有疑問,不論是關於你的心理師的問題、關於付款、諮商時間外是否能對談、如何取消預約等等。而如果有任何時刻,你無法理解你的心理師在做什麼,那也沒關係!試著相信諮商過程並且別放棄。」— Tara Finau, LPC。

  • 作者注:也許這是許多人共有的經驗──不曉得諮商師在做什麼~~這個時候如果你無法忍受這種不確定感,那就發問吧!這是很重要的,不論諮商室內,心理師做一些奇怪的活動或說一些聽不懂的話。或諮商室外的預約時間、諮商到什麼時候結束、想換心理師等問題。問就對了,什麼都可以問的!

3.「處理期待。身為一位個案,你期望達成什麼?和心理師談論這個問題,然後從長遠的角度,討論這個目標該如何達成。」— John P. Duggan, M.A., NCC, LPC, LCPC

  • 作者注:會談初期,討論目標很重要,可以讓會談更具方向性,心理師也更能知道從那些地方著手對你更有幫助;而有些時候,會談的方向如果不如自己預期,可以隨時提出來與心理師討論。因為,那似乎也象徵你願意敞開心胸,正視自己議題的開始!
湖男
圖片來源:pixabay

4.「誠實點!有太多人你可以免費騙他!為什麼你要花錢騙一位心理師?如果你覺得那位心理師正在評斷你,或是正談論的主題讓你不舒服,你則需要找另一位治療師。」— Elaine Wilco, LPC

  • 作者注:這位太太你冷靜點。我們在諮商過程中坦承自己的想法與經驗,的確是協助雙方更快到達目標的好方法。但很多時候,我們無法這麼快說出自己尷尬難為、或陰暗負面的事情。這時,不用覺得不好意思,你可以直接和心理師說:「你覺得不太舒服」、或「還沒準備好談論這件事情」等;不需要刻意編造或扭曲資訊,這會讓你們到達目標之路困難重重;最後,如果感受到心理師的負面評斷,可以先試著提出討論,雙方溝通的用詞語句是否哪邊出現誤解。如果仍持續感受到心理師的攻擊性,那麼建議你尋求其他資源試試。

5.「和你的心理師發展融洽友善的關係。從認識他們和問問題開始。若你和心理師有一段良好的關係,將最有可能幫助你擴展在諮商中經驗到的事物,與達成諮商目標。」— Danielle A. Irving, M.A.

  • 作者注:心理師和個案之間的關係一直是大多書籍強調的重點。從身為一位個案的角度來看,當我和心理師關係不錯時,也更勇於說出許多不為人知的事情;這種「信任感」通常也是「人」與「人」能真誠接觸,感受到支持與療癒的關鍵;而值得注意的是,一段關係的維持與好壞,是由雙方共同維持的。不需要刻意奉承、討好,或委屈其中一人。在諮商關係中也是一樣的,放心做你自己就OK了!

6.「當你開始諮商,慢慢接近自己的問題時,準備好覺得情緒不舒服的可能性,那也許不是你平常熟悉的感覺。就像你剛展開一個新的運動計畫時,會覺得身體不是很舒服。諮商過程中,你也可能會感覺不是很容易,尤其當你開始使用新的內在技巧或策略,處理自己敏感的議題時;如果你有任何想法、主意、建議或擔心,不用害怕,就說出來吧!」— Erin T. Shifflett, MLA, M.Ed.

  • 作者注:若有任何問題、任何想說的話,隨時都可以說出來,我相信心理師很樂意聽到你的想法!

7.「心理治療是一段發現自我與了解自我的旅程。允許你自己待在『當下』,並願意真誠地經驗與探索你的想法與感覺。諮商過程中,也盡量說得清楚與坦承。允許你自己變得十分脆弱、與心胸開闊地,進入這段發現自我的旅程──如此你將會得到最好的結果。」— Alexia Pilleris, M.S.

  • 作者注:允許自己待在「當下」,仔細感受說到某些事情時的身體感覺、冒出的想法、或與平時不一樣的地方。這也如同心理諮商大師Carl Rogers所說,呈現「真實」的自己的方式:「能覺察到正體驗中的事物,並將這種覺察放進溝通對話中,即為『真實一致』」[2];而這種『停留當下』、『真實一致』的做法,正是漸漸深度自我探索,讓「真實自我」顯露、成為一位適應性良好的人的基礎。
walk
圖片來源:pixabay

8.「記得,你身在一個安全與舒適的環境。這是你的時間,盡量運用這個你專屬的時間吧。你的心理師站在你這邊的。」— Tanairy Fernandez, MS.Ed, LMHC, NCC

  • 作者注:會談室是一個你可以儘管揮灑運用的空間,在裡面你要大哭大喊都可以,不用擔心情況失控,心理師會與你一同度過這些痛苦的、難捱的時刻。對他多一點信心吧!

9.「盡你所能的坦誠,關於現在和過去發生的事件與想法。有時候,個案會小心翼翼地來到第一次會談。他們經常把事件的量、次數或感覺、行為或事件的程度縮到最小;打開心胸且誠實,並創造一個良好的環境,幫助雙方建立起信任的關係。」— Dr. John D. Massella; LPC, NCC, CCS, CCDP

  • 作者注:我們經常有個習慣,「把事情說得不太嚴重,好像就真的不是那麼嚴重。」但你心底誠實知道,其實「沒說的」比「說出的」更多,也更加痛苦,而那些才是你來到會談室的真正目的;但不急,依照你的腳步,慢慢告訴你的心理師,自己實際上的狀況為何,他也才更能協助你。

10.「諮商是一種雙方合作的過程,但你才是你自己的專家。如果你想讓會談中的某些地方不一樣(像是和其他人相比,更專注在不同的事件上),請儘管要求。」— Lauren C. Ostrowski, MA, LPC, NCC, DCC

  • 作者注:諮商絕不是你一個人或心理師一個人的事情,否則你們也不用相互見面了;在會談中,只有「你」才是最了解自己狀況的人。所以,若有任何需求,請提出來吧,這樣心理師才知道如何最大效益地協助你。

11.「當我們盡可能開放分享、誠實且直接表達出想法、感覺與行為時,諮商會最有幫助。也唯有這樣,我們才能辨認出對你具挑戰性、與成功的地方。」— Melissa Luke, Associate Professor, Coordinator of School Counseling, Syracuse University.

  • 作者注:當你願意表達自己生活中、諮商中的困難、或優勢時,你與心理師能更快進入會談核心,並因應狀況調整策略。也許也可以加入你擅長的部份,像是繪畫或書寫等方式,協助你度過那些焦慮困難的時刻。
blow
圖片來源:flickr

12.「諮商是一個過程。我沒有魔杖或神奇的藥丸,但我願意和你一起走上這段發現你是誰、和你想要你的生活往哪邊前進的旅程。你已經踏出第一步。當中最重要的,請記得你是『人』,那就足夠了。你就足夠了」— Lisa Taylor-Austin, NCC, LPC, LMHC, CFMHE, LLC

  • 作者注:「人」,意味你有無限的可能,你心中已有豐沛的資源可供運用,也許只是尚未被發掘,或還能從「心靈」獲取更多;倘若你願意,你是有能力度過困難與痛苦的;現在,你已經準備充分的進入諮商,不如就打開心胸,給自己與心理師多一點耐心,體會這段旅程吧。

13.「記住,你的問題不太可能是一夜之間發展而來,所以也別預期它們會在一定的時間內走開。對諮商的時間務實些,這會花點時間,才能解決你內心悲傷沮喪的原因。給心理諮商至少90天(一個禮拜見面一次的情況下)。到時你可能才會知道,你正進行的諮商是否有幫助。」— Ryan Thomas Neace, MA, LPC, NCC, CCMHC

  • 作者注:經常,我們焦慮或憂鬱到快爆炸時,才會想找人談談、或實際上做點什麼幫助自己;但引起你的劇烈情緒起伏,也通常不是一時之間產生的,可能是從小和父母互動建立起習慣依賴他人的性格、或為了生存而養成容易衝突的個性,或是陪伴你長久的對象離開;這些都不是容易、且自己能在短時間內面對與調整的議題。所以,也別太期待一兩次諮商能解決問題。需要點時間,沉澱、觀察、思索,再回到生活中選擇想要實踐的方向!

14.「你的心理師也許會在諮商中指派『回家作業』給你。回家作業可能包含日記式記錄、心情追蹤、呼吸練習或其他任務。這也許對你是新的事物,但這會是治療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如果你沒執行家庭作業,或如果你對執行有困難,可直接向你的心理師坦承。他/她會做些調整的。」— Gina Della Penna

  • 作者注:「回家作業」是一項在生活中紀錄或練習的好方法。如果沒有達成,也許可以試想,什麼原因讓自己沒有去做?覺得沒有幫助嗎?或有什麼阻礙嗎?還是有其他原因?與你的心理師討論看看,也許那就是更深層的議題所在。

15.「如果你主動參與諮商過程,你會從中得到更多,瞭解這件事情非常重要。記住,諮商是你擁有希望、獲得療癒、並對你自己和生命感覺更好的旅程。享受你的旅程吧!」— Dr. LaWanda N. Evans, Licensed Professional Counselor

  • 作者注:主動提問、引導心理師協助自己是很有用的方式。如同前文提及,「你」才是「自己」的專家。此刻是否繼續釋放情緒、或轉而討論理性的思考、又或需要暫停一下反思與沉澱想法,這些只有「你」最清楚,心理師只是從旁推測做出判斷;因此,認真看待自己的需要,並提出這些想法,諮商才能最大程度協助你。
cut
圖片來源:pixabay

16.「這不像你可能擁有的任何其他關係。友誼中,給予和接受,需要有社交上的恰當性──你說話,然後我說話,你分享,然後我分享,這樣持續下去。諮商不太相同,因為焦點將會在你身上;有時候,你可能會掙扎於是否要將某些事情說出口,這是正常的。沒有人想去經驗痛苦,但經歷過痛苦,才有成長;如果你真正參與諮商時,可能在離開會談後,感到精疲力盡、有些難以承受、與情緒上的耗竭。這表示你正邁向療癒之路,是值得慶祝的。」— Tracy S. Hutchinson, Ph.D., LMHC

  • 作者注:諮商過程中,那種傾倒內心情緒的宣洩、或是得到嶄新洞察的時刻,的確讓自己輕鬆不少、或視野又更開闊些,這是值得慶祝的!但某些時刻,也許你還帶著殘留的情緒、未討論完的議題、或某些值得思考的大問題就離開了。這時,如果你仍感覺相當不好、情緒上或生理上有任何特殊狀況需要協助,請記得,一定要和你的心理師說,別真的跑去慶祝了~

打開心門之前

看完16位心理師給來談者的想法後,對心理諮商有更瞭解一些嗎?諮商的過程,即是「你」與「心理師」共同討論自己帶來的議題;過程中,心理師會使用不同觀點的問句,與提供不同想法進行討論。可能,也會做些具創意的小活動、小實驗,目的無非是協助你經驗「當下」或促發思考。很重要的是,若有任何想法或疑問,都可以提出討論,這也是以上專家們不斷強調的。

從目前實習心理師的角度來看,這些的確是很實際的建議,也是會談中想讓來談者了解的事實;只是有些時候,不確定對方是否能接受那麼直接的言論,因此都會婉轉一些地說。或是,常也不會特別提起,但卻是來談者預先知道會更有幫助的事實。

如果從個案的角度,我長年接受過幾位不同心理師諮商的觀點,心理師的確較少提及這些事情,通常是過程中遇到一個阻礙、或我發問的時候,才會說明這個部分。而這也不能說心理師不盡本份,因為我也不想在很多困擾要說的時候,還聽到一堆注意事項或建議。所以,這也是這篇文章誕生的原因,若能在與心理師會談前,明白這些該有的權益與心態,也許可以讓你的諮商或治療省下一些時間與金錢,並從中得到最好的協助。

祝福你

更多文章歡迎到臉書專頁逛逛:標註自由-寫給自己的心理筆記

參考資料:

  1. http://goo.gl/he3Nw8
  2. Rogers, C. (1995). A way of being.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文章難易度
莊博安
15 篇文章 ・ 3 位粉絲
諮商心理師。純粹透過寫作,想了解複雜的自己、生活、和世界。更多文章歡迎至臉書專頁:標註自由 - 寫給自己的心理筆記 https://goo.gl/JGMlL6 。

2

9
7

文字

分享

2
9
7
為什麼我們會把 <3 「腦補」成愛心?——感覺記憶的秘密
波留先生 M. Beaulieu_96
・2021/01/03 ・2820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45 ・八年級

學習有五到:眼到、口到、耳到、手到和心到(可能還需要鼻到),聽起來雖然有點老掉牙,但不得不說,還是有點科學上的道理。

前面幾項,主要都是透過感官接收外界刺激,進而處理成有用的資訊,然而,不知道你是否有想過,「心到」是怎麼回事?是要很專心還是很用心嗎?

「心到」究竟是什麼?難道是用念力嗎?(誤)圖/giphy

從認知角度來說,大腦為了完成學習的任務,不僅要維持專注度,也得在處理這些刺激的同時參考過去的記憶,好讓我們能做出適當的回應,只是,這類由內部形成的感覺記憶 (sensory memory) 機制為何,一直都不太清楚。

感覺記憶,幫你推開世界的門

我們的大腦裡,存放著各式各樣的感覺記憶,無論視覺、聽覺還是觸覺皆然。有了這項能力,我們就能輕鬆地辨別交通號誌、和朋友談論自己喜歡的搖滾樂、找到衣服上鈕扣的位置,更重要的是,當我們碰到危險的物體時,也能根據記憶裡的經驗,讓自己遠離危險。

大腦裡存放各種感覺記憶,幫助我們遠離危險。圖/Pixabay

簡單來說,感覺記憶的片段使我們能勾勒出這世界的樣貌,也是我們在學習其他事物時的重要依據。

感覺記憶的儲存時間很短,大約是 0.25~4 秒之間不等,且會根據感覺刺激的來源儲存在相應的腦區。

舉例來說,有關「聲音」的訊息,就會存在與初級「聽覺」皮質區,而非初級視覺皮質區,如此一來,大腦便可依據這些訊息的重要性,再決定這些訊息能否成為短期或長期記憶。

畢竟在這個花花世界(?)裡,每天都有太多的資訊要處理,小小一顆大腦能裝的東西卻又相當有限,如果不能從中篩選出有用的消息來源,我們的生活恐怕會一團亂。

接收到的訊息,如何變得有用?

光是分辨出所感覺到的東西是什麼,顯然還是有些不夠的,我們仍需透過更高層次的認知把這些刺激處理成有意義的資訊,才能在未來學習新事物時加以應用。

根據 Open PSYC 所整理的資料,感覺的神經路徑在處理訊息時,會有兩種截然不同的方向——由下而上(Bottom-up)以及由上而下(Top-down)。

接收訊息後,我們仍然需要透過高層次的處理,才能將刺激處理成有用的資訊。圖/giphy

由下而上的處理方式相當直觀,即在感覺刺激進入時馬上就處理,例如,當我們看到隨便一張圖片時,這個路徑就會立刻協助我們接收圖片裡的特徵,但不會賦予它任何意義。

反之,由上而下的處理路徑,則是一種由由認知所驅動的感覺,它能根據我們過去的經驗與當下的情境,協助我們判斷這些東西可能是什麼

  • 筆者按:聽起來很像是大腦分析情報的單位,在接下來的文章中,我們就暱稱它為「內部消息」吧 XD

舉例來說,「<3<3<3」這一串文字,通常不會被理解成「小於三」,而是被腦補成愛心的形狀,然而,同樣的文字出現在「2<3」時,我們就會有另外一層理解。

由上而下的處理路徑,能夠根據過去經驗與當下情境幫助我們判斷訊息,就像是「:)」對我們來說是個可愛的微笑。圖/Unsplash

同樣的道理,有些音樂對我們來說就是音樂而已,但如果你特別將它們設定成手機鈴聲,當音樂響起時,你可能會不自覺地感到緊張,甚至開始找手機。

面對感覺記憶,大腦的處理路徑是?

科學家指出,由下而上與由上而下的處理路徑,兩者的編碼機制非常不同,甚至可以說是完全相反!

過去數十年來,關於「大腦如何處理來自環境的輸入」這類「由下而上」的處理路徑,早有許研究成果,然而,對於「由上而下」這條仰賴經驗的道路,我們倒是沒有太多瞭解。

2020 年 11 月,身為馬克斯.普朗克大腦研究所研究小組的負責人,萊茲克斯(Johannes Letzkus)與一群科學家透過小鼠的實驗,解開了內部消息傳遞路徑的一部分秘密,並將結果發表在《科學》(Science)期刊。

我們究竟是如何感知並判讀這個世界?先從處理訊息的路徑開始研究吧!圖/Pixabay

在開始這項實驗之前,根據以往的研究成果,研究小組已經知道,傳遞內部消息的關鍵路徑很有可能是「新皮質最外層到高階視丘(thalamus)」。

為了確認這一條路徑到底是不是內部消息的主要傳遞路徑,研究第一作者帕迪(Belén Pardi)與團隊開始設計實驗,讓小鼠學習感受威脅,並且在學習的前、後測量牠們視丘的突觸反應。

結果發現,雖說這個路徑也會針對「與學習無關、短暫且微小的刺激」進行編碼,但經過學習後,卻會大幅增強這個路徑的活動,而且隨著時間的推移,訊號會變得更快、更持久。

馬克斯.普朗克大腦研究所指出,在新皮質 (neocortex) 的最上層中,會由視丘的突觸 (橘色) 傳遞跟記憶有關的資訊,而藍色的神經元就像是守門員一樣,會控制、微調這些訊息和突觸。圖/MPI f. Brain Research

此外,帕迪所在的團隊也與德國柏林工業大學(Technische Universität Berlin)史普雷克勒(Henning Sprekeler)的團隊合作建立計算模型,發現在由上而下的編碼機制中,可讓訊息於經過路徑的過程中被「微調」,換句話說,新皮質外層某些特殊神經元,在這個過程中扮演訊號守門員的角色。

總而言之,這條路徑可能與內部消息有關聯性,而且在傳遞的過程中,新皮質外層的某些特殊神經元就像是守門員一樣,會微調這些訊息。至於這條路徑是不是「主要的」傳遞路徑,還有待科學家進一步證實。

感覺資訊處理的一線曙光

為什麼科學家需要這麼努力解開感覺資訊的秘密呢?

對人類來說,「大腦如何處理過往感覺經驗的訊號」是相當重要的事情,在自閉症和精神分裂症等腦部疾病中,由於這類訊號被干擾,使得他們的日常生活功能受到很大的影響。

未來,期待科學家能在這個研究的基礎上,確認內部消息的主要來源,並設計出有效的治療方案。

參考資料

  1. M. Belén Pardi et al., A thalamocortical top-down circuit for associative memory, Science, Vol. 370, Issue 6518, pp. 844-848, 13 Nov 2020.
  2. From the inside out – how the brain forms sensory memories, Max Planck Gesellschaft, 13 Nov 2020.
  3. Kendra Cherry, Sensory Memory Types and Experiments, Verywell Mind, 1 Aug 2020.
  4. Michael Puskar, What Sensory Memory Is And Why It’s Important, BetterHelp, 15 July 2020.
  5. Scott Roberts, Ryan Curtis, and Dylan Selterman, Bottom-up vs Top-down Processing, Open PSYC, 06-G.
  6. Sensory memory, Wikipedia.
所有討論 2
波留先生 M. Beaulieu_96
8 篇文章 ・ 9 位粉絲
曾當過兩三年的職能治療師,在體力正式走下波前轉戰出版業,現為出版社圖文編輯,並斜槓各式聲音工作。

0

1
1

文字

分享

0
1
1
如何讓你的諮商費用不會白花?──來自16位心理師的建言
莊博安
・2016/03/25 ・4862字 ・閱讀時間約 10 分鐘 ・SR值 518 ・六年級

如果你正考慮去心理諮商,或正在諮商中的人,也許常常對於這個行業有些困惑,不太曉得去那邊要做什麼、能做什麼。本篇文章結合16位美國諮商學會(American Counseling Association)會員的觀點,從專業心理師的角度,告訴各位在諮商當中可以期待哪些事情、以及給予想進入心理諮商者一些建議。[1]

寫字
圖片來源:pixabay

(以下16位成員職業不盡相同,但都是心理治療、諮商領域內的專家,由於名稱不一、且制度與臺灣不盡相同,因此本篇文章統一稱作「心理師」,並在引用後方標注姓名與職業以供參考。)

心理師想對你說……

1.「邁開你的步伐。如果你不想一開始就告訴心理師所有事情,那沒關係。你的心理師是很想了解你的,不用僅限於你帶來諮商中的主要議題。」— Kim Slater, M.S. Ed., L.C.P.C.s。

  • 作者注:我們本來就不可能在一開始就向心理師透漏所有重要的事,很多時候因為不熟悉、不信任、或是不曉得要說哪個。不管為何,如果你願意,你想分享任何事情都是可以的。

2.「諮商時,若身體有些緊繃、焦躁不安的感覺,這是完全正常的,尤其當你不確定「諮商」要做什麼的時候;若要減緩這種不確定感,你可以在見心理師前,先寫下你對於諮商過程中的所有疑問,不論是關於你的心理師的問題、關於付款、諮商時間外是否能對談、如何取消預約等等。而如果有任何時刻,你無法理解你的心理師在做什麼,那也沒關係!試著相信諮商過程並且別放棄。」— Tara Finau, LPC。

  • 作者注:也許這是許多人共有的經驗──不曉得諮商師在做什麼~~這個時候如果你無法忍受這種不確定感,那就發問吧!這是很重要的,不論諮商室內,心理師做一些奇怪的活動或說一些聽不懂的話。或諮商室外的預約時間、諮商到什麼時候結束、想換心理師等問題。問就對了,什麼都可以問的!

3.「處理期待。身為一位個案,你期望達成什麼?和心理師談論這個問題,然後從長遠的角度,討論這個目標該如何達成。」— John P. Duggan, M.A., NCC, LPC, LCPC

  • 作者注:會談初期,討論目標很重要,可以讓會談更具方向性,心理師也更能知道從那些地方著手對你更有幫助;而有些時候,會談的方向如果不如自己預期,可以隨時提出來與心理師討論。因為,那似乎也象徵你願意敞開心胸,正視自己議題的開始!

湖男
圖片來源:pixabay

4.「誠實點!有太多人你可以免費騙他!為什麼你要花錢騙一位心理師?如果你覺得那位心理師正在評斷你,或是正談論的主題讓你不舒服,你則需要找另一位治療師。」— Elaine Wilco, LPC

  • 作者注:這位太太你冷靜點。我們在諮商過程中坦承自己的想法與經驗,的確是協助雙方更快到達目標的好方法。但很多時候,我們無法這麼快說出自己尷尬難為、或陰暗負面的事情。這時,不用覺得不好意思,你可以直接和心理師說:「你覺得不太舒服」、或「還沒準備好談論這件事情」等;不需要刻意編造或扭曲資訊,這會讓你們到達目標之路困難重重;最後,如果感受到心理師的負面評斷,可以先試著提出討論,雙方溝通的用詞語句是否哪邊出現誤解。如果仍持續感受到心理師的攻擊性,那麼建議你尋求其他資源試試。

5.「和你的心理師發展融洽友善的關係。從認識他們和問問題開始。若你和心理師有一段良好的關係,將最有可能幫助你擴展在諮商中經驗到的事物,與達成諮商目標。」— Danielle A. Irving, M.A.

  • 作者注:心理師和個案之間的關係一直是大多書籍強調的重點。從身為一位個案的角度來看,當我和心理師關係不錯時,也更勇於說出許多不為人知的事情;這種「信任感」通常也是「人」與「人」能真誠接觸,感受到支持與療癒的關鍵;而值得注意的是,一段關係的維持與好壞,是由雙方共同維持的。不需要刻意奉承、討好,或委屈其中一人。在諮商關係中也是一樣的,放心做你自己就OK了!

6.「當你開始諮商,慢慢接近自己的問題時,準備好覺得情緒不舒服的可能性,那也許不是你平常熟悉的感覺。就像你剛展開一個新的運動計畫時,會覺得身體不是很舒服。諮商過程中,你也可能會感覺不是很容易,尤其當你開始使用新的內在技巧或策略,處理自己敏感的議題時;如果你有任何想法、主意、建議或擔心,不用害怕,就說出來吧!」— Erin T. Shifflett, MLA, M.Ed.

  • 作者注:若有任何問題、任何想說的話,隨時都可以說出來,我相信心理師很樂意聽到你的想法!

7.「心理治療是一段發現自我與了解自我的旅程。允許你自己待在『當下』,並願意真誠地經驗與探索你的想法與感覺。諮商過程中,也盡量說得清楚與坦承。允許你自己變得十分脆弱、與心胸開闊地,進入這段發現自我的旅程──如此你將會得到最好的結果。」— Alexia Pilleris, M.S.

  • 作者注:允許自己待在「當下」,仔細感受說到某些事情時的身體感覺、冒出的想法、或與平時不一樣的地方。這也如同心理諮商大師Carl Rogers所說,呈現「真實」的自己的方式:「能覺察到正體驗中的事物,並將這種覺察放進溝通對話中,即為『真實一致』」[2];而這種『停留當下』、『真實一致』的做法,正是漸漸深度自我探索,讓「真實自我」顯露、成為一位適應性良好的人的基礎。

walk
圖片來源:pixabay

8.「記得,你身在一個安全與舒適的環境。這是你的時間,盡量運用這個你專屬的時間吧。你的心理師站在你這邊的。」— Tanairy Fernandez, MS.Ed, LMHC, NCC

  • 作者注:會談室是一個你可以儘管揮灑運用的空間,在裡面你要大哭大喊都可以,不用擔心情況失控,心理師會與你一同度過這些痛苦的、難捱的時刻。對他多一點信心吧!

9.「盡你所能的坦誠,關於現在和過去發生的事件與想法。有時候,個案會小心翼翼地來到第一次會談。他們經常把事件的量、次數或感覺、行為或事件的程度縮到最小;打開心胸且誠實,並創造一個良好的環境,幫助雙方建立起信任的關係。」— Dr. John D. Massella; LPC, NCC, CCS, CCDP

  • 作者注:我們經常有個習慣,「把事情說得不太嚴重,好像就真的不是那麼嚴重。」但你心底誠實知道,其實「沒說的」比「說出的」更多,也更加痛苦,而那些才是你來到會談室的真正目的;但不急,依照你的腳步,慢慢告訴你的心理師,自己實際上的狀況為何,他也才更能協助你。

10.「諮商是一種雙方合作的過程,但你才是你自己的專家。如果你想讓會談中的某些地方不一樣(像是和其他人相比,更專注在不同的事件上),請儘管要求。」— Lauren C. Ostrowski, MA, LPC, NCC, DCC

  • 作者注:諮商絕不是你一個人或心理師一個人的事情,否則你們也不用相互見面了;在會談中,只有「你」才是最了解自己狀況的人。所以,若有任何需求,請提出來吧,這樣心理師才知道如何最大效益地協助你。

11.「當我們盡可能開放分享、誠實且直接表達出想法、感覺與行為時,諮商會最有幫助。也唯有這樣,我們才能辨認出對你具挑戰性、與成功的地方。」— Melissa Luke, Associate Professor, Coordinator of School Counseling, Syracuse University.

  • 作者注:當你願意表達自己生活中、諮商中的困難、或優勢時,你與心理師能更快進入會談核心,並因應狀況調整策略。也許也可以加入你擅長的部份,像是繪畫或書寫等方式,協助你度過那些焦慮困難的時刻。

blow
圖片來源:flickr

12.「諮商是一個過程。我沒有魔杖或神奇的藥丸,但我願意和你一起走上這段發現你是誰、和你想要你的生活往哪邊前進的旅程。你已經踏出第一步。當中最重要的,請記得你是『人』,那就足夠了。你就足夠了」— Lisa Taylor-Austin, NCC, LPC, LMHC, CFMHE, LLC

  • 作者注:「人」,意味你有無限的可能,你心中已有豐沛的資源可供運用,也許只是尚未被發掘,或還能從「心靈」獲取更多;倘若你願意,你是有能力度過困難與痛苦的;現在,你已經準備充分的進入諮商,不如就打開心胸,給自己與心理師多一點耐心,體會這段旅程吧。

13.「記住,你的問題不太可能是一夜之間發展而來,所以也別預期它們會在一定的時間內走開。對諮商的時間務實些,這會花點時間,才能解決你內心悲傷沮喪的原因。給心理諮商至少90天(一個禮拜見面一次的情況下)。到時你可能才會知道,你正進行的諮商是否有幫助。」— Ryan Thomas Neace, MA, LPC, NCC, CCMHC

  • 作者注:經常,我們焦慮或憂鬱到快爆炸時,才會想找人談談、或實際上做點什麼幫助自己;但引起你的劇烈情緒起伏,也通常不是一時之間產生的,可能是從小和父母互動建立起習慣依賴他人的性格、或為了生存而養成容易衝突的個性,或是陪伴你長久的對象離開;這些都不是容易、且自己能在短時間內面對與調整的議題。所以,也別太期待一兩次諮商能解決問題。需要點時間,沉澱、觀察、思索,再回到生活中選擇想要實踐的方向!

14.「你的心理師也許會在諮商中指派『回家作業』給你。回家作業可能包含日記式記錄、心情追蹤、呼吸練習或其他任務。這也許對你是新的事物,但這會是治療中很重要的一部分。如果你沒執行家庭作業,或如果你對執行有困難,可直接向你的心理師坦承。他/她會做些調整的。」— Gina Della Penna

  • 作者注:「回家作業」是一項在生活中紀錄或練習的好方法。如果沒有達成,也許可以試想,什麼原因讓自己沒有去做?覺得沒有幫助嗎?或有什麼阻礙嗎?還是有其他原因?與你的心理師討論看看,也許那就是更深層的議題所在。

15.「如果你主動參與諮商過程,你會從中得到更多,瞭解這件事情非常重要。記住,諮商是你擁有希望、獲得療癒、並對你自己和生命感覺更好的旅程。享受你的旅程吧!」— Dr. LaWanda N. Evans, Licensed Professional Counselor

  • 作者注:主動提問、引導心理師協助自己是很有用的方式。如同前文提及,「你」才是「自己」的專家。此刻是否繼續釋放情緒、或轉而討論理性的思考、又或需要暫停一下反思與沉澱想法,這些只有「你」最清楚,心理師只是從旁推測做出判斷;因此,認真看待自己的需要,並提出這些想法,諮商才能最大程度協助你。

cut
圖片來源:pixabay

16.「這不像你可能擁有的任何其他關係。友誼中,給予和接受,需要有社交上的恰當性──你說話,然後我說話,你分享,然後我分享,這樣持續下去。諮商不太相同,因為焦點將會在你身上;有時候,你可能會掙扎於是否要將某些事情說出口,這是正常的。沒有人想去經驗痛苦,但經歷過痛苦,才有成長;如果你真正參與諮商時,可能在離開會談後,感到精疲力盡、有些難以承受、與情緒上的耗竭。這表示你正邁向療癒之路,是值得慶祝的。」— Tracy S. Hutchinson, Ph.D., LMHC

  • 作者注:諮商過程中,那種傾倒內心情緒的宣洩、或是得到嶄新洞察的時刻,的確讓自己輕鬆不少、或視野又更開闊些,這是值得慶祝的!但某些時刻,也許你還帶著殘留的情緒、未討論完的議題、或某些值得思考的大問題就離開了。這時,如果你仍感覺相當不好、情緒上或生理上有任何特殊狀況需要協助,請記得,一定要和你的心理師說,別真的跑去慶祝了~

打開心門之前

看完16位心理師給來談者的想法後,對心理諮商有更瞭解一些嗎?諮商的過程,即是「你」與「心理師」共同討論自己帶來的議題;過程中,心理師會使用不同觀點的問句,與提供不同想法進行討論。可能,也會做些具創意的小活動、小實驗,目的無非是協助你經驗「當下」或促發思考。很重要的是,若有任何想法或疑問,都可以提出討論,這也是以上專家們不斷強調的。

從目前實習心理師的角度來看,這些的確是很實際的建議,也是會談中想讓來談者了解的事實;只是有些時候,不確定對方是否能接受那麼直接的言論,因此都會婉轉一些地說。或是,常也不會特別提起,但卻是來談者預先知道會更有幫助的事實。

如果從個案的角度,我長年接受過幾位不同心理師諮商的觀點,心理師的確較少提及這些事情,通常是過程中遇到一個阻礙、或我發問的時候,才會說明這個部分。而這也不能說心理師不盡本份,因為我也不想在很多困擾要說的時候,還聽到一堆注意事項或建議。所以,這也是這篇文章誕生的原因,若能在與心理師會談前,明白這些該有的權益與心態,也許可以讓你的諮商或治療省下一些時間與金錢,並從中得到最好的協助。

祝福你

更多文章歡迎到臉書專頁逛逛:標註自由-寫給自己的心理筆記

參考資料:

  1. http://goo.gl/he3Nw8
  2. Rogers, C. (1995). A way of being. Houghton Mifflin Harcourt.
文章難易度
莊博安
15 篇文章 ・ 3 位粉絲
諮商心理師。純粹透過寫作,想了解複雜的自己、生活、和世界。更多文章歡迎至臉書專頁:標註自由 - 寫給自己的心理筆記 https://goo.gl/JGMlL6 。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為什麼聊天總忍不住要翹腳?翹二郎腿真的會讓人骨盆歪斜、椎間盤突出嗎?
活躍星系核_96
・2020/08/19 ・2073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55 ・八年級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 文/Dr.9.81|畢業於 University of Montana Doctor of Physical Therapy ,專長於人體動作物理學,試著以重力(gravity of earth = 9.81) 解釋一切抗重力的動作。

翹二郎腿很傷脊椎,還會導致骨盆歪斜和椎間盤突出,這是真的或是聳人聽聞?若傷害這麼大,為什麼人總是克制不了翹腳的衝動?甚至沒翹腳就會不知如何聊天,渾身不自在?以下將從心理學至醫學角度依序解開以上謎題。

總是忍不住翹腳?小動作揭社交秘密

心理學與腦科學教授蘇珊‧懷特柏内(Susan Whitbourne)從心理學角度分析,當我們處於不安、焦慮時,通常會反射性地將一腳跨放至另一腳上。當上方腳的方向背離對方時,這個姿勢會使身體與外在環境形成一個屏障,將自己保護著,表示正陷入不安的情緒中,而這樣的反射動作是出自於本能1

除要保護自己,美國聯邦調查局(FBI)前探員,同時也是非言語溝通的專家喬‧納瓦羅(Joe Navarro),在他的書中《What Every Body is Saying》(中譯:《FBI教你讀心術》)更分析如何從翹腳方向判斷對話進行是否順利。

回想一下,當談話氣氛尷尬或緊繃時,是否下意識開始翹腳,且通常是遠離對方的翹腳方式,這動作便洩漏想要逃跑的渴望;相反地,當上方腳的方向朝向對方,且身體略傾向他,通常顯示雙方談話是愉快、融洽的2

納瓦羅更透露,利用模仿,即和對方做相同的動作與姿勢,會讓對方感受到認同感,這是人際間最有利的表現。所以說,下次在談案子或是約會時,不妨試試這招,讓對方不知不覺中對你留下好感。

遠離對方的翹腳方式,洩漏了氣氛不對想要逃跑的渴望(圖/Pexels

翹腳時,上方腳的方向若朝向對方,且身體也略傾向他,通常表示談話是愉快、融洽的。(圖/Pexels

翹腳是「腰椎殺手」?解密下背痛真實主因

若在 GOOGLE 搜尋翹腳,幾乎所有結果都警告翹腳會危害健康,導致下背痛、椎間盤突出、骨盆歪斜、脊椎側彎等等,甚至還出現「腰椎殺手」、「殺手級坐姿」等驚悚關鍵字,內文也不外乎警告大家想要保持脊椎健康,千萬別翹腳,但是真的嗎?

腰痠背痛是不少辦公室族群的共同毛病,主因便是久坐容易導致脊椎向前彎曲。在一般建議的姿勢下,腰椎會有一個向前凹的弧度。但當脊椎向前彎曲,腰椎反而會往後凸,這樣的姿勢會使下背部的肌肉受到拉扯,久而久之肌肉會漸漸疲乏,喪失應有的彈性與張力,就出現腰痠背痛這常見的毛病3

辦公室放眼望去幾乎人人都是脊椎向前彎曲、腰椎呈現後凸弧度的坐姿。(圖/Pexels

當腰椎並非處於「向前凹」的標準姿勢時,椎間盤受到的壓力便會大幅增加。如果長久下來椎間盤內的膠狀物質有可能無法再承受巨大壓力,像破掉的水球向後溢出,這就是大家熟知的椎間盤突出(disc protrusion)。臨床上的症狀包含下背疼痛、腳麻等感覺異常,甚至還會有無力感。

光是坐著壓力就比站著多1.4倍,越往前彎,壓力一路上升到1.85倍,甚至2.75倍。(圖/Rohlmannt et al. (2001) 4

那翹腳會造成下背痛、椎間盤突出嗎?

在 2016年有篇系統性研究中5,用最縝密、最高的標準探討了所有下背痛與椎間盤突出的危險因子,裡面卻完全沒提及翹腳。

為什麼?因為下背痛、椎間盤與翹不翹腳無關,最根本原因是來自腰椎長時間處於前彎的姿勢,進而造成肌肉過度緊繃、椎間盤壓力過大。

其實重點在於,腰椎究竟在哪種姿勢下會讓腰椎弧度後凸,導致椎間盤壓力大。若翹腳能保持重心向前,維持好腰椎應有的「向前凹」曲度,反而能讓下背處在最舒服的狀態,不容易引起下背痛、椎間盤突出;反而坐太軟、椅面過深、缺乏適當椅背支撐的椅子,才會使得腰椎弧度越差,造成下背痛、椎間盤突出。

那翹腳到底會怎麼樣?

理論上來說,翹腳是將一腳跨上另一腳,骨盆與脊椎需要配合做出旋轉的動作,且翹腳坐著時,身體重心會偏向下方腳的那一側臀部,兩側邊的受力不平衡。若是長久保持翹著同一腳的姿勢,確實有很大的機率使骨盆位置歪斜、左右兩側的肌肉長短不一致、脊椎與骨盆的關節活動度不對稱,甚至演變功能性長短腳等問題。但請注意,這是以長久保持翹著同一腳的姿勢為前提下的理論

只要提醒自己兩腳輪流翹,並且同一姿勢不要維持超過 20 分鐘,並不會造成大家擔心的骨盆歪斜、功能性長短腳、下背肌肉與腰椎受力不均的問題。至於下背痛、椎間盤突出,若能夠維持腰椎的自然弧度,便能夠降低發生的可能性。

善用適當的用力方式,翹腳並不會真的害了你,可別放棄這個來自我們潛意識的本能反射,畢竟透過翹腳,或許能夠讓對方喜歡上跟你聊天!

參考資料

  1. Susan Krauss Whitbourne. (2012). The Ultimate Guide to Body Language. Psychology Today
  2. Joe Navarro. (2014). 9 Truths Exposing a Myth About Body Language. Psychology Today
  3.  Drzaƚ-Grabiec, J., Truszczyn´ ska, A., Fabjan´ ska, M., Trzaskoma, Z. (2016). Changes of the body posture parameters in the standing versus relaxed sitting andcorrected sitting position. J. Back Musculos. Rehabil. 29 (2), 211–217
  4. Rohlmann, A., Burra, N. K., Zander, T., & Bergmann, G. (2007). Comparison of the effects of bilateral posterior dynamic and rigid fixation devices on the loads in the lumbar spine: a finite element analysis. European Spine Journal, 16(8), 1223-1231.
  5. Huang, W., Han, Z., Liu, J., Yu, L., & Yu, X. (2016). Risk factors for recurrent lumbar disc herniation: a systematic review and meta-analysis. Medicine, 95(2).
  • 責任編輯/YP
活躍星系核_96
752 篇文章 ・ 96 位粉絲
活躍星系核(active galactic nucleus, AGN)是一類中央核區活動性很強的河外星系。這些星系比普通星系活躍,在從無線電波到伽瑪射線的全波段裡都發出很強的電磁輻射。 本帳號發表來自各方的投稿。附有資料出處的科學好文,都歡迎你來投稿喔。 Email: contact@pansci.asia

0

1
2

文字

分享

0
1
2
身體受傷會發炎,但你知道心智也有可能會發炎嗎?——《終結憂鬱症》
PanSci_96
・2020/04/28 ・2697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23 ・七年級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 作者/艾德華.布爾摩 (Edward Bullmore);譯者/高子梅
  • 編按:本書不同於傳統生理、心理二元論觀點,而從免疫學的角度切入、結合神經科學,重新思考憂鬱症與身體發炎的關聯。文中的 P 太太為類風濕性關節炎患者,也被作者診斷有憂鬱症的症狀。

我曾經簡單地以為,心智在發炎可能類似身體的發炎。從羅馬時期以來,我們就知道身體發炎時會紅腫。所以,我以前把發炎的心智想像成腫脹、憤怒、滿溢、激切、不受控制、潛藏著危險。用精神醫學的用語來說,大概就是躁症。

不過我現在的想像完全相反:那不會是一個易怒和極具威脅的傢伙,而是一個陰鬱和沉悶的人。像 P 太太,她雙手因發炎的關節而腫脹變形,心裡暗自納悶自己的情緒怎麼這麼低落,精神不濟。現在,她在我眼中就是典型的心智在發炎,不是比喻,而是運作上就是如此。

心智的發炎不像身體發炎那樣的「狂暴」,更多是陰鬱、沉悶。圖/GIPHY

發炎常出現在憂鬱之前?

把「心智在發炎」從隱喻轉化為實際狀況,首先我們要有十足的證據顯示發炎和憂鬱症的強烈關聯。承認兩者之間有關就是好的開始(這種關聯有時候就在眼前,卻被視而不見)。不過關鍵問題是因果。

一個後二元論的全新思維要能穩固扎根,就需要從科學上證明發炎不只跟憂鬱症有關,而是會直接造成憂鬱症。看看各事件發生時間的先後,可以幫助我們理出因果關係,前因一定先於後果。如果發炎是憂鬱症狀的前因,那麼我們希望有證據顯示發炎出現在憂鬱症之前。最近有研究提出了這方面的證據。

舉個例子,2014 年,一項研究發現,布里斯托(Bristol)和英格蘭西南部 15000 名孩童中,九歲時沒有憂鬱症但有輕微發炎的孩童,在十年後滿 18 歲時極有可能罹患憂鬱症。這只是其中一個例子。目前已有數十項人類研究和數百項動物研究顯示,發炎出現在憂鬱症或憂鬱行為之前。

想確認發炎與憂鬱的關係,有先後順序還不夠。

但光是順序的先後,並不足以讓大家正視發炎是憂鬱症的前因。科學家和醫師會質疑發炎是如何引發憂鬱症的:究竟是什麼樣的生物機轉,一步一步從血液的細胞激素,到大腦出現變化,進而引發憂鬱的心情。

動物實驗中,也觀察到老鼠被注射致病菌後,也會有類似人類憂鬱症的症狀。圖/GIPHY

關於這些問題,最近的動物和人體實驗也提出了有力的證據。實驗結果顯示,如果一隻老鼠被注射致病菌,行為上就會變得有點像是我在看過牙醫後的樣子。牠會退縮,不願與其它動物互動,活動力降低,睡眠和進食周期受到干擾。簡而言之,在動物身上,感染確實會引發一種被稱為疾病行為(sickness behaviour)的症候群,有點類似人類的憂鬱症。

事實上,要觀察到這種疾病行為,你甚至不必先讓老鼠遭受感染,只要在牠身上注射細胞激素就可以,這也證明了並非是細菌本身造成疾病行為,而是對感染的免疫反應造成的。發炎會在動物身上直接引發類似憂鬱症的行為,這一點無庸置疑。

此外,我們現在也很清楚發炎會如何影響老鼠的大腦。我們知道神經細胞若是暴露在細胞激素下,死亡機率會升高,而且不太會再生。我們也知道神經細胞若是發炎,它們之間的連結(稱為突觸[synapses])在資訊學習上就會比較無力。而且發炎會降低血清素的供給,而血清素是神經細胞之間的傳導物質。

所以至少從動物實驗中,我們可以直接連結發炎與大腦神經細胞運作方式的改變,來解釋看似憂鬱症的疾病行為。

發炎的生理機制真的會讓人產生憂鬱嗎?

修但幾勒!我們並不能以實驗之名把危險的細菌注射進人體內。圖/GIPHY

但要在人體內複製類似的連結,就不太容易了。畢竟我們不能以實驗之名把危險的細菌注射進人體內,也不能把細胞激素(或任何其它物質)直接注射進健康人士的大腦裡,所以不可能觀察發炎會對活生生的人類神經細胞造成什麼影響。

另外,要一次觀察一個細胞很難。絕大部分的人類神經細胞(大概有一千億個)都緊密地集中在大腦裡,受到頭骨的嚴密保護,與外在世界完全隔離。要想「看到」一個活人頭殼裡的運作,唯一方法只能靠磁振造影這樣的大腦掃描技術。

最近的 fMRI 研究已經開始證明,人體發炎對大腦和心情有直接的因果關係。

舉例來說,健康的年輕人在接受傷寒疫苗的注射後,就會跟實驗室的老鼠被注射細菌後一樣,免疫系統出現反應,血液裡的細胞激素會倏地升高。這些受試者出現輕微憂鬱,他們大腦內某些區域活躍了起來,而這些區域就我們所知跟情感表現有關。

所以精神免疫學已經成熟到能以新的角度和合理的說法,來幫忙解答我為什麼看完牙醫後會變得憂鬱。我不需要搬出機器裡的鬼魂。我可以理所當然地主張,是我接受的根管手術造成細胞激素上升,穿透血腦屏障,傳遞發炎訊號,讓大腦神經細胞的情緒處理網絡起了變化,進而導致憂鬱症發作,害我老是揮之不去死亡的陰影。

發炎這種免疫反應,為何會引發憂鬱呢?

這套反二元論的說法,在每一個步驟上都有可靠的實驗證據,不過還是不夠完整。畢竟在現有的證據基礎上,仍有一些缺口和異常,雖然這種情況對任何一門發展迅速的科學領域來說都在所難免。然而,就算我們已經可以回答「如何引發」,我們還是很想問「為何引發」。

發炎反應引發的憂鬱會不會是想讓我們好好在床上休息呢?圖/GIPHY

在科學上,唯一可以接受的答案就是演化。為什麼發炎會引發憂鬱症?只能說這是物競天擇的結果。一定是因為唯有對感染或任何發炎出現憂鬱反應,才有利於我們的生存(或者至少在以前是有利於我們的生存)。我們一定是繼承了這種自好幾代以前就物競天擇下來的基因,能讓我們在發炎的當下因憂鬱反應而受惠。

以我來說,我可以合理推測,我遺傳了曾經幫助先人熬過感染的基因,所以在看過牙醫後,短暫地感到憂鬱。這樣的基因遺傳很可能有助我從根管治療的輕微創傷復原,一方面積極地殺死任何致病菌,另一方面指揮我待在床上,保留體力。

當然,不管是神經免疫學還是精神免疫學這類 A 加 B 式的新領域,重點並不是要找到我不喜歡看牙醫的理由,而是說,一旦我們可以繪出一條從身體經由免疫系統通到大腦和心理的路徑,一旦我們以後二元論的概念來闡明發炎的心智,就能找到全新的方法來對付精神問題。

image description

——本書摘自《終結憂鬱症:憂鬱症治療大突破》,2020 年 2 月,如果出版社

PanSci_96
1011 篇文章 ・ 1113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