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對付登革熱 噴灑殺蟲劑仍有幫助

Alex
・2015/09/10 ・1845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67 ・九年級

文/Alex Tzeng

去年登革熱在高雄有15015例的確診病例,台南則是175例;而今年截至9月8日,高雄累計828例,台南已經有6079例確診病例[1],疾病管制署署長郭旭崧一席「噴藥無效論」、「只是宣傳」跌破眾人眼鏡,到底噴灑殺蟲劑有助於減緩登革熱疫情嗎?本文將從蚊蟲抗藥性、生理及行為的角度提供一些思考方向。

我們先回到2002年,當年登革熱大流行共造成5336例確診病例,這是1988年登革熱在台灣復發後最為嚴重的一場流行。1988年登革熱在台灣復發,政府為此成立了登革熱防治中心,在1989年到2001年之間也確實控制住登革熱。然而,2002年又爆發大流行,為什麼呢?

圖片來源: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
圖片來源: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

根據蚊子專家、台灣大學昆蟲系教授徐爾烈等人的研究,南部(台南及高雄)的埃及斑蚊對當時使用的除蟲菊類藥劑產生抗藥性,推測抗藥性可能為當時無法控制疫情的原因之一[2],此後,疾管署持續監控病媒蚊的抗藥性,並推薦藥劑、使用稀釋倍數,避免重蹈覆轍。雖然疾管署的登革熱病媒蚊抗藥性監測研究[3]指出,蚊子對藥劑的抗藥性越來越高,但並非無藥可用,現在所噴灑的藥劑仍是疾管署推薦有用的藥劑,怎麼會噴藥無效呢?

對此,郭旭崧説:「10隻蚊子殺死8隻剩下2隻,這2隻還有更多人可以咬。」[4]舉例來說,10隻蚊子叮10個人,等於每1隻蚊子叮1個人;所以2隻蚊子叮10個人,等於1隻蚊子叮5個人,這是這篇報導所呈現的概念。

但這不能推論為「藥劑沒用」,蚊子依靠氣味、溫度以及視覺來決定是否叮咬人(延伸閱讀:蚊子的咬人三部曲–二氧化碳、視覺、熱度),並非由這人是否被叮過來來決定。蚊子叮人的目的在於吸飽血、攝取營養以發育下一代的卵,因此,蚊子遇到人(血源)時,會盡可能地一次吸飽血,如果被趕走,牠會再接再厲叮同一個人,或是找下一個人直到吸飽血。所以,即便剩下2隻蚊子,這10個人有可能都被叮過,也有可能只叮同1個人其他9個人不會被叮,並非平均的概念。

聰明的讀者一定會問:「可是這2隻蚊子都還是傳播登革熱病毒阿,還不是一樣?」其實是不一樣的,蚊子專家、中興大學昆蟲系教授杜武俊等人的研究[5]指出,台灣南部的埃及斑蚊及白線斑蚊對於經口感染四型登革熱病毒的感受性約在20%至30%之間,其中約有20%左右的蚊子無法經口傳播。這表示,10隻埃及斑蚊或白線斑蚊由口吸入登革熱病人的血液,只有2到3隻蚊子能夠成功感染,其中只有1到2隻能夠傳播出去。

當蚊子只剩下2隻而不是10隻時,可能就沒有蚊子能把登革熱病毒傳播出去。因此,在發現登革熱病例的附近地區緊急噴灑殺蟲劑,功用除了滅絕已攜帶病毒的蚊子外,另一方面也降低蚊子的密度,減少登革熱傳播的機率。

圖片來源:安平區公所
圖片來源:安平區公所

不可否認,噴藥措施的確提供某些程度的宣傳,就目前的噴藥策略耗費大量的人力物力,但看到的效果卻是有限,筆者的建議是縮減噴藥的範圍,僅噴灑發生登革熱疫情的房屋或大樓,將有限的資源運用在執行孳生源徹底清除,另一方面幫助民眾瞭解居家孳生源管理與自我防護的重要性,倘若民眾想清除孳生源,一定要著長袖並塗抹含有敵避成份的防蚊液避免裸露處被蚊蟲叮咬,其實緊急噴灑殺蟲劑快速降低蚊子數量與孳生源徹底清除,這兩者缺一不可,但這兩者都徹底執行,自然蚊子的數量就會減少,登革熱的疫情也能夠被控制住。

參考資料:

  • [1]衛生署疾病管制局 傳染病資料調查系統(本文資料更新時間至2015/9/8)
  • [2] 林鶯熹、吳淑靜、徐爾烈、鄧華真、何兆美、白秀華。20032002年台灣登革熱流行區埃及斑蚊的抗藥性。台灣昆蟲 23263-274
  • [3] 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 102 年度科技研究發展計畫。登革熱病媒蚊抗藥性監測研究報告。
  • [4] 中央社。疾管署長:噴藥滅蚊無效 多是為宣傳。
  • [5] 行政院衛生署疾病管制局 98 年度科技研究發展計畫。台灣南部地區登革熱及病媒蚊防治整合型計畫報告。
文章難易度
Alex
5 篇文章 ・ 0 位粉絲
中興大學昆蟲系博士班,興趣是逛書店,看到裝訂精美的書就會忍不住敗下去,高中偶然拜讀了伊波拉病毒的故事,覺得研究病毒是件很酷的事,在昆蟲系讀書,才發現人類、蚊子、病毒的三角關係是大自然的奇妙邂逅。

0

4
6

文字

分享

0
4
6
基因改造的實例「友善蚊」,友善的對象是?——《竄改基因:改寫人類未來的 CRISPR 和基因編輯》
貓頭鷹出版社_96
・2022/04/03 ・1849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雖然,「友善蚊」聽起來可能像是《好餓的毛毛蟲》這本繪本的續作,但它其實是牛津昆蟲技術公司擁有的商標,代表一種經過基因改造的特殊蚊種,這種蚊子可以傳播引發登革熱、茲卡病和黃熱病的病原。

2002 年,牛津昆蟲技術公司培育出他們第一批友善蚊。這些接受基因改造的蚊子,體內含有一種自殺基因。自殺基因一旦啟動,就會干擾蚊子的細胞活動,造成蚊子死亡。這間公司很聰明,沒把這種經過基因改造的蚊子取名為「自殺蚊」之類的愚蠢稱號,銷售基因改造產品的公司最不需要做的事情,就是給自家產品取個嚇人的名字。

現在,這間公司在實驗室進行培育,生產數百萬隻經過基因改造的友善蚊。在許多爆發相關病媒蚊疾病的地點,這些蚊子已經被釋放到野外環境,例如在開曼群島上的一處特定地區,已經釋放了八百萬隻友善蚊。

友善蚊的自殺基因機制

這些大量釋放的友善蚊都是雄蚊,一旦可以自由飛翔,牠們就會做雄蚊總是會做的事:試著找雌蚊交配。假設交配成功,那麼友善蚊所有的後代都含有自殺基因。

自殺基因的表現會導致一種致命毒素在蚊子體內累積,造成友善蚊的後代在幼蟲期或蛹期階段就死亡。在開曼群島進行的試驗結果十分振奮人心,經過重複的野外釋放程序,在一個季度的時間內,研究人員偵測到的蚊卵數量減少了百分之八十八,體內攜帶病毒的蚊子數量則是減少了百分之六十二。

這些經過基因工程改造的小昆蟲之所以是一種相當好的技術解決方案,原因有很多,除了自殺基因以外,友善蚊還會把一種特定螢光蛋白質的譯碼基因傳給後代。在野外,研究人員可以利用螢光來辨認哪些蚊子繼承了友善蚊經過改造的遺傳物質。

經過重複的野外釋放,在一個季度內研究人員偵測到體內攜帶病毒的蚊子數量減少了百分之六十二。圖/Pixabay

經過基因改造,自殺基因已經安置在友善蚊的基因體裡,成為正向迴路的其中一部分。自殺基因一旦啟動,就會開始提升自身的表現量,意味著在蚊子體內,有毒物質很快就會累積到致命程度。

控制友善蚊體內的自殺基因啟動

這項技術最美妙的地方在於它解決了很基本的問題。如果自殺基因是致命的,為什麼雄蚊在長大成年,被釋放到野外毀了雌蚊想當媽媽的夢想之後才會死?這是因為,培育了數百萬隻雄蚊的牛津昆蟲技術公司,有辦法控制牠們的飲食。

研究人員在給雄蚊吃的食物裡添加了四環素這種抗生素,四環素會和自殺基因結合,造成自殺基因關閉。自然界並沒有四環素這種物質,所以雄蚊到了野外之後,自殺基因才會啟動,而體內原有的四環素足夠牠們活著找到雌蚊交配。

至於繼承了自殺基因的後代,因為食物中不含四環素,所以無法關閉牠們的自殺基因。於是,這些遺傳了致命基因的蚊子就會死亡。

是破壞生態還是環境友善?

這項技術還有許多值得欽佩的地方,廣效性化學殺蟲劑的使用可能因此減少。用化學藥劑來滅蚊,人類很難徹底找到每一處雌蚊喜愛的小型積水空間。但尋找雌蚊這件事對經過基因改造的雄蚊來說不是問題,一億年來的演化已經讓牠們成為尋找雌蚊的大師。

牛津昆蟲技術公司只針對一種蚊子進行基因改造,所以其他不是病媒蚊的蚊子不會受到影響,這種蚊子並不是開曼群島的本土生物,而是透過人類活動意外引入當地。

這是一項自限性技術,一旦釋放到野外的雄蚊和牠們的後代都死亡,自殺基因就會從族群裡消失,一切都是為了把對生態系的破壞程度降到最低。

為了把對生態系的破壞程度降到最低,擁有自殺基因的雄蚊和後代都死亡後,自殺基因就會從族群裡消失。圖/Pixabay

——本文摘自《竄改基因:改寫人類未來的CRISPR和基因編輯》,2022 年 1 月,貓頭鷹出版社

貓頭鷹出版社_96
50 篇文章 ・ 20 位粉絲
貓頭鷹是智慧的象徵。1992年創社,以出版工具書為主。經過十多年的耕耘,逐步擴及各大知識領域的開發與深耕。現在貓頭鷹是全台灣最重要的彩色圖解工具書出版社。最富口碑的書系包括「自然珍藏、文學珍藏、台灣珍藏」等圖鑑系列,不但在國內贏得許多圖書獎,市場上也深受讀者喜愛。貓頭鷹的工具書還包括單卷式百科全書,以及「大學辭典」等專業辭典。貓頭鷹還有幾個個性鮮明的小類型,包括《從空中看台灣》等高成本的視覺影像書;純文字類的「貓頭鷹書房」,是得獎連連的知性人文書系;「科幻推進實驗室」則是重新站穩台灣科幻小說市場的新系列,其中艾西莫夫的科幻小說,已經成為台灣讀者的口碑選擇。

0

26
2

文字

分享

0
26
2
怎麼判斷一隻蚊子會不會吸血?——日常蟲蟲仔細看
李鍾旻_96
・2021/07/10 ・2128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不用說,蚊子你一定很熟,而且幾乎可以肯定的是:你不喜歡牠們。這群吸血昆蟲,藉著偵測人體所呼出的二氧化碳、汗水氣味,以及體溫而悄悄接近我們、叮咬我們,並造成皮膚發癢,這是蚊子令人厭惡的主因。

但事實上,並不是所有的蚊子都會叮咬人!

熱帶家蚊的雌蟲。熱帶家蚊是住家常出現的蚊子之一,常經由門縫、排水管道進入室內。圖/作者提供

頂著一對毛刷的是雄性!

一般俗稱的蚊子是雙翅目蚊科的昆蟲。台灣已知的蚊子種類超過 135 種,當中有約 20 種會叮咬人,而在都市住家中出沒者大約只有 4~6 種。其實會去叮人,會需要吸食人血的蚊子,都是雌蟲。因此只要稍微辨識性別,便能知道眼前的蚊子會不會叮人。

蚊子的兩性間,在觸角形態會有明顯差異。雄蟲的觸角具有濃密的長毛,因此外觀像是蓬鬆的羽毛、毛刷;雌蟲的觸角則僅見短而稀疏的毛,外表看起來如細絲一般。

熱帶家蚊的雄蟲,觸角具濃密長毛,每一節的毛呈環狀排列。圖/作者提供
熱帶家蚊的雌蟲,觸角表面僅有稀疏的短毛。圖/作者提供

我們在室內環境相當容易見到的蚊子,比如說時常會從排水孔跑進家裡的熱帶家蚊(Culex quinquefasciatus)、很喜歡從門窗縫隙闖進屋內的白線斑蚊(Aedes albopictus),以及南部地區常見的埃及斑蚊(Aedes aegypti),牠們的身上都可以觀察到雌雄觸角外觀明顯的差異。在近距離下,就算不藉助任何光學器材,我們也可以看出雄蟲觸角上的毛相當多又明顯。

觸角在覓食上扮演相當重要的角色。雌蟲能夠藉由觸角上的微小感覺構造,偵測空氣中的化學物質,幫助牠們利用嗅覺搜尋吸血的對象。此外,觸角也具有感受聲音、溫度等功能。

至於雄蟲毛茸茸的觸角,則更加強化了聽覺的能力,使牠們對聲音的偵測較雌蟲靈敏。觸角表面的毛能夠幫助接收空氣中的聲波,如此有助於在尋找伴侶時,偵測雌蟲振動翅膀所發出的聲音。

白線斑蚊的雄蟲,長著長毛的觸角有如一對毛刷。圖/作者提供
白線斑蚊的雌蟲,觸角表面的毛短小不明顯。圖/作者提供

吸血是為了生育後代

其實蚊子不論雌雄,都會攝食植物性的汁液。然而基於繁殖的需求,雌蟲在交配後,必須獲得足夠的蛋白質養分,以促使體內的卵巢發育,而哺乳類動物的血液正是理想的蛋白質來源。雌蟲在每次吸血後,大約可產下 75~500 粒卵,而產出的卵數量與攝取到的血液量是成正比的。

蚊子的唾液具有抑制凝血、造成血管擴張等效果,同時也會引起人體的發炎反應,因此遭雌蟲叮咬的傷口在事後會腫脹發癢。

雌蚊的刺吸式口器,外圍是一層較柔軟的「外鞘」(下唇),內部則是看起來如細針般,直徑小於 0.1 公釐的「口針」。口針也就是用來插進皮膚吸血的構造,但它並非單純只是一根針,而是由 6 根更細微的針狀結構所集結而成,只是我們的肉眼平時無法看見那些纖細的結構。

吸血中的埃及斑蚊。吸血時,包覆在外的外鞘會向後折起,露出纖細的口針。圖/作者提供

雄蟲的口器因為缺乏穿刺皮膚的功能,因此不適合用來吸動物的血。或許是因為僅攝取植物汁液的營養較不足,雄蟲普遍壽命較短,一般在羽化後大約平均只能存活一星期,而雌蟲則通常能存活一個月或更久。

一般來說,雌蟲在交配後才吸血。不過也有少數種類例外,例如地下家蚊(Culex pipiens molestus)的雌蟲在初次產卵時不須吸血,但當牠們欲進行第二次、第三次產卵時,便必須吸食血液,才能讓卵巢發育。

File:Gelege1.jpg
家蚊(Culex)將卵粒密集產於水面上,形狀宛如小船,稱為卵筏(egg raft)。圖/wiki

蚊媒傳染病不可輕忽

我們大概都把「蚊子叮咬」當成稀鬆平常的小事,而忽略了蚊子有可能攜帶致病的微生物。蚊子是多種致死率高的疾病媒介,如登革熱、瘧疾、日本腦炎,全世界每年因為蚊子叮咬而染病死亡的人數至少達數十萬。蚊子雌蟲才會吸血,因此會傳播疾病的主要是雌蟲。

台灣目前由蚊子傳播的傳染病,以登革熱最常見。登革熱的病媒蚊,主要是埃及斑蚊與白線斑蚊,尤其埃及斑蚊對登革熱的傳播較白線斑蚊嚴重,而夏天更是登革熱風險最高的季節。雖然各式媒體時常在呼籲,我們平時還是得留意室內外會積水的容器,這些都可能成為蚊子的孳生源。而且盡可能遠離蚊子,才是上策。

但哪天你若是剛好打扁了一隻蚊子,仍然可以把握機會,試著辨識牠的性別,或者觀察牠身上的各種微小結構。

參考資料

  1. 蕭孟芳(2013)。蚊之色變。二魚文化事業有限公司。
  2. Ramanujan, K.(2019). Mosquitoes can hear up to 10 meters away. Cornell Chronicle.
李鍾旻_96
7 篇文章 ・ 8 位粉絲
目前大部分時間都在觀察、寫作和拍照,曾獲金鼎獎兒童及少年圖書獎、世界華人科普新秀獎、人與自然科普寫作桂冠獎等。著作:《台灣常見室內節肢動物圖鑑》(2021)、《自然老師沒教的事6:都市昆蟲記》(2015)。

0

12
0

文字

分享

0
12
0
不,肉桂無法抗病毒,但你還是可以認識一下肉桂(順便做個肉桂捲)
Alechemist_96
・2021/03/09 ・1938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483 ・五年級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 文/禾餘麥酒(Alechemist)

2020 是不平靜的一年,由於疫情的關係,很多人被逼著 work from home (WFH),多了許多時間在家,大家都用這些時間幹嘛咧?在美國,過去可能需要長時間通勤的民眾,因為在家工作不再需要花時間打扮或塞在路上,多出來的時間除了完成更多的工作,不少人趁此機會在家揉揉麵團,做起風行的肉桂捲,掀起了一股作麵包的風潮。

肉桂捲。圖/MARUKO與美食有個約會

肉桂也分很多種?

肉桂捲以肉桂命名,肉桂的用量一定少不了。然而同樣統稱是肉桂,選擇可多了。一般肉桂捲裡所使用的肉桂,其實和大眾較為熟悉的錫蘭肉桂 (Ceylon cinnamon, 或 true cinnamon) 並不一樣。肉桂捲裡大多使用中國肉桂,英文其實叫做 Cassia,外表比錫蘭肉桂更厚,味道更扎實也更辛辣。過去主要用作類似薄荷錠的肉桂錠,或是在國外比較常見的肉桂風味口香糖,在食品加工上比較常用。

我們吃的肉桂是哪個部位呢?

然而不論是錫蘭肉桂或是中國肉桂,都需要大量人力採收植株上的樹皮,才能取得需要的肉桂精,然而台灣有個接近的作物,那就是土肉桂!在台灣,有別於肉桂的樹皮,我們是使用土肉桂的葉子,就如同台灣使用月桂葉一樣。

描繪的肉桂(左上)。圖/Wikimedia

咖啡店都用哪種肉桂呢?

回到錫蘭肉桂和中國肉桂,兩種肉桂於外表和香氣上還是略有不同。

最容易分辨兩種肉桂的方式便是觀察其外表,最大的差異是樹皮的厚薄;厚度較厚的是中國肉桂,較薄的就是錫蘭肉桂了。而從最終的產品肉桂棒,可看出錫蘭肉桂木質部結構較薄,纖維也比較細緻。

大部分餐廳使用中國肉桂,除了價格比較便宜,中國肉桂樹皮較粗,在運送時比較不容易破碎,而且中國肉桂香氣更重,作為飲料的攪拌棒,在飲品中更能展現店家想要表現的味道。

咖啡店多使用中國肉桂。圖/Pexels

肉桂的味道是甚麼味道?

隨著科學進展,我們已了解許多大眾熟悉味道的基礎化學成分,像是大家再熟悉不過的香草味,即是萃取自近年台灣亦有種植的香莢蘭。肉桂香氣的來源是肉桂醛 (Cinnamaldehyde, C9H8O) 這個脂溶性有機化合物,雖然現在技術一樣能合成出肉桂醛,不過台灣原生的土肉桂肉桂醛含量高,且只需使用葉片,都讓採收極為容易,這些優勢讓土肉桂得以在香料市場上作為錫蘭肉桂和中國肉桂的替代品。

因為這些優勢,我們平時也容易取得肉桂原料或是再加工品,香氣四溢、甜而不膩的肉桂捲才會成為疫情下在家 DIY 的新寵兒,在文末就分享我最喜歡的肉桂捲食譜給大家!

除了做成肉桂捲,還有什麼用途?

最後說說土肉桂對疫情或是居家有甚麼益處

傳言說肉桂對 COVID19 有療效,是騙人的!不過早在 10 年前就有人研究,顯示台灣土肉桂萃取液對白線斑蚊忌避效果佳,對埃及斑蚊亦有效,而台灣土肉桂精油稀釋 13.5 倍後對兩種蚊種都有半數致死的效果喔!

台灣土肉桂精油有防蚊的功效。圖/Pixabay

肉桂捲自己動手做

食譜材料

  1. 高筋麵粉 250 g
  2. 牛奶 180 g
  3. 酵母 3 g
  4. 黑糖 20 g
  5. 無鹽奶油 25 g

內餡材料

  1. 肉桂粉 5~10 g 依個人喜好
  2. 黑糖 40~50 g 依個人喜好
  3. 無鹽奶油 10 g

步驟

  1. 將麵粉、酵母、牛奶、黑糖混合,並用手揉成團
  2. 將無鹽奶油切成丁,用麵糰包入,繼續以手揉成團
  3. 將麵團裝入盆中蓋上保鮮膜,放入水波爐進行發酵,發酵溫度為 30 度左右
  4. 麵團需發酵至 1.5 倍大,等待時間約一小時到一個半小時
  5. 等待時間不妨喝瓶禾餘麥酒的丹橘月光輕鬆一下
  6. 將麵團取出,輕輕按壓麵團將空氣壓出
  7. 揉成圓形後再蓋上保鮮膜,靜置 5~10 分鐘
  8. 準備內餡
  9. 將黑糖、肉桂粉和奶油拌在一起
  10. 將麵團桿開成方形
  11. 將拌勻的內餡均勻的抹上,喜歡核桃的朋友可以順手撒上
  12. 將麵團捲起,切成 6 等分
  13. 將 6 等分平均放在烤盤上
  14. 放入水波爐再次發酵,發酵溫度為 30 度左右時間為半小時
  15. 預熱烤箱至 190 度,烤 30 分鐘,最後五分鐘為上色,需要密切觀察喔
  16. 取出熱騰騰的肉桂捲,準備開動!

參考資料

Alechemist_96
2 篇文章 ・ 4 位粉絲
【此為企業合作帳號】 禾,代表穀物。餘,代表豐盛。 禾餘麥酒成立於2015年,我們從田間出發,藉由契作的形式與農民一同耕作小麥、大麥、玉米等雜糧作物,運用專業農業及發酵科學知識,親自栽種並使用在地品種穀物賦予作物更高的經濟價值,我們希望在地的飲食都能使用在地的原料,進而改變台灣農業中水稻產量過剩、休耕地過多、雜糧作物仰賴進口等困境。禾餘麥酒致力將每項作物的風味轉化成口感細緻的啤酒,打造真正屬於台灣的風土之味,讓人與土地的關係更加和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