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香警告!皮膚上的微生物房客讓你成為了蚊子的摯愛?

炎炎夏日上山露營,你已經噴了兩層的防蚊液,還是被蚊子叮成紅豆冰;反觀你的朋友穿了短袖短褲也沒噴防蚊液,居然毫髮無傷。於是你上網查很多資料,資料寫說酸性體質的人容易被蚊子咬,又有人說胖子比較容易被咬,甚至有人認為跟血型有關。然而科學上真的是這樣嗎?

到戶外郊遊要慎防蚊子叮咬。圖/pxhere

警告!蚊子警報!

全球有三千多種蚊子,不過讓你恨得牙癢癢的其實只占少數幾種,因為大部分的蚊子是機會主義者,環境中有什麼就叮什麼,不會細分你是人、是雞還是豬。但可能隨著人類密集社群的形成,有些蚊子演化出專門叮咬人類的偏好1

這些蚊子帶給人類的傷害遠遠超過紅腫搔癢,諸多疾病像是登革熱、茲卡病毒、黃熱病、屈公熱都是透過蚊子傳播。根據世界衛生組織 (World Health Organization, WHO) 的統計,每年大約有 3.9 億人感染登革熱,症狀包括發燒及出疹,甚至可能嚴重出血或器官衰竭2;而茲卡病毒則會造成孕婦垂直傳染給嬰孩,使嬰孩的腦部發育異常3。因此了解蚊子叮咬背後的機制對疾病的防治也有很大的幫助。

台灣 2018 年登革熱的本土病例。
圖/衛生福利部疾病管制署傳染病統計資料查詢系統

真的有蚊子特別愛叮人嗎?

的確,蚊子也是會挑的。普林斯頓的教授在 2016 年發表了一篇文章,回顧了為什麼有些蚊子對人類這個物種特別感興趣的研究1。這篇文章提到了早在 1970 年代,科學家就以實驗證明了「不同種的蚊子對人類的偏好程度有所區別」。

他們的實驗相當有趣(如下圖):首先,他們將蚊子關在籠子裡,並在籠子內持續吹風。再將人類的手或是天竺鼠(以代表不同的物種)放在上風處,接著找出哪些種類的蚊子會選擇人類。在這個實驗裡,他們使用埃及斑蚊的幾個不同的亞種:Suspecies Aegypti(灰色) 和 Subspecies Formosus(黑色)。實驗結果顯示 Aegypti 這個亞種跟 Formosus 相比,Aegypti 明顯偏好人類的皮膚。即使同樣是埃及斑蚊,也不見得都愛吸人類的血。

左圖是實驗示意圖:橘色代表人類的手,藍色代表的則是可憐的天竺鼠:風從手和天竺鼠這一側吹過,讓蚊子接受到氣味之後可以選擇要叮誰;中間這張圖是天竺鼠和人手分別對蚊子的吸引程度;右圖則是呈現蚊子的偏好,可以看到灰色的亞種比較偏好人類的手。
圖/研究

二氧化碳與乳酸,鎖定!

蚊子之於二氧化碳,就如同狼人之於滿月(嗷嗚 ~)。

圖/pixabay

蚊子總是傾向飛往二氧化碳濃度高的地方,也因為如此,經由呼吸和皮膚釋出的二氧化碳,可以被距離獵物 30 公尺外的蚊子感應。

除了二氧化碳,文獻中也提到乳酸也會吸引蚊子。乳酸存在於人類的汗液以及口腔當中,是細菌分解醣類的產物,也是運動時肌肉在行無氧運動時的代謝產物。乳酸可以加強蚊子的嗅覺系統對二氧化碳的反應,因此如果汗液中有較高含量的乳酸便更容易吸引到蚊子。

除了上面提到的二氧化碳和乳酸之外,阿摩尼亞丙酮或是羧酸類都是會吸引蚊子的分子。

埃及斑蚊和白線斑蚊的腳上都有黑白相間的條紋,是傳播登革熱的元兇之一。 圖/wiki

皮膚上的房客

此外,近年研究發現體表的微生物也是吸引蚊子的原因之一4

人體的皮膚上住著數以萬計的微生物,他們大多是無害、不會致病的細菌或真菌,這些微生物會揮發出有機物質。對於蚊子來說,這些有機物質可能就像是調味料一樣,會讓你皮膚的氣味更加芬芳。根據不同的生活環境以及生活習慣,每個人身上的房客都不太一樣,這就是造成蚊子在人群中有不同偏好的原因之一。所以嚴格來說,如果蚊子特別愛騷擾你,牠愛的可能是微生物(發出的氣味),並不是你。

現在我們知道了蚊子可能會偏好表面存在某些微生物所造成的氣味,不過尚未清楚解答的是:究竟哪一種蚊子喜歡哪一種微生物發出的味道?如果能明確的瞭解哪些體表微生物會吸引蚊子,也許可以藉由改變生活習慣或衛生習慣來改善蚊子叮咬的問題。

如果能明確知道哪些體表微生物會帶來吸引蚊子,也許可以藉由改變生活習慣或衛生習慣來改善蚊子叮咬的問題。
圖/flickr

更多研究釐清之前,釜底抽薪在蚊子出現前就跟牠們說 bye bye 可能是最省事的法子了。在登革熱等疫情發生前就應該移除生活環境中的積水容器,或是至少每周清洗一次,從源頭就杜絕蚊蟲的滋生,來降低透過蚊子傳播的疾病。

我們應該從源頭就杜絕蚊蟲的滋生,來降低這些透過蚊子傳播的疾病。
圖/pixabay

參考文獻:

  1. Current Biology. Genes and Odors Underlying the Recent Evolution of Mosquito Preference for Humans. 2016. Carolyn S. McBride.
  2. WHO 登革熱統計資料
  3. WHO 茲卡病毒資料
  4. Current Opinion in Insect Science. Chemical signaling in mosquito–host interactions: the role of human skin microbiota. 2017. Willem Takken. Niels O. Verhulst.

921 地震 20 週年活動

距離 921 大地震發生已經過了 20 年,時間漸漸走過,傷口慢慢癒合,但地震、颱風甚至是極端氣候等天災對我們的侵襲依然無可避免。那麼我們已經學會如何和天災共處了嗎?

2019/9/21 當天,來和震識副總編輯阿樹、救災經驗豐富的消防員宗翰,一起聊聊震災的相關研究和應變方法!免費報名傳送門:https://lihi1.com/AksNA


如何準確投資自己,才能因應新世代的數位挑戰? 各行各業都力拼「數位轉型」,你也準備好自己的「數位力」迎擊了嗎?

泛科學院特別精選 12 堂職場必備數位技能線上課程,從 GA、試算表到聊天機器人,不論是在職進修還是為轉職提前做準備,泛科學院陪你一起練功! 9/30 前泛科選課九折再送課 👉 選課這邊走

關於作者

呂宏耘

畢業於清大化工所的無業游民,在摸索未來的生存之道時遇見泛科學。喜歡美食、懸疑片、以及角落生物。不喜歡霧霾、慣老闆、以及生離死別。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