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
0

文字

分享

0
2
0

偉人交流思想?—讀《洗腦:操控心智的邪惡科學》有感

林希陶_96
・2015/03/27 ・1951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51 ・八年級

這是一部相當詳實的洗腦歷史書。裡面的內容雖然較為陳舊,但把過去很多懸案、很有爭議的歷史事件回顧了一次,帶領讀者思考「洗腦」是否真實存在。作者在最後的結論,明白透露出,刑求比洗腦有用多了。雖然刑求這件事是違反日內瓦公約的,但很多知名大國在背後都做過相同的事,如美國、英國等,他們不會承認做過這些違法情事。至今,美國中情局與英國軍情五處(MI5)仍持續見不得光的研究與實驗。

書中一一介紹各種洗腦方法,但每種方法後來其實都發現有瑕疵。根據中情局的研究,古老的自白藥中,最有效的三種分別為大麻、酒精、咖啡,我們到現在還在用。你看多少人上班之前先抽個煙,喝個咖啡,就知道上班似乎是永無止盡的刑罰。先把自己搞昏了,以求能度過漫漫長日。但不管是真實的實驗,還是自己當白老鼠,實際上效果並不好,因為「無法以這種方式,獲得毫無抑制的吐實」。自白藥說來也是不成功的「自白」,就像我們在上班時也不時說出真假難辨的話一般。

而另外一個匪夷所思的故事,是說明了「催眠犯案」的可能性。我們或許都知道催眠無法讓人違反善良風俗(例如想在大庭廣眾之下暗示一個被催眠的人洗澡,所以要他脫掉全身衣服;這當然不會成功。),無法用來強迫人做出反社會行為,更何況是催眠殺人。

但書中舉的這個故事相當引人入勝,在1951年的丹麥,Palle Hardrup跑去搶了銀行,在過程中殺了兩個員工。被抓之後,他陳述是受到先前的牢友Bjorn Nielsen的催眠才犯下這個案件。後來這個故事越滾越大、越編越誇張,Hardrup甚至說是「守護天使」,藉由X(也就是Nielsen)指示他去做這件事。

1954年,Nielsen因此被指控的三項罪名都被判有罪,兩人都需終身監禁。Hardrup 是待在精神病院中,Nielsen則關進戒備森嚴的監獄。兩人皆不斷上訴,希望申請特赦。後來在1966年12月Hardrup先被釋放,過了半年Nielsen也被釋放。

故事不會就這樣完結,最後總會有一個反高潮。就在大眾都以為此事是因「催眠殺人」而落幕時,Hardrup 1972年在接受報紙訪問中承認並沒有被催眠,也不是被催眠才犯案的。事實是,當警方提及這可能是催眠所導致的犯罪時,他才靈機一動想到,如果他同意這樣的說法或許可以脫困。

那Nielsen呢?在1976年夏天,Nielsen打電話給前妻,告訴她自己受不了自己聲名狼藉,找不到工作的現況。諷刺的是,被判定可以催眠別人去殺人的人,卻說服不了前妻他是真的想自殺;當晚Nielsen服用過量氰化物,陳屍於家中。

另一個是關於「重金屬音樂會觸發殺人」的故事:在1985,兩個年輕人聽了猶太祭司(Judas Priest)的經典專輯《黑心種族》(Stained Class)中的〈超越死亡之境〉(Beyond the Realms of Death)之後,拿了獵槍將自己轟掉。一個人當場死亡,另外一個在醫院中過了三年但最後還是以自殺告終。

source:
source:《洗腦:操控心智的邪惡科學》

這個案子發生後,原告家長認為唱片中有暗示性訊息,因而控告發行的哥倫比亞唱片公司與猶太祭司成員,案件進入冗長的法律攻防戰。這裡面又牽涉到心理學中很有名的「閾下知覺」實驗,唸過普心的人多多少少知道怎麼一回事。

這個知名的研究是這樣玩的,他們將「吃爆米花」與「喝可樂」的快閃訊息插在電影中,但觀眾並沒有實際看到它們。等到電影看完,發現爆米花與可樂的銷售大大增加了。這件事情在美國引起了巨大的風潮,各種「閾下產品」大行其道。

雖然後續越來越多研究證實「閾下訊息」並不可靠,無法真的使人做出什麼驚天動地的事情來。大家冷靜想想,若真的可以聽得到閾下訊息,那就不是閾下訊息了,因為你已經知覺到了。1992年,英國心理學會正式對閾下產品做出正式報告,「這些東西沒有效果,沒有證據顯示市售的閾下錄音對提升表現有任何實質效用……我們不建議購買」。

五年之後,法官終於做出判決,「也許閾下刺激可產生某些影響,但無法證明可以形成自殺這麼具體的效果」,因此哥倫比亞公司免去了鉅額的賠款。但另一方面也判定哥倫比亞公司罰款四萬美金,因為在訴訟過程中,這家大企業做了很多拖延、抹黑戰術,如未交出專輯母帶,拖延很久的時間之後,只繳出一首;聘用私家偵探抹黑原告律師;私下調查原告有憂鬱症的家族病史,並將結果散發給媒體。

(話說回來,我手上也有一張猶太祭司的錄音帶,我忘記專輯名稱了,不過我很確定它還躺在屏東老家的抽屜中。至今我還活著好好地,沒有受到不良影響。)

此書還說了很多故事,如暗黑精神醫學的艾文‧卡麥隆(Ewen D. Cameron)和威廉薩剛(William Sargant)、英國政府對北愛爾蘭做的壞事、新興宗教如何進行洗腦與對抗方如何反洗腦、如何讓人相信完全沒發生過的事。每一個篇章都相當精采,但也相當殘酷,裡面也談了很多不太人道的研究,現今想來仍舊令人覺得毛骨悚然。想看的人自己做好心理準備,這絕對是巨大的心靈衝擊。

參考文獻:

  1. Dominic Streatfeild2012)。洗腦:操控心智的邪惡科學。台北:麥田。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暗夜浮動月黃昏

文章難易度
林希陶_96
78 篇文章 ・ 48 位粉絲
作者為臨床心理師,專長為臨床兒童心理病理、臨床兒童心理衡鑑、臨床兒童心理治療與親子教養諮詢。近來因生養雙胞胎,致力於嬰幼兒相關教養研究,並將科學育兒的經驗,集結為《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與許正典醫師合著有《125遊戲,提升孩子專注力》(1)~(6)、《99連連看遊戲,把專心變有趣》、《99迷宮遊戲,把專心變有趣》。並主持FB專頁:林希陶臨床心理師及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解析「福衛七號」的觀測原理——它發射升空後,如何讓天氣預報更準確?

科技大觀園_96
・2021/10/25 ・2915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2019 年 6 月 25 日,福爾摩沙衛星七號(簡稱福衛七號)在國人的引頸期盼下升空。一年多來(編按:以原文文章發佈時間計算),儘管衛星還沒有全部轉換到預定的軌道,但已經回傳許多資料,這些資料對於天氣預報的精進,帶來很大的助益。中央大學大氣系特聘教授黃清勇及團隊成員楊舒芝教授、陳舒雅博士最近的研究主題,就是福衛七號傳回的資料,對天氣預報能有哪些改善。

掩星觀測的原理

要介紹福衛七號帶來的貢獻,得先從它的上一代──福衛三號說起。福衛三號包含了 6 顆氣象衛星,軌道高度 700~800 公里,以 72 度的傾角繞著地球運轉(繞行軌道與赤道夾角為 72 度)。這些衛星提供氣象資訊的方式,是接收更高軌道(約 20,200 公里)的 GPS 衛星所放出的電波,這些電波在行進到氣象衛星的路程中,會從太空進入大氣,並產生偏折,再由氣象衛星接收。換句話說,氣象衛星接收到的電波並不是走直線傳遞來的,而是因為大氣的折射,產生了偏折,藉由偏折角可推得大氣資訊。

▲低軌道衛星(如福衛三號)持續接收 GPS 衛星訊號,直到接收不到為止,整個過程會轉換成一次掩星事件,讓科學家取得大氣溫濕度垂直分佈。圖/黃清勇教授提供

氣象衛星會一邊移動,一邊持續接收電波,直到接收不到為止,在這段過程中,電波穿過的大氣從最高層、較稀薄的大氣,逐漸變為最底層、最接近地面的大氣,科學家能將這段過程中每一層大氣所造成的偏折角,通過計算回推出折射率,而折射率又和大氣溫度、水氣、壓力有關  ,因此可再藉由每個高度的大氣折射率,得出溫濕度垂直分布,這種觀測方式稱為「掩星觀測」。掩星觀測所得到的資料,可以納入數值預報模式,進一步做各種預報分析。 

資料同化──觀測與模式的最佳結合

在將掩星觀測資料納入數值預報模式時,必須先經過「資料同化」的過程。數值預報模式內含動力方程式,可以模擬任何一個位置的氣塊的運動,但是因為大氣環境非常複雜,模擬時不可能納入全部的動力條件,因此模擬結果不一定正確。而另一方面,掩星觀測資料提供的是真實觀測資訊,楊舒芝形容:「觀測就像拿著照相機拍照,不管什麼動力方程式,拍到什麼就是什麼。」但是,觀測的分布是不均勻的—唯有觀測過的位置,我們才會有觀測資料。

所以,我們一手擁有分布不均勻但很真實的觀測資料,另一手擁有很全面但可能不太正確的模式模擬。資料同化就是結合這兩者,找到一個最具代表性的大氣初始分析場,再以這個分析場為起點,去做後續的預報。資料同化正是楊舒芝和陳舒雅的重點工作之一。 

中央大學分別模擬 2010 年梅姬颱風和 2013 年海燕颱風的路徑,發現加入福三掩星觀測資料之後,可以降低颱風模擬路徑的誤差。圖/黃清勇教授提供

由於掩星觀測取得的資料與大氣的溫度、濕度、壓力有密切關係,因此在預報颱風、梅雨或豪大雨等與水氣量息息相關的天氣時,帶來重要的幫助。黃清勇的團隊針對福衛三號的掩星觀測資料對天氣預報的影響,做了許多模擬與研究,發現在預測颱風或氣旋生成、預報颱風路徑,以及豪大雨的降雨區域及雨量等,納入福衛三號的掩星觀測資料,都能有效提升預報的準確度。

黃清勇進一步說明,由於颱風都是在海面上生成的,而掩星觀測技術仰賴的是繞著地球運行的衛星來收集資料,相較於一般位於陸地上的觀測站,更能夠取得海上大氣資料,因此對於預測颱風的生成有很好的幫助。另一方面,這些資料也能幫助科學家掌握大氣環境,例如對於太平洋高壓的範圍抓得很準確,那麼對颱風路徑的預測自然也會更準。根據團隊的研究,加入福衛三號的掩星觀測資料,平均能將 72 小時颱風路徑預報的誤差減少約 12 公里,相當於改進了 5%。

豪大雨的預測則不只溫濕度等資訊,還需要風場資訊的協助,楊舒芝以 2008 年 6 月 16 日臺灣南部降下豪大雨的事件做為舉例,一般來說豪大雨都發生在山區,但這次的豪大雨卻集中在海岸邊,而且持續時間很久。為了找出合理的預測模式,楊舒芝探討了如何利用掩星觀測資料來修正風場。 

從 2008 年 6 月 16 日的個案發現,掩星資料有助於研究團隊掌握西南氣流的水氣分佈。上圖 CNTL 是未使用掩星資料的控制組,而 REF 和 BANGLE 皆有加入掩星資料(同化算子不一樣),有掩星資料可明顯改善模擬,更接近觀測值(Observation)。圖/黃清勇教授提供

福衛七號接棒觀測

隨著福衛三號的退休,福衛七號傳承了氣象觀測的重責大任。福衛七號也包含了 6 顆氣象衛星,不過它和福衛三號有些不同之處。

福衛三號是以高達 72 度的傾角繞著地球運轉,取得的資料點分布比較均勻,高緯度地區會比低緯度地區密集一些。相較之下,福衛七號的傾角只有 24 度,它所觀測的點集中在南北緯 50 度之間,對臺灣所在的副熱帶及熱帶地區來說,密集度更高;加上福衛七號收集的電波來源除了美國的 GPS 衛星,還增加了俄國的 GLONASS 衛星,這些因素使得在低緯度地區,福衛七號所提供的掩星觀測資料將比福衛三號多出約四倍,每天可達 4,000 筆。

福衛三號與福衛七號比較表。圖/fatcat 11 繪

另一方面,福衛七號的軟硬體比起福衛三號更加先進,可以獲得更低層的大氣資料,而因為水氣主要都集中在低層,所以福衛七號對水氣掌握會比福衛三號更具優勢。

從福衛三號到福衛七號,其實模式也在逐漸演進。早期的模式都是納入「折射率」進行同化,而折射率又是從掩星觀測資料測得的偏折角計算出來的。「偏折角」是衛星在做觀測時,最直接觀測到的數據,相較之下,折射率是計算出來的,就像加工過的產品,一定有誤差。因此,近來各國學者在做數值模擬時,愈來愈多都是直接納入偏折角,而不採用折射率。黃清勇解釋:「直接納入偏折角會增加模式計算的複雜度,也會增加運算所需的時間,而預報又是得追著時間跑的工作,因此早期才會以折射率為主。」不過現在由於電腦的運算能力與模式都已經有了進步,因此偏折角逐漸成為主流的選擇。 

由左至右依序為,楊舒芝教授、黃清勇特聘教授、陳舒雅助理研究員。圖/簡克志攝

福衛七號其實還沒有全部轉換到預定的軌道,不過這一年多來的掩星觀測資料,已經讓中央氣象局對熱帶地區的天氣預報,準確度提升了 4~10%;陳舒雅也以今年 8 月的哈格比颱風為案例,成功地利用福衛七號的掩星觀測資料,模擬出哈格比颱風的生成。

除了福衛七號,還有一顆稱為「獵風者」的實驗型衛星,預計 2022 年將會升空。獵風者的任務是接收從地表反射的 GPS 衛星電波,然後推估風速。可以想見,一旦有了獵風者的加入,我們對大氣環境的掌握度勢必更好,對於颱風等天氣現象的預報也能更加準確。就讓我們一起期待吧!

科技大觀園_96
156 篇文章 ・ 375 位粉絲
為妥善保存多年來此類科普活動產出的成果,並使一般大眾能透過網際網路分享科普資源,科技部於2007年完成「科技大觀園」科普網站的建置,並於2008年1月正式上線營運。 「科技大觀園」網站為一數位整合平台,累積了大量的科普影音、科技新知、科普文章、科普演講及各類科普活動訊息,期使科學能扎根於每個人的生活與文化中。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