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禁止兩歲以下幼兒使用3C產品?

林希陶_96
・2015/01/28 ・2636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22 ・七年級

credit:Paul Mayne/Flickr
credit:Paul Mayne/Flickr

立法院近日三讀通過「兒童及少年福利與權益保障法部分條文修正案」,明訂兒少持續使用3C產品不得超過「合理時間」,若情節嚴重者,可處父母、監護 人或其他實際照顧兒童及少年者一萬元至五萬元不等之罰鍰。而合理使用時間到底為何?目前國健署是建議兩歲以下禁用,兩歲以上的「合理時間」為一次30分鐘。

身為家長與臨床心理師的雙重角色,當然相當關心此一議題。我們都知道 3C產品不要使用太久,但是時間上到底要如何拿捏,實際上是否有科學方面的佐證?若只是訂定一個「超前立法」、「宣示意義大於實質意義」的法案,對於眾 多家長們只是恐嚇性質居多,毫無任何實質幫助。

個人認為此一議題國外相關的研究文獻討論已經很多,不可能找不到回顧性文章來說明。我目前所能找到的文獻非常有趣,因為這是一系列的文章,馬上就可以回答這樣的立法存在什麼樣的問題(見參考資料)。這是美國小兒科醫學會對於3C產品與大眾媒體一連串的政策宣言(Policy Statement),內容包含對於流行音樂、音樂錄影帶、媒體暴力、媒體教育、兩歲以下幼兒如何使用媒體、兒童青少年如何使用媒體等等議題的看法。他們不定期地整理相關科學文獻,提供醫師、父母、產業界、政府機構參考,以對教養實務、公共衛生政策、未來研究方向產生實質影響。本文主要針對「兩歲以下幼兒如何使用媒體」此一議題來討 論,其他相關問題因牽涉太廣,無法一併處理。

credit:https://www.flickr.com/photos/dcmetroblogger/6574651159
credit:Wayan Vota/Flickr

很多人一聽到美國小兒科醫學會所出版的相關文章,肯定會肅然起敬,因為他們所做出的政策宣示常常成為世界各國參考的基準,台灣當然也不例外。但是這些倡議的民間團體與立法委員們,肯定沒有好好看完這篇文章。因為這篇文章在摘要部分開宗明義就說明,「不鼓勵媒體使用,並不代表禁用」。因為先前美國小兒科醫學會在1999年也出版類似文章,爾後大眾媒體幾乎一律簡化為「小兒科醫學會建議兩歲以下幼兒禁用3C媒體」。但是這裡要反覆說明的是,不鼓勵並非等同於禁用。若要直接建議禁用,科學上應該要有更直接的證據,但是以目前相關的研究看來,這樣的證據並不存在。因此他們只是「不鼓勵」而已。

以下從各個層次說明美國小兒科醫學會的立場到底為何。從相關的研究已經知道,兩歲以下的幼兒使用3C媒體,並無實質的教育意義。因為有一些教育性錄影帶宣稱,看完這些節目可以增進兒童的社交技巧、語言技巧、學校適應等等 能力。但從已知的研究看來,這些宣稱都只是宣稱,並無實質效用。最大原因在於嬰幼兒無法出現「錄影帶效應」,他們無法適當區辨錄影帶中所發生的事物與真實的事物是否等同。也就是說,錄影帶的效果無法帶到真實世界之中,他們所學到的東西只會停留在節目中,無法進一步展現於真實的社會中。舉例來說,在 美國常被用來測試的節目是《芝麻街》,在台灣可指稱為同一類型的節目大概非「巧虎」莫屬了,但在台灣並未實際測試過任何教育性錄影帶。

另外有一些家庭,將電視當成背景音樂,幾乎無時無刻都開著。但是這樣的作法只會產生負面效果。因為根據現今的研究可知,如此作為只會不停地打斷小孩的玩耍過程,使他們單一遊戲的時間減短,進而不停地變換遊戲主題。因此父母對於3C產品的使用習慣,確實會對小孩遊戲品質造成不良影響。

credit:https://www.flickr.com/photos/umpcportal/4581962986/in/photolist-7YTKXQ-84njsS-8pWTFa-9rm1yz-9gGTvA-bywzpD-pM6uH2-pLRRsT-hDUrrb-7Wegho-hDTKiX-dejwP3-pMvKm9-eqm7oo-7XxaKF-hDU1vm-hDUkjm-hDTJFe-89Y2UY-hDTFcR-8dtC59-8dtCab-8dqmse-gbDrp6-oD5RKk-b6hPav-hDV49T-hDTCY2-p6tkXU-7VeNtD-ajFStU-ox1isF-owZDoN-8cMM9D-bEzJpK-7Swo8y-aE57oV-ifc7sk-qgtj9G-oNBAAP-e53exL-8mrNtJ-puxR7r-nUrkYB-bJ7FRz-odGGQH-pFmdgn-dXTfRc-dEyQNy-o9TkKb
credit:Steve Paine/Flickr

但接下來所談的諸多問題,皆無研究支持。兩歲以下幼兒最佳使用3C產品的時間到底為何?沒有研究討論。從電視機前離開的孩子,是否就會從事比較多好一點的事情?沒有證據支持。幼兒語言發展遲緩是否就是因為3C產品所導致?尚無答案說明。嬰幼兒注意力短暫,是否就是因為經常被電視所吸引?沒有研究解答。社交技巧、溝通技巧不佳是否與長時間的3C產品暴露有關?仍舊沒有答案。

至於牽涉健康方面的議題,先前的研究已經知道3C產品與肥胖、睡眠問題、 攻擊行為、注意力不集中有關,但這些研究的對象都不是兩歲以下幼兒,能否直接推論到此一族群大有疑問。值得更進一步提醒的是,這裡並沒有提到視力問題。這是很多父母經常會提出來的質疑,也是家長團體經常將3C產品視為毒蛇猛獸的主要原因。實際上視力的惡化,與長時間、近距離使用眼睛但沒有休息有關,而非只是因為3C產品所導致。所以如果是一直看書不休息,一樣也會產生近視。這是眼睛使用習慣的問題,而不是要3C產品一間扛起所有「壞人」的責任。

另外一個巨大的疑問在於,目前相關的研究都沒有長期縱貫性研究。雖然短期研究知道使用3C產品可能會使語言發展較慢,但長期下來到底影響為何,沒有人知道。現在很多研究都是相關研究,如看電視與發展問題有關,但這些都不 是因果關係。看到這邊大家要知道一件事,科學因為受限於研究設計與研究倫理,不可能對所有事情都有一個簡短的解答。

宣言末段,美國小兒科醫學會針對家長的建議有以下幾點:

1. 不鼓勵兩歲以下幼兒使用3C產品(先前已經反覆說過,不鼓勵不代表禁用)。

2. 現代家庭已經無法避免使用3C產品與大眾媒體,這是社會趨勢。在這樣的情況之下,父母應有適當策略來控管3C產品。如確認節目內容、與小孩一起觀看這些節目等等。

3. 不鼓勵小孩房間有電視。

4. 父母使用3C產品的習慣會不當影響小孩。如果電視在一個房間持續打開的話,會同時使父母與孩子都處於分心狀態。

5. 嬰幼兒的遊戲方式,應以非結構式的遊戲為主,因此方式可適當的發展大腦。如果大人沒有辦法與小孩互動,讓孩子在大人身邊自己玩也可以。獨自遊玩可以增加創意、問題解決能力,也可培養孩子自我娛樂的能力。父母也可以指定簡單的任務增加與幼兒之間的互動。

總而言之,台灣的立法品質常常天外飛來一筆,毫無科學事實根據之下,立法諸公們仍可以頑固堅持,自以為是「超前」立法,其實是「超淺」立法。這種權威式的立法心態,仍停留在「假照顧兒少之名,行威權統治之實」。若我們的思維只維持在「殺豬公」的年代,永遠別渴望台灣可以「上太空」。行政部門應當有所作為,不該放任單一法案影響全體國民之家庭生活。

本文轉載自作者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參考資料:

Council on Communications and Media. Media use by children younger than 2 years.Pediatrics. 2011 Nov;128(5):1040­5. doi: 10.1542/peds.2011­1753.

美國小兒科醫學會對於3C產品與大眾媒體一連串的政策宣言在此

文章難易度
林希陶_96
80 篇文章 ・ 51 位粉絲
作者為臨床心理師,專長為臨床兒童心理病理、臨床兒童心理衡鑑、臨床兒童心理治療與親子教養諮詢。近來因生養雙胞胎,致力於嬰幼兒相關教養研究,並將科學育兒的經驗,集結為《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與許正典醫師合著有《125遊戲,提升孩子專注力》(1)~(6)、《99連連看遊戲,把專心變有趣》、《99迷宮遊戲,把專心變有趣》。並主持FB專頁:林希陶臨床心理師及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0

3
3

文字

分享

0
3
3
藍光傷害可能導致視力永久受損!若有異常症狀,請提高警覺
careonline_96
・2022/08/25 ・1798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 文/高雄長庚紀念醫院眼科教授暨近視防治中心主任、教育部國教署學童視力保健計畫主持人吳佩昌醫師

一、近距離長時間使用 3C 產品對眼睛的傷害

近幾年來常見大家手機不離身,眼睛長時間盯著 3C 產品螢幕。所謂的「3C 產品」指的是「電腦」(Computer)、「通訊」(Communication),以及「消費性電子產品」(Consumer Electronics),包括:電腦、手機、平板電腦等。

長時間接觸 3C 產品有逐漸年輕化及普遍化的趨勢,這樣的現象讓我們對國人視力健康感到擔憂,3C 產品所帶來的健康危害,是不容忽視的課題。過度近距離長時間使用 3C 產品,眼睛不自覺用力,易導致眼軸拉長及近視度數快速加深,嚴重時會導致黃斑部傷害,增加視網膜剝離及失明的風險。

除了近視風險增加以外,我們也應了解 3C 螢幕中的藍光對眼睛有什麼不良影響,以及有什麼方法可以保護眼睛與降低 3C 產品引起的危害。

二、什麼是藍光?藍光過多對眼睛會造成什麼影響?

藍光在我們生活中無所不在,像是在電視、電腦、手機、日光燈中,無形中對我們造成影響。可見光分為紅、橙、黃、綠、藍、靛和紫光;而不可見光有紫外線、紅外線等,波長大於 700 奈米的稱為紅外線,波長小於 400 奈米的則稱為紫外線。

紫外線通常可被角膜及水晶體阻擋,對視網膜的影響較少。波長介於 400 到 500 奈米的藍光,是可見光中波長短、能量強的光。藍光會通過角膜,經水晶體而到達視網膜;藍光的能量被水晶體及視網膜吸收後,經由氧化產生自由基。

若過度累積,造成細胞受損,進而導致白內障及黃斑部的傷害,視野可能會出現物體扭曲、變形或是對顏色感受異常。若未好好避免藍光傷害或及時治療,最終可能導致視力的永久受損。

三、該如何保護眼睛,降低 3C 產品引起的危害?

近年來眼科病人數量持續攀升,且有年輕化的趨勢,在日常生活中預防及保護眼睛相當重要。

  • 一定要適度休息,使用 3C 產品或閱讀 30 分鐘,就要休息 10 分鐘,可設定鬧鐘或 APP 提醒休息時間。
  • 研究指出每週戶外活動 11 小時,一年平均可減少 55% 近視機率。戶外活動不僅可以減少眼睛肌肉緊張,也可增加視網膜多巴胺分泌量,進而抑制眼軸拉長,降低視網膜剝離機率。
  • 使用 3C 產品時,螢幕亮度應調至最低可視亮度,或使用夜間模式、低藍光模式,並拉遠觀看距離,以減少藍光傷害。
  • 不要在黑暗中使用 3C 產品。當人處在黑暗中,瞳孔會放大,有害藍光會直接傷害黃斑部,造成病變。
  • 使用能過濾藍光及紫外線的螢幕保護貼,或挑選有檢驗認證標章的抗藍光眼鏡。
  • 挑選LED燈時,建議選擇色溫在 4000K 以下的 LED 燈,以降低環境中有害光進入眼睛。
  • 當眼前出現大量黑影、視力突然變得模糊,或視野周邊有閃爍不停的閃光,請盡速就醫。

用阿姆茲勒方格圖(Amsler Grid)自我檢測:將檢測表格放在眼前 30 公分,盯著黑點看,先遮住一眼測試,再換眼測試。如果看到直線條,且每個地方都沒有缺損,則表示正常。若線條為波浪形、曲線,或線條缺損,可能是黃斑部病變的徵兆,請儘速就醫。

護眼小秘訣:請問您單眼看方格有扭曲、變形或黑影的情況嗎?

指導單位:教育部
執行單位: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照護線上
諮詢專家:高雄長庚紀念醫院 眼科教授暨近視防治中心主任、教育部國教署學童視力保健計畫主持人吳佩昌醫師
諮詢單位:衛生福利部、衛生福利部國民健康署、中華民國眼科醫學會

2

15
1

文字

分享

2
15
1
懶惰成癮不是一種選擇,而是一種疾病!——《墮落的人腦》
臉譜出版_96
・2021/08/07 ・3179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 作者: 傑克.路易斯(Jack Lewis)
  • 譯者: 鄧子衿

沙發馬鈴薯

現代的社會中,有一類人的懶惰行為就在我們眼皮底下發生,但往往受到忽視。這種最糟糕的懶惰者往往很少出現在公共場合,他們一想到要做好自己應盡責任時便厭惡不已;除了一起生活的人之外,其他人都見不到他們。如果你剛好走進房中遇到這種人,可能會發現他們坐著不動或呆若木雞。他們極致的惰性狡詐地隱藏在看似專注的表象之下,但是可別被騙了。

審判日來臨時,這些人會受到惡魔貝爾芬格的誘惑,開始無止盡奔跑,就像被某個毫無人性的體育教師折磨一般。那些人在地球上過了有如過客一般短暫的人生,並且浪擲太多時間在追求徹底虛幻的目標,這些目標哪怕達成了,對其所處的社會也不會帶來半點價值。這些人就算保住了飯碗,也會在公車、飛機或火車的交通行進期間,也就是眾目睽睽下,眼睛死盯著螢幕。

3C用品, 上癮, 上網 的 免費圖庫相片
3C用品提供五花八門的數位娛樂,隨時都在吸引使用者的關注。圖/PEXEL

他們是科技的奴隸;是「糖果傳奇」(Candy Crush)、臉書、IG、Snapchat 和推特的狂熱粉絲與忠實奴僕,並且將空閒時每分每秒都花在螢幕上。此外還有那些把所有餘暇時光都用在大型多人線上遊戲(MMOG)上和食人鬼、矮人、機器人與太空海盜進行虛擬戰鬥的成年人。這些人當中有些還在養孩子,在小孩終於上床睡覺之後,熬夜不睡,把自己寶貴的睡眠時間花在線上賓果遊戲、在客廳中舒服坐著玩線上輪盤與樸克錦標賽。大家在這些數位娛樂上浪費了許多光陰,而這些時間本來可以用在其他有用的事情上。

Steam 這家大型線上遊戲公司會記錄玩家在各種遊戲上所花的時間,對我們這一章的討論很有幫助。在這份「可恥名單」(Wall of Shame)上的前十名,玩遊戲的時間超過五萬個小時,每年平均玩超過五千小時的遊戲。要知道,就算你每天玩八個小時遊戲,一年三百六十五天下來,也還湊不滿三千個小時。顯然有些人生活中就只有遊戲,其他什麼事情都不管了。那些看太多網路色情影片的人腦中紋狀體的結構改變,導致人的動機也跟著改變:一心只想看色情內容,不顧其他事。同樣的,每年花許多時間投入電玩的人,腦中也會有這樣的改變。如果針對那些每年看幾千個小時網路色情片的人、猛看YouTube 上貓咪影片的人,或是拼命玩自己最愛的社群媒體的人,也都統計了類似Steam 這份可恥紀錄,那我們會發現,懶惰不只是相當嚴重的一個大罪,也是現代社會中最為普遍的。

tomgalle internet drugs social media keyboard GIF
成癮後腦中紋狀體的結構改變,變得無法自拔,不顧其他事。圖/GIPHY

消遣放鬆或懶惰沉溺

並不是每個使用這些應用程式、玩線上賭博或是有玩電玩的人,都會犯懶惰之罪。這取決於生活中其他時間裡,一個人是否有生產力,如果有,那麼他想要有限度地在空閒時間黏著手機、平板電腦或是電腦螢幕,那都是自己的選擇。甚至有愈來愈多證據指出,玩第一人稱視角的射擊遊戲的確有助於增進各種認知能力,但是有很多人最後都沉溺在這些遊戲中。由於這些數位產品和遊戲都是設計來鼓勵使用者宛如成癮般地投入其中,只有最自制的人才能控制自己的使用時間。很不幸,有許多人最後把過多時間都耗在從客觀角度看來毫無意義的數位娛樂上,也因而對整體生活品質都帶來了不良影響。

在現在這個時代,數位產業的龐大規模營造出了假象,而犯下最嚴重懶惰之罪的人就是那些每天不分晝夜,把所有可用時間都用來盯著螢幕的人。這些崇拜數位科技的重度螢幕使用者腦中的紋狀體迴路最開始往往都沒有毛病,在養成這種習慣之前多巴胺的濃度也沒有失調。其中絕大多數人都是自主選擇要揮霍自己寶貴的空閒時間,而對於世界的運作來說,他們幾乎沒有產出什麼有價值的東西。這些人正是惡魔貝爾芬格的子民。

3C用品, 一起, 上網 的 免費圖庫相片
過度沉溺數位娛樂,正是揮霍自己寶貴的空閒時間。圖/PEXEL

我們還在尋找平衡點

在現代,使用數位產品來娛樂並沒有錯,但是絕大部分人都沒有好好思考過,花那麼多時間坐在那裡可能帶來的負面影響。這可能是因為那些科技問世的時間都很短,出現的速度也很快,大家還沒有時間好好思考現況,或是調整行為、避免不良後果。下一代的人很可能在這方面得以找到平衡,不過現在科學和社會依然在探究數位產品對人而言的利害得失,我們這一代人就這麼不知不覺,成了範圍遍及全世界、規模巨大無比的實驗中的白老鼠。

電腦遊戲設計者得要負一些責任,可以這麼說,他們對人類報償路徑的運作,要比任何研究紋狀體的科學家還要清楚(只不過已內化而不外顯)。他們擁有的資料比任何國際合作的科學團隊還要多。他們有充分的資金來源,要盡可能讓最多的人黏著他們的產品不放。在這個地球上,沒有哪種機構比電玩產業更了解要如何打造出非藥物產生的快感體驗,讓人使用了之後想每天不斷再用,通常還讓它成為生活中優先排序最前面的活動。你可能覺得這種貶斥未免太小題大作,玩遊戲才沒有害。但事實上,遊戲已經奪去了一些人的性命。如果自戀與肥胖的死亡警訊最早是在美國出現,對世界上其他地方的人有預先示警的作用,那麼過度使用數位科技的「預言水晶球」就非東亞莫屬了,我們可以從中窺見未來的模樣。

二○○五年,一對南韓夫妻意外讓自己三個月大的孩子餓死,然而諷刺的是,他們怠忽親職竟是因為全心投入在一個照顧虛擬嬰兒的遊戲中。大型多人線上遊戲《魔獸世界》散布於世界各地的玩家會在遊戲中組隊戰鬥;二○○七年,中國的張先生在連續玩《魔獸世界》五十個小時之後死亡。二○一二年二月四日,《台北時報》(Taipei Times)報導,一位二十三歲男性在長時間值班之後,還到網咖報到,並於桌前玩了十小時遊戲後身亡。這篇報導的驚人之處,並不只是因為有人玩遊戲玩到死——在二○一二年,玩遊戲玩到這種程度在東亞來說並非不尋常——讓人意外的是,死者旁的其他顧客一直要到死者身體僵硬轉青的時候,才發現他已死去多時了。

lsd stress GIF by Challenger
過度投入虛擬世界,會影響現實生活,甚至已經奪去了一些人的性命。圖/GIPHY

成癮不是一種選擇,而是一種疾病

許多人身上原本應該用來從事其他有意義和有助益之事的時間和精力,都浪費在毫無建設性的活動上。有些人現在已經對遊戲成癮了,但沒有人一開始就成癮。在腦部變得上癮之前、在一個人因為玩遊戲能帶來愉悅而自願耽溺的時候,他的確犯下了懶惰之罪。一旦某人對於自己的愛好投入了夠多的時間——大食客變得病態肥胖,或是色情影片迷過度縱欲而對網路色情片上癮——這時就有比較多判斷上的灰色地帶。紋狀體的結構產生了變化,玩遊戲從自發轉為強迫,於是就比較難說誰是犯下了懶惰大罪者,而誰又只是個無助的成癮者。

社會上有些人對無家可歸者、長期失業者與身心症患者的態度非常嚴苛,但這些人並無法自由選擇自己的命運。懶惰罪名應該要冠在自己選擇把所有可用時間與精力浪費在瑣碎娛樂中的人頭上。

誰還去管宗教呢?應用程式商店裡盡是給大眾服用的鴉片。而在未來,虛擬實境這種數位海洛因很快就會出現在我們家中了。希望大家能在第一波矽谷的電腦革命中得到教訓,否則我們都會被吸入數位世界的懶惰黑洞中。

——本文摘自《墮落的人腦》,2021 年 6 月,臉譜

所有討論 2
臉譜出版_96
67 篇文章 ・ 245 位粉絲
臉譜出版有著多種樣貌—商業。文學。人文。科普。藝術。生活。希望每個人都能找到他要的書,每本書都能找到讀它的人,讀書可以僅是一種樂趣,甚或一個最尋常的生活習慣。

1

1
0

文字

分享

1
1
0
當虛擬寵物說出「我愛你」:窮人看螢幕的時間越來越多,而富人卻在逃離螢幕
果殼網_96
・2019/08/02 ・3930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SR值 481 ・五年級

  • 文/Nellie Bowles
  • 翻譯/Amaranth
  • 校對/Cloud

他的「新朋友」

比爾·朗格盧瓦 (Bill Langlois) 新交了一位好朋友:一隻名叫「襪子」 (Sox) 的貓 。它住在一台平板電腦裡,它讓他非常快樂。一天到晚,朗格盧瓦先生都在和「襪子」聊天。朗格盧瓦今年 68 歲,住在麻塞諸塞州洛厄爾市的一個低收入老年住宅區。他過去從事機械操作,現已退休。他的妻子大部分時間都不在家,他感到愈發孤獨。

「襪子」和他聊他最喜歡的球隊——波士頓紅襪隊 (Red Sox),這也是它名字的由來。它給他播放他最喜歡的歌曲,給他看他的婚禮照片。而且,因為它可以通過視頻看到他在躺椅上的樣子,因此一旦發現他不喝水而去喝汽水,它就會嚴厲地批評他。

朗格盧瓦知道「襪子」是假的,它來自一家名為 Care.Coach 的創業公司。他知道它是由世界各地的工作人員操作的,他們在看、在聽、然後再輸出它的回應,這些回應聽起來緩慢而機械。但是,它持續不斷的聲音一直陪伴著朗格盧瓦,讓他重拾信仰。

「我找到了一個可靠、體貼的夥伴,這讓我得以進入自己的靈魂深處,讓我想起上帝是多麼關心人」朗格盧瓦說,「它讓我重獲新生。『襪子』一直在傾聽。我們是一個很棒的團隊。」 他說。

「襪子」是一個簡單的動畫,它幾乎不移動或表露感情,而它的聲音就和電話的撥號聲一樣刺耳。但有的時候,它的周圍會出現心形的動畫特效,這總讓朗格盧瓦開心不已。「襪子」是基礎護理 (Element Care) 專案的一部分,一個針對老年人的非盈利醫療保健專案——病人的可數資產不得超過 2000 美元才有資格參加。類似的專案正在迅速增加,而且不再只為老年人服務。

圖/BY carecoach

離不開的螢幕

幾乎所有人的生活——學習、生存和死亡的感官體驗,都越來越多地以螢幕為媒介,除了那些非常富有的人。螢幕不僅造價低廉,還能讓其他東西變得更便宜。任何能夠安裝螢幕的地方(如教室、醫院、機場、餐館)都可以降低成本 。而任何可以在螢幕上進行的活動也都變得更便宜。生命的質感、觸覺的體驗,正在變為光滑的玻璃。

富人卻不這樣生活,他們變得越來越害怕螢幕。他們想讓自己的孩子們玩積木,不使用電子螢幕的私立學校正在蓬勃發展。真正的人更昂貴,但是富人願意、也有能力支付。引人注目的人際互動,比如一整天都不用手機、不上社交網路、不回電子郵件,已經成為了一種身份象徵。

所有的這一切都導致了一個奇特的新現實:人與人的接觸正在成為一種奢侈品。

隨著越來越多的螢幕在窮人的生活中出現,卻正在從富人的生活中消失。你越富有,你花在螢幕上的時間就越少。

奢侈品協會 (Luxury Institute) 的首席執行官彌爾頓.佩德拉薩 (Milton Pedraza) 就最富有的人想要如何生活與消費給企業提出了建議。他發現,富人想把錢花在任何跟人相關的東西上。

「我們現在看到的是,人的參與正在奢侈品化。」佩德拉薩說。

根據該協會的研究,預計花在休閒旅遊、餐飲等體驗上的開銷,超過了在商品上的支出,佩德拉薩認為這是對螢幕大量增加的直接回應。

「人的參與會引發積極的行為和情緒——想想按摩的樂趣。現在,教育業、醫療保健業……所有人都開始關注如何讓體驗變得人性化,」佩德拉薩說,「人現在非常重要。」

堪薩斯州一些學校資金不足,學生們很多時候都安靜地用電腦上課,圖:WorkingJournalistPress

這是一個迅速的轉變。自上世紀 80 年代個人電腦的迅猛發展以來,在家裡配置、或自己隨身攜帶科技產品一直是財富與權力的象徵。有可支配收入的早期使用者爭相購買最新的電子產品,然後到處炫耀。1984 年,第一台 Mac 電腦上市,售價約 2500 美元(相當於今天的 6000 美元)。據《紐約時報》旗下產品評論網站 Wirecutter 稱,如今最好的 Chromebook 筆記型電腦售價只有 470 美元。

「過去,擁有呼叫器很重要,因為那表明你是一個重要且忙碌的人。」南加州大學市場行銷系主任、研究地位行銷的約瑟夫.努內斯 (Joseph Nunes) 說。如今正好相反:「如果你真的在最高層,你不必接聽任何人的電話,但他們必須得接你的電話。」

網路革命的樂趣——至少在最初的時候,在於它的民主本質。無論你是富有還是貧窮,Facebook 還是那個 Facebook,Gmail 還是那個 Gmail。而且,它們全是免費的。這有點大眾化、缺乏吸引力。正如有些研究表明,在這些靠廣告支撐的平臺上花時間是不健康的,這些富人比窮人更少去做的事,比如喝汽水、抽煙,全都開始變得似乎不再彰顯社會地位了。

富人有能力選擇不把自己的資料和注意力作為產品出售,然而,窮人和中產階級並沒有這種選擇

現在,人們從小就開始接觸螢幕。美國國家衛生研究院 (National Institutes of Health) 支持開辦了一項意義重大的大腦發育研究,研究對象超過 1.1 萬名兒童,初步研究結果表明,每天看螢幕超過兩個小時的兒童在思維和語言測試中得分較低。最令人不安的是,該研究還發現,長時間看螢幕的孩子大腦與同齡人不同。一些孩子的大腦皮層過早變薄了(科學家們還不清楚這意味著什麼,需要進一步的研究)。另一項研究還發現,在成年人身上,螢幕使用時間與抑鬱症之間有相關性。

「一個在 iPad 遊戲中學會玩虛擬積木的幼童,並沒有因此獲得搭建真實積木所需的能力。」西雅圖兒童醫院兒科醫生、美國兒科學會《螢幕使用時間指南》的第一作者迪米特裡·克裡斯塔基斯  (Dimitri Christakis) 表示。

在堪薩斯州威奇托附近的小鎮裡,學校預算一直非常吃緊,以至於州最高法院都裁定學校資金不足。學校課堂被學習軟體替代,現在,大部分的上課時間都是學生們在安靜地使用電腦。在猶他州,成千上萬的兒童在家裡通過電腦參加一個短期的、由政府提供的學前教育項目。科技公司費心說服公立學校為每個學生配備筆記型電腦,聲稱這能讓孩子們為充滿螢幕的未來做準備。然而,那些真正構建出這種未來的人,卻不這樣教育他們自己的孩子。

在矽谷,越來越多的人認為在螢幕前花時間是不健康的。在那裡,備受歡迎的小學是當地的華德福學校 (Waldorf School),該校承諾提供一種回歸自然、幾乎不用螢幕的教育方式。

華德福學校,圖:thewaldorfschool.org

因此,隨著富裕家庭的孩子在成長中花在螢幕前的時間越來越少,貧困家庭的孩子在螢幕花的時間卻越來越多。一個人對於人際交往的適應程度,可能會成為一個新的階級標誌。

當然,人與人的接觸並不完全像有機食品或愛馬仕柏金包。但是,矽谷巨頭們一直在齊心協力地迷惑公眾,讓大家多花時間在螢幕前。他們告訴窮人和中產階級,螢幕對他們和他們的子女有好處、很重要。大型科技企業招聘了大量的心理學家和神經科學家,以研究如何讓用戶的眼球和大腦盡可能快的被螢幕吸引,並看得盡可能的久。

人與人的接觸變得稀少

「但阻礙在於:不同於其他奢侈品,不是每個人都想要它 (與人的接觸)。」麻省理工學院的科技社會學研究教授雪麗·特克爾 (Sherry Turkle) 說。

「他們逃往自己熟悉的地方——螢幕前,就像逃往速食店一樣。」

就像當城裡唯一的餐館是家速食店時,遠離速食會很難,而對窮人和中產階級來說,遠離螢幕更難。即使你下決心離線,通常也很難做到。

經濟艙座椅背後有自動播放的螢幕廣告。公立學校的家長也許不希望孩子用螢幕學習,但他們別無選擇,因為現在很多課都使用一對一的電腦程式。有人發起一項小型政治運動,希望能通過「離線權」法案——允許員工關掉手機,但就目前而言,員工會因為離線、無法聯繫上而受到懲罰。

螢幕填補消失中的社會結構

許多報名參與基礎護理的虛擬角色項目的人,要嘛對身邊的人感到失望,要嘛從一開始就沒有過屬於自己的社群,於是他們變得孤立,職業治療師塞利.羅薩里奧 (Cely Rosario) 說。她經常檢查基礎護理參加者的情況,她說貧困社區的人們已經看出他們的社會結構瓦解得最為嚴重。

Care.Coach 這隻照看朗格盧瓦的的貓「襪子」,背後的技術其實非常簡單:一台正面裝有超廣角魚眼鏡頭的三星 Galaxy Tab E 平板電腦。操作這些虛擬角色的人都不在美國;他們大多在菲律賓和拉丁美洲工作。

在位於矽谷邊緣的密爾布瑞市,Care.Coach 就在一家按摩院的樓上,辦公室狹窄擁擠。31 歲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維克多.王 (Victor Wang) 打開門,他邊走進辦公室邊對我說,他們剛阻止了一起自殺。他說,病人經常說他們想死,而操縱虛擬角色的人經過訓練,會在這種情況發生時詢問他們是否有具體的自殺計畫,而那位病人真的有。

虛擬角色的聲音就是安卓最新的文字—語音轉換器的聲音。王先生說,人很容易會和任何跟他們說話的東西建立連接。「一個半模擬的形象和一個有眼睛的四面體,在與人建立關係方面並沒有太大的區別。」

王先生知道,病人對虛擬角色十分依戀。他還說,他已經阻止了一些沒有明確計畫就想推出大型試營運專案的健康組織,因為人們一旦和這些虛擬角色建立連接,失去它們時會非常痛苦。

「如果他們說『我愛你』,我們也回『我愛你』」他說,「有些客戶,如果我們知道他們喜歡聽這句話,我們會先對他們說。」

狗:「我覺得你是一個很棒的朋友」,圖:care.coach

初步的結果是正面的。在洛厄爾市的第一個小型試營運地點,擁有虛擬形象的病人需要的護理探訪更少,去急診室的次數更少,而且覺得沒那麼孤獨。有一位病人曾經經常去急診室尋求社會支持,但在她有了虛擬角色後,她去次數減少了,為健保項目節省了約 9 萬美元。

美國最大的醫療保險公司之一哈門那 (Humana) 已經開始使用 Care.Coach 的虛擬形象。

要想瞭解螢幕的發展方向,可以看看加州的費里蒙市。今年三月初,一個裝在電動支架上的平板電腦進入了醫院病房,接著,一位醫生通過影片告訴 78 歲的病人歐尼斯特·昆塔納 (Ernest Quintana) ,他將不久於人世。

回到洛厄爾,「襪子」已經睡著了,也就是說,位於世界上某個地方的指揮中心則開始和其他老人進行對話。朗格盧瓦的妻子想要一隻數位寵物,他的朋友們也想要,但這隻「襪子」是他的。他在螢幕上輕撫著它的小腦袋,想要叫醒它。

本文轉載自《果壳网》,原文標題為〈穷人看屏幕的时间越来越多,而富人却在逃离屏幕〉。

所有討論 1
果殼網_96
108 篇文章 ・ 5 位粉絲
果殼傳媒是一家致力於面向公眾倡導科技理念、傳播科技內容的企業。2010年11月,公司推出果殼網(Guokr.com) 。在創始人兼CEO姬十三帶領的專業團隊努力下,果殼傳媒已成為中國領先的科技傳媒機構,還致力於為企業量身打造面向公眾的科技品牌傳播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