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千杯醉不醉,基因告訴你

鄭國威
・2014/12/16 ・1780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26 ・七年級

10-3

派對季節即將到來,酒精不失為炒熱氣氛的方法之一,很多人可能會在聖誕晚會上小酌一番,或和三五好友或家人大肆暢飲。

“但為何有些人隔天早上醒來時會感覺十分難受,有些人卻絲毫不受影響呢?”

 

在宿醉領域逐漸出現了一些開創性且引人入勝的研究,今年出版的研究便著眼於基因對於宿醉的影響,且有了驚人的發現。科學家調查了我們基因對於酒精相關宿醉的影響,這或許可以幫助我們了解為何有些人更傾向於有宿醉情形。

許多研究都顯示了酒醉對我們遺傳生物學上的影響,以及酗酒對我們的危害。基因會和環境因子(如酒精的使用方式或酒精的可用性)相互作用影響我們該喝多少,和我們對於酒精依賴的敏感性。

為了解開基因和環境因子對於行為的影響,其中有兩個研究調查了多對雙胞胎,研究人員觀察並比較了同卵雙胞胎和異卵雙胞胎的宿醉經驗。同卵雙胞胎擁有相同的基因,而異卵雙胞胎只有一半的基因相同,在同卵雙胞胎之間的各種宿醉經驗差異,結果顯示基因的因素大於了環境因素。

A woman with a hangover sits by a toilet
Photograph: Radius Images/Alamy

宿醉是個討厭的遺傳?

首次宿醉研究於1972年開始進行並收集了13511位二次大戰退役軍人的男性雙胞胎,他們被問了有關過去一年中飲酒的問題來決定宿醉情況,如「你多常喝醉?」或「你多常有宿醉情形?」等。研究人員發現遺傳對於酒醉的影響大約佔了50%,對於宿醉則為55%,這些發現推測宿醉的經驗大部分受基因影響,而其餘部分則可能與特有的環境因子(如酒精的獲得方式)有關。

然而,這項結果中有一些因素必須考慮進去。研究參與者在研究過程中被問及有關他們酒醉和宿醉的經驗,但在已經喝醉或宿醉的情況下,要確切記得他們過去一年中當時的情況是非常困難的,且這份研究只有白種男性參與,所以這項結果可能無法概括女性或其他種族。此外,研究中也沒有求證其他可能影響酒醉和宿醉的因素,如已有的疾病(研究參與者多為中年)、壓力狀況或任何藥物的使用情形(如尼古丁)等。

以目前來說,宿醉研究人員對於宿醉的明確測量並未達成共識。最近的研究確定了宿醉相關的生物性標記,只要尿液樣本就可以被偵測,不過樣本的分析技術花費十分的昂貴且耗時。

10-2

基因,決定宿醉的頻率與程度?

另一份研究中找來了4496位男性與女性雙胞胎,調查基因對於宿醉程度(如頻率、耐受性和敏感性)的影響。結果顯示基因因素對宿醉的頻率影響(過去一年中在飲酒後隔天感覺不適的天數)中,男性佔了45%,而女性則是40%,與先前的研究結果一致。

有趣的是,這份研究更進一步顯示遺傳因素對於宿醉耐受性(喝醉的隔天並無宿醉情形)的影響,不分性別皆大約為43%。這推測了我們的基因可能會影響我們「喝酒卻不用面對可怕的宿醉」的能力,這項發現十分重要,它顯示了對於酒醉只有少量反應的人(他們需要更多酒精才會喝醉),可能會有酒精上癮的風險,宿醉的耐受性可能同時也能當作風險提升的重要指標。

但跟先前研究有個相同的疑問,這份研究以自已測量的宿醉程度為基礎,這樣的評估被打上了個大問號。此外,作者也沒有測量其他可能影響宿醉的因素,如他們對酒精的反應(喝多少才算喝醉?)和他們是否無法控制飲酒行為。

下一步,該怎麼做?

綜合這些研究結果顯示,宿醉的可能性部分受基因影響,再者,遺傳性生物學也決定了你是可以無止盡喝酒,還是喝掛到起不了床的人。

這些研究並無法確定使我們容易宿醉的特定基因,或決定誰可以抵抗的了隔天早晨酒精的「逆襲」,而往後的宿醉研究可能會著眼於影響酒精使用與上癮的特定基因。

在你埋怨父母沒給你「千杯不醉」的能力之前,值得深思的是,研究中基因的影響大約只佔了一半,而環境因素(目前已知的)其實也是相當重要的角色!

參考資料:

  • Hangover severity may be partly genetic. [12 December 2014]
  • Nieratschker, V., Batra, A., & Fallgatter, A. J. (2013). Genetics and epigenetics of alcohol dependence. Gene, 45, 48.
  • Wu, S. H., Guo, Q., Viken, R. J., Reed, T., & Dai, J. (2014). Heritability of Usual Alcohol Intoxication and Hangover in Male Twins: The NAS‐NRC Twin Registry. Alcoholism: Clinical and Experimental Research, 38(8), 2307-2313.
  • Høiseth, G., Fosen, J. T., Liane, V., Bogstrand, S. T., & Mørland, J. (2014). Alcohol hangover as a cause of impairment in apprehended drivers. Traffic injury prevention, (just-accepted), 00-00.
  • Slutske, W. S., Piasecki, T. M., Nathanson, L., Statham, D. J., & Martin, N. G. (2014). Genetic influences on alcohol‐related hangover. Addiction, 109(12), 2027-2034.
  • Mayfield, R. D., Harris, R. A., & Schuckit, M. A. (2008). Genetic factors influencing alcohol dependence. British journal of pharmacology, 154(2), 275-287.

相關標籤:
文章難易度
鄭國威
26 篇文章 ・ 0 位粉絲
愛吃愛玩愛科學,過著沒錢的快樂日子。


0

16
0

文字

分享

0
16
0

人類的遠古好兄弟:認識鯊魚的「適應性免疫系統」——《我們為什麼還沒有死掉?》

麥田出版_96
・2021/10/23 ・1867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 作者/伊丹.班—巴拉克
• 譯者/傅賀

你可能聽過這個說法:鯊魚不會得癌症。事實上,牠們的免疫系統接近完美,牠們幾乎不會得任何疾病,牠們的免疫系統在過去幾億年裡都沒多大變化。是不是很神奇?

可惜,這都是無稽之談。沒錯,鯊魚的免疫系統非常驚人,全身分布有許多有趣而且有效的抗菌和抗病毒分子,牠們患癌症的概率也的確比人們通常預計的更低,但是鯊魚仍然會患上各種疾病,包括腫瘤。除此之外,數百萬隻鯊魚每年死於愚蠢。不是牠們自己的愚蠢(就智力而言,鯊魚還行),而是人類的愚蠢,特別是那些認為鯊魚軟骨產品可以「提高免疫力」、抗發炎甚至抗癌的江湖郎中。那種認為「鯊魚有完美的免疫系統」的觀念是由那些想透過賣軟骨藥而大賺一筆的藥商推動的,這背後的研究也不可靠。真正的科學研究已經揭穿了這些騙人的鬼把戲,但是依然有人在獵殺鯊魚,依然把它們的骨骼碾碎,當成「神奇的藥方」。

所謂「鯊魚的免疫系統從未改變過」的說法也經不起推敲。根據化石證據,我們的確發現今天的鯊魚跟牠們幾億年前的祖先「看起來 」 沒什麼差別,顯然,這讓一些人認為,鯊魚在其他方面也沒有任何變化。但這裡有一個重要區別:鯊魚的體型解決的是在水中穿行的問題;鯊魚的免疫系統解決的則是對抗病原體的問題。水沒有發生演化,但是病原體卻一直在演化。想必你明白我的意思了。

模樣特別古老的皺腮鯊(Chlamydoselachus anguineus)。圖/WIKIPEDIA by Citron

鯊魚有適應性免疫系統,也有完整可辨認的 T 細胞、B 細胞、抗體,以及各種其他組成。鯊魚跟人類的適應性免疫系統有許多差異,畢竟,我們分開的時間已經很久了。不過,牠們在許多基本的細節上跟我們類似,我們可以自信地說,某種類似的適應性免疫系統在四億年前(我們分開的時候)就已經出現並且發揮功能了。

牠們選擇留在水裡,發育出可以替換的鋒利牙齒,追逐魚類,而我們(更準確地說,是那些不再是硬骨魚的我們)則爬到岸上,失去了鰓,發育出了四肢,又過了許多年,我們回到海裡,拍攝了多部關於鯊魚及其鋒利牙齒的驚悚電影。儘管如此,我們的免疫系統提醒我們,在不同的外表之下,鯊魚和我們其實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但是,讓我們沿著演化史再往回走一步,來到所有的脊椎動物分成兩類—有頜與無頜脊椎動物—的時間點。你也許沒聽說過還有無頜脊椎動物;老實說,這一類生物後來活得不太好,只有兩個科的動物避免了滅絕的厄運,活到了今天:七鰓鰻和盲鰻。這兩種動物長得都比較搞笑,牠們看起來像是努力要長成魚,但是好像不太合格,直到最近,人們一直都認為牠們並沒有適應性免疫系統

屬於無頷類的盲鰻,是韓國炒魚菜的原料。圖/WIKIPEDIA

也許牠們不需要:第一批有頜脊椎動物可能是掠食者,而掠食者往往會活得更久,後代更少,而且一般更注重質而不是量。同樣可以推斷,牠們在演化過程中對感染的抵抗力更強。鯊魚、人類、其他魚類以及所有有頜脊椎動物都有一個胸腺和脾臟,而且在各個物種裡無論是形狀還是功能看起來都比較類似,但是七鰓鰻和盲鰻就沒有。研究人員仔細檢查了無頜脊椎動物的基因組,發現牠們也沒有 T 細胞、B 細胞或者抗原受體的重組基因。但是問題在於,牠們實際上是有適應性免疫系統的—只是跟我們的不一樣而已。

這一點其實意義重大。我們以為我們的適應性免疫系統相當特殊,但是我們現在看到,適應性免疫系統在脊椎動物中似乎出現了兩次,而且是獨立演化出來的。

這也許是一種經典的趨同演化(convergent evolution):正如鳥類和蝙蝠各自以不同的方式演化出了翅膀,無頜脊椎動物使用一種和我們一樣的隨機重排機制,來增加抗原受體基因的多樣性,但是牠們使用的是跟我們這些有頜脊椎動物完全不同的一套基因,這種重排機制使用的是不同的酶,做著完全不同的事情。同樣地,牠們的淋巴球類型跟我們的也不一樣。不過,牠們的免疫系統看起來跟我們的一樣有效。

——本文摘自《我們為什麼還沒有死掉?》,2020 年 9 月,麥田出版

麥田出版_96
156 篇文章 ・ 373 位粉絲
1992,麥田裡播下了種籽…… 耕耘多年,麥田在摸索中成長,然後努力使自己成為一個以人文精神為主軸的出版體。從第一本文學小說到人文、歷史、軍事、生活。麥田繼續生存、繼續成長,希圖得到眾多讀者對麥田出版的堅持認同,並成為讀者閱讀生活裡的一個重要部分。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