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羅賽達任務測量彗星形狀與表面溫度

臺北天文館_96
・2014/12/01 ・1635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28 ・七年級
相關標籤: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Rosetta_OSIRIS_comet_67P_model_20140724_movie_565

歐洲太空總署(ESA)的羅賽達號任務(Rosetta)正在接近它的目標—67P/Churyumov-Gerasimenko彗星(簡稱為67P/C-G彗星),不僅測量得出這顆彗星像是兩塊大石頭沾黏在一起的花生米模樣,而且測得其表面溫度為攝氏零下70度。

在羅賽達號距離67P彗星約5,500公里遠的2014年7月20日,太空船上的OSIRIS窄角相機捕捉到67P彗星的外型,長相如花生米般,是兩塊大岩石緊密連接在一起的結果。由這一系列觀測影像,天文學家估算67P彗核的的自轉週期約為12.4小時。

在67P彗核中間「脖子」部分則有個很深的溝槽,且在溝槽側邊似乎有個特別明亮的區域,可能是表面物質組成成分顆粒大小與其他區域不同所致,科學家猜測這會不會是新鮮的冰層露頭,或是表層被物質重新覆蓋的結果,也或者,這是地形效應所致。科學家認為這個「脖子」區域,必定藏有關於彗星演化的重要線索,當羅賽達號愈來愈靠近67P彗核,能更清晰地看到其表面地形特徵時,科學家便能推測花生米的兩端究竟是不同的兩塊岩石熔接在一起,還是本為同一塊岩石,因撞擊或侵蝕使其中間凹陷,才形成現今我們所見的模樣。

Comet67P_VIRTIS_temperature_infographic_20140801_625

任務科學家利用羅賽達號上的可見光、紅外光和熱感光譜儀相機VIRTIS(visible, infrared and thermal imaging spectrometer)在2014年7月13至21日期間測量67P彗星的表面溫度,當時羅賽達號距離彗星約由14,000公里逐漸接近至5,000公里。在此距離,彗星在光譜相機上僅佔據幾個像素的大小,所以還無法確認每個地形特徵的個別溫度,但從它的紅外輻射已足以推算其表面平均溫度約為攝氏零下70度。測量當時的彗星距離太陽則約5億5500萬公里遠,約為地球到太陽距離的3倍,故所獲得的太陽輻射僅有地球的1/10左右。

雖然攝氏零下70度看起來很冷,但已經比原本理論預期的彗星表面溫度還高了20~30度左右,因此不是如預期中的被冰覆蓋,而是暗色的塵埃殼。這個結論相當有趣,因為這是這顆彗星面關於化學組成和物理性質的第一個線索。

確實,天文學家已知如哈雷彗星等其他彗星的表面因為被塵埃覆蓋而非常暗,而也從之前的地面觀測得知67P彗星表面反照率很低,絕對不可能有純冰的表面。羅賽達號的測量,則提供了直接證據,證明67P彗星的表面絕大部分都被塵埃覆蓋,而顏色較深的物質暴露在陽光下時,通常會比冰容易吸收太陽輻射而加溫,然後再直接向外輻射,所以表面溫度會比純冰還高一些。

不過,以上僅是彗星表面的平均溫度。當羅賽達號愈來愈接近67P彗星時而能看見彗星表面的地形特徵時,科學家會開始測繪彗星表面個別地形的溫度。除了全彗星溫度測量外,VIRTIS也將研究彗星特定區域的表面溫度日變化,以便瞭解彗星表面對於日照的反應速率有多快,由此能進一步瞭解彗星表層約數十公分深處物質的熱傳導性、密度和多孔性。這些訊息對未來羅賽達號登陸器Philae選擇登陸地點很重要,畢竟愈靠近太陽,彗核將會愈活躍,增加登陸彗核表面的難度。

67P彗星預定將在2015年8月13日通過近日點前後的過程,羅賽達號和Philae登陸器將會測量彗星表面溫度等物理性質和彗核氣體每日如何變化。當彗星愈靠近太陽時,受到更多太陽輻射愈多,彗核中固態的冰會直接昇華為氣體,逸出彗核過程中會攜帶一部份塵粒進入太空,在彗核周圍形成彗髮。所以,愈靠近太陽,彗髮愈大,某些案例中,彗髮甚至擴張到直徑約100萬公里的程度。然後在太陽輻射壓和太陽風的作用下,部分物質被帶往與太陽相反的方向,形成主要由離子組成的離子尾和主要由塵粒組成的塵埃尾。

目前67P彗星已經發展出彗髮,如上方影像(2014年7月25日拍攝結果),科學家希望能瞭解從現在到彗星過近日點後的整段旅程中,彗星究竟會如何發展、彗核表面物理特徵如何改變、氣體與塵埃釋出速率與地形和組成成分的關聯等等問題,由此深入認識這個太陽系的冰世界。

資料來源:

  1. HINTS OF FEATURES/.2014.07.24
  2. CATCHING UP WITH THE COMET’S COMA/.2014.07.31
  3. ROSETTA TAKES COMET’S TEMPERATURE/.2014.08.01

本文轉載自網路天文館

文章難易度
臺北天文館_96
482 篇文章 ・ 27 位粉絲
臺北市立天文科學教育館是國內最大的天文社教機構,我們以推廣天文教育為職志,做為天文知識和大眾間的橋梁,期盼和大家一起分享天文的樂趣!

1

2
0

文字

分享

1
2
0
金魚的記憶才不只 7 秒!記憶力怎麼回事?好想要超大記憶容量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2/12/01 ・2720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本文由 美光科技 委託,泛科學企劃執行。

你是不是也有過這樣的經驗?本來想上樓到房間拿個東西,進到房間之後卻忘了上樓的原因,還完全想不起來;到超巿想著要買三四樣東西回家,最後只記得其中兩樣,結果還把重要的一樣給漏了;手機 Line 群組裡發的訊息,看過一轉身回頭做事轉眼就忘了。

發生這種情況,是不是覺得很懊惱:明明才想好要幹嘛,才不過幾秒鐘的時間就全部忘記了?吼呦!我根本是金魚腦袋嘛!記憶力到底是怎麼回事啊?要是能擁有更好的記憶力就好了!

明明才想好要幹嘛,一轉眼卻又都忘記了。 圖/GIPHY

金魚的記憶才不只 7 秒!

忘東忘西,我是金魚腦?!無辜地的金魚躺著也中槍!被網路流傳的「魚只有 7 秒記憶」的說法牽累,老是被拖下水,被貼上「記憶力不好、健忘」的標籤,金魚恐怕要大大地舉「鰭」抗議了!魚的記憶只有 7 秒嗎?

根據研究顯示,魚類的記憶可以保持一到三個月,某些洄游的魚類都還記得小時候住過的地方的氣味,甚至記憶力可以維持到好幾年,相當於他們的一輩子。

還有科學家發現斑馬魚在經過訓練之後,可以很快學會如何走迷宮,根據聲音信號尋找食物。但是當牠們壓力過大時會記不住東西,注意力分散也會降低學習效率,而且記憶力也會隨著衰老而逐漸衰退。如此看來,斑馬魚的記憶特點是不是跟人類有相似之處。

記憶力到底是怎麼回事?

為什麼魚會有記憶?為什麼人會有記憶?記憶力跟腦袋好不好、聰不聰明有關係嗎?這個就要探究記憶歷程的形成源頭了。

依照訊息處理的過程,外界的訊息經由我們的感覺受器(個體感官)接收到此訊息刺激形成神經電位後,被大腦轉譯成可以被前額葉解讀的資訊,最終會在我們的前額葉進行處理,如果前額處理後認為是有意義的內容就有可能被記住。

在問記憶好不好之前,先了解記憶形成的過程。圖/GIPHY

根據英國神經心理學家巴德利 Alan Baddeley 提出的工作記憶模式,前額葉處理資訊的能力稱為「短期工作記憶」,而處理完有意義、能被記住的內容則是「長期記憶」。

你可能會好奇「那記憶能被延長嗎」?只要透過反覆背誦、重覆操作等練習,我們就有機會將短期記憶轉化為長期記憶了。

要是能有超大記憶容量就好了!

比如當我們在接聽客戶電話時,對方報出電話號碼、交辦待辦事項,從接收訊息、形成短暫記憶到資訊篩選方便後續處理,整個大腦記憶組織海馬迴區的運作,如果用電腦儲存區來類比,「短期記憶」就像隨機存取記憶體 RAM,能有效且短暫的儲存資訊,而「長期記憶」就是硬碟等儲存裝置。

從上一段記憶的形成過程,可以得出記憶與認知、注意力有關,甚至可以透過刻意練習、習慣養成和一些利用大腦特性的記憶法來輔助學習,並強化和延長記憶力。

雖然人的記憶可以被延長、認知可以被提高,但當日常生活和工作上,需要被運算處理以及被記憶理解的事物越來越多、越來越複雜,並且需要被快速、大量地提取使用時,那就不只是記憶力的問題,而是與資訊取用速度、條理梳理、記憶容量有關了!

日常生活中需要處理的事務越來越多,那就不只是記憶力的問題,而是有關記憶力容量的問題了……。圖/GIPHY

再加上短期記憶會隨著年齡增加明顯衰減,這時我們更需要借助一些外部「儲存裝置」來幫我們記住、保存更多更複雜的資訊!

美光推出高規格新一代快閃記憶體,滿足以數據為中心的工作負載

4K 影片、高清晰品質照片、大量數據、程式代碼、工作報告……在這個數據量大爆炸的時代,誰能解決消費者最大的儲存困擾,並滿足最快的資料存取速度,就能佔有這塊前景看好的市場!

全球第四大半導體公司—美光科技又領先群雄一步!除了推出 232 層 3D NAND 外,業界先進的 1α DRAM 製程節點可是正港 MIT,在台灣一條龍進行研發、製造、封裝。日前更宣布推出業界最先進的 1β DRAM,並預計明年於台灣量產喔! 

美光不久前宣布量產具備業界多層數、高儲存密度、高性能且小尺寸的 232 層 3D NAND Flash,能提供從終端使用者到雲端間大部分數據密集型應用最佳支援。 

美光技術與產品執行副總裁 Scott DeBoer 表示,美光 232 層 3D NAND Flash 快閃記憶體為儲存裝置創新的分水嶺,涵蓋諸多層面創新,像是使用最新六平面技術,讓高達 232 層的 3D NAND 就像立體停車場,能多層垂直堆疊記憶體顆粒,解決 2D NAND 快閃記憶體帶來的限制;如同一個收納達人,能在最小的空間裡,收納最多的東西。

藉由提高密度,縮小封裝尺寸,美光 232 層 3D NAND 只要 1.1 x 1.3 的大小,就能把資料盡收其中。此外,美光 232 層 NAND 存取速度達業界最快的 2.4GB/s,搭配每個平面數條獨立字元線,好比六層樓高的高速公路又擁有多條獨立運行的車道,能緩解雍塞,減少讀寫壽命間的衝突,提高系統服務品質。

結語

等真正能在大腦植入像伊隆‧馬斯克提出的「Neuralink」腦機介面晶片,讓大腦與虛擬世界溝通,屆時世界對資訊讀取、儲存方式可能又會有所不同了。

但在這之前,我們可以更靈活地的運用現有的電腦設備,搭配高密度、高性能、小尺寸的美光 232 層 NAND 來協助、應付日常生活上多功需求和高效能作業。

快搜尋美光官方網站,了解業界最先進的技術,並追蹤美光Facebook粉絲專頁獲取最新消息吧!

參考資料

  1. https://pansci.asia/archives/101764
  2. 短期記憶與機制
  3. 感覺記憶、短期記憶、長期記憶  
  4. 注意力不集中?「利他能」真能提神變聰明嗎?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1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精神個案系列:敘事離奇的幻謊患者
胡中行_96
・2022/12/05 ・2470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位於美國波士頓的貝斯以色列女執事醫療中心(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是與哈佛大學合作的頂尖教學醫院。[1]這天急診室裡,來了名 28 歲的亞裔男性病患:身材肥胖,髮絲油膩,身穿白色T恤和運動褲,過長的指甲藏汙納垢,眼鏡一邊的鏡片輕微裂損。陪同的男子年齡相仿,外表整潔,恰為對比。[2]

急性闌尾炎?

病患的生命徵象穩定,驗血結果正常,但抱怨右下腹痛楚。觸診時,醫師壓迫左下腹,他卻說右下會疼(Rovsing’s sign),而且還表示這個感覺延伸至右臀(psoas sign)。見他疑似得了急性闌尾炎(acute appendicitis),醫療人員於是施予鴉片類止痛劑嗎啡(morphine),並安排緊急電腦斷層掃描。[2]

腹部的四個象限及內臟。圖/OpenStax on Wikimedia Commons(CC BY 3.0)

前往拍攝醫療影像的途中,病患突然憶起未婚孕妻最近車禍喪命,說他自此憂鬱想死。急診醫師連忙請諮商團隊,趁割闌尾前的空檔,跟病患聊聊。後來,電腦斷層照完發現沒事,手術取消,評估精神狀態倒成了要務。上回病患住院切除膽囊時,也曾向社工透露些許細節,紀錄全被調出來參考。[2]

病患的自述

他大學時期曾為第一級別的運動員,練得一身傷,好在國家美式足球聯盟選秀有上。如今,他的身材早已埋沒了當年的輝煌,倒是重度憂鬱(major depressive disorder)、C 型肝炎、慢性背痛、數度腦震盪等,病歷豐富。他在別的領域另闢成就,目前擔任私人企業的工程顧問;又是名校終身職的數學暨物理教授。「用愛因斯坦既有的公式,研究時間怎麼在空間中扭曲。」病患解釋。聽得諮商人員傻愣,只道概念稍嫌朦朧。[2]

父母、手足和同輩表親,都在他兒時過世。八個月前,未婚孕妻一屍兩命,他說,全因肇事者酒駕。盯著平板電腦,眼神迴避,他的表情內斂拘謹。情緒低落至此,也不是沒有跳軌的念頭,只缺個詳實計劃。難怪諮商開頭他主動求要住院,外加電痙攣治療(electroconvulsive therapy,簡稱 ECT)。雖然根據病歷,訂婚明明是一個月之前的事情?[2]

諮商人員靈感突來,望向幾近被遺忘的病患友人,盤算該如何善用。病患竟也同意讓他受訪。霎時成為萬眾焦點,友人抗議:「沒想到我也得發言!」後悔自己的存在,他咕噥著曾經與之共事的病患,「一直非常憂鬱,必須在出問題前接受幫助。」語畢,迅速離去。[2]

斷了一條線索,不洩氣。諮商人員打開病歷,查詢誰是緊急聯絡人。哎呀,不是說全家都死了?!登記的是繼父,並非生父,病患澄清。電話撥通,那個也不知是什麼父的男人,推翻以上大半篇幅。[2](白打了…筆者哀怨。)

父親版本的故事

根據這名父親的說法,病患的球技不如所言突出,腦震盪則是中學時打美式足球的結果。五年前,成績差強人意的他從大學畢業,在家窩了整年。嗑藥又無業,才被逐出。為了鴉片類藥物濫用的癮頭,病患拜訪市區各家醫院,甚至跨州奔走,看能否靠扯謊騙點藥吃。[2]

當地的緊急醫療單位證實,病患多次因為想自殺而被送急診,過去一年就兩度住院。六個月前的那次,聲稱女友罹患乳癌使他憂鬱。出院時,領了抗憂鬱劑、情緒穩定劑,以及治療背痛的鴉片類止痛劑羥考酮(oxycodone)。[2]

幻謊與孟喬森症候群

1891 年德國醫師 Anton Delbrück 首度以「幻謊」(pseudologia fantastica)這個詞彙,描述病患述說極端奇異的謊言,卻沒察覺到脫離現實。非但不是錯誤的記憶;也不算自己相信的妄想(delusion),雖然二者會相互交疊。[2]此行為可能是想令人對自己印象深刻;從尷尬的情形裡逃脫;抑或增強自信心。一旦遭相悖的證據拆穿謊言,病患便即刻卸甲不掙扎。[3]幻謊有以下幾個特色:

  1. 長期說謊,而謊話誇張的程度,已經與顯見的益處失去對價。[2]
  2. 複雜而戲劇化的敘事,充滿細節。[2]
  3. 主角在自己的故事中,以英雄或受難者之姿出現,博取接納、崇仰和同情。[2]
  4. 患者的病識感介於自覺與妄想之間,並不完全相信自己的謊言。[2]
最左邊為德國醫師 Anton Delbrück 。圖/Unknown author on Wikimedia Commons(Public Domain)

幻謊在《精神疾病診斷與統計手冊》第五版(DSM 5)中,缺乏獨立的診斷標準。傳統上被視為與人為疾患(factitious disorder[註]),即孟喬森症候群(Munchausen syndrome)有關,簡單講就是無故裝病。有時也和詐病(malingering)以換取利益,扯上關係。不過,幻謊者選擇的主題多元,不侷限於醫療或殘疾,而且無論訴求,故事總是過於離奇,難免失敗到慘絕人寰。[2]

面對幻謊

遇到幻謊的情形,有兩種處理方式:一是跟他辯白真理,力爭到底;二為忽視謊言,聚焦於背後成因。文獻指出,後者效果較好。貝斯以色列女執事醫療中心的醫療人員,先委婉地向病患點出事實,他卻顯得茫然困惑:「我可以只是憂鬱到想死嗎?」彷彿沒了謊言,就不曉得怎麼求助。既然多說無益,病患接著就被送進住院病房戒毒,同時釐清並治療精神問題。[2]

  

備註

精神疾病 factitious disorder 的中文翻譯眾多,國家教育研究院「樂詞網」的版本是「人為疾患」;[4]也有醫療人員和單位將之譯為「人為障礙症」與「裝病症候群」等。[5, 6]

參考資料

  1. About 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 Beth Israel Deaconess Medical Center. (Accessed on 20 NOV 2022)
  2. Thom R, Teslyar P, Friedman R. (2017) ‘Pseudologia Fantastica in the Emergency Department: A Case Report and Review of the Literature’. Case Reports in Psychiatry, 8961256.
  3. Pseudologia Fantastica’. APA Dictionary of Psychology. (Accessed on 21 NOV 2022)
  4. 國家教育研究院「factitious disorder」樂詞網(Accessed on 22 NOV 2022)
  5. 林希陶(31 MAY 2018)〈關鍵醫學院(四):找不到病因但絕不是裝的──臨床上非常棘手的「轉化症」〉關鍵評論
  6. 劉志明耳鼻喉科聯合診所「裝病症候群」Kenkon健康網(Accessed on 22 NOV 2022)
胡中行_96
66 篇文章 ・ 24 位粉絲
曾任澳洲臨床試驗研究護理師,以及臺、澳劇場工作者。 西澳大學護理碩士、國立台北藝術大學戲劇學士(主修編劇)。邀稿請洽臉書「荒誕遊牧」,謝謝。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沒關係,不是騙子:交友軟體的自我設定
喀報CastNet_96
・2022/12/04 ・5490字 ・閱讀時間約 11 分鐘

立即填寫問卷,預約【課程開賣早鳥優惠】與送你【問卷專屬折扣碼】!

 

你在交友軟體上會為自己塑造形象嗎?陽光而正向、時髦而迷人?

我們往往希望在網路交友時展現最完美的樣子,但這些被形塑出的樣貌還是真實的自己嗎?

本文訪談多位交友軟體使用者和傳播社會學專長教授,了解個人如何在交友平台上定位自我以及多面向的想法。形象塑造是修飾而非欺騙,知道自己能帶給他人什麼亮點、想要什麼,是交友軟體使用的第一步,期望可以帶領讀者對交友軟體的自我設定進行更深層的思考。

開啟交友軟體的大門 個人檔案的呈現

喜歡右滑、不喜歡左滑——這應該是多數交友軟體使用情境的最佳註解,透過個人檔案上的影像與文字顯現的容貌、穿搭、學歷等外在因素或現實條件,使用者會決定是否想進一步認識對方。

20 歲的小晴(化名)是個內向害羞、交友圈較為狹窄的女生,2021 年 7 月,在好奇心驅使下她下載了 Tinder。「我比較注重穿搭,所以會從這方面去挑選對象。」小晴表示,「先以照片為主,因為看照片的速度比較快,如果照片符合自己的篩選條件才會看自我介紹。」

同為大學生的 Q(化名)是位個性溫和且交友軟體使用經驗豐富的男生,從高二開始,接觸了四年:「篩選時以長相為主,畢竟交友軟體一開始就是看到照片,接著就是他的個性簽名有沒有讓我感受到誠意。」

交友軟體上,個人頁面的展現在短短數秒的時間內便主宰了一個人的配對成功機率,這也是為何使用者普遍會將自己塑造成理想中的形象,自然的生活照、有趣的個人簡介、多元的興趣等,放眼望去,許多人都看起來魅力無窮。小晴說道:「肯定會塑造自己的形象,會特別挑過照片、花點時間修圖再放上去,希望別人看到會覺得我很酷、很懂穿搭。」

國立陽明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助理教授陳維平的的學術專長為傳播社會學領域,近期正在著手進行與交友軟體相關的「手機交友、性別與消費文化:從情感商品到情感主體」科技部專案研究計畫。她表示:「形象的展現可分為『自信』和『真實性』兩個主題,前者或許是美貌、學識、擁有的經濟資源等;後者則是貼近生活,值得讓人相信。」由訪談結果可知,交友軟體使用者以自我形塑的方式展現自信與真實性,期望帶給他人深刻的第一印象。

▲ 交友軟體使用者透過照片與文字呈現自己、塑造形象。(照片來源/Pexels

照片抑或照騙 營造自身完美的存在

「在交友軟體上和一個人聊了許久,其外貌、個性和興趣都是我喜歡的樣子,但實際見面後才發現本人根本不一樣,有種被騙的感覺‧‧‧‧‧‧」相信這是許多使用者曾遭遇、令人不禁感到失望的情境,究竟螢幕彼端和自己聊著天的那人屬於真實性高、令人安心的「照片」,還是層層包裝、名不符實的「照騙」,對方透露的資訊又有多少為過度美化,著實因不直觀而令人感到困擾。

Walther(1996)提出的超人際互動模式(Hyperpersonal Perspective)¹與 Ellison(2006)等學者主張的霧鏡現象(Foggy Phenomenon)²皆指出網路交友的使用者可利用網路的非同步及某種程度上的匿名特性選擇性地揭露和自身相關的資訊,甚至說點小謊以傳遞個人正向的訊息,因此他們在線上所塑造的形象往往比現實更加正面而理想,營造出自身完美的存在,對他人而言也就更有吸引力。

▲ 因有完美的形象塑造作保護色,網路交友有可能遭遇「照騙」。(照片來源/Pexels

陳維平表示:「交友軟體是建立關係的一個媒介、入門磚,每個人試圖營造自我完美的存在讓大家花費更多時間有意識或無意識地呈現自己,同時得知道自己在交友軟體上面對的這些人其實只是部分面向的對方,保有更高的覺察度與敏銳度。」

由於他人展露的不一定是最真實的樣貌,所以許多使用者在彼此聊天時會選擇語帶保留,即使和對方已建立起信任感也不會全盤托出與自身相關的資訊,畢竟事關隱私性與個資安全,多數人認為還是謹慎為上。就讀國立陽明交通大學的女學生 Ada(化名)近期剛開始使用交友軟體,身為新手的她雖然躍躍欲試卻也透露:「學校會寫,但會隱藏住家、科系的資訊,主要是安全疑慮,不太信任網路交友的本質,除非對方擁有讓我足夠安心的元素,像是同樣就讀交大。」

你有沒有愛上我 保持光鮮亮麗的焦慮

為了營造自己完美的形象,使用者勢必得花時間經營,同時還要試著適應這個「不太像自己的我」。根據約會交友軟體「Plent of Fish」對兩千名受訪者的研究發現,絕大多數交友軟體使用者的焦慮來源為如何讓自己呈現「最令人感興趣」及「最吸引人」的形象,看似光鮮亮麗的自我背後是他人看不見的努力和焦慮。

▲ 許多使用者因為希望自己令人感興趣及吸引人而感到焦慮。(照片來源/Pexels

有鑑於過度包裝自我可能導致的焦慮感,本文的受訪者皆提及「做自己」的重要性,並說明交友軟體的使用與「後續的溝通」存在緊密關聯,因為其機制並非配對成功後就立刻確定兩人的關係,而是需要雙向的聊天及自我揭露,透過對雙方更深的了解判斷彼此是否契合。

Ada 表示:「我是一個沒辦法假裝的人,這樣做的話用訊息會破功,到最後一定會顯現本質,不想改變自己去迎合他人。」Q 說道:「我比較注重後來的相處模式,就算第一印象很好,之後聊天也可能發現真實狀況與一開始不同。」

由於「希望做自己」的想法十分明確,有些使用者對於過度美化形象的覺察度很高,且會有意識地避開「完美的他人」,小晴就是其中之一:「如果看到有人的照片太過理想化、脫離現實生活的話,我就不會想右滑,而聊天之後展露出來的會是比較真實的樣貌。」從使用者訪談得以發現,誠實面對自己的形象,好與不好的特質都坦然接受,才是建立關係和避免焦慮的上上策。

老鼠老虎傻傻分不清楚 形象塑造V.S正確資訊

為了帶給他人良好的印象,網路交友難免會出現「希望對方只看到最好的自己」的心態,但在交友軟體Plent of Fish 的調查中,高達 84% 的使用者期待對方表現出最真實的自己,他們想要得到「正確的資訊」,除了避免上當受騙,也是因為不希望把精力和時間投注在錯誤的對象身上。本文的受訪者不約而同地指出,雖然「形象的塑造」代表了別人對自己的第一印象,但「正確的資訊」才是最重要的。

「我覺得正確資訊 80%、形象塑造 20%,這只有一小部分的彈性空間,超過太多或太誇張就不是形象的塑造而是騙子。」Ada 語氣堅定地回答。Q 則表示:「寫的內容不能有說謊的成分,交友軟體已經沒辦法面對面認識一個人了,如果還過度包裝或講一些不實資訊,總有一天會被發現的。」由此可見,說謊者不僅會被冠上騙子的名號,更將被拉入陰鬱無光的黑名單中。

雖然正確的資訊,也可以說是誠實以對的態度,被使用者予以肯定,但站在學術面向的專業角度,陳維平擁有不太相同的觀點:「我認為『形象的塑造』與『正確的資訊』兩者並非完全衝突對立,只要是合理的,如今形象或人設在我們理解一個人或事上已經變成了某部分的真實,形象的塑造某層面來說也是正確的資訊。」也許在不知不覺中,我們都為自己形塑了人物形象設定,宛如糖衣也是糖果本質的一部分,虛實相映,早已密不可分。

能不能給我一首歌的時間 寂寞個體的自我揭露

一個人感到孤獨時,或許會尋求家人、朋友或伴侶的陪伴,在心靈上尋求認同與歸屬感,這也是人類為群居動物的原因之一。國立政治大學新聞研究所的鐘心辰在其碩士論文提及,閔慧慈(2011)的研究結果發現寂寞感程度會透過社交自我效能間接影響自我揭露,也就是當寂寞程度越高,自我揭露的程度可能會提高,而此理論可應用於交友軟體上。許多人在現實生活遍尋不著可傾訴悲喜的對象,因此轉而將交友軟體當作一個避風港,透過配對與聊天排解寂寞。

▲ 研究顯示寂寞程度越高,在交友軟體上的自我揭露可能越多。(照片來源/Pexels

對於情緒與自我揭露之間有所關聯的理論,Ada 表示認同,不過她十分享受與自我對話的獨處過程:「我個人不太符合寂寞程度高的這個前提,然後因為需要個人空間,累的時候更少和人聊天。」Q 也強調獨處的重要性:「獨處時比較知道自己內心在想什麼,如果總是處在社交或很多朋友的情境下,雖然會從對方那裡獲得一些安全感,但也就不會檢視自己有什麼問題。」

雖然自己不符合時常感到寂寞的假設,Ada 卻曾在交友軟體上遇到將此處當成樹洞的男生,並透過這樣的經驗發現一個現象:「他跟我仔細地說了一整天的行程,去了哪裡、吃了什麼,可能是因為沒有朋友。」她分享道,「我覺得寂寞的個體會自我揭露當下的狀態或動態,但那些資訊不是像個人背景一樣不變的事實。」或許,這些寂寞的人只是將交友軟體的聊天室當作如社群打卡之處的情緒出口,向不熟的人更新自己的生活動態,尋求遠端的陪伴。

櫥窗內的真心 關係商品化現象的責任

若以較為嚴謹的角度著眼,交友軟體上個人簡介的照片與文字雖然是使用者的名片,在某層面而言卻也讓個體彷彿成為商店櫥窗內的物品供人檢視與選擇。像是日常中再熟悉不過的購物流程一樣,我們挑選吸引自己的對象,右滑代表將其放入購物籃中,配對成功則是完成付款,交友軟體的使用機制似乎漸漸導致了關係商品化的現象,許多報導皆指出網路交友讓一段段關係變得表淺而破碎。不過,本文的受訪者明顯不認同交友軟體造成了關係商品化現象。

▲ 交友軟體可能讓個體宛如商店櫥窗內的物品供人檢視與選擇。(照片來源/Pexels

小晴說道:「交友軟體上的人與人還是有透過聊天、相處來了解彼此,跟現實中交朋友是一樣的。」Q 表示:「我覺得商品化這個現象沒有這麼嚴重,交友軟體不是只是配對而已,而是有後續的聊天去認識一個人,這是雙向的關係,並非一個擺在櫥窗內看的物品,我們都是平等地在做這些行為。」透過訪談能發現使用者認為交友軟體與現實交友具有高度的相似性,都是透過聊天理解一個人的真心,也呼應了前文所述「後續的溝通」的重要。

陳維平則說明:「我不認為交友軟體需要負起關係商品化現象這樣的責任,但當然它某種程度上改變了我們對關係的定義,更影響到一般人在人際交往上的規格化或條件化,例如可以篩選對象;那從交友軟體的介面設計與商業運作模式著眼,例如付費功能,會是更明顯的商品化例子。」

使用者與學者的觀點顯現出交友軟體作為「工具」的本質與最初的立意,或許是使用目的不單純的個體使其複雜化,因此大家不必太悲觀地看待交友軟體,只要記得:以誠摯的態度進行雙向的交流,每個人都能一磚一瓦地建起關係的摩天大樓。

從我變成了我們 願每個你都能被溫柔以待

問及交友軟體為現代人帶來了什麼,陳維平回答:「拉遠一點來看它其實也是這個世代的娛樂與消遣,和使用社群軟體相同的心態,交友軟體就像是能和自己產生共鳴的生活風格媒體,抑或是同儕間的娛樂話題。」Ada 的言論證實了這點:「其實很常沒有在動腦,是以無聊時滑 TikTok 或 Reels 等短影音的心態使用。」交友軟體對人們的功能似乎愈趨多元。

回歸大部分用戶使用交友軟體的目的,是認識形形色色的人、建立穩固而雙向成長的關係,對自己擁有足夠的了解並進行合宜的自我設定和定位是伸出友誼之手的第一步。我們應該更有意識地依序反思自己的特長或特色、能帶給他人什麼亮點、自己想要的是什麼——從自己出發,進而要求或期待他人。

交友軟體是認識他人的其中一項管道和媒介,形象塑造是修飾而非欺騙,小晴說道:「它很像一個交友的快速過濾器。」Q 誠懇地給予大家建議:「先知道想要在交友軟體上獲得什麼,也切記不要患得患失、迷失自己。」願在名為交友軟體的海中滑著小船的每位使用者付出時間與心力後都被溫柔地對待,無論是友情或愛情,皆能幸運地遇到對的人。

文章註釋

  1. Walther 的超人際互動模式因素包括「傳播者選擇性自我呈現」、「接收者過度歸因」,以及「非同步的溝通管道和回饋」:傳播者在電腦中介傳播的環境中選用對自己有利的資訊加以編排與建構以獲得良好印象;接收者因對方傳送的線索不足,容易忽略其負面特性,建構完美的印象,往往會讓雙方在面對面溝通時產生巨大的落差;而若雙方在一開始互動時就有些許好感,好感度便會隨著時間的推移而增強。
  2. Ellison 等學者的霧鏡現象,或稱「玫瑰色眼鏡觀點」,是一項自我認識理論,指因為自我覺察與他人認知之間的矛盾落差,個人在線上環境有機會透過編輯訊息與選擇性揭露的有利方式展現自己。這些行為並不是為了說謊或欺騙,而是代表人們如何看待自己,不過同時也營造了過度美化的形象。

資料參考

  1. 寂寞經濟時代──行動交友 App 自我揭露與使用動機研究
  2. 〈Feeling the Pressure? How to Overcome First Date Jitters〉《Plent of Fish》
  3. 交友軟體正讓我們成為更糟糕的情人⟪天下雜誌⟫
  4. The Psychology of Modern Dating: Websites, Apps, and relationships
喀報CastNet_96
7 篇文章 ・ 5 位粉絲
國立陽明交通大學傳播與科技學系大三學生自媒體,文章撰寫類目含括科技新知、藝文評論、人物特寫、社會議題和專題新聞,以大學生的觀點出發撰寫與自身和社會相關的文章,內容豐富。 喀報CastNet網站:https://castnet.nctu.edu.t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