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女醫師 —《鐵與血之歌》

PanSci_96
・2014/08/14 ・3282字 ・閱讀時間約 6 分鐘

鐵與血之歌3曾經為了接受媒體訪問,所以花了時間把《醫龍》的漫畫與電視劇大略看一下,覺得漫畫中的情節是誇張了一些,但對於電視劇的印象卻是非常深刻。

有別於臺灣對於外科手術室場景的粗糙呈現(通常只有醫師站在有手術室燈號前的門口,對著家屬解釋病情),日本富士電視臺為了要拍攝《醫龍》的電視劇,不只花了好幾千萬臺幣,打造了一間真正的心臟外科手術室,而且在劇情的鋪陳上,更聘請了心臟外科醫師做為顧問,讓整個故事的呈現,別說是一般的民眾,就連有醫療相關背景的人員看起來也是津津有味,彷彿就像走進手術室觀看真正的開刀過程,一點也不失真。

別以為《醫龍》只是日本電視臺偶然的作品。其實早在它之前的1999年開始,富士電視臺就錄製了以急診室為背景的劇集—「急診室醫師系列」(日文原名應該是《救命病棟二十四時》),而且還斷斷續續播了五季,前四季由江口洋介主演,到了2013年第五季時,主角就變成松嶋菜菜子。

和《醫龍》相比,《急診室醫師》的劇情比較內斂些,可能是由於不像《醫龍》那般,角色裡面有個誇張的天才外科醫師朝田龍太郎,在手術室內表演令人讚嘆的各種高難度心臟外科手術。但個人在看過松嶋菜菜子的《急診室女醫師》之後, 卻發現它的編劇更務實,節奏也較有條理,故事的發展確實對日本現行的醫療制度提出一些針砭。

但令我印象更深刻的,不是飾演小島醫師的松嶋菜菜子, 有著過人的演技,而是她和江口洋介飾演的進藤醫師,兩人彷如打不死的蟑螂,像極了電視廣告裡的電池人,永遠都有用不完的體力。這種折磨醫師的場景,似乎也存在臺灣的急診室裡。

在松嶋菜菜子當主角的劇情中,她所處的環境相較更嚴峻,她被拔擢為管控急診室人力調度的醫局長,因此劇中可以看到她身為女性醫務主管,在日本那種大男人主義的社會環境下的為難,除了要承受極大的工作壓力,還要面對男性下屬異樣的眼光,甚至是不屑的臉色與不服氣的表情。

雖然來到二十一世紀,「女男平等」也喊了一段很長的時間,但不要說是在有關醫療的職場,即使是其他的就業環境,女性朋友要能夠叱吒風雲,成為一方之霸,都不是簡單的事,不只要比男性伙伴優秀,壓力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或許工作量繁重的心臟外科可做為代表。我已經在這行工作了近二十年的時間,國內外確實也沒看到被捧為大師級的女性心臟外科醫師,目前為止都還是男性的天下。

於是在我心中與起一個疑問,從古至今,女性醫師在醫療史中的角色到底是如何呢?我搜尋了一些相關史料,很驚訝地發現,愈是靠近現代,女性醫師的地位愈比不過那些醫療水準不甚發達的年代。

用距今三、四千年的古埃及為例,那時候能從事的外科醫療是屬於比較表淺的工作,如放血、排膿及簡單的骨折固定,女性的角色和男性沒有什麼差別,而且可能還勝過男性。除了一般的工作外,女性還比男性更加勝任婦產科的工作—接生,從那時候開始,這工作幾乎都是專屬於女性。

男女在醫療工作上有平等地位,在古埃及並不稀奇。據說埃及豔后克麗奧佩脫拉(Cleopatra)時期的赫利歐波利斯(Heliopolis),就有男女可以一起學習的醫療學校。史學家信誓旦旦說道,摩西和他的姐姐彌麗亞(Miriam)都是該校的學生;甚至有人穿鑿附會地說,特洛伊戰爭裡被視為禍水的海倫,曾在埃及受過醫藥訓練,從那裡得到能減輕疼痛與降低怒氣的藥物,讓接受治療的人可以藉此忘記所有的傷痛。

古希臘也承襲了上述在埃及的觀念,男、女性的學習者可以平等得到醫療及相關照顧的知識。知名的學者亞里斯多德和他的妻子彼帝亞(Pythias)共同完成了一部生物及生理的百科全書,而其中有關「組織學」與「胚胎學」的部分,據說主筆者是彼帝亞絲,因為這是她的強項。

可惜到了古羅馬帝國時代,女性的地位已不若埃及和希臘時期,被俘虜的希臘女醫師只能淪為奴隸裡的看護,不能在公開場合行醫。雖然那時偶有女性可以接受醫學教育,但沒有什麼機會可以自由從事醫療作為,其中只有一位例外,那就是馬克・安東尼(Mark Anthony)的妻子奧克塔米雅(Octavia),據信她是當時最有名的女醫師,而且還寫了一本藥物的處方集。

在往後的幾百年,女性醫師的角色除了與護理人員的責任混淆不清外,幾乎淪為類似「聖徒」的角色,要不奉獻出生命,救治人們,不然就如凡妮歐拉(Faniola)及瑪森娜(Mathena)兩人,蓋起醫院收療貧病交迫的窮人才能名留青史。就有史學家懷疑她們是不是真正的醫師。

有個例外發生在十二世紀義大利中部的薩萊諾(Salerno),那裡有位女醫師特達歐菈(Trotula),創建了一間很有名的醫事學校,同時有好幾位女醫師幫忙她的工作。這位博學的女醫師,不僅有希臘與埃及的醫學底子,同時也可能精通阿拉伯世界的醫術,尤其她擅長婦科及產科學,更寫了三本相關的醫學著作,被史學家稱為「向歐洲介紹阿拉伯醫學最重要的中心」。

有關女醫師的歷史回溯,寫到這裡也失去了興味,因為在這之後,史料中再也找不出什麼有影響力的代表人物,即使在工業革命之後,歐洲女性有許多可以在外拋頭露面的機會,但男尊女卑是打不破的界限,就讀醫學院的女性寥寥可數,畢業後能否找到地方開業,仍是未知數。一切要等到日後女性意識高漲時,沒有受到社會壓力的打壓,女性從事醫師的工作才逐漸增加。

上述說的是有關西方歷史的演進,但是在臺灣第一位女醫師是誰呢?公共電視臺還曾經介紹過她,就是蔡阿信醫師。

蔡阿信醫師是臺北市人,出生於 1899 年的萬華,小時後就天資聰穎,據說當時母親將她送給別人當童養媳,結果她自己認得回家的路,從領養人家裡逃回母親的身邊,而且發生兩次,最後領養人只好放棄領養。

還好母親再嫁後,繼父對蔡阿信很好,六歲就讓她上私塾學習,讓家人與師長看到她過人的記憶力,聽說不到一個月就背完了《三字經》。

十二歲時,蔡阿信進入基督教在臺灣創立的第一所中學「淡水女中」,她是全校年紀最小的學生,物理、數學及英文的成績始終名列前茅,所以在十八歲畢業前夕,加拿大籍的女老師建議她去日本醫校進修,但母親與鄰里之間出現了強大的反對壓力,意圖阻止她前往日本留學。理由除了路途遙遠之外,當然還是那「女子無才便是德」的迂腐觀念,不希望一個女性讀那麼多書。

豈知蔡阿信卻執意要去日本,心中秉持的信念就是如她日後所言:「別人愈反對,愈激起自己的決心,讓自己覺得非達目的,不肯罷休。」

在日本讀了兩年的語言學校,蔡阿信考上了日本唯一的女子醫學校「東京女子醫專」,經過多年的努力,她終於以優異的成績畢業,最後返臺為家鄉服務。

剛回臺灣的蔡阿信並沒有辦法在醫院中找到職缺,即使自己的專長是婦產科,還是只能到某間眼科診所幫忙,雖然沒有學到什麼特別的技術,但從診所的醫師那裡,蔡阿信說她得到非常寶貴的一課—她被要求戴上眼罩,在床上躺三天,讓她充分體會失明的感覺與不便,也讓她懂得同理心的重要。

可能是在眼科診所裡的訓練,後來讓蔡阿信在臺中開設「清信醫院」時,訂立了很特別的收費標準,即「富者多收, 貧者少收,赤貧免費」。而且赤貧的產婦在生下孩子之後,還有免費的嬰兒衣物與進口的煉乳相贈,可說是「醫者父母心」的典範。

除了醫療事業,蔡阿信在醫院附設「清信產婆學校」,不只讓女學員在醫院學習,而且食宿全免。不到幾年的工夫,就有將近三百個受過專業訓練的產婆在臺灣服務。

中日戰爭開打後,由於局勢不穩,蔡阿信在 1938 年關閉醫院先到日本,而後轉到美國及加拿大等地研究,還因為有日僑的特殊身分,被加國政府委派前往日僑集中營擔任駐營醫師。

戰爭結束後,蔡阿信於 1946 年返臺,但隔年二二八事件爆發,她對當時的政府深感失望,於是在 1949 年與英裔加拿大牧師吉卜生(Gibson)結婚,四年後返回加拿大溫哥華定居, 就再也沒有回臺灣了。

我整理的女醫師歷史故事,是不是會讓你對女醫師的難得與不平等待遇感到不平?你會不會覺得即便到了今日,出人頭地的女醫師似乎也沒有多少?

我無意激起讀者對歷史與當今的狀況感嘆,反而是要提醒大家,女性醫師的難能可貴,所以下次自己或親朋好友遇見女性主治醫師時,心中可要充滿感謝,她們可是吃了比男醫師更多的苦才有機會替你們服務!

摘自泛科學2014八月選書《鐵與血之歌:一場場與死神搏鬥的醫學變革》,大邑文化出版。

相關標籤: 女性 醫療
文章難易度
PanSci_96
948 篇文章 ・ 165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

0

19
0

文字

分享

0
19
0

恐龍稱霸地球的秘訣,竟是牙齒自帶避震器?——《追光之旅:你所不知道的同步輻射》

天下文化_96
・2021/09/12 ・1747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侏羅紀公園》系列電影掀起大家對恐龍的好奇,但其實科學家早就在研究遠古時代的各種生物。以恐龍為例,平均每星期會發現一種新種恐龍,每年大約會發現五十種新種恐龍。而在探討物種起源及鑑定遠古生物領域,同步輻射分析技術也展現了它的獨特價值。

例如,南非威特沃特斯蘭德大學(University of the Witwatersrand)領導的國際科學家團隊,針對一些世界上最古老的恐龍蛋胚胎頭骨,進行 3D 複製重建,發現牠們的頭骨生長順序與當今的鱷魚、雞、烏龜和蜥蜴相同,研究成果發表在《科學報導》(Scientific Reports)上。

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收藏的恐龍蛋化石,內部留有胚胎構造。圖/WIKIPEDIA

在台灣,由加拿大多倫多大學教授賴茲(Robert Reisz)與台灣學者組成國際團隊,花費兩年時間,運用超高解析二維紅外光譜顯微術,在活躍於一億九千五百萬年前的雲南祿豐龍胚胎股骨化石中,發現殘留有機物,找到古化石內保存複雜有機物的最古老紀錄。這個破天荒的發現在 2013 年登上了《自然》(Nature)雜誌封面。

此外,在祿豐龍肋骨化石的微血管通道中,國輻中心研究員李耀昌也發現全球最古老且保存完整的膠原蛋白與赤鐵礦微粒聚晶。

「即使經過億萬年時空轉換,恐龍的軟組織經血液中鐵的氧化及碳酸鈣化包覆作用後,還是有機會被保存下來,」李耀昌表示,這將有助科學家進一步了解恐龍的生理機能與遺傳密碼。

李耀昌團隊將成果發表於《自然通訊》(Nature Communications)期刊,並獲選為《發現》(Discover)雜誌「 2017 年全球百大發現」第十二名,是近年來台灣學者主導的研究成果首度登上《發現》雜誌全球百大發現。

英國 Dinosaurland 化石博物館的鐮刀龍巢與蛋化石。圖/WIKIPEDIA

發現牙齒裡的避震器

恐龍胚胎裡有膠原蛋白,恐龍的嘴巴裡則是自帶「避震器」。

國輻中心團隊與台灣博物館、台灣石尚博物館、中國大陸北京自然博物館、加拿大安大略皇家博物館,以及中國大陸地質科學院地質研究所合作,蒐集十五種肉食性與植食性恐龍牙齒,利用同步輻射穿透式 X 光顯微術與現代的眼鏡凱門鱷牙齒進行研究比對,首度發現肉食恐龍牙齒具有避震結構。

在肉食性恐龍牙齒的琺瑯質與象牙質中間,存在一層相對柔軟且布滿微細孔洞的被覆牙本質層,可以保護牙齒,避免因撕裂骨肉造成牙齒瞬間斷裂。這項研究結果修正了過去對於原始爬蟲類牙齒結構的認知,因此登上國際知名期刊《科學報導》(Scientific Reports)與各大媒體。為了蒐集恐龍牙齒進行研究比對,國輻中心研究員王俊杰透露了一段小故事。

「當時我到桃園興仁花園夜市拜訪鱷魚攤,沒想到使用斜口鉗幫鱷魚拔牙時,斜口鉗當場應聲斷裂,只好再買一把硬度更高的老虎鉗,費了好大一番功夫才順利拔下鱷魚牙齒。」

透過同步輻射 X 光顯微鏡發現暴龍牙齒藏有「避震器」,保護牙齒不致斷裂。1:X光下的暴龍牙齒構造。2:暴龍牙齒外觀。 3:無避震結構的牙齒內部應力分布。4:有避震結構的牙齒內部應力分布。圖/王俊杰提供

牙齒的特殊結構,使得肉食恐龍成為頂尖獵食者,稱霸地表一億六千五百萬年。相較於人類咬合力約為 40 公斤、眼鏡凱門鱷咬合力約 1,000 公斤,以及咬合力可達 2,000 公斤、目前世上咬合力最大的動物—— 灣鱷,「暴龍的咬合力約 6,000 公斤,且拖行的獵物體重可能超過 1 公噸,但靠著微小的避震結構設計,便不致因巨大應力而造成牙齒斷裂,」王俊杰說。

遠古生物的活動型態一直是科學家亟欲解開的謎題,透過同步光源高解析度檢測技術,可以幫助我們了解古生物化石組織結構的細微差異,提供了一種嶄新的古生物分類與古生態研究檢測方法,而藉由恐龍胚胎化石中探測到的有機質殘留物,未來將可逐步解開更多遠古生物的奧祕。

——本文摘自《追光之旅:你所不知道的同步輻射》,2021 年 8 月,天下文化

天下文化_96
207 篇文章 ・ 1123 位粉絲
天下文化成立於1982年。一直堅持「傳播進步觀念,豐富閱讀世界」,已出版超過2,500種書籍,涵括財經企管、心理勵志、社會人文、科學文化、文學人生、健康生活、親子教養等領域。每一本書都帶給讀者知識、啟發、創意、以及實用的多重收穫,也持續引領台灣社會與國際重要管理潮流同步接軌。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