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新聞解讀:美國「功能性治癒」愛滋寶寶

羅一鈞
・2013/03/13 ・1736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43 ・八年級

很多人今天可能都看到這則新聞了:『全球首例 美治癒愛滋新生兒』。由於中文報導有些不齊全之處,我快速整理和評析如下。

故事描述

簡單說,美國一名由感染HIV的孕婦生產的新生兒,在出生後30小時就開始使用雞尾酒療法,處方是AZT+3TC+NVP。後續的檢驗結果,顯示寶寶出生第2天、第7天、第12天、第20天的血液都檢測出HIV病毒量,顯示寶寶很可能出生時已被感染HIV。經過雞尾酒療法使用,直到出生第29天病毒量才測不到,此後病毒量一直測不到,即使在出生第18個月停止雞尾酒療法,直到第26個月病毒量仍然測不到 (小於20 copies/mL),也測不到HIV抗體。

這樣到底算不算「治癒」呢?

有人懷疑有很低濃度的病毒仍存在。所以研究人員又使用超級敏感的方法,在第24個月曾經偵測到寶寶血中有1隻HIV病毒遺傳物質,收集血液培養出大量的白血球裡,發現有濃度一億分之37的HIV病毒遺傳物質,但是沒有任何病毒具有繁殖能力。在第26個月又偵測到白血球裡有濃度一億分之4的HIV病毒遺傳物質,然而這些遺傳物質是基因缺損不完整的,顯示病毒仍沒有繁殖能力。

基於上述實驗室的證據,研究人員宣稱這名寶寶已經「功能性治癒」(functional cure)。中央社翻譯得很好,「功能性治癒」意思就是病患在無需藥物情況下病情緩解,血液檢測也顯示病毒不再複製。

不過,科學家總是多疑的,除非寶寶能在持續追蹤多年之後,仍然沒有檢測出HIV病毒量,保持健康狀態,否則現在說「寶寶已經治癒」,連我也覺得是言之過早。

成功關鍵-黃金時間

如果這日後證實是成功治癒的案例,那關鍵在於『30小時投藥』。大家記得黃金時間48到72小時內可以做預防性投藥,把感染機率降低8成。假如寶寶在母體內還沒感染到,而是分娩時在產道被感染,出生30小時就投藥,還符合黃金時間,就有機會阻斷HIV病毒「落腳」在寶寶的免疫系統裡。

既然理論上講得通,為什麼這樣的『首例』卻是到現在才有呢?

其實,目前愛滋媽媽生下寶寶後,標準作法就是「立刻」給寶寶開始投藥預防感染,因此就算早已感染,其實出生當時、投藥期間,都是無法判斷的。理由如下:出生當時的血液,可能混到媽媽的病毒,不能用來判斷寶寶是否真的被感染;出生後幾天的血液,病毒已被藥物壓制光了,往往就檢驗不到,也就無從證實寶寶是否有 感染,只有等到雞尾酒療法停止,病毒量回升,才知道寶寶真的被感染。

這個案例,會拖到30小時才給藥,才令我驚訝。據說寶寶誕生在密西西比的鄉村,媽媽也在分娩時才驗出HIV,醫生沒有立即投藥,而是折騰了一番,把寶寶轉 到大醫院才投藥。也就是在這樣的巧合理,有機會在寶寶被投藥之前的血液,驗到HIV病毒,也印證了「黃金時間投藥還會有效」。

像這樣拖延給藥的案例,先進國家已經很少,資源缺乏國家則很多。可是能如此鉅細靡遺、詳盡檢驗,只有先進國家的實驗室有這種能力。因此「首例」出現在美國,就說得通了。

究竟是預防成功、還是治癒?

這個研究的初步報告,在今天美東時間早上10點到12點之間才在亞特蘭大的國際愛滋病治療會議CROI正式發表。媒體是在週末根據已經公布的研究摘要、採訪研究人員,提前作出號外報導。這個首例,跟一般愛滋寶寶的預防投藥不同點在於:(1) 出生後30小時才開始投藥,而非立即投藥。(2) 使用的藥物有三種(AZT+3TC+NVP),而非一般的兩種(AZT+NVP)。(3) 寶寶服藥的時間長達18個月,而非一般新生兒預防投藥的6週。

研究人員認為這是「治癒」,應該是基於頭一個月曾多次驗到病毒量、後來又曾經驗到極微量的病毒遺傳物質,顯示寶寶確實感染過HIV。不過有的科學家可能會質疑:起初的病毒,可能是寶寶混到媽媽的病毒,不表示寶寶一定有被感染;後面又驗到的微量病毒遺傳物質,會不會是實驗室污染、或是病毒殘存片段。

更重要的是,究竟這算「長達18個月的預防性投藥、成功預防感染」,還是「治療18個月後停藥、達成功能性治癒」,可能是與會者爭辯的議題,這些就交由免疫學和病毒學專家去研判吧。台灣現在也有幾位愛滋專家在那裡開會,可能日後回國後,可以告訴我們第一手的資訊。

無論如何,寶寶健康最重要。希望研究結果,能帶來愛滋治療的突破。

參考資料:

轉載自心之谷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文章難易度
羅一鈞
28 篇文章 ・ 7 位粉絲
花蓮人, 台大醫學系畢業, 曾服馬拉威醫療團外交役, 台大醫院內科與感染科訓練, 曾在美國疾病管制局接受流病訓練, 為內科與感染科專科醫師, 現任疾病管制局防疫醫師、 台大醫院內科兼任主治醫師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輝瑞登月任務》:人類如何拯救自己之資本敘事角度(正向意涵)

天下文化_96
・2022/04/15 ・4525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輝瑞 BNT 疫苗

之前臺灣熱議的 BNT 疫苗,其實是輝瑞與 BNT 合作的。核心技術由 BNT 開發,輝瑞承擔早期研發成本,如果沒有成功,BNT 不用還錢,如果成功,再從 BNT 的獲利中扣。

圖/Pixabay

這是人類史上第一支 COVID-19 疫苗,最早完成試驗、最早被英國 EUA 通過,也是最廣泛使用的疫苗之一。

這次人類快速的在遇到 COVID-19 疫情後,竟能前所未見的,在一年內研發出有效的疫苗,達成科技突破、大規模製造、大規模施打,這是一次很成功的「人類拯救了自己」的全球協作行為

人類如何拯救自己:四種敘事

究竟這個快速且高效的協作行為,是怎麼做到的?了解這個,我們才能對自己所身處的世界有更深的認識。天下文化這波引進的四本關於疫苗研發的書,剛好是四種不同的敘事。

所謂的敘事,就是描繪事情的方法。例如共產主義是一種敘事,民主自由論述也是一種敘事,各種主要宗教也都有自己的敘事。敘事是人類傳遞概念的方法,也是了解世界的重要架構,越多人相信的敘事,就越有力量。

這四本關於疫苗研發的書,其代表的敘事分別為:

  • 《疫苗商戰》:記者角度敘事
  • 《輝瑞登月任務》:資本敘事(股份有限公司敘事)
  • 《疫苗先鋒》:學者敘事
  • 《BNT 光速任務》:小型生技新創公司敘事

這些敘事,提供了我們不同的角度,去理解一次人類史上了不起的突破與協作。其中《輝瑞登月任務》所代表的資本敘事,可能是最容易被忽略,卻最值得我們帶著歷史感去閱讀的。

資本的正負面意涵

「資本」這兩個字,往往被認為有負面意涵,從馬克思對資本主義的批判,到今天普遍反商反財團的輿論,都是如此。

但就歷史的觀點來看,人類開始能以「股份有限公司」形式匯聚資本,並從事全球化商業貿易,是件很偉大的事,即使一開始有些不堪的過去,時至今日,卻成為支持全地球人類生存最重要的支柱之一。

生產食品的雀巢、生產日用品的聯合利華、生產晶片的台積電,全部都是以「股份有限公司」匯聚起來的資本。研發並製造出人類第一支 COVID-19 疫苗的輝瑞大藥廠,也是。

這本書,就是輝瑞以自己的角度,說明新時代的資本,是如何以對人類的終極關懷為動機,由單一公司發動,整合全世界的資源,鎖定適合的疫苗技術,為技術研發與供應商們承擔財務風險,用前所未見的速度,開發出產品、大量製造、全球配送的。

輝瑞故事的特殊之處

一般人可能會認為,「本多終勝」,有那麼多錢,當然可以做到。但事情並不是那麼簡單的,我們可以想想幾個問題:

  • 根據統計方法與時間不同,輝瑞通常都在世界前五大藥廠之內,有時還是世界最大藥廠。這麼大的藥廠,最怕毀滅性的公關事件,也希望能控制風險、減少股價波動。為什麼他們會選擇衝第一線做疫苗,而且把公司商標壓上去,而不是使用子公司或次品牌?畢竟新藥物失敗,或者臨床試驗成功,但在真實世界卻造成問題而下架的,在製藥界並不罕見。
  • 在這次的全球疫情,傳統疫苗大廠,如葛蘭素史克、默克、賽諾菲,都沒有自己的 COVID-19 疫苗產品,部分是因為研發失敗,部分是因為預測疫情可能如 SARS 一樣很快結束。為什麼輝瑞卻賭上了研發這條路?
  • 輝瑞總裁 Albert Bourla,也就是本書作者艾伯特·博爾拉,在 2019 年沒有疫情的時候,公司就已經給了 5.1 億新台幣的薪水。假如是你,在 2020 年疫情爆發之後,會怎麼做決定?是想說競爭對手都沒打算積極研發疫苗,其中必有詐,不要自己賭下去,燒掉公司的現金水位,成為唯一的輸家,乾脆好好打個安全牌,領個差不多的薪資就好?或者,你認為自己有獨到眼光,決定把全公司操到極限,拚一個歷史定位,失敗了被檢討,黯然下台也沒關係?

而且,本書作者艾伯特·博爾拉本人,並不是醫師或商管出身,而是獸醫出身。32 歲才加入希臘輝瑞,40 歲才移民美國,他的英文有著很重的口音。今天一家根基於美國的世界級跨國藥廠,真的這麼多元化了嗎?這樣世界級的企業,真的成為一個以人類福祉跟價值為驅動力的資本力量嗎?

Albert Bourla on why mRNA technology was “counterintuitive” to producing an effective vaccine/YouTube

光是這些問題,就很值得我們閱讀本書。帶著這些疑問去閱讀,也會增加很多閱讀樂趣!

阿特拉斯繼續扛

1957 年出版,說明企業家重要性的知名右派小說《阿特拉斯聳聳肩》,是在說如果這些商業力量逐漸消失了,世界將會崩潰,就像是扛起世界的阿特拉斯,如果決定聳聳肩,把肩上的地球放下來,那人類就慘了。

圖/Pixabay

《輝瑞登月任務》,就像是《阿特拉斯繼續扛》,而且是用這個時代的平等價值、多元實踐,在 65 年後更複雜的規範與監管與國際政治下,下定決心,繼續扛起全世界。

這次輝瑞的疫苗計畫,其標語是 Science will win. 科學終將勝利,但讀完全書,應該都能理解到,其隱而未顯的潛台詞是:「科學(當有輝瑞這樣的大藥廠資本支持時)終將勝利」。

Science Will Win / YouTube-Pfizer

新時代資本敘事:平等、多元、社會責任

我很享受閱讀這本書的過程,因為我曾懷疑過,以股東權益為基礎的股份有限公司,真的能夠與各種進步價值深度融合嗎?像是平等、多元、社會責任等價值,會不會與公司利益成長有本質上的衝突。而在兩劑 AZ 後,打了輝瑞 BNT 加強劑的我,讀了本書,也查閱了輝瑞破記錄的營業額成長(從 2020 的 417 億美金成長 92% 到 813 億美金),我個人很被輝瑞的這個新時代資本敘事打動!

單純的二分法,如左派跟右派、民主黨或共和黨、支持川普或支持拜登,可能已經不是很有效的敘事模式。

像是本書作者,作為第一代移民,書裡甚至有一章專門講平等,加上發布疫苗第三期試驗結果的時機又選在川普連任的美國大選之後,我們可能會猜,作者應該是偏民主黨的。但如果上網查,你會發現其實作者的政治獻金幾乎都是捐給共和黨,支持藥價自由。

這世界比二分法複雜得多,我們在不同的角色,會有不同的價值,在不同的議題上,也會與不同人合作。因此,一個以進步價值驅動的大型跨國藥廠,是可能的;一個拯救了世界的資本力量,也是可能的。

(對了,輝瑞之外,AZ、BNT、莫德納,也都是公司,也都是資本力量。)

一些本書的限制

最後,說說缺點。這本書當然是有缺點的,或者我們該說「特點」。

首先,本書作者畢竟是輝瑞的執行長,你可以想像,輝瑞的法務跟公關絕對是看過全書「好幾遍」,修掉各種可能的法律糾紛與公關問題。所以,我們不用期待他會公開批評誰,或詆毀誰,事實上全書連負面語句都很少。不過,作為一個讀者,知道這樣的前提後,學會從他對不同政治人物與公司的評論,從委婉程度不同的語句中,去推敲作者與輝瑞公司對特定政治人物或公司的好惡(如:川普、川普女婿庫許納、友商莫德納等),也是很有意思。

其次,雖然有專章介紹以色列與輝瑞的合作,但作者避談以色列的疫苗價格、不提納塔雅胡低迷的支持率可能是他高價買疫苗並送出全國病歷資料的動機只談以色列想送巴勒斯坦疫苗卻沒提到與巴勒斯坦之間的戰爭。可以理解的是,書要代表公司,這部分捨去我可以接受。相關資訊,有在追國際新聞的,大概都知道。

最後,全書沒有提到臺灣 BNT 疫苗的爭議,因為 BNT 事前就把中國與台灣的研究開發權與經銷權賣給了上海復星,而這部分是輝瑞無法介入也不適合介入的。作者一定知道這個爭議,應該也有他自己的想法,但最後並沒有出現在書中,這畢竟是一個「講得好沒有賞,得罪人會出事」的主題,期望值為負,完全不提當然是個合理的決定。

總之,本書提供了一個跨國企業與 CEO 的視角,如何用資本力量研發人類第一支 COVID-19 有效疫苗,光是這點就值得看,也是本書的主要意義。那些更為尖銳的話題,就留待更多的優秀記者,替我們挖掘了。

相關連結

專頁筆記

閱讀筆記 / 小孩教養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天下文化_96
9 篇文章 ・ 7 位粉絲
天下文化成立於1982年。一直堅持「傳播進步觀念,豐富閱讀世界」,已出版超過2,500種書籍,涵括財經企管、心理勵志、社會人文、科學文化、文學人生、健康生活、親子教養等領域。每一本書都帶給讀者知識、啟發、創意、以及實用的多重收穫,也持續引領台灣社會與國際重要管理潮流同步接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