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6
0

文字

分享

3
6
0

美國在蜂蜜中發現 50 年前殘餘的輻射物質!?

Yubari
・2021/06/12 ・2073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相關標籤: 蜂蜜 輻射

甜滋滋的蜂蜜大家都喜歡,但含有放射性元素的蜂蜜呢?美國地質學家 James Kaste 某次給了他的學生們一份作業,帶來當地的食物進行檢測。結果令人驚訝,蜂蜜竟含有比想像中更高濃度的放射性元素銫 137,雖然該濃度仍然遠低於安全標準,但卻可以讓科學家重新檢視核汙染在自然界中的移動與去向。

美國科學家在當地的蜂蜜中發現比預料高的銫 137 濃度。圖/Pexels

核子試爆後的放射餘塵

二戰之後的 1950 及 60 年代時,各國開始進行核子武器的研究。其中以美國和後蘇聯國家為主,進行了一系列的核子試爆,產生了大量放射性元素 (例如:碳 14、銫 137、碘 131 … 等等),並且進入大氣中散布出去。這是人類史上目前排放最多放射性元素進入環境的事件,直到 1963 年國際頒布了禁令之後,各國的核爆試驗才迅速減少。當時被釋放出來的放射性元素幾乎在全球各地都有發現的紀錄,甚至在世界最深的馬里亞納海溝內也曾經被偵測到2

遍佈世界的大量放射元素,同時也被地球科學家們廣泛地利用,透過檢測礦物所含的放射元素比例,便可以推論該樣品是否是在 1960 之後形成。同時也可以作為為1960 後土壤搬運和沉積物的定年指標,甚至可以利用半衰期來推估地質樣品形成的年代。

放射性元素在環境中會自動衰退減少,而衰退至原本一半的數量所需要的時間,就稱為半衰期。也就是半衰期越短,該元素就會越快消失。大部分核子試爆所釋放的放射性元素的半衰期都很短,會在數天之內衰退消失。只有半衰期夠長的元素能夠留存至今,其中銫 137 的半衰期大約是 30 年左右,因此在現今的環境中仍可以偵測到當時的銫 137 。

大氣中的碳 14 與時間關係圖。1960 過後,大量碳 14 被釋放到大氣中,並隨時間遞減。
不同時期形成的身體構造記錄下不同的碳 14 比例。圖/參考資料 3

身為一位地質學家,James Kaste 對於這些放射性元素當然相當熟悉,於是在課堂出了作業給學生們,讓他們在放假返校時,帶著當地的食物來進行檢測。但連他都沒想到的是,其中一位學生從北卡羅萊納州所帶來的蜂蜜,所含有的銫 137 濃度竟然比預想高出如此之多。

濃縮再濃縮,非常「 ㄏㄠˇ 銫」的蜂蜜

銫元素並非植物生長所需的營養,然而鉀 (K) 卻是植物的必要元素,因此同樣身為1A 族的銫,溶解在水中後,可以透過鉀離子的專用通道被植物所吸收,接著進入食物鍊之中。因此在食物中發現銫元素並不意外,為了監測銫 137 的動向,1950至 80 年之間,科學家們持續測量著牛奶中所含的銫 137 含量。

James Kaste 發現,學生所帶來的蜂蜜銫 137 的濃度約為其他食物的一百倍!讓他不禁好奇,是否其他的蜂蜜也是如此。於是他和團隊從美國東部各地收集了 122 個蜂蜜樣品。其中最高的測量結果為每公斤 19.1 貝克 (becquerels),來自佛羅里達州,這個濃度比 1958 到 2014 之間的所有牛奶紀錄結果都要高,即便在牛奶的銫137 濃度最高的 1960 年代,也頂多只有每公斤 10 貝克左右的紀錄。

美國東部牛奶與蜂蜜的銫 137 檢測紀錄。
紅色點顯示佛羅里達州的樣品,藍色則代表紐約地區。圖/參考資料 1

蜂蜜是蜜蜂將採集來的花蜜等原料製作而成,蜂蜜的過程中會產生脫水反應,這可能使得某些物質的濃度因為濃縮而提高,類似的案例在近年常被提出,因此銫 137的高濃度也可能是因為類似的原理形成。

人生短短幾個秋,蜂蜜檸檬還可以喝嗎?

那麼這樣具有高濃度放射性元素的蜂蜜,是否還可以食用呢?答案是可以的。縱使James Kaste 是因為蜂蜜的銫 137 高濃度而開啟這項研究,然而這裡的高濃度只是與其他食物比較的結果。根據研究報告,美國食品藥品管理局 (FDA) 對於食物中銫137 濃的標準訂為每公斤 1200 貝克,就算是這項研究中最高的每公斤 19.1貝克,也可以說是相當安全。

James Kaste 表示:「我一點也不擔心蜂蜜的安全性,進行研究後,我比以前吃了更多的蜂蜜,而且也給我的孩子吃。」(等等教授你是不是把研究剩的樣品帶回家吃了Σ(っ°Д°;)っ)

哎呀,實驗室的秘密被發現了呢。圖/作者自製

雖然對人體並沒有危害,但對於其他生物是否安全,這又是另一個問題。在 1986 年的車諾比核災之後,科學家發現輻射可能會阻礙該地蜜蜂的繁殖4,雖然那時的劑量示目前這份研究的 1000 倍。但在 50 年的長時間尺度之下,銫 137 的存在是否對於蜂群有所影響,是一個尚待研究的議題。

因此在核子能源仍被使用的今日,為了守護生態環境與社會的健康,了解核汙染的移動仍然是十分重要的課題。

參考資料

  1. Kaste, J. M., Volante, P., & Elmore, A. J. (2021). Bomb 137 Cs in modern honey reveals a regional soil control on pollutant cycling by plants. Nature communications, 12(1), 1-7.
  2. Wang, N., Shen, C., Sun, W., Ding, P., Zhu, S., Yi, W., … & Druffel, E. R. (2019). Penetration of bomb 14C into the deepest ocean trench. Geophysical Research Letters, 46(10), 5413-5419.
  3. Grimm, D. (2008). The mushroom cloud’s silver lining.
  4. Raines, K. E., Whitehorn, P. R., Copplestone, D., & Tinsley, M. C. (2020). Chernobyl-level radiation exposure damages bumblebee reproduction: a laboratory experiment. Proceeding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287(1937), 20201638.
文章難易度
所有討論 3
Yubari
7 篇文章 ・ 4 位粉絲
一位小小小小地科研究生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放射性廢棄物如何處理?廢爐需要大家共同思考——《福島第一核電廠廢爐全紀錄》
臉譜出版_96
・2019/04/16 ・2117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51 ・八年級

  • 文/吉川彰浩

廢棄物問題將延續 50 年以上

圖/wikipedia

放射性物質是危險的東西,這是眾所皆知的事,而我們選擇遠離那裡,可以的話,完全不想有任何牽扯,因此對於放射性廢棄物的處理,亦即廢爐一事,只有消極負面的印象而已,這是目前大家都有的感覺吧?

相信也有很多人是因為核電廠事故才這麼想,但若追溯歷史,其實這並不是今天才開始的事。

日本第一座核能發電廠是建於一九六三年十月二十六日、茨城縣東海村的 JPDR(Japan Power Demonstration Reactor)。在這座核電廠開始運轉的同時,如何處理放射性廢棄物的問題也就隨之展開,這可以說是從五十多年前就應該開始思考的問題。

我們經常聽到放射性廢棄物無法進行任何處理的說法。

放射性物質的性質,就是依照種類的不同,只要經過一段時間(= 半衰期)後,量就會剩下一半,變成不會釋出幅射的穩定狀態,達到「無害化」的結果。

雖說放射性物質具有放著不管就會「無害化」的性質,但有一點需要知道的是,半衰期長短依種類不同而有所差異。舉例而言,碘 131 的半衰期約為 8 天, 銫 137 約為 30 年, 鈽 239 約為 2.41 萬年,鈾 238 約為 45 億年。要等到鈽或鈾完全無害,需要極長的時間。核燃料之所以被說成最麻煩的廢棄物,也是因為它是由半衰期長的鈽與鈾所構成。

鈽的電子殼層。圖/wikipedia

若從無害化是需要時間的角度來看,「高階放射性廢棄物無法進行任何處理」的說法可以說是正確的。不過,「雖然很難達到真正的無害化,但可以設法在盡量接近無害的狀態下進行保管」,而且「正因為是難以處理的東西,所以更要採取避免繼續增加的對策」,這就是目前核電廠在廢棄物處理上的原則。

無害化狀態下的保管技術已經確立

青森縣六所村有高階放射性廢棄物管理中心與低階放射性廢棄物管理中心這兩個放射性廢棄物的最終處置場。

前者有可以穩定保管用過核燃料的設備,是一種叫玻璃固化體的容器,可於穩定狀態下長時間保管高階輻射廢棄物,貯存量可達二八八〇支玻璃固化體。後者則是將高階放射性廢棄物以外的東西放入大型鋼桶裡保管,貯存量為四十萬個兩百公升的鋼桶,未來預計增加到六十萬個。

或許有人會想,既然已經有最終處置場,技術上又能夠保管,那不就沒有問題了嗎?但是最大的瓶頸是「這邊可以代為貯存,但請先處理成可以被接受的狀態再帶過來」。

各位也是自己做垃圾分類,然後裝到袋子裡拿去丟的吧?這是丟垃圾的人被要求遵守的規定;同理,核電廠也有丟棄放射性廢棄物的規定。如果是用過核燃料的話,就裝在一種叫護箱的容器裡,其他則必須裝在鋼桶裡才能拿去丟棄。

核廢料桶。圖/wikipedia

簡單講是裝在鋼桶裡送過去,實際上並沒有這麼單純。因為是放射性物質,所以必須在穩定的狀態下運送才行,例如運送高濃度污水時,要分成水與放射性物質,放射性物質還要經過乾燥處理以減少體積(減容化),粉狀物要用水泥或塑膠等固著成穩定的狀態(固化),才能裝入鋼桶裡運送,必須經過這樣的加工處理才行。

此處的問題是加工的難度,當中也有輻射強度高到人類不宜靠近、沒辦法輕易運送的高階放射性廢棄物。因此才會稍微轉換思考方式,採取暫時保管在發電廠內的作法。

1F 廢爐作業所產生的放射性廢棄物之所以一直保管在廠區內,主要原因就是無法加工到得以安全運出廠外。目前也持續在討論廢棄物適合運輸的狀態為何、該帶到哪,又該如何進行保管。

雖然可能有人會認為,那不是東京電力或核電業界的問題嗎?但考量到半衰期等因素,放射性廢棄物確實也是一個會遺留給下一代的問題。

思考大家都能接受的處理方式

在國外核能相關設施的廢爐用語中,有一個字叫「legacy」,就是「遺產」之意。

正如本文一開始所述,這是一個約從五十年前就開始的問題,令人不禁感嘆我們究竟留下多麼棘手的東西啊,而我們的下一代應該也會有同感吧。

圖/wikimedia

另外,前文也介紹到青森縣六所村的最終處置場,但六所村的居民們是否樂意在當地見到這些設施呢?

在核電廠事故後展開的除污事業中,除污廢棄物的輻射強度雖然大幅低於福島第一核電廠的廢棄物,但包含最終保管方式在內,也引起眾多討論。若將廢爐定位在放射性廢棄物的處理,並將處分方法也納入考量範圍的話,那對我們而言是「切身相關的問題」。然而,明明是切身相關的問題,我們卻始終避之唯恐不及,同時我們也與廢爐現場保持距離。

解決這個問題所需要的並不是技術,真正需要的應該是由投身廢爐工作的人、生活在周圍的我們、地方政府機構、核能相關管制當局等,所有人共同討論並確立一套大家都能夠接受的處理方法。「大家」一起思考並執行有關廢爐的方法,是我們必須留下的遺產。

 

 

 

 

本文摘自《福島第一核電廠廢爐全紀錄》,臉譜出版,2018 年 9 月出版。

文章難易度
臉譜出版_96
61 篇文章 ・ 241 位粉絲
臉譜出版有著多種樣貌—商業。文學。人文。科普。藝術。生活。希望每個人都能找到他要的書,每本書都能找到讀它的人,讀書可以僅是一種樂趣,甚或一個最尋常的生活習慣。

0

9
1

文字

分享

0
9
1
福島五縣食品即將開放進口!——安全嗎?如何以科學方法評估風險?
Evelyn 食品技師_96
・2022/02/15 ・4361字 ・閱讀時間約 9 分鐘
  • 文/Evelyn 食品技師

2011 年 3 月 11 日,日本發生福島核災事件,釋出放射性物質汙染土壤、水源及食品。之後我國立即對福島、茨城、櫪木、群馬、千葉等 5 縣生產製造之食品啟動暫停輸臺管制措施。

而在 2022 年 2 月 8 日,也就是事故即將滿 11 年前夕,行政院宣布「日本福島五縣地區食品進口」正式解禁[1],該消息一出,便掀起全臺一陣軒然大波。

有關福島五縣食品的爭議不斷,相信民眾想知道的是,現在開放日本福島五縣地區食品進口到底安不安全?政府如何把關民眾的安全?

核災發生十年後,採取「地區式」管制措施已不合時宜

福島核災事件發生第一時間,各國皆因緊急應變考量,採取「地區式」管制,也就是禁止包括福島在內附近縣市的食品進口,為最安全保守的做法。

然而,以「地區」作為管制,很容易對該地區造成污名化,因為並非所有來自於日本某特定地區的食品都會有輻射污染,也不易使民眾聚焦到底進口的食品是否有受輻射污染之風險。

輻射殘留超過標準的區域分佈,並非所有來自於日本福島五縣地區的食品都會有輻射污染。資料來源/參考資料 4

加上 11 年的時間過去,風險的影響已有所改變。依世界貿易組織(WTO)規範,會員國採取食品安全檢驗措施,應有科學根據,且不應構成對國際貿易的隱藏性限制,美國、歐盟等國家,早已皆調整其管制密度。

我國這樣故步自封的管制方式,容易引起與日本之間的糾紛,亦難以符合國際自由貿易的發展原則,連帶影響其他經濟貿易的發展。

對於半衰期較長的放射物質,是否有輻射殘留的疑慮?

有醫師提出其對於福島五縣食品的質疑[2],舉出輻射物質銫-134、銫-137 和鍶-90 的半衰期分別是 2 年、30 年和 29 年,後兩者可能仍有輻射殘留的安全疑慮。

根據 106 年度「受核事故影響食品之人體健康風險評估」的報告指出,日本厚生勞動省於 2012 年修訂食品管制標準時提及,就福島電廠影響及調查分析結果,將半衰期超過 1 年之放射性核種,如銫-134、銫-137、鍶-90、釕-106、鈽及鋂等,列入風險考慮。

銫以外的核種只約占總劑量之 12%,鍶-90 半衰期雖然為 29 年,但因其含量較低且需要耗時 2 星期(甚至更久)的時間來偵測,故厚生勞動省評估以上之比例修正因數,選擇以「銫」作為輻射檢測食品標準之主要代表性核種

歐盟法規也特別指出,依日本電廠事故狀況,鍶、鈽及鋂釋出到環境的量非常有限,所以對於日本食品不需對鍶、鈽及鋂等核種實施檢測或特別管制,僅規定檢測銫-134、銫-137 即可。

對於醫師質疑有安全疑慮的銫-137,我國一直有列在監測指標中;鍶-90 在日本、歐盟的評估下,釋出到環境的量有限、可忽略,故兩者輻射殘留是不需擔憂的。

「零檢出」不等於「零含量」,應以科學方法做決策

衛福部公布草案的第一時間,還是可以聽到許多人要求輻射要「零檢出」,這是不合理的,因為零檢出易遭解讀為「含量為零」,有諸多爭議。

隨著檢測儀器及分析技術的進步快速,現在先進的儀器感度可達到十億分之ㄧ(1 ppb)的層級,過去食品檢驗不出來的物質現在可能驗得出來,但它並不是零濃度,而是趨近於零、非常低的濃度。 

現今面對食品安全問題時,應以客觀、理性的角度,運用一套以科學為基礎的「風險分析」,來做食安風險的決策。

所謂風險分析,係為評估食品對於人體健康與安全所可能造成的風險,確認並執行控制該風險的適當措施,且就該風險與該措施與利害關係人進行溝通。

風險分析是由風險評估、風險管理與風險溝通三個要素所構成,細節可詳見此文:福島 5 縣食品輸入,如何知道風險可接受?分析報告說了什麼?,這邊就不多加說明。

如何透過「風險評估」瞭解致癌風險有多少?

風險分析首先要做的便是「風險評估」,有四項重要步驟,分別為:危害辨識、劑量反應評估、暴露評估及風險特徵描述。

以下就 109 年度「輸入食品風險分析」報告中,以成年人的風險評估為例,解釋其致癌風險是如何判定的:

一、危害辨識(Hazard Identification)

按國際標準,以銫-134、銫-137 作為危害辨識標的。

二、劑量反應評估(Dose Response Assessment)

針對存在食物的生物性、化學性、物理性因子其可能造成的不良健康效應進行定性或定量的評估。

依國際放射防護委員會第 119 號報告,一般民眾攝入每單位放射性核種的約定有效劑量(Committed Effective Dose),銫 134 的劑量為 1.9×10-8 西弗/貝克,銫-137 的劑量為 1.3×10-8 西弗/貝克。

三、暴露評估(Exposure Assessment)

進行食品輻射劑量估算,以每人每年暴露多少西弗分析,透過不同年齡族群、不同類食品的平均攝食率資料庫,套入公式換算。該報告得出成人每年平均輻射曝露劑量為 0.002814 毫西弗。

四、風險特徵描述(Risk Characterization)

將前面三者的資訊進行整合後,向風險管理者提供科學建議。

依國際放射防護委員會第 103 號報告,每 1 西弗輻射曝露會增加成年人 4.2% 的癌症及遺傳效應之風險,也就是癌症斜率因子(cancer slope factor; CSF)[註 1]

接著計算致癌風險有多少,依據美國國家環境保護局(U.S. Environmental Protection Agency; US EPA)所公佈之風險評估流程,化學物質對人體之致癌風險可以下式計算[5]

致癌風險 = 化學物質之暴露量 × 癌症斜率因子

= 成人每年平均輻射曝露劑量 0.002814 毫西弗 × 10-3(單位轉換成西弗)× 4.2%,

得出成人每年平均輻射曝露所產生的癌症及遺傳效應增加風險為 1.18 × 10-7。 

按 US EPA 之標準,風險發生率低於 10-6 者,歸類為「可忽略之風險」。就該報告的結果來看,除了成人之外,所有年齡層的癌症風險均判定為可忽略之風險。 

各年齡層的癌症風險,均判定為可忽略之風險。資料來源/參考資料 4

我國的「風險管理」措施是結合美國與歐盟的做法

風險評估完成後,接著進行「風險管理」,也就是要確認控制該風險的適當措施。從日本公布之官方資料中可以發現,輻射超標產品不限於分布在我國管制地區,已不適用「地區管制」的方式。

日本當地針對食品放射性物質的管理除了持續監控及公開相關資訊外,也有訂定食品的檢查計畫。若監測發現食品有超過輻射標準值時,會將其回收、銷毀,同一生產批次的食品亦一併處理,並以縣或部分區域為單位進行出貨管制等措施,此法結合特定產品與地區式的管制。

美國雖仍管制日本 14 縣市的食品輸入,但管制輸入的「特定品項」會依輻射檢驗數據滾動式調整,而非只管制「特定地區內的全數食品都不能進口」。

歐盟則是未禁止日本食品的輸入,僅要求「特定地區的特定食品」須檢附官方輻射檢驗證明。

而臺灣這次解禁有三大配套措施把關[6]

一、福島 5 縣食品現行規範從「禁止特定地區進口」改為「禁止特定品項進口」。

二、針對高風險品項需提供「雙證」,提供輻射檢驗證明、產地證明。

三、所有產品在邊境需逐批檢驗合格才能放行。

其實就是結合了美國與歐盟的管制特色,還是相當嚴謹,標準並沒有比別人寬鬆。

政府輕忽「風險溝通」,導致資訊不對稱

雖然風險的決策過程是科學、客觀、理性的,卻與民眾的認知有所差距。

不管是美牛還是核災食品,為何科學無法克服民眾的食安疑慮?一文,說明了政府在食安問題上,用「低風險」來遊說社會大眾,之所以沒有效果,是因為一般民眾對於機率的認知,通常帶有主觀的成分。

且最令民眾困惑的是,為何在有食安疑慮的情況下,政府仍亟於開放進口這些食品?若政府願意公開把不開放進口的負面後果明確讓民眾知道,或許民眾就會比較願意承擔風險,轉而支持開放進口。

這凸顯出「風險溝通」在風險評估與風險管理中所扮演之重要性。

風險分析架構,須透過風險溝通交換並整合風險評估與風險管理的資訊和意見。圖 / 參考資料 4

一般法規命令草案公告期間,應至少公告 60 天[8],以蒐集各界意見或評論,但這次的草案僅進行 10 天的預告期。如此匆促的決策時間,真能夠將「風險溝通」這一部分做得完善嗎?

再者,情況特殊,有定較短期間者,應於草案內容公告時,一併公告其理由,先予敘明。這部分似乎沒有看見衛福部有說明清楚[1]

其實,端看我國食品最高法規《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第 4 條,雖然揭示了風險相關的基本原則,但並沒有風險溝通中的雙向資訊交換與公眾參與,導致我國食安主管機關組織架構中,並未有風險溝通的專門小組或人員,風險溝通具體的實施程序也付之闕如[8]

當然,媒體、整體公民亦必須同時善盡其在風險分析體系中的積極義務:媒體應多擷取學術研究單位所提供之健康風險資訊;社會公民亦應提升自身閱聽素質,對於未來食品議題的溝通才較有根本性的助益。

科學證明日本食品是安全的!惟須確實執行進口管制措施

回歸到日本食品進口到底安不安全的問題,科學性的風險評估結果已證實其風險之低微可忽略,且臺灣訂定的規範相較於國際是嚴謹的,可惜的是食安風險溝通的品質還有待加強。

最後要注意的是我國的管制政策,是極仰賴邊境嚴格的查驗、充沛的檢驗量能,以及進口業主是否清楚相關規範,故需要各方共同努力並執行確實,才能為社會大眾做好安全把關。

註解

  1. 癌症斜率因子(cancer slope factor; CSF):又稱斜率係數(slope factor; SF),或是單位風險係數(unit risk factor; URF),即是在說明每增加一個單位之劑量所增加致癌的風險。

參考資料

  1. 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2022。衛生福利部預告調整日本食品輸入管制措施
  2. 趙于婷,2022。台灣解禁日本福島核食!毒物專家點出「關鍵隱憂」。ETtoday新聞雲。
  3. 謝婉華、陳國瑋、吳涵涵,2017。106 年度「受核事故影響食品之人體健康風險評估」計畫之日本進口食品風險評估。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委託。
  4. 姜志剛,2020。109 年度「輸入食品風險分析」計畫。衛生福利部食品藥物管理署委託。
  5. 陳慧諴。如何搜尋及解讀毒性物質資料?。國家環境毒物研究中心。
  6. 行政院,2022。政院:調整日本食品輸入管制措施 以「三原則、三配套」為國人健康嚴格把關
  7. 中華民國法務部,2022。行政程序法第 151、154 條行政函釋
  8. 潘誼鎂,2019。我國食品安全風險溝通法制之建構。國立交通大學科技法律研究所碩士學位論文。新竹。
文章難易度
Evelyn 食品技師_96
13 篇文章 ・ 9 位粉絲
一名食品技師兼研發專員,對食品科學充滿熱忱。有鑒於近年發生許多食安風暴,大眾對於食品安全的關注越來越高,網路上卻充斥著不實資訊或謠言。希望能貢獻微薄之力寫些文章,讓更多人有機會認識食品科學的正確知識!想獲得更多食品營養資訊可追蹤作者的粉絲專頁喔!https://www.facebook.com/profile.php?id=100066016756421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黑鮪魚帶有核災輻射污染物質
陸子鈞
・2012/05/30 ・876字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SR值 544 ・八年級

在加州沿岸捕捉到的黑鮪魚(Thunnus orientalis)含有來自去年福島核災釋出的放射性物質。

這些魚可能是游經日本海域時攝入放射性物質,隨後游向太平洋另一端。

科學家強調,這些魚仍然安全無虞,可以食用。(原文:Scientist stress that the fish are still perfectly safe to eat.)

然而,這案例也說明了迴游性生物如何能帶著污染物質到千里之外。石溪大學(Stony Brook University)的海洋生物學家,主持這項研究的尼可拉斯費雪(Nicholas Fisher)接受BBC採訪時表示:「這給我們上了一課,讓我們知道不同生態區之間如何連結,即使兩者相隔千里。」

去年(2011)八月-福島核災發生的幾個月之後,在聖地牙哥(San Diego)海域捕獲的15尾黑鮪魚,被研究團隊驗出含有放射性同位素銫134和137。研究結果刊登在《美國國家科學院院刊》(Proceedings of the National Academy of Sciences)。

海洋各處都存在的銫137可能來自於過去的核武測試。不過這次驗出半衰期只有兩年的銫134,則和福島核災有關。除此之外,沒有其他能夠解釋。

和核災前相比,這次鮪魚體內驗出銫的濃度是過去的十倍。黑鮪魚在前往東太平洋覓食前,以日本海域作為繁殖地,待上一至兩年。

研究團隊也檢驗了黃鰭鮪作為對照組。黃鰭鮪主要棲息在太平洋東岸,體內放射物質濃度在核災前後沒有差異。

研究團隊特別關注黑鮪魚,因為牠是漁業的招牌物種,市場上每年有上千噸的漁獲量。不過研究團隊表示,在加州沿岸捕獲的黑鮪魚,在食用上安全無虞,對消費者沒有健康上的疑慮。

驗出的放射性都在很低的含量,還低於像是鉀40的環境背景輻射量。費雪提到:「鉀的輻射量是銫的三十倍,在加州抓到的黑鮪魚體內的銫輻射量,大約只佔自然輻射量的3%。」研究團隊也計算出黑鮪魚在游到太平洋東岸前的體內輻射量,大約是一半的背景輻射量,但仍屬於法定安全劑量範圍。

未來在太平洋東岸捕獲的鮪魚也會接受檢驗,牠們可能在日本海域待過更長的時間,會攝入不同輻射汙染量。研究團隊認為這項研究還必須延伸至其他也會游經日本海域的遷徙性物種,因為銫同位素會以穩定的比例衰變,因此福島輻射污染物能作為追蹤動物移動路徑及時間的工具。

資料來源:BBC news: Bluefin tuna record Fukushima radioactivity [29 May 2012]

文章難易度
陸子鈞
295 篇文章 ・ 4 位粉絲
Z編|台灣大學昆蟲所畢業,興趣廣泛,自認和貓一樣兼具宅氣和無窮的好奇心。喜歡在早上喝咖啡配RSS,克制不了跟別人分享生物故事的衝動,就連吃飯也會忍不住將桌上的食物作生物分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