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了都要愛!那些熱愛屍體無法自拔的動物們

  • 文/nerdy 半吊子的科學狂熱者,投稿是種消遣。

以下是今天的焦點新聞:今天下午 A 市發生了一起駭人聽聞的社會案件,據目擊者指出,起初只是看到一具烏鴉屍體倒在路邊,他也不大在意,接著一群烏鴉聚集到屍體旁,並開始「姦屍」。等等!……烏鴉 ? ……姦屍? 咦????

等等,師爺你給解釋解釋,牠到底在幹嘛?圖/Kaeli Swift

烏鴉看見同類屍體會怎樣?用標本來測試!

2018 年,美國華盛頓大學的科學家 Kaeli Swift 與 John Marzluff 針對烏鴉對同類屍體的「接觸性互動」展開了研究1,他們製作了烏鴉的標本,並觀察:

  1. 烏鴉會如何觸碰標本
  2. 觸碰的頻繁程度

值得一提的是,他們竟然發現:烏鴉繁殖季時,有少數的烏鴉會對屍體(烏鴉標本)做出交配行為,雖然這類的事件在研究中只佔了 5% ,但仍讓筆者感到震驚。

有鑑於鳥類對於同類屍體的性行為多半伴隨著侵略性行為,而這些侵略性行為並不會在一般交配時發生。因此,研究人員認為這種「姦屍」的行為,可能是由警覺反應所導致的興奮狀態 (alarm induced arousal) 。又或者,繁殖相關的內分泌變化,降低了烏鴉處理衝突資訊的能力,才造成了相關行為。

姦屍行為也會發生在動物界當中,但動機仍眾說紛紜。圖/GIPHY

其實在動物界中,這種與同類屍體交配的行為並不罕見,直至今日,已有不少科學家們對於各種動物的「姦屍」行為進行研究。

這種行為產生的可能原因有很多,其中一種說法將其歸因於繁殖季節時,動物的「轉移行為 (Displacement behavior)」2 ──當動物面臨到兩種以上的衝突情緒時,可能會做出與競爭目的無關、對情況毫無幫助的行為

那麼,動物界中還有哪些案例呢?

榮獲搞笑諾貝爾獎!那隻名留青史的戀屍綠頭鴨

2003 年的搞笑諾貝爾生物學獎得主 Kees Moeliker 是第一個記錄下鳥類同性戀屍傾向的人。3有天,他在研究室外發現一隻因撞擊玻璃窗戶而死去的綠頭鴨 (Anas platyrhynchos) ,而旁邊有另一隻公綠頭鴨正試圖「強姦」死去的綠頭鴨,「約莫兩分鐘,牠大力地啄著屍體的後腦勺,之後騎上屍體並開始激烈地交配,期間不斷地啄著屍體的側頭部。」

這般奇景持續了長達 75 分鐘,中間只休息兩次,「我終止了這個殘酷的場面,當我接近那隻公綠頭鴨時,牠非常不情願地離開牠的『配偶』………,並站在一旁盯著受害者,呱呱叫著。」事後研究人員將死去的綠頭鴨解剖,發現牠竟然是隻公鴨。

而 Moeliker 雖然沒有親眼目睹綠頭鴨撞上玻璃的那一幕,但根據過去的研究和觀察,他推測死者生前可能曾被捲入一場強姦未遂的追逐之中。

作者所拍攝公綠頭鴨與綠頭鴨屍體交配的照片。圖/Moeliker, C. (2001).

誰都別來跟我搶!霸佔屍體的公沙燕

2014 年,日本科學家 Naoki Tomita 及 Yasuko Iwami 發現灰沙燕 (Riparia riparia) 也有與屍體交配的行為。4他們在路上發現一隻死去的灰沙燕,牠的雙翅展開並放低,如同母沙燕在交配時的姿勢。

「在 15 分鐘的觀察中,有三隻灰沙燕重複並短暫地交互跨騎 (mount) 灰沙燕屍體,……,其中一隻灰沙燕靠近屍體,啾啾叫著並保護屍體不讓其他灰沙燕靠近,接著這隻灰沙燕靠近屍體,重複地跨騎並開始與其交配。」(筆者 OS : 原來只是為了自肥才偽裝成正義使者阿,動物的世界真黑暗。)

經由事後的解剖及驗證,科學家發現死去的沙燕是一隻公沙燕,而企圖姦屍的也是公沙燕。他們認為,可能是因為灰沙燕缺乏兩性性徵差異,且該公沙燕的屍體姿勢又與母沙燕的交配姿勢相似,才促成這場特別的「深度交流」。

清晨巧遇的意外之喜,公獾先禮後兵

2019 年, Marco Colombo 等人則發現了獾 (Meles meles) 的戀屍行為。5一隻成年母獾的屍體在一處山谷中被發現,「清晨 3 : 31 ,一隻體型比屍體小的(疑似)公獾靠近屍體,小心翼翼地嗅著周遭環境,牠在周圍晃啊晃,慢慢從後方接近屍體,聞了聞她的背,用其中一隻前腳溫柔地撫摸她。……,他難掩興奮的情緒,發出嘶啞喉音,從前端接近,爬上屍體開始交配了起來,……,接著不斷地粗暴地啃咬她的頸背並猛力地搖晃她的身軀,伴隨著陣陣低吼。」

至於公獾為何會與已無生命跡象的母獾交配?研究人員認為,母獾在交配過程中通常屬於被動接受的一方,因此對於公獾來說,並未有明確的分別。此外,或許因為母獾屍體所放出的賀爾蒙會隨著時間減少,過了一晚後,公獾對於母獾屍體似乎已「性」趣缺缺。

作者所拍攝公獾與母獾屍體交配的照片。圖/Colombo, M. and E. Mori. (2019).

深入考察後會發現,有關動物戀屍行為的研究其實不勝枚舉,舉凡像是大叢林蜥、地松鼠、蟾蜍等等6-8,都曾留下戀屍行為的相關紀錄,筆者在閱讀這些文獻時,總是會被作者們既隱晦又生動的描述逗得嘴角失守。

當我們正憨憨大睡,抑或是懶洋洋地想著午餐要吃什麼的時候,動物的世界卻總是這麼的「生氣蓬勃」呢!

參考資料 :

  1. Swift, K., & Marzluff, J. M. (2018). Occurrence and variability of tactile interactions between wild American crows and dead conspecifics. Philosophical Transactions of the Royal Society B: Biological Sciences373(1754), 20170259.
  2. Piel, A. K., & Stewart, F. A. (2015). Non-human animal responses towards the dead and death: a comparative approach to understanding the evolution of human mortuary practices. Death rituals and social order in the ancient world: death shall have no dominion, 15-26.
  3. Moeliker, C. W. (2001). The first case of homosexual necrophilia in the mallard Anas platyrhynchos (Aves: Anatidae). Deinsea8(1), 243-248.
  4. Tomita, N., & Iwami, Y. (2016). What raises the male sex drive? Homosexual necrophilia in the sand martin Riparia riparia. Ornithological Science15(1), 95-98.
  5. Colombo, M., & Mori (2019)., E. The “corpse bride” strikes again: first report of the Davian behaviour in the Eurasian badger. Mammalia.
  6. Dickerman, R. W. (1960). “Davian behavior complex” in ground squirrels. Journal of Mammalogy41(3), 403-403.
  7. de Mattos Brito, L. B., Joventino, I. R., Ribeiro, S. C., & Cascon, P. (2012). Necrophiliac behavior in the “cururu” toad, Rhinella jimi Steuvax, 2002,(Anura, Bufonidae) from Northeastern Brazil. Biologist4, 121-125.
  8. Costa, H. C., Silva, E. T., Campos, P. S., Oliveira, M. D. C., Nunes, A. V., & Santos, P. D. S. (2010). The Corpse Bride: A case of Davian behaviour in the Green Ameiva (Ameiva ameiva) in southeastern Brazil. Herpetology Notes3(1), 79-83.
  9. Male sand martin birds filmed having sex with a dead male

關於作者

nerdy

半吊子的科學狂熱者,投稿是種消遣。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