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蛭與我的浪漫七週(一):房客入住儀式,以及低調的前兩週

2008年春天,我曾輾轉從朋友的耳鼻喉科醫師朋友手上拿到一隻鼻蛭(Dinobdella ferox)。回頭查閱那時的記錄,那隻鼻蛭是從一位七歲小妹的鼻子裡拿出來的。當時,由於那隻鼻蛭體型還不算大,我想著如果能把鼻蛭繼續養大一點會更好。然而遺憾的是,當年的我還不夠勇敢,無法以身相許於自己的研究物種,反而是找了一隻實驗兔當作鼻蛭的宿主。

於是我就失敗了。

不過短短兩天,鼻蛭就變成兔籠底下的乾屍,無論是兔子自己把鼻蛭噴出來或是鼻蛭自己爬出兔子鼻孔,總之我什麼數據都沒有得到,只留下滿滿的遺憾與反省,還有鼻子裡的房客這一篇文章。

久別重逢

多年後,因緣際會之下,我又得到一隻鼻蛭了,而且這次是隻幼體。

休息狀態的鼻蛭幼體,黑色的眼點明顯且突起。下方比例尺為1公分。(作者提供)

如同過往的研究所述,鼻蛭幼體可行自由生活並捕食其他小型無脊椎動物,代價是生長緩慢;如果能夠幸運的找到哺乳類宿主,寄生在宿主黏膜上吸血,鼻蛭幼體才能夠快速成長。

為此,鼻蛭幼體會待在水邊靜靜等候,並且對光影變化和宿主呼吸的溫暖氣流極為敏感,以把握稍縱即逝的宿主身影。

相關內容歡迎參考影片:

既然上天給了我第二次機會,多年後的我有一個大膽的想法—-

是的,我要成為鼻蛭的宿主。

坦白說,這是一個謹慎思考後最好的決定。雖然當年的實驗兔毫髮無傷只是虛驚兩日,但直到現在我還是對牠感到抱歉。所以,我自己成為鼻蛭的宿主,就不需要犧牲其他的動物,免除了動物福利的問題。

另外,這也讓我能夠親身體驗宿主的所有症狀,並獲得最詳細的記錄。畢竟,就算我真的能夠時時刻刻盯著倒楣的實驗動物宿主,能夠記錄到的也只有可觀察的症狀而已,無法體會牠的感受和不適。

更何況,除了被動的記錄症狀之外,我還想要定時抽血檢驗鼻蛭是否造成貧血,也想要定時請耳鼻喉科醫生用鼻腔內視鏡觀察鼻蛭在鼻腔裡的位置、長多大了、以及鼻腔裡有沒有出現什麼異常。

此外,我也會每週把臉埋進水裡測試鼻蛭對水的反應,藉此了解流傳百年、將鼻蛭從鼻腔裡引誘出來的老方法是不是真有用處。總之,這些檢驗或測試在我自己身上做是輕而易舉,但是要在實驗動物宿主身上做就難了。

那麼,事不宜遲,我們就開始吧。

  • 影片:Day 0,鼻蛭入厝
  • 影片可能不太適合吃飯的時候看,請大家斟酌收看囉

寄生後低調的兩週

自從鼻蛭入住我的左鼻孔以後,我成天神經兮兮緊盯自己的鼻孔,深怕錯過任何動靜。不過神奇的是,不管我做什麼事、吃什麼酸辣口味的食物,鼻蛭都無聲無息沒有任何反應,讓我幾乎忘了牠的存在。

唯一可以提醒我鼻蛭還在的症狀,就是每天早上起床清痰時,痰裡的血絲。(請叫我林黛玉謝謝)

不過到了第十天,當我正在跟知情的朋友聊天時,我終於還是流鼻血了,我不僅開始出現間歇性流鼻血或流鼻水兼鼻血的症狀,自此之後鼻蛭活動的跡象也日益明顯。正因為如此,衛生紙成了我的貼身好夥伴,時不時就得要抽一張來塞住鼻血。(也許我應該要使用棉條?)

電影「足球尤物」示範以棉條止住鼻血(圖片取自Youtube)

另外,在第一週結束時我造訪了耳鼻喉科,以誠懇的態度說服了同為台大動物系系友的耳鼻喉科醫生,用鼻腔內視鏡幫我每週定期觀察鼻蛭位置並評估鼻蛭大小。

根據醫生的估計,鼻蛭經過第一週後大概4-5公釐長,但第二週時鼻蛭躲得太好幾乎無法看到,因此無法估計體長。但看來鼻蛭在我的鼻子裡面吸血,一週後就長大三分之一到一半,還真的是一眠大一吋無誤。


泛科學自製商品

【時時科科.2020】桌曆+線裝筆記本預購最後倒數!

從內子宮到外太空,科學離不開我們生活中的時時刻刻,時光走入西元 2020,讓泛科學也走入你生活的每一天!【時時科科 2020桌曆】 精選不容錯過的科學日,讓你記下屬於自己的重要日程,也記下科學史上的精彩片段。


🚀 泛科學院獨家線上新課募資 🚀 限量55折預購

【好好說話,做自己的口才教練!10堂一生受用的口語表達課】

「上台說話報告時腦袋一片空白嗎?與人對談尷尬癌就發作?如何清楚表達自己想說的話?怎麼說話才能抓住人心讓人印象深刻呢?」泛科學院與榮恩同樂會共同合作,從表達的心法到語言聲韻的技巧掌握,讓你找到自信,在家就可練出好口才!

關於作者

也許永遠無法自稱學者,但總是一直努力學著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