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蛭與我的浪漫七週(二):房客日夜長,探頭說哈囉

前情提要:

也歡迎看第一篇文章喔:

摸得到鼻蛭的第三週

隨著時間過去,鼻蛭在我的鼻腔裡面住了三週之久。眼看我的鼻血每一兩個小時就流一次,可見鼻蛭在我的鼻子裡兢兢業業盡著自己寄生蟲的本分,頻繁吸血並努力長大。

第三週的時候,還躲在鼻腔深處的鼻蛭已經大到可以在鏡中照光觀察,而且也可以被我深入鼻孔的指尖摸到,當我用力呼吸時還可以感覺到鼻蛭身體被氣流推動,可見牠的體型已經頗有份量,再也不能像前兩週一樣可以躲在鼻甲的縫隙處。

既然我自己都可以從鏡中看到鼻蛭,耳鼻喉科醫生當然也幾乎不再需要使用鼻腔內視鏡就可以輕鬆看見。根據醫生的觀察與評估,現在鼻蛭已經貼在鼻中隔上佔住鼻腔主要的呼吸通道,而且長度約有三四公分左右。

探頭說哈囉的第四週

由於鼻蛭越來越大,牠在鼻腔裡面的活動讓我越來越有感。我已經能夠明顯的感受到鼻腔裡面有個不時扭動又害我老是鼻塞的異物,還好人有兩個鼻孔,所以即使有鼻蛭的那一邊總是難以呼吸,還有另一邊鼻孔可以使用。

第25天時,我在洗澡當下明確感覺到鼻蛭往前探進鼻前庭,而且反應似乎有點不同。就著被水蒸氣些微遮掩的鏡面,我看見鼻孔內側出現了一個小小的異物。

是的,在第25天的時候,鼻蛭探頭說哈囉了。

在那之後,鼻蛭便不斷的探頭出來,害我開始擔心自己會嚇到路人。不過,鼻蛭也不是沒事就探頭出來,而是當我洗臉或洗澡、甚至是進入濕度較高的環境時才會探頭出來,幾無例外。這樣的行為在一百多年前的文獻中就有記錄,所以不是很意外。

比較讓我意外的是,除了鼻孔附近的水以外,居然連光影的變化也可能引發鼻蛭探頭。好比說大熱天,我從太陽下走進室內,鼻蛭可能會探頭;或是當我在太陽下騎機車進入隧道,到了隧道中段時鼻蛭也經常會探頭。超乎想像的是,每天晚上關燈睡覺時鼻蛭就會探出來搔我癢讓我入睡困難,甚至就連在電影院裡面燈一關,鼻蛭也會探出來一同欣賞電影。幸好一旁的汽機車駕駛或電影院的隔壁觀眾都不會左顧右盼,只是專心望向前方,加上安全帽的阻擋與黑暗的環境,鼻蛭嚇到別人的機會並不太大。

日漸絕食的第五週

時間來到第五週,除了鼻蛭和第四週一樣不斷探頭之餘,我的流鼻血次數倒是漸漸的下降,從一兩小時流一次鼻血變成每天一兩次,甚至到了第五週結束時已經不再流鼻血。這一個現象不僅出乎意料,也從未在文獻中出現過,因此可能是這個鼻蛭寄生自體實驗最重要的發現之一。

當然,這一週我也去了耳鼻喉科,醫生直接表明鼻蛭已經大到無法用鼻腔內視鏡或直接目視觀察全貌,只能確定鼻蛭幾乎佔滿了整個左鼻腔。也因為如此,醫生建議我不用再去找他,等到鼻蛭離開以後再到診所來追蹤我的鼻腔狀況就好。


觀落陰真能看見亡魂?解密窺視冥府的禁忌之術!

《可能性調查署2》上線囉!接下來每周都會有新影片,快去按讚訂閱開啟小鈴鐺


【3合1按鍵編程機器人】新品限時$950

關於作者

YTLai

也許永遠無法自稱學者,但總是一直努力學著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