鼻蛭與我的浪漫七週(三):絕食的房客終究得說再見

前情提要:

前面的文章在這裡喔:

徹底絕食的第六週

自第五週以來我流鼻血的次數漸漸降低,猜想這應該是鼻蛭漸漸不吸血所造成的結果,而當第五週結束時我就再也不見鼻血,顯然鼻蛭完全停止吸血了。然而,鼻蛭依然不斷的探頭,在外界環境變暗或在鼻子沾水的時候,鼻蛭總是從鼻孔往外伸得老遠,但即使我整個臉埋在水中,牠卻偏偏還是死守著我的鼻腔不離開。

由於我每天都會洗澡一次洗臉數次,在洗澡洗臉的時候我的鼻子都泡在水裡面,對鼻蛭來說應該是個良好的外在環境。如果鼻蛭禁食以後只是等待著適合的外在環境出現,那麼牠應該在第六週開始的某一天,趁著我洗澡洗臉的時候就可以離開才對。但現在鼻蛭不吸血卻又不離開宿主,我猜想這或許意味牠正在等待某些生理上的轉換,好讓牠可以在離開宿主以後順利銜接自由生活的狀態。

總之,這樣佔著茅坑不拉屎,我真的是猜不透你啊鼻蛭。

由於每次洗澡時鼻蛭都會探得老長掛在臉上,我乾脆把握機會拍了一些照片,向1970年被報導在美國獸醫學會期刊上的一隻被鼻蛭寄生的台灣獼猴致敬。不過這樣空等下去也不是辦法,我想再過兩週,如果鼻蛭還是不離開,或許我就得要採取手段強迫鼻蛭搬家了。

 

_______ 「你等等就會看到鼻蛭喔」分隔線 _______

 

 

 

__________ 再來一條分隔線 __________

 

 

 

台灣獼猴遭鼻蛭寄生。圖片取自Journal of the American Veterinary Medical Association (1970) 157: 1926-7.

向1970年遭鼻蛭寄生的台灣獼猴致敬

曲終人散的第七週

時間來到了第七週,鼻蛭依然故我只是狂探頭但不走。坦白說,這段期間內我也曾經試著用毛巾抓著鼻蛭,確認這樣的做法的確能夠牢牢抓住鼻蛭往外拉,但我依然是忍住了沒有動手。

然而,就在第49天的夜晚,洗完澡以後當下鼻蛭一樣是探頭四處擺動,但就算我給牠一盆水也還是不離開。當下的我或許也是煩悶了,於是我關了燈拿了浴巾,抓住鼻蛭的頭部,稍微拉了幾下。

就這麼拉著拉著,鼻蛭就被我整條拉出來了。

抓住鼻蛭的浴巾本人,上頭還有鼻蛭的痕跡

說實在的,把鼻蛭拉出來的當下我就後悔了。我明明是想要讓鼻蛭自己自然的離開宿主不是嘛?怎麼到最後還是手動把鼻蛭排除了呢?我這樣就像為了時辰剖腹產一樣莫名其妙啊。於是我抱著僥倖的心態,試著把鼻蛭放回鼻孔裡,希望牠會自己爬回去。

然而天不從人願,鼻蛭努力了好一陣子,還是沒有辦法鑽回去鼻腔裡,最後終究是放棄了。而我的鼻蛭寄生自體實驗,也就在第七七四十九天這個煉蠱最常聽見的日子裡,意外的結束了。

脫離鼻孔後的鼻蛭本人。下方黑色比例尺為1公分,體重約莫是寄生前的整整200倍(作者提供)

在鼻子通暢的欣喜之餘,要說我被鼻蛭寄生了這整整七週有什麼體悟,我會說被鼻蛭寄生的經歷讓我覺得自己像個母親,看著體內孕育出生命,然後在牠脫離我的身體成為牠自己的同時,我也感到一股「牠從此再也與我無關」的惆悵。而且因為這隻鼻蛭被我強拉出來以後再也塞不回去,更是讓我深刻體認到「小孩生出來就再也塞不回去」這眾多母親都有的無奈。

啊,我這該不是有了產後憂鬱症吧?

 

下一集:鼻蛭與我的浪漫七週(四):所以房客住宿期間到底在幹嘛啊?

關於作者

YTLai

也許永遠無法自稱學者,但總是一直努力學著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