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擔心暴雷和爆膀胱?臉盲才是你看《復仇者聯盟4》最該擔心的事

TingWei
・2019/04/30 ・2847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17 ・六年級
  • 本文無雷,請安心服用。

近年來幾部長篇影視作品紛紛完結,大結局對於觀影者最大的挑戰,不只有漫長的劇情伏筆時間線以及道具,再來就是那些數之不盡源源不絕峰峰相連到天邊的角色了。

《復仇者聯盟4:終局之戰》不只前有 20 部電影劇情,光是官方有正式做海報的英雄就達到 32 位,更不用說還有其他沒上榜角色;或者是堂堂邁入倒數的第八季《權力遊戲》,那一大拉庫的家族、家族頭銜以及綽號,真是逼死臉盲又金魚腦的人,還讓不讓人好好看劇啊。

就是有這麼多張臉,加上下面一排人。source:IMDb

因此當角色帥氣(或不帥氣,端看是哪部片哪位角色)入場,你是否也偶爾會浮起問號:「不好意思,那個,你哪位?」

到底臉盲是怎麼一回事?臉盲有沒有藥醫呢?

臉盲不只發生在看劇,更是生活中的一種症頭

臉盲最痛苦的不只發生在追劇的時候,在日常生活中更是硬傷。有些人不只難以認出剛剛認識的朋友,甚至連伴侶、或者是自己的臉都認不出來。最著名的案例之一便是神經科學家奧利佛.薩克斯(Oliver Sacks)的科普暢銷書《錯把太太當帽子的人》裡的案例。這對一般人來說似乎相當不可思議,但對他們來說,要辨識人臉得要用像是辨認物品的方式一般、另外處理。

大部分的人在辨識人臉的時候,會將人臉視為整體做辨認,但嚴重的「臉盲症」(prosopagnosia) 患者則需要將眼睛、鼻子、嘴巴分開辨認,因此就算他真的能辨識,處理的速度也會比一般人緩慢。根據統計,約有五十分之一的英國人有「臉盲症」的狀況。

目前我們已知「認臉」是一種獨立的認知能力,且此項能力和物體辨識、語言能力等都沒有直接的關聯;針對雙胞胎認臉能力的研究告訴我們,認臉的能力跟遺傳有相當高的關聯,並且目前也確認了大腦的梭狀迴(fusiform gyrus)在其中扮演了相當重要的角色。

認臉能力有高有低,部分「臉盲症」也可能始終沒有發覺自己有這款ㄟ症頭──除了單純依靠臉孔,其實我們也依靠環境、服裝、聲音等各式各樣的線索來辨識出另外一個人。這也是為什麼,在路上遇到許久不見的老同學時,你只會覺得他很眼熟,卻熊熊喊不出他的名字。而電影裡好一些些的情況就是我們可以認各式各樣的道具和衣服,像是盾牌、槌子、手套、斗篷、 顏色  等等。

這樣還蠻好認的。source:IMDb

也因此這就是為什麼當電影中的英雄們換穿便服的時候,就很想請他們別個名牌再出場吧拜託(喂)。

但這樣難度就頓時上升了(喂)source:IMDb

如果想知道自己有沒有臉盲症,也可以來做個量表了解一下:Prosopagnosia Test(甚至還能幫助到地方的科學家做研究呢)。

當一張臉倒過來,其實你不會認

關於「認臉」是個模組這件事情,還有個奇妙的效應,可以讓大家體會一下這個模組的威力。

 

在 Instagram 查看這則貼文

 

Vikas(@vikasravitp)分享的貼文 張貼

看得出來這張臉有什麼不一樣嗎?一開始看起來很正常,但是倒回來看就可以發現畫面相當詭異,你不禁懷疑為什麼自己一開始為什麼沒看出來。

這被稱為柴契爾效應 (Thatcher effect),也叫柴契爾錯覺。簡單來說,雖然我們在大腦有特定的模組處理臉部辨識,對於細微的特徵變化相當敏感;但是當人臉整個倒轉過來的時候,我們對於臉部的敏感度反而會嚴重降低,甚至察覺不出如此嚴重的異狀。

2009年發表的研究發現恆河猴也會有這樣的狀況,所以我們大腦中「認臉」的認知模組甚至可能源自我們靈長目的共同祖先。

為什麼「外國仔」看起來都一樣?

另外,我們辨識臉孔還有個很大的困擾,而這與種族有關:「白人長得都好像」、「非洲人實在太難辨認」,或者「亞洲人長得都一樣」。由此還衍生出了 2018 年南韓與瑞典國家足球隊開打前夕,南韓足球隊故意交換主力球員的球衣號碼,以此擾亂對方的策略。

這樣的困擾也是經過科學認證der,其被稱之為「跨種族效應」(other-race effect)。研究顯示,不論是誰,辨識跨種族的臉孔都是比較困難的。

目前的研究認為,當人們在紀錄臉孔時,如果是相同種族,大腦登錄 (encoding) 的資訊會較為詳細;但如果是不同種族的面孔時,可能會優先紀錄種族,反而沒有登錄到細節,因而導致多數人很難記得不同種族的臉。

Source:By Nicolasbuenaventura [CC BY-SA 3.0], from Wikimedia Commons

研究顯示這樣的大腦登錄系統應該與語言相似,是在我們的童年時期就已經成形。目前對於成年人是否有機會反轉這樣的系統,許多研究都尚有爭議。但是多接觸不同種族,還是會有進步滴。若想治療在看《復仇者聯盟4》時臉盲的症頭,不妨就二刷三刷四刷五刷、或是多多看幾遍前面 20 幾部漫威電影,很有可能會顯著的改善喔(嚼爆米花)。

參考資料:

文章難易度
TingWei
8 篇文章 ・ 9 位粉絲
據說一生科科的生科中人,不務正業嗜好以書櫃堆滿房間,努力養活雙貓為近期的主要人生目標。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研究指混打 AZ 與 BNT 疫苗效果拔群!感染率比接種 2 劑 BNT 更低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_96
・2021/10/22 ・2347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2021 年 10 月 21 日,國際期刊《自然》(Nature)公開一篇法國里昂國際傳染病研究中心(Centre International de Recherche en Infectiologie Lyon, CIRI)的研究,探討混合施打 AZ 與 BNT 兩種不同廠牌的新冠疫苗後,產生細胞免疫的特性與效果。研究觀察 13,121 名護理人員的真實世界數據,發現混打 AZ 與 BNT 疫苗,比起施打兩劑 BNT 疫苗,可更好的預防新冠病毒引起的嚴重急性呼吸系統綜合症。

研究團隊為瞭解混打這兩種疫苗的機制,觀察兩種疫苗不同的施打組合,發現兩種組合都可以引起很強的抗體反應,而混打疫苗的個體,血清中抗體都有更強的中和能力。此增強的效果,與轉化、活化 B 細胞辨認新冠病毒受體結合區域(Receptor Binding Domain, RBD)的頻率上升有關。

比起第一劑的 BNT 疫苗,AZ 疫苗引起的 IgG 反應較弱,但引起 T 細胞的反應更強,作者認為這可解釋兩種疫苗混打後效果較好的原因。研究結論也提到,混打的方式可能特別適合免疫功能較低下的人。

我們對於混打的瞭解有多少?

國家衛生研究院感染症與疫苗研究所副研究員級主治醫師齊嘉鈺表示,先前許多針對疫苗混打的研究規模比較小,參與人數大多僅數十人到數百人;研究方向著重在免疫反應的差異,而非真實世界的保護力;實驗方法也有限制,例如,分析中和抗體時所用的是替代指標或是人工假病毒中和試驗,而非活的新冠病毒,因此對預測真實臨床病毒的中和能力仍然會有一些疑慮。

最近有另一篇剛剛發表刊登在 Lancet 的報告,是來自瑞典全國性大規模的疫苗混打研究結果,該研究總計納入超過 10 萬名接受 ChAd(腺病毒載體)/mRNA 疫苗混打者與 43 萬名完成兩劑都是接種 ChAd 疫苗者進行保護力的分析。結果發現,疫苗混打組確實對有症狀感染具有更高的保護效果,但是並未深入剖析相關的免疫機制。

齊嘉鈺指出,本文是來自法國的研究,對象是 1 萬 3 千多名醫護人員,其中 2,500 多名接受混打(ChAd/BNT),另外 1 萬多名兩劑皆施打輝瑞 BNT162b2 疫苗。相較於其它文獻,這一篇研究除了分析對感染的保護力差異外,更清楚探討混打疫苗所誘發的免疫機制。

感染率比較:混打組 0.42% < 0.71% 兩劑BNT

台灣兒童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邱南昌指出,研究比較 10,609 名間隔四週施打兩劑 BNT 疫苗,和 2,512 名第一劑施打 AZ 疫苗 12 週後第二劑改用 BNT 疫苗者,發生 COVID-19 感染的情形,以及免疫系統的反應情形。兩劑都打 BNT 疫苗組感染的發生率是混打組的兩倍(0.71% 比 0.42%)。作者還檢驗了多種免疫反應,只打完第一劑後,AZ 疫苗產生的抗體濃度較 BNT 疫苗低;但施打完兩劑後,有些抗體濃度就相似,有些則是混打組較高;在記憶細胞方面,混打組也產生較多。

邱南昌表示,這些免疫反應,可以解釋為何混打的人,能夠降低更多的感染風險。對於變種病毒也是混打組有較好的免疫反應。與過去只是驗抗體濃度,此篇有現實世界的資料,也較之前研究做了更深入的免疫反應檢驗,證實第一劑 AZ 疫苗第二劑 BNT 疫苗,可以得到比兩劑都打 BNT 疫苗更好的效果。

輝瑞 BNT 疫苗。圖/Wikipedia

混打後的免疫反應能維持多久?仍未有結論

邱南昌也說,此篇沒混打組的兩劑 BNT 疫苗是間隔四週,但混打組兩劑間是間隔 12 週。之前的資料就顯示第二劑間隔較久才施打,產生的抗體濃度較高。但由此研究檢驗多種免疫反應的結果看來,時間間隔應不是唯一理由,還有其他可顯示有混打對免疫反應增強的理由。此外,不同地區不同的流行狀況,會影響保護力的研究結果,但免疫反應應是差不多。

齊嘉鈺則補充,研究對象都是醫護人員,因此結果要外推到其他一般大眾,包括更廣的年齡層、潛在疾病等,還需要更多的證據;工作性質不一樣的醫護人員之間暴露於病毒的風險也不同,也可能影響兩組疫苗保護力的結果;免疫機制的實驗僅追蹤至施打完第二劑後 4 週,所以,混打後的免疫反應能維持多久、何時會降低、需不需要再追加第三劑,也還沒有結論。

若開放混打,我該衝一波嗎?

本文有幾項重要結論:

  1. 兩劑間隔 12 週,有順序的混打(ChAd/BNT)疫苗確實比間隔 4 週施打兩劑 BNT 疫苗對降低感染提供更好的保護力。
  2. 兩種組合都刺激了很強的抗棘蛋白抗體反應,但混打可以誘發更強的中和抗體,即使是針對不同的 SARS-CoV-2 變種病毒。這種增強的中和抗體反應與可以辨識受體結合區域(RBD)的記憶 B 細胞持續的成熟及活化有關。
  3. 第一劑施打 ChAd 疫苗後比 BNT162b2 疫苗誘發的抗體反應弱,但卻有更強的 T 細胞反應,可以解釋兩種疫苗混打使用時的互補性。

這個結果再一次為混打疫苗的保護力提出更多的科學證據,同時也特別對一些免疫功能低下,如器官移植的患者,提供更好的疫苗接種選擇建議。

COVID-19 有多種疫苗,陸續有研究顯示混打可能誘發不同免疫反應,得到比單一疫苗更好的保護力。但是疫苗種類繁多,混打方式的排列組合更多樣,目前只有少數方式有確切數據可驗證。

我國根據我們各種疫苗的供應量和已經發表的研究資料,有可能會逐漸開放准許混打的種類。但是就本研究的資料看來,即使不混打也仍得到相當不錯的保護力。所以其實也不必執著於是否要混打,有什麼疫苗能打就打什麼,反而是最簡單的選擇。

研究文獻

※為了盡快了解研究的重大發現,此為 Nature 期刊提供的未經編輯文章,在最終發布完稿之前,研究者還可能修正文章內容。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_96
1 篇文章 ・ 3 位粉絲
台灣科技媒體中心希望架構一個具跨領域溝通性質的科學新聞平台,提供正確的科學新聞素材與科學新聞專題探討。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