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1
1

文字

分享

0
1
1

留下來的人該怎麼辦?解析《復仇者聯盟4》中超級英雄們倖存後的因應方式

林希陶_96
・2019/04/30 ・1743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19 ・六年級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全篇都有雷,請自行迴避)

 

 

 

 

 

《復仇者聯盟4:終極之戰》其實是一部經歷災難後如何康復的電影?圖/IMDb

從臨床心理學的角度而言,《復仇者聯盟4》其實是一部經歷重大災難(《復仇者聯盟3》結尾一半人口量子化消失了)的超級英雄如何逐步康復的故事(但康復的不太完整)。也因為這樣的韌性,才讓超級英雄們加添了許多人味。他們不再高高在上,而是困擾著眾生都有的煩惱。

復仇者英雄們的壓力反應

故事的一開始,每個倖存的超級英雄,其身心反應略有不同。但與平常人相同的是,他們面對這場輸到底的戰爭災難,並沒有比一般人堅強到哪裡去。他們也出現各種身體、認知、情緒、行為等壓力反應1:鋼鐵人會沮喪,避免碰觸相關話題;鷹眼會自我懷疑,浪跡天涯;美國隊長與黑寡婦會感到罪惡感,不斷自問為何是自己活著。當然有的人,如綠巨人浩克、蟻人、驚奇隊長、涅布拉、戰爭機器、火箭浣熊、瓦爾基麗、奧科耶逐漸回到正常生活,執行每日任務。

雷神索爾在電影前半段的狀況最為糟糕。圖/IMDb

但反觀雷神索爾的狀況最為糟糕,每天酗酒、暴飲暴食、自暴自棄、喪失自信、足不出戶、沈迷電玩。若考量其嚴重性,甚至可算是創傷後壓力症(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的範疇了(故事前半段會以為自己看錯電影了,這不是《海邊的曼徹斯特3嗎)。若以上述 12 人中,只有 1 人符合診斷的話,其發生率約為 8.3%,此結果與創傷後壓力症終生罹病風險8.7%2,算是非常接近。只能說劇本的田野調查做得相當詳盡,絕對不是隨意瞎扯一個比例。

康復的典範:美國隊長

在五年的復原過程中,美國隊長演繹了康復的良好典範。他進入各種倖存團體中,提供自身的經驗,不是單純的停留於任務簡報(Debriefing)而已。所謂的任務簡報是指團體運作的一種方式,主要讓團體成員報告在災難中發生了何事,透過陳述細節來回顧自己的行動。

這不是一種正式的心理治療,而是一種互助性團體,目的是讓參與者減輕急性壓力反應,並且在必要時讓參與者比較願意接受下一階段的正式照護。目前任務簡報是否有實際效果仍有疑問4,有一些研究認為有實際功效,但有一些研究覺得此方式的團體運作與控制組並無顯著差異,也無法減緩後續創傷後壓力症的發生,甚至認為會妨害自然恢復的歷程。《復仇者聯盟4》中,只要超級英雄回顧對抗薩諾斯的戰爭中自己做了什麼事時,大家就會陷入低落情緒,無法自拔。因此若只留在任務簡報的層次,對超級英雄們一樣會有不良影響。

美國隊長還進入各種倖存團體中,提供自身經驗。圖/IMDb

美國隊長的行動做了更多,不只凝聚了成員的向心力,並且持續鞏固大家的信念。他持續做到了許多該做的事情1,如結構時間保持忙碌、不像雷神索爾陷入物質使用、維持日常生活、持續與他人互動、計畫事情並逐步增加自己的控制感。在這五年間讓所有成員漸漸增加適應性功能,故事並由此推進到蟻人回到現實世界,找到反攻方法的劇情轉捩點。

心理病理學的角度,長期抱持著巨大的自責與罪惡感並不健康。圖/IMDb

劇情的進展也活生生地反應現實。鋼鐵人、黑寡婦、鷹眼等主角群其實是抱持著巨大的自責與罪惡感,這樣的想法並未隨著時間消失。因此若是出現可以自我犧牲的機會,他們會毫不猶豫。

但以心理病理學的角度來看,這樣的方式並非最佳選擇。醫療的存在應是為了更為良好的生命品質,讓自己面對已經發生的災難事件時,可以有彈性、耐心的包容各種結果,接受超級英雄也有無法改變的事實,並將責任讓所有同伴共同承擔。如此看來,美國隊長最後選擇停留在過去與雷神索爾選擇開啟星際旅行,無疑才是最佳的心理復原表率。

參考資料與延伸閱讀

  1. 面對重大災難,如何心理自救?
  2. American Psychiatric Association: Diagnostic and Statistical Manual ofMental Disorders, 5th edition. (2013). Arlington, VA., American PsychiatricAssociation.
  3. 《海邊的曼徹斯特》:創傷後,重新生活
  4. Pfefferbaum B , Jacobs AK , Nitiéma P , Everly GS Jr. Child Debriefing: A Review of the Evidence Base. Prehosp Disaster Med.2015;30(3):1 10.
文章難易度
林希陶_96
80 篇文章 ・ 51 位粉絲
作者為臨床心理師,專長為臨床兒童心理病理、臨床兒童心理衡鑑、臨床兒童心理治療與親子教養諮詢。近來因生養雙胞胎,致力於嬰幼兒相關教養研究,並將科學育兒的經驗,集結為《心理師爸爸的心手育嬰筆記》。與許正典醫師合著有《125遊戲,提升孩子專注力》(1)~(6)、《99連連看遊戲,把專心變有趣》、《99迷宮遊戲,把專心變有趣》。並主持FB專頁:林希陶臨床心理師及部落格:暗香浮動月黃昏。

1

11
2

文字

分享

1
11
2
「彈指」的速度到底有多快?物理學研究揭秘:只要 0.007 秒!
超中二物理宅_96
・2021/11/25 ・1805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人體的哪個部位做起特定動作時會最快呢?

如果你的回答是「眨眼」,那就錯了,雖然文學上的確是以「一眨眼」、「一瞬間」來形容速度很快或是時間很短暫……但答案是手指。(喂,想到奇怪的方面的人,自己去牆角罰站!)

除了「一眨眼」、「一瞬間」之外,類似的詞還有一個:「一彈指間」。

答案就是「彈指」這個動作。

「彈指」僅耗時0.007秒,比眨眼還快20倍!

科學家發現,拇指跟中指互相卡住的「集氣」時間不算,從中指開始動,到中指打到手掌的拇指指根處,算是一次彈指,歷時只有 7 毫秒,也就是 0.007 秒,而眨一次眼睛的時間是 150 毫秒。也就是說,「一瞬間」的時間比「一彈指」長了 20 倍。

人類從很久以前就會做這個動作,古代經常是樂師或是舞者用來打拍子,維持音樂或舞蹈的節奏。例如一個希臘時代的壺,上面就有牧羊神潘恩一邊跳舞一邊彈指的圖畫。在武俠小說的世界中,「彈指」也是很厲害而且極具魅力的招數,像是古龍的「楚留香」,金庸的「黃藥師」。

近年來最有名的彈指,當然就是「復仇者聯盟」中,一彈就可以消滅全宇宙半數生命的「薩諾斯的彈指」。在 2018 年的「無限之戰」上映時,電影院中坐著一個男人:喬治亞理工學院(Georgia Tech)的 Saad Bhamla 教授。

一彈就可以消滅全宇宙半數生命的「薩諾斯的彈指」。圖/IMDB

利用4千fps的高速攝影,探究「彈指動力學」!

回到研究室中的教授,跟研究生討論電影劇情時,發生了爭論,因為教授認為「薩諾斯戴上看起來是金屬材質的無限手套後,摩擦力太小無法彈指」。理由是,在「聚氣」的過程中,拇指與中指之間必須有足夠的摩擦與彈性,才能累積足夠的能量,然後在彈指發動的那一刻(我本來要寫「瞬間」,不過瞬間慢了 20 倍,太久了)把彈力位能釋放出來。金屬材質的話,摩擦力不夠,一下子就滑開了。

於是 Bhamla 教授跟學生就決定對「彈指的動力學」展開研究,他們利用每秒可以拍攝 4082 幅的高速攝影機拍下彈指的連續動作,發現此過程中,中指的運動是以指根為軸的轉動,其「角速度」可以達到每秒 7800 度,一個圓周是 360 度,也就是每秒 22 轉——當然中指不會真的轉圈圈,大約轉 54 度,不到 1/6 圈就被手掌擋住了。

(a) 古希臘的壺上面有牧羊神潘恩彈指的圖畫,西元前 320-310 年。(b)在不同時刻拍攝到的中指指尖連續動作的合成照片。(c) 由下而上,力、角加速度、角速度、轉動角度對時間的關係。(d) 彈指連續動作圖。圖/Journal of Royal Society Interface

由於從靜止加速到每秒 7800 度、再減速到靜止的整個過程只花了 7 毫秒的時間,瞬間「角加速度」高達 160 萬度每秒平方,實在是非常驚人的數字。

他們也戴上不同材質的指套進行實驗,其中一個是金屬製的「頂針」(裁縫師傅用的指套,用來保護手指不被刺傷,上面有許多小凹槽,也可以用來推針),戴上這個東西後,果然就因為摩擦力不足無法打響彈指。但也不是摩擦力越大越好,乳膠指套因為摩擦力太大,蓄積的能量一下子就被熱能耗散掉了,也快不起來。

研究團隊所建立的理論模型,藍色為拇指(推壓中指),綠色為中指(蓄積能量的彈力系統)。圖/Journal of Royal Society Interface

所以這個研究的結論是:「薩諾斯你演錯了!無限手套不能用金屬製品啦!」

拍電影要小心,不要被物理學家抓包……

這個研究,於 2021 年 11 月 17 日發表在英國皇家學會的《Journal of the Royal Society Interface》期刊。

附帶一提,雖然「人類的彈指」看起來已經很厲害,不過比起「吸血鬼螞蟻」(Dracula ant)的下顎還差得遠,角速度可以達到每秒 2 億 4 千萬度(每秒 67 萬轉),角加速度更高達 15000 兆度每秒平方,這個數字真是難以想像是生物能做到的動作……

參考資料

所有討論 1

0

7
2

文字

分享

0
7
2
疫情之後,我們的心將變得更加強壯!談談創傷後成長
Bonnie_96
・2021/05/21 ・2407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近日,台灣本土疫情不斷升溫,民眾不免出現無助、憤怒等情緒和想法。許多與疫情相關的調查和研究,也確實發現在這段時間,人們感受到的焦慮、憂鬱的症狀高出過去好幾倍。

疫情不斷升溫,民眾不免出現無助、憤怒等情緒和想法。圖/envato elements

去年8月,美國疾病防制中心(CDC)調查5000多名成年人,發現25.5%有焦慮症狀,24.3%有憂鬱症狀,這個數值比2019年分別增加三和四倍。且今年4月發布的追蹤報告,也發現過去七個月裡,美國有焦慮或憂鬱症狀的成年人,比例從36.4%上升到41.5%。

波士頓大學公衛學者埃特曼(Catherine Ettman)等人的研究則指出,不僅「憂鬱症狀」和「嚴重心理壓力」的盛行率是2018年的三倍。更值得注意的是,去年的盛行率更是高於911恐怖攻擊、卡崔娜颶風等其他重大災難。

不難發現多數的心理學研究,聚焦疫情之下對個人心理健康所造成的負面影響。但有些研究者卻反其道而行,問:「會不會有些人在這段期間,反而形成正向的生命意義等,或是經驗到創傷後成長呢?」這些研究也發現,人們在嚴峻疫情中雖然會感受到嚴重的心理壓力,但在疫情緩和後,卻能讓他們的心理狀態變得更正向!

疫情期間,有焦慮或憂鬱症狀的成年人有顯著成長。圖/Giphy

什麼是「創傷後成長」?

多數我們想到創傷後壓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以下簡稱PTSD)患者所經驗到的症狀,比較多是負向的症狀,像是難以入睡、注意力不集中、反覆經歷痛苦的夢境,甚至發展成慢性病或情緒相關病症。

除了一部分PTSD的患者,會持續經歷負面心理健康的影響外。大多數患者會逐漸地從創傷中復原,並回到先前的生活狀態。之中,又有一部份的人會經驗到「創傷後成長」(Posttraumatic Growth, PTG)。

創傷後成長最早是由心理學家Richard Tedeschi和Lawrence Calhoun所提出的。主要是指個人經歷創傷事件,或重大生命危機後,開始體驗到心理的正向經驗,或是實現個人的積極成長。 所經驗到的正向成長,可以歸類為三大類,分別是「改變對自我的知覺」、「改變與他人的關係」、「改變人生哲學」。

Richard Tedeschi和Lawrence Calhoun。圖/UNC Charlotte

「改變對自我的知覺」這部分,Tedeschi 與 Calhoun (2004)以「脆弱但更堅強」來形容自我知覺的改變。當我們面對威脅生命的重大事件,可能會讓人意識到自己正被老天「試驗」著,但如果能在這麼大的創傷後依然存活下來,那麼自己一定是相當的堅強。就像諾貝爾和平獎最年輕得主少女馬拉拉(Malala Yousafzai),雖遭到暗殺,但火速送醫,救回一命。也不能限制她持續為女性教育權發聲,並鼓勵更多和她一樣的女性。

雖然這聽起來和復原力(resilience,或韌性)有點像,但其實並不同。復原力指的是從挫折中迅速恢復的人,但不太會經歷創傷後成長。反之,經歷創傷後成長的人,不只是生活回到原來的水平外,且曾忍受認知和情緒層面的掙扎,進一步形成深層的意義,讓個人獲得生命經驗的提升!

「改變與他人的關係」則是在創傷個案身上,發現與他人有更多的連結。不僅會對其他正在受苦的人更有同理心外。甚至也更願意揭露負向自我,或負向經驗。

「改變人生哲學」則發現有些創傷個案,會重新排列生命的優先順序等。像是有些人可能以前會以工作、賺錢為優先考量,但在遭逢重大事件後,開始陪伴家人、注意飲食等為重。且也會對以前可能不會注意到的小事(天氣等),更加欣賞。

而從以上三大類別,Richard Tedeschi等人再細分五項因素。包含與改變對自我的知覺相關的「發現新的可能性」、與改變他人關係相關的「與他人關係」,以及和改變人生哲學有關的「個人成長」「人生鑑賞」「靈性成長」。這五個因素,也常被用在許多創傷後成長的研究中。

創傷後成長主要是指個人經歷創傷事件,或重大生命危機後,開始體驗到心理的正向經驗,或是實現個人的積極成長。圖/envato elements

新冠肺炎疫情之下,有些人正在經驗「創傷後成長」!

耶魯大學心理學家Robert H. Pietrzak等人,對超過3000名退伍軍人進行調查,發現有12.8%的退伍軍人自陳有和新冠肺炎疫情相關的PTSD症狀。而有8%的人考慮自殺。

但是,也有43.3%的退伍軍人表示,他們在疫情期間獲得正向的心理健康影響。包括更滿意現在的生活、有更親密的人際關係,以及在個人成長方面也有提升。

另外一項研究,則是英國和葡萄牙心理學家雙雙聯手,在第一波疫情期間(去年1月- 6月)針對兩地385名6-16歲的兒童照顧者,進行調查。

雖然有50%參與者表示自己在這段期間的收入減少,且甚至有19.5%的家庭成員是疑似或確診病例。儘管這些參與者在生活中承受龐大壓力,但還是有高達88.6%的人認為疫情之下還是帶給自己積極、正向的意義。其中,包含人際關係的改善、發現自己新的可能等。

在不斷升溫的疫情期間,我們仍會對未知的情勢感到焦慮、憂鬱,甚至覺得壓力山大等。但在疫情過後,我們會慢慢地回到原本的狀態。而根據現有調查資料,也有不少人在這次疫情中,在心理健康上得到正面的影響!

參考資料

  1. McGinty EE, Presskreischer R, Han H, Barry CL. Psychological Distress and Loneliness Reported by US Adults in 2018 and April 2020. JAMA. 2020;324(1):93–94. doi:10.1001/jama.2020.9740
  2. Tedeschi, R. G., & Calhoun, L. G. (1995). Trauma and transformation: Growing in the aftermath of suffering. Thousand Oaks, CA: Sage.
  3. Tedeschi, R. G., & Calhoun, L. G. (2004).Foundations and Empirical Evidence.Psychological inquiry, 15(1), 1-18
  4.  蕭仁釗、 李介文(2014)。創傷與創傷後成長。國教新知;61卷1期,P54 – 61。
  5. Pietrzak RH, Tsai J, Southwick SM. Association of symptoms of 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with posttraumatic psychological growth among US veterans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JAMA Netw Open. 2021;4(4):e214972.
  6. Stallard, P., Pereira, A., & Barros, L. Post-traumatic growth during the COVID-19 pandemic in carers of children in Portugal and the UK: Cross-sectional online survey. BJPsych Open. 2021; 7(1), E37.
Bonnie_96
21 篇文章 ・ 27 位粉絲
喜歡以科普的方式,帶大家認識心理學,原來醬子可愛。歡迎來信✉️ lin.bonny@gmail.com

3

11
6

文字

分享

3
11
6
自己真的不夠好嗎?——長期被否定下的「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雞湯來了
・2021/05/03 ・2786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SR值 560 ・八年級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 文 / 雞湯來了特約作者 吳婕語
  • 校稿 / 雞湯來了 陳世芃、張芷晴
  • 製圖 / 雞湯來了 黃珮甄
圖/取材自《靈魂急轉彎》

「我不夠好,我不值得活。我不夠好。」——《靈魂急轉彎》22號靈魂

獲得金球獎「最佳動畫片」及「最佳原創音樂」2 大獎的電影《靈魂急轉彎》中,主角之一「22 號靈魂」一直不相信自己能找到在地球生活的火花,甚至在化身為黑色迷途精靈時不斷喃喃自語。

一直在投胎先修班的 22 號,受到許多偉人老師指導,不斷被批評、投以失望眼光……,表面上看起來毫不在意的 22 號,其實在不斷累積的人際挫折中,發展出消極的自我評價。

你或家人,是否也有長期被批評,久而久之就變得「很難相信自己」的狀況?其實,這可能是「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徵兆,長期受到他人攻擊,可能會累積巨大的心理陰影,有一天就成為被黑暗吞噬的小怪獸……

比 PTSD 容易被忽略的 C-PTSD:「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我經歷了千千萬萬的導師,大家都討厭我」——《靈魂急轉彎》22號靈魂

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Complex PTSD) 是一種於成長期間,受到創傷後出現的精神症狀,常發生於孩童身上,在身心狀況還在發展期間,因為應對負面事件的能力不及大人,所以常見於兒童,但成人也還是有可能發生。

就如電影中,22 號靈魂在各個人生先修班老師的教導下,備受批評而累積對自己的負面意象,雖然他嘴巴上不說,表現得完全不在意,其實他的內心是很受傷的[註1]

值得注意的是,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PTSD) 相比,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Complex PTSD),不須曾經暴露於死亡或身體威脅等重大傷害,且常發展於兒童期,人們不容易發現孩童內心累積的創傷陰影,或因「還小啦,會有什麼壓力」,因此容易被忽略。
在兒時若埋下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 (Complex PTSD) 的陰影創傷,可能會持續影響至個體成年之後,相關人際互動、自我概念等能力在成年之後,也很可能會比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者來得更差。

長期累積埋下的心理陰影-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 3 個常見徵兆

「我的人生毫無意義」、「我不要」、「放棄吧!我是不可能變好的」——《靈魂急轉彎》22號靈魂

和「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一樣,「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者回想起創傷事件,會引起如頭暈般的生理反應、自我毀滅及衝動行為、抱怨、迴避任何可能引起創傷回憶的情景、絕望、退縮、與他人的關係受損或失去信任、感受到威脅等等…狀況。

不過,特別的是,我們可以從「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中最關鍵的3個徵兆來檢視自己或身邊的家人有無相關情形:

圖/取材自《靈魂急轉彎》

長期被否定陰影:

在難以脫離或是無法脫離的關係中,受到長期或重複的創傷,或者是連續不斷的創傷。例如:22 號靈魂不斷的失敗,只能在先修班裡循環。

|反覆經歷的噩夢:

不斷的經驗重現,反複經歷創傷,甚至可能會做惡夢。例如:22 號靈魂跟過許多靈魂導師,但最終都以失敗收場

|偏差或討好行為:

出現不適當的行為,甚至過度討好他人。 例如:22 靈魂在導師面前大鬧、打亂,出現看似小孩不乖的調皮舉動。

放寬心,試試專業的諮詢

每個人在生活中遇到情緒低落是正常的,但是如果持續時間太長,並且可能影響到人際關係、學業、職業上的功能損傷,建議尋求專業的協助。

WHO 在國際疾病分類第十一版的版本中已經發展出符合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的國際創傷問卷 (ITQ) 量表,供全球臨床工作者使用,可以有效的幫助我們面對童年時期所累積的創傷。

直接到地球試一試——停下來,等一等靈魂

「我想我找到自己的火花了」-《靈魂急轉彎》22號靈魂

原本對於地球感到厭惡的 22 號靈魂,在真正接觸到自己討厭的東西,暴露於地球當中,他開始有了不一樣的經驗,品嘗到人類的食物,居然很美味、和人談話時原來有人認同他,原來自己可以在地球中,學習到新的生活方式,原來我不討厭地球。

圖/取材自《靈魂急轉彎》

22 號靈魂在地球生活的做法,其實就是心理學中「漸進暴露式療法」的概念:慢慢面對痛苦的來源,從最低痛苦程度的開始,有相關證據顯示,治療「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和治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相同。

|直接面對嘗試:

在治療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時,常使用的是暴露式療法,讓個人「直接面對創傷的壓力源」,學習如何發展出新的應對模式,很可能可以減輕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出現的「負面的自我概念」及「人際關係障礙」。

|練習角色扮演:

正因「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出現的其中一個原因是,「人際應對能力的不足,導致情感出現缺損」,所以,若能在情境中「練習角色扮演」,也許能習得在社會中與他人相處的技巧。

|正向互動技巧:

在上述角色扮演的過程中,慢慢習得調節自我情緒的技巧、和他人或這個世界正向互動的技巧,增加「正向的人際關係經驗」,或就像 22 號一樣,誤入了別人的身體,但也因此暴露其中,扭轉了對地球的負向想法,體驗到與人之間新的連接,學習建立「好」的相處。

若是身邊有人出現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症狀(無論是孩子或大人),家人的支持也可以提供一個很好的幫助。在治療期間,可以一起學習如何面對創傷,提供對方情感支持。深為受創傷者身邊的重要他人,若在處理創傷時能夠勇於面對,對於治療效果,會優於讓對方自己面對治療。「陪伴」與「引導」,將是不容小覷的力量。

註解

  1. 根據 WHO 的定義:當面對一種壓力事件時,最常見於兒童在成長期間內,不斷的累積創傷且重複的面臨創傷經驗,童年時期的虐待及情感忽視為最典型的創傷模式。

參考資料

本文轉載 雞湯來了 ,原文連結:一直覺得自己都不夠好?-長期被否定下的「複雜性創傷後壓力症候群」,歡迎去 雞湯來了 繞繞玩玩喔!

所有討論 3
雞湯來了
49 篇文章 ・ 461 位粉絲
幸福,如何選擇?雞湯來了相信我們值得擁有更優質的家人關係。致力提供科學研究證實的家庭知識,讓您在家庭生活的日常、人生選擇的關卡,找到適合的方向。雞湯來了官網、雞湯來了F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