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失去記憶的 H.M. │ 科學史上的今天:08/25

Photo source:Find A Grave

1953 年的今天,27 歲的美國青年亨利 · 莫萊森(Henry G. Molaison, 1926-2008)躺在手術台上,準備接受腦部手術。他患有癲癇,發作時口吐白沫,全身劇烈抽搐,頻率之繁已嚴重影響生活。自幼父母即帶著他四處求醫,試過各種療法都沒用,因此當史考維爾(William Scoville)醫生主動建議切除異常放電的海馬迴,即可治癒時,他與父母都滿懷期待地答應了。

就治療癲癇而言,手術成功了,莫萊森的確很少再受癲癇之苦。但是他也喪失了記憶的能力,再也記不住見過的人、說過的話、聽過的歌,所有新的體驗猶如朝露轉眼成空,什麼也沒留下。就連手術前十一年的記憶也所剩無幾,從此他的人生就永遠停留在十六、七歲,而他的名字自此就被代號 H.M. 取代。

手術後的 H.M. 無法記住新的事物,只要超過幾分鐘,或是轉移了注意力,他就忘得一乾二淨,毫無印象。因此即使已經來過很多次的心理學家出現在門口時,他都以為是初次見面;當然,他也不記得自己曾經重複做過無數次類似的實驗了。或許因為如此,加上他本性善良,五十幾年來,只要聽到實驗可以造福他人,總是來者不拒,全力配合。

雖然無法形成新的陳述記憶(declarative memory, 泛指個人經驗或知識訊息),但 H.M. 卻能學會程序記憶(procedural memory, 指有固定程序的動作或技巧,如游泳、騎腳踏車)。例如他每天被要求看著鏡子畫同樣的圖形,雖然對他而言,每天都是第一次畫,但是他仍熟能生巧,越來越進步。

此外,有些記憶也是會下意識地慢慢形成。例如 H.M. 的記憶雖然停留在二十歲以前,但他並不會對鏡中逐漸變老的臉孔感到訝異。而每次當他被告知父親過世時,總是不敢置信的痛哭失聲,如此長達四年之久,但後來他就自然地用過去式提及父親了。

H.M. 大概是心理學史上最知名的病患名稱,光是第一篇的觀察論文就被引述超過二千五百次,更不用提後續的上百篇論文。因為他,我們才知道原來記憶與大腦特定區域有關;才知道短期記憶需靠海馬迴才能形成長期記憶;才區分出陳述記憶與程序記憶的差異。因為他,才開啟了後續各種關於記憶的研究。

H.M. 被隱藏了 55 年的真正身分直到他 2008 年過世後才揭曉,我們才終於一睹莫萊森的面貌。相片中的他總是笑容可掬,彷彿對自己的缺憾毫無怨懟,反而樂見能派上用場;他曾這麼說:「他們在我身上的發現可以幫忙他們幫助別人。」雖然他事後總是馬上忘記自己曾幫上忙,但他的貢獻永遠都不會被遺忘。

 

 

本文同時收錄於《科學史上的今天:歷史的瞬間,改變世界的起點》,由究竟出版社出版。

您最近是不是也有以下的感受?

1.各類議題中的科學及專業知識日益複雜,想懂實在太難。

2.資訊爆炸、真假難辨、覺得無所適從,甚至想不聽不看。

3.擔心身邊的人受偽科學與謠言所誤,但不知道該怎麼辦。

這時候你需要「科學思辨力」幫助你,建立自己的邏輯、跨過複雜議題討論的門檻、提升資訊選擇、處理與溝通的能力。

用 12 堂課讓你成為更能面對未來變化的公民吧!從即刻開始到 9/18 晚上 10 點前,預購達 250 組即確定推出,更多資訊請見預購頁面

關於作者

張瑞棋

1987年清華大學工業工程系畢業,1992年取得美國西北大學工業工程碩士。自小喜愛科學新知,浮沉科技業近二十載後,退休賦閒在家,更成為重度閱讀者。當了中年大叔才成為泛科學專欄作者,著有《科學史上的今天》一書,如今又因翻譯《解事者》,而多了個譯者的身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