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屠場》、《柳葉刀》與食品安全的黑暗面——英國和歐盟食安簡史(一)

miss9_96
・2018/06/01 ・2026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33 ・七年級

「遺留在工廠地板上的肉渣被剷起來,製成一罐罐的肉品罐頭;腐爛的殘渣被混入絞肉中,成了餐桌上的香腸……」

——《屠場(The Jungle)》

傳播媒體是人民監督政府的重要角色;一百年前,一本推崇共產主義的小說,卻意外的揭開了食品業的黑暗面。歐美各國驚覺,食品安全已不是國內的事情,而是跨國貿易裡難以避免的重大風險議題了。

圖/The Jungle (1906)

大西洋彼岸的豬隊友:1855-1906年的英國食安現況

19世紀中期,英國乘著工業革命起飛,各種商業活動興盛。但每個時代裡都有大賺黑心錢的奸商,食品汙染、攙假也成了英國維多利亞時代仕紳們關注的議題 [註1]。

早在1855年,英國老牌的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就集結了當時的科學家,出版了一本《食品及摻假:1851-1854年-柳葉刀期刊衛生分析報告》 [1]。食品詐欺的科學證據讓英國社會開始重視食安問題,歷經數次立法演變,英國在1875年頒布了「食品與藥品銷售法(The Sales of Food and Drugs Act, SFDA)」,授予政府管理食安問題的權利,而1899年的修訂,更讓中央機關能夠懲戒執行不力的地方衛生政府,提升了政策的貫徹性 [2, 3]。

時至百餘年後的今天,1875年的食品與藥品銷售法被視為英國食安法的先祖,而1855年的柳葉刀報告,更可被視為以科學推動食安的起源之一。

醫學雜誌《柳葉刀(The Lancet)》圖/wikipedia

歷史跨入1906年,跨洋的國際食品貿易興盛,一本追求社會主義的小說卻大大地震撼了美、英兩國的食安管理!一百多年前的美國,食安觀念尚未萌芽,粗製濫造的食品充斥於市面之上,一本揭開社會黑幕的小說——《屠場(The Jungle)》意外地觸動了讀者對劣質食品的恐懼的恐懼

作者厄普頓·辛克萊(Upton Sinclair Jr.)在書中描寫了中下階層的困境,企圖引起讀者關注弱勢族群,但出乎意料的是,震撼全美讀者的卻是那描寫劣質肉品的內容——

遺留在工廠地板上的肉渣被剷起來,製成一罐罐的肉品罐頭;腐爛的殘渣被混入絞肉中,成了餐桌上的香腸……

《屠場》提及的肉品工廠。 From: The Jungle (1906)

令人生噁的敘述讓人倒盡胃口,更引發全美的抗議浪潮,此聲浪更傳至當時美國總統老羅斯福(Theodore Roosevelt)的耳中,催生了美國的「純淨食品與藥品法(The Pure Food and Drugs Act)」 [3, 4]。這對美國的食品安全是個巨大的里程碑,但對彼岸的英國來說,卻是個無妄之災!

《屠場》發行3個月後,英國泰晤士報對美國芝加哥的劣質肉品進行報導,食安新聞在媒體的推播下,憤怒感快速地在英國社會中膨脹,肉品罐頭的市場一落千丈,民眾更要求政府抵制美國肉品的進口,此局勢更挑起了兩國間的貿易紛爭。英國政府通過了「公共衛生(食品規章)法」來強化進口食品檢驗 [3]。自從全球貿易盛行以來,跨國的食品詐欺已成了各國無法逃避的問題

source:諷刺芝加哥劣質肉品的漫畫,圖中人物為老羅斯福總統。From: Mrs. Ronan’s Honors U.S. History II

除了黑心廠商,食品安全更強大的敵人是誰?

一百多年以來,食安管理領域裡,媒體扮演了非常重要的一環。其中有許多良善的媒體善盡了監督的角色,如 2014年中國上海東方衛視在電視上爆料,「上海福喜」企業竟使用發綠、過期肉品製成食品,龐大的媒體壓力逼迫食品廠商自我改革。但也有部分媒體追求新聞熱度,誤導民眾、甚至造成社會恐慌,如 2015年《康健雜誌》宣稱「市售黑糖抽檢,全部測出致癌物質丙烯醯胺」、2013年《商業週刊》宣稱「國內奶製品驗出違法動物用藥」等,不僅過度臆測,更造成了國人恐慌、經濟受挫。

當年的《柳葉刀》和《屠場》成功的揭開了食品業的黑暗面,讓食品產業往更進步、更安全方向前進,也間接讓歐美諸國逐漸脫胎成了現代國家。但數十年後,歐洲的食安領域遇到了一個比黑心廠商更強大、更邪惡的敵人,它只重視自己的利益,不僅忽視食品安全,更打壓了媒體和科學力量,引爆的災難最終延燒全世界,它就是——政府。

圖/wikipedia

究竟政府和政治操作對食品安全造成了怎樣的衝擊呢?敬請期待下一集的《英國和歐盟食安簡史(二)》。

  • 註1:英國的維多利亞時代(Victorian era),時間大約是1830至1900年,長期的和平帶來高速的發展。此時的較為台灣人所知的人物為夏洛克·福爾摩斯、開膛手傑克等。

參考文獻

  • [1] Hassall, Arthur Hill (1855) Food and its adulterations; comprising the reports of the Analytical sanitary commission of “The Lancet” for the years 1851 to 1854, London: Longman
  • [2] Milo R. Maltbie (1898) The English Local Government Board, Political Science Quarterly, 13, 232-258
  • [3] 魏秀春 (2011) 英国食品安全立法研究述评, 井冈山大学学报, 32, 122-130
  • [4] Bee Wilson (2012) 美味詐欺:黑心食品三百年。八旗文化,中華民國





文章難易度
miss9_96
156 篇文章 ・ 373 位粉絲
蔣維倫。很喜歡貓貓。曾意外地收集到台、清、交三間學校的畢業證書。泛科學作家、科學月刊作家、故事作家、udn鳴人堂作家、前國衛院衛生福利政策研究學者。 商業邀稿:miss9ch@gmail.com 文章作品:http://pansci.asia/archives/author/miss9


0

16
0

文字

分享

0
16
0

人類的遠古好兄弟:認識鯊魚的「適應性免疫系統」——《我們為什麼還沒有死掉?》

麥田出版_96
・2021/10/23 ・1867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 作者/伊丹.班—巴拉克
• 譯者/傅賀

你可能聽過這個說法:鯊魚不會得癌症。事實上,牠們的免疫系統接近完美,牠們幾乎不會得任何疾病,牠們的免疫系統在過去幾億年裡都沒多大變化。是不是很神奇?

可惜,這都是無稽之談。沒錯,鯊魚的免疫系統非常驚人,全身分布有許多有趣而且有效的抗菌和抗病毒分子,牠們患癌症的概率也的確比人們通常預計的更低,但是鯊魚仍然會患上各種疾病,包括腫瘤。除此之外,數百萬隻鯊魚每年死於愚蠢。不是牠們自己的愚蠢(就智力而言,鯊魚還行),而是人類的愚蠢,特別是那些認為鯊魚軟骨產品可以「提高免疫力」、抗發炎甚至抗癌的江湖郎中。那種認為「鯊魚有完美的免疫系統」的觀念是由那些想透過賣軟骨藥而大賺一筆的藥商推動的,這背後的研究也不可靠。真正的科學研究已經揭穿了這些騙人的鬼把戲,但是依然有人在獵殺鯊魚,依然把它們的骨骼碾碎,當成「神奇的藥方」。

所謂「鯊魚的免疫系統從未改變過」的說法也經不起推敲。根據化石證據,我們的確發現今天的鯊魚跟牠們幾億年前的祖先「看起來 」 沒什麼差別,顯然,這讓一些人認為,鯊魚在其他方面也沒有任何變化。但這裡有一個重要區別:鯊魚的體型解決的是在水中穿行的問題;鯊魚的免疫系統解決的則是對抗病原體的問題。水沒有發生演化,但是病原體卻一直在演化。想必你明白我的意思了。

模樣特別古老的皺腮鯊(Chlamydoselachus anguineus)。圖/WIKIPEDIA by Citron

鯊魚有適應性免疫系統,也有完整可辨認的 T 細胞、B 細胞、抗體,以及各種其他組成。鯊魚跟人類的適應性免疫系統有許多差異,畢竟,我們分開的時間已經很久了。不過,牠們在許多基本的細節上跟我們類似,我們可以自信地說,某種類似的適應性免疫系統在四億年前(我們分開的時候)就已經出現並且發揮功能了。

牠們選擇留在水裡,發育出可以替換的鋒利牙齒,追逐魚類,而我們(更準確地說,是那些不再是硬骨魚的我們)則爬到岸上,失去了鰓,發育出了四肢,又過了許多年,我們回到海裡,拍攝了多部關於鯊魚及其鋒利牙齒的驚悚電影。儘管如此,我們的免疫系統提醒我們,在不同的外表之下,鯊魚和我們其實是失散多年的兄弟

但是,讓我們沿著演化史再往回走一步,來到所有的脊椎動物分成兩類—有頜與無頜脊椎動物—的時間點。你也許沒聽說過還有無頜脊椎動物;老實說,這一類生物後來活得不太好,只有兩個科的動物避免了滅絕的厄運,活到了今天:七鰓鰻和盲鰻。這兩種動物長得都比較搞笑,牠們看起來像是努力要長成魚,但是好像不太合格,直到最近,人們一直都認為牠們並沒有適應性免疫系統

屬於無頷類的盲鰻,是韓國炒魚菜的原料。圖/WIKIPEDIA

也許牠們不需要:第一批有頜脊椎動物可能是掠食者,而掠食者往往會活得更久,後代更少,而且一般更注重質而不是量。同樣可以推斷,牠們在演化過程中對感染的抵抗力更強。鯊魚、人類、其他魚類以及所有有頜脊椎動物都有一個胸腺和脾臟,而且在各個物種裡無論是形狀還是功能看起來都比較類似,但是七鰓鰻和盲鰻就沒有。研究人員仔細檢查了無頜脊椎動物的基因組,發現牠們也沒有 T 細胞、B 細胞或者抗原受體的重組基因。但是問題在於,牠們實際上是有適應性免疫系統的—只是跟我們的不一樣而已。

這一點其實意義重大。我們以為我們的適應性免疫系統相當特殊,但是我們現在看到,適應性免疫系統在脊椎動物中似乎出現了兩次,而且是獨立演化出來的。

這也許是一種經典的趨同演化(convergent evolution):正如鳥類和蝙蝠各自以不同的方式演化出了翅膀,無頜脊椎動物使用一種和我們一樣的隨機重排機制,來增加抗原受體基因的多樣性,但是牠們使用的是跟我們這些有頜脊椎動物完全不同的一套基因,這種重排機制使用的是不同的酶,做著完全不同的事情。同樣地,牠們的淋巴球類型跟我們的也不一樣。不過,牠們的免疫系統看起來跟我們的一樣有效。

——本文摘自《我們為什麼還沒有死掉?》,2020 年 9 月,麥田出版

麥田出版_96
156 篇文章 ・ 373 位粉絲
1992,麥田裡播下了種籽…… 耕耘多年,麥田在摸索中成長,然後努力使自己成為一個以人文精神為主軸的出版體。從第一本文學小說到人文、歷史、軍事、生活。麥田繼續生存、繼續成長,希圖得到眾多讀者對麥田出版的堅持認同,並成為讀者閱讀生活裡的一個重要部分。
網站更新隱私權聲明
本網站使用 cookie 及其他相關技術分析以確保使用者獲得最佳體驗,通過我們的網站,您確認並同意本網站的隱私權政策更新,了解最新隱私權政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