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2
1

文字

分享

0
2
1

想要控制夢境?讓專業的電一下,召喚「清明夢」降臨吧!

哇賽心理學_96
・2018/02/13 ・1807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18 ・六年級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走在一個陌生的街道上,周遭除了行人之外,還有大大小小的動物一起在行走著,彷彿這一切非常自然。突然間後面傳來轟隆巨響,所有人都開始往前奔跑,我也跟著跑。心臟急速跳著,感受到強烈的恐懼感。
跑著跑著突然意識到,這並不是現實啊,我是在做夢啊,那我幹嘛跑呢?於是停下腳步,坐在旁邊的咖啡廳喝起咖啡來,看著一群人跟動物在奔跑────

圖/StockSnap @Pixabay

想在夢中為所欲為?不是人人都辦得到

我們所做的「夢」大多都是不由自主地演示著某個人生橋段,彷彿進入另一個人生,儘管劇情荒謬也不會覺得有任何異狀;尋常的夢大抵如此,但卻有一種特別類型的夢是你在夢中卻知道自己在做夢,有時甚至還能控制夢中的行為,這種夢稱為清明夢或清醒夢(Lucid dream)。就像電影「全面啟動」那樣,在夢中可以自己行動也可以有自己的想法與意識。

這聽起來很不錯吧,感覺能在夢中為所欲為(誤)體驗許多截然不同的人生經歷,不少人聽了都很希望自己可以體驗看看這種夢。但可惜的是,有些人可能終其一生只有少少一兩次的經驗,甚至完全沒有;而有些人卻一個月就有兩三次清明夢;顯然這有極大的個別差異,不是想做就能做得到的。

但既然許多知覺經驗因腦而起,大腦又是長在自己身上,除了行為訓練之外,有沒有方法能直接從大腦著手、來全面啟動清明夢呢?

用電流刺激讓清明夢降臨!?

先前研究已發現當發生清明夢時,大腦會有明顯較多的 gamma 波,主要在額葉與顳葉的部份,因此就有研究者想到:透過外在刺激給予 gamma 波或許可以造成清明夢?結果發現真的可以耶~只要透過 40Hz 的電刺激,就可以讓人體驗清明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研究找了 27 個年齡 18-26 歲、從未經歷清明夢的參與者, 利用跨顱交流電刺激(transcranial alternating current stimulation,簡稱 tACS)來給予刺激,這是一種以特定頻率的電流去調控大腦皮質層活動節奏之電刺激技術。 為了確認哪種頻率的訊號比較有效,分別用了 2, 6, 12, 25, 40, 70 與 100 Hz 的刺激,還有幾次會假裝給刺激但實際上沒有,以作為效果對照用。

透過「跨顱交流電刺激」,也許能一圓做清醒夢的願望? 圖/Pexels @Pixabay

參與者要在實驗室睡 4 個晚上,上床後一直睡到凌晨 3 點都不會被打擾。從 3 點開始給一個 2-3 分鐘的 tACS,但不能因此而中斷睡眠否則就算該次失敗。在刺激結束後 5-10 秒喚醒參與者,請他報告夢境內容以及完成一個評估睡眠與意識的量表(LuCiD scale), 此時詢問的研究者並不知道接受的是哪種刺激,以避免詢問時主觀上的影響。 每個晚上重複 3-7 次的這樣的測試。

結果發現,在給予 40Hz 的刺激後喚醒所報告的 44 個夢境中,有 34 個是清明夢,比率高達 77%!而給予 25Hz 的刺激後也會有 57% 的機率(15/26),其餘頻段會造成的機率都不高,低頻波段甚至完全沒有。

可以有如此高的機率是相當令人驚訝的,要知道所找的這群人都是從未有過清明夢經驗的。研究者之一哈佛大學醫學院教授 Allan Hobson 對此也相當振奮,認為這是瞭解人類意識的一大進步。他一直致力於研究夢境,也嘗試持續紀錄自己的夢境並做分析。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如果未來真的有能夠讓你做清明夢的儀器,你會想試試看嗎?筆者倒是很躍躍欲試啊!但投資都有一定風險 基金投資有賺有賠 ,做清明夢看來是很有意思,但科學家其實還不太清楚是否會有些不好的副作用。有些臨床報告顯示,常做清明夢的人睡眠品質較差;那如果透過外力或訓練讓人可以做清明夢,是否也會影響睡眠品質呢?在這篇研究中並未對此加以探討。因此建議大家,比起追求清明夢,還是先顧好自己的睡眠比較重要喔~

參考資料:

  • Voss U, Holzmann R, Hobson A, Paulus W, Koppehele-Gossel J, Klimke A, Nitsche MA. Induction of self awareness in dreams through frontal low current stimulation of gamma activity. Nat Neurosci. 2014 Jun;17(6):810-2. doi: 10.1038/nn.3719

哇賽心理學要出書!如果人生常像便祕,心理學就是益生菌!

「如果你也有『心理學家憑什麼這麼說』的疑問,就讓這本有科學實驗、數據,嚴謹又生動有趣的《哇賽!心理學》來為你解答!」

哇賽心理學的主編蔡宇哲也將於 2018/2/25下午在台南 唐恩Down House舉辦全球首賣會(沒在騙),參加的人在這一天就可以領先全世界拿到這本書,而且還可以獲得限量〈告別卡卡人生〉明信片一份,專為此書而設計,一般書店買沒有哦!還不快衝去報名:分享會報名表

文章難易度
哇賽心理學_96
45 篇文章 ・ 9 位粉絲
希望能讓大眾看見心理學的有趣與美,期待有更多的交流與分享,讓心理學不只存在於精神疾患診療間或學校諮商室,更能擴及到生活使之融入每一刻。

0

2
1

文字

分享

0
2
1
電影《全面啟動》初階真實版:「互動式做夢」
胡中行_96
・2023/03/09 ・3874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們正在做夢?」「妳其實是在進行中的工作坊睡覺,這是共享夢境的第一課。保持冷靜。」[1]電影《全面啟動》(Inception)於夢裡互動的概念,被美、德、法和荷蘭的科學家,以非常初階的形式實現。2021 年 4 月《當代生物學》(Current Biology)期刊的論文,稱之為「互動式做夢」(interactive dreaming)。[2]

電影《全面啟動》的預告片說:「在夢裡,我們覺得真實;醒來後,才明白事有蹊蹺。」圖/Inception (2010) on IMDB

清醒夢

一個人睡醒後,描述的夢境記憶,多半相當殘破。要是做夢時,能與科學家雙向對談,勢必有利研究。然而,人們易於接受夢裡的經歷,鮮少在當下檢視批判,根本沉迷其中。[2]就像電影預告片所言:「在夢裡,我們覺得真實;醒來後,才明白事有蹊蹺。」[1]唯獨於睡眠的快速動眼期(rapid eye movement sleep),某些人會有罕見的清醒夢(lucid dreams),意識到自己正在夢境之中。這種情形似乎提供了科學家即時訪談的契機。無奈清醒夢一般為自然發生,時機難以掌控。[2]倘若能將任何夢境,轉換為清醒夢,那就方便得多。

電影《全面啟動》的主角靠陀螺是否持續旋轉,分別夢境和現實。圖/Inception (2010) on IMDB

標的清醒再活化

電影畫面上,陀螺不合理地無止盡旋轉,主角提醒他的雇主:「這個世界不是真的。」[1]陀螺是否會停止並倒下,為《全面啟動》中判定虛實的經典線索。換句話說,也是由做普通的夢,轉變為做清醒夢的關鍵。臨床試驗中,進行標的清醒再活化(targeted lucidity reactivation)時,這類線索就是聲音光線等感官刺激。受試者先認識設定來代表清醒的線索,並於即將入睡前加強此連結;睡著且進入快速動眼期後,科學家再次給出的線索,會暗示正在做夢的受試者保持清醒。[2]

就拿此研究裡,美國組的流程為例:首先,科學家設定短促輕柔(650 ms;40-45 dB),音調漸升(400、600和800 Hz)的「嗶、嗶、嗶」三個音,作為線索。訓練受試者將之與清醒的狀態連結。再告訴他們這個線索會出現在睡覺時,以促成清醒夢。接下來的 15 分鐘內,反覆播放 15 次。前 4 次搭配語音指示:「當你聽到線索,你就會清醒。專注於你的思考,並注意心思的流向…(停頓)現在觀察你的身體、知覺和感受…(停頓)觀察你的呼吸…(停頓)維持清醒,保有批判的意識,注意此經驗在哪方面與你平常清醒時不同。」[2]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受試者通常會在 15 次「嗶、嗶、嗶」結束前睡著。科學家一旦偵測到他們進入快速動眼期,就會以 30 秒為間隔,再度重複播放。當受試者以事前約定好的眼球運動,通知外界他正在做清醒夢,或是在 10 次「嗶、嗶、嗶」後,仍然毫無動靜,互動測試便開始進行。[2][註]

互動式做夢

美、德、法和荷蘭的科學家,總共招募了 36 名志願者。他們涵蓋下列 3 種類型:[2]

  1. 數名具清醒夢經驗的人[2]
  2. 幾個雖無經驗,但訓練後能做清醒夢的健康人士[2]
  3. 白天睡眠過多,容易突然進入快速動眼期,又常做清醒夢的猝睡症(亦稱「嗜睡症」;narcolepsy)患者1名。[2]

他們在做夢時答覆提問;醒來後立即報告夢境與感受。期刊論文中,列舉了下面幾個例子。[2]

互動式做夢示意圖。圖/參考資料 2,Figure 1(CC BY 4.0)

美國組:計算

曾有過 2 次清醒夢的 19 歲美國受試者,在 90 分鐘的白天睡眠過程中,回答簡單的計算問題。首先,他以 3 次連續的眼球左右運動,表達自己進入了清醒夢。於是,科學家就問他「8 減掉 6」等於多少。約莫 3 秒內,他做了 2 次上述的眼球運動。科學家馬上又重複問題,他也再度用相同的方式,給予正確答案。[2]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醒來之後,這名美國男子分享其經歷:「本來是夜間,於一處停車場。…然後是白晝,我在電玩裡。…我想,好,大概是在做夢。接著很怪…我失去對全身肌肉的控制。有一陣血流洶湧的浪濤聲,朝我的耳朵襲來。」此外,他依稀記得當時的題目與答案。[2]

美國組:右下的 2 個小橙框,圈出快速動眼期(REM)作答時,眼電圖(EOG)的波動。圖/參考資料 2,Figure 2(CC BY 4.0)

德國組:計算

在德國,也有曾做過清醒夢的受試者。這名 35 歲的男子,在夜間睡眠的快速動眼期,以眼球運動表示自己進入了清醒夢。科學家就用 LED 燈改變房間的光線,來發出摩斯密碼。那串訊號的意思是「4 減去 0」,事前受過訓練的男子,則以 4 次左右交替的眼球運動答覆。看起來是答對了,但是他醒來後說,以為題目是「4 加上 0」。[2]

德國男子覺得夢裡的場景,可能是物理治療診所。四周無人,只有架子、櫥櫃和醫師的座椅。當診間的燈光忽明忽滅,他「意識到閃爍的訊號來自外面」,便運動眼球作答。之後,男子尋找發光工具,弄到一只碗。裏頭盛滿的水,竟像魚缸燈管般發出明滅光芒。他知道,又是訊號。偏偏無法判讀,還不小心在解碼時把碗摔破。[2]
  
他離開診間,看室外有無發光工具,卻在抬頭時見到雲彩變化多端:黃澄澄的陽光,灑在淺灰的烏雲上。亮度多元,飄移迅速。他明知是計算題的訊號,卻再度錯失解碼的時機。[2]

德國組:小橙框圈出快速動眼期(REM)作答時,眼電圖(EOG)的波動。圖/參考資料2,Figure 3(CC BY 4.0)

荷蘭組:計算

26 歲的荷蘭受試者,因為記得夢中的細節,並正確回答「1 加上 2」等於「3」,而感到自豪。可惜她在 134 分鐘晨眠的清醒夢起始點,沒有通知科學家,所以儘管 5 題對了 2 題,數據並未允予採計。[2]

「我必須記得事情」,她在夢裡這麼想著,並聽到科學家的聲音。「我坐進車裡…」,那些題目「感覺像是某種車上的廣播」。[2]

荷蘭組:小橙框圈出快速動眼期(REM)作答時,眼電圖(EOG)的波動。圖/參考資料2,Figure 5(CC BY 4.0)

法國組:是非題

法國組招募到 1 名 20 歲的猝睡症患者,他於 16 歲確診,每天平均做 4 次清醒夢。論文形容他「做清醒夢的能力卓越」,能輕易控制夢境。在 20 分鐘白天小睡的第 1 分鐘,他就火速進入快速動眼期,並且於 5 分鐘後開始做清醒夢。科學家問是非題,請他收縮臉部肌肉作答:顴肌(zygomatic muscle)代表「是」;而皺眉肌corrugator muscle)則為「非」。[2]

收縮臉部肌肉:(藍)顴肌代表「是」;而(紅)皺眉肌則為「非」。圖/參考資料2,Figure S6(CC BY 4.0)

「我聽到你的聲音,你簡直像上帝。」猝睡症患者回憶夢裡的派對上,出現猶如電影旁白,來自外面的幾個問題,例如:愛不愛吃巧克力;是否唸生物學;還有會不會講西班牙語。「最後一題我不確定,因為我的西班牙語不流利…終究我決定答『否』,然後回到派對裡去。」[2]

法國組:小紫框圈出快速動眼期(REM),針對「是否看足球賽」,用皺眉肌(corrugator muscle),回答「否」的肌電圖(EMG)波動。圖/參考資料2,Figure 4(CC BY 4.0)

法國組:觸覺

這名法國的猝睡症患者,還有參與觸覺等其他測試。他在清醒夢的過程中,以收縮皺眉肌的次數,來表達自己的手被科學家輕觸了幾下。其答案有時正確,有時錯誤,還有的模稜兩可。[2]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法國組:小框框圈出用皺眉肌(corrugator muscle),做正確(綠)、錯誤(橙),以及模糊(藍)答案時,肌電圖(EMG)的波動。圖/參考資料 2,Figure S4(CC BY 4.0)

雖然沒有全部答對,但能有此成績,說來也頗不簡單。畢竟他當時正在清醒夢中打怪,並且對自己「能一心這麼多用」,感到吃驚。[2]

互動式做夢的成功率

「這或許可行。」《全面啟動》裡,討論任務計劃時,不意外地下一句台詞就是:「或許?我們需要比『或許』更肯定。」[1]在此研究中,四個國家的團隊,總共做了 57 場互動式做夢的嘗試:26% 的場次裡,受試者依照指示,告知科學家自己進入了清醒夢;而這些成功案例中的 47%,至少答對 1 個題目。整個臨床試驗的答題正確率,僅約 18.4%;多數則是連反應也沒有,其比例高達 60.1%。[2]

目前互動式做夢,仍有一些技術侷限,比方說:外界的提問在夢裡走樣;夢境描述依然仰賴事後回顧;受試者在清醒夢與沉睡的狀態間擺盪;或是標的清醒再活化的聲光,把人叫醒等。不過無論如何,科學家已經得知提問的聲音,如何在夢中呈現:有些像天外之音;有的則會合理化地融入夢境。而且研究結果不僅證實做夢者與外界互動的可能,更展現睡夢中的認知能力。有別於以往,只能在人醒著的各種狀態下試驗;將來科學家應該有機會,比較包含清醒夢在內,不同清醒程度的認知表現,甚至影響夢境內容,來治療心靈創傷或增強學習效果。[2]

  

備註

美國與荷蘭兩組,皆採取標的清醒再活化,但細節稍有差異;法國的猝睡症患者天賦異稟,無須借助外力;而德國組則是睡著後被叫醒,然後又回去睡覺,並在之間做自我暗示的夢境辨識等練習。[2]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參考資料

  1. Inception (2010) – Quotes’. IMDB. (Accessed on 15 FEB 2023)
  2. Konkoly KR, Appel K, Chabani E, et al. (2021) ‘Real-time dialogue between experimenters and dreamers during REM sleep’. Current Biology, 31 (7): 1417-1427, e6.

0

2
1

文字

分享

0
2
1
想要控制夢境?讓專業的電一下,召喚「清明夢」降臨吧!
哇賽心理學_96
・2018/02/13 ・1807字 ・閱讀時間約 3 分鐘 ・SR值 518 ・六年級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我走在一個陌生的街道上,周遭除了行人之外,還有大大小小的動物一起在行走著,彷彿這一切非常自然。突然間後面傳來轟隆巨響,所有人都開始往前奔跑,我也跟著跑。心臟急速跳著,感受到強烈的恐懼感。
跑著跑著突然意識到,這並不是現實啊,我是在做夢啊,那我幹嘛跑呢?於是停下腳步,坐在旁邊的咖啡廳喝起咖啡來,看著一群人跟動物在奔跑────

圖/StockSnap @Pixabay

想在夢中為所欲為?不是人人都辦得到

我們所做的「夢」大多都是不由自主地演示著某個人生橋段,彷彿進入另一個人生,儘管劇情荒謬也不會覺得有任何異狀;尋常的夢大抵如此,但卻有一種特別類型的夢是你在夢中卻知道自己在做夢,有時甚至還能控制夢中的行為,這種夢稱為清明夢或清醒夢(Lucid dream)。就像電影「全面啟動」那樣,在夢中可以自己行動也可以有自己的想法與意識。

這聽起來很不錯吧,感覺能在夢中為所欲為(誤)體驗許多截然不同的人生經歷,不少人聽了都很希望自己可以體驗看看這種夢。但可惜的是,有些人可能終其一生只有少少一兩次的經驗,甚至完全沒有;而有些人卻一個月就有兩三次清明夢;顯然這有極大的個別差異,不是想做就能做得到的。

但既然許多知覺經驗因腦而起,大腦又是長在自己身上,除了行為訓練之外,有沒有方法能直接從大腦著手、來全面啟動清明夢呢?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用電流刺激讓清明夢降臨!?

先前研究已發現當發生清明夢時,大腦會有明顯較多的 gamma 波,主要在額葉與顳葉的部份,因此就有研究者想到:透過外在刺激給予 gamma 波或許可以造成清明夢?結果發現真的可以耶~只要透過 40Hz 的電刺激,就可以讓人體驗清明夢!

研究找了 27 個年齡 18-26 歲、從未經歷清明夢的參與者, 利用跨顱交流電刺激(transcranial alternating current stimulation,簡稱 tACS)來給予刺激,這是一種以特定頻率的電流去調控大腦皮質層活動節奏之電刺激技術。 為了確認哪種頻率的訊號比較有效,分別用了 2, 6, 12, 25, 40, 70 與 100 Hz 的刺激,還有幾次會假裝給刺激但實際上沒有,以作為效果對照用。

透過「跨顱交流電刺激」,也許能一圓做清醒夢的願望? 圖/Pexels @Pixabay

參與者要在實驗室睡 4 個晚上,上床後一直睡到凌晨 3 點都不會被打擾。從 3 點開始給一個 2-3 分鐘的 tACS,但不能因此而中斷睡眠否則就算該次失敗。在刺激結束後 5-10 秒喚醒參與者,請他報告夢境內容以及完成一個評估睡眠與意識的量表(LuCiD scale), 此時詢問的研究者並不知道接受的是哪種刺激,以避免詢問時主觀上的影響。 每個晚上重複 3-7 次的這樣的測試。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結果發現,在給予 40Hz 的刺激後喚醒所報告的 44 個夢境中,有 34 個是清明夢,比率高達 77%!而給予 25Hz 的刺激後也會有 57% 的機率(15/26),其餘頻段會造成的機率都不高,低頻波段甚至完全沒有。

可以有如此高的機率是相當令人驚訝的,要知道所找的這群人都是從未有過清明夢經驗的。研究者之一哈佛大學醫學院教授 Allan Hobson 對此也相當振奮,認為這是瞭解人類意識的一大進步。他一直致力於研究夢境,也嘗試持續紀錄自己的夢境並做分析。

如果未來真的有能夠讓你做清明夢的儀器,你會想試試看嗎?筆者倒是很躍躍欲試啊!但投資都有一定風險 基金投資有賺有賠 ,做清明夢看來是很有意思,但科學家其實還不太清楚是否會有些不好的副作用。有些臨床報告顯示,常做清明夢的人睡眠品質較差;那如果透過外力或訓練讓人可以做清明夢,是否也會影響睡眠品質呢?在這篇研究中並未對此加以探討。因此建議大家,比起追求清明夢,還是先顧好自己的睡眠比較重要喔~

參考資料:

  • Voss U, Holzmann R, Hobson A, Paulus W, Koppehele-Gossel J, Klimke A, Nitsche MA. Induction of self awareness in dreams through frontal low current stimulation of gamma activity. Nat Neurosci. 2014 Jun;17(6):810-2. doi: 10.1038/nn.3719

哇賽心理學要出書!如果人生常像便祕,心理學就是益生菌!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如果你也有『心理學家憑什麼這麼說』的疑問,就讓這本有科學實驗、數據,嚴謹又生動有趣的《哇賽!心理學》來為你解答!」

哇賽心理學的主編蔡宇哲也將於 2018/2/25下午在台南 唐恩Down House舉辦全球首賣會(沒在騙),參加的人在這一天就可以領先全世界拿到這本書,而且還可以獲得限量〈告別卡卡人生〉明信片一份,專為此書而設計,一般書店買沒有哦!還不快衝去報名:分享會報名表

文章難易度
哇賽心理學_96
45 篇文章 ・ 9 位粉絲
希望能讓大眾看見心理學的有趣與美,期待有更多的交流與分享,讓心理學不只存在於精神疾患診療間或學校諮商室,更能擴及到生活使之融入每一刻。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九月】PanSci Talk:大腦小劇場
mvpisi3
・2015/11/05 ・3539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07 ・六年級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0bf4cc49f5a4c83a704106510d606a92-560x280

身為人類白天我們醒著時會因吃到美食產生小確幸,會因想起過往記憶而五味雜陳;到了夜晚,即使睡著了還是能在夢境裡繼續體會人生;這背後並不是腦袋中有甚麼神秘外星人在操縱著,而是大腦小劇場正在上演著……

蔡宇哲老師:小劇場的幕後–夢的科學

請問各位昨天有做夢嗎?

夢是在睡眠當中所發生,但其發生的時期多是出現在睡眠中的速眼動期(REM)。說到速眼動時期發現的背後有著一個非常有趣的故事。1953年有一位博士生阿瑟林斯基(Aserinsky)想研究睡眠但不知道做什麼才好,因此決定直接整晚坐在兒子旁邊觀察他睡覺,結果發現約每隔一小時兒子的眼球就會快速轉動。後來進一步發現,如果把人從速眼動期叫起來問他剛剛發生什麼事,此時有很高的機率會回答說是在作夢喲。(睡眠的故事-速眼動睡眠的發現 http://ppt.cc/ZHcyi)

發現了速眼動期之後,科學家好奇那眼球轉動是否跟夢境情節有關係?他們研究的做法是在受試者眼球開始轉動時,立刻將其喚醒並詢問他剛剛的夢境為何。但這做法有其偏誤那便是醒來立刻回憶的答案,雖然說可能是剛剛發生的夢境,但也有可能是前好幾段夢境的記憶,而非眼球轉動時的夢中情境,因此以眼球轉動研究夢境的準確度一直受到質疑。

直到2015年開始有研究,將夢境時的腦神經活動量當作是參考依據,雖然還是無法百分之百肯定眼球轉動方向與夢境是否有關係,卻也算是在該領域研究上的突破。(研究新聞 http://ppt.cc/1OVln)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為什麼我們常常不記得自己的夢境?

大腦運作分成三階段:1.清醒  2.n-REM  3.REM,當人進入睡眠時後兩狀態會輪流切換(如下圖)。

REM3

通常我們只記得醒來前最後一段REM所做的夢境情節,那是因為在更前面REM階段所產生的夢境記憶因狀態的轉換,導致只要一切換夢境被蓋過無法形成記憶。醒來後,最後一個夢境也要趕快寫下來否則很容易遺忘,這也是夢境研究難以執行的地方。

為什麼我們做夢?

神經科學有研究發現夢境有幫助白天所累積情緒的處理。另外夢境也對靈感啟發有幫助,知名例子如苯環的發現便是其一,那要如何證明夢境對靈感有幫助呢?

首先心理學家找一群人來,讓其中一部分醒著不睡覺,另一組睡覺但不進入速眼動,第三組人則是睡覺也有速眼動;接著在三組醒來後讓其做遠距聯想力測驗(測靈感的方法),結果發現第三組有睡覺且允許產生速眼動睡眠者表現比較好。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另外有一群研究者好奇夢境的發生是否會受到外界訊息所影響?研究者同樣找一群人來睡覺,分別在其睡著時灑水、打光線、製造聲音給刺激,接著將做夢者叫醒詢問其夢境是否跟這些外在刺激有關聯。有趣的是發現當給聲音在受試者回應夢境中有爆炸聲,給光線在夢境中有火災,灑水在夢境中常會由晴轉雨。但時至今日21世紀有app的協助,有一群人利用手機來研究外在刺激如何影響夢境…..不過真的有效果嗎我們先欣賞娛樂就好XD

夢遊跟夢境關嗎?

其實夢遊跟夢境沒有關係,若用簡單概念來解釋的話,大腦進入非速眼動期(NREM)時理應不會有任何動作的執行,但有時候我們的腦中機制出現異常,導致本該不反應的時期卻出現了動作,引此才有夢遊而非因為夢境情節導致。

清明夢(Lucid Dream)

所謂的清明夢簡單來說—你知道自己正在做夢甚至能夠控制夢中情節。

研究者好奇為何有人比較容易做清明夢,就邀請了那些會人來實驗室睡覺給他們看。那要如何確定對方是真的有能力做清明夢呢?有趣的研究方法是,研究者告訴睡覺者如果你知道自己正在做夢時,那就做個訊號讓我知道好比讓眼球上上下下轉動兩次;除了行為觀察外,還將其放入fMRI中記錄其做清明夢時腦中反應有何不同,發現做清明夢者大腦中的前額葉自我控制監控區,及枕頂葉交接處與第一人稱感受有關的腦區比較活躍。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在清明夢中有辦法學習嗎?有研究者讓會做清明夢者在夢中練習投硬幣的動作訓練,找了20個清明夢者其中有7人還真有在夢中有練習投硬幣動作,醒來之後發現這七人醒後動作確實進步了,雖然比不上沒睡覺但持續練習的那組人,但確實夢中可以有簡單的動作學習。

聽起來這麼酷,要如何訓練自己做清明夢呢?有些科學家給了些建議方法(不知道有沒有效就是啦),若白天時候多看錶且仔細觀察時間的流動,在夢中比較容易進入清明夢,另一方法是在早上清晨定鬧鐘,強迫自己先別進入最後一個REM時期,醒來後先整理思緒冷靜一段時間後再回去睡覺比較容易做清明夢。

但是呢,這些方法蔡宇哲老師都沒試過…..即使知道這些有趣小方法但身為一個科學的睡眠專家,我們並不確定這樣的清明夢訓練是否會干擾做夢休息的機會,又或者會干擾睡眠運作,因此還是就先讓腦袋好好休息做個夢吧!


黃揚名老師:你以為你懂情緒嗎?(資源—–> 講座投影片

-1-638

說到情緒會想到甚麼?

第一個很直觀的是從表情觀察,有時不由自主在喜歡女生前會充滿愛意,遇到討厭的人就充滿恨意。另外一個方法透過聲音也能夠感受到情緒,日常生活中的對話可能會因語調不同而表達迥異的內涵。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肢體動作也能夠當作是情緒表達的管道之一,比起聲音或表情肢體更容易出賣我們。除此之外,描述心情感受也是談到情緒時最常想到的,以及生理反應好比緊張時手掌會冒汗。

講這麼多情緒到底是什麼呢?

學者百科(scholar pedia):「情緒是由一個特定的刺激所誘發的複雜反應,這個刺激可能是來自外在或內在。」因此簡單來說情緒可能是受到生理、心理想法等等內外在刺激所誘發的複雜反應。

從最近很紅的電影《腦筋急轉彎》中的例子,我們來更進一步認識何謂情緒;根據電影的版本基本上有五種基本情緒,看哪個情緒控制主控版就會產生該種情緒,不過這樣看來似乎不需要外在的刺激就能有情緒?聽起來怎麼怪怪的……

・爭議一:到底有幾種情緒只有五個類別嗎?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若把這問題拿去問心理學家,他們可會有很多種說法。根據Paule Ekman的情緒類別分類,多數的研究者會認為其實有六個類別電影中少了「驚訝」。但將情緒給壁壘分明地分類真的合適嗎?

・爭議二:情緒真的是有內在精靈所引起嗎?

先想想一個情境當你在荒郊野外聽到熊吼,是先有生理反應才察覺恐懼情緒,又或者是你先感到恐懼才拔腿跑呢?另外,生理回饋對情緒的影響超乎想像,好比生氣時為什麼要深呼吸;難過時為什麼要大聲吶喊?

到底情緒怎麼來,一派說法是先有外在刺激引發情緒而後做反應,另一派則是你先解讀了生理變化,之後才有情緒的辨認。雖然目前沒有統一定論,但大部份的學派論點皆是將焦點擺在主觀感受上面,很多理論都是於此做爭辯。

要如何解釋莫名的情緒感受?

如果情緒真的有類別,那為何有時候就是明明感覺得到情緒,卻怎樣也描述不出來?

有一研究是透過平面表情來判斷網球選手的輸贏(笑吧你!真心的笑不會換絕情:http://pansci.asia/archives/43111),對有些人來說很困難但這並不是我們的錯,畢竟日常生活中在展演情緒時可是立體呈現,還會加上更多肢體動作的搭配。對於情緒的分辨,雖然沒辦法很精確的以六大類別來套用,但卻可由臉部肌肉與微表情的熟悉練習提升情緒的識別。

除此之外,還能夠透過聲音、音樂、旋律甚至是文字描寫來解讀傳達情緒。目前也有許多穿戴裝置想利用生理回饋來了解你我情緒,好比偵測流汗程度、呼吸快慢與血壓等等。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情緒的影響

先前有一個很爭議的研究,有關臉書朋友圈的動態影響力,發現當朋友圈都是發正向快樂的文章時,你也較容易發快樂的動態;反之朋友都是負向悲傷時你也較容易發類似文章。

最後讓大家想一想,情緒有必要那麼複雜嗎?十年前應該沒有人聽過「囧」那為什麼現在就有這樣的形容,難道是之前的人並沒有經歷過這種情緒,其實不然因為情緒一直都存在,只是我們人類創造出許多形容詞來幫助自己辨別而已。(瞭解更多 http://pansci.asia/archives/83510)


大腦小劇場 Q&A:

1.情緒的辨別是天生的嗎?

黃揚名:有些情緒反應是天生的,但很多的辨別的標籤形容詞都是從有意無意間學習而來。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2.做太多夢會不會不好?

蔡宇哲:基本上過猶不及但也別睡太少,每個睡眠階段都有其固定百分比。補充一點速眼動睡眠並非真的是清醒雖然他有夢境,而睡眠時再清腦中廢物時,主要是在非速眼動期而容易做夢的速眼動期間。

3.夢境中會有圖像,但對於剛出生孩子來說尚未有太多外在刺激的經驗,那他們是如何做夢?

蔡宇哲: 基本上大部分學者認為嬰兒不做夢,推論是這些情節必須要有記憶、語言等功能協助,因此剛出生小孩做不到其大腦還未發展完全。

4.剛剛提到清明夢跟大腦前額葉有關,那如果回家自己拿電流電一電會有效嗎?

蔡宇哲:我認為是有機會啦雖然尚未有研究證實,不過在睡前用電刺激腦應該會比較不容易睡著呀!

 

mvpisi3
9 篇文章 ・ 0 位粉絲
實習生。 接觸心理學後,看到她其中蘊含能讓人過得更好的力量;開始想著要如何用文字幫心理學走出象牙塔,讓每個人在徬徨時都能想起「哦原來方法早就存在我心中了」。聯絡我:mvpisi3@gmail.com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PanSci TALK: 大腦小劇場
PanSci_96
・2015/09/09 ・909字 ・閱讀時間約 1 分鐘 ・SR值 498 ・六年級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大腦01.001

大腦裡有個夢工廠,入睡時上演各式各樣的光怪陸離天馬行空的大戲?
每個情緒都是個小精靈,當快樂掌握主控面板,就不再憂鬱?

本次泛科講講,讓我們在周六午後,輕鬆愉快地談談屬於每個人「大腦小劇場」!

【活動資訊】
時間:2015年9月19日(六) 15:00-17:00
地點:胖地台北(台北市中正區同安街71號)近古亭捷運站2號出口

【講者介紹】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蔡宇哲-375

蔡宇哲 │ 高雄醫學大學心理學系助理教授,過著晚上體驗睡眠、白天研究睡眠的生活。希望可以把象牙塔裡的東西搬出來曬一曬讓大家瞧瞧。
在泛科學長期經營專欄文章
本次講題:小劇場的幕後–夢的科學
人為什麼會做夢呢?有人很會做夢但有人從不做夢,這當中的差別在哪裡?
電影〈全面啟動〉的在夢中自由行動並植入想法是可能的嗎?

 

huangnew-2

黃揚名 │ 輔仁大學心理學系副教授,主要研究領域:探討情緒與認知之間的關係、老化對認知功能的影響、以及如何在生活中落實認知心理學的研究成果。
部落格網址:認知與情緒新聞網  /  泛科學專欄文章
本次講題:你以為你懂情緒嗎?
情緒究竟是什麼?熱門電影〈腦筋急轉彎〉對情緒歷程的描述有哪些爭議?我們又可以如何解碼情緒

【講座費用】
請於下方購票

  • 科青知性票 350 元:聽兩位講者分享+與科青們相識+獲得一本本月選書《科青的趕時間科學教室》(博客來售價221元)
  • 科青票 250 元:聽兩場演講+與科青們相識

【活動議程】
報到(14:30 – 15:00 )
正式開場及參加者自我介紹(15:00 – 15:20)
第一位講者分享(15:20 – 15:50)
中場休息(15:50 – 16:00)
第二位講者分享(16:00 – 16:30)
Q&A(16:30 – 16:50)
交流、散場(16:50 – )

-----廣告,請繼續往下閱讀-----

【本月選書】

getImage

感謝究竟出版社提供本月選書《科青的趕時間科學教室

作者:米契.莫菲, 葛瑞格.布朗
譯者:林步昇
出版社:究竟
出版日期:2015年08月31日
語言:中文
ISBN:9789861372099
裝訂:平裝

PanSci_96
1219 篇文章 ・ 2184 位粉絲
PanSci的編輯部帳號,會發自產內容跟各種消息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