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九月】PanSci Talk:大腦小劇場

mvpisi3
・2015/11/05 ・3539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07 ・六年級

0bf4cc49f5a4c83a704106510d606a92-560x280

身為人類白天我們醒著時會因吃到美食產生小確幸,會因想起過往記憶而五味雜陳;到了夜晚,即使睡著了還是能在夢境裡繼續體會人生;這背後並不是腦袋中有甚麼神秘外星人在操縱著,而是大腦小劇場正在上演著……

蔡宇哲老師:小劇場的幕後–夢的科學

請問各位昨天有做夢嗎?

夢是在睡眠當中所發生,但其發生的時期多是出現在睡眠中的速眼動期(REM)。說到速眼動時期發現的背後有著一個非常有趣的故事。1953年有一位博士生阿瑟林斯基(Aserinsky)想研究睡眠但不知道做什麼才好,因此決定直接整晚坐在兒子旁邊觀察他睡覺,結果發現約每隔一小時兒子的眼球就會快速轉動。後來進一步發現,如果把人從速眼動期叫起來問他剛剛發生什麼事,此時有很高的機率會回答說是在作夢喲。(睡眠的故事-速眼動睡眠的發現 http://ppt.cc/ZHcyi)

發現了速眼動期之後,科學家好奇那眼球轉動是否跟夢境情節有關係?他們研究的做法是在受試者眼球開始轉動時,立刻將其喚醒並詢問他剛剛的夢境為何。但這做法有其偏誤那便是醒來立刻回憶的答案,雖然說可能是剛剛發生的夢境,但也有可能是前好幾段夢境的記憶,而非眼球轉動時的夢中情境,因此以眼球轉動研究夢境的準確度一直受到質疑。

直到2015年開始有研究,將夢境時的腦神經活動量當作是參考依據,雖然還是無法百分之百肯定眼球轉動方向與夢境是否有關係,卻也算是在該領域研究上的突破。(研究新聞 http://ppt.cc/1OVln)

 

為什麼我們常常不記得自己的夢境?

大腦運作分成三階段:1.清醒  2.n-REM  3.REM,當人進入睡眠時後兩狀態會輪流切換(如下圖)。

REM3

通常我們只記得醒來前最後一段REM所做的夢境情節,那是因為在更前面REM階段所產生的夢境記憶因狀態的轉換,導致只要一切換夢境被蓋過無法形成記憶。醒來後,最後一個夢境也要趕快寫下來否則很容易遺忘,這也是夢境研究難以執行的地方。

為什麼我們做夢?

神經科學有研究發現夢境有幫助白天所累積情緒的處理。另外夢境也對靈感啟發有幫助,知名例子如苯環的發現便是其一,那要如何證明夢境對靈感有幫助呢?

首先心理學家找一群人來,讓其中一部分醒著不睡覺,另一組睡覺但不進入速眼動,第三組人則是睡覺也有速眼動;接著在三組醒來後讓其做遠距聯想力測驗(測靈感的方法),結果發現第三組有睡覺且允許產生速眼動睡眠者表現比較好。

另外有一群研究者好奇夢境的發生是否會受到外界訊息所影響?研究者同樣找一群人來睡覺,分別在其睡著時灑水、打光線、製造聲音給刺激,接著將做夢者叫醒詢問其夢境是否跟這些外在刺激有關聯。有趣的是發現當給聲音在受試者回應夢境中有爆炸聲,給光線在夢境中有火災,灑水在夢境中常會由晴轉雨。但時至今日21世紀有app的協助,有一群人利用手機來研究外在刺激如何影響夢境…..不過真的有效果嗎我們先欣賞娛樂就好XD

夢遊跟夢境關嗎?

其實夢遊跟夢境沒有關係,若用簡單概念來解釋的話,大腦進入非速眼動期(NREM)時理應不會有任何動作的執行,但有時候我們的腦中機制出現異常,導致本該不反應的時期卻出現了動作,引此才有夢遊而非因為夢境情節導致。

清明夢(Lucid Dream)

所謂的清明夢簡單來說—你知道自己正在做夢甚至能夠控制夢中情節。

研究者好奇為何有人比較容易做清明夢,就邀請了那些會人來實驗室睡覺給他們看。那要如何確定對方是真的有能力做清明夢呢?有趣的研究方法是,研究者告訴睡覺者如果你知道自己正在做夢時,那就做個訊號讓我知道好比讓眼球上上下下轉動兩次;除了行為觀察外,還將其放入fMRI中記錄其做清明夢時腦中反應有何不同,發現做清明夢者大腦中的前額葉自我控制監控區,及枕頂葉交接處與第一人稱感受有關的腦區比較活躍。

在清明夢中有辦法學習嗎?有研究者讓會做清明夢者在夢中練習投硬幣的動作訓練,找了20個清明夢者其中有7人還真有在夢中有練習投硬幣動作,醒來之後發現這七人醒後動作確實進步了,雖然比不上沒睡覺但持續練習的那組人,但確實夢中可以有簡單的動作學習。

聽起來這麼酷,要如何訓練自己做清明夢呢?有些科學家給了些建議方法(不知道有沒有效就是啦),若白天時候多看錶且仔細觀察時間的流動,在夢中比較容易進入清明夢,另一方法是在早上清晨定鬧鐘,強迫自己先別進入最後一個REM時期,醒來後先整理思緒冷靜一段時間後再回去睡覺比較容易做清明夢。

但是呢,這些方法蔡宇哲老師都沒試過…..即使知道這些有趣小方法但身為一個科學的睡眠專家,我們並不確定這樣的清明夢訓練是否會干擾做夢休息的機會,又或者會干擾睡眠運作,因此還是就先讓腦袋好好休息做個夢吧!


黃揚名老師:你以為你懂情緒嗎?(資源—–> 講座投影片

-1-638

說到情緒會想到甚麼?

第一個很直觀的是從表情觀察,有時不由自主在喜歡女生前會充滿愛意,遇到討厭的人就充滿恨意。另外一個方法透過聲音也能夠感受到情緒,日常生活中的對話可能會因語調不同而表達迥異的內涵。

肢體動作也能夠當作是情緒表達的管道之一,比起聲音或表情肢體更容易出賣我們。除此之外,描述心情感受也是談到情緒時最常想到的,以及生理反應好比緊張時手掌會冒汗。

講這麼多情緒到底是什麼呢?

學者百科(scholar pedia):「情緒是由一個特定的刺激所誘發的複雜反應,這個刺激可能是來自外在或內在。」因此簡單來說情緒可能是受到生理、心理想法等等內外在刺激所誘發的複雜反應。

從最近很紅的電影《腦筋急轉彎》中的例子,我們來更進一步認識何謂情緒;根據電影的版本基本上有五種基本情緒,看哪個情緒控制主控版就會產生該種情緒,不過這樣看來似乎不需要外在的刺激就能有情緒?聽起來怎麼怪怪的……

・爭議一:到底有幾種情緒只有五個類別嗎?

若把這問題拿去問心理學家,他們可會有很多種說法。根據Paule Ekman的情緒類別分類,多數的研究者會認為其實有六個類別電影中少了「驚訝」。但將情緒給壁壘分明地分類真的合適嗎?

・爭議二:情緒真的是有內在精靈所引起嗎?

先想想一個情境當你在荒郊野外聽到熊吼,是先有生理反應才察覺恐懼情緒,又或者是你先感到恐懼才拔腿跑呢?另外,生理回饋對情緒的影響超乎想像,好比生氣時為什麼要深呼吸;難過時為什麼要大聲吶喊?

到底情緒怎麼來,一派說法是先有外在刺激引發情緒而後做反應,另一派則是你先解讀了生理變化,之後才有情緒的辨認。雖然目前沒有統一定論,但大部份的學派論點皆是將焦點擺在主觀感受上面,很多理論都是於此做爭辯。

要如何解釋莫名的情緒感受?

如果情緒真的有類別,那為何有時候就是明明感覺得到情緒,卻怎樣也描述不出來?

有一研究是透過平面表情來判斷網球選手的輸贏(笑吧你!真心的笑不會換絕情:http://pansci.asia/archives/43111),對有些人來說很困難但這並不是我們的錯,畢竟日常生活中在展演情緒時可是立體呈現,還會加上更多肢體動作的搭配。對於情緒的分辨,雖然沒辦法很精確的以六大類別來套用,但卻可由臉部肌肉與微表情的熟悉練習提升情緒的識別。

除此之外,還能夠透過聲音、音樂、旋律甚至是文字描寫來解讀傳達情緒。目前也有許多穿戴裝置想利用生理回饋來了解你我情緒,好比偵測流汗程度、呼吸快慢與血壓等等。

情緒的影響

先前有一個很爭議的研究,有關臉書朋友圈的動態影響力,發現當朋友圈都是發正向快樂的文章時,你也較容易發快樂的動態;反之朋友都是負向悲傷時你也較容易發類似文章。

最後讓大家想一想,情緒有必要那麼複雜嗎?十年前應該沒有人聽過「囧」那為什麼現在就有這樣的形容,難道是之前的人並沒有經歷過這種情緒,其實不然因為情緒一直都存在,只是我們人類創造出許多形容詞來幫助自己辨別而已。(瞭解更多 http://pansci.asia/archives/83510)


大腦小劇場 Q&A:

1.情緒的辨別是天生的嗎?

黃揚名:有些情緒反應是天生的,但很多的辨別的標籤形容詞都是從有意無意間學習而來。

2.做太多夢會不會不好?

蔡宇哲:基本上過猶不及但也別睡太少,每個睡眠階段都有其固定百分比。補充一點速眼動睡眠並非真的是清醒雖然他有夢境,而睡眠時再清腦中廢物時,主要是在非速眼動期而容易做夢的速眼動期間。

3.夢境中會有圖像,但對於剛出生孩子來說尚未有太多外在刺激的經驗,那他們是如何做夢?

蔡宇哲: 基本上大部分學者認為嬰兒不做夢,推論是這些情節必須要有記憶、語言等功能協助,因此剛出生小孩做不到其大腦還未發展完全。

4.剛剛提到清明夢跟大腦前額葉有關,那如果回家自己拿電流電一電會有效嗎?

蔡宇哲:我認為是有機會啦雖然尚未有研究證實,不過在睡前用電刺激腦應該會比較不容易睡著呀!

 

文章難易度
mvpisi3
9 篇文章 ・ 0 位粉絲
實習生。 接觸心理學後,看到她其中蘊含能讓人過得更好的力量;開始想著要如何用文字幫心理學走出象牙塔,讓每個人在徬徨時都能想起「哦原來方法早就存在我心中了」。聯絡我:mvpisi3@gmail.com

0

1
0

文字

分享

0
1
0
用這劑補好新冠預防保護力!防疫新解方:長效型單株抗體適用於「免疫低下族群預防」及「高風險族群輕症治療」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2023/01/19 ・2874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本文由 台灣感染症醫學會 合作,泛科學企劃執行。

  • 審稿醫生/ 台灣感染症醫學會理事長 王復德

「好想飛出國~」這句話在長達近 3 年的「鎖國」後終於實現,然而隨著各國陸續解封、確診消息頻傳,讓民眾再度興起可能染疫的恐慌,特別是一群本身自體免疫力就比正常人差的病友。

全球約有 2% 的免疫功能低下病友,包括血癌、接受化放療、器官移植、接受免疫抑制劑治療、HIV 及先天性免疫不全的患者…等,由於自身免疫問題,即便施打新冠疫苗,所產生的抗體和保護力仍比一般人低。即使施打疫苗,這群病人一旦確診,因免疫力低難清除病毒,重症與死亡風險較高,加護病房 (ICU) 使用率是 1.5 倍,死亡率則是 2 倍。

進一步來看,部分免疫低下病患因服用免疫抑制劑,使得免疫功能與疫苗保護力下降,這些藥物包括高劑量類固醇、特定免疫抑制之生物製劑,或器官移植後預防免疫排斥的藥物。國外臨床研究顯示,部分病友打完疫苗後的抗體生成情況遠低於常人,以器官移植病患來說,僅有31%能產生抗體反應。

疫苗保護力較一般人低,靠「被動免疫」補充抗新冠保護力

為什麼免疫低下族群打疫苗無法產生足夠的抗體?主因為疫苗抗體產生的機轉,是仰賴身體正常免疫功能、自行激化主動產生抗體,這即為「主動免疫」,一般民眾接種新冠疫苗即屬於此。相比之下,免疫低下病患因自身免疫功能不足,難以經由疫苗主動激化免疫功能來保護自身,因此可採「被動免疫」方式,藉由外界輔助直接投以免疫低下病患抗體,給予保護力。

外力介入能達到「被動免疫」的有長效型單株抗體,可改善免疫低下病患因原有治療而無法接種疫苗,或接種疫苗後保護力較差的困境,有效降低確診後的重症風險,保護力可持續長達 6 個月。另須注意,單株抗體不可取代疫苗接種,完成單株抗體注射後仍需維持其他防疫措施。

長效型單株抗體緊急授權予免疫低下患者使用 有望降低感染與重症風險

2022年歐盟、英、法、澳等多國緊急使用授權用於 COVID-19 免疫低下族群暴露前預防,台灣也在去年 9 月通過緊急授權,免疫低下患者專用的單株抗體,在接種疫苗以外多一層保護,能降低感染、重症與死亡風險。

從臨床數據來看,長效型單株抗體對免疫功能嚴重不足的族群,接種後六個月內可降低 83% 感染風險,效力與安全性已通過臨床試驗證實,證據也顯示針對台灣主流病毒株 BA.5 及 BA.2.75 具保護力。

六大類人可公費施打 醫界呼籲民眾積極防禦

台灣提供對 COVID-19 疫苗接種反應不佳之免疫功能低下者以降低其染疫風險,根據 2022 年 11 月疾管署公布的最新領用方案,符合施打的條件包含:

一、成人或 ≥ 12 歲且體重 ≥ 40 公斤,且;
二、六個月內無感染 SARS-CoV-2,且;
三、一周內與 SARS-CoV-2 感染者無已知的接觸史,且;
四、且符合下列條件任一者:

(一)曾在一年內接受實體器官或血液幹細胞移植
(二)接受實體器官或血液幹細胞移植後任何時間有急性排斥現象
(三)曾在一年內接受 CAR-T 治療或 B 細胞清除治療 (B cell depletion therapy)
(四)具有效重大傷病卡之嚴重先天性免疫不全病患
(五)具有效重大傷病卡之血液腫瘤病患(淋巴肉瘤、何杰金氏、淋巴及組織其他惡性瘤、白血病)
(六)感染HIV且最近一次 CD4 < 200 cells/mm3 者 。

符合上述條件之病友,可主動諮詢醫師。多數病友施打後沒有特別的不適感,少數病友會有些微噁心或疲倦感,為即時處理發生率極低的過敏性休克或輸注反應,需於輸注時持續監測並於輸注後於醫療單位觀察至少 1 小時。

目前藥品存放醫療院所部分如下,完整名單請見公費COVID-19複合式單株抗體領用方案

  • 北部

台大醫院(含台大癌症醫院)、台北榮總、三軍總醫院、振興醫院、馬偕醫院、萬芳醫院、雙和醫院、和信治癌醫院、亞東醫院、台北慈濟醫院、耕莘醫院、陽明交通大學附設醫院、林口長庚醫院、新竹馬偕醫院

  • 中部

         大千醫院、中國醫藥大學附設醫院、台中榮總、彰化基督教醫療財團法人彰化基督教醫院

  • 南部/東部

台大雲林醫院、成功大學附設醫院、奇美醫院、高雄長庚醫院、高雄榮總、義大醫院、高雄醫學大學附設醫院、花蓮慈濟

除了預防 也可用於治療確診者

長效型單株抗體不但可以增加免疫低下者的保護力,還可以用來治療「具重症風險因子且不需用氧」的輕症病患。根據臨床數據顯示,只要在出現症狀後的 5 天內投藥,可有效降低近七成 (67%) 的住院或死亡風險;如果是3天內投藥,則可大幅減少到近九成 (88%) 的住院或死亡風險,所以把握黃金時間盡早治療是關鍵。

  • 新冠治療藥物比較表:
藥名Evusheld
長效型單株抗體
Molnupiravir
莫納皮拉韋
Paxlovid
倍拉維
Remdesivir
瑞德西韋
作用原理結合至病毒的棘蛋白受體結合區域,抑制病毒進入人體細胞干擾病毒的基因序列,導致複製錯亂突變蛋白酵素抑制劑,阻斷病毒繁殖抑制病毒複製所需之酵素的活性,從而抑制病毒增生
治療方式單次肌肉注射(施打後留觀1小時)口服5天口服5天靜脈注射3天
適用對象發病5天內、具有重症風險因子、未使用氧氣之成人與兒童(12歲以上且體重至少40公斤)的輕症病患。發病5天內、具有重症風險因子、未使用氧氣之成人與兒童(12歲以上且體重至少40公斤)的輕症病患。發病5天內、具有重症風險因子、未使用氧氣之成人(18歲以上)的輕症病患。發病7天內、具有重症風險因子、未使用氧氣之成人與孩童(年齡大於28天且體重3公斤以上)的輕症病患。
*Remdesivir用於重症之適用條件和使用天數有所不同
注意事項病毒變異株藥物交互作用孕婦哺乳禁用輸注反應

免疫低下病友需有更多重的防疫保護,除了戴口罩、保持社交距離、勤洗手、減少到公共場所等非藥物性防護措施外,按時接種COVID-19疫苗,仍是最具效益之傳染病預防介入措施。若有符合施打長效型單株抗體資格的病患,應主動諮詢醫師,經醫師評估用藥效益與施打必要性。

文章難易度
鳥苷三磷酸 (PanSci Promo)_96
160 篇文章 ・ 270 位粉絲
充滿能量的泛科學品牌合作帳號!相關行銷合作請洽:contact@pansci.asia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為什麼「電車難題」那麼難?因為我們同時擁有理性與感性的心!——《欲望分子多巴胺》
臉譜出版_96
・2023/02/04 ・2336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法蘭克.赫伯特(Frank Herbert)的科幻小說經典《沙丘》(Dune)裡面有一段情節,是要看看主角能不能抑制當下的動物本能,證明自己是人。

老婦人要主角把手伸進黑盒子裡,承受難以想像的痛苦,同時拿一根毒針抵著主角的脖子,如果主角把手抽出來,就刺下毒針結束他的生命。老婦人說:「你知道動物落入陷阱的時候,會咬斷自己的腿逃走吧?但只有動物才會這麼做。人類會待在陷阱裡,忍痛裝死,這樣才能殺死設下陷阱的人,從此消滅族人的威脅。」

能不能抑制住當下的動物本能,證明自己是人?/YouTube

決定情緒表現

某些人天生就比較會壓抑情緒,部分原因,就是每個人的多巴胺受體密度和性質未必相同。

多巴胺受體決定多巴胺分泌的時候,大腦會有怎樣的改變,它跟每個人的基因有關。研究人員測量受試者腦中的多巴胺受體密度(包括受體的數量有多少,以及排列得多緊密),比較受體密度與「情緒疏離程度」(emotional detachment)之間的關係。

科學家用受試者有多麼願意分享個人資訊、有多麼願意與他人交往,來測量每個人的疏離程度。結果發現,多巴胺的受體密度,與受試者的情緒疏離程度呈正相關。受體密度高的人,情緒也比較疏離。另一項研究中,疏離程度得分最高的人,認為自己「冷漠、孤傲、容易記恨」;疏離程度最低的人,則認為自己「太愛照顧別人,容易被利用」。

情緒的展現與多巴胺受體密度有關。圖/Envato Elements

人們的「疏離程度」大部分介於中間,既不冷漠,也不會天天想要照顧別人,而是依環境決定會怎麼做。當目標在我們身邊,近距離直接接觸,或者當我們關注當下,我們腦中的「當下分子」迴路就會啟動,讓我們變得溫暖而重感情。

但當目標遠在天邊,當下看不到摸不到,或者當我們進行抽象思考或關注未來,腦中的理性層面就會浮現,讓我們變得不近人情。倫理學的「電車問題」,就清楚顯示這兩種思維都在我們腦中:

失控的列車沿著軌道衝向五名勞工,如果什麼都不做,他們必死無疑。不過軌道旁邊剛好有個路人,只要把他推到軌道上讓列車撞死,列車就會減速,五個勞工就能及時逃脫。是你的話,會把路人推下去嗎?

在這種敘述情境中,大部分的受試者都無法把路人推到軌道上,他們會說即使是為了拯救五個人,也無法親手殺死一個人。他們因為腦中的「當下分子」而產生同理心,壓過多巴胺的理性計算。

故事敘述的方式,讓受試者覺得路人就在自己身邊,把他推下軌道的感覺會留在手上;這時候,「當下分子」就會大量分泌,除了最疏離的人以外,幾乎都無法下手推人。

面對失控的列車,你會如何選擇?圖/Envato Elements

離得夠遠,就殺得下手

不過既然五官感受得到的周圍區域,最容易受到當下分子的影響,那麼如果逐漸遠離現場,當下分子是不是就沒那麼能夠影響決策?當我們離自己得殺的人愈來愈遠,當我們從當下分子掌控的周圍區域,退到多巴胺掌控的外界區域,我們是不是就更願意,或者說更能夠用一個人的性命來交換五個人的性命?

我們可以先從消除身體接觸開始。假設你站在一段距離之外,手裡握著一個軌道開關;電車正衝向五個人,但你只要扳動開關,電車就會駛向另一個軌道,撞死一個人。這時候,你會扳動開關嗎?

接下來請退得更遠。你坐在辦公桌前,控制全國火車的行駛路線。忽然電話鈴聲大作,幾千公里外的鐵路工人說列車失控,即將撞上五個人;你只要按下手邊的開關,就可以切換軌道,但會讓電車撞死一個人。這時候你會按嗎?

最後我們來到最抽象的情境,一個「當下分子」幾乎無從作用,幾乎只剩下多巴胺的情境:你是鐵路系統工程師,正在設計各種緊急應變方案。你在鐵軌旁邊安裝了攝影機,可以即時蒐集鐵軌上的資訊;而且寫出了一個程式,可以根據當下的狀況即時切換列車軌道。你會讓這個程式在未來遇到電車問題的時候,犧牲一個人去拯救五個人嗎?

你會為了救五人,犧牲一人性命嗎?圖/維基百科

這幾個敘述方式差異很大,但結果其實都一樣:
如果要拯救五個人就得殺掉一個人,如果不想殺人就得放五個人去死。

但不同的場景引發的反應卻不相同,很少人願意親手把人推到鐵軌上;但絕大多數的人都毫不猶豫地讓程式切換鐵軌,盡量減少死亡人數。這就好像我們腦中住著兩顆完全不同的心,其中一顆心只根據理性來判斷;另一顆心則很重感情,即使知道對大局不利,也無法下手殺人。

理性的心只在乎能活下來的人愈多愈好,感性的心卻同時在意其他事情。

多巴胺迴路的活躍程度,大幅影響了我們偏向哪一顆心。

——本文摘自《欲望分子多巴胺:帶來墮落與貪婪、同時激發創意和衝動的賀爾蒙,如何支配人類的情緒、行為及命運》,2023 年 1 月,臉譜出版,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臉譜出版_96
70 篇文章 ・ 245 位粉絲
臉譜出版有著多種樣貌—商業。文學。人文。科普。藝術。生活。希望每個人都能找到他要的書,每本書都能找到讀它的人,讀書可以僅是一種樂趣,甚或一個最尋常的生活習慣。

0

2
1

文字

分享

0
2
1
即便不認同群體意見,我們也不敢提出異議?「共識陷阱」創造了沉默的同意——《集體錯覺》
平安文化_96
・2023/01/14 ・2432字 ・閱讀時間約 5 分鐘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有些時候,沉默就是背叛。
——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

「幫臉蛋打分數」實驗

想像一下,你是二○○○年代末的荷蘭大學生,有一天在上課的路上穿過社會科學院,看到一張召募受試者的海報,名字叫〈看見美麗〉,是一群社會心理學家在研究人類如何認知臉蛋的吸引力。平常就愛翻時尚雜誌的你,覺得自己實在不去不行,而且該實驗還在法國與義大利同步進行,實在太酷了,所以你立刻報了名。

受試內容非常簡單,一邊接受腦部掃描,一邊幫臉蛋打分數。圖/Envato Elements

幾天之後,研究團隊請你填一份健康調查,例如有沒有幽閉恐懼症之類,並安排實驗時間;實驗似乎非常簡單:一邊接受腦部掃描,一邊幫一大堆女生臉蛋的照片打分數。「這根本只是花一個小時滑社交軟體 Tinder 嘛。」你想著,這樣就能為科學做出貢獻,實在太好了。

實驗當天,一名穿著白袍的助手帶你進入房間,房裡有一張小小的床。床的旁邊是一個巨大的白色塑膠甜甜圈,洞的大小剛好可以塞進那張床。「這叫作功能性磁振造影,」助手表示,她請你躺在床上,遞給你兩個控制器,每個控制器上各有四個按鈕,上面分別寫著 1 到 8。

「接下來我們會放出許多照片,請你告訴我們每張照片有多吸引人,」她指著控制器上的按鈕,「毫無吸引力就打 1 分,非常吸引人就打 8 分;每張照片有三到五秒的時間回答。」她說完之後給你戴上耳機,在你頭上敲了幾下把耳機固定。你看了一下那個塑膠甜甜圈,裡面好像有個小螢幕。

「感覺如何?」耳機傳來助手的聲音。

「OK 啦,」你說,雖然你其實有點緊張,而且有點冷。

助手請你盡量保持安靜,然後整張床緩緩滑入了那個白色甜甜圈。

實驗在磁振造影機裡進行,令人感到有點緊張及不適。圖/Envato Elements

一分鐘後,甜甜圈裡的小螢幕亮了起來,出現一張女生的臉蛋照片,畫著濃妝面帶微笑,頭髮看起來油膩膩的;照片消失之後,你給照片打了六分,幾秒鐘後數字「8」亮了起來,旁邊寫著「+2」。看來「米蘭和巴黎的女性受試者」對這張臉的評價,平均比你高兩分。

「喔?」你皺起眉頭,「這樣啊?是我漏看什麼嗎?」

螢幕上出現第二張功能性磁振造影照片,你努力無視磁振造影機器的嗡嗡聲,繼續打分數。在那之後,照片一張又一張出現,就這樣經過了五十分鐘。

實驗完成之後你來到休息室,另一個助理突然走了進來,說要拜託你在沒有磁振造影機的情況下,把每張照片再打一次分數;他把你帶到另一個房間,確認你覺得舒服之後,以不同的順序給你看之前那些照片。

不過這次,那些「歐洲受試者給出的平均分數」消失了,而且沒有時間限制,每張照片你愛看多久就看多久。結束之後助手問你感覺如何,並感謝你的參與,你也很高興對科學做出貢獻。

大腦認為錯的意見

不過你做出貢獻的方式,其實跟你想的不太一樣。實驗結束之後你才知道,其實整個設定都是騙你的,這個實驗的真正目的,是研究你對臉蛋的評價會如何因為其他人的評價而改變。

實驗根本就沒有「歐洲各地同步進行」,那些「其他國家」或者什麼「米蘭和巴黎受試者的平均評分」全都是事先寫好規則的極端值,只是刻意為了跟你唱反調而已。但有趣的是,這個虛構設定的實驗,卻告訴了我們很多真實的事情。

實驗中的極端值只是刻意為了跟你唱反調而已。圖/Envato Elements

功能性磁振造影的掃描結果顯示,當我們發現自己偏離了主流意見,大腦就會在神經層次上,產生一種跟事與願違時相同的反應。

當事情的走向出乎預期,我們通常會認為是自己搞錯,這時大腦會把錯誤記錄下來,讓我們下一次不要再犯。這種機制在我們學習開車跟滑雪的時候很有用,卻會在社會之中造成麻煩:大腦會把與眾不同的意見當成錯誤的意見,讓我們下意識服從群體的共識。

因此,當我們重新幫同一疊照片評分,我們給出的分數就變得跟「歐洲各地的平均分數」更近,請注意這個設定的真正意義。這些「歐洲各地的受試者」並不是我們的內團體,「巴黎跟米蘭的女性受試者」遠在天邊,我們根本就不認識,即使意見不同也不用擔心被他們排擠,可是我們還是被影響了。

這表示即使「其他人」不在現場、不知道打哪來的、甚至根本就不存在,他們的意見還是能夠讓我們服從。

即使「其他人」不在現場、甚至根本不存在,他們的意見還是能讓人服從。圖/Envato Elements

這個實驗告訴我們,即使眼前是一群自己未必重視的群體,即使「主流意見」可能只是我們的錯覺,我們也會在意自己是否偏離。在社交場合,我們的大腦不會仔細檢查眼前的表象是否為真,只會照著本能做事。這種情況我稱之為「共識陷阱」(consensus trap)。

它會創造出另一種集體錯覺:不是奠基於謊言,而是奠基於沉默,讓我們為了保持沉默,最後搞到彼此誤解。這種沉默的共識很可怕,它讓我們搞不清楚自己做錯了什麼,畢竟我們既沒有盲從他人,也沒有假意迎合,只是保持沉默而已。

——本文摘自《集體錯覺:真相,不一定跟多數人站在同一邊!》,2022 年 12 月,平安文化出版,未經同意請勿轉載。

平安文化_96
5 篇文章 ・ 3 位粉絲
皇冠文化集團旗下的平安文化有限公司以出版非文學作品為主,書系涵蓋心理勵志、人文社科、健康、兩性、商業……等,致力於將好書推廣給廣大讀者。

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九月】PanSci Talk:大腦小劇場
mvpisi3
・2015/11/05 ・3539字 ・閱讀時間約 7 分鐘 ・SR值 507 ・六年級

國民法官生存指南:用足夠的智識面對法庭裡的一切。

0bf4cc49f5a4c83a704106510d606a92-560x280

身為人類白天我們醒著時會因吃到美食產生小確幸,會因想起過往記憶而五味雜陳;到了夜晚,即使睡著了還是能在夢境裡繼續體會人生;這背後並不是腦袋中有甚麼神秘外星人在操縱著,而是大腦小劇場正在上演著……

蔡宇哲老師:小劇場的幕後–夢的科學

請問各位昨天有做夢嗎?

夢是在睡眠當中所發生,但其發生的時期多是出現在睡眠中的速眼動期(REM)。說到速眼動時期發現的背後有著一個非常有趣的故事。1953年有一位博士生阿瑟林斯基(Aserinsky)想研究睡眠但不知道做什麼才好,因此決定直接整晚坐在兒子旁邊觀察他睡覺,結果發現約每隔一小時兒子的眼球就會快速轉動。後來進一步發現,如果把人從速眼動期叫起來問他剛剛發生什麼事,此時有很高的機率會回答說是在作夢喲。(睡眠的故事-速眼動睡眠的發現 http://ppt.cc/ZHcyi)

發現了速眼動期之後,科學家好奇那眼球轉動是否跟夢境情節有關係?他們研究的做法是在受試者眼球開始轉動時,立刻將其喚醒並詢問他剛剛的夢境為何。但這做法有其偏誤那便是醒來立刻回憶的答案,雖然說可能是剛剛發生的夢境,但也有可能是前好幾段夢境的記憶,而非眼球轉動時的夢中情境,因此以眼球轉動研究夢境的準確度一直受到質疑。

直到2015年開始有研究,將夢境時的腦神經活動量當作是參考依據,雖然還是無法百分之百肯定眼球轉動方向與夢境是否有關係,卻也算是在該領域研究上的突破。(研究新聞 http://ppt.cc/1OVln)

 

為什麼我們常常不記得自己的夢境?

大腦運作分成三階段:1.清醒  2.n-REM  3.REM,當人進入睡眠時後兩狀態會輪流切換(如下圖)。

REM3

通常我們只記得醒來前最後一段REM所做的夢境情節,那是因為在更前面REM階段所產生的夢境記憶因狀態的轉換,導致只要一切換夢境被蓋過無法形成記憶。醒來後,最後一個夢境也要趕快寫下來否則很容易遺忘,這也是夢境研究難以執行的地方。

為什麼我們做夢?

神經科學有研究發現夢境有幫助白天所累積情緒的處理。另外夢境也對靈感啟發有幫助,知名例子如苯環的發現便是其一,那要如何證明夢境對靈感有幫助呢?

首先心理學家找一群人來,讓其中一部分醒著不睡覺,另一組睡覺但不進入速眼動,第三組人則是睡覺也有速眼動;接著在三組醒來後讓其做遠距聯想力測驗(測靈感的方法),結果發現第三組有睡覺且允許產生速眼動睡眠者表現比較好。

另外有一群研究者好奇夢境的發生是否會受到外界訊息所影響?研究者同樣找一群人來睡覺,分別在其睡著時灑水、打光線、製造聲音給刺激,接著將做夢者叫醒詢問其夢境是否跟這些外在刺激有關聯。有趣的是發現當給聲音在受試者回應夢境中有爆炸聲,給光線在夢境中有火災,灑水在夢境中常會由晴轉雨。但時至今日21世紀有app的協助,有一群人利用手機來研究外在刺激如何影響夢境…..不過真的有效果嗎我們先欣賞娛樂就好XD

夢遊跟夢境關嗎?

其實夢遊跟夢境沒有關係,若用簡單概念來解釋的話,大腦進入非速眼動期(NREM)時理應不會有任何動作的執行,但有時候我們的腦中機制出現異常,導致本該不反應的時期卻出現了動作,引此才有夢遊而非因為夢境情節導致。

清明夢(Lucid Dream)

所謂的清明夢簡單來說—你知道自己正在做夢甚至能夠控制夢中情節。

研究者好奇為何有人比較容易做清明夢,就邀請了那些會人來實驗室睡覺給他們看。那要如何確定對方是真的有能力做清明夢呢?有趣的研究方法是,研究者告訴睡覺者如果你知道自己正在做夢時,那就做個訊號讓我知道好比讓眼球上上下下轉動兩次;除了行為觀察外,還將其放入fMRI中記錄其做清明夢時腦中反應有何不同,發現做清明夢者大腦中的前額葉自我控制監控區,及枕頂葉交接處與第一人稱感受有關的腦區比較活躍。

在清明夢中有辦法學習嗎?有研究者讓會做清明夢者在夢中練習投硬幣的動作訓練,找了20個清明夢者其中有7人還真有在夢中有練習投硬幣動作,醒來之後發現這七人醒後動作確實進步了,雖然比不上沒睡覺但持續練習的那組人,但確實夢中可以有簡單的動作學習。

聽起來這麼酷,要如何訓練自己做清明夢呢?有些科學家給了些建議方法(不知道有沒有效就是啦),若白天時候多看錶且仔細觀察時間的流動,在夢中比較容易進入清明夢,另一方法是在早上清晨定鬧鐘,強迫自己先別進入最後一個REM時期,醒來後先整理思緒冷靜一段時間後再回去睡覺比較容易做清明夢。

但是呢,這些方法蔡宇哲老師都沒試過…..即使知道這些有趣小方法但身為一個科學的睡眠專家,我們並不確定這樣的清明夢訓練是否會干擾做夢休息的機會,又或者會干擾睡眠運作,因此還是就先讓腦袋好好休息做個夢吧!


黃揚名老師:你以為你懂情緒嗎?(資源—–> 講座投影片

-1-638

說到情緒會想到甚麼?

第一個很直觀的是從表情觀察,有時不由自主在喜歡女生前會充滿愛意,遇到討厭的人就充滿恨意。另外一個方法透過聲音也能夠感受到情緒,日常生活中的對話可能會因語調不同而表達迥異的內涵。

肢體動作也能夠當作是情緒表達的管道之一,比起聲音或表情肢體更容易出賣我們。除此之外,描述心情感受也是談到情緒時最常想到的,以及生理反應好比緊張時手掌會冒汗。

講這麼多情緒到底是什麼呢?

學者百科(scholar pedia):「情緒是由一個特定的刺激所誘發的複雜反應,這個刺激可能是來自外在或內在。」因此簡單來說情緒可能是受到生理、心理想法等等內外在刺激所誘發的複雜反應。

從最近很紅的電影《腦筋急轉彎》中的例子,我們來更進一步認識何謂情緒;根據電影的版本基本上有五種基本情緒,看哪個情緒控制主控版就會產生該種情緒,不過這樣看來似乎不需要外在的刺激就能有情緒?聽起來怎麼怪怪的……

・爭議一:到底有幾種情緒只有五個類別嗎?

若把這問題拿去問心理學家,他們可會有很多種說法。根據Paule Ekman的情緒類別分類,多數的研究者會認為其實有六個類別電影中少了「驚訝」。但將情緒給壁壘分明地分類真的合適嗎?

・爭議二:情緒真的是有內在精靈所引起嗎?

先想想一個情境當你在荒郊野外聽到熊吼,是先有生理反應才察覺恐懼情緒,又或者是你先感到恐懼才拔腿跑呢?另外,生理回饋對情緒的影響超乎想像,好比生氣時為什麼要深呼吸;難過時為什麼要大聲吶喊?

到底情緒怎麼來,一派說法是先有外在刺激引發情緒而後做反應,另一派則是你先解讀了生理變化,之後才有情緒的辨認。雖然目前沒有統一定論,但大部份的學派論點皆是將焦點擺在主觀感受上面,很多理論都是於此做爭辯。

要如何解釋莫名的情緒感受?

如果情緒真的有類別,那為何有時候就是明明感覺得到情緒,卻怎樣也描述不出來?

有一研究是透過平面表情來判斷網球選手的輸贏(笑吧你!真心的笑不會換絕情:http://pansci.asia/archives/43111),對有些人來說很困難但這並不是我們的錯,畢竟日常生活中在展演情緒時可是立體呈現,還會加上更多肢體動作的搭配。對於情緒的分辨,雖然沒辦法很精確的以六大類別來套用,但卻可由臉部肌肉與微表情的熟悉練習提升情緒的識別。

除此之外,還能夠透過聲音、音樂、旋律甚至是文字描寫來解讀傳達情緒。目前也有許多穿戴裝置想利用生理回饋來了解你我情緒,好比偵測流汗程度、呼吸快慢與血壓等等。

情緒的影響

先前有一個很爭議的研究,有關臉書朋友圈的動態影響力,發現當朋友圈都是發正向快樂的文章時,你也較容易發快樂的動態;反之朋友都是負向悲傷時你也較容易發類似文章。

最後讓大家想一想,情緒有必要那麼複雜嗎?十年前應該沒有人聽過「囧」那為什麼現在就有這樣的形容,難道是之前的人並沒有經歷過這種情緒,其實不然因為情緒一直都存在,只是我們人類創造出許多形容詞來幫助自己辨別而已。(瞭解更多 http://pansci.asia/archives/83510)


大腦小劇場 Q&A:

1.情緒的辨別是天生的嗎?

黃揚名:有些情緒反應是天生的,但很多的辨別的標籤形容詞都是從有意無意間學習而來。

2.做太多夢會不會不好?

蔡宇哲:基本上過猶不及但也別睡太少,每個睡眠階段都有其固定百分比。補充一點速眼動睡眠並非真的是清醒雖然他有夢境,而睡眠時再清腦中廢物時,主要是在非速眼動期而容易做夢的速眼動期間。

3.夢境中會有圖像,但對於剛出生孩子來說尚未有太多外在刺激的經驗,那他們是如何做夢?

蔡宇哲: 基本上大部分學者認為嬰兒不做夢,推論是這些情節必須要有記憶、語言等功能協助,因此剛出生小孩做不到其大腦還未發展完全。

4.剛剛提到清明夢跟大腦前額葉有關,那如果回家自己拿電流電一電會有效嗎?

蔡宇哲:我認為是有機會啦雖然尚未有研究證實,不過在睡前用電刺激腦應該會比較不容易睡著呀!

 

文章難易度
mvpisi3
9 篇文章 ・ 0 位粉絲
實習生。 接觸心理學後,看到她其中蘊含能讓人過得更好的力量;開始想著要如何用文字幫心理學走出象牙塔,讓每個人在徬徨時都能想起「哦原來方法早就存在我心中了」。聯絡我:mvpisi3@gmail.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