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全面啟動清明夢

電影《全面啟動》的主人翁打造了壯觀的夢境場景,而現實生活中,我們也可能透過訓練來控制夢的劇情?有了電刺激和聲光訊號的幫助,我們或許更容易在睡夢中想起自己身在夢境,不只恣意飛天遁地,甚至能克服日常畏懼的心魔。

文/麗丁‧卡特塔(Rita Carter)
譯/蔡承志

unnamed

清明夢是在夢境中「清楚知道自己在做夢」的狀態,因此可在夢中隨心所欲打造自己的夢想王國。

昨晚,我低空飛越里約,與一位早就亡故的朋友聊天,接著我把一根煙囪頭變成巨石陣。你說不定也做過這類怪事,只是不記得。夢境就像這樣,怪事憑空出現,接著就煙消雲散。不過我夢中的這些事件是刻意安排的,而且我記得一清二楚。因為這不是尋常的夢:這是「清明夢」(lucid dream)。

清明夢是種奇特的意識狀態,它有普通做夢時的生動感受和古怪事件,意識卻完全清醒自主。平常你做夢時,某個腦區通常是休眠的,那個腦區若在睡夢中活躍起來,會把你拋進半睡半醒的混合狀態,這時你就進入「清明夢」的狀態。夢境繼續上演,不過這時你知道自己是誰,身在何處,還知道你眼前所見、耳中所聞都只是幻覺。你不只是躺著享受(或忍受)夢境,還可以控制夢中的情節,就像配備了電腦合成影像技術的電影導演。想面見教宗?把他帶過來。想要順便去白宮串個門子?騰出一、兩秒鐘,接著你就在橢圓形辦公室裡面了。把你媽媽變成臭鼬?視線轉離她一秒鐘,接著回頭看她⋯⋯記得捏住你的鼻子。只要你想像得出來,任何事情都可以辦到。

用電刺激特定腦區

很多人常誤以為清明夢是神靈或超自然的現象,最近的腦部造影研究卻顯示,這種狀況是生理現象造成的。2012年,德國普朗克精神醫學研究中心馬丁‧德瑞斯勒(Martin Dresler)和雷娜塔‧韋勒(Renate Wehrle)領導的研究團隊徵募了經常做清明夢的人,請他躺進功能性磁振造影(fMRI)掃描儀裡面睡覺。參與者進入清明狀態時,他們就用眼睛信號來通知研究人員(我們入睡時,唯一能自由運動的部位是眼睛,即使在眼瞼下也偵測得到眼球的動作),接著掃描儀便記錄下參與者的腦部活動。結果顯示腦中好幾區的電性活動都大幅提高,最明顯的是楔前葉(precuneus),這處腦區和主體支配感(sense of agency)以及自我反思(self reflection)有關。

有些人能自發體驗清明狀態,不過通常必須歷經漫長的自我訓練,才能隨心所欲辦到這點。最近有份研究報告顯示使用靈巧的電子裝置就能觸發清明夢,令人感到非常振奮。烏蘇拉‧佛斯教授(Ursula Voss)和德國哥廷根大學醫學中心的團隊監測27名受試者的睡眠腦波,他們平常不會做清明夢。當腦電波儀(EEG)讀數顯示他們進入快速動眼睡眠(REM sleep),也就是夢境浮現的階段,研究人員就發出簡短的交流電擊,傳遍他們的腦子。

佛斯團隊使用的技術稱為跨顱交流電刺激(tACS),把海綿電極片置於頭皮上,發送微弱的交流電(本實驗是用250微安培)穿過顱骨進入腦中。電刺激瞄準在先前fMRI研究時「甦醒過來」的腦區,施加的振盪頻率從低於1赫茲(每秒一次),到神經元生成鮮明意識須達到的40赫茲都有。

結果顯示,β波和低頻γ波的頻率(25至40赫茲)能導致腦電波圖出現變動,這似乎會影響某些個案的夢中意識。一名參與者記得自己和一位大牌演員談話,接著就想到:「啊,我在做夢!」

心理學家史蒂芬‧賴博格(Stephen LaBerge)表示,儘管意識到自己在做夢是清明夢的指標,這樣的靈光乍現卻不代表你的夢會變成清明夢。賴博格是清明夢研究所(Lucidity Institute)的創辦人,過去約三十年來,這家機構發表了為數最多的相關研究。

「興起『啊,這是一場夢』的念頭只是做清明夢的基本要求,不足以滿足我們的定義。」他說明,「當受試者表示夢中像是變成另一個人,或者從體外見到自己,這些研究人員就假定這是清明狀態,但這其實是完全不同的事情,而且是清明夢非常反常的特徵。」賴博格本人在1990年代早期也做過腦刺激實驗,但效果不顯著,他就放棄了。

後來德國海德堡大學的塔達斯‧斯坦柏里斯(Tadas Stumbrys)和同事找了19名聲稱常做清明夢的志願人員,在他們睡眠時施加跨顱直流電刺激(tDCS)。他們表示清明狀態有稍微強化,不過研究人員評估效果微弱。

儘管如此,理論上腦刺激應該能夠助長觸發清明夢境。刺激實驗可能是新時代的起點,未來腦刺激裝置或許會讓清明夢更容易出現,也更普及。

腦刺激裝置的潛在用途五花八門,例如應用在嚴謹的醫學,或是增進你的遊戲技能,不過目前仍很難買到。只有專門供應研究機構的廠商在販售tACS裝置。佛斯和同事使用的是德國製的neuroConn,要價從25萬台幣起跳。

不過tDCS裝置可能花個幾千台幣就買得到。好比有一家叫做Foc.us的公司就生產了tDCS產生器加上頭戴組件,售價8,800台幣,製造商宣稱這項產品能提升你的線上遊戲技巧。transcranial.com販售的裝置看起來則沒那麼花俏,賣11,000台幣。然而這些產品還沒有證明能誘發清明夢境,也不適合在睡眠中使用。

CRedit: Hartwig HKD via Flickr

CRedit: Hartwig HKD via Flickr

聲光訊號讓你半睡半醒

不過,有些設計來激發清明夢境的裝置是根據完全不同的原理,李察‧韋斯曼(Richard Wiseman)開發的智慧型手機app「Dream:ON」就是一例。韋斯曼是英國赫福郡大學的大眾心理學教育講座教授,他設計的這套app會在使用者開始做夢時,啟動預選的「聲音情景」(soundscape),靠這種聲音觸發清明狀態。

從兩年前推出了第一版app至今,韋斯曼的團隊收集了好幾百名使用者的做夢報告。這些結果顯示,儘管這款app並不總是能引出清明夢,卻能影響使用者的夢境內容。「倘若選擇自然音景,夢中就比較可能出現草木和花朵。」韋斯曼說明,「倘若換成沙灘音景,他們就比較可能夢到豔陽照在皮膚上。」

研究團隊還發現,某些音景更能帶來愉快的夢境。「做正面的夢可以讓人帶著好心情醒來,提升他們的生產力,」韋斯曼熱烈地說明,「如今我們發現了可以讓人做美夢的方法,這或許也能為憂鬱症等心理問題打造新式療法。」

另一種裝置NovaDreamer也宣稱能激發清明夢。你可以戴著這款眼罩睡覺,眼罩裡面的感測器測知使用者開始進入快速動眼睡眠時,就會發出視覺信號,這同樣是為了引導你進入半睡半醒的狀態。它還有個「現實檢查鈕」。夢有個古怪特徵:用電裝置(特別是電燈開關)在夢中不能正常運作,通常在你按下開關之後會延遲反應,燈光也異常黯淡。因此,按下眼罩上的現實檢查燈開關並檢視發生什麼現象,就能確認你是在做夢還是清醒的。

NovaDreamer是清明夢研究所在1990年代開發的產品,原始型號已經停產(eBay可能還買得到),不過第二代可能很快就會問市。清明夢研究所還開辦清明夢的訓練課程,例如為期一週的夏威夷渡假研習營。

REMEE是另一款在你睡覺時發出信號的眼罩,不過它不會監測你的眼睛運動,所以你必須預設延遲時間,指望它在你快速動眼睡眠時啟動。最後,群眾募資平台Kickstarter還出現了兩款新的頭戴式裝置:Aurora和DreamNET都是先測量腦波以及眼睛動作來確認使用者是否進入快速動眼睡眠,再發送感官信號來把你推入清明狀態。

單憑以上任一款裝置本身,你恐怕無法隨時如願做個清明夢。你還必須搭配訓練才行(參見〈怎樣做場清明夢〉一欄)。昨晚我自己那場清明夢插曲能夠成真,的確是多虧有我那台塵封已久的NovaDreamer幫忙,不過要不是我幾年前學會了如何進入清明狀態,裝置大概也不會發揮作用。

用夢境治療恐懼

清明夢的相關研究或許可以應用在醫療領域。癱瘓或殘障人士可以在夢裡重拾現實中喪失的身體經驗;恐懼症患者可以召喚他們畏懼的事物,並嘗試克服恐懼;倘若情況變得太嚇人,他們在夢裡也可以馬上讓它們消失。

佛斯希望她的團隊做出的成果,有一天能用來治療遭受惡夢糾纏的民眾,例如他們可以改寫情節,讓怪獸變成毛茸茸的小貓,向他們射擊的槍枝則變成一朵花。「這看來或許遙不可及,」她表示,「不過我們希望這項研究甚至能用來協助陷入昏迷等意識疾病的病患。」

不過,做清明夢的最大樂趣是它很好玩。大家在清明夢中選擇做的事情都不同(不過聽說飛行幾乎是所有人的最愛)。不管想做什麼,你都可以放心去做,因為除了你之外,永遠不會有人得知內情。

【完整內容請見《BBC知識國際中文版》第38期(2014年10月號)。版權所有,轉載請註明出處。】

關於作者

BBC知識

《BBC Knowledge》為BBC FOCUS、BBC HISTORY、BBC WILDLIFE三本雜誌的精華本,是一本內容權威、親近性高的知識普及雜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