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

0
0

文字

分享

0
0
0

假新聞真能影響選舉?第一份研究出爐,美、德兩國差很大

鄭國威 Portnoy_96
・2017/03/29 ・2257字 ・閱讀時間約 4 分鐘 ・SR值 555 ・八年級

在 2016 年接連發生的兩起黑天鵝事件:英國公投脫歐、川普當選美國總統,讓眾人將目光跟舌根都轉向了「假新聞」。許多牌子老、信用(可能)好的新聞媒體批評 Facebook、Twitter、Google 等網路大公司根本是假新聞的天堂,讓眾多背景不明、沒有真的記者、資料不清不楚的假新聞機構,不僅得以大肆散播偽裝成新聞的宣傳戰,以偏頗的評論取代查證過的事實,還可藉此大賺廣告費。

然而「假新聞」一詞很快就喪失意義。現在只要政客不同意任何一則新聞內容,他們就稱其為假新聞。因此透過研究,正確地定義出哪些新聞是假新聞、這些假新聞流傳地有多廣、選民在選舉期間如何與假新聞互動(特別是在社群媒體上),便是阻止各方繼續打爛仗的唯一方式。英國牛津大學網路研究所(Oxford Internet Institute)的研究團隊決定以 Twitter 上的推文為對象進行分析,把事情講清楚說明白(點開看論文)。

當閱聽人的資訊來源極度仰賴社群媒體,那麼假新聞會對輿論產生什麼影響?圖/Max Pixel

研究方式很簡單,分成四部分:

  1. 取得 2016 年 11 月 1 日到 11 月 11 日這段期間,含有跟美國政治以及選舉有關的 #hashtag 的推文,總共 2千2百萬則。
  2. 接著根據使用者的資料,篩選出發送位址位於密西根州的推文。選密西根的原因是這州選民在選前對兩位主要候選人柯林頓與川普的支持度不分軒輊。這樣挑出來的推文有 138,686 則。
  3. 然後再從這些推文中,篩選出有分享網路鏈結的推文,共有 25,339 則。
  4. 最後就是去編碼。

首先,他們發現在 138,686 則密西根人的政治選舉相關推文中,挺川普的推文超過一半以上(56.7%),遠多於挺柯林頓的兩成(20.3%)。可見川普真的是推特總統

另一個點是,他們原本預期會發現很多機器推文,但可能是因為限定密西根州的原因,機器推文佔比很低,只有 2%。

重點來了,被當成美國人範本的密西根人都分享些什麼網路鏈結呢?研究團隊將包含鏈結的 24,783 則政治推文分成五大類。第一類是來自專業新聞組織(記者跟作者身份明確、報導有憑有據、符合新聞產製道德規範),第二類是專業的政治內容(來自政府單位、政黨與候選人,還有專家),第三類是「其他政治新聞與資訊」,包括:

  • 「垃圾新聞」:研究者指的是為了宣傳目的,充滿極端思維、陰謀論、非常偏頗、刻意製作出來的假消息。單位不明確、沒真的雇用專業記者或作者、用許多情緒化的言詞、敘事充滿謬誤、而且愛用大寫!
  • 來自維基解密的消息
  • 來自獨立公民社群與網站的文章或連署
  • 幽默、娛樂類
  • 宗教類
  • 俄羅斯生產的消息
  • 入口網站如 Yahoo, AOL… 等的鏈結

第四類則是連結到其他網站,但與政治無關,第五類是連向已經消失的網頁。結果研究者發現令人尷尬的結果…

圖/politicalbots.org

含鏈結推文中,只有 25.9 % 的鏈結是來自於第一類的專業新聞組織,來自第二類專業政治內容的竟然只有 3.4 %。

而含有垃圾新聞鏈結的推文竟然也佔了 25%!跟來自專業新聞的比例幾乎一樣。而如果再把來自未經驗證的維基解密內容、以及俄羅斯產的新聞內容加上來,則高達 46.5%!也就是說,在投票前,在 Twitter 上被熱烈分享轉傳的鏈結中,將近有一半的內容都是不可信的宣傳戰訊息。

而且根據推文發佈的時間點,研究團隊更發現在 11 月 7 日,也就是投票前一天,網友分享垃圾新聞的行為更是猛烈,比例大為提高,相對地就壓縮了來自專業新聞組織的內容。

來自專業新聞組織的資訊和新聞,被分享率在投票前一天(11/7)跌到谷底。圖/politicalbots.org

難道這就是社群媒體時代,民主選舉的宿命嗎?不,研究團隊還找了個對照組。今年年初,德國也舉行了聯邦總統選舉,雖然德國真正的國家領袖是總理(現任為梅克爾),總統沒什麼實權,但總統選舉也有後續大選風向球的代表性,因此一樣是政黨爭奪的目標。

團隊用類似的研究方式(點開看論文),他們收集了今年二月 11~13 日的 121,582 則推文,其中 17,453 則包含外部鏈結,然後再重新檢視,得到 14,852 則推文樣本。他們發現右翼民粹黨派 AfD (德國另類選擇)在推特上聲量頗大,雖然該黨支持的候選人最終沒有出線,但從推特上來看是一股蠻強的力量。

接下來一樣把推文裡包含的鏈結分類,不過跟先前針對美國密西根人的調查,兩國間的差異可真大。

  • 來自專業新聞組織的鏈結有 44.9 %  (密西根只有 25.9 %)
  • 來自專業政治內容的有 13.7 %  (密西根只有 3.4 %)
  • 來自垃圾新聞網站+俄羅斯生產的內容,也就是基本上不可信的占 12.8% (密西根高達 46.5 %)

雖然選制不同、國情不同……眾多因素都不同,但總體而言,德國人看來還是比起美國人來得明理許多。儘管如此,研究者也發現,選前在 Twitter 上獲得最多分享的前三名鏈結都是極端右翼反政府的內容,還是得警惕警惕,慎防納粹如九頭蛇般再起。

兩篇初步研究呈現出美、德兩國人民在社群媒體上不同的文化。不禁讓我好奇要是拿台灣的數據來研究看看,結果會是怎樣?不過台灣人少用 Twitter,肯定得從 Facebook 爬資料了。在此也特別歡迎政治、傳播、社會學領域的研究者分享你對於如何研究「假新聞」的見解喔。

文獻來源: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文章難易度
鄭國威 Portnoy_96
247 篇文章 ・ 534 位粉絲
是那種小時候很喜歡看科學讀物,以為自己會成為科學家,但是長大之後因為數理太爛,所以早早放棄科學夢的無數人其中之一。怎知長大後竟然因為諸般因由而重拾科學,與夥伴共同創立泛科學。現為泛科知識公司的知識長。


2

0
0

文字

分享

2
0
0

一生最重要的數學教育:小學數學——《數學,這樣看才精采》

天下文化_96
・2022/05/22 ・4053字 ・閱讀時間約 8 分鐘
圖/envato elements

2014 年底一篇新聞報導的題目〈6 分之 1 中小學生學力不及格〉,讓人感覺怵目驚心。還好看完內文之後,才知標題有誤導的嫌疑,其實計算不及格比率的基數並不是全體中小學生。

教育當局實施中小學生補救教學方案,針對各班國文、英文、數學排名倒數 35% 的學生,檢測他們上學年的基本學力,不及格的學生在家長同意下,才得以接受課後的補救教學。如果用全體中小學生為基數來計算,則 35% 的六分之一約為 5.83%。以小學數學而言,施測學生不及格比率如表 26-1。

可以非常明顯的看出,從小學二年級到六年級的數學,原本成績已經在後段的學生裡,不及格人數直線上升達到約四分之一之多。因為小學數學教育對每個人的一生都極端有用,如此的不及格比率是不能接受的。

論學習環境之重要性

小學數學如何有用呢?斯坦(Sherman K. Stein)在《幹嘛學數學?》這本書的第 10 章,報導了美國各行各業需要的數學能力。他參考《職業調查完全手冊》將數學能力分為 6 級,其中第 1、2 級涵蓋小學程度的數學。

以 1992 年美國勞動人力 1 億 2 千 1 百萬來觀察,斯坦發現三分之二的人只需 1、2 級數學程度即可謀生。本來第 10 章的用意在於文末引用美國勞工統計局《職業展望季報》的話:「數學能力愈強的人,不但可以選擇的就業機會愈多,也愈能把工作做好。」但是,從另外一個角度來看,其實恰好凸顯了小學數學對於大多數職工的重要性。

2016 年美國東北大學社會學教授韓德爾(Michael J. Handel)發表論文〈人們上班時做什麼?〉。調查顯示幾乎所有人在工作中都需要用一些基本數學;但是除了計數與四則運算以外,其他數學題材的使用率便會降低。約有三分之二的人需用分數、小數、百分比,有 22% 的人會用層次稍高一些的數學,例如代數。按照韓德爾的分類,歸入低階白領職業的人,使用超過小學程度數學的比率甚至低於 10%。

調查顯示,多數勞工上班時都會使用到基礎小學數學。圖/envato elements

從這些美國的調查與統計資料可看出,對相當大數量的勞動人口而言,最有用的數學就是小學教的數學。即使他們後來接受了中學的數學教育,那些知識也幾乎派不上用場,只是數學程度高會比較容易通過人才篩選的關卡。

小學數學既然重要,臺灣學生學習的狀況又如何呢?

「國際數學與科學趨勢調查」(Trends in International Mathematics and Science Study,簡稱 TIMSS)每四年舉辦一次,對象為四年級與八年級(國中二年級)學生,目的在瞭解數學與科學領域學習成就的發展趨勢,以及文化背景及教育制度的相關性。臺灣歷屆數學成績排名如表 26-2。

成績穩定名列前茅,看來應該得到喝采。然而 TIMSS 還調查學生喜不喜歡數學、學生對於學習數學的自信,以及學生認為數學有沒有用等等這些涉及學習態度的項目。2019 年的調查中四年級共有 58 個受測單位;八年級共有 39 個受測單位。表 26-3 列出臺灣學生回應負面選項的百分比以及排名。

臺灣小學四年級學生在不喜歡數學與學習沒有自信方面,都是國際平均的兩倍左右。雖然學習成就不錯,但是學習心態不健康,難怪到八年級認為數學無用的人數比例竟然高居國際冠軍。其實歷屆評量中顯現成績與態度的反差,似乎成為臺灣數學教育的常態,如此常態其實是非常令人憂心的一種病態。

因為小學數學教育不像國、高中那樣受到升學的嚴重影響,所以四年級學童負面態度的原因,必須從學習環境去瞭解。臺灣大學數學系翁秉仁教授指出:

「在臺灣,一般家長雖然怕數學,卻很喜歡『干預』小學老師的教學。家長多半覺得自己會小學數學,因此可以『盡一份心』。但是他們干預的方式很簡單,看到孩子不會做習題,就指導學生怎麼算;厲害一點的,更直接把國中方法搬下來,卻不做任何解釋。

問題是,除了數學老師之外的成人,多半覺得數學就是公式和計算,不需要解釋(『反正你這樣算就對了!』)還會因此據理力爭,為小孩向老師爭取分數,造成許多教學困擾。」

除了家長的干預外,不少學生還在補習班接受不斷套公式計算的折磨,後果是抵消了老師正常教學的成效。這種幫倒忙的做法,除了歸咎於把公式背誦等同數學學習,更基本的原因是對於兒童智力發展的欠缺理解。特別是「家長多半覺得自己會小學數學」,而輕忽了其中精微細緻的概念層次。

以色列理工學院教授阿哈羅尼(Ron Aharoni),在離散數學方面的成就國際知名,但他願意花時間去小學教數學以瞭解實況。因為他有高深數學修養,以及研究創新經驗,才能針對小學數學發人所不能發的真知灼見。

在他的書《小學算術教什麼,怎麼教:家長須知,也是教師指南》裡,他說:「我教小學時領悟出來一個道理,就是小學數學一點也不單純,除了美之外還有深度。」換句話說:「小學數學雖然不深奧,但包含智慧;雖然不複雜,卻有深意。」

數學家阿哈羅尼認為,小學數學並不單純,反而兼具美與深度。圖/envato elements

所以要正確認識小學數學的重要性,首先應該建立對小學數學的虔敬之意。家長及教師具有這種鄭重其事的心態,才能貼近孩童感受他們學習中遭遇的困惑,才能發揮啟蒙嚮導作用,並且從旁鼓舞好奇、探索、精進的士氣。

社會文化影響改革走向

近二十餘年來,教育改革一直是臺灣社會關注的議題,不過民眾對於教改效果似乎貶過於褒。在 1996 年到 2003 年間,小學數學課程標準也出現過強調知識建構的時期,然而因為引起非常大的爭議不得不叫停。據臺灣勤益大學劉柏宏教授的觀察:

「臺灣近幾年對建構式數學的討論與美國『數學戰爭』的某些過程雖不盡相同,但其背後內涵確實有幾分相似之處。不論在數學界或數學教育界,美國的走向都緊緊牽動臺灣的發展。美國『數學戰爭』雖已緩和但尚未結束,而臺灣的課程爭議也還沒落幕。」

美國的「數學戰爭」起源於 1989 年美國數學教師協會(National Council of Teachers of Mathematics,簡稱 NCTM)公布的《學校數學課程與評量標準》,其中倡議的中小學數學教育改革方向深受建構主義影響。這套《標準》及根據它所編寫的教科書,受到相當多專業數學家的強烈批評,媒體因而用「數學戰爭」描述雙方論辯的激烈程度。

這場戰爭最終導致《各州共同核心標準》(Common CoreStates Standards,簡稱 CCSS)於 2010 年公布,規範了從幼兒園到高中的數學課程。採用此標準的地方達到 41 州、首都華盛頓,以及 4 個海外領地。CCSS 的數學標準強調聚焦、一貫與嚴謹三原則,既注重概念理解也不輕忽實作應用,整體看來比 NCTM 主導期的課程難度加大。雖然 CCSS 得到專業數學團體的熱烈支持,但是反對的勢力仍然存在,由聯邦經費支持的標準化測驗尤其為人所詬病。

美國的數學戰爭牽動著台灣的數學教育。圖/envato elements

數學內容雖然普世相同,但是數學教育深受社會與文化因素的影響,必然與各國的具體國情有關。像是法國菁英層次與普通民眾之間,包括數學教育在內的很多方面,都存在著巨大鴻溝。

曾經得過菲爾茲獎的法國明星國會議員維拉尼(Cédric Villani)在 2018 年 2 月完成一份報告,認為一般人民接受的數學教育幾近災難。他在 21 條改革建議中,強調了提高中小學數學教師水準的迫切性。類似阿哈羅尼在「以色列人人數學有成就基金會」採取的措施,維拉尼的報告也把新加坡的數學教學做為值得學習的楷模。

英國方面的狀況是教室紀律鬆懈,使用教科書比例低落,因而造成數學學習成效欠佳。2016 年英國政府以四年為期,計劃提撥經費給全英格蘭近半數學校,預計培育 700 名種子教師,還要廣泛向上海、新加坡、香港學習,進行數學教學改革。

法國與英國都認為應提高小學數學教師水準。圖/envato elements

為什麼這些國家都要向新加坡學習呢?主要是因為新加坡不僅在 TIMSS 總是名列前茅,在另外一項國際評量 PISA 中也表現出眾。PISA 是《國際學生能力評量計畫》(Programme for International Student Assessment)的簡稱,每三年針對 15 歲學生進行一次跨國評量,藉以瞭解各國學生在「閱讀素養」、「數學素養」與「科學素養」上的能力。

2015 年有 72 個參加評量單位,新加坡在每一素養專案上都獨占鰲頭。2018 年則每項都居第二名,僅輸給從中國取樣的北京、上海、江蘇、浙江組合隊伍。

PISA 評量的目標是各科「素養」,注重理解、應用、解決問題的能力,也是學生進入社會必須具備的能力。評量題目與日常生活相關,同時說明試題的情境,讓學生作答時能把思考與情境聯繫起來。臺灣最新的《十二年國民基本教育課程綱要》,也要著重培養下一代的核心素養,為終身學習奠定基礎與職業生涯發展做好準備,可說是呼應 PISA 引導的教育發展方向。

在注重素養的時代,家長必須先自我教育,才能用正確的觀點、恰當的誘導、健康的態度,協助孩童獲得應有的數學能力。小學教師們也應該加強自我改善的力道,積極參加教師培訓或增能活動,開創書面作業以外的動手實作或身體活動,幫助學生體會出生活周遭處處可發現數學的蹤跡,如此才能使每個人一生最重要的數學教育沒有白白耗費時間與精力。

——本文摘自《數學,這樣看才精彩:李國偉的數學文化講堂》,2022 年 4 月,天下文化出版。


數感宇宙探索課程,現正募資中!

所有討論 2
天下文化_96
8 篇文章 ・ 15 位粉絲
天下文化成立於1982年。一直堅持「傳播進步觀念,豐富閱讀世界」,已出版超過2,500種書籍,涵括財經企管、心理勵志、社會人文、科學文化、文學人生、健康生活、親子教養等領域。每一本書都帶給讀者知識、啟發、創意、以及實用的多重收穫,也持續引領台灣社會與國際重要管理潮流同步接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