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APA
EndNote(.enw)

司法中的科學與偽科學:十個有用小指標幫你辨識偽科學(五)

(續上篇

指標6. 浮誇某技術的功效或效能。

科學與技術這東西,是這樣:凡是科學或技術,沒有沒有缺陷、弱點或死穴的。用術語說,就是:舉凡科學,必然有其限制(limit)。換句話說,如果有某樣技術或理論跟你宣稱:效果超好,保證沒問題,也不願意告訴你它的界限與理論根據的缺陷何在,那這個技術八成有問題。

大家常在CSI看到的指紋分析和測謊,就是最典型的例子。

拿基於偵測生理反應(physiological arousal)作為原理的測謊來說吧,到現在還死鴨子嘴硬的美國測謊協會(APA),尚且不斷試著透過訓練程序的嚴謹與更新,倫理規章的強化,還有不斷揭露測謊技術的限制所在,試圖想要讓眾多科學家稍微不要那麼排斥測謊,因此最多也只敢宣稱「相信在偵查階段…有所助益」(請見:Polygraph Validity Research)。

但是在台灣(目前全台似乎只有一個人曾經有過APA訓練經歷,且似乎並無任何的在職更新教育紀錄),施用測謊的機關與人們卻不斷宣稱「準確度極高」(請看令人氣結的「測謊一百問」這本天書…)。實際上,在台灣的測謊無論在程序嚴謹度以及諸多變因的控制上,根本遠遜於美國測謊協會頒定的標準。而在台的測謊專家與法務部,對於測謊所依賴機制的種種信效度問題,以及這麼多科學家多年來的質疑與反證,完全不予正面回應。

想也知道,這不會是正常科學的表徵。

(而最近居然還有了「民營的測謊機構」來跟我拉生意。看到後面一排法院檢察署在民案刑案各式案件大量引用這家的測謊結果作為判決基礎,我都快昏過去了。這不是我當初希望看到專家證人制度的原意…)

指標7. 「牌子老,信用高」的謬誤(Ad Antequitem Fallacy)

包青天劇照

包青天劇照

如果說,這項理論或技術在人類文明史上存在這麼久了,那還會有錯嗎?那可不一定。一項理論技術或作法長久存在,可能有很多理由,更多時候可能只是因為根本無可驗證、機關的懶惰(例如檢警之於測謊),或者就是人類的愚蠢。

牌子老,不代表他的信用一定可靠。利用催眠手法「回復」記憶,就是一個有趣的例子。據研究,早在1780年代或更早,就已經有警方求助於具有異能的催眠家辦案的紀錄。

會相信這一類「千年傳統,全新感受」作法可以回復記憶的人,多半是以為記憶就像一台錄放影機一樣,可以透過外力的協助去「倒帶」,倒回要放的那一點,就可以重複播放。(到今天還有人相信啊。)

先不說現代科學已經證實的記憶理論根本不是這樣,光憑催眠術的老牌信用與神秘色彩,而相信它可以「提取」或「恢復」記憶的人,從審檢辯乃至於偵查人員,都有一堆。還打死不願意相信現存的科學證據可以推翻這樣的理論。

想來包青天會受歡迎,不是沒有原因的。

(續下篇

註:

以下段落摘自 Recovered Trauma Memories and Hypnosis

Contrary to the popular notion of hypnosis as a tool to uncover “hidden” memories locked away within the recesses of the brain, there’s no evidence hypnosis improves our ability to remember things that happened to us compared to non-hypnotic or regular recall. Not only is hypnosis no better than regular recall, data suggest that recall during hypnosis can actually result in the creation of more false memories than recall while not under hypnosis. Furthermore, people who recall memories under hypnosis are more likely to believe in the accuracy of these memories, regardless of whether they are true or not. It is for these reasons that many professionals working with individuals who may have been abused as children strongly caution against the use of hypnosis as a tool to try to recover possible unremembered trauma. The American Medical Association took a stand warning against accuracy of memories recovered through hypnosis in 1985. You can read the statement here.

想要耳聽分享,嘴吃熱炒、手領好書、同時認識一大群愛科學的朋友嗎?

「生猛科學」的特色是:

  1. 只在台灣南部舉辦(精準一點的定義是雲林以南,一直到屏東)。
  2. 只找當地最生猛的科學人擔任講者。
  3. 只談在地的科學,或是在地人最關注的科學。
  4. 只在最生猛的生猛熱炒舉辦。

我們希望透過「生猛科學」系列活動,更認識在地科學社群,並且讓在地的科學除了讓更多在地人知道以外,也透過PanSci的網絡傳得更遠。好久沒辦了想要見見最生猛的你,限量 25 個名額!報名還可獲得科普好書一本,原價800元,現在只要600元!

[報名 10/1 (日)生猛科學@高雄]

關於作者

黃 致豪

執業律師;司法行為科學研究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