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間接排擠女性?哲學人難辭其咎!

2015/01/24 | | 標籤:

witch-prohibition-441868_640

文/謝伯讓(謝伯讓的腦科學世界

在中世紀獵女巫的偏見氛圍之下如果你明明知道高喊「隔壁鄰居是女巫」會導致她被燒死你還應該這樣做嗎在沒有證據可證明鄰居是女巫之前難道你沒有道德義務去暫時停止宣稱「隔壁鄰居是女巫」

關於我在泛科學上發表的文章〈哲學排擠女性?〉,哲學新媒體刊出了一篇很棒的編譯文〈哲學排擠女性?還是給女性排擠了?〉,引述了歐美女性哲學家對哲學黑暗內幕的第一手觀點。香港的哲學部落客楊梓燁也寫了一篇(〈回應〈哲學排擠女性?〉,問題根源出在哪裡〉)對我的文章進行分析。

楊梓燁這篇文章分析的很細膩,作者採用了典型的哲學寫作方式,不時提出質疑,然後也替我提出可能的辯護說法,接著再繼續反駁並來回分析。基本上,在該文章作結論之前,我都一路點頭稱是,沒想到做結論時,整個風雲變色。

稍微修改他的描述來總結我的前文:

(1)社會存在「女性缺乏某種智性天賦」的刻板印象。
(2)某些學門存在「讀該學門需要某種智性天賦」的強烈刻板印象。
(3)以上兩者「可能」會使一些學門氛圍不利女性,造成女學員少。

(1) 和(2)都有科學證據,所以不談了。那(3)是怎麼來的呢?(3)其實不是由(1)和(2)得出的邏輯推論結果,(3)應該當成是根據(1)和(2)而提出的一個科學假說。然後,假設(3)為真時,我們可以做出以下預測:「當一個學門內「讀該學門需要某種智性天賦」的刻板印象越強,女性就會越少」。接著科學家進行資料收集和統計,結果發現證據支持該預測。而且,調查還發現,哲學界中的「讀本學門需要某種天賦」刻板印象強度高居榜首,女性學員也少的可憐。

接下來就是重點了,我在文章中主張:

(4):基於(3)的可能性,各學門之人都有責任提供良善的學習環境給女性,不應作出「讀該學門需要某種天賦」的宣稱

針對這點,楊梓燁提出了兩點看法,我都很有異議。

第一點,一如哲學雞蛋糕老闆朱家安在臉書的相關回應中所說,楊梓燁在其文章中幫我扣上了一頂帽子(冤枉啊,大人~),他認為就算(3)可能,我也不應該把「改善女性地位」的道德責任不成比例的加諸在哲學人身上。

第二點,楊梓燁認為,治本之道應該是去根除「女性缺乏邏輯思維」這個社會的刻板印象,而不是要哲學、數學和物理人放下心中「本學門需要邏輯思維天賦」的想法。

好,不管我原文中有無「意圖使人認為哲學人應負較多道德責任」,既然帽子都扣上來了,在此我就先不客氣的戴上囉。以下就正式來為這頂帽子辯護,論說一下為什麼「改善女性(哲學)處境」的道德責任正好就應該由哲學人扛起。

正文開始:

改善女性(哲學)處境的道德責任正應該由哲學人扛起。三個理由如下:

一、因為可行性較高

首先,楊梓燁說認為:『治本之道應該是根除「女性缺乏邏輯思維」這個社會的刻板印象,而不是要哲學、數學和物理人放下心中「本學門需要邏輯思維天賦」』。這個想法我原則上同意。如果可以根除「女性缺乏邏輯思維」這種社會的刻板印象,自然是最好。

但是(萬惡的「但是」來囉~),實際上來說,這種做法如果稱不上是窒礙難行,至少也不是一時三日就可以完成。因此,我認為反過來要求哲學、數學和物理人放下心中「本學門需要邏輯思維天賦」的想法,才是比較可行的做法。

tumblr_m6mgbyrn4K1rzg3tgo1_1280

除了可行性較高的理由之外,其實還有一項理據得以要求此類學門(特別是哲學)放下「本學門需要邏輯思維天賦」的想法,是什麼呢?

沒錯!正是所謂的道德責任(論述如以下兩點)。

二、哲學人責無旁貸

我之所以特別點名哲學,就在於哲學人常常以透過理性思維破除錯誤思想之「思想正義魔人」自居。比起數學和物理阿宅們出世的鑽研於計算証明和建構理論模型,哲學人似乎更入世的關心是非、價值以及各種思想和理論對人類社會的實際影響。

(現在是連數學物理阿宅都要得罪了嗎?一篇文是要捅幾個馬蜂窩呀 ><" )

8432916076_68d14c2447_k

向來學識甚高的哲學人,如果不知道社會大眾擁有「女性欠缺邏輯思維」的刻板印象,而且也不知道此刻板印象難以根除,那這種哲學人可以說是欠缺常識,實在是說不過去。

向來邏輯過人的哲學人,如果不知道自己所持的「本學門需要邏輯思維天賦」想法「可能」會「點燃」社會大眾關於「女性欠缺邏輯思維」的刻板印象並導致女性畏懼哲學,那麼這種哲學人可能得先反省一下,該加強一下邏輯推理的人是不是自己?這種導致女性畏懼哲學的可能性難道自己完全沒有想過?

向來鄙視偏見的哲學人,如果在沒有明確證據或論證的情況下仍要斷然宣稱「學哲學需要邏輯思維天賦」,是不是也算是一種偏見或刻板印象?社會大眾擁有刻板印象無可厚非,但是曾幾何時,要哲學人對自己可能存有的偏見或刻板印象進行反思也成了一種道德奢求?

破除迷思和思想偏見,難道不是哲思的本質堅持「思想正義」,難道不是哲學人向來引以為傲的道德義務

在 沒有明確證據或論證之前,斷然持有「本學門需要邏輯思維天賦」的數學人和物理人都應被責備,持有「本學門需要邏輯思維天賦」的哲學人更應該被加倍責備。特別是在「女性欠缺邏輯思維」之社會刻板印象難以實際被根除的無奈情境下,更應該先行從學門內移除可能點燃社會刻板印象的可能偏見。

三、學門內若存在可能偏見,學人難辭其咎

當然,這裡所謂的「哲學人」,是《科學》期刊上那篇論文中受訪的部分美國哲學人。台灣或亞洲哲學人是否普遍持有「本學門需要邏輯思維天賦」的想法,沒有人做過調查,所以我也不知道。(暫時圓場一下)

8597046980_e9a276f68d_z copy

但是(抱歉,圓場只有一句啦,萬惡的「但是」又來了~),我想請大家思考的是,即使社會上某個更巨大的偏見才是壓迫女性的主因,但是當學門中的某個「斷然意見」可能點燃這個社會偏見時,後者真的毫無罪責?

當社會中存在「X」的偏見氛圍時,如果你明知沒有證據足以宣稱「Y」、又明知宣稱「Y」會導致某些人因為「X」而受難,此時你真的認為自己仍然擁有宣稱「Y」的道德正當性? 此外,就算你有證據可以證實「Y」,難道你就真的以為自己可以大大方方地宣稱「Y」而導致某些人因為「X」而受難?

這就好比是在中世紀獵女巫的偏見氛圍下,當你明知沒有證據足以證明鄰居是女巫,又明知宣稱「隔壁鄰居是女巫」會導致她被燒死,此時你仍然認為自己可以正當的宣稱「隔壁鄰居是女巫」嗎?當你宣稱「隔壁鄰居是女巫」而害死了她,你真的完全沒有任何道德責任嗎?難道真的得先去根除獵女巫的偏見氛圍,然後才能質疑你宣稱鄰人是女巫的正當性和後果?退一步說,即使你真的有證據可以證明鄰居是女巫,難道你就有足夠的正當性可以宣稱「隔壁鄰居是女巫」然後害她死於獵女巫的社會偏見?

現在,這個「Y」,就是「學哲學需要天賦」的想法。在沒有明確證據之前,要求哲學人放下這個想法,難道也是一種過分的道德要求?

我不是要硬性的追求兩性人數在任何學門中完全均等,我只不過是要求一個沒有偏見的環境,讓該領域的學徒有免於被偏見壓迫的選擇自由而已。在社會刻板印象氛圍難以去除的此時,要求學門內的學者放下缺乏證據的可能偏見,才是責無旁貸的可行之道。

哲學人(某些斷然宣稱「學哲學需要天賦」的哲學人),放下屠刀吧。

文/謝伯讓(謝伯讓的腦科學世界

REFERENCES:

  1. 謝伯讓(謝伯讓的腦科學世界)《哲學(以及數學和物理)排擠女性?
  2. benloph(哲學新媒體) 《哲學排擠女性?還是給女性排擠了?
  3. 楊梓燁(泛科學)《回應《哲學排擠女性?》,問題根源出在哪裡


後記(1.25.2015),各位哲學人朋友,此文措辭強烈,還請見諒。

措辭強烈(例如在標題中和內文部分地方使用全稱來指涉所有哲學人),旨在引起相關人士的關注,畢竟,公開發言的目的就是在喚起最多數人的注意並影響他人想法。但是,在一些留言中發現,這種文章可能會讓隨意瀏覽的讀者們因此厭惡哲學或哲學人。我有許多朋友一直致力於推廣哲學,哲學也一直是我最欣賞與敬重的學門,如果這樣的文章對哲學推廣造成一些反效果,還請海涵。

不過,我的立場基本上維持不變。根據《科學》原論文的數據,持有「學習哲學需要天賦」想法之歐美哲學人絕非少數,亞洲和台灣雖無資料,恐怕也相去不遠。而且,不少人可能都曾經公開或私下表達過此類看法(例如前哈佛校長 Larry Summers)。

在大家不知道這樣的言論可能會有什麼後果之前,或許無可厚非。不過,現在大家已經明白這種言論可能會點燃存在於社會中的某些族群刻板印象,改變就勢在必行。此文的初衷在於以較激烈的言辭引起多數哲學人(以及涉及此議題的各類學人)的注意,以期造成實質的學門氛圍改變,但是強烈的措詞可能會波及毫無此意的哲學人(以及早已在推動類似目標的哲學人)、並且無意間汙名化哲學,這實非我所樂見,還請大家見諒。

註:更多大腦的秘密,請參考謝伯讓的《都是大腦搞的鬼》。

關於作者

謝伯讓

美國達特茅斯學院認知神經科學博士,麻省理工學院腦與認知科學系博士後研究員。現為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研究院助理教授、腦與意識實驗室主任,研究主題為人腦如何感知世界。 部落格:The Cry of All。 微博:http://www.weibo.com/brainscience。新書:《都是大腦搞的鬼》《大腦簡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