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本文至 E-mail 信箱

學術引用格式

MLA (點一下全選)

APA (點一下全選)

EndNote(.enw)

哲學(以及數學和物理)排擠女性?

1

文/謝伯讓(謝伯讓的腦科學世界

文人雅士群聚的巴黎左岸,一對父子攜手從咖啡館前走過,一位正在高談闊論的哲學家見到了這對父子,此大哲學家先是眉頭一皺,隨後就氣定神閒的跟旁人說到:「這小孩是我兒子!」

請問,這位哲學家是小孩的什麼人?(假設牽小孩的父親沒戴綠帽、哲學家也沒有在玩弄文字和話語的定義。)

如果沒有在一秒鐘之內回答出來,可能各位也有潛藏的刻板印象!某種程度的歧視與偏見,可能大家也都參了一腳!

正確答案是…

這位哲學家是小孩的媽媽。沒想到嗎?是不是因為你(妳)刻板的認為大哲學家都是男的?

號稱理性的哲學,竟也排擠女性?

再問大家一個問題,大家知道在文科的各個學門中,哪個學門女性最少嗎? 

鏘鏘鏘!是哲學!(理科則是數學和物理,以下的「哲學」可自行代換成數學和物理。)不夠意外嗎?那再問你(妳)第二個問題: 

為什麼哲學學門的女性最少?(只有 31% 的 Ph.D. 學生是女性)(註一)

鏘鏘鏘!因為哲學人最認為「學習哲學需要某些智能上的天賦」。如果你(妳)也認為「學習哲學需要某些智能上的天賦」,那可要小心了!因為這種想法,可能會重重傷害想要學哲學的女性們。

此話怎解呢?為什麼當哲學人強烈認為「學習哲學需要某些智能上的天賦」時,就會傷害女性、就會導致哲學領域的女性如此稀少呢?號稱最愛智、最理性的哲學學門,怎麼會出現「排擠女性」的現象?

原因就在於,一般大眾仍存有「女性比較欠缺某些智能天賦」的刻板印象(例如邏輯和數學)(註二)。

當哲學人大多認為「學習哲學需要某些智能上的天賦」而一般大眾又認為「女性比較欠缺某些智能天賦」時某些哲學人可能就會不自覺的歧視女性、而女性也會對存在這種氛圍的哲學學門心生畏懼哲學就成了一門對女性不友善的學門

證據呢?證據如下:

普林斯頓大學剛出爐在《 科學 》期刊上的一項研究(註一),訪查了的 30 個學門共 1820 位學者或準學者,結果發現,在文科中,哲學人認為哲學研究需要天賦的程度名列榜首(第二名是音樂作曲領域。連理科的數學和物理都難望哲學項背!)(如下圖)。

而且,當一個學門的從業人員認為自身領域所需的「天才力」(就是後天學不來的智性天賦)成分越高時,該領域中的女性就越少。哲學, 可以說是狀況最嚴重的一個學門。

F1.large

該研究排除了另外三種可能的影響因子:包括各學門的工作時數、學生錄取率、以及對系統性思考或同理心的要求程度,三者都和女性學生比例不相關。

因此論文作者們認為由於一般人普遍認為女性比較缺乏「某些智性天賦」所以當一個學門中的前輩們都認為該學門需要某些智性天賦時女性後輩就容易心生退卻

學習哲學真的需要某些天賦?

最後,問題來了,學習哲學真的需要某些天賦嗎?又,如果學習哲學真的需要某些天賦,那女性真的缺少這種天賦嗎?甚至我們可以更全面的問:男性和女性在智性能力上,真的有任何天生的差異嗎?

首先,如果要找「女性缺乏某些天賦」或「女性智商低於男性」的科學證據的話,目前為止,關於兩性智商差異的證據正反都有,場面一片混亂,唯一可以確定的結論就是:至今仍無確定結論。(即使真的有證據支持男性智商高於女性,反方依然可以爭論兩者的智商差異可能是因為後天環境對男性的特別期待與培養所致,而不是天生的智商差異。)(註三)

至於「學習哲學需要某些天賦」這個宣稱,就更沒有明確的科學證據了…

因此,在證據不明之前,我認為哲學人並不適宜做出「學習哲學需要某些天賦」的宣稱,同樣的,數學、物理、音樂作曲等領域都不適宜做出這一類的宣稱。

因為,如果哲學人在證據不明就宣稱「學哲學需要某種天賦」、而大眾又普遍存在「女性缺乏某些天賦」的刻板印象,那哲學界中這種「學哲學需要某些天賦」的氛圍將會促成女性遠離哲學。

如果哲學人放棄了「學習哲學需要某些天賦」的想法,或許可以讓眾人對女性的刻板印象無法在哲學領域中發酵,並因此讓女性在哲學領域的比例上升。

或許,哲學學門中更均衡的兩性人數,也能為哲學帶來更豐富的立場與多樣性。

 

文/謝伯讓(謝伯讓的腦科學世界

參考文獻:

1. 普林斯頓大學在《 科學 》上的原始論文:

Sarah-Jane Leslie et al., (2015). Expectations of brilliance underlie gender distributions across academic disciplines. Science, 347, 262-265

2. 關於一般人對女性在智性上之刻板印象的論文:

Bennett M., Men’s and women’s self-estimates of intelligence. J. Soc. Psychol. 136, 411–412 (1996).

Kirkcaldy B., et al., Parental estimates of their own and their children’s intelligence. Eur. Psychol. 12, 173–180 (2007).

Lecklider A., Inventing the Egghead (Univ. of Pennsylvania Press, Philadelphia, 2013).

Tiedemann J., Gender-related beliefs of teachers in elementary school mathematics. Educ. Stud. Math. 41, 191–207 (2000).

3. 關於兩性智能差異的討論可以先看維基,以後有機會在幫大家整理:

http://en.wikipedia.org/wiki/Sex_differences_in_intelligence


泛科學編按:針對這則文章〈捷學的哲學〉 楊梓燁有相關的回應,請參考:〈回應〈哲學排擠女性?〉,問題根源出在哪裡〉(2015.01.22)

原作:針對揚梓燁回應的回應,請參考:〈間接排擠女性?哲學人難辭其咎〉!(2015.01.24)

註:更多大腦的秘密,請參考謝伯讓的《都是大腦搞的鬼》。

關於作者

謝伯讓

美國達特茅斯學院認知神經科學博士,麻省理工學院腦與認知科學系博士後研究員。現為杜克–新加坡國立大學醫學研究院助理教授、腦與意識實驗室主任,研究主題為人腦如何感知世界。 部落格:The Cry of All。 微博:http://www.weibo.com/brainscience。新書:《都是大腦搞的鬼》《大腦簡史》